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战神归来云川

战神归来云川

第一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云川意外打伤了城主之子,为了保住小命,他只好逃离,自此踏上了从戎之旅。六年征战,他亲手创建龙血军,带领无数热血战士殊死拼杀,最终生擒蛮王,立下血誓。自此一人震一域的传闻惊艳天下,当他被封为东域战神,荣归故里之时,却不想家族被灭,姐姐云岚受辱……

主角:云川,云岚   更新:2022-07-16 02: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川,云岚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神归来云川》,由网络作家“第一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云川意外打伤了城主之子,为了保住小命,他只好逃离,自此踏上了从戎之旅。六年征战,他亲手创建龙血军,带领无数热血战士殊死拼杀,最终生擒蛮王,立下血誓。自此一人震一域的传闻惊艳天下,当他被封为东域战神,荣归故里之时,却不想家族被灭,姐姐云岚受辱……

《战神归来云川》精彩片段

“啊啊啊,不要,不要,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凌云城,云家后院。

肮脏的泥潭中,云岚蜷缩在角落,凄厉叫喊,撕心裂肺。

她的双手双脚,绑着锁链,全身破烂不堪,裸露的肌肤,满是脓疮。

她的面前,堆积着残羹烂饭,和污水混在一起,腐烂发臭。

“大—姐!”

云川看着眼前的云岚,哀嚎一声,全身戾气,轰然爆发。

这一刻,他仿佛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片尸山血海!

他是大唐龙血军统帅,东域战神!

六年前。

他在凌云城武会上,打伤了城主之子,被逼得远走东域,边关从军。

大唐东域,位于人族和蛮族交界,常年战乱。

蛮军生性凶残,嗜血好杀,东域百姓深受其害。

数百年来,大唐不知在东域投入了多少兵力物力财力,无数优秀的将士,在东域殒命。

但东域之患,却如同恶瘤,难以拔除。

直到六年前,云川出现,亲手打造龙血军,斩杀蛮族两百万精锐,生擒蛮王,迫使其立下血誓:二十年内,永不踏足东域!

一人,震一域!

云川,被誉为东域战神,大唐擎天之柱!

东域既定,他带着一身荣耀,重归故里。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从军六年,封神归来,迎接他的,竟是这样一幕!

昔日显赫的云家,只剩下断壁残垣。

而他最爱的大姐,竟成了眼前这副模样。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云岚突然上前一步,挣着锁链,不顾伤口流血,将地上的残羹烂叶往怀里塞。

仿佛对她来说,这就是世上最好的东西!

“大姐!”

云川看着眼前一幕,心如刀绞,重如山岳的双膝,猛然一沉,跪了下去!

他自幼丧母,父亲忙碌,从小到大,都是长他八岁的大姐云岚照顾他。

长姐如母!

在他眼中,大姐云岚就像母亲一样!

“啊—!不要,不要碰我,滚开,滚开!”

云岚猛地抬头,眼神惊恐极了,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她的脸十分恐怖,千疮百孔,血肉模糊,甚至能看到森森白骨!

难以想象,她正在忍受着怎样的疼痛和折磨!

“大姐,是我,我是小川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云川眼中,血泪滚滚落下,声音嘶哑,心头好似有无数利刃在搅动。

他最爱的大姐,竟变成了这样,竟神志失常,连他都不认识了。

云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川?”

云岚听到这个名字,双瞳突然一颤,大喊道:“小川快跑,快跑,快离开这里!”

“大姐,到底怎么了?”

云川的心都在滴血,想上前,却又不敢。

“死了,死了,全都死了。”

“爹爹,二叔,三叔,小姑,忠伯,阿福,全被杀了。”

云岚眼神痴痴的,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抱着头,大叫起来:“他们的头,都挂在那儿,流了好多血,好多血,啊啊啊,……”

“轰!”

云岚的话,如万道惊雷,重重轰击在云川身上。

“噗!”

他身躯猛地一颤,一口黑血狂喷而出。

他的家人,全都被杀了?

父亲,二叔,三叔,小姑,管家,仆人,云家所有的人,全都死了!?

战神之心,在这一瞬间,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地攥住,寸寸滴血!

“为什么?”

云川仰天咆哮,身上一股滔天煞气,直冲云霄,天地陷入一片昏暗,如同末日一般。

从军六年,他隐瞒姓名,军中没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这次归来,他本要让云家风光无限,享一世荣华,可现在?

他,回来晚了!

“万魔煞!”

云川背后,火龙王萧焱,脸色大变,惊骇一声。

万魔煞,乾坤变,这是云川最极限的状态!

身为龙血军五大龙王之一,云川最忠诚的手下,萧焱非常清楚这一点。

“龙尊!”

萧焱目光颤抖,上前一步,想要搀扶云川。

看到龙尊如此,他的心,也仿佛被一道利刃,狠狠刺穿!

“退下!”

云川却是怒吼一声,将萧焱推开。

萧焱身形一滞,退到一旁。

在每一位龙血军将士的眼中,云川就是天,就是神!

神的话,就是命令,没有对错,只有绝对的服从!

而这一刻,他们的神,怒了!

“大姐,我是小川,我回来了。这世上,再也没人能欺负你了!”

云川流着血泪,一步一步,跪着走向云岚。

“小,小,川。”

云岚目光颤抖着,看着云川,竟然有了短暂的清醒,嘴唇颤抖着,痴痴喊道。

“大姐,对不起,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云川声音嘶哑,血泪流淌,将云岚抱在了怀里。

“弟,弟!”

云岚艰难开口,颤抖的双眸,满是泪水。

而她的额间,也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咒印。

“怎么可能?”

云川看到咒印,双瞳骤然一缩,难以置信。

咒印!

七绝魂咒!

怎么会是七绝魂咒?

这是凌云徐家,独有的血脉之咒!

徐家,凌云城四大家族之一。

而徐家少主徐枫,正是云岚的丈夫,云川的姐夫啊!

六年前,云川离开凌云的那一天,正是徐枫和云岚的大婚之日。

但他,连喜酒都没来得及喝,就匆匆走了。

而这,一直是他心头的遗憾。

现在,他回来了,云家灭门,大姐受辱,身上竟有徐家的七绝魂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家,到底干了什么!”

云川眼眸颤抖,如野兽般怒吼,一整颗心,寸寸滴血。

当初徐家,并非凌云四大家族,是靠着云家,才一步步崛起,最终成长为四大家族之一。

为了稳住徐家的地位,云家甚至让云岚和徐枫联姻。

没有云家的帮助,徐家不可能崛起!

为什么徐家,要恩将仇报!

“为什么?”

云川再次怒吼,眼中煞气滔天,好似要将眼前这一片天地,彻底撕碎。

而在这时,一阵对话,突然响起。

“你说,少主今天大婚,为什么让我们把她弄过去,这不是煞风景吗?”

“你懂什么,少主娶的可是梁王的女儿,再怎么说,云岚这个贱货,也是少主的前妻,少主再婚,岂能不表表忠心?”

“我明白了,少主是想当着新娘子的面,把云岚这个前妻,宰了!”

“聪明!不得不说,少主这一手,真是狠呐!”

“是啊,天天折磨云岚还不够,最后还要用她的命,向新妻子表忠心。真够狠!”

云川听到对话,缓缓站起,一双眼睛,森寒刺骨,如一尊杀神!

“你们是什么人?”

片刻之后,两名灰衣男子来到,看到云川和萧焱,惊呼一声。

他们身后,还跟着十几名家丁,凶神恶煞。

“徐成,徐顺,你们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云川缓缓起身,看着来人,眼神凌冽,刺骨三分,杀意森然!

徐成徐顺,正是徐枫的贴身随从!


“你是……”

徐成徐顺惊讶地看着云川,却认不出后者。

他们以前见过云川很多次,但如今的云川无论气质还是样貌和当初都截然不同。

况且那时候云川只有十三岁,现在已经十九岁。

“啊啊,坏人……坏人来了,小川快跑,快跑!”

云岚看到徐成徐顺惧怕无比,疯了般大喊大叫着蜷缩回角落里。

“告诉我,我大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云川看到这一幕,心脏剧烈一颤,上前一步。

一股恐怖的气势释放,压得徐成徐顺连连后退,二人下意识的叫道:“动手,给我把他拿下!”

话音落下。

两人身后十几名徐家家丁怒吼一声冲了过来。

“滚!”

不等云川出手。

一旁的萧焱厉喝一声,大手一扬一道火焰焚空而出。

“哗!”

恐怖的焚噬之力掠空而过,十几名家丁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直接成了灰烬!

萧焱是龙血军火龙王!

云川赐他焚天业火,掌控火焰之力!

区区几个家丁,在他面前如同蝼蚁。

“啊!”

徐成惨嚎一声,半边脸血肉模糊,露出了森白脸骨!

二人均是如一滩烂泥,瘫坐在了地上不断翻滚。

“你,你是云川?!”

徐成捂着脸眼神颤抖着,终于反应过来,惊恐无比地看着眼前少年。

“云川!”

徐顺惊叫一声,一张脸变得煞白如纸。

“云,云川少爷,不关我们的事啊,都是少主让我们做的。”

两人几乎同时反应过来,直接跪在地上,疯狂磕头。

“徐枫!”

云川眼眸颤抖,双瞳之中,杀意狂涌。

徐枫,竟真是他!

“对对对,就是徐枫,是他让我们折磨云岚……啊不,少奶奶的,我们真的不想啊!”

两人痛哭流涕,磕头磕出了两滩血。

“云川少爷,今天是徐枫的大喜之日!”

“他要娶梁王的女儿,他让我们把少奶奶带过去,想杀了少奶奶。”

这个时候,徐成迫不及待地开口,显然是想让云川饶他一命。

云川眼眸冷冽,沉沉开口:“你们,都该死!”

“砰!”

“砰!”

话音落下,徐成徐顺背后,突然出现一道黑衣身影,直接按着两人的头,硬生生捏爆了。

血肉炸裂,脑浆飞溅,徐成徐顺,惨死当场!

“黑龙,拜见龙尊!”

黑衣身影单膝点地,跪拜云川。

他是龙血军五大龙王之一,黑龙王玄枭!

“起来吧。”

云川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淡淡开口:“黑龙,青龙什么时候到?”

黑龙躬身回应,说道:“我已经给通知了他,他会第一时间赶来,医治大姐。”

云川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已经昏迷云岚,愧疚呢喃:“大姐,没事了……”

“砰!砰!”

他蹲下来,直接将云岚身上的铁链,一一捏断。

“指碎精钢,龙尊现在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越天武境巅峰了!”

萧焱和玄枭看到这一幕,都是一惊,心头震撼。

九洲大陆,武道盛行。

人人尚武,强者为尊。

武道四境:天地玄黄!

云川所表现出的实力,已然超越天武巅峰强者。

而他,仅仅只有十九岁!

十九岁,超越天武巅峰的强者,足以颠覆无数人的武道认知了!

云川将云岚安置好,确定后者气息稳定才稍稍放心,而后对萧焱道:“火龙,你留在这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靠近云府!”

“是!”

萧焱立即躬身,毕恭毕敬。

“徐枫,我的好姐夫,你的大喜之日……”

“我这个做小舅子的,应该给你送一份大礼才是啊!”

云川嘴角扯起一抹冷冽,脚下狠狠一踏身影冲天而起,如一道流光冲出云府。

几乎同时,黑龙的身影也跟了过去。

……

同一时刻,徐家。

此时的徐府,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徐家少主徐枫,与梁王小女儿梁碧池喜结连理,整个凌云城,为之轰动。

“凌云城主秦振南到!”

“梁王三世子梁世兴到!”

“苍狼门主胡大海到!”

……

婚宴大厅,前来庆贺的人络绎不绝,全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徐家本就是四大家族,实力强大。

而徐枫迎娶梁碧池之后,攀上梁王这个大树,徐家将平步青云,直接超越城主府,成为凌云城第一家族!

这种情形下,谁不想巴结徐家?

大厅内堂,一对年轻男女站在门口。

他们正是婚宴的主角,徐枫和梁碧池。

徐枫英俊挺拔,剑眉星目嘴角挂着不可一世的得意。

他十分享受眼前的这副场面。

城主,王族世子,帮派掌门,都备了厚礼向他徐枫贺喜。

“池儿,这样的婚礼,你还满意吗?”

徐枫看向身边的梁碧池,笑着问道。

“还算满意吧……”

梁碧池笑了笑,嘴角扯起一抹阴毒,压低声音道:“要是你今天能杀了云岚那个贱人,本郡主就更满意了!”

“池儿放心,我已经派人过去了,等一下,我就当着你的面,杀了那个贱人!”

徐枫哈哈一笑,将梁碧池搂在了怀里。

这么长时间。

他折磨云岚也折磨得差不多了,最后云岚的这条命用来讨好梁碧池,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大厅。

“欢迎各位来参加我和郡主的婚宴,我代表徐家和梁王,敬大家一杯!”

徐枫目光扫过全场,高高在上的姿态,尽显无疑。

他的话一落下,全场一片轰动。

“徐少爷和郡主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听说徐少爷已经突破玄武三重了,恐怕现在是凌云城年轻一辈第一人了吧。”

“对啊,徐少爷现在成了梁王的乘龙快婿,以后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一道道议论声,传入徐枫的耳朵,让他无比受用。

这是他三十年来,最风光的一刻!

这一刻,他就是站在凌云城之巅的人!

整个凌云城的人,都要仰视他!

但,就在此时!

“轰隆!”

一声巨响,突然传出,让全场为之一静。

所有目光,齐齐一转,看到一道巨大的黑影,冲了过来。

“什么东西?”

徐枫眉头一皱,脸上的笑容僵住,陡然变得阴沉。

“嘭!”

而在下一刻,巨大黑影落地,直接砸碎了几个桌子,旁边的人全都被掀翻在地。

“这是……棺材!”

所有人眼神剧烈颤抖,终于看清那黑色巨物,竟然是一副棺材!

一副棺材!

婚宴之上,竟然出现了一副棺材!

“徐枫,你的大喜之日,我送你一副棺材,你可还满意?”

紧接着,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透着滚滚怒意,响彻在婚宴大厅。


徐府,婚宴大厅。

所有人,目瞪口呆,呆愣当场!

婚宴送棺,来人和徐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啊!

“藏头露尾的鼠辈,给我滚出来!”

徐枫的一张脸阴沉得几乎滴水,等他反应过来之后,狂暴怒吼全身气势随即炸裂开。

众人都以为他只有玄武三重修为,殊不知,他已经玄武五重了!

今天,本来是他人生最高光的时刻,但眼前的这副棺材,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把他的脸狠狠地按在了地上。

他不管来人是谁,一定要将其剥皮抽筋,碎尸万段,方能消解他心头之恨!

“啪!”

话音刚落。

回应他的却是一道清脆的耳光。

徐枫踉跄几步,差一点跌倒,半边脸被抽得血肉模糊。

这一记耳光,竟好似钢刀一般,凌厉入骨!

“猪狗一般的东西,也敢辱骂龙尊!”

黑龙王玄枭身影落下,冰冷双瞳锁定徐枫,杀机森然。

战神不可辱!

“你,你是什么人?”

徐枫看着玄枭,惊骇无比,他从未见过气息如此强大的人。

“徐枫,好久不见了!”

而在这时,冰冷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掠空而至,稳稳地落在棺材之上。

他的一双眼阴沉冷冽,如毒蛇之信泛着噬人寒芒。

“轰隆!”

一瞬之间,徐枫突然感觉脑中轰鸣一声,整个人仿佛坠入冰窟,寒冷刺骨。

怎么回事?

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盯上,竟让他感觉,像小羊羔被恶狼盯上一样。

“错觉,一定是错觉!”

徐枫在心中疯狂提醒自己!

他不相信,一名看上去不足二十岁的少年,会给他带来如此可怕的压力。

棺上少年,正是东域战神,云川!

只是六年过去,徐枫这个姐夫,也已经不认得小舅子了。

“哪里来的小畜生,敢在本郡主的婚宴上闹事,不想活……”

数秒钟之后,梁碧池反应过来,直接指着云川破口大骂。

“啪!”

但她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劲风抽来,她的脸上,多了数道鲜红指印,十分刺眼。

“你,你敢打我?”

梁碧池眼眸颤抖,难以置信地看着玄枭。

她是梁王的掌上明珠,堂堂郡主,从小到大都被人捧着供着,哪里受过这种屈辱?

“再敢多说半个对龙尊不敬的字,我宰了你!”

玄枭目光低沉,冷冷开口。

“你……”

梁碧池吓得脖子一缩,直接跌坐在地上。

她下意识地看向云川。

这位玄枭口中的龙尊,到底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为什么玄枭这么强的人,竟会对他如此恭敬!

众人也都愣住了,瞠目结舌地看着云川。

这个突然出现,送了一副棺材的少年,到底是谁?

他的身边,怎么会有玄枭这么强的人?

他跟徐家,到底有什么仇怨?

他竟然敢当众打梁王郡主的脸,这是完全不把梁王放在眼里!

怒,怒到极致!

狂,狂到无边!

而在这时,徐家的家丁护卫都已经赶到,将云川和玄枭团团包围。

但玄枭身上的气势,实在太强了,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我徐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在我的婚宴上,羞辱我……你当真以为,我徐家是好欺负吗?”

徐枫看向云川,强行压下心头的滔天怒火,沉声斥问。

“无冤无仇?”

云川笑了,冰冷的笑容充满无边杀机,道:“家族被灭,至亲受辱,你告诉我,这算不算仇,算不算怨?”

“嗯?”

徐枫眉头一皱,冷冷道:“我与阁下素不相识,何来家族被灭,至亲受辱之仇?我看阁下,就是来闹事的吧!”

“呵呵。”

云川再次笑了,嘴角扯起一抹邪异,一字一句地道:“我的好姐夫,我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杀你的!”

“哗!”

话音落下。

一股寒意凭空而起顿时席卷整个婚宴大厅,刹那间所有人只觉置身冰窟都感受到了刺骨的森寒!

“他喊徐枫姐夫,难道他是……”

众人眼神颤抖,有人想到了什么,惊呼起来。

“你是……云川!”

直到这时,徐枫终于反应过来,脸色唰地一变,惊出一身冷汗。

这一刻,他突然感觉,全身的每一滴血液,每一根神经,每一块骨骼,都在忍不住地颤栗。

云川!

昔日的凌云城第一天才,回来了!

云家遗孤,来报仇了!

“真是云川!”

所有人心头一颤,直感觉一股凉意,从天灵盖直透到脚底心。

大厅之中的寒意,更为浓烈,冷入骨髓。

谁能想到,已经被灭门的云家,仅剩的一个遗孤,竟然回来报仇了!

“我的好姐夫,你总算想起我是谁了。”

云川嘴角扯起,从棺材上走下来,眼神之中的杀意,越来越浓烈,道:“你说,我云家的血海深仇,我该怎么讨回呢?”

“我,我,……”

徐枫嘴唇抽搐起来,上下牙齿打颤,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感觉,站在自己的面前的少年,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行走的无间炼狱!

“好恐怖的气息!”

众人眼眸抖动,惊骇无比地看着云川。

无法想象,昔日的凌云第一天才,现在到底强大到了何种地步。

“喀!喀!”

就在这时,两声骨裂响起,血线喷薄而出。

“噗通!”

徐枫膝骨崩碎,跪在了地上。

他是玄武五重修为,但在云川面前,却如同玩物!

“别,别杀我,别杀我!”

徐枫抬起头,艰难地看着云川,哀痛乞求。

周围几十名徐家护卫,如同痴傻,根本没人敢上前半步。

“我不杀你,如何对得起大姐,如何对得起云家死去的亲人?”

云川双目腥红冷冽,牙齿缝里都塞满杀意。

他不仅要杀徐枫,而且要让他生不如死!

“徐枫,你尝过地狱的滋味吗?”云川嘴角冷笑,双瞳之中的森寒,刺骨三分。

“你,你要干什么?”

徐枫惊骇万分,已经感觉到,最恐怖的事情要发生了。

“噗!噗!”

下一刻,两股煞气,突然释放,在空中凝为两根钉子,直接钉穿徐枫的双手。

万魔煞,蚀骨钉!

“啊!”

徐枫凄厉惨嚎,蚀骨钉的剧痛,顺着手掌蔓延全身,让他灵魂颤栗。

“住手!”

就在此时,一道怒喝声突然响起。

一名华服青年,从人群之中走出,冷冷看着云川。

“梁王三世子!”

众人看到华服青年,脸色一变,惊呼一声。

梁王三世子梁世兴,差点忘了,他还在场呢。

不管怎样,徐枫都是梁王女婿,若是就这么被云川杀了,梁王的脸往哪搁啊。

“云川,我命令你,放了徐枫,然后从这里,滚出去!”

梁世兴看着云川,一脸狂傲,以一种命令的口吻,冷冷呵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