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逆天武尊

逆天武尊

角天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家族叔伯想要篡权,少族长林枫及时赶到,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早已不再是那个任由别人随意欺负的毛头小子,为了捍卫该有的一切,林枫开启了逆天模式,誓要把那些夺权篡位之人,踩在脚下……

主角:林枫   更新:2022-07-16 03: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枫 的女频言情小说《逆天武尊》,由网络作家“角天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家族叔伯想要篡权,少族长林枫及时赶到,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早已不再是那个任由别人随意欺负的毛头小子,为了捍卫该有的一切,林枫开启了逆天模式,誓要把那些夺权篡位之人,踩在脚下……

《逆天武尊》精彩片段

林府!占星台!

“林氏无德,天象示警,经长老会一致裁决,罢黜林啸、林枫父子族长、少族长之位,即日起,家族一切事务,概由林宣、林浩父子接替,不得有议!”

是夜,月如银盘,星罗棋布,只可惜今日的林府之内,却是火光冲天,所有人都齐聚在这占星台下,鲜少有人可以安稳入眠。

占星台上,随着星象的解读完毕,一场席卷整个林府的风暴瞬间蔓延开来,最靠近祭台的位置,一对有着几分相似的男子傲然而立,这两人,赫然便是即将继承族长之位与少族长之位的林宣、林浩父子!

一个时辰以前,一枚赤红血星划破天际,林家占星师连忙深夜开卜,这才有了眼前一幕!

夙愿得逞,林宣父子双双乐开了花,即便再怎样努力克制,皆是难掩心中喜悦!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忽然,一道清冷的质问声突兀响起,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名端庄美妇携两名侍女款款而来,美妇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不过自其脸上的愠怒来看,明显来者不善。

美妇姓柳名妍,乃是林啸明媚正娶的发妻,当她听闻更易族长的消息,当即气势汹汹的亲自赶来,誓要为丈夫、儿子讨回公道!

二长老眉头一皱,第一个主动站出,喝道:“柳妍,你一个妇道人家,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不退下!”

“笑话,我为什么不能来?我夫君为家族打下多少产业,你们能修炼到如今的境界,哪一个没受过我夫君的恩惠,林宣父子又为家族做过什么?凭他们也配继承族长之位?”柳妍目光冷冷扫过在场众人,最后定格在那二长老身上,针锋相对道:“再者,二长老管得似乎有些宽了,长老会何时由你一人做主?”

“放肆!林啸举止不端,多年来不断为林氏树立强敌,早已失去族长资格,若非他一意孤行,又岂会被人伏击于黑龙潭,还有你那儿子,早已魂归九天,这族长的位子,依老夫的意思,还是趁早交出来为好。”

二长老老脸一抽,直接是将底牌掀了开来,根据他所收到的情报,林啸父子早已双双落入黑龙潭,此刻怕是尸骨无存,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这般肆无忌惮。

林宣不怒反笑,平静道:“小妍,今日乃是本族长接位的大喜日子,念你甫经丧夫、丧子之痛,本族长不与你一般计较,回去吧,莫要继续肆意妄为。”

“妇道人家,还不退下!”

“星象示警,天命难违!”

在二长老与林宣的刻意引导之下,其余林氏强者很快统一口径,众口铄金之下,任谁也难以抵挡……

面对林氏强者的咄咄逼人,柳妍半点也不退缩,随即更是破口大骂:“放屁,就算你们全家都死了,我儿也会安然无恙,有我在,谁也无法动摇他的族长之位!”

“放肆!”二长老勃然大怒,义正言辞道:“族长更易关乎我林氏一族百年兴盛,换与不换,岂容你一个妇道人家在此置喙,执法弟子何在?”

“二长老言重了,小妍只是耍耍性子罢了,绝非刻意忤逆长老,我看还是送她回房了事,莫要伤了自家和气!”

就在执法弟子即将动手一刹,林宣竟是主动挺身而出,猫哭耗子道。

“休要假惺惺的,我手中的银凤枪可不是吃素的,你父子二人若想继位,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吧!”

柳妍玉掌一推,林宣瞬间飞出数米有余,手中元空戒毫光一闪,一柄银色凤枪霎时卷动风云,虽然她鲜少在人前动武,但倘若真有人觉得她柔弱可欺,那绝对是大错特错。

“大胆刁妇,扰乱仪式在前,打伤族长在后,今日就用你明证法典,执法弟子听令,给我就地正法!”

尚不等林宣继续开口,二长老当即冷冷下令,诸多执法弟子闻言,登时结成精妙剑阵,将柳妍围得水泄不通。

“游龙引凤!”

面对三十六名执法弟子组成的天罡剑阵,柳妍不退反进,手中凤枪迅如闪电,枪尾横扫之间,转眼便有三名执法弟子功体被锁,被迫退出天罡剑阵。

眼看着双方战火点燃,后退数米的林宣突然阴冷一笑,这一切果然朝着儿子预料的方向顺利进行,真是大快人心。

不远处,林浩的笑容亦是越发浓郁,他父亲的这招以退为进,果然彻底激怒了气头上的柳妍,二长老骑虎难下,今日注定无法善了了。

另一边,就在银凤枪大展神威之际,变故突生,柳妍突觉脚下一软,一身修为潮水般消失无踪,四肢更是酥软无力……

柳妍目光一扫,当她看到那早已退至林浩身后的侍女小兰一刹,一切顿时水落石出。

“柳妍,你当真以为老夫对你没有半点防备?中了这蚀骨散,就算你是凝元境的强者,也得乖乖就范,族长之位,今日注定换人!”

二长老一脸诡计得逞的阴狠模样,大手一挥,一名执法弟子当即持剑刺向柳妍,看其神情,摆明了是要斩草除根……

就在执法弟子长剑将落一刻,此人突然愣在原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一名满身血迹的少年不知何时赶至,那凄厉模样,只是看上一眼,便令人毛骨悚然……

这人,赫然便是林氏宗族名义上的少族长——林枫!

少年现身一刹,原本吵杂的气氛瞬间落针可闻,林宣父子脸上的笑容亦是逐渐凝固,一副吃了苍蝇的难看表情……

在此之前,一切皆是按照林浩的盘算完美上演,岂料林枫居然能活着回来,要知道,这家伙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少族长,他的活着返回,无疑是使得林浩的计划出现了一丝纰漏!

“动手!”

事已至此,林浩早已没了退路,当即暗暗传音,誓要将柳妍彻底除去,错过今日,再想动手,可就难如登天了!

一名暗中归顺林浩的执法弟子闻言,当即下定决心,手中长剑力推而出……

长剑刺出一霎,一道金色身影巍然降下,随即便是以手掌将其剑刃紧紧攥住,任由那执法弟子如何施力,皆是纹丝不动……

“真是一条好狗,只可惜瞎了眼,死不足惜!”

林枫神情冷酷,金色手掌猛然发力,平静地宣布了他的死刑。

咔!

下一秒,他手中的长剑瞬间一分为二,夺过来的半截白刃,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当即狠狠地刺朝着那人咽喉暴冲而去……

“林枫,你敢!”

二长老脸色铁青,林枫的这番举动,不仅是在消耗家族实力,同时也是在打他的老脸,他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当即一掌击出,试图逼迫林枫强行罢手。

“杀狗而已!”

林枫不为所动,一剑刺穿执法弟子咽喉的同时,金色光拳悍然再出,精准无误地迎上了二长老的的五绝掌……

嘭!

拳掌相接,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骤然蔓延开来,一些距离较近者的衣衫更是猎猎作响。

相比于二长老的不断暴退,林枫居然只是后退了小小三步,这其中的差距,明眼人一目了然!

修炼一途,共有十大境界,名别为养气、开脉、锻体、凝元、道宫、地海、炼魂、天池、元阳、化神,每境又分三重天,其中的差距可谓天壤之别,别说越阶而战,就连越级战斗都是难如登天,而林枫却做到了!

二长老为凝元境三重天,林枫为锻体境三重天,其中相差整整一个境界,而林枫居然仅仅只是后退了三步,便接住了前者的强横攻势,这简直匪夷所思!

“林枫不尊长辈,执法弟子听令,给我就地格杀!”

事已至此,二长老摆明了是要杀人灭口,情势顿时急转而下。

“林陌、林宇、林苍、林涛,还有诸位执法弟子的兄弟,今日之事与尔等无关,你们不过是听命行事,我并不怪你们,不想死的,现在立刻后退一步,冥顽不灵者,我林枫在此立誓,无论天涯海角,必将其挫骨扬灰,各位,自己看着办吧!”

林枫一个个道出那些执法弟子的名字,看似平静的话语,给人的感觉却是不容置疑,那是一种从杀伐中磨砺出来的果断。

在他的目光扫视之下,将近一半的执法弟子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原地不动的那些弟子,心中也是天人交战,犹豫着要不要得罪这个煞星……

惊见如此一幕,二长老以及林宣父子登时面色铁青,他们打死也想不到,林枫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语,便是使得局势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林枫妖言惑众,老夫今日便亲自料理门户,免得日后再为祸林氏!”

二长老神情一变,五绝厉掌瞬间催至极限,目标直指林枫金色躯体要害所在!

“住手!”

大战将起之刻,一道冷冽喝声骤然响起,所有执法弟子不由心头一松,有了大长老的干预,他们总算是避过此劫……

“老三,你在做什么?我才闭关几天,你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罢黜族长,你当我这个大长老是摆设吗?”

大长老脸色阴沉,即便他的性子再好,对于二长老的肆意妄为,也是无可忍耐。

“二哥说笑了,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林啸侄儿战死,林家自然要重新推选族长,是急从权,二哥又闭关不出,三弟只得与老四临危受命,不过二哥既然出关了,那三弟恭迎二哥主持公道!”

大长老的突然出现,虽说有些超出预料,不过二长老也不是好惹的,心念一转之间,新的计策顿时浮上心头。

“放屁,少族长早有人选,就算啸儿出了意外,也有小枫继承族长,你的那点花花肠子,真当我一点也不知吗?”

大长老声色俱厉,并没有被二长老左右想法,直接是当着众人破口大骂,一点也没有要让步的意思。

“立林枫为少族长,为长老会共同的决定,按理说,林枫继位确实无可厚非!”二长老言辞恳切,忽然,其语气陡然一变,义正言辞道:“只可惜林枫丹田已毁,难道林家的未来要交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手上不成?”

虽说林枫修为消散的速度极为缓慢,但二长老毕竟是凝元境的高手,细细感应之下,终究是被他发现了一些端倪!

“小枫?这是真的?”

大长老闻言,脸色登时一变,细细感应之下,果然是发现林枫一身修为似乎正在不断消失,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三天的功夫,他便会重新沦为凡人,而且再难踏上修炼之路。

众目睽睽之下,林枫无奈的点了点头,在其丹田位置,确实有着一道细微裂缝,刚才的短暂动手,他几乎已经拼尽全力,若非如此,以他五脉修者的绝顶天赋,即便相差一个大境界,对上二长老这种普通的三脉强者,那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武者体内共有八条武脉,能开启一条武脉者,即可称为武者,能开启两、三条武脉者,则算得上武者中的佼佼者,至于能开启四条武脉的强者,已经可以用决定天才来形容……

林枫之所以会被提前任命为少族长,正是因为他乃是林家百年不遇的五脉强者,然而丹田一旦被废,其修为注定要止步开脉境,再多的武脉也将成为废脉,如此算来,实在有些可惜。

“二哥,天象示警,这可不是我一人的意思!宣儿也是家族不可多得的三脉强者,继任族长顺理成章,难道你还要加以阻拦不成?”

二长老冷笑不止,同时也为自己的算盘窃喜不已,在他看来,大长老并没有理由来阻止这一切……

“小枫,你意下如何?”大长老扭头看向林枫,坚定道:“如果你想争取,二爷爷必定全力助你!”

“七天!”沉默许久,林枫灰暗的眸子突然明亮起来,“七天之后,我与林浩公平一战,若败,族长之位我林枫双手奉上!”

“可以,不过我要和你赌命,七日之后,你我只能活一个!”

林浩一步踏出,言语间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自信,今日所发生的事情,虽说有些超出他的计划,但结果却是相差无几,只不过,他想要的,远不止族长之位那么简单。

“好,既然你找死,那就如你所愿!”

众目睽睽之下,林枫平静的吐出一语,随即温柔地抱起母亲从容而去。

直到青年离开一刹,所有执法弟子同时又松了一口冷气,对上这个煞星,这绝对是他们离死神最近的一次!

随着这一战的明确,喧嚣了一夜的林府终于回归平静,在大长老的帮助之下,林母也是拿到了软筋散的解药……

在小莲的侍奉下,柳妍很快便沉沉睡去,回到房中的林枫,这才有空来查看自己那破损的丹田!

在他返回家族的路上,竟有一抹赤光自天际垂落在他身体之上,正是那时,他的丹田这才出现龟裂之象,要想解决丹田问题,似乎还得要从那赤光入手……


锻体境的强者,体内已有一缕微弱的精神力,为了弄清丹田状况,林枫当即暗运他那微薄的精神力量,缓缓向着小腹丹田位置行去……

在其精神力的扫视之下,一尊金色的丹田很快便映入眼帘,只可惜这璀璨的金色丹田,如今却彷佛龟裂的鸡蛋一般,多出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金色裂缝,不由令人扼腕!

按理说,丹田破损,武者的真气理应不断外溢才对,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虽说他的修为也是在缓慢消散,然而其灵气消失的地方却是在丹田内部,这种情况,就彷佛在少年的丹田之中,有着一头洪水猛兽,在不断地吸食他的真气,显得极为诡异!

微薄的精神力量,宛如林枫的第三目一般,不断朝着丹田内部快速深入……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精神猛然一滞,在他那拳头大小的丹田之内,他居然看到了一枚血气冲天的赤色血珠……

硕大的赤色血珠,不知横跨多少距离,又彷佛存在了亿万年之久,在其表面,一股微弱的吸力油然而生,林枫辛苦炼化的诸多真气,无不是为其做了嫁衣!

精神力退出丹田,林枫登时被眼前这壮观一幕震惊的无以复加,随即更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所谓的芥子藏须弥,只怕也不过如此。

尚不等林枫回过神来,微弱的吸力陡然加剧,只眨眼的功夫,其丹田内剩余的灵气便是被赤色血珠吸收殆尽,变得空空如也……

“靠!”

惊见如此诡异一幕,林枫瞬间被怒火吞噬理智,即便平时再怎么温文尔雅,此时也是禁不住破口大骂!

“切!不就是吞了你一点灵气吗?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忽然,一道稚嫩的童音突兀响起,循着声音来源望去,林枫突然惊愕发现,这稚嫩的童音,赫然来自于自己的丹田内部,准确的说,应该是来自丹田内的赤色血珠……

“是你在说话?”

精神力内视丹田,林枫彷佛亲眼瞧见赤色血珠一般,不确定的道。

“你没猜错,确实是本座在说话,这房间除你之外,再无他人!”

似是为了验证少年心中所想,妖艳的血珠突然明灭不定,看其模样,就彷佛有着神秘生灵在呼吸一样!

“你是人是鬼,怎么会出现在我丹田之中,我的灵气难不成是被你吞了?”林枫心念一转,突然义愤填膺,气急败坏道。

“啧啧啧!你的丹田已毁,就算本座将灵气吐出,你也没有地方存放,本座既依附于你,自然有所回报,你只需给本座磕上三个响头,拜本座为你师尊,本座自然传你修炼之法,怎么样?有兴趣没?”

赤色血珠不断闪耀,语气故作高深,只可惜配上那稚嫩童音,却是显得滑稽可爱,令人哭笑不得。

“没兴趣!真气还我,然后赶紧从我体内滚蛋!”

气头上的林枫,即便天王老子也不买账,随即更是破口大骂,直令血珠内的器灵大跌眼镜。

自他神体毁灭,被迫成为这娲皇珠器灵的数千载时间,这似乎还是他第一次被人如此斥骂!

“小子,你莫要得寸进尺,大不了一拍两散,没有本座的通天手段,你这辈子也休想踏足武道!”

赤色血珠恼羞成怒,同样气急败坏,这才让林枫冷静下来。

良久过后,林枫这才面色难看地挤出一句:“你是谁?为什么会找上我?”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至于为何会找上你,不过是因为本座需要一些高品质的灵气,谁让这天阳帝国境内,居然只有你这么一个五脉武者,若非如此,本座又岂会找上你这么个小家伙!”

丹田之内,稚嫩的童声不迭响起,简单的道明了找上少年的原因!

林枫闻言,脸色突然青红交替,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道:“前辈,还请劳你为我重塑丹田?”

“重塑丹田?我有说过要为你重塑丹田吗?”赤色血珠一明一灭,所说话语却是将林枫气得牙痒痒!

“你耍我?”

忽然,林枫眉头一皱,一股恐怖戾气猛地激荡而出,竟隐隐有着要凝成实质的样子!

“好强的戾气!”赤色血珠先是感慨一句,这才道:“不逗你了,我虽然不能为你重塑丹田,但却能为你打通内丹田,其容量,最少是你外丹田的十倍,怎么样,干是不干!”

“内丹田?外丹田?”

全新的名词入耳,林枫顿时陷入沉默之中,半晌无言!

赤色血珠继续闪烁,循循善诱道:“丹田为修炼之本,人族武者先修丹田,再炼体魄,妖兽一族则恰恰相反,低等级的妖兽,借由妖躯来储藏力量,然后在体内凝聚出类似于丹田的妖晶,所谓的内丹田,其实就是利用妖兽的修炼之法,借由四肢百骸来储藏灵气,内丹田开辟成功以后,本座还有办法让你重新开辟丹田,成为内外兼修的双丹田武者,怎么样?动心不?”

林枫神情一怔,难以置信道:“双丹田?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现在重回开脉境,正好可以继续开启武脉,五条武脉,倒是刚好符合造化神决的最低修炼条件,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开启第九武脉,这可是无数人都梦寐以求的好事!”

赤色血珠语出惊人,直唬得林枫一愣一愣,武者体内有八脉,第九脉又是什么情况?

“我还能继续开脉?”林枫闻言又是一怔,武脉为天生,难道还能后天修炼不成?

“少见多怪!懒得与你废话!自己领悟吧!”

赤色血珠突然绽放璀璨血光,林枫只觉眉心一痛,一股玄奥的记忆电流猛地流遍他的四肢百骸,最后回涌其脑海,化为一段段神妙法决!

造化逆命决!

阴阳同路,造化天启,混沌无始,明心识道……

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林枫脑海内倐的多出一套残缺功诀,虽然仅仅只是一道残决,但其中的内容依旧是晦涩难懂,比起林枫所知等级最高的修炼法决,还要高深百倍、千倍!

稍加思量之后,他很快下定决心,丹田破碎,自己似乎也没有其他退路……

心念一动之间,他当即开始汲取空气中的微薄灵气,一处处的冲击功诀中的关键穴道,试图为灵气的运转开辟出一条新的渠道。

按照造化逆命决中的记载,人体内有三十六处要穴,若是将其全部贯通,真气将充斥人体的每一个角落,也就是所谓的内丹田,不仅容量远超外丹田,甚至还有淬炼体魄的妙用,乃是当之无愧的神级功诀!

时间一晃三个时辰,林枫额头早已沁满豆大的汗珠,然而三十六处要穴的冲击却是进度缓慢,花费三个时辰,他也仅仅只开辟了三处要穴,距离内丹田的贯通,少说还需要三日功夫!

若是放在平时的话,三日时间自然不值一提,只可惜他与林浩的赌约在即,尤其是他的丹田如今还空荡荡的,每一秒的修炼时间都显得尤为可贵,自然不能白白浪费。

“太慢了!按照这个进度,本座什么时候才有新的灵气可用!”

忽然,沉寂已久的赤色血珠再次绽放璀璨赤光,尚不等林枫有所反应,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瞬间袭遍少年全身……

“啊!”

猝不及防的剧痛袭上心头,林枫五官顿时为之扭曲起来,连带着,剩余的三十三处要穴也是顷刻贯通!

不知过了多久,昏迷中的林枫这才幽幽醒转……

他下意识的去查看体内的三十六处要穴,这才错愕发现,所谓的内丹田已然顺利成型,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到一股暖暖的紫色气流,小蛇般沿着他的四肢百骸窜动不休,一个周天过后,身体的痛苦顿时舒缓许多,手脚似乎都多了几分力量。

造化真气!

林枫心头一跳,这造化逆命决果然有着神效,内丹田已成,他终于再次踏上武者之路,还有这造化真气,虽然只是初步修成,依旧要比他以前所修炼的灵气精纯五倍以上,简直匪夷所思!

武脉为武者之本,每多一条武脉,武者体内的真气便愈发纯粹,威力也是成倍提升,这也是他为何能正面挑战二长老的根本原因。

不等林枫继续高兴,变故又生,一股微弱的吸扯力悄然自其破损的丹田再度滋生,他好不容易才凝聚的一团真气,顷刻间又被赤色血珠给吸走一半!

惊觉血珠的强盗行为,林枫顿时又气又恼,但也无可奈何,好在这家伙还没有将事情做绝,总算给他留了一半,否则他还真没地方哭去。

短暂的沉默过后,他也只能接受了自己与赤红血珠的共存关系,后者之所以费力助他,显然另有所图,只要能继续修炼下去,速度慢些也是无可奈何。

就在林枫下意识地以为修炼速度会因此而减慢之时,结果却是令他大吃一惊,这所谓的内丹田,不仅容量是外丹田的十倍,就连吸收灵气的速度也是外丹田的十倍,仅仅这一会的功夫,便抵得上平日里三、四天的修炼成果,即便有着一半灵气被赤色血珠所掠夺,仅剩的灵气也是相当客观。

咕噜!

时间一晃又是三个时辰,林枫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起来,造化真气虽然玄奥,但还远没有到辟谷的地步,无奈之下,他只得被迫停下修炼,先去解决五脏庙的问题……


推开房门,林枫径直朝着家族厨房方向行去,以往每当他错过了饭点,厨房的阿婶便会为他备好一份饭菜,多年下来,这已然成了两人的默契。

行出小院,当他路过侍女小莲的房间之时,低微的啜泣声顿时吸引了他的注意。

推开房门,他一眼便看到了正在掩面啜泣的侍女小莲,在其左侧脸颊,隐约还有一个通红掌印,明显是遭到了掌箍的样子!

“怎么回事!”

一想到正是小莲请来大长老,他们母子才能安然无恙,林枫顿时气不一处来,双拳亦是被他捏的咔咔作响!

“没什么!”

小莲眼神闪烁,不敢直视林枫那火辣目光,更显得欲盖弥彰。

“小莲,你要是还当我是少爷,就给我说清楚!”

林枫一步踏出,造化真气顿时汹涌而出,落在小莲脸颊之上,那通红的掌印瞬间消退不少,肿胀感也是越发微弱。

“枫少爷,不要为我浪费真气,这不值得!”

小莲一脸慌乱之色,挣扎着就欲后退,事到如今,她考虑的还是林枫的丹田问题,当真善良的可爱。

“放屁,我说值得就值得!”

林枫一把拽过小莲,造化真气不减反增,很快便为她将掌印清除干净,肿胀感更是丝毫不存。

做完这一切,他双眸直勾勾的看向小莲双瞳,不容置疑的道:“现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林枫的注视下,小莲一肚子的委屈终于有了宣泄口,当即泪巴巴的道:“今早我照夫人的吩咐,按例去领取枫少爷和夫人的月俸,库房的侍卫竟是百般刁难,还被克扣了足足三成,我与陈总管理论之时,便被他打了一巴掌!”

林枫脸色一沉,双拳再度悄然攥紧,十指咔咔作响,随即二话不说,带着小莲便往库房的方向快步行去!

一路小跑,压根不需林枫加以操控,七成的造化真气竟是主动朝着双足上的穴道涌去,剩余三成则是遍布身体各处,数百步的距离,他愣是一口大气都没有喘。

再观小莲,虽是在他的带领下轻松不少,依旧气喘吁吁,简直一天一地!

“哎呦,这不是林枫“少”族长吗?怎么有空来库房这种小地方了?以前你可是从不正眼瞧我们这些小人物的!”

不等林枫二人靠近,陈总管突然阴阳怪气起来,还特意加重了少族长的少字,讽刺意味分外明显。

“小莲,告诉少爷,他是用那只手打你的!”

林枫并没有搭理那所谓的陈总管,自顾自地看向身后的小莲,煞有介事的道。

“右……右手,不对,是左手!”小莲目光闪烁,口齿不清的含糊道。

“那先让他赔一双手,后面的慢慢再算!”

林枫漆黑双眸微微一亮,分散于身体四处的造化真气纷纷聚拢起来,一股肃杀之气油然而生!

“好大的口气,你以为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五脉天才?一个废物也想动我,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陈总管不置可否,他怎么说也是锻体境二重天的强者,对上一个丹田破碎的废物,这一点自信还是有的……

“是吗?”

林枫嘴角一挑,身形突然鬼魅般暴窜而出,尚不等那陈总管反应过来,鬼魅般出现在其身后,随即更是从背后反握其双臂,冷漠地一脚踩了下去!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凄厉响起,陈总管一口鲜血猛地喷出,旋即便是在剧痛中昏迷过去,双臂无力的瘫倒在地,林枫这一脚,虽然并没有真的废了他的两条手臂,但那也是分筋错骨,手段不可谓不毒辣!

“啪!”林枫一巴掌扇在陈总管脸颊,竟将其又扇醒过来,居高临下道:“怎么样,本少爷能不能动你?”

“枫少爷饶命,小的狗眼不识泰山,还请枫少爷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双臂被废,陈总管顿时三魂去了七魄,口齿不清的求饶道。

他的尖叫之声,很快便引起了林府强者的注意,就在林枫正准备再进一步之时,二长老与林宣父子登时双双赶至,转眼便将三人围得水泄不通。

眼看靠山来到,陈总管登时换了一副嘴脸,“族长大人,林枫主仆强闯家族库房,还恃武逞凶,请族长、长老为我主持公道。”

“林枫,你无故殴打家族强者,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何话说?”

二长老心中大喜,暗道林枫真是自取死路,表明上却是义正言辞,一副公事公办的严肃模样!

林枫嘴角一扯,暗道这老狗真是道貌岸然,目光转动之间,顿时又生一计,委屈道:“冤枉啊!陈总管可是锻体二重天的强者,身负护卫库房的重任,而我不过是一个丹田破碎的废物,又怎会是陈总管的对手?”

陈总管正欲辩解,抬头却是看到了闻讯赶来的大长老,心中不由一个咯噔……

如果他在这个时候承认败给了林枫,岂不正说明自己无力护卫库房,若是被林枫一阵胡搅蛮缠,自己的总管之位必然不保,打死也不能承认!

想到此处,话到嘴边,陈总管瞬间换了一副说辞:“误会,误会,枫公子这是与我切磋呢,我们闹着玩的!”

林宣父子神情不悦,正欲发作之际,突然扫到了一旁的大长老,最终只得哑巴吃黄连,陈风的总管之位,可谓是他们的钱袋子,自然不能轻易舍去……

“既然是误会,那便各自散去吧!”

大长老捋了捋花白的胡须,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摆手道。

二长老等人闻言,虽然义愤填膺,但也无可奈何,只得臭着脸一哄而散……

待所有家族强者纷纷散开之后,大长老这才大笑出声,赞道:“你小子真够损的,陈胖子被你这么一整,看老三那憋屈样,真是大快人心!”

身为家族长辈,大长老自然不可能不知道二长老暗地里的小动作,只可惜十年前的那场血战,他的武脉遭遇重创,心神大受损伤,每隔一段时间便要通过闭关来恢复血气,若非如此,他又岂会纵容二长老胡作非为,任由后者将林家搞得乌烟瘴气。

“哈哈哈!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痛快!”林枫爽朗一笑,昨夜的种种不快,总算是赚回来一点!

“小枫,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的丹田?”

兴奋过后,大长老彷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确定的问道。

“大爷爷猜的不错,我的丹田问题确实解决掉了,至于细节,孙儿就不便说了,还望二爷爷见谅!”林枫微微一笑,这才拱手作揖道。

“你小子,居然和爷爷打马虎眼,既然你不方便说,我也就不问了,七日后,给我好好杀杀林宣父子的威风,莫要让他们得寸进尺便是。”

大长老开怀一笑,这才扭头离去,任谁也看得出他脸上的欣慰之意。

短暂的插曲过后,林枫很快便来到了后厨所在,阿婶果然一如往昔,提前为他备好了饭菜,只是从饭菜的质量来看,她的日子明显并不好过。

返回住所的路上,林枫一路观察,亦是有所发现,自从二长老主掌家族事务以后,许多族人都是怨声载道,唯有二长老一脉,则是越过越好,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明眼人一目了然!

而这一切,究其原因,无不是发生在陈总管继任以后,就连他这样的家族嫡子,都会被克扣月俸,其他人可想而知!

……

林枫院落之外,林家三分之一的异姓强者不约而同汇聚起来,一个个窃窃私语,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这些人,大多是林啸以前的麾下,因为仰慕他的为人这才加入林家,自愿成为林家供奉!

林啸身死,这对他们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再加上二长老的百般针对,他们终于忍无可忍!

百般思量之后,他们先是去了大长老的住所,等待他们的却是闭门羹,不得已之下,他们这才汇聚在林枫门前,希望可以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事到临头,这些人却是互相推诿,不知该如何开口,能被林啸收服之人,大多都是义薄云天之辈,这种宵小之为,明显有些强人所难!

咳咳咳!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之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咳嗽声突兀响起,循着声音望去,众人瞬间迎上了少年的炽热目光!

“各位叔伯前辈,你们的处境侄儿感同身受,还请大家再多等几天,七天之后,侄儿必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林枫的这番话语,明显中气十足,所谓的丹田破损,瞬间不攻自破!

诸多强者闻言,不由心中大定,少年的这番演讲,居然比任何定心丹还要更加管用!

身为林家百年不遇的五脉天才,林枫这两年的表现早已令这些叔伯前辈心服口服,短短的几句演讲,更是将局面给稳定下来。

有了林枫的保障,这些强者很快便一哄而散,唯有一瘦、一胖两名强者驻留原地,并未随着众人一轰而散!

这一胖一瘦,分明名为秦泰、姜皓,皆是林啸的结义兄弟,早在林枫出生之前,便多次为林家出生入死,与林啸乃是过命的交情。

林枫出现之前,正是他们在不断游说,这才安抚好众人情绪,没有闹出什么大乱子。

“小枫啊,你父亲到底怎么样了?对我们两个老家伙,你不会也信不过吧!”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姜皓这才轻声询问,言语间满是关怀之意。

“姜伯伯说笑了,你们二位我自然是信得过的。”

林枫神情哀伤,情不自禁地回忆起那个血腥的夜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