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靳太太又娇又飒

靳太太又娇又飒

小小沐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宁七七身为豪门宁家的女儿,却被宁家视如弊履,抛弃在外。她自己很争气,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成长,成功逆袭,成为身披无数小马甲的满级大佬。人人都说宁七七没有文化,上不得台面,很丢宁家的脸面,她却不这样认为。没事找找宁家的晦气,捂着自己的小马甲,跟高高在上的靳沉洲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她的人生简直不要太完美!

主角:宁七七,靳沉洲   更新:2022-07-16 0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七七,靳沉洲 的女频言情小说《靳太太又娇又飒》,由网络作家“小小沐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七七身为豪门宁家的女儿,却被宁家视如弊履,抛弃在外。她自己很争气,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成长,成功逆袭,成为身披无数小马甲的满级大佬。人人都说宁七七没有文化,上不得台面,很丢宁家的脸面,她却不这样认为。没事找找宁家的晦气,捂着自己的小马甲,跟高高在上的靳沉洲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她的人生简直不要太完美!

《靳太太又娇又飒》精彩片段

“砰!”

一道巨响打破了密林寂静,惊得刚准备脱裤子方便的宁七七下意识爬上身边的大树,可刚扑腾了几下,莫名地拉力忽地阻了她的动作。

她往下一看,冷不丁对上了一双阴鸷肃杀的眼眸。

“拉我上去。”

“你谁啊?松手!”宁七七踢了下脚,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说道。

刚才那一声明显是利器穿过丛林的声音,这对她来说并不陌生,看这男人长得人模狗样,但一身脏污,一看就知道是被人追杀,她才不想平白惹来麻烦。

可男人偏不松手。

丛林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宁七七在高处,眼尖的看见了远处两三个黑衣人正朝着这边赶来。

她着急的一脚踹在了男人的手上,正准备继续往上爬的时候,刺啦一声传来——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瞬。

宁七七低头,看着靳沉洲手中,自己的半截裤脚,以及LUO露在外面的红色秋裤。

男人显然也是没有想到这一幕的发生,抓着手中的半块布料呆住了。

靠!

宁七七暗骂一声,这裤子的质量未免也太差了!算命的说她今年明年或许会有大劫,她才穿的红秋裤,没想到在这里丢了个大脸。

“算了,你我相遇皆是缘分,一千万,我帮你把这个麻烦解决了,顺便给你治疗一下。”

那些人眼看就要追过来了,现在再躲,显然也是来不及,更何况她乘坐的大巴车,只在这里停留半个小时,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继续耽误下去。

靳沉洲捏了捏手中的布料,沉默了一瞬,道,“只有你?”

“你爱信不信,现在在这里,除了我之外你能相信谁?一千万你爱答应不答应,我数三个数,你不同意我马上走,反正那些人是追你的,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宁七七从树上跳下来,拍了拍手说道。

这个男人身上的西装是国外一个高定牌子的手工制作,一件的价格高达六至七位数,她相信钱对这个男人来说,算不得什么。

“三......”

“我答应。”

果然,她才数出一个数,靳沉洲就答应了下来。

“爽快!”

宁七七笑眯眯的在靳沉洲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活动了下手腕,道,“你靠那边休息去吧。”

话音刚落,那三个黑衣人就已经逼近了。

看见靳沉洲在不远处,其中一人一摆手,示意另外两人直接上,至于宁七七,一个村姑打扮的女人,看起来年纪也没多大,甚至连裤脚都缺了半截,他们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

见状,宁七七顿时有点不爽了起来,“喂,你们前面还有个人呢?看不见吗?”

“哪里来的黄毛丫头?滚远点!”黑衣人低声警告,“村姑赶紧回去种田,别什么事情都瞎掺和。”

“哼,这事姑奶奶还偏偏就管定了!”宁七七冷哼一声,从腰间取出一根长鞭,冷声道,“你们一起上吧,别浪费时间。”

“小小村姑口气还挺大,那就先把她解决了,再把他抓回去!”黑衣人不屑的冷笑一声,三人立刻冲着宁七七冲了上来。

宁七七丝毫不慌,长鞭挥舞,三个人愣是近不了她的身。

“噼啪!”

长鞭划破长空,猎猎作响,让人心底生寒,宁七七一鞭子打在先前一直叫她村姑的人身上,那人惨叫一声,被巨大的力道带的滚到了一边的树上,才停下来。

宁七七的动作看起来毫无章法,明明就是最普通的挥舞鞭子的动作,但那三个黑衣人就是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连连叫唤,很快,身上就都挂了彩。

“就这?”宁七七毫不客气的嘲笑出声,懒得再耽误下去,从地上捡起几个小石子,朝着几人扔了出去。

石子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几人胸前的穴位上,几人双眼一翻,竟然直接就晕了过去!

靳沉洲眼底闪过一抹震惊,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多谢,你学过功夫?”

“谢就不用了,先把账给我结一下吧,一千万换我保护你,你赚大发了。”收起长鞭,宁七七走到靳沉洲的身边,伸出素白的小手,笑眯眯的说道,“哪里学过什么功夫,乡下放牛放多了罢了。”

靳沉洲抿了抿唇,也没多说什么,只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填完之后递给宁七七。

宁七七看了一眼,确定无误后,收起支票,从腿上拔出几根银针,又拿出几个瓶瓶罐罐,以及一卷绷带。

“坐好,给你包扎。”

说着,宁七七“刷刷”的在靳沉洲的身上落下几根银针,止住不断流血的伤口,又将瓶瓶罐罐的全部都洒在靳沉洲的伤口上。

“嗯!”靳沉洲闷哼一声。

这要比辣椒水还要毒上几分,洒在伤口上,十分酸爽。

见状,宁七七好笑的看了他一眼,道,“疼就叫出来,我又不会笑话你。”

靳沉洲瞪了她一眼,死死的咬住牙,不肯再发出一丁点声音。

宁七七上好药,就开始给他包扎。

因为伤口在胸口上,宁七七只能伸手环抱住靳沉洲去绕绷带。

可就在这时,靳沉洲体力不支没坐住,身子一软,倒在了宁七七的身上,好死不死的,还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流氓!”宁七七尖叫一声,反手一巴掌打在了靳沉洲的脸上,不重,但却不小心带歪了一根银针,靳沉洲顿时拧住眉头,十分痛苦。

宁七七低头一看,心中暗叫不好,银针扎偏穴位,坏了。

她拔出银针,摸了摸鼻子,离靳沉洲三尺远后,才万分心虚的说道:“那个,刚才我不小心碰到了银针,你回去之后,最好去看看你们那里的男科,不是很严重,就是暂时性的不举,不过也不能怪我啊,谁叫你乱动!我赶时间,要走了!”

闻言,靳沉洲暴怒,可身上有伤,也动弹不得。

他压抑住心中的怒火,道,“你叫什么名字?”

宁七七歪了歪头,“啊,我叫刘春花,我先走了,后会无期!”

丢下这句话,宁七七转身就跑,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独留下靳沉洲一人在原地,满目阴鸷。

刘春花是吧,他发誓以后要是再见到这个臭女人,一定要弄死她!


一路小跑,宁七七回到了大巴车上,重新坐下来之后没多久,大巴车发动。

她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神色逐渐冷淡下来。

十三年了,她终于要重新回到那个抛弃了她和妈妈的家,要回属于妈妈的东西了。

她还真的有点期待,这么多年过去,她的好父亲看见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

临近半下午的时候,大巴终于在江台市停了下来。

宁七七下车,随意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去了宁家。

这么多年过去,当年宁志峰踩着她的母亲上位,如今在江台市也发展的有头有脸,别墅都比之前大了好几倍。

宁七七看着面前巍峨奢华的别墅,冷笑两声,上前敲响了大门。

很快,门从里面被打开,一个打扮华贵,穿着皮草的女人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蔓延嫌恶,道,“哪里来的臭乞丐?赶紧滚!晦气死了!”

闻言,宁七七看了自己一眼,她东西不多,但是蛇皮袋配上她这还缺了一角的裤子,确实有点狼狈。

她笑了笑,也不生气,只道,“我是宁七七,我回来了。”

一听见这个名字,那女人脸色一变,伸手就要来推她,“赶紧滚!什么宁七七,我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宁七七笑嘻嘻的,借着身体瘦小,从女人的咯吱窝底下钻进了房子。

当年把她从家里赶出去的时候,这个女人趾高气昂的,现在跟她装不知道?

一进房子,扑面的暖气打来,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旁边还坐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女,也是打扮精致,正在说话,逗得男人笑个不停。

好一副天伦之乐的美景啊。

宁七七心中嘲讽,面上却不露。

“爸,我回来了。”

当年太小,被赶出去也只能受着,多亏一个老道士收养了她,才造就了今日的宁七七。

如今长大,越思越想,宁七七越觉得,当年母亲的死亡,觉非偶然。

这次回来,她不仅是要拿回母亲的遗物,更是为了留在宁家,查清楚当年母亲的死亡真相。

宁志峰一抬头,看见宁七七的一瞬间,表情古怪了一下,紧接着说道,“你是谁?哪里冒出来的土包子,也敢胡乱认亲戚?赶紧滚出去!”

看来是不准备认她了。

宁七七轻笑一声,道,“爸,你看着我这和妈妈七分相像的脸,昧着良心说这话,真的合适吗?”

这时刘桂花也从进来,她面色阴沉的看了宁志峰一眼,道,“没拦住这野丫头,志峰,不如叫保安,把她赶走!”

沙发上的少女也是夸张的捂住了口鼻,嫌弃的说道,“爸爸,快点把她赶走吧,脏兮兮的,谁知道身上有没有什么细菌病毒的啊!”

见状,宁七七眼疾手快的冲到了宁志峰的身边,一把从他头上薅下来几根头发,疼得他龇牙咧嘴,怒骂一声:“你个小畜生做什么?!”

宁七七拿着手上的头发,道,“行啊,你既然不想认我,那也没事,我就拿着这几根头发,去医院做亲子鉴定,之后拿着结果公布于世,说你这么多年以来,不抚养自己的亲生女儿,现在女儿长大找了回来,你还要赶走!我想现在宁家家大业大的,媒体应该对这种事情很喜欢吧?”

一听这话,宁志峰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现在的宁家已经算的上是江台市有头有脸的大家族,要是这种事情被暴露出去,绝对要丢脸。

而宁志峰向来爱面子。

他怒气冲冲的说道:“小畜生,我刚才就是没认出来你,你就威胁我是吧?果然是半分教养都没有!”

“确实,教养这种东西,我着实没有,毕竟我有娘生,没爹教啊。”宁七七吊儿郎当的说着,甚至大摇大摆的在另一边沙发上坐了下来,“所以你就说吧,准不准备留下我。”

她也没提母亲的遗物,宁志峰肯定不会给她,还不如现在宁家留下来,自己去找,还能更方便查探母亲当年的死亡真相。

一句话把宁志峰气得半死,但又想不出来什么反驳的话,只能连骂几句小畜生。

刘桂花见状,知道宁志峰肯定不会再让宁七七离开,眼神一转,便就说道,“原来是七七啊,既然七七找回来了,那就留下来吧,反正现在宁家也不多这一张嘴吃饭的。”

人留下来,怎么调教还不是她说了算?

要是放在外面,指不定这个野丫头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呢。

宁娇娇也嘲讽的说道,“呵呵,现在厚脸皮的人真多。”

宁七七对这些嘲讽充耳不闻,只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宁志峰发话。

“既然你想留下来,那就留吧,不过我可警告你,今晚宁家有一场很重要的宴会,你老老实实的在房间里给我待着,不许出来丢人现眼!”

“好说好说。”宁七七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道,“那我的房间呢?”

刘桂花忙安排人,带着宁七七上楼。

等到宁七七走后,宁娇娇冷哼一声,道,“爸爸,妈妈,你们难道真的要把这个野丫头给留下来啊?脏了我宁家的空气。”

刘桂花走过来,安抚道,“没事,留下来在眼前也能更好的盯着她,免得她出去丢人不是。”

“我宁家的女儿只有你一个,娇娇乖,等眼下这个节骨眼过去了,你和靳家成功联姻,我再找个借口把他赶出去。”

楼下的对话,宁七七全然不知,她跟着宁家的保姆回到房间,好好的睡了一觉。

虽然房间比较简陋,但她也不介意,毕竟她来宁家,又不是享福来的。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

宁家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为了这个宴会,宁志峰准备了很久。

靳家是江台市的第一大家族,要是能攀上这根枝,宁家必定能更上一层楼。

宁志峰举着酒杯,一脸讨好的笑着,凑到一个女人的身边:“靳夫人,你看现在两家孩子都大了,你还记得我们两家的婚约吗?”

靳夫人端着酒杯,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道,“婚约自然是记得,当年我和云薇关系交好,就定下了这门娃娃亲,现在云薇已经过世,不知道云薇的女儿在哪里?让她带着信物来见见我。”

闻言,宁志峰脸上讨好的笑容一僵,道,“靳夫人,那个野丫头一点教养都没有,信物早就被她弄丢了,我还有一个女儿,不如让靳少和我这个小女儿定亲吧?她比那个野丫头优秀多了。”

宁志峰话音刚落,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我竟然不知道,我的爸爸就是这么跟人形容我的呢?”


宁七七穿着一件素色的晚礼服,也没怎么化妆,可在这一众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贵女千金里,更显得清新脱俗,十分养眼。

靳夫人在看见宁七七的一瞬间,眼睛就亮了。

宁七七拿着一枚玉佩,走到靳夫人的身边,将玉佩递给靳夫人看,声音带着哭腔,道,“靳姨,爸爸说我是野丫头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五岁那年,就被送去了乡下,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人管我,每天只能干干农活,受到的教育自然是没有娇娇妹妹好,要不是我实在活不下去了,我也不愿意回来打扰爸爸一家,毕竟现在,我才是一个外人。”

她脸上的表情娇弱,看得靳夫人心都疼了。

当年她和宁七七的母亲十分要好,因为宁七七的母亲曾经舍命救过她,也正是因为如此,靳夫人便直接给家里七岁的儿子许下了婚约,要是宁七七的母亲生下个女孩,就联姻。

还给了一枚玉佩作为信物。

靳夫人接过玉佩,上下打量了一眼,道,“好孩子,没事,现在回来了就好,以后和靳姨是一家人,要是谁再敢欺负你,就是跟靳姨过不去!”

看着和云薇有七分相像的小脸,还有和云薇差不多不喜欢化妆打扮,靳夫人从第一眼看见宁七七,就觉得倍感亲近。

“谢谢靳姨。”

宁志峰的脸色已经彻底黑了下去。

他恶狠狠的瞪了宁七七一眼,招呼过来宁娇娇,道,“靳夫人,小孩子不懂事胡说八道,你可千万不能相信,娇娇,快过来给靳夫人敬酒。”

宁娇娇早就等在一边,听见宁志峰开口,连忙端着一杯酒过来。

宁七七扫了她一眼,调整了一个姿势,似笑非笑的看着宁娇娇。

被这个眼神看得恼火,宁娇娇瞪了宁七七一眼,走到靳夫人的身边,道,“靳夫人,娇娇给您敬酒。”

确实落落大方,无可挑剔。

但靳夫人就是不喜欢这种娇柔做作的姿态。

她拉着宁七七的小手,没有搭理。

宁娇娇的手都端酸了,靳夫人还是一副不愿意搭理的她的模样。

最终,她心一横,装作没站稳的模样,一杯酒全部泼在了宁七七的裙子上。

“哎呀,姐姐,我手太酸了,没端稳,姐姐应该不会怪我吧?”宁娇娇假意道歉,满是快意的看着靳夫人松开了宁七七的手。

只要把宁七七支走,自己再好好在靳夫人的面前表现一番,还愁靳夫人不会喜欢自己吗?毕竟她这么优秀,哪一点比不上宁七七这个土包子了?

被泼了一身酒,宁七七也没生气,只对着靳夫人说道,“靳姨,抱歉,我要失陪一会,去换件衣服。”

靳夫人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宁娇娇的那点小心思。

她点了点头,道,“好孩子,你先去换件衣服。”

等到宁七七走了之后,她才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宁娇娇。

宁娇娇正准备上来讨好卖乖,却不想靳夫人对着宁志峰说道,“看来宁先生口中这个,十分优秀的女儿,也不过如此啊。”

丢下这句话,靳夫人直接转身离开。

从始至终,她连个正眼都没有给宁娇娇。

宁七七这边上楼换衣服,不过她也没有换礼服,总共就这么一套,没得换了。

于是她便就换了一身便服,换完后也没着急着下去,反而是上了一个小阁楼。

今天是个好机会,宁家人几乎都在忙宴会的事情,她正好趁着现在找一下母亲的遗物。

从前母亲的东西都是被放在这个阁楼上的,宁七七成功进去,翻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找到母亲留下的信上,所说的那个小箱子。

“到底去哪了呢?”宁七七呢喃了一句,没注意到脚下,踢翻了一个瓶子。

巨大的声响传来,很快就有脚步声往这边靠,从正门出去是有点不太可能。

宁七七看了一眼窗口,这里只是三楼,她从这下去也不算困难。

一边想着,宁七七一边从窗口翻了下去。

这里是宁家的后花园,也没什么人。

就在宁七七差一点稳稳落地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吓得她脚底下打滑,险些摔了一个狗吃屎!

“谁?”

宁七七踉跄了一下,好不容易站稳身形,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男人站在月色下,长身玉立。

男人身材很好,上好的手工西装完美的衬托出了他的宽肩窄腰,黑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矜贵禁欲的气息。

就是这张帅脸,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熟悉?

“刘春花?”

静默之中,最终还是靳沉洲先开口了,他露出一个冷笑,咬着牙道,“怎么?你还会做小偷?”

他回到江台市之后,带着那半截裤脚,马上派人去打探关于宁七七的信息,没想到那边还没回复,这边就已经抓住了她。

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在我自己家,怎么就是小偷了!”见是靳沉洲,宁七七也不慌了,立刻挺直了腰板,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自己家?这里是宁家,你不是叫刘春花吗?”靳沉洲嗤笑一声,显然不太相信宁七七。

宁七七一拍脑门,有些懊悔,怎么把刘春花给忘记了。

心思一转,宁七七再一次理直气壮了起来,“你懂什么,这是RU名!我的RU名叫刘春花!”

靳沉洲:“......”还真是清新脱俗的RU名。

楼上灯火通明,似乎还有人在小声说看看有没有丢什么东西,眼看有人就要往后花园来,宁七七赶紧想跑。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迈出步伐,就被靳沉洲给拽住了手腕。

“偷了东西想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