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又逢风雨故人归

又逢风雨故人归

根正苗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烽火乱世,曼香曾以为自己遇见了幸福,当她满心欢喜待嫁之时,却不想她的未婚夫在新婚前夕将她打包送入蒋司令府。一场纠缠过后,曼香成为了司令府上的姨娘,当她认命决定一心一意跟随蒋淮舟的时候,她竟意外发现司令府上还有另外一位与她样貌十分相似的娇美贵人……

主角:曼香,蒋淮舟   更新:2022-07-16 03: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曼香,蒋淮舟 的女频言情小说《又逢风雨故人归》,由网络作家“根正苗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烽火乱世,曼香曾以为自己遇见了幸福,当她满心欢喜待嫁之时,却不想她的未婚夫在新婚前夕将她打包送入蒋司令府。一场纠缠过后,曼香成为了司令府上的姨娘,当她认命决定一心一意跟随蒋淮舟的时候,她竟意外发现司令府上还有另外一位与她样貌十分相似的娇美贵人……

《又逢风雨故人归》精彩片段

窗外风雨大作,屋内帐暖旖旎。

男人挺动的身躯渐渐停消,他伸出手,狠狠掐住女人的下巴,阴郁着嗓音:“既然进了蒋家,就别指望你的老相好能有本事来救你。”

转瞬他想到了什么,嗤笑道:“董书杰这条丧家之犬,他为了逃命能抛下你一次,自然能抛下你第二次。”

曼香咬着发白的唇瓣,听着刺耳的讥讽,呼吸有些艰难。

董书杰是安城的军事督办,也是她的男人,一月前他们婚期将至,他却兵败狼狈逃窜,来不及带走她……

而蒋淮舟同董书杰作对多年,不死不休,她能侥幸在蒋淮舟手中活了下来,已经是费尽了全部精力。

却没想到,要遭遇这番人不人鬼不鬼的折磨!

眼看着她面上浮现痛色,他再度俯下身体,重重动作,引得她蹙紧了眉头,苍白的脸庞上浮现了一丝病态的红晕。

她像条死鱼,跟董书杰做这档子事,也这副姿态?

他满眼讽刺,为她,也为自己。

一月前,她伏跪在自己脚边泣声投诚。

她说:“董书杰是个人渣,为了逼我嫁给他,拿我年迈的爹娘威胁我,我爹被他的兵打断了腿,吓得我娘现在都有些疯癫!我恨不得他即刻毙命!”

她说:“董书杰和我约定好,下月初七,十里酒铺相见,他与海城大帅书信来往密切,想必是逃去搬救兵,十里酒铺是去海城的必经之路,蒋督军不如在十里酒铺埋下伏兵,等待董书杰自投罗网。”

蒋淮舟俯视着脚边的女人,她有着一张极为姣好的容颜,记忆里七分相像的人影与她重叠,他鬼使神差的留了她一命,将她带回蒋督军府。

有着这样漂亮的脸蛋,这么死了的确可惜。

只不过她要听话,要有活下去的价值。

他按照曼香所说地址,驻军数天却连个董书杰手里的残兵余孽都没有看到,不禁觉得自己可笑,竟然会听信这个女人的一面之词。

蒋淮舟提起裤子,掐住她软嫩的脸颊,仿佛刚从她身上起身的人不是他般,冰冷而肃杀:“我生平最讨厌欺骗。”

话毕,他侧头喊道:“来人,把她拖出去,毙了。”

他说的很是轻巧,一条人命对他而言,实在不值一提。

更何况她所用价值尽数殆尽,再留下去也是无用。

曼香愕然的看向蒋淮舟,顾不得身体上的不适,慌乱中跌到地上,拼命伸手拉住他的衣角不肯放开。

“蒋督军……我真的没有骗你……事实的确如此!自从一月前督军留我一命,我便全心全意追随督军,怎么敢对你再有欺骗!”

曼香试图从死神手中挣命:“或许……或许是,董书杰那边出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董书杰也骗了你?”

她眼中燃起希望,连连点头,虚弱的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

“你可是他心上人,他会瞒着你?”

“督军……我真的不知晓……”曼香努力回想着细节,“对……董书杰曾经说过他和海城的大帅要一起商议件极为重要的秘事,海城的大帅对董书杰所说的秘事极为重视!他不可能放任董杰书丢了性命,他定会想办法救董书杰……”

蒋淮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知道在思忖什么。

但曼香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了那日和蒋淮舟见面的景象,他踩着尸山血海出现在她的面前,像极了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风吹过被打穿的纱窗,发出呼呼的声响。

蒋淮舟终于开了口,语气放缓:“你可知道,骗我的话,有什么样的下场?”


“我不敢欺骗蒋督军。”

保住了命,曼香整个人松了口气,才学会呼吸一般喘着。

她隐隐觉得下身热乎乎的,低下头一看,鲜血浸湿了白色的睡裙,流到了腿上。

蒋淮舟自始至终都是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她,瞧见此竟也是无动于衷。

曼香心神狠狠一晃,小腹的坠痛令她红了双眼:“督军,能不能为我请个医生,我好像……好像……”

他毫不留情的指向门口:“出去,你太脏了。”

她被人钳制着拖到了柴房,窗外风雨交加,柴房内潮湿冰冷,她蜷缩着身体,捂着剧痛的小腹。

男人是多变的,前一秒情动缱绻,一眨眼,便将她扔到了老鼠蚂蚁聚集的柴房。

而蒋淮舟面无表情看她半身鲜血的被拖出去,不置一词。

她知道自己命贱,连带着腹中孩子也是个低贱的,只不过她仍抱了一丝希望,希望蒋淮舟念在这是他的骨血份上,对她网开一面。

她心寒成了冰,浑身却热的滚烫,她勉强睁开眼睛,想看看有没有裹身的棉被,却突发晕厥无力动弹,昏昏沉沉间,有人蹲在她面前。

“给她灌下去。”一个无情的女声响起。

曼香被人掐住下巴,她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浓浓的药汁还是被灌进口中!

她目光一凝,给她灌药的,是蒋淮舟的副官之一,陈强。

而陈强身后,站着一个用手帕捂着鼻子的女人。

那女人优雅从容,带着一股大家闺秀自有的风范。

她脑海里隐隐约约的想起了蒋淮舟眉目温柔的说:“我那位嫂嫂,出身名门,人长得漂亮,名字也好听得紧,姓方,名远淑。”

他说这话时,言语间满是对一个漂亮女人的欣赏。

曼香小腹痛的越发厉害,她深知这药自己不能继续喝下去,不然腹内孩子不保!

她尽力躲避,冷汗如雨下:“这是蒋淮舟的孩子……你们不能杀它……”

“一个从敌军府邸带回来的卑贱货,也敢把自己肚里的孽种和淮舟扯上关系?”

方远淑凑近了她,讥讽的声音令曼香努力睁大眼睛,额头的汗水从眼睛滑下,当她看清方远淑的模样,她顿时呆愣的睁大了眼睛!

方远淑和她……竟有七八分相像……

难怪蒋淮舟见她第一面,面上就浮现恍惚。

难怪他每次同她亲密,都不肯喊她名字。

而她能从蒋淮舟手下侥幸活命,更是不知道托了面前这女人多少的福!

方远淑面上浮现鄙夷,她忽视曼香的痛苦,冷嗤一声:“你算什么东西?真当什么下贱玩意都配生下淮舟的孩子了?”

曼香将心中的震惊掩下,挣扎的向后躲闪:“你没有权利……打掉他的孩子……”

方远淑笑了,尖头皮鞋狠狠的对着她肚子踢一脚,使得曼香的疼痛更加难忍,整个人像是要一份为二般。

她听到上方传来漫不经心的声音:“是淮舟托我来帮忙处理掉这孽种,你说我有没有权利?”


绝情冰冷的话,宛如最后一击,让曼香再无可挣扎的余地。

方远淑扬扬下巴,家丁立刻上前,控制住她的四肢,将两碗又苦又涩的药通通灌进喉咙。

不出片刻,剧痛便席卷了曼香全身,大量鲜血从她身下涌出。

方远淑厌恶的拿手帕遮了遮,让家丁搀扶着她离开。

独留曼香一人在黑暗中,痛的晕厥过去,又痛的醒过来。

梦里,她反反复复的想起蒋淮舟那张脸。

一个月的相处,她见过他冷静时的模样,见过他情动不已的样子,这一遭又让她见识到了他的绝情。

是了,他说过,如果不是她身上有一处像极了他最重要的人,也不会留下她……

冷,很冷,曼香仿佛坠进寒泉里,费了好大力才睁开双眼。

“矫情够了?”男人嗤笑出声。

旁边家丁放下水桶,水桶中的水尽数泼在了她身上。

她身上冰冷过后,便是高热。

她喉咙发干,看着蒋淮舟却说不出话。

“睡一晚柴房而已。”他淡然的说,随即踏着军靴,走出柴房。

曼香被他带来的家丁抓住手臂,拖着她跟上。

暗处待久了,猛地被阳光一照,她竟有些许不适应。

曼香后知后觉自己的身体现在很是亏虚,身下鲜血已染脏了衣裙。

她难受的蹙着眉,想要从家丁手中挣扎,可空有挣扎的心,却无挣扎的力气。

走过前花园时,蒋淮舟脚步微顿,看到右前方美人泄愤一般将园子里种的玫瑰花剪碎一地。

他捏着一根被剪的乱七八糟的花枝:“盛开如此娇艳的花这样被剪碎真是可惜了,不过能被嫂嫂这样的美人拿捏在手中,也是它们的福气。”

方远淑愤力掷下手中的剪刀,高傲的像只孔雀,向曼香这方打探了两眼,紧接着她指着曼香对蒋淮舟道:“她已没了利用的价值,你不让她自生自灭便罢了,还要带她出去丢人现眼?”

蒋淮舟柔和的笑:“我自有安排的,嫂嫂。”

说罢,他转头,眼中温情尽消,冷声吩咐:“把她带出去,别脏了嫂嫂的眼。”

家丁立刻挟制着曼香快步奔了出去,丝毫不顾她气息奄奄。

曼香痛苦的闭上了眼,她的孩子,就那么死了,没有一个人记得他。

就连她也是因为昨晚房事过于激烈出了血,才知道他已经悄悄降生在了她的肚中。

无论是震惊还是欢喜,都被轻易掐灭。

始作俑者仿佛没有做过般,仍跟刽子手谈笑风生。

蒋淮舟来到她面前,嫌弃的瞥了一眼,叫来的王妈去带曼香换身衣服。

她被收拾完,便被抬上了车。

直到到了目的地,她才发现,是在十里酒铺。

当初蒋淮舟逼问她董书杰的下落,她说董书杰和她约了在十里酒铺相见。

她的脑子还是清醒的,此刻一琢磨,便明白了现下离她说的那个时间已逾期三日。

难怪蒋淮舟没有将她直接处死,原来是还有用处。

她心头且悲且凉,蒋淮舟见不得她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略一思索,让人喊了附近的陈大夫来。

“这位姑娘的身子本就体寒……再加上喝了落胎药的缘故……孩子已经没有了。”陈大夫有些小心的打量蒋淮舟的神色。

“落胎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