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绝世萌宝偏要以爹相许

绝世萌宝偏要以爹相许

桃子酒一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穿越到古代,叶锦萱被绑定了一个系统。初入皇宫,她的攻略目标是至高无上的皇权。闻言,她势在必得地对系统保证,绝对完成任务。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她终于费劲千辛万苦成为了皇帝的心尖宠,系统却怒了。原来,系统给她的任务是争夺皇位,不是后宫争斗!也是这个时候,他俩才发现,当初给她植入的系统是错的!

主角:叶锦萱   更新:2022-07-16 0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锦萱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世萌宝偏要以爹相许》,由网络作家“桃子酒一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古代,叶锦萱被绑定了一个系统。初入皇宫,她的攻略目标是至高无上的皇权。闻言,她势在必得地对系统保证,绝对完成任务。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她终于费劲千辛万苦成为了皇帝的心尖宠,系统却怒了。原来,系统给她的任务是争夺皇位,不是后宫争斗!也是这个时候,他俩才发现,当初给她植入的系统是错的!

《绝世萌宝偏要以爹相许》精彩片段

大兴国,崇化六年,勇毅侯府内院。

叶锦萱如往常一般静坐窗边,手在浑圆的肚子上轻柔的抚摸着,目光时不时的朝那扇紧锁着的角门看一眼。

这样的动作,她已经整整保持了八个月。这八个月以来,她独自承受了太多来自四面八方的指责与诋毁。

父亲说她不知检点,母亲说她不识礼数,下人们说她惑乱皇城。

可是不管别人怎么说她,她都不后悔。

毕竟圣上早已颁下圣旨,将作为勇毅侯府嫡女的她指给了皇九子顾彦熏。

所以,她只需要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安心等待着彦熏胜仗归来便是。

然而,当叶姣姣走进小院来的时候,叶锦萱才发现,终究是自己太傻太天真。

叶姣姣依旧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斜睨着叶锦萱道:“叶锦萱,你还没死呢?”

叶锦萱见她进来,下意识的站起身护住肚子,防备的道:“叶姣姣,你来做什么?我警告你,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我做什么过分了,过分的人究竟是谁你心里就真的没点数吗?”叶姣姣满脸不屑的说道,“醉酒后主动爬上男人床铺的人,是你不是我。怀了野男人孩子的贱货,也是你不是我。你还指望着九王爷大胜归来娶你是不是?呵呵.我可真是从未见过比你更不知廉耻的女人。也难怪父亲要将你关到这里来,你真是将我们勇毅侯府的脸面都丢尽了。”

听了叶姣姣的话,叶锦萱如遭受当头一棒,不可置信的问道:“叶姣姣,你在胡说些什么?什么野男人?”

叶姣姣看她一副饱受打击的模样,满意的道:“你不会还以为那天晚上跟你滚在一处的男人是九王爷吧?你与九王爷自幼相识,就算是喝醉了酒,应该也不会分辨不出那人是不是九王爷吧?”

听叶姣姣这么一说,那夜模糊的场景又一次浮现了起来。叶锦萱依稀意识到那天晚上的男子,虽然身材与彦熏相差无几,但似乎比彦熏更高一些,脸上的棱角也更加深刻一些.

想到这些,叶锦萱目光犹疑的呢喃出声:“那晚.”

那晚的她,头脑实在是太过昏沉,轻纱帐暖之下,目之所及也是朦胧的一片。她以为那人就是彦熏,直至今日,若不是叶姣姣提醒,她都从未怀疑过他的身份。

现在想来,那晚的人,果然与彦熏大有不同。

可是,可是那人不是他,又能是谁呢?

思及此处,叶锦萱不可置信的一颤,腹部顿时传来阵阵绞痛,使得她额头冷汗频出

看着叶锦萱痛苦的模样,叶姣姣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缓缓走到她跟前,装模作样的摸出一张帕子,轻柔的擦上她的额角。

叶姣姣微笑着,目光深沉的看着叶锦萱道:“话说回来,你不觉得那天的酒,味道与往常有些不同吗?”

叶锦萱忍受着阵阵腹痛,像是突然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惊吓的瞪大双眼看着叶姣姣:“你,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叶姣姣听她这么问,立马摆出一副看白痴一样的神色看着她:“我本来还想让人劝着你一些,那样的酒,只一杯便就够了,可是你一杯酒下去,却是十分的不满足,硬是将那满满一壶都给饮尽了,这又怪得了谁呢!”

叶姣姣捏着娟子,掩唇轻笑一声:“幸亏妹妹我懂事,让人去找了个体力好的来陪你,可谁知你竟不满足,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跑出房间冲出府去,不知道意乱情迷的你,究竟跑去与哪里的野男人苟合了一番,天亮时分才从外面回来,啧啧啧那真是.”

腹痛难忍的叶锦萱听她说完,真是恨不得立马杀了她。

额头冷汗大颗大颗的砸向地面,叶锦萱颤抖着手指着叶姣姣道:“你”

“我?我什么我?我好心劝你,还是别等了。你以为九王爷真的去战场杀敌了么?他不过是不想再见到这么肮脏又不知廉耻的你,自请带兵巡视去了罢。他不会再来见你了!”

听到这里的叶锦萱心下激动,腹部剧痛传来,终于支撑不住的她,突然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是半夜时分,窗外暴雨肆虐。叶锦萱肚子里空空如也,下人说她产下的是个死胎,侯爷已经命人将那胎儿的尸身处理了。

叶锦萱静静地躺在床上,抚摸着干瘪的腹部。

正如叶姣姣所说,父亲是不会来了。

彦熏也不会再出现了。

现在,她连唯一陪着她的孩子也失去了。

这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什么是与她相关的!

窗外,瓢泼般的大雨正将暴露在外面的一切狠狠冲刷。

看着那密密麻麻狠狠砸向地面的雨点,叶锦萱挣扎着起了床,身下还在淌着残血的她,连鞋子也忘了穿,便迫不及待的冲进了雨里。

紧锁了整整八个月的院门大开着。那些人似乎料定了此刻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到处乱跑。

然而,当她终于穿过了寂静冷清的街道,走上了无人值守的城墙时,勇毅侯府的下人们,才终于发现空空如也的小院中,早已没有了叶锦萱的身影。

站在城墙上的叶锦萱,看着眼前深沉的夜,这朦朦胧胧的感觉,就像是那夜的红床帐暖之下的轻纱缱绻一般。

一丝嘲讽自眼底闪过,叶锦萱大声喊道:“老天,是不是你也在嘲笑我的愚蠢,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笑。我自问对任何人都从未有过坏心思,我只是想要拥有一份纯粹的感情,好好地相夫教子,了此残生罢了,怎么就这么难呢?”

“为什么就这么难呢?”最后一声,叶锦萱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大喊出声。

彼时,天边一道惊雷响起,随即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照亮了整片漆黑的夜空。

在那亮如白昼的照射之下,一道白皙中带着丝丝鲜红的身影,从大兴王都的城墙上,翩然坠下,狠狠地砸在了那漆黑的泥土之中。

叶锦萱落地之后看到的最后一眼,便是远处那许多明明灭灭的火光惊呼着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涌来。那一眼之后,身体里传来的疼痛就将她的意识一点点吞噬,周遭也渐渐陷入黑暗之中。

在一片慌乱的咒骂声里,有人将她抬上了一辆马车。

然而,那马车要去的地方却不是勇毅侯府,而是距离王城五百里远的酉城别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