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冷情前夫不必追

冷情前夫不必追

陌陌321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夏嫁给傅斯琛的时候,她知道男人不爱她,可她还是满心欢喜的成为了他的新娘。一场大婚过后,苏夏为了心中那份深情走上了漫漫追夫路,直到她最后一丝深情被消耗殆尽之时,她才知道她深爱入骨的傅斯琛根本就没有心。绝望之时,她转身递上一纸离婚协议……

主角:苏夏,傅斯琛   更新:2023-01-29 14: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夏,傅斯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冷情前夫不必追》,由网络作家“陌陌321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夏嫁给傅斯琛的时候,她知道男人不爱她,可她还是满心欢喜的成为了他的新娘。一场大婚过后,苏夏为了心中那份深情走上了漫漫追夫路,直到她最后一丝深情被消耗殆尽之时,她才知道她深爱入骨的傅斯琛根本就没有心。绝望之时,她转身递上一纸离婚协议……

《冷情前夫不必追》精彩片段

“哟,嫂子,您这是闹哪一出啊,离家出走吗?”

苏夏刚提着行李箱从二楼走下,许婷玉阴阳怪气的声音就紧跟着传来了。

苏夏没搭理她,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继续拎着行李箱往楼下走。

很巧,刚到一楼又碰上了傅斯琛的妈,这个一向瞧不起她的富贵太太林青正睥睨地看着她:“大清早的,你提着个箱子去哪儿?”

当了三年的婆媳,苏夏又怎么不知道林青这是发难的前兆。

如果是往日,她必定会小心翼翼地赔着道歉,哄着她,可今时不同往日,傅斯琛她都不要了,这个脾气糟糕的老太太,她更不会伺候了。

“去哪儿都好,不过许太太您放心就是了,我以后都不会再来许家了。”

她一改往日的敬畏温柔,话虽然淡然,可那双眼眸里面没有平日迎合的讨好,里面的清冷让苏夏变得不同。

林青很不习惯从前在自己面前低头的儿媳妇突然之间这样顶嘴,她脸色顿时就沉了:“苏夏,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

“您对我什么态度,我对您,自然就是什么态度。”

她撩着好看的眉眼,莫名的傲慢和冷然让林青怒火丛生:“苏夏你还拿不拿我当你婆婆了?”

听到这话,苏夏看了林青一眼,随即勾唇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很快您就不是我婆婆了。”

她话音刚落,别墅外面传来汽车喇叭声。

苏夏挑了挑眉:“我走了,许太太,房间里面我留下的东西全都是不要的,回头您爱怎么处理都行,扔了也好烧了也好,只一点,以后都别再联系我了。”

她说着,慢悠悠地拖着行李箱,一边往外走一边吐出一句话:“你们许家人,太恶心了。”

林青还没从苏夏那句“很快您就不是我婆婆”的话里面回过神来,就听到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气得人都炸了,“苏夏你疯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跟阿远说你——”

“妈,你看到苏夏那个女人了吗?真是搞笑,大早上的,她居然拖着行李箱,哈哈哈,她该不会是故意在我面前经过,想我挽留她吧?”

许婷玉从别墅里面走出来,看到林青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禁抬手拉了一下她衣袖:“妈,你怎么了?”

林青神色复杂,以前她只要一提到傅斯琛,苏夏就乖得很,可今天见鬼了,她居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门外,跑车绝尘而去,林青走出门口,只看到车影。

“她,她走了?”

许婷玉跟出来,撇了撇嘴角:“走就走了,温姐姐回来了,她现在不走,我哥早晚也把她赶走!”

林青想着也是,温家小女儿回来了,苏夏这个女人如果能主动离婚,倒也算她识趣。

识趣的苏夏正坐在保时捷上面,翻着手上的离婚协议书,看完条款内容之后,她满意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一旁开车的乔瑜见着了,轻啧了一声:“真的这么干脆?”

苏夏把笔帽盖好,“不然呢?”

傅斯琛的白月光回来了,她还有什么可痴心妄想的?

三年了,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苏夏以为,再冷的心也能捂热。

可是傅斯琛没有心,他的那颗心呀,长在了他白月光的身上。

苏夏觉得自己是不要脸了一点,当初挟恩求报,要他娶了自己,白占了三年许太太的头衔,如今温知语回来了,她自然得退位让贤,不然怎么对得起傅斯琛这三年来为温知语的守身如玉呢?

这事情得亏够隐秘传不出去,不然那些嘲笑了她三年攀高枝的人,指不定要怎么落井下石。

三年,也够了,算是对得起她那七年不懂事的暗恋了。

她抬手捂在了眼睛上面,挡住了眼泪,没让乔瑜看见。

她是个人,再怎么洒脱,十年喜欢落得这么一个收场,任谁都难受。

红色的跑车停下,乔瑜抬了抬脸上的墨镜:“到了,小云云尽管往前冲,小鱼鱼在后面永跟随!”

乔瑜说完,给苏夏发了个飞吻。

苏夏看着她就笑了,“行了,我上战场了。”

可不是,怎么把离婚协议霸气又不失风度地扔到傅斯琛跟前,这确实是一件难事。

苏夏拿着那协议书推开车门下了车,结婚三年,这也不是她第一次来千行,当然,也不是第一次被前台敷衍:“云小姐,你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上去的,许总很忙的,如果每个人都不预约跟我说一声就能上去的话,那我这个前台是用来干嘛的?”

一个小小前台都能这样刁难她,三年了,愣是不叫一声许太太,不用想,这追根究底,不就是傅斯琛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

苏夏低了低眉眼,轻笑了一声:“千行的员工培训确实不行,作为傅斯琛的妻子都还要预约才能上去见他,那看来,这个许太太当得也没什么意思。”

她说着,冷冷地看了一眼那前台,踩着高跟鞋直接就走向电梯。

那前台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苏夏,一时之间被镇住了,反应过来嗤了一声,可到底还是怕出事,连忙又给上面打了电话通知。

苏夏人还没到,傅斯琛就知道她找上来了。

他皱着眉,“不见。”

他五分钟后还有个短会。

秘书应声离开,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苏夏踩着高跟鞋走来了。

苏夏今天穿了一条半身的碎花塑腰A字裙,人显得温柔端庄,可不知道为什么,眼神看过来的时候,秘书总觉得今天的苏夏哪里不一样了。

“梁秘书。”

苏夏主动打了个招呼,不等对方开口,她直接抬手就推开了傅斯琛办公室的大门:“打扰一下许总,有份协议需要你签一下。”

她说着,迎着那办公桌前的男人冷冽的视线就走了过去,抬手直接就把手上的离婚协议放到了他的跟前:“签吧。”

 


傅斯琛不说话,办公室里面的气压得让人难以呼吸。

僵持了一会儿,苏夏耸了一下肩:“OK,我不打扰许总,周一上午九点,民政局,不见不散。”

她说完,抬手撩了一下垂落下来的头发,拨到耳后,离开前,到底是不甘心,“傅斯琛,恭喜你,你自由了,终于摆脱了我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

苏夏看着他,自嘲地笑了笑。

“你又在玩什么把戏?”

这回傅斯琛终于开口了,只是一如既往的扎人心窝。

苏夏睨了他一眼,“放心,这一次是真的,不过我也告诉你,这是你唯一也是最后一次可以摆脱我的机会,你可一定要珍惜。”

苏夏眼睛有些热,她不想失了体面,在他跟前掉眼泪给他嘲笑的筹码,踩着高跟鞋转身就离开了。

傅斯琛看着她走远,直到人消失在转角,他才伸手翻动跟前的离婚协议书。

这份离婚协议书是苏夏的人拟的,整份离婚协议书,对他的所有财产,她分文不取,可以说是完全的净身出户。

苏夏要离婚,他倒是不惊讶,毕竟三年了,他压根就没把她当妻子。

可她离婚什么都不要,傅斯琛是不信的。

苏夏这个女人一向胃口大,当初救了林青,许家问她要什么报答,她一开口就是要嫁给他。

可惜她算盘打错了,结婚前他早就做过财产公证了,为的就是哪一天他忍不住了,好打发她。

看来这一次,不过也是她玩的花样罢了。

傅斯琛讥讽地扯了一下嘴角,抬手就把那离婚协议扔到一旁,没当回事。

苏夏走出大厦,乔瑜那跑车十分的亮眼。

苏夏刚走过去,乔瑜就把副驾驶的门开了:“怎么样,签了?”

她低身坐了下去,“没签。”

“不该啊,温知语回来了,傅斯琛还不着急?”

苏夏系完安全带,瞥了她一眼:“大头鱼,你是不是存心的?”

开口闭口就是这样戳人心窝的话,要不是看在十多年的交情上,她能马上制造一起社会新闻。

乔瑜小心思被拆穿,悻悻地摸了一下鼻子:“我第一次见人离婚离得这么意气风发,这不是想测试一下你是真的死心了还是被气的。”

“你做个人吧,乔瑜!”

苏夏不想搭理身旁幸灾乐祸的家伙,她干脆闭上眼,自动屏蔽了一切。

半个小时后,跑车停了下来,苏夏睁开眼,解了安全带:“谢了。”

她说着,人已经下了车,绕到后面把行李箱提了下来。

乔瑜坐在车上,对着她飞了两个飞吻:“别偷偷哭哦小云云,爱你哦~么么哒!”

刚说完,红色的跑车就“轰”的一下扬长而去了。

苏夏被气笑了,自己交的都是什么损友啊!

别墅提前就让阿姨打扫好了,智能门锁集声音指纹面部等识别方式,她就叫了一声“来来开门”,眼前的檀木门就主动往里开了:“欢迎回家,主人。”

“来来,烧水。”

苏夏拖着行李箱上了二楼的主卧,里面是她在许家三年的东西,全都是当年她带过去的。

放完行李,水刚烧好,兑了点凉开水,苏夏靠在吧台边上喝了大半杯。

眼泪砸下来的时候,苏夏有些怔忪。

想到乔瑜临走前的话,她不禁有些鄙视自己。

还真的是,帅不过三秒。

不过也好,总归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憋不住。

忍了一早上,苏夏终于忍不住了,放下杯子直接就趴在吧台那儿哭了起来。

对傅斯琛十年的喜欢,到头来除了三年备受折辱的婚姻,她什么都没得到。

不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有什么用,他不爱你啊,苏夏。

从许家离开之后,苏夏这两天过得浑浑噩噩的。

除了睡觉,就是睡觉。

只不过她也睡不好,做了很多光怪陆离的梦。

苏夏还梦到了十五岁那一年的事情,她天真善良地以为那一个老妇人真的需要帮助,却不想自己只是她眼中的一个猎物。

那些人把她拖上车的时候,她绝望又惊恐,可那狭窄晦暗的小巷里面,这样阴暗的悲剧时有发生。

没有人会来救她的,也不会有人敢救她。

可当她认命的时候,是那个少年一脚踹翻了抱着她的男人,拽着她的手跑出那让人绝望的小巷。

她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少年停下来,她才敢停下来。

那一路狼狈的逃亡中,她甚至来不及看清楚他的脸,停下来苏夏才发现,眼前的少年有着一张清风明月一般的脸。

他有一双很黑很黑的眼眸,里面似乎有漩涡,她不过看了一眼,整个人就陷进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

劫后余生,她紧张又期待地问他的名字。

“傅斯琛。”

少年的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让人着迷,苏夏从未发现自己的心跳得那么快:“谢谢你救了我。”

“你安全了,我走了。”

他松了手,转身就走。

她下意识追上去:“傅斯琛,我能不能——”

然而下一秒,少年的傅斯琛突然变成了成年的傅斯琛,他冷漠又厌恶地看着她:“苏夏,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苏夏猛然惊醒,一旁的闹钟响个不停,她皱着眉,抬手摸了一下有些湿润的眼角:“来来,关掉闹钟。”

响铃戛然而止,房间恢复安静。

苏夏拿过手机,半个小时前乔瑜给她发了信息,让她加油。

是了,今天周一,她约了傅斯琛去离婚。

 


苏夏专门从衣柜里面挑了一条一字肩荷叶边半身红裙,栗色半腰的长发烫成大波卷,松散慵懒地披散在身后,脸上是她花了一个小时化的妆,和裙子同色系的正红色口红衬得她整个人气场两米八。

“来来,我去离婚了。”

“主人,挥别错的,你才会遇到更好的。”

苏夏挑了挑眉,“谢谢你,来来,再见。”

“主人再见。”

苏夏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八点五十五分,还没开门。

她刚到,乔瑜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小云云,到民政局门口了没?”

“刚到。”

“那我提前祝你摆脱渣男,走向新生!”

不远处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了下来,苏夏不想多说:“傅斯琛到了,我不跟你说了。”

“行行行!我跟你说,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个超级大惊喜,保证你在傅斯琛跟前能够扬眉吐气!”

“希望不是惊吓。”

挂了电话,苏夏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傅斯琛,凉笑了一下:“早啊,许总,耽误你了。”

她说着,把手上的离婚协议递过去:“我知道你不相信,喏,跟上次那一份一模一样的,签个名吧,等民政局开门了,办个手续,你就彻底摆脱我了。”

傅斯琛面无表情的脸终于动了一下,“你认真的?”

苏夏看着他,没说话,半晌,她突然笑了,“傅斯琛,我跟你说的话,从来就没有戏弄过。”

只不过,他从来都不信罢了。

傅斯琛很不喜欢苏夏这样看着自己,她以前对他不是这样的。

“门开了。”

既然她要离婚,那离就是了,省了他以后的麻烦。

那一瞬间,苏夏听到自己心“咔”的一下碎了。

在他问那一句“你认真的”的时候,她居然还有几分期待,期待他挽留,期待他拒绝,然而他只说了一句“门开了”。

傅斯琛,他真的是厉害。

收了笑意,苏夏转身直接走进了民政局。

结婚的人很多,这么早来离婚的,却只有他们两个人。

可苏夏今天穿的实在不像是离婚的,以致于两人刚坐下,里面的工作人员就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们:“和平离婚?”

“对。”

她说着,把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塞到窗口里面。

离婚比结婚还要快,协议书早就签好了,不过是等着民政局盖个公章。

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两人就从民政局里面出来了。

傅斯琛走在前头,自从拿到离婚证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过她一眼。

苏夏停了下来,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身影,心中翻江倒海的难受。

一辆玛莎拉蒂突然停在了路边,豪车太过惹眼,苏夏的感伤都被打散了许多,视线忍不住落到那豪车身上。

只见那玛莎拉蒂车门被推开,带着墨镜的男人从车里面下来。

苏夏看着只觉得眼熟,不等她反应过来,对方就叫了她一声:“苏夏。”

是秦墨,去年凭着一部古装网剧红得发紫的小鲜肉。

秦墨人高腿长,几步就走到她跟前了:“恭喜你重获自由和新生,乔姐让我过来接你的。”

苏夏只觉得头疼:“乔瑜疯了你也跟着疯,你新电影不是刚路透完吗?你这样跑过来,你是怕你的绯闻不够多?”

“苏苏姐你别生气啊,乔姐说了,你刚跟傅斯琛离婚,许家估计很快就放你们离婚的消息出来,我们得先占据有利的舆论位置,免得回头你成了豪门弃妇!”

秦墨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苏夏又好气又好笑:“那我真的是谢谢你们了!”

话刚说完,一窝蜂的狗仔就涌了出来。

秦墨反应倒是快,一把就将他护在怀里面,不过他护得实在是太过敷衍,偏偏露了苏夏的那一张脸。

也不知道哪个混蛋推了她一把,苏夏整个人就撞到了秦墨的怀里面。

秦墨这么一个万千少女的当红偶像,一张脸帅得那么惨绝人寰,苏夏心不怦怦跳两下都对不起他那张脸了。

她跟傅斯琛结婚三年都没有过这样亲密的拥抱,秦墨这样抱着她,身上淡淡的特调香水味不断地提醒着他的存在。

苏夏脸热得厉害,想从他怀里面出来,却不想秦墨直接一手就环住了她的头,她被捂着到他的怀里面,耳边是男人有条不紊的心跳声,外面是那些狗仔队锲而不舍的追问以及拍照声,她整个人都有些浑噩,被秦墨半抱半拖地带着往前走。

黑色的轿车里,傅斯琛看着车窗外的那一幕,黑眸许久不曾转动。

前座的梁枫迟疑地叫了一声:“许总,要帮一下许,云小姐吗?”

梁枫刚说完,傅斯琛就收回视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梁枫浑身一颤,“不是的,许总。”

梁枫百口莫辩,只好连忙让司机开车:“老张,开车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梁枫错觉,他感觉傅斯琛的脸色好像沉了一点。

傅斯琛的心情确实不怎么好,他的妻子,不,是前妻,才刚跟他离婚了不到十分钟,就在民政局门口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这传出去,岂不是让别人觉得他傅斯琛离婚是因为戴了绿帽?

“停车!”

傅斯琛不喜欢戴绿帽,更不喜欢被别人谣传自己戴了绿帽。

“下去把她带过来!”

梁枫惊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回头看到车后座的男人目光沉沉,他连忙推开车门下车,走向被记者包围的两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