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深情欧总撩妻上瘾

总裁深情欧总撩妻上瘾

七彩麒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邂逅,寒司羽成为了殴陌阳念念不忘的女人。当他食髓知味想要将女人留在身边之时,他以金钱为诱饵,可谁知女人对他的钱毫无兴趣,当殴陌阳在寒司羽面前一次又一次的碰壁过后,他彻底被激怒,这一次他要让她知道惹怒他是要付出代价的……

主角:寒司羽,殴陌阳   更新:2022-07-16 02: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寒司羽,殴陌阳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深情欧总撩妻上瘾》,由网络作家“七彩麒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邂逅,寒司羽成为了殴陌阳念念不忘的女人。当他食髓知味想要将女人留在身边之时,他以金钱为诱饵,可谁知女人对他的钱毫无兴趣,当殴陌阳在寒司羽面前一次又一次的碰壁过后,他彻底被激怒,这一次他要让她知道惹怒他是要付出代价的……

《总裁深情欧总撩妻上瘾》精彩片段

浑身酸痛,头脑昏沉,寒司羽撑起眼皮,视野中模糊一片。把自己灌醉只是想忘了痛,睡一觉就可以迎接一个崭新的明天,她要得不多,平静祥和就好!

脑中闪过一些零散羞耻的片断,寒司羽抬起胳膊,手腕上的青紫告诉她昨晚真的发生了什么。

身边传来窸窣的声音,寒司羽僵硬着脖颈转头,只看到一个短发的后脑勺,还有属于男人的宽背。

寒司羽滚滚干涩的喉咙,被子下的不着寸缕让她脑子里不断的轰鸣,她想不明白,自己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

不敢轻举妄动的寒司羽满眼的不知所措,完全没有头绪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抬起微微颤抖的手掀起被子,轻手轻脚的下床。寒司羽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寒司羽心慌意乱的穿着衣服,她昨天晚上只想一醉解千愁,没想到等待清晨阳光的她竟然等到的是个陌生男人!

寒司羽悲催的拧着五官,内衣找不到了,这遭雷劈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

轻轻的拿起自己的包,又看了一眼男人的后脑勺,包挡在身前,寒司羽弓着身体踮着脚尖往外走。在门口换上鞋,终于能松口气了!

拉开门,听得哗啦啦一声响。寒司羽的神经都快绷断了,她并没有挂防盗链的习惯!想不了那么多了,摘下防盗链,寒司羽落荒而逃。

坐上回家的出租车,寒司羽的神智还处在混乱之中。

宿醉带来的后遗症让寒司羽打不起精神,时不时的脑子里还会闪现昨晚上的一些画面。寒司羽咬着唇,双手搅在一起,身与心哪哪都不自在。

欧陌阳从酒店的床上醒来,他翻了个身,发现旁边的女人不见了!这个床伴是他遇到表现最差的一个!

睡饱一觉体力也恢复了,欧陌阳伸了个懒腰下床。脚踝不知道勾到了什么,他低头看看。

眉梢玩味的一挑,这是女人的东西,这女人的身材还不错。

这女人的手像是猫爪一样,不控制就到处乱抓!

欧陌阳去洗澡,水打在身前的伤口上让他不由得蹙眉,这女人该剪指甲了!

中午约了老同学谈项目,欧陌阳决定按时赴约。

“欧先生......”

欧陌阳准备离开的时候,服务生正在敲隔壁的门。

欧陌阳预约了叫早服务,也是怕一觉睡过头爽了老同学的约就不好了。

“欧先生,您不是住......”服务生迷糊了。

欧陌阳怪异的看看服务生,没搭理她就离开了。

服务生没敢追问,看看客房然后刷门卡进入。

欧陌阳去办理退房。

前台的电话响起,前台小妹听了内容之后温柔的询问欧陌阳,他房间里的红酒需不需带走?

欧陌阳觉得莫名其妙,哪里来的红酒?摆摆手说不要了,他赶时间,尽快办理退房。

欧陌阳刚走,前台几个人就聊开了。大名鼎鼎的欧陌阳真是名不虚传,风流等级无人超越,一入住就勾搭上了个女人,这速度也太快了点,晚上都没回自己房间睡!有钱就是任性,房间里的红酒超级贵,竟然一口未动就不要了!

寒司羽去上班了,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她需要好好的养精蓄锐!

上帝要是不给你活路,给你关上了门还会再钉死你的窗!寒司羽刚想休息会儿,领导却亲自打电话来说中午要陪个重要客户。

这一顿酒是躲不过了!寒司羽悲哀的要死,昨晚上的酒都还没代谢出去呢!

中午寒司羽直接和上司庄忠谦去了饭店。来时寒司羽就喝了许多水,只为把酒精更快的代谢掉,这会儿等的人还没来,寒司羽就先去了个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寒司羽看着前面走着的一个人,那后脑勺似曾相识。寒司羽没多想,觉得大概男人的后脑勺都差不多。

那人拐进了包房,寒司羽随后也进去了。

庄忠谦正在和欧陌阳寒暄,两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要好。

寒司羽走近,庄忠谦忙给欧陌阳引荐。

“这是我们集团的金牌销售经理寒司羽,这次的项目若是能成,销售额你就放心吧!”庄忠谦自信满满的说。

来时,庄忠谦跟寒司羽介绍了这次的合作方。她对名声大噪的欧陌阳的了解都是来自于娱乐小报,这个男人明明是个商人却不断的为娱乐圈提供着资源。寒司羽甚至觉得,欧陌阳一天不死,就能养活整个娱乐圈。

寒司羽面带笑容,伸出手跟欧陌阳握手,“欧总你好,久仰大名!”

欧陌阳嘴角噙着坏笑,伸出手握住寒司羽柔若无骨的手。

就在寒司羽想收回手的时候,欧陌阳却抓紧了她的手掌,然后擎起来看看。

寒司羽不解,欧陌阳这是要干嘛?

“指甲该剪了!”欧陌阳幽幽的说道。

寒司羽不失礼貌的笑笑,依然不明白欧陌阳什么意思,他未免管的有些宽吧!

庄忠谦活跃气氛,说菜马上就来,他们坐下边吃边聊!

欧陌阳的视线一直徘徊在寒司羽身上,昨晚没有仔细看,现在看来寒司羽长得还是很漂亮的,身材也很火辣,她怎么可以把职业装穿得如此性感撩人?

庄忠谦很了解欧陌阳,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想猎艳了。这次饭局之所以带上寒司羽,是想让她接下这个项目,但是他并没有想要通过任何捷径来获得欧氏集团的合作机会。

庄忠谦和欧陌阳攀谈,试图把欧陌阳的注意力拉到合作上。

“老庄,你变了!”欧陌阳诡异一笑。

这突然间的,庄忠谦不知道欧陌阳为何这么说。

在等欧陌阳后话,可他又在看寒司羽。

“为了项目把女下属往我床上送,你变坏了!”欧陌阳嘴角一斜,面上带了几分讥笑。

庄忠谦纳闷儿的看向欧陌阳,满眼都是问号。

庄忠谦开口,“陌阳,今天你说的话怎么奇奇怪怪的?”

欧陌阳不理庄忠谦,直直的盯着寒司羽,他戏谑的低吟,“女人,你昨晚上的表现太糟糕了,抓伤我的账还没跟你算呢!”

寒司羽瞠目,眼神颤抖,很快眼中被一层水雾蒙住。那个后脑勺......

寒司羽的脑中一片空白,她撑起身借口去洗手间便夺门而出。


事情发生的太快,寒司羽没有能力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昨天晚上和风流无底线的欧陌阳睡了一晚?

寒司羽用冰冷的水拍打着自己的脸,如果是场噩梦她就需要快点醒来!

拉开袖口看看,寒司羽快要窒息,痕迹还在!

寒司羽需要时间冷静,可一直没有机会!早晨从酒店出来,回了家没多少时间整理自己就上班了。还没等她挤出点时间休息又被庄忠谦叫到了饭局上,不想老天爷又立刻扔了个雷炸在了她头上。

遇到这种事寒司羽还没想明白怎么办,后面的问题就接踵而来。她还没准备好再次见到后脑勺的主人!

从洗手间出来,寒司羽就看到欧陌阳嘴角叼着烟,斜靠在不远处的墙壁上。寒司羽的喉咙发紧,欧陌阳不是在等她吧!一步拖着一步走,临近欧陌阳的时候寒司羽再不敢上前了。

欧陌阳转过头来,看着寒司羽低笑出来。“干嘛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

寒司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但是她想待在没有欧陌阳的地方!

“想要这个项目?”欧陌阳试问。

寒司羽的眉头紧锁,听欧陌阳的语气,是认准了她为了项目才与他共宿一张床的!

欧陌阳直起身靠近寒司羽。

寒司羽畏惧的向后退,高跟鞋敲出了她内心全部的慌乱。

“昨天晚上像一只发狂了的猫,今天像一只惊吓过度的小兔子!你们女人怎么都那么会演戏?”欧陌阳调侃。

寒司羽紧绷着五官,低声说并不知道昨天的事是怎么发生的!

欧陌阳表情十分娟狂,他对寒司羽说,他对女人一向大方,昨晚她还没拿到应有的报酬,既然他们又见面了,那她就说说想要什么吧!

寒司羽默然,她什么都不想要!今天以前,她并没有想过与欧陌阳有什么交集,甚至欧陌阳是她最避之不及的那类人!

如果时间倒流,寒司羽发誓绝对不会再因为感情的一点挫折就灌醉自己,冷静了才发现自己昨晚上的行为多么的愚蠢!

“这个问题需要想很久吗?”欧陌阳有些不耐烦的问。欧陌阳的眼里,只要给足钱什么样的女人都会温顺乖巧。寒司羽不吭声,莫非想要的更多?

寒司羽感觉自尊心受辱,她根本不想开口和欧陌阳讲话。

欧陌阳抬手伸向寒司羽,寒司羽惊得连连后退。

欧陌阳的眉宇一扭,想玩欲擒故纵?

“我更喜欢直接点的女人,想要什么直接说,要不然圈子里传出我欧陌阳睡女人不给钱就太没面子了!”

寒司羽震惊,怎么会有欧陌阳如此的混蛋?寒司羽很气恼,绕过欧陌阳就走。

欧陌阳眯了眯眼,拉住了从身边经过的寒司羽。对于他来说,当面不说清楚的事情反而更麻烦!

欧陌阳质问,“你不会偷偷的录视频了吧?”昨天晚上寒司羽从头到尾都不配合,害得他使出浑身解数才得手。这么想来,寒司羽是设计了他,想成为被害方以此来威胁他?

“你神经病啊!”寒司羽难以想象,欧陌阳怎么说出口的!谁会做那种变态的事情?

甩开欧陌阳的手,寒司羽快要气绝。听说过欧陌阳的混蛋事迹,却不想有朝一日自己亲身领教了一回!

欧陌阳追上寒司羽,拉住她的手腕不让她离开,今天这事必须说清楚!

寒司羽痛呼一声,整张脸扭起来。

欧陌阳看到寒司羽手腕上的瘀痕,他气闷的吼,“你就别给自己找不自在了,做出一副被强迫的样子,无非想多捞点钱!”

寒司羽气的快要炸了,抬起一脚就要踹过去。

“你们干嘛呢?”庄忠谦的声音介入。

寒司羽硬生生的忍气吞声了,放下脚,冷着一张脸。

庄忠谦看出来两个人发生了什么,可他不相信寒司羽是那种女人。

寒司羽从欧陌阳的手中挣开,把袖口往下拽掩盖住手腕上的痕迹。

寒司羽自责,昨晚千不该万不该喝那么多酒,要不然她也不会理顺不清到底如何遇到的欧陌阳,他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间?

她作为一个女性都还没找欧陌阳算账呢,反倒被他怀疑别有目的!寒司羽都要冤枉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呀,能不能给她点时间消化一下!

三人回了包房,气氛十分的诡异。

庄忠谦恭维欧陌阳,他们欧氏集团家大业大,海外市场也在开拓之中......

寒司羽心不在焉的坐着,脑子里昨晚的事情记又记不清,抹又抹不掉,简直要被摧残死了!

欧陌阳还怀疑她录视频,她哪有那么心理畸形!

寒司羽捶着胸口,人生最蠢的一件事就是灌醉自己成全别人!

庄忠谦询问寒司羽怎么了?

寒司羽回神,忙解释说自己身体有些不舒服。

“是昨天晚上累到了吧!”欧陌阳调侃。

气氛突然死寂。

寒司羽握紧拳头,这世上怎么会有欧陌阳如此讨厌的人!

庄忠谦一旁实在是好奇的不得不开口问欧陌阳,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欧陌阳怪味的笑,反问庄忠谦,“你问我?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庄忠谦越发的疑惑。

寒司羽突然起身道歉,说自己实在不是很舒服要先走一步了。

庄忠谦看向寒司羽,她这一脸的倦容确实鲜明。庄忠谦让寒司羽就别回公司了,回去了免不了一大堆事等着她,身体不适就回去好好的休息!

寒司羽道谢,然后看也不看欧陌阳一眼就走了。

“寒司羽的责任心极强......”庄忠谦说道。

庄忠谦的话还没说完,心中的疑问也还没有再向欧陌阳提出,欧陌阳急匆匆的起身跟庄忠谦说下次再聊。

庄忠谦惊呆,项目都还没开始谈!

欧陌阳追上寒司羽,让她把视频交出来,否则别怪他不讲情面!

寒司羽驻足,愤怒的喊,“交你大爷!”她现在已经够惨的了,欧陌阳能不能让她清静个一天半天的?

脑袋疼的要炸了,她真的没有余力和欧陌阳扯那些有的没的!

“你最好别惹我,否则会死的很难看!”欧陌阳警告。

寒司羽翻翻眼珠,反击道,“那你最好也别惹我,否则你也不会死的很好看!”

欧陌阳有些语塞,这女人还跟他杠上了是吧?当真敢虎口拔牙,她就不怕尸骨无存?

寒司羽走出欧陌阳深邃的眼神中。

回了家,寒司羽拉开冰箱的门,里面的啤酒全都拿出来扔掉,以后除了工作应酬她要滴酒不沾!从即刻起,她要做人间清醒!


庄忠谦还是要把欧氏集团的项目给寒司羽,因为她值得!

庄忠谦把寒司羽叫到办公室,然后把项目初期的资料交给了她。

寒司羽头大,按理说上司给了这么一大盘菜她双手接着还来不及呢,可偏偏签约对象是欧陌阳。

有些菜看着好吃,可牙口不好真是嚼不动!

寒司羽抱歉的解释,自己手中的项目实在忙不过来,这个项目还是交给其他部门来做吧!

庄忠谦无法理解,送上门的单子寒司羽为什么不要?

庄忠谦跟寒司羽说,欧陌阳是他大学同学,他们俩关系很好,这个项目也不会有什么特别难的问题。

问题就在欧陌阳身上,寒司羽苦笑,她只想离欧陌阳远远的!

寒司羽最终还是接过了资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先往前走两步看看吧!

一回到办公室,助理程橙就恭喜寒司羽喜提大单。

寒司羽汗然,这才出总裁办公室几分钟,程橙就知道消息了?这个助理的小道消息怎么这么溜!

寒司羽提醒大家不要高兴的太早,熟人的生意说好做就好做,说不好做就不好做!

资料交给程橙,让她复印几份发下去,他们要尽快做出个完整方案来,争取在欧陌阳和庄忠谦这股老同学的热乎劲儿过去之前搞定合同!

几日奋战,项目方案已经大成。

寒司羽站在欧氏集团楼下时,不由得惊叹欧氏这大财阀的深厚家底。和自己的团队走进欧氏集团,和前台说明来意。

一行人上了楼,欧陌阳的助理柳青跟寒司羽说,总裁在办公室,但只许寒司羽一个人进去。

寒司羽故作镇定,心里却格外的沉重。带了资料进了欧陌阳的办公室,看到欧陌阳坐在椅子上笑盈盈的。

一句问好,寒司羽单刀直入的说起了项目。

欧陌阳听得三心二意,等到寒司羽说话换气的当口插了一句,“方案并不重要,把视频交出来,我们再签合同!”

寒司羽一本正经的说,“欧总,公是公私是私,我们之间的私事不要影响到工作!”

欧陌阳斜了斜嘴角啧了一声,痞痞的表示私事不解决他就没心情理会项目!

寒司羽无力,再三强调她根本没有录视频!

欧陌阳不信,睡了一觉,寒司羽什么也不要,也不谈条件,这不符合常理!

“别想蒙蔽我,你就是想找个机会捞笔大的!”欧陌阳表情严肃了几分。

寒司羽倍感冤枉,她有蒙蔽欧陌阳吗?

“欧总,我们能不能回到项目上?”寒司羽忍耐着试问。

“以你的条件可以不工作的!”欧陌阳看向寒司羽的身前。

寒司羽蹙眉,这说的是什么话,不工作要喝西北风吗?感觉到欧陌阳的视线怪怪的,寒司羽抬起手中的文件夹挡住身前。

欧陌阳的眉毛上挑,挡什么挡,他什么没见识过?

“晚上一起吃个饭?”欧陌阳的声音上挑满是轻浮。对于他来说,重点不是吃饭!

寒司羽抿着嘴不回应。欧陌阳这种人遇到的多了也就不觉得多么奇怪了!她做销售的总是要和客户洽谈的,十个人里有八个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女销售!

“或者我们能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欧陌阳又说。

寒司羽折了文件一角,欧陌阳是她见过的渣男中最渣的一个!

欧陌阳很是肆意,口无遮拦的说,虽然他们第一面很糟糕,不过他们可以改写一下彼此的第一印象!

寒司羽郑重的说,她只是为了工作而来,还请欧陌阳收起脑子里与工作无关的话题。

欧陌阳耸耸肩,实在有点看不懂寒司羽了!接近他总会是有目的的,难道单纯的被他的魅力吸引?很快欧陌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那晚寒司羽挣动的厉害,那可不是投怀送抱的样子。

再说她喝了那么多酒,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酒气。那天晚上寒司羽不是自愿的?欧陌阳又产生了其他的想法!

能是谁把寒司羽送到他房间里的?欧陌阳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庄忠谦。在大学里,庄忠谦可是个很规矩的学生,不会几年的社会熏陶就被染黑了吧!

欧陌阳看看寒司羽,试问,“你不是自愿的?”那晚上是庄忠谦把寒司羽灌醉的?

“你觉得呢?”寒司羽反问欧陌阳。这不是废话吗,他们那么尴尬的相遇,这个项目她本来就不想接!

“那看来是我误会你了!”欧陌阳低笑,心中升起另一种兴趣。

寒司羽眨了眨眼,怎么觉得她和欧陌阳的沟通不在同一频道上?

气氛陷入沉寂,一时间谁都没有再起话题。直到欧陌阳的电话响起,有人约他晚上消遣。

欧陌阳直勾勾的盯着寒司羽,眼中逐渐浮现出算计的神韵。

挂了电话,欧陌阳对寒司羽说,晚上跟他去朋友那玩。

寒司羽抗拒,凭什么?

“欧总,不好意思,晚上我约了人!”寒司羽解释。

“推掉!”欧陌阳言语果断,一点不给寒司羽拒绝的余地。

寒司羽只觉得莫名其妙,欧陌阳凭什么使唤她?

“我不去!”寒司羽直接拒绝,语气也是十分坚决。

欧陌阳挤了挤眼角,威胁道,“项目不签了?”

这个人真是够了!寒司羽咬着后槽牙,恨不得扑过去咬断欧陌阳的脖子。

突然欧陌阳语气稍软,询问道,“手腕上的伤好些了吗?”

寒司羽瞬间就惊慌了,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欧陌阳又说,“如果你不反抗,应该是个很美好的夜晚!”

寒司羽站起身,一路小碎步跑了出去。

欧陌阳低笑不止,他们做销售的脸皮不至于这么薄吧!

“寒总怎么样?”

寒司羽一露面,大家都围了上来。

寒司羽佯装镇定,解释说有些地方还需要完善。

欧陌阳看看时间,他做的决定是不许女人忤逆的!欧陌阳决定下了班去接寒司羽,然后一起去会所玩。

寒司羽下班出来,本是往常一样在街边等出租车的。

突然一辆拉风的跑车开过来,停在寒司羽前面。

“上车!”欧陌阳命令道。

寒司羽往一旁走了两步,就当做没看见欧陌阳。

跑车往前开了开,欧陌阳按了一声车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