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纨绔霸总的小甜妻

纨绔霸总的小甜妻

林思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慕雪以为自己遇见了幸福,却不想是她识人不清爱错渣男,直到她被大火吞噬掉的那一刻,她才如梦初醒。一朝重生,慕雪带着前世恨意强势归来,这一世她定要让前世欺她害她的渣男白莲付出应有的代价!前世那个不顾自身安危冲入火海救她的死对头冷言,这一世她定会以身相许来偿还前世的恩情……

主角:慕雪,冷言   更新:2022-07-16 0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雪,冷言 的女频言情小说《纨绔霸总的小甜妻》,由网络作家“林思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慕雪以为自己遇见了幸福,却不想是她识人不清爱错渣男,直到她被大火吞噬掉的那一刻,她才如梦初醒。一朝重生,慕雪带着前世恨意强势归来,这一世她定要让前世欺她害她的渣男白莲付出应有的代价!前世那个不顾自身安危冲入火海救她的死对头冷言,这一世她定会以身相许来偿还前世的恩情……

《纨绔霸总的小甜妻》精彩片段

“表姐,实话跟你说了吧,耀哥哥其实从来没有爱过你,他接近你,都是为了集团,如今,他已经在集团里站稳了脚跟,你的存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还有,我的肚子里,已经有了耀哥哥的孩子......”

“慕雪,你怎么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你有哪点值得我喜欢?冷若冰霜,一张脸,从来不会有别的表情,看着就像个冰雕。就连牵个手都扭扭捏捏,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其实很烦人?”

......

炙热的火焰包围着慕雪,周围的一切,变得越来越滚烫。

没想到那两个丧心病狂的东西,真的敢杀人,她一定要报仇......

就在刚才,她的未婚夫庄耀和表妹崔欣妍把她约到了这栋木屋,告诉了她这些年来的真相,还打晕了她。

等她清醒过来才发现,入目之处都是红红的火光。

慕雪感觉吸进去的空气,都要把鼻腔烫熟了,她拼尽全力朝门口跑去,可是那扇门,却已经被人在外面锁死,怎么都打不开。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恨意让她双目赤红。胸腔里,有熊熊的怒火喷薄而出,恨意灌满整个心腔,可她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因为她知道,如果出不去,她就要被活活烧死在这里了,然而,她最终还是没有打开那扇门,最后只能无力地瘫坐在那滚烫的地板上......

火越烧越旺,慕雪绝望地闭上眼睛,没有以后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慕雪了。

这时,木屋的门被人从外面用力踢开了,下一刻,就见一个被烧得十分狼狈的男人冲了进来:“臭丫头,你怎么样?”

屋子里浓烟滚滚,熏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慕雪根本看不清来人,可是这个声音,慕雪最熟悉不过了,那是被她拒婚,从此成为了她的死对头的冷言。

“你......怎么来了?”慕雪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她伸手,推他,“你......快走......”

“我带你离开。”冷言抱起她就要往外冲,此时,一根燃烧着的横梁掉落下来,挡住了他的脚步,而他的身上,火苗四处乱窜。

慕雪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她看到冷言抱着她,奋力地往外冲,可是房顶突然塌了下来,大火将整栋木屋都吞噬了,同时被吞噬的还有她和冷言。

“冷言,你怎么那么傻?我那样对你,你还......”

“臭丫头,你不知道吗......我喜欢你啊......”慕雪在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了这句话。

泪水,从她眼角渗了出来......

......

“表姐,冷家的人过来了,说是要商量你跟冷言的婚事,这下可怎么办呀?”

崔欣妍坐在慕雪床前,一脸焦急地开口。

慕雪看着崔欣妍那焦急的神情,眸光暗了暗,她藏在被子下的手用力收紧,她努力压下心底的恨意,而后默默起身,缓步朝浴室走去。

崔欣妍看慕雪突然从床上起来,疑惑地问:“表姐,你......”

回答她的,是合上的浴室门。

慕雪站在浴室镜前,盯着自己足足看了一分钟,而后扯了扯嘴角。

呵......她真的重生了,重生回到了二十二岁,回到冷家来商谈婚事的时候,看来,老天待她不薄啊,一切都还来得及!

冷言,这辈子,我嫁定你了!

慕雪轻笑了一下,而后快速地洗漱,洗漱完毕后,径直去了衣帽间。

看着清一水黑白灰冷色调的衣服,她的眉头,不禁紧紧蹙了起来。

崔欣妍看到她站在衣柜前发呆,疑惑地问:“表姐,怎么了?你在找什么?”

慕雪转头看向崔欣妍,只见她身上穿了一套浅绿色的连衣裙,看着青春靓丽,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自然地披散下来,看着乖巧懂事,是长辈很喜欢的类型。

难怪前世她拒绝跟冷言结婚后,冷家的人立刻就把目光转到了她身上。

要不是冷言一直不同意,崔欣妍怕是都嫁到冷家去了。

崔欣妍自己穿得花枝招展,可是却总是告诉她,她很适合穿黑色和白色,因为那样比较符合她慕氏总裁的气质,而她竟然还傻傻地信了,真是可笑。

慕雪没理她,转身就走。

崔欣妍一脸疑惑地跟在慕雪身后,只见她轻车熟路地走到自己的房间,拉开她的衣柜。

崔欣妍的衣柜里,摆着各色各样的女装,大多都是当季的新款,有的甚至连吊牌都没拆。

慕雪从一排没拆吊牌的新衣服中,挑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转身走了。

“表姐,你拿这衣服干嘛?”

崔欣妍又跟过去,可是,还没等她进入慕雪的房间,慕雪已经把门关上了。

不多时,慕雪换好了衣服出来,当崔欣妍看到慕雪穿着她新买的红色连衣裙时,整个人惊呆了,因为,慕雪穿上这条裙子,实在是太惊艳了。

她的皮肤雪白,五官精致堪比艺术品,她微微抿着唇,那唇不点而朱,如同夏日榴花一般娇艳,这样的慕雪,看着高贵又冷艳。

这一刻,崔欣妍难掩心底的嫉妒,可是她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勉强笑着问:“表姐,你怎么突然要这样穿?”

慕雪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扯了扯裙子的腰部,蹙眉:“要是腰围再缩小三公分,可能会更合身,这裙子是中码吧,要是小码,估计会更适合我,你......该减肥了。”

慕雪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一脸目瞪口呆的崔欣妍。

崔欣妍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慕雪在暗指她腰粗,她气得脸都扭曲了。

慕雪是中邪了吗?她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她平时根本就不爱说话,一心就知道扑在工作上,身上的颜色永远都是黑白灰,看着无趣又刻板,可是今天,她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崔欣妍心下一紧,连忙跟下楼去。

崔欣妍的母亲慕曼容正坐在楼下接待冷家的人,冷家来的是冷言的父母冷君豪和姚楠,让慕雪意外的是,冷言竟然也来了。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冷言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出现。她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她拒婚半年后,倒是没想到,这一次重生回来,竟然提前见到他了。

传闻中的冷言是纨绔公子哥,有着痞帅的长相,每天吊儿郎当挥金如土乱搞绯闻虚度年华。


前世崔欣妍一直在她耳边给她洗脑,说冷言怎么怎么花心,冷言又跟哪位明星传绯闻,以至于她还没跟冷言见上面,就在心里将冷言定义为渣男,甚至等到冷家来谈论他们婚事时,她直接拒绝。

当时冷言父母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她二姨慕曼容,也就是崔欣妍的母亲,也就说了她几句,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冷家从此记恨上慕家,好几次冷言都故意针对她,害得她差点丢了好几个大单,好在最后都被挽回了。

如今仔细回想,冷言哪里是真的针对她?分明就是不舍得对她下狠手啊,要是冷言要报复她,慕氏早就倒闭了。

慕氏是慕雪的外公创建的公司,外婆一生只生了三个女儿,在慕雪的母亲到了适婚年龄后,招了个上门女婿,从而有了慕雪。

只可惜,慕雪的父母,在她十岁的时候,就意外身亡了。

慕曼容是慕雪的二姨,二姨的丈夫早些年病死了,二姨家带着女儿回到慕家来住,外公临死前,让她好好照顾她们母女俩,所以,这两人就一直在这个家住着。

而她的三姨,自从外公去了以后,就去了国外定居,如今,这个家只剩下慕雪和慕曼容母女了。

当慕雪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当慕曼容看到慕雪穿着一袭红裙时,她微微愣了一下。

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的冷言,在看到慕雪的那一刻,压低声音吹了个口哨。

姚楠掐了冷言的腰一把,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让他坐好一点。

冷言不以为意,却还是默默地坐直身子。

慕雪看到姚楠和冷言的互动,有些想笑,可是看着冷言,眼眶又有点酸,还能再见到他,真好。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她连忙低下头,默默地朝冷家一家三口走去。

“伯父伯母好,很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姚楠看见慕雪的第一眼就喜欢了,高贵、冷艳、有气势,一看就是能管住她儿子的。

她热情地拉过慕雪的手,将慕雪带到她身边坐下来:“小雪,见到你真的太高兴了,早就想过来看你了,无奈之前我和他爸总是往国外跑,也就没顾上。”

崔欣妍和慕曼容盯着慕雪被姚楠拉着的手,惊得眼珠子都块掉下来了,怎么回事?慕雪不是最不喜欢别人碰她的吗?只要是陌生人,靠近她一米之内,她都会受不了的,今天怎么回事?她竟然能容忍姚楠拉着她的手?

慕雪一大早的反常,把崔欣妍惊得够呛,连慕曼容都不淡定了,她感觉事情不太妙。

果然,接下来的事情,印证了她的想法,只听姚楠道:“小雪啊,在你很小的时候,我跟你母亲就约好了,等你长大,就嫁给我们家小言,如今你也长大了,你看,是不是找个时间,把你俩的婚事给办了?”

慕曼容和崔欣妍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慕雪看,以为会从她口中听到否定的答案。

可是下一刻,就见慕雪展颜一笑,而后微微颔首,轻声说:“好,一切听从伯母安排。”

随着慕雪话音落下,一旁坐着一直不出声的冷言都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全场的人有的惊诧,有的欢喜。

姚楠以为慕雪不会那么轻易答应,毕竟她家儿子名声不太好,会被嫌弃也是正常的,虽然她了解自己的儿子不是那样的人,但是别人毕竟不了解啊。

慕曼容听到这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崔欣妍都把冷言的名声败坏成那样了,她怎么还会答应啊?

此时崔欣妍抬起头,红着眼,看向慕雪:“表姐,你真的要答应吗?你不要庄耀哥哥了吗?你为了慕氏,不惜要牺牲自己的幸福吗?”

崔欣妍说着说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一副为慕雪心疼的模样。

原本还很欢喜的姚楠,听了崔欣妍的话,脸色顿时就变了,她看向崔欣妍,冷声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庄耀哥哥?什么为了慕氏,你想说什么?”

崔欣妍迎视着姚楠那咄咄逼人的眼神,胆小地缩了缩脖子,而后怯怯地缩到慕雪的身边,哽咽道:“表姐,我......我只是心疼你,你一定是怕自己拒婚后,冷家会对付慕氏对不对?你明明喜欢的人是......”

慕雪不等她说完,直接打断她:“欣妍,你一定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想象力太丰富,以我的能力,需要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来委曲求全吗?”

慕雪说这句话的时候,傲得不行,冷言一时之间,看得竟是失了神。

“可是庄耀哥哥......”崔欣妍心里气得要死,明明之前说绝对不会嫁给冷言的,怎么突然就变卦了?最可恨的是,她都快急死了,还只能在这里扮柔弱,飙演技。

“庄耀最近一直在对我献殷勤,我都已经告诉过他我是有婚约的人,他还不依不挠,人品堪忧。”慕雪淡淡道。

崔欣妍被慕雪这话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慕雪没再理会她,而是转向姚楠,柔声道:“伯母,你别介意,我表妹也是关心我,也多亏了她,这些年,一直帮我关注着冷言,冷言的人品,她也都跟我说得一清二楚了。”

慕雪的话一语双关,姚楠算是听出来了,她这个妹妹,怕是有别的心思。

她看了崔欣妍一眼,眼底闪过轻蔑,而后直接无视她,转向慕雪道:“小雪,婚礼的事情,倒也不着急,你可以先跟这小子相处看看,要是不满意,再退货也不迟。”

一直没机会说话的冷言,听了这话,顿时不淡定了:“妈,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姚楠哼了一声:“要是可以选,我倒是宁愿小雪是我的女儿呢,可惜当初生的偏偏是你这臭小子。”

“呵......那可真是委屈你了。”冷言勾了勾嘴角。

姚楠看事情谈得差不多了,便站起来道:“老公,咱们一会儿还有事要忙,就先走吧,小言,今天周末,你反正也没事,今天你就陪着小雪吧。”

冷言:......

慕雪:......


冷君豪和姚楠离开后,客厅里的气氛变得很尴尬,崔欣妍还想在冷言面前说点什么,慕雪却已经站起身,她看向冷言,低声道:“你跟我来。”

她直接带着冷言来到自己的卧室。

冷言进入房间后才意识到,他进的竟然是慕雪的卧室,他那漂亮的桃花眼不自觉挑了挑:“我这算是入驻香闺了?”

“嗯。”慕雪低声回了一句。

慕雪走到自己的梳妆台前,她从抽屉的最里面掏出一个盒子,然后走到冷言面前。

她在冷言面前打开盒子,只见盒子里,是一对复古的对戒,她把男士的戒指拿出来,而后抓起冷言的手,利索地把那枚男士的戒指套到他的无名指上:“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她说,这是她送给我和我未来丈夫的礼物。”

她顿了一下,而后抬头看向冷言,霸气道:“戴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了。”

冷言:......

......

“冷总?”卓铭站在冷言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喊着。

他刚刚跟冷言汇报了今天的行程,可是冷言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

卓铭看着冷言这样,心里直打鼓,是对他的安排不满吗?这位爷虽然看着好伺候,其实只有他知道,这位发起火来有多吓人。

就在卓铭挣扎着要不要再出声的时候,冷言突然抬起自己的左手,而后在卓铭面前晃了一下,笑问:“好看吗?”

卓铭看到冷言无名指上那枚戒指时,惊得一个踉跄,差点当场摔倒:“冷......冷总,你......你结婚了?”

亏得卓铭一向自诩成熟稳重,此刻也被冷言这骚操作弄得大惊失色。

冷言轻笑:“没有,不过也快了。”

卓铭用了一分钟,才消化了他家总裁说的这个事情。

“冷总,冒昧地问一句,您要娶的是谁?”

冷言笑了一下:“那人想必你也听过,她是慕氏的总裁慕雪。”

“什么?”卓铭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听。

听说慕氏的总裁慕雪能力出众,从小学到中学都在跳级,十八岁大学毕业便接手了慕氏,以娇弱的身躯,撑起了庞大的慕氏集团。

慕雪不仅能力出众,长相更是惊艳了时光,唯一的缺点,就是冷,冷得像块冰,这些年来,不少人打过她的主意,最后都无功而返,因为,那就是一块捂不热的石头,冷酷,无情......

那样一个人,怎么会愿意嫁给冷总?毕竟,冷总在外的口碑并不好啊,她的择偶标准,应该很严格才对吧?

“冷总,你确定?你确定你要娶的人,真的是慕总?”卓铭觉得,这比冷言告诉他,他昨晚看到了哈雷彗星撞地球还来得让人震惊。

冷言白了他一眼:“废话,这枚戒指,是她亲手給我戴上的,还说戴了她的戒指,就是她的人。”

卓铭惊得差点再次失态:“你确定?这么霸气的吗?”

冷言点头:“嗯,我觉得我被人侵犯了。”

他的表情,看着委屈兮兮的,但是了解他的卓铭,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丝得瑟。

卓铭简直没眼看,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走之前,他提醒了一句:“冷总,别忘了刚刚说的,下午六点,在皇城饭店跟卢总吃饭。”

“不去。”冷言想也不想就应道。

“这......都约好了。”

“要去你去,我很忙,没空见他。”

“忙什么?”卓铭随口一问,问出口才后悔,毕竟,老总的事情,不是他该管的。

就在他以为冷言要训斥他的时候,冷言却吐出三个字:“谈恋爱。”

卓铭当场石化了。

......

“小梁,今天下午六点后的行程全部取消。”慕雪听了助理的汇报后,淡淡地吩咐道。

“这......”小梁一脸为难。

“怎么?有问题吗?”

“没有。”小梁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老总的命令得服从,他敢有什么问题?

“出去做事吧。”慕雪挥了挥手,示意小梁出去。

等到小梁出去后,慕雪才抬起自己的手,她看着无名指上那枚戒指,有片刻的恍惚,她没想到,她那么快就把戒指送出去了。

想到昨天她給冷言戴上戒指后冷言那精彩的表情,她不禁勾了勾嘴角。

这时,内线电话响了起来:“慕总,庄先生来了,他说要见你。”

“不见。”慕雪想也没想就回答。

挂了电话,慕雪的神情,顿时冷了下来,庄耀,呵......那个害她死了一次的人,如今,他竟然还敢上门来,好得很啊,前世的债,今生,也该还了。

慕雪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很想要庄耀死,但是她也知道,就目前而言,她暂时做不了什么。

她拿起座机,给小梁打电话:“小梁,给我找一个可靠的私家侦探,找到了让人直接来见我。”

......

下午五点四十,慕雪刚走出公司大门,一眼就看到依在一辆劳斯莱斯前的冷言,她眉头微微挑起,她正想今天去找他,没想到他竟然来了,他们这样,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冷言看到慕雪,直接对她招了招手,慕雪径直朝他走来。

等到慕雪走近,冷言就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慕雪直接坐进车里,也不问冷言要带她去哪里,冷言挑眉:“你就不问问我要带你去哪里吗?”

慕雪这才看向他:“你要带我去哪里?”

冷言失笑:“你这女人可真无趣。”

慕雪点头:“嗯,我知道。”

冷言:......

他直接开车到了市中心。

A市的市中心特别的繁华,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很多出名的餐厅人满为患。

冷言将车停在了皇图餐厅,这家是A市出了名的高级餐厅,当然,也是他的产业。

下车后,冷言直接牵起慕雪的手,径直朝皇图走去。

当他牵她的手的时候,她先是愣了一下,下意识想要挣扎,好在她很快反应过来,他们现在是未婚夫妻,于是,便任由他牵着走。

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可是慢慢的就适应了,她也没想到,自己重生后,不能忍受被人碰触的臭毛病,倒是好了不少。

皇图不设大厅,这里只有包厢,而每一间包厢的设计,风格都是不一样的,客人预订包厢的时候,会根据自己喜欢的风格而订。

慕雪自然是知道皇图的,以前庄耀为了讨好她,提前一个月订位置带她来过,她记得他当时订的包厢,是中式的装修,他估计是以为她这样的性子,一定喜欢大气的中式风格,其实她喜欢的,是简单的田园风,只不过她当时没告诉他。

慕雪以为,像冷言这样的性子,会喜欢奢华的欧式风格,可是当冷言带着她进入包厢后,她愣住了,因为,冷言的专属包厢,竟然是田园风的。

“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风格。”慕雪忍不住将心底的想法说出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