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一胎三宝夫人又惊艳全球了

一胎三宝夫人又惊艳全球了

郭颖琳欣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夏韵璃是夏家最不受的女儿,她惨遭算计陷害,跌跌撞撞,撞进厉琛的怀里,被他占尽便宜。一夜过后,她留下两百五十元,然后脚底抹油,逃之夭夭。五年后,夏韵璃带着三个可爱萌宝,穿上一身小马甲,华丽归来,报仇虐渣,教训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自己怎么都绕不开那个强势又霸道的男人,厉琛到底想怎么样?

主角:夏韵璃,厉琛   更新:2022-07-16 04: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韵璃,厉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胎三宝夫人又惊艳全球了》,由网络作家“郭颖琳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夏韵璃是夏家最不受的女儿,她惨遭算计陷害,跌跌撞撞,撞进厉琛的怀里,被他占尽便宜。一夜过后,她留下两百五十元,然后脚底抹油,逃之夭夭。五年后,夏韵璃带着三个可爱萌宝,穿上一身小马甲,华丽归来,报仇虐渣,教训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自己怎么都绕不开那个强势又霸道的男人,厉琛到底想怎么样?

《一胎三宝夫人又惊艳全球了》精彩片段

拉斯维加斯,夜色正浓。

华城酒店走廊内,杂乱的脚步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夏韵璃跌跌撞撞的跑着,因为药力的原因,浑身酸软,四肢无力。

她顾不上别的,径直闯入了走廊尽头的房间。

套房内,厉琛独自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里,高大完美的身形慵懒地倚靠在边缘,手中端着一杯威士忌。

见到夏韵璃进来,厉琛黑眸轻抬,眸底森冷沉厉。

夏韵璃心中大喜,这是个中国人!

她跑过去,却因为浑身无力,膝盖一软扑进了厉琛的怀里,脸颊撞上对方坚硬的胸膛,疼得眼冒金星。

夏韵璃揪住厉琛的衣领,小脸满是不正常的潮红,“先生,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帮我躲开后面的那些人!”

在女人接触他那刻时,一股熟悉又久远的奶味扑面而来。

厉琛似是想起什么,眼中划过一抹诧异,刚刚还打算袖手旁观的想法一瞬间有了改变。

捏着她的下颚强硬的将她的脸转到左边,黑眸紧紧盯着耳背后面的一颗红痣。

厉琛的瞳孔骤然紧缩,似乎对眼前的情况极为震惊。

还没等他细究,夏韵璃潮红的脸贴上他的胸膛,传递着温度。

狭长深邃的眼眸深处,陡然升起几分惊疑,这女人,是谁派来接近自己的?

他压下心里的深疑,抬起她的下颚,沉声问道,“说个理由,我为什么要帮你?”

夏韵璃隐忍着身体里强烈的不适感,声音从牙缝里迸出,“因为……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您听过一首歌吗?心连心,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

外面传来大汉的脚步声,下一瞬,房门陡然被撞开。

——完犊子了!

既然逃不过,索性拼了!

夏韵璃快速抢过厉琛手中的酒杯砸碎,玻璃碎片捏在手里抵住厉琛脖颈,“你要是不救我,我就鱼死网破,黄泉路上有美男相伴,倒不孤单。”

厉琛眸底闪过一抹诧异,随即眼神里浮现了一丝兴味。

还从未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威胁她,这女人是头一个。

几个大汉在看到房间坐着的厉琛时,脚步骤然顿住,眼中是深深的恐惧。

厉琛看着这群人,眼中有着不屑,声音低哑,“滚。”

面前的这个男人,只是扫过来一个冷淡的眼神,他们就能感受到血液中沸腾的颤栗和恐惧,仿佛对面的人,是来自地狱的修罗。

一刹那,背脊发凉的大汉们迅速往后撤了几步,面面相觑。

匆匆赶来的顾琅身后带着一大群壮汉保镖,神色冷厉,“爷。”

几个大汉惊呼一声,“爷?”

顾琅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厉家的掌舵人,不认识?”

大汉们顿时觉得后脊背发凉,“厉琛?!”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几人,此刻神色惶恐万分,双腿忍不住打颤,额前布满冷汗。

他们这是,惹到了尊大佛啊!

厉琛,这个响彻拉斯维加斯的名字,如同来自暗夜的魔鬼,让人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厉琛不耐地抬眸,神色冰冷,“滚出这里。”

大汉们飞似的逃离,“谢谢厉少!”

毕竟他们只是收钱办事,没必要搭上性命。

见他们离开,夏韵璃紧绷的神经刹那间松懈,同时,药力迅速侵袭全身,不消片刻就没了意识。

厉琛盯着她,眼底神色晦暗不明,随手将身旁的西装盖在夏韵璃身上。

夏韵璃几乎快要压制不住身体里的药力,眼看着离瓦解就差一步之遥了——

忽然间,厉琛的大手攥住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揽入怀里,顺势抽走了她手里的玻璃碎片,低醇而清冷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女人就该乖巧点,小爪子太锋利不好。”

顾琅站在厉琛身前,俯身认错:“爷,抱歉,我们来晚了。”

“无妨。”

厉琛抬眼扫了他一眼,沉静而冷漠。

“爷,您这是在开发什么新奇的爱好吗?”

顾琅有些惊讶地看着厉琛怀中的娇小女人。

要知道厉总从来不近女色,现在居然抱着一个女人?

厉琛看着已经晕晕乎乎的女人,眼底有着会怀疑,“去查清楚她的身份。”


“我好热…”夏韵璃意识凌乱,手不受控制的抚摸着男人的胸膛,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好受点。

厉琛的身形陡然间僵住,低头看着胡乱扭动的女人,沉着嗓音问道,“你到底是谁?”

夏韵璃早已没了意识,口齿不清的说着,“帮、帮我……”

厉琛:“……”

男人下颌线紧绷,捏着她的下颚强硬抬起,低低地开口,“现在,你想怎么样。”

夏韵璃费力地掀起眼皮,攀上他的脖颈,“我被下了药,你帮帮我。”

这副神情,恍惚间厉琛仿佛看到了多年之前的那个人。

他冰凉的指腹摩挲着她的下颚,低声诱惑,“我如果帮了你,你打算怎么谢我?”

夏韵璃难受的低吟着,厉琛附耳过去仔细听着,五个字清晰入耳,“我好难受。”

她如同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意识模糊,手在胡乱地摸索着,肆意地点火,“帮我,帮我……”

男人莫测的笑了笑,抱着夏韵璃起身离开。

怀中的女人,燥热不安,仿佛在拨动着他的心弦。

夏韵璃感觉自己被放在一张宽大的床上。

一双冰冷的手褪去自己的衣物,触及到她温热的肌肤,形成剧烈的对冲。

她费力地掀开眼皮,只见方才的男人欺身上前,他的肌肤带着微微凉意,连薄唇都带着冰冷。

*

翌日,夏韵璃睁开眼的时候,头疼欲裂。

浑身都像是被卡车碾压过一样,她望向身旁还在沉睡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惊愕。

男人凌乱的碎发垂落,遮住了英俊的眉眼,冷冽的气质柔和了几分。

夏韵璃在一旁,满眼都是震惊。

不管到底昨晚经历了什么,她似乎——

把人给睡了?!

昨晚是她的的第一次,就这么不清不楚地没了?

看着身上的吻痕,夏韵璃的脸颊迅速涌上潮红,整个人都处于极度诧异的状态。

十分钟过去,她强压下心底混乱的思绪,忍不住自我安慰。

算了,昨晚的春风一度就当是为了救自己!

只是眼下,她要负责还是走人,这是个纠结的选择题。

夏韵璃在一片混乱零散的思绪中,果断做了个决定。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她捡起自己的衣服,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卧室门,思索了下,感觉把人给睡了就这么走似乎有些不妥。

又返身回去将身上仅有的二百五十元放在桌上。

“看在你昨晚没把我扔出去的份上,这小费赏你了。”

夏韵璃匆匆离开,她要去处理自己的事了。

她堂堂夜杀组织的二把手,地位仅次于师傅,这回竟然被亲信背叛暗算,这笔帐,她一定要找回来!

厉琛醒来的时候,望着身旁空无一人的被窝,不悦地皱起了眉。

他起身下床,却在看到床头柜上那几张现金的时候,脸色倏地黑沉无比。

他数了下钞票,不多不少,正正好二百五!

他堂堂厉氏掌舵人,竟被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羞辱了!

很久都没有女人敢这么挑战他的底线了。

很好!

不愧是个小野猫!

鼻尖还萦绕着奶香味,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夜春晓时,近距离看过的那颗红痣。

这一切,都和小时候的记忆重叠,这女人,到底和当年的小女孩是什么关系?!

如果她真的是小时候的女孩,难不成自己苦苦搜寻了这么多年的人就在眼前?

可,若这人是故意借此接近自己的……

厉琛的眼底,浮现出一抹嗜血的杀机。

手掌轻抚着身旁的被褥,似乎还残留着她肌肤柔软温润的触觉,只是如今,那具娇软的身躯消失不见,身侧的被窝一片冰冷。

小野猫这是——跑了?

放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看清来电显示后迅速接起。

江景诚在电话那头,低低沙哑的嗓音满是无奈,“爷,您昨晚没有去见合作商吗?”

厉琛压下心底的愠怒,咬牙道,“他们也配?”

这副愤怒的语气,让江景诚心下一惊,小心翼翼,“爷,发生什么了”

厉琛眼中骤然升腾起不耐,“我拿出一亿陪他们玩,可惜他们的待客之道让我很不满。”

那群蠢货,自以为天衣无缝,实则错漏百出,和厉氏签订合同,明显就是受人指使。

江景诚清楚了解自家总裁的性子,没有再说什么,干脆转了个话题,“爷,您什么时候回国?您大伯那边,似乎又有什么动作了。”

厉琛眼底有着冷意,低声道,“明晚。”


临上飞机前,夏韵璃发了个短信给自己的小师姐,叶安安:“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叶安安回复得很快:“你被下药,大概率是沈家的人收买了张帆。”

看到这行字,夏韵璃不悦地皱起了眉。

张帆是自己的心腹,却因为沈家而叛变,这个古老又神秘的家族,始终对自己是个威胁!

她沉默片刻,敛神,手指飞舞:“安安,我回国了。”

很快,对方就发来了消息:“放心回去吧,这里有我在。”

*

国内,云都机场。

夏韵璃拉着行李箱,看着熟悉的场景眼中闪过一抹怀念。

十年前母亲车祸去世,她被匆忙丢出国。今天回国原因只有一个——夏氏集团遭遇信任危机。

不知道是哪个记者挖出了她被夏远山丢在国外的消息,这消息一出就上了头条。夏氏集团形象受挫,股票瞬间跌至谷底,为了挽回损失,夏远山不得不把夏韵璃接回来。

夏韵璃看着远处某个熟悉身影,秀眸闪过一抹冷意。

当年母亲林霜为了嫁给夏远山,不惜和整个林家决裂,没想到最后居然会死于意外!

在国外这么多年,她从未放弃过追查母亲的死因,她不信真相会这么简单。

夏远山的车在机场门口,他摇下车窗,神色冷漠无比,“作为夏家的长女,现在轮到你为家族做出贡献了。”

夏韵璃漫不经心地扫了他一眼,“哦?”

夏远山冷嗤一声,“过几天就要开发布会,事关夏家颜面和稳定股票,你别像以前一样给我惹事!”

夏韵璃嘴角勾起一抹嗤笑的弧度,“那是自然,你等着看吧。”

把行李放好,她坐在后座,随意地往车窗外一瞥,顿时整个人都如同雷击一般,被钉在原地。

谁能来告诉她,前天和自己滚床单的那个男人,为什么也会出现在机场啊!

逆着机场大厅的光,男人冷峻的轮廓被光影勾勒得清晰可见。

不知为何,男人本来看向别处的视线,突然落在了这头。

隔着车窗,夏韵璃和他视线相交,她急忙移开视线,直到车子缓缓驶离机场,夏韵璃才长舒一口气。

在下一个转角路口处时,夏韵璃鬼使神差般又转头看了一眼男人站着的地方。

他身旁多了一个混血长相的美女。

是他的女朋友?

夏韵璃合理地推测着,心底微微松了一口气。

如果真是女朋友,那自己和他的那一夜就只是露水情缘而已。

“家里的车都贴了防窥膜吧?”

安静的车厢内,夏韵璃突然开口。

夏远山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皱眉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夏韵璃收回视线,“没什么,随便问问。”

看来刚刚的对视,只是错觉而已。

她靠在椅背上,脑海里回想起临走前师父对她说的一段话。

“你不必怕,不论出了任何事都有师父为你撑腰,以你现在的本领,夏家这帮龟孙子没人能骑你头上张狂。”

是啊,他们谁也没有能力再骑她头上张狂了!

当年她被夏远山送到国外,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在外面受尽欺负,如果不是师兄蒋川河将她带到师父跟前,若不是因为她长得像师父逝世的女儿,她恐怕就死在国外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认识了小师姐,叶安安,这个世界第一黑客!

车子驶向夏家别墅,还在远处,夏韵璃就看到了灯火通明。

握着实心铜门把手,冰凉的触感带着往日并不愉快的童年回忆,让夏韵璃皱了皱眉。

打开门的一瞬间,坐在客厅里欢声笑语的三人都瞬间沉默了。

夏韵璃嘴角微微上扬,语气平静,“我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