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都市狂仙

重生都市狂仙

山鸟青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面对仙界众千百万信徒的挽留,林尘没有一丝流连,只因为他铁了心要回到下界,那里有他惦念的家人。前世,他是个不学无术的渣男,不光嗜赌成性,对妻女非打即骂,最终妻子带着女儿离婚,导致家庭破裂。林尘被讨债者逼得走投无路,只好在高楼一跃而下,没想到竟然因此走上了一条仙途。如今一切重新开始,他回到了离婚的前一天……

主角:林尘,慕璃   更新:2022-07-16 0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尘,慕璃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都市狂仙》,由网络作家“山鸟青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面对仙界众千百万信徒的挽留,林尘没有一丝流连,只因为他铁了心要回到下界,那里有他惦念的家人。前世,他是个不学无术的渣男,不光嗜赌成性,对妻女非打即骂,最终妻子带着女儿离婚,导致家庭破裂。林尘被讨债者逼得走投无路,只好在高楼一跃而下,没想到竟然因此走上了一条仙途。如今一切重新开始,他回到了离婚的前一天……

《重生都市狂仙》精彩片段

“心有执念,无缘成就大道神尊......”

恢弘天道之音响起,随着惊雷落下,正在渡劫的万古仙尊林尘彻底身消道陨!

“意料之中的事情罢了,柒柒,慕璃,我来了。”

在天空中化作星芒消散的林尘一脸释然,居然没有丝毫不甘。

“呜呼哀哉!尊上!为什么!”

“凭仙尊的实力,怎会证道失败!天道不公啊!”

“不,我相信尊上会回来的!”

这一刻,下方在仙界信奉林尘的千百万教徒撕心裂肺呐喊着!哭喊着!悲痛欲绝!

声音冲破九霄雷云,天道都为之心惊胆战!

但,这不能阻止林尘的消逝。

遥想自己这一生过往,林尘嘴角噙着苦笑。

他其实不是仙界中人,而是从地球穿越而来。

上一世,他是现代社会里的一个人渣赌徒,家暴酒鬼。

妻子慕璃再也无法忍受,最终带着女儿柒柒离婚,家庭破裂。

而被债主追杀走投无路的林尘,在最后一刻悔悟过来,跃下百米高楼。

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穿越到了仙界。

得亏林尘修炼天赋极佳,又忍辱负重,在修仙之路披荆斩棘,最终得到无上机缘,修炼成一代仙尊!

执掌仙界万载,封号万古仙尊,无敌于世!

这一世他虽活了万年,但心中始终放不下曾经的妻子和女儿,因此埋下了很深的一道执念。

“呵呵,仙尊又怎样,无敌又怎样,我对你们母女犯下的罪孽,用多少万年都无法弥补。”

“现在,我下来陪你们了!”

林尘缓缓闭上双眼,全身麻痹失去了知觉,最终连意识也消散在天地之间。

......

华夏国,天南龙城。

“你这个人渣!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嫁给你!”

“房子没了,家庭没了,柒柒的学费也没了!”

“竟然还把柒柒卖给赌场当做吉祥物,五百块一个月,你输了三十年!”

“你说话啊!你怎么弥补啊!”

“离婚吧林尘!我死都不会把柒柒交给你的!”

忽然间,林尘仿佛尘封起来的漆黑脑海中响起这熟悉的声音。

是他的妻子慕璃。

林尘没有回应,脸上满是羞愧愤恨,自责的心都在滴血。

很清楚,这是人生的走马灯。

据说在人死亡的时候,会想起一些从小到大的记忆片段,非常真实。

上次跳楼自杀也出现过。

“啪!”

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林尘的脸上一阵刺痛,脑子好像也被打通了一样!

眼睛一睁开,周围的场景逐一映入眼帘。

熟悉的破烂出租屋,只有小小的十五平米,吃喝拉撒都在这里解决。

关键还是慕璃亲戚看他们可怜才让免费居住的。

但此刻这些都不是事儿了,林尘的瞳孔死死锁定着眼前这位泛着泪光的女子。

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哪怕已经哭的梨花带雨,也难掩天生的绝顶姿色。

不过她嘴角带着淤青,头发也很杂乱。

正是她的妻子,慕璃。

慕璃愣了一下,继续哭闹着。

“你,你看什么?我让你说话啊人渣!我们离婚!”

林尘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难道说又回来了?还是做梦?

“慕璃,请你再扇我一巴掌!”

“去死!人渣!”

慕璃又打又骂,而林尘置若罔闻地看向旁边的小女孩。

他的女儿,林柒柒。

还是那么稚嫩可爱的小脸,但因为面对种种负面的事情,经常恐慌和害怕。

“柒柒,是爸爸,你还认得爸爸吗?!”

林尘说着就想过去拥抱女儿。

可是林柒柒却急忙躲开,吓得直接就哭了出来。

在她记忆里,父亲走过来绝对是巴掌或者拳头,很痛,很痛。

“滚,你滚!还要打你女儿?马上滚出去!”

慕璃突然惊恐的喊叫着,将五岁女儿林柒柒紧紧护好。

这家伙怪异的反应,已经人渣到那种地步了吗?

绝对沾染了毒品!

此刻,慕璃的心都在滴血。

赌博,家暴,没有人性,还去碰那种东西!

彻底的,慕璃已经死心。

曾经的青梅竹马,竟然会变成这幅模样,说好的万水千山荣华富贵,都是谎言!

只有一次次的伤害。

既然林尘不走,那她就先走,天知道接下来这家伙瘾发作的话,会干出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

“等等老婆!是我啊,林尘,我回来了,我已经改变了!”

“曾经许下的诺言,接你爸妈住别墅坐豪车,买私人飞机和你环游世界,带柒柒去皇家城堡当公主,我都会一一实现的!”

林尘急忙叫住慕璃。

他终于醒悟过来了,原来自己重生回了离婚前一日!

回想起来,应该是渡劫天道失败时发生了意外。

他当时虽身死道消,但魂魄却未消散,碰巧触发了心中沉淀万载的执念,仅有的一丝灵力潜意识帮助自己重生回了过去!

真是苍天有眼!

林尘喜极而泣!

这一次,他要弥补,他要让老婆和女儿成为全世界最耀眼的星月!

没有人可以欺负慕璃和柒柒一根汗毛,若谁敢动,迁怒其全族!

更要让她们母女重新爱上自己这个不称职的老公父亲。

门口,慕璃正在擦着眼泪,用已经绝情的声音说道,“没有任何可能了,我现在就去办理离魂手续,带着柒柒永远消失在你的世界。”

“我真的已经改变了,接下来我会用行动证明,求你能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吗?

刚才说的绝对可以做到,我不再是曾经的人渣,而是仙尊归来!

任何伤害你们的人,都会被仙尊怒火迁怒全族!”

林尘当即下跪说道,眼中的真诚是发自内心的。

换在仙界,仙尊之跪,任何人都受不起,反之七窍流血爆体而亡!

慕璃冷冷一笑,这种话听了无数次,不想再听任何,这次更是夸张到无药可救。

果然是碰了那种东西,已经得了臆想症,陷入癫狂。

什么仙尊,什么豪车别墅,什么飞机公主,不过是人渣哄鬼的屁话。

“我去意已决,要走的人是谁也留不住的,你死心吧!”

慕璃推开已经生锈腐朽的铁皮门,但眼前却多出两个纹龙画虎的混混,挡住去路。

为首的正是赌场打手王彪。

“桀桀,要走的人留不住?不好意思,没还债还想走,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给你彪哥我站住!”

王彪的声音咆哮说道,直接喝退慕璃和柒柒。

吓得林柒柒紧紧抱着慕璃,“妈妈,我怕......”

“别怕柒柒,妈妈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出事的。”

慕璃说完,急忙就要关门,心中无比委屈。

别人家都是老公挡在前面,可她这个老公,不仅仅没有如此,甚至将她们推下火海。

“去你妈的!还钱!”

王彪狠狠一脚对大门踢去,强烈的力量掀倒门后的慕璃和柒柒母女。

并且常年虚弱的林柒柒直接就晕厥过去。

这一幕如同钉子那样刺在林尘眼中,让他不禁怔住。

对于在仙界杀了无数人的他来说。

眼前的王彪,已经是死人了!不可能让他们活下去!

王彪晃着手中棒球棍讥讽道,“怎么,废物东西,你用那眼神看着老子是想死吗!”

另一个混混也开口道,“今天是该把小吉祥物给我们带回去的日子了吧?至于那欠款五十万,你这幅德行,到死都还不起吧?所以老板决定再带走你老婆就行了,嘿嘿嘿,,”

“吗的,你这种人渣竟然有那么好看的老婆!真是不得了啊,比没生过孩子的十八岁少年还嫩!”

王彪舔舐着舌头,眼前慕璃母女,好像就已经是囊中之物。

慕璃顾不得摔伤的手臂,艰难起身,看了看周围,现在已经是绝境了,,,

没有任何的方法能够逃走。

自始至终就没有将安全感寄托在林尘身上,可见的多么死心。

“都怪你这个人渣,你不得好死!你害了我就算了,还害了女儿!”

慕璃作为一个女人,在此刻只能无助哭泣。

后悔,太后悔嫁给林尘这个人渣了,直接也坚持不住,晕厥倒地。

突然,刚才跪在地上的林尘缓缓站了起来,脸色极其阴沉,双眼猩红!布满血丝!

“废物你想怎么?五十万买你老婆已经是大发慈悲!给老子继续跪着!”

王彪抡起球棒指着林尘脑门说道。

林尘冷冷一哼,“动我老婆和女儿?你真敢拿你全家的命开玩笑啊,,,”

猛然间,整个出租屋不知道从何刮起狂风!

绝对的压迫感如同洪水那般从林尘身上喷涌而出!

压的王彪他们都快要无法呼吸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力量被压制到这种地步,但解决你们,实在是绰绰有余!”


见状,王彪两人下意识往门外退去,这废物林尘怎么回事?

嗑药了吗那么嗨!

平日里吊儿郎当勾肩搭背的废狗,单手就能吊打。

但此刻完全就像身经百战的杀神!

触之必死!

“妈的,装腔作势,反正你也没有活着的意义,直接打死他!”

王彪恶狠狠说道,强行冷静下来鼓起勇气。

反正出了事也有红玫瑰赌场老板兜着,何况杀掉这个社会渣宰?

抡起球棍,两人狠狠就朝屋内的林尘砸去。

这随便一下不是骨折就是脑袋开花。

但只见朝着林尘脑门下去的棒球棍好像被无形的墙壁挡住,硬是停顿在距离十厘米外。

不能再砸下去分毫。

王彪的脸色极其难看,已经用出吃·屎的力气,“见鬼了?这不可能!”

“还当我是那个废物人渣?我上一世无敌十万年,这一次亦当如此!”

“砰!”

突然间,拳头残影闪过,疾风骤雨那般瞬间打在旁边混混的胸口上。

声音清脆响烈!胸骨肋骨全然断裂!

五脏六腑直接粉碎!

整个人如同死尸那样硬挺挺的倒在地上,抽搐几秒后气绝身亡。

死了,人就这么死了!

“呃啊啊,,”

王彪的开始不自觉的发出惊恐声,杀人了,这个废物竟然杀人了!

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跑!

顾不得球棒,转身就要逃离这个鬼地方。

但是在他转身的刹那,肩膀上仿佛压了千斤压力!

直接承受不住扑通跪地。

地板砖都震出蛛网般的裂痕,膝盖已经彻底废了。

王彪难以忍受,疼的疯狂喊叫,“林哥,求你饶命!你怎么会那么强?难道说是先天级别的武者吗?!”

能够隔空挡住攻击的,他王彪当然见识过。

好歹也混迹这种打打杀杀的场面很多年。

记得在红玫瑰顶级三太保中有人能够办到如此,而那种人,江湖称之为先天级别武者。

绝对不能招惹的怪物!

“我是不是先天和一个死人有什么关系呢?这一脚是还你的!”

“咔嚓!”

猛然,激烈的骨头断裂声响起,王彪刚才踢门的左腿直接废了!

撕心裂肺的惨叫如同杀猪那般。

在周边邻居听起来,只怀疑是林尘这个人渣又在打慕璃。

王彪满身的冷汗,已经被吓的尿了,“林哥,你不能杀我,红玫瑰的实力你清楚的吧?你欠的钱我赔,只能您能放过我,,,”

他已经傻了,这个人渣竟然如此深藏不露!

更难以置信会为了老婆孩子出头?

不应该是帮忙卖了然后数钱的吗!活见鬼了!

“呵呵,什么时候本座还需要你这样的角色帮忙了?动我老婆孩子,没有人可以活着离开!”

林尘的话音刚落,直接扭断王彪的脖子。

两条人命,在他手中甚至连小鸡仔都不如,就那么轻易抹去。

伤了慕璃和柒柒的任何人,唯有鲜血才能洗刷干净罪孽。

区区几百号人的红玫瑰,大不了灭了就是。

几百条人命和他在仙界杀的人比起来,实在太微不足道。

随即还是要先将这个烂摊子收拾好,毕竟不能牵扯了慕璃和柒柒。

她们都不信自己仙尊重生,那就一点点实现答应过她们的诺言来证明吧。

抱起地上的妻子和柒柒轻轻放在床上,林尘才发现她们手臂腰部这些都是淤青。

长期的营养不良和积劳成疾,随时都会垮掉,危及生命!

还通过仙力感应,甚至察觉出慕璃有严重的女科疾病,再也无法怀孕。

全都拜自己所赐。

林尘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曾经的自己居然那么畜生!

伤害了如此娇嫩柔弱妻子的身体和心灵。

没有多想。

林尘运转体内的仙尊神力,想要为她们母女疗伤。

果然是渡劫身消道陨了,仙尊的力量荡然无存。

只剩下仅仅三道如同头发丝那样薄弱的仙力。。

而这几丝应该是维持根基的重要保障,要是使用,必会无缘神尊。

甚至重回仙路都难如登天。

“仙路神尊,无极大道么?呵呵,能够让她们母女幸福的过完这辈子,才是真正的无极大道。”

林尘直接抽出骨髓中的两丝仙尊之力,分别注入慕璃和柒柒体内。

很快,她们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

并且这辈子百毒不侵,任何疾病对他们都没有作用。

仙界内,林尘的万丈雕塑陡然破裂!天地动荡,仙尊好像彻底被抹去。

无数人的抽噎声再次响起,山河悲鸣。

林尘此刻满头冷汗。

在仙界,无数人争的头破血流,昏天黑地的仙尊根基,如今只换了两个人的身体健康。

要是把这事说出去,都会觉得很荒唐吧。

“不要,谁来救救我,救救柒柒,,”

床铺上,慕璃的身体有了反应,焦急慌乱的突然起身。

不过眼前的这一幕让她有些缓不过来,身体前所未有的舒服,柒柒也熟睡在旁边。

而林尘,正满脸关切温柔的看着自己。

好像找到了曾经年少时两情相悦的感觉。

但还是被残酷的现实打破。

慕璃下意识缩在床角,颤颤巍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你这个人渣而来的混混呢?”

“没事了已经,我把他们解决了。”

林尘的声音非常细腻温柔。

慕璃的心灵在这一刹好像晃动几下,这笑容,这声音,好像此刻林尘是最初的他。

从小长大,十八岁私奔,二十三岁生下柒柒。

但她很清楚一切都回不去了,五年前林尘沾染赌博后就彻底变了。

这五年她都活在地狱当中。

“你?你连自身都难保吧,说,又答应了他们什么龌龊条件?”

慕璃质问起来,这是唯一能够让那些混混走的可能性了吧。

像他这种废物人渣,自己当初因为柒柒在幼儿园被同学欺负,然后打了那个同学。

结果反被那个孩子的父亲活生生打到住院。

这个废物人渣也没有说半句关心话,甚至将对方理赔的医药费拿去吃喝嫖赌。

越想,就越恨!

“畜生,人渣,你是不是和他们谈妥了要卖掉我们母女,甚至,是要售卖我们的器官给医院?!”

慕璃的声音慌张至极,瞳孔都在颤抖。

绝对不能容许,柒柒还那么小,人生还那么长。

但是,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

林尘连忙摇摇头,“不,你现在只需要相信我,依靠我就行了。

这里被那些家伙知道,可能会牵连你们,给我几天时间,咱们搬去大房子住。”

以林尘现在的手段,赚钱的门路实在是太多。

格斗能力,放眼整个龙城,目前没有任何威胁。

当然意思是整个龙城的打手一起上都不怂。

随便帮人看看场子干掉些杂碎,能很快挣点钱补贴家用。

“扑通!”

突然间,只见慕璃不顾疼痛的猛跪在林尘面前,跪在冰冷坚硬的地板砖上。


“求你了!打我骂我吧,把我卖掉,把我的器官卖掉怎么都行,柒柒她是你的亲女儿啊!”

慕璃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

肯定和自己猜想的那样。

这个人渣一旦突然温柔,那转身就会化作吸血鬼狠狠咬你,索取钱财。

这次怕是直接要她们母女的命。

否则怎么可能住得起大房子?

“慕璃,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自责心痛,你先冷静冷静吧,你的身体我也治好了,现在我先去赚点钱。”

林尘轻轻的说完,便出门离开。

答应的那些诺言,每一个都离不开钱,所以这是当下必须要做的。

他在这或许只会让事情越来越解释不清。

看着林尘离开的背影,此刻,仿佛这才是慕璃最想要的生活。

她带孩子打理家务,老公出去赚钱。

但那么简单的愿望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实现了。

正想着,忽然,发现门口碎裂的地板中,好像有很多血渍,这是非常难清理的。

慕璃沉思起来,难道说那人渣真的挺身而出?

不过马上打消这个念头,百分百是他被打出了的血渍吧。

可看林尘的样子好的不能再好,不像是被打的吐血流血。

并且自己和柒柒身上的伤居然痊愈了!

那个人渣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说还会医术?不可能的才对。

“璃璃!我们来帮你了,别怕,那个废物羔子呢,我打残他!”

慕璃正在想着,忽然冲进来一男一女的中年老人。

正是慕璃亲戚,慕大树和他媳妇。

也是慕璃他们免费居住的破烂房间的房东。

只见头发花白带着老花眼镜慕大树手拿菜刀,冲进来气势汹汹的四下张望。

刚才听见这里发出凄惨叫声,想必是那人渣又在暴打慕璃。

所以就第一时间过来帮忙。

慕璃顿时感动不已,“树叔,那个人渣刚刚出去,我,,”

说着慕璃就大哭起来,将怀疑林尘要把她们母女卖掉的事情说出。

“那个狗日的竟然那么畜生!回来我就直接砍死他!”

慕大树骂骂咧咧的吼道,挥舞着菜刀,眼睛都要冒出火来。

树姨急忙安慰起来,“别怕,我们就住在你这,那人渣不敢把你怎么样,叔和姨帮你顶着。”

另一边。

天空已经进入夜色。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林尘转角进入老深巷子,去到一间名为‘白夜’的酒吧。

自己曾经混迹酒吧赌博场所,很清楚哪家不正规,哪家动不动就见血。

而这家白夜,只为高端人士服务。

吸引了龙城东街的大部分有钱顾客来这挥霍。

见人赚钱自然有人眼红,所以经常其他酒吧的人来这闹事打砸。

白夜老板逼不得已,甚至在朋友圈公开雇佣‘打手’。

这也是林尘此行的目的,并且这里,也是当初殴打慕璃那人工作的地方。

该算的账,不可能会忘记。

还没进入,就嗅到一股奢靡沉闷的气息。

现在的林尘已经对这种地方没有任何兴趣甚至厌恶,陪着慕璃和柒柒才是最好的。

“出示会员卡,没有会员卡需要办理才能进入。”

刚到门口,一名大汉冷冰冰的说道,连正眼都没看林尘。

趾高气扬的。

旁边还有个保镖阴笑着开口,“陈哥,你别逗了,就他那行头,办的起咱1999的会员卡?”

保镖陈龙这才打量起来,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直接笑喷了!

哈哈!我当是谁呢牛逼轰轰的气势,这不那慕贱人家的废物老公吗?!

陈龙一边耻笑着,将当初的事情说给另一个保镖听。

他便是因为孩子间矛盾,活生生将慕璃打住院那个人。

怔,,

林尘的瞳孔猛的收缩,杀意从脑子里喷涌到全身每一个毛孔!

没想到刚来这,直接就遇到了这个该受尽千刀万剐的畜生!

当初自己心里确实很憋屈,但知道这个家伙是混黑色地带的,搞不好自己反而得被打死。

“瞪什么瞪!你这种垃圾还想怎么样?打死你都活该!”

“怎么,打了你家那个贱人不服?听说你不是也天天家暴吗?老子出力替你打,你应该跪下来谢谢我呢!”

“这样吧,反正你也不怜惜那个美贱人,你今晚带来我这,我,,”

林尘这时候终于开口,打断道,“你的遗言就是这些屁话吗?说吧,想怎么死,,,”

死?

一个人渣废物,在自己面前说死?!

陈龙顿时暴跳如雷,“你算什么东西!给老子打!”

二话不说,劈头盖脸的拳头就朝林尘砸去。

唰唰!

但是,只见林尘身形闪动,如同游龙鬼魅那般全部躲开。

惊呆了陈龙两人!

“这怎么回事?我没喝酒啊!怎么会,,”

林尘回忆着当初慕璃受的伤害,因为嫉妒慕璃的美貌,首先打的就是脸。

“啪!”

一巴掌过去,快到肉眼无法看清,陈龙整个人就跟死尸那样硬挺挺的到地!

嘴里唾沫和鲜血夹杂着牙齿飞出。

脑袋懵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陈龙捂着已经肿成猪头的左脸,惨烈道,“我的牙,,!你敢打我?狗*的,你会死在这!”

“啪!”

又是一击重重的巴掌,两边牙齿都快掉光了!

还没完!

噼里啪啦的巴掌声响彻在巷子当中。

弥红灯下,陈龙完全就不是个人,脑袋好像一颗五彩缤纷的大皮球。

嘴里不断吐着鲜血,说话都说不清。

另一个保镖都看傻眼了,陈龙这样子简直可怕。

哪怕不死,估计这辈子都会落下严重残疾。

眼前这家伙,真是所说的那样人渣窝囊的废物吗?气势,实力,,,

已经吓的他根本没有和他打的念头了!

“想活命,就滚进去叫你们老板白剑出来,就说我是来应聘保头的。”林尘一脚狠狠踩在陈龙胸口上说道。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吓得那个保镖连滚带爬的跑回去。

头都不敢回。

很快,直接从后门方向的巷子里,走来差不多十几个黑衣男子。

杀意腾腾。

为首的白剑身穿白色西服,人高马大,留有胡茬,听说是前任龙城散打冠军,财力和实力都让人羡慕。

透过巷口的灯光。

林尘才发现他们十几人都手持钢棍和长刀,寒芒折射在眼中,极其冰冷。

看来事情要比想象的要好玩。

想当保头,就要打过所有的保镖,这是规矩。

“我倒要看看东街什么时候多出了条下山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