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武侠仙侠 > 至尊医后超难哄

至尊医后超难哄

十月暗香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东宇落尘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却不能娶自己钟意的女子为后,他非常的不甘心。奉父皇之命娶了自己并不喜欢的苏柒柒之后,他借着守护之名,各种折腾她,总之,他不好过,也不想让苏柒柒好过。谁成想,他那什么都不会的小皇后,突然之间,成了团宠,还会医术,还学什么都快。最离谱的是,不少狼子野心的家伙,居然打上了她的主意,某人这下坐不住了。

主角:苏柒柒,东宇落尘   更新:2022-07-16 03: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柒柒,东宇落尘 的武侠仙侠小说《至尊医后超难哄》,由网络作家“十月暗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东宇落尘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却不能娶自己钟意的女子为后,他非常的不甘心。奉父皇之命娶了自己并不喜欢的苏柒柒之后,他借着守护之名,各种折腾她,总之,他不好过,也不想让苏柒柒好过。谁成想,他那什么都不会的小皇后,突然之间,成了团宠,还会医术,还学什么都快。最离谱的是,不少狼子野心的家伙,居然打上了她的主意,某人这下坐不住了。

《至尊医后超难哄》精彩片段

苏柒柒捂着被层层纱布包裹的脑袋,对着池子里游动的小鱼,呼哧哧地发着脾气。

她本是现代南华中医学院的最年轻的院士,却不想在给病人推拿的时候,小助理打翻了碘酒,脚下一滑,头撞桌子上一命呼呜了。

死了就也罢了,好歹在医学界能留个天妒英才的美誉。

可不曾想一朝穿越到了古代。

穿越到了不知名的东宇皇朝正宫皇后身上。

皇后是多牛的身份呀,只可怜这小皇后是个不受宠的。她身为护国大将军家的嫡女,千娇万宠着,进了宫却被皇帝东宇落尘百般嫌弃。

说什么嫌弃小皇后是武夫之女,实则为他的小青梅出气,非要命她学习各种礼仪。这不,原身跟自己一样,顶着花瓶走路的时候,一不小心,脑袋磕桌角上了。摔死了。

十三岁小小的年纪,在现代来说,还是个孩子呢。

可在古代却早早嫁人了。

“哎。”苏柒柒悠悠叹了一口气,朝着池面望去。

池水里头倒映着她的模样。

说来原身的模样并不差,反而很美很出众,虽未全然长开,但也难掩倾城之色。眉如远山含黛,朱唇不点而润,发如墨丝,肤如凝脂。眼眸水润汪汪,带点楚楚可怜。

苏柒柒看着自己,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这小可怜的模样,可真是有点受不住啊。

“娘娘,皇上过来了,快回凤藻宫吧。”小絮怯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小絮是她的贴身宫女,此前跟原身一样,害怕了东宇落尘,听见他的名字就发憷。

苏柒柒深吸一口气。到是要看看那东宇落尘是个怎样小气的男人。

提着裙摆,前脚才刚踏进门槛。

东宇落尘令人生厌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皇后真是有雅兴了,伤还未好全,就出去闲逛了。看样子是并无大碍了。李嬷嬷,把花瓶拿过来,给皇后顶上。”

苏柒柒眼瞅着,李嬷嬷左右为难地抱着花瓶过来。她知道李嬷嬷是心疼自个的,却又不能违背东宇落尘。

“娘娘。”李嬷嬷颤颤巍巍地递上一尊牡丹花瓶。

苏柒柒斜眼睨视,抬手就抓起瓶口狠狠往地上砸去。

噼里啪啦地,碎片溅了一地。

惊得宫人纷纷跪下,连连告罪,惶恐不安。

“皇后,你想造反不成?”东宇落尘忽的冲到苏柒柒的面前,紧锁的眉宇在看到柒柒眼中的坚毅之后,不由地松了松。

柒柒轻珉着嘴唇,抬头仰望着高她一大截的东宇落尘。她不能否认,他长的非常俊朗,五官精致,轮廓如同精雕细琢一般,叫人挑不出一丝瑕疵,宛如天人一般,又威严不可挑衅。尤其是一双琥铂色的眼眸深邃不可测。冷漠无情,看不出喜怒哀乐。

她心里不由地发憷,可她不是古代的女子,不懂那些相夫教子和怯懦隐忍。

“对,我就是造反。皇上不喜欢我,大可以废我,何必变着法子惩戒与我。什么身为一国之后当行礼仪之典范,要有大国之风度,全都不过是谬论,倘若是萧清润当这个皇后,只怕只需要翘着二郎腿每日歇着都行吧。”柒柒冷笑着,眸中满是冰凉。


“你说什么?”东宇落尘眼底晃过地错愕,似要吃人一般切齿道。

“哼!”柒柒耸耸肩头,不以为意,底下的小絮和李嬷嬷却都在瑟瑟发抖,然她全然未成发现,继而毫不客气地揭穿:“我虽然常年跟在父亲身边,不知洛都的情况。可我并不是傻子,并不是没有听闻。你与萧太傅的孙女萧清润是青梅竹马,心中早就认定了萧清润。可是临了登基之时,太上皇却则了我为皇后,你不得不娶。你恨我夺了她的皇后之位,又不能将我废弃,甚至不能打入冷宫。故意找寻蹩脚的理由折磨我。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

不等东宇落尘发威。便听得宫人纷纷喊着皇上息怒。

冰寒的气息陡然而升,直叫柒柒后背发寒的厉害。

四目相对时,东宇落尘眸中流露出的愤怒差点将柒柒吞噬。她凭着一股子倔强,与之对视。

随着他慢慢逼近,柒柒只觉得呼吸都开始紧迫。

正当她觉得他的拳头就要落下,慌忙闭眼的时候。

他暴怒的低吼声从头顶传来:“是谁跟皇后散播的流言,给朕滚出来。”

“你想干什么?”柒柒惊恐地看着东宇落尘,她意识不好。

她不怕东宇落尘责罚自己,好歹自己上头还有太上皇和皇太后撑腰,他不敢实打实地拿自己怎么样。但是跟自己说这些小道消息的小絮逃不过啊。

视线撇向小絮,见到她早就已经不知所措,不断磕着头,口中喊着:“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来人,将人拉下去杖责一百。”东宇落尘不由分说地下令道。

柒柒慌忙上前连忙将小絮护在身后:“你敢,你算什么皇上,你不敢对我怎么样?就把火气发泄到小宫女身上,算的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还是说你不敢承认我说的那些事?”

“苏柒柒。”东宇落尘一字一顿地叫着柒柒的名字,衣袖的手早就紧紧握着了拳头,深闭了一下眼睛,无人看出他其中隐忍。

又久不见其说下言。

柒柒又挑衅道:“怎么,皇上是承认不是?”

东宇落尘,松了气息,勾唇冷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既然皇后觉得朕不敢拿你怎么样?那么朕不介意你让皇后你知道,在这皇宫里头谁最大。”

“你想干什么?”柒柒见他冷笑还是有一丝丝心慌。

东宇落尘看见她面上一丝后怕,邪笑着:“想干什么?既然皇后要代她受罚,朕岂有不依之理?”

“你敢,太上皇曾有令,命你护我疼我珍视我如宝,不得欺我辱我罚我。皇上要违抗不成?”柒柒还就不相信了,太上皇只是闲游去了,可还没有挂呢。他胆敢真的打她不成。

“朕到是不知,小皇后什么时候学会了拿父皇压朕,今日是你自找的,来人,伺候皇后十大板子。”东宇落尘毫不客气地脱口而出。

柒柒瞬间发愣,太上皇他不是万能钥匙吗?原身不懂好好利用,隐忍着把自己给折腾死了。自己倒想好好利用起来,却不灵了不成。

“皇上,您饶了娘娘吧。娘娘年纪还小不懂事啊。再者太上皇回来定会责罚皇上的。”李嬷嬷连连磕头为自己求情。

小絮更是跪行到东宇落尘脚边,哭泣道:“是奴婢的错,奴婢认罚,皇上莫要罚娘娘,娘娘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全,可不能再伤着了。”

柒柒看着眼前乱糟糟的景象,心中感慨万千,总以为电视剧那些忠心的奴仆都是演出来的,现实哪有那么好的人。没有想到自己的身边便有。

上扬着唇角冷笑着,认命一般歪着脑袋:“打呗,左右十大板子打不死我。可你那一百大板落在小絮身上只要死人的。十大板子换一条人命。值。”

东宇落尘看着苏柒柒,眸中满是惊诧,她睁圆的眼中坚定不移。在印象之中,她一直都是乖巧听话,从不叛逆的模样,明明是大将军的女儿,却被娇养的如同小废物一般,逆来顺受,没有半点自己的秉性。

没想到摔了脑袋,到是转了性子。

犹豫之间,仍是开口道:“很好,来人,大刑伺候。”

柒柒被人架着躺倒大板凳上,眼瞅着那板子就要落在屁股上,绝望地闭上双眼。

忽的,一道尖锐的公鸭嗓子闯了进来:“皇上,不好了,皇祖爷的气结又犯了,您快过去瞧瞧。”


皇祖爷?

柒柒抬起脑袋朝着宫门口的老太监看去,脑子里头思索着皇祖爷的踪影。

皇祖爷是东宇落尘祖父,三十五岁退位之后,一直在外游潇洒游玩着,只是前些年突贼人招人袭击,被围困在烈火之中。那次之后就得了气结的毛病。

后头便一直都在宫中将养着。不外出,也不见人面,甚至躲在寝宫都不出来晒太阳。

只是在她和东宇落尘大婚那日出来匆匆照了一面。

听到这个消息,东宇落尘连责罚自己的心思都没有了,急忙慌地朝着乐居宫赶去。

瞧他那慌张的模样,对这个皇祖爷感情深厚的很啊。

柒柒赶忙起来,跟在他身后跟了过去。

小絮是拉都拉不住:“娘娘,好容易躲过一劫,趁着皇上无暇顾及你,还是好生待在凤藻宫吧。”

“不行,我得过去看看。”柒柒摇头拒绝。

她这顿板子是皇祖爷病发救下的,自己又是孙媳妇,更是医生,就是出于医德,都不能不管不顾。

随后便跟在东宇落尘的身后追了上去。

皇祖爷居然住在这么地方,富丽堂皇自是不必说的,只是整个宫殿很是幽暗,唯有烛火稍稍照亮着殿内着。

卧榻前面跪满了两三太医,太监宫女一大群人围着皇祖爷伺候着。差点没将整个卧榻围得水泄不通。

屋内还冲刺着浓浓的药味,本就难闻,又加上空气不流通,使得药味愈发刺鼻了。

就连常年跟中药为伴的柒柒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小鼻子。却还忍不住削尖了脑袋往里头探。

“混账,庸医,不过就是气喘不过,这点都治不好吗?”东宇落尘一脚踹在其中一个太医身上。

太医被踢的胸口生疼,拧巴着脸都不敢哼吱一声。

“皇祖父,怎么样了?”东宇落尘轻啪着皇祖爷的胸口,试图让他的呼吸能够平顺一些。

柒柒透过细缝,看到皇祖爷的面容,只见他依靠在东宇落尘胸口,气喘的厉害,还有很厚重的鼻音,脸色蜡黄,口唇干涸,一度因为呼吸不顺而不得不张大着嘴巴,委实痛苦的厉害。

这不就是哮喘吗?哮喘根治较难,但也并非不治之症。日常生活都注意调息,还是能够有所好转,甚至根治的。

在皇宫之中这么多太医伺候着,竟然还能让皇祖爷病情加重到如此地步,也难怪东宇落尘要说他们废物。

可一联想到这密不透风的寝殿。柒柒也大抵知道了些境况。想来这哮喘在这个年代大概是个大病吧。

“快,还不给皇祖父用药?”东宇落尘急得对着低下宫女乱喊。

柒柒不禁摇头,真是急病乱投医啊,没有正确的法子,用再好的药材都是无用的。

“没有正确的疗法,你就是要将他们都杀了也治不好皇祖爷的病。”柒柒挤进去对着他就是劈头盖脸一顿嫌弃。

“你怎么跟过来了,不懂就不要在这里瞎掺和,免得耽误了皇祖父的病情了。不怕朕再罚上加罚吗?”东宇落尘吼道。

柒柒不以为意地翻了一个白眼,直径走到床边,对着皇祖爷细细观察一二,慢条斯理道:“行了,皇祖父这病不难治,听我的,一准好了。”

“你......”

不顾东宇落尘眼中的错愕和焦虑,柒柒抬手就打断了他的话,“行了,我若治不好皇祖父,我的脑袋认你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