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虐妻后渣总追悔莫及

虐妻后渣总追悔莫及

景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车祸,帝都首富夜之昂的妻子一尸两命,因此沐宁希以伤人之罪锒铛入狱。多年后,当她从狱中归来之时,却不想未婚夫早已娶了另外一个女人,而她则成为了众人眼中狼狈不堪的落魄女。当她遭人唾弃流落街头的时候,矜贵男人从天而降,小心翼翼的将她护在怀中,给她宠爱,还帮她虐渣打脸……

主角:沐宁希,夜之昂   更新:2022-07-16 02: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宁希,夜之昂的女频言情小说《虐妻后渣总追悔莫及》,由网络作家“景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车祸,帝都首富夜之昂的妻子一尸两命,因此沐宁希以伤人之罪锒铛入狱。多年后,当她从狱中归来之时,却不想未婚夫早已娶了另外一个女人,而她则成为了众人眼中狼狈不堪的落魄女。当她遭人唾弃流落街头的时候,矜贵男人从天而降,小心翼翼的将她护在怀中,给她宠爱,还帮她虐渣打脸……

《虐妻后渣总追悔莫及》精彩片段

“秦川……”

沐宁希强忍着腹部的疼痛,拽着眼前男人的腿,“求你送我去医院,我肚子好痛,真的好痛……”

纪秦川冷冷地看着地上痛楚的女人,她的肚子高高隆起,明显就是要生了。

可肚子里的孩子却不是他的。

眸底划过极致冷意,他冰冷道,“那就死吧,和你的孽种一起死。”

沐宁希瞠眸,再也克制不住地低咆,“秦川,你为什么不信我,我没有背叛你,那晚我是被人弄晕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别人的床上!”

哈,不知道!

纪秦川讽刺地笑。

新婚夜,和别的男人翻云覆雨,却还说自己不知道。

“沐宁希,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遇见你!”

纪秦川说完就要走。

凌茹月这时走入,她看着地上像条丧家犬的沐宁希,眸底划过讥诮。

一个养女,也配和她抢男人。

结了婚又怎样,还不是只能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唇角肆意勾起,凌茹月面上凄凄推着纪秦川的手,“秦川,就算宁希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你也不能看着她死啊,我们还是送她去医院吧,否则孩子胎死腹中怎么办。”

他就是要那孽种死!

好让沐宁希知道他有多恨!

而只要想到这个孽种代表了沐宁希的背叛,纪秦川就怒火中烧。

他猛地扣住凌茹月的肩膀,将她压在墙上。

凌茹月一惊,紧接着就是极致狂喜。

她就知道,在他最恨的时候,就是她彻底得到他的时候!

“秦川……”

凌茹月娇呼,迎合他的火热。

沐宁希呆呆的,就这样看着自己的丈夫要着另一个女人。

十年,他们在一起十年。

从初中就恋爱。

她以为他们是除了父母外最了解彼此的人。

可为什么,几张艳照就能毁了他们的十年。

他为什么不信她。

为什么不信她!

绝望,痛楚。

刺激她的子宫。

沐宁希低头,看到自己的羊水破了。

浑浊的液体混着血水,如曼陀罗花猩染一地。

“秦川……”沐宁希痛苦地低吟。

纪秦川扭头,看着那滩血,瞳孔收缩。

凌茹月一把勾住他的脖颈,娇声,“秦川,宁希破水了,我们还是送她去医院吧,孩子或许还能保住。”

呵。

纪秦川的眸子陡然变了,更疯狂地压着凌茹月,“我就是要那孽种死在她的肚子里,为什么要保?”

哈。

沐宁希这一刻终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原来一个人绝情到底就是残忍。

他是真的要她死。

不是开玩笑。

满目猩红,沐宁希猛然撑起身,用尽自己全部的气力,冲出这扇关了她整整十个月的门。

她要逃。

逃离这个死亡的笼!

“宁希,你以为你能逃去哪儿?!”

纪秦川扣着裤链追。

沐宁希咬牙,踉跄着步伐坐上门外的保时捷。

“宁希,你给我回来!”

沐宁希几乎是颤抖地踩下油门,终于在纪秦川扣上车门前,将车开了出去。

呼。

她大吁一口气。

可黑暗中,一道人影从弯角冲出。

她连忙踩下刹车,但人影还是被她撞飞了出去。

砰——

“本席宣判,沐宁希开车撞人至死,入狱三年!”

三年。

沐宁希看着自己扭曲的十指。

那是被人用脚一遍遍踩踏,最终骨折错位变形了。

在狱中,谁都可以欺负她。

为什么,只因当年,她撞的那个人是梁茜菡。

梁茜菡,帝都首富夜之昂的妻子。

她不明白梁茜菡那晚为什么会出现在海湾。

但结果就是,她把梁茜菡撞得坠落了护栏外的大海。

而当时梁茜菡竟也这么巧的,和她一样怀胎十月。

她的孩子当时就破水,等到医院已经是死胎。

而梁茜菡……

夜之昂派人在海里找了整整一个月,才找到一具发泡得变形的尸体。

对于自己撞死人,沐宁希觉得很愧疚,但这代价未免太大。

因为夜之昂,她哪怕如今出狱,都没人敢给她工作。

她如今只能靠捡垃圾过生活。

今夜,有点下雨。

沐宁希来到一处海滩,想着在海滩的廊桥睡一晚,虽然依旧有风,但至少有屋檐能够挡雨。

她拿出背包里的毯子,正想裹上身,突然,她看到浅滩上依稀有一道人影在往海里走。

她怀疑自己看错了。

但拿出一个破旧的手电,光一照,真的是一个男人在往深海区走。

这人是要自杀吗。

沐宁希瞳眸一缩,立即攥着手电奔过去,“先生,你快停下!”

可那人没停。

此刻雨也大了,海浪哗哗的响。

沐宁希其实有点怕水,她不会游泳,但眼看人命关天,她还是冲了过去。

汹涌的海浪拍打着她。

海水已经到了男人的胸膛,而她更娇小,那海水几乎要将她的脖子都淹没。

沐宁希强忍着溺水的恐惧,用力攥住男人的手臂,咳呛说,“先生,你冷静些,这个世界没有是解决不了的,你千万不要寻死!”

男人的脸一点点的转过来。

海风吹起他有些湿漉的刘海。

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是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

沐宁希有一瞬的屏息。

她从没见过这么英俊的男人。

哪怕海水狼狈他的脸,他的五官,都宛若一件艺术品般。

只是那双眼,空洞死寂,就像这个世上最深的渊,冰冷,无温,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人吞噬殆尽。

 


有一瞬。

男人的眼神让沐宁希想到了狱中的自己。

每一天都被人打,蜷缩地抱紧自己,想着或许被打死了也好。

可也是熬过了这三年,她知道,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活着,才有希望。

她看着男人空寂的眼,更急切的说,“先生,你不要想不开,不管发生什么,只要挺过去,一切都会好的!”

男人看着她,英俊冰冷的脸没有表情。

沐宁希见他不语,用力拉着他往回走,“先生,你相信我,你现在只是冲动,但如果等你清醒过来,一定会后悔这一刻的。”

他听着她的喋喋不休。

脑中晃过一张女人的脸。

曾经那个女人也是这般拉着他的手。

但她死了。

沐宁希终于把男人拉到了海滩,她大吁一口气。

天空的雨更大了。

她又把他拉到了廊桥下,然后拿起石凳上的一个帆布包。

包包虽然破,但里面什么都有。

几件衣服、牙膏、牙刷、还有两条毛巾和一个由一块十块拼凑起来的钱罐。

她拿出其中一条毛巾,递给男人,“先生,你先擦下头发?”

他没有动,只是视线上移,从那毛巾,定格她的脸。

沐宁希这才反应过来,他好像从刚刚就没开口说过话。

难道他是哑巴?

沐宁希蹙了下眉,半饷,踮起脚尖,将毛巾罩上他的头,轻轻擦拭。

轻柔的触感,更像那个女人了。

男人眸子里的空冷变化。

沐宁希注意到他的视线,也动了下眼帘。

也是这时她发现他真的很英俊,还有点日剧美少年的漂亮。

他看着比自己小两岁。

穿着衬衫和西裤,但这尺寸,又明显偏小,像是他早几年前穿的?

沐宁希狐疑,但也没多问。

半饷,她将他的头发擦得半干,然后从包包里翻出一个本子,说,“先生,你家住哪里?你写下地址,我送你回去?”

男人依旧一动不动。

沐宁希这下是真困惑了。

他难道不但不会说话,还不识字?

他该不是从福利院跑出来智障人士吧?否则怎么解释他穿了一身明显小的衣服?

沐宁希一时对他有些怜悯。

而这样一个身形成熟却又智力缺陷的男人,她要怎么处理?

好半响,沐宁希只想到一个办法……送去警局。

所幸警局离公园不远,沐宁希拿出一把破伞,牵着男人走了大约15分钟就抵达。

她说,“警察同志,这位先生从福利院走散了,能麻烦你们帮忙找一下吗?”

警察听着那声福利院一愣。

沐宁希把刚刚男人想自杀、然后不会说话、没有智力的事说了一遍。

警察恍然,说,“小姐你放心,我们会帮他找福利院,如果找不到,就重新联系一所新的。”

“那就谢谢警察同志了。”

沐宁希弯唇,看向男人,知道他听不懂,但还是鼓励说,“先生,之后一切都会好的,所以千万不要放弃生命。”

男人看着她弯起的眉眼,若一轮新月,柔化她过于苍白消瘦的脸。

他的眸子动了下。

沐宁希走出警局。

警察看了眼男人湿哒哒的衣服,说,“先生,你先坐,我去给你找身更换的衣服。”

但等警察拿着衣服走出时,大厅里哪里还有人,连影子都没有。

“夜少。”

马路旁劳斯莱斯,邢岩将暖气开到最大,然后拿出一套崭新的衣服,递给夜之昂。

夜之昂修长的指尖解开胸膛过小的衬衫,那空冷的眸,却盯着马路边渐渐走远的瘦小身影。

他漂亮的薄唇掀,“她是谁。”

 


邢岩说出几分钟前就查到的资料。

“夜少,她叫沐宁希,就是三年前,撞死了少奶奶的人。”

沐宁希?

夜之昂好看的眉梢挑了下,那琉璃般的冰瞳,更是暗了下。

邢岩犹疑,问,“夜少,需要做什么吗?”

虽然,在邢岩看来沐宁希现在已经很惨了。

但。

谁让沐宁希撞死了夜少的妻子和孩子呢。

三年牢狱坐牢,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惩罚,但对夜之昂来说,怎么够。

夜之昂冰耀的眸眯,那里面晃过刚刚女子的脸。

他唇瓣缓缓掀动……

一周后。

沐宁希开心地数着钱罐里的钱,300,500,1000。

终于够她租下一个顶层的小阁楼了。

“芳姐,这钱可以吗?还是我去银行,换成一百的给你?”

沐宁希有些不好意思地捧着手里的一一块十块。

芳姐立即摆手,“唉,不用,正好可以让我去菜市场买菜用。”

芳姐其实知道,这些都是沐宁希从无数个饮料瓶、纸壳箱,靠着捡垃圾,一点点换来的。

本来这小阁楼,她看沐宁希可怜,想要给她住,但沐宁希不要,非要按市场价租。

如今终于凑够了钱,足见这女孩的骨气。

“那芳姐我出门了。”

沐宁希将小阁楼收拾好,然后背起自己的帆布包,提着大袋子,再次去往那些公园和街角。

其实在帝都这样的大城市,只要想活着,就绝对可以。

塑料瓶和纸箱都能卖钱,还有面包店会把快过期的面包放在门口拱流浪的人取食。

这个冰冷的城市哪怕让她绝望过,都依旧留了一寸生活的希望给她。

【小希,一定要坚强,爸爸希望你幸福。】

这是爸爸去世对她说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幸福,但她一定会坚强。

将一个塑料瓶捡起的时候,轰轰——身后传来好几道引擎声。

沐宁希扭头,就看到好几辆哈雷机车朝着她驶来。

她吓了一跳,立即往边上闪。

“哈哈。”

“沐宁希,还真是你。”

男人头盔摘下,露出一张讥嘲的脸。

沐宁希冷了下眸,这是凌茹月的弟弟,凌嘉威。

曾经沐宁希的爸爸是凌家的司机,因为一场车祸,爸爸为了保护凌老爷,结果自己被压在了卡车底下。

爸爸就这样去世了。

去世前只来得及对她说要坚强就闭上了眼。

凌老爷顾及爸爸的舍身,就把沐宁希收为养女养在凌家。

但终是寄人篱下,除了凌老爷,所有人都看不起沐宁希。

凌嘉威跨下机车,鄙夷地看着沐宁希,“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狱了,可是捡垃圾,是没地方去,只能当条狗吗?”

“哈哈……”

有人笑,“凌少,这就是你们家养的狗啊?想当初她还可纪少的女朋友,但看这脸,也不怎么样嘛。”

凌嘉威笑,“她这是牢里被折磨的太瘦了,以前那脸那身材还是不错的。”

“怎么样沐宁希,要不你跟了我,我给你钱?”

沐宁希攥了下五指,她当然没忘记,当初好几次凌嘉威要对她动手动脚。

要不是后来自己和纪秦川在一起,凌嘉威搞不好就会强淫了她。

沐宁希转身就走。

凌嘉威大步扣住她的手,“走什么?本少爷的话你是没听到?”

“就是啊,凌少现在还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砰!

沐宁希直接把手里的袋子往凌嘉威脑袋上扣。

那里面全是塑料瓶,兜头砸还是疼的。

凌嘉威放开了沐宁希。

沐宁希趁机大步逃。

“草!”

凌嘉威咒骂,跨上机车就又横在了沐宁希的面前。

“逃,逃啊,信不信我现在就撞死你?”

沐宁希面色微白,这条小径恰好人少,这会儿虽然也有人经过,但看这轰轰的架势,也都怕事跑远了。

她该怎么办。

这时。

啪嗒啪嗒。

一道脚步声走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