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农村老太太的诰命之路

农村老太太的诰命之路

三羊泰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书,杨竹兰成为了古代农家的恶毒婆婆。当她的便宜丈夫周书仁出现之时,她才知道,坑她穿越的罪魁祸首也与她一同穿越而来,而且她还意外发现原主的臭名远扬皆是陷害,大儿媳声音大嗓门大,还自带脑补功能,二儿媳柔弱不能自理,整日抹泪,日子久了,她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众人眼中刁钻狠毒的恶婆婆……

主角:杨竹兰,周书仁   更新:2022-07-16 01: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竹兰,周书仁的女频言情小说《农村老太太的诰命之路》,由网络作家“三羊泰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书,杨竹兰成为了古代农家的恶毒婆婆。当她的便宜丈夫周书仁出现之时,她才知道,坑她穿越的罪魁祸首也与她一同穿越而来,而且她还意外发现原主的臭名远扬皆是陷害,大儿媳声音大嗓门大,还自带脑补功能,二儿媳柔弱不能自理,整日抹泪,日子久了,她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众人眼中刁钻狠毒的恶婆婆……

《农村老太太的诰命之路》精彩片段

杨竹兰木然的看着房梁,其实什么也看不见,外面的天都没亮,要不是接收了记忆,她早就尖叫出声了。

黑暗里,双手拧着身上的被子,以达到发泄的目的,她发扬精神救人,人没救成,反而把自己坑穿越了,也是独一份了。

一想到救人,杨竹兰狠狠的咬着后牙,19年,受到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大风天气,暴雨冰雹频发,首都都刮了好几场大风,她外出有事回住处,刚停好车只见大风吹的楼顶瓦片摇摇晃晃,眼看着要脱落,正巧一男的出来,她想也没想往楼里冲,顺便带着男人进躲,没成想,男的反而压在了她身上,错过了躲避的机会,疼痛是昏迷前唯一的知觉。

竹兰想到这里,她都穿了,那个浑身滚烫的男人也没躲过吧,想到这里又有些唏嘘。

身边传来一声闷哼,竹兰不敢动了,身边的不是别人,原身的丈夫,心里再次骂了坑她的男人。

直到身边又平稳的呼吸了,竹兰才松了口气,她也是看过不少小说的人,尤其是喜爱古代种田文,可从未想过自己有机会来一场。

最怨念的是,她不奢求高配胎穿,也不奢求人民币玩家成为千金小姐,可也别坑她上来就是娘不说,还平白大了十岁,从二十六没结婚没恋爱,直接升级为娘,更过分的是三十六岁成了奶奶,没错就是奶奶,还不止一个孙子。

万恶的古代社会,十几岁就成亲,让她当了一辈子的单身狗情何以堪!

竹兰叹气,想到了爸妈,虽然两人离婚再婚都有自己的孩子,可对她是不错的,爷爷奶奶怕自己受委屈,去世的时候把财产都留给了自己,她真不担心爸妈,反而惦记外公外婆,他们收到消息会受不了的。

忍不住红了眼眶,不止一次的想,如果死了是不是就能回去了,可也只是想想,大面积的楼顶高空降落,怎么可能生还,越想越压不住眼泪,默默的哭着。

哭累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了,早晨是被鸡叫醒的,也看清了卧室内的大致情况,炕上有两个并排的木箱子,箱子上还有没用的被子,角落里立着炕桌和装针线的篮子,在看地下,什么都没有,哪怕接收了记忆,竹兰心里也震了震。

在记忆里,这家过的日子算是村里不错的,可除了干净点,到处都破破烂烂的,其他穷苦人家更没发想了,在看灰黑的被子面粗糙的不得了,她是嫌弃的不行,可一般人家想找出来一床没补丁的都难。

竹兰回想现代的蚕丝被,她昨天竟然睡着了,一定是哭累了。

外面有喂鸡的声响,还有人在说话。

竹兰,“.......”

古代乡村的建筑一点都没有隔音的一说,她在屋里跟现场直播似的。

竹兰叹了口气,她不想起来,准确的说不想面对原身的儿女家人,哪怕穿越过来就是食物链的顶端,哪怕原主的名字和她一样,她也一点欢喜气都没有,眼睛有些发直的看着漆黑的房梁。

“恩。”

身边人动了动,沉吟一声,好像要醒了一般,竹兰大脑一片空白,她怎么把原身的丈夫给忽略了,察觉要醒了,紧忙闭上了眼睛。


竹兰尽量闭着眼睛装睡,耳朵一直竖着,仔细的听着身边的动静,明明醒了半天也没在有声响,等了一会,原身的五感不错,明显感觉到身边人在盯着她,好像要把她看出花一样。

竹兰更不敢动了,心里却有些怪异,原身和丈夫成亲二十多年,感情再好也不至于一大早上紧盯着看吧!

敲门声。

“娘起来了吗,要做早饭了。”

竹兰根据记忆,这个大儿媳妇深得原身的喜欢,因为和原身的嫂子性格很像,唯一不好,有些小心思。

从李氏小心翼翼的喊声,原身的家庭地位不可撼动。

现在,竹兰想装睡都不行了,她不想被发现换了芯子,不想被当妖怪给烧死,好死不如赖活着呢!

尽量学着原主的语气,“起来了,一会出去了。”

听到回答竹兰并未生气,李氏胆子大了,爽利的应着,“哎!”

可随后嘟囔着,“都当爷爷奶奶的人了,还黏黏糊糊的。”

竹兰,“........”

这是缺心眼吗?不知道不隔音吗?嘟囔能不能小点声,黑着脸,估计不止大儿媳妇自己这么想了。

早知道早起来好了,现在后悔也晚了。

竹兰气的睁开眼睛坐起身,一回头愣住了,刚才明明醒的丈夫又闭上了眼睛,在看眉头拧着,一看就是装睡,这是听到儿媳妇的话不好意思了?

竹兰边套着灰布外套,边看着原身的丈夫,古代的男人都喜欢蓄胡子,还好不是八字胡,皮肤有点黑,不过五官周正,在目测了下身高,一米七多,在古代普遍身高偏低的大环境下,一米七多算高个子了。

竹兰不管丈夫装不装睡,飞快的穿鞋下地,她是真怕大嘴巴的长媳管不住嘴,一会左邻右舍知道了,意味着全村都知道了,丢不起这个人。

竹兰尽量学着原身,揉了揉脸才出去,看着院子里在和隔壁聊天的长媳,瞪了一眼,“赶紧过来拿粮食做饭,要是不愿意做饭,日后就交给老二媳妇。”

李氏缩了下脖子,交给老二怎么行,做饭多轻巧不脏不累的,还能偷吃,忙讨好的飞快跑过来,“娘,你今天的气色真好,都说人比花娇,说的就是娘。”

竹兰,“.......”

她真不该让李氏开这个口,瞧瞧邻居的眼神,好像很懂的样子,她还是出来晚了,李氏到底宣扬了出去,这回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狠狠的剜了一眼李氏,“赶紧做饭。”

她是受不了邻居的眼神了。

竹兰抬脚开了锁粮食的屋子,从缸里盛出一碗米,又按照记忆拿了早饭量的玉米面,她要喝粥,大米的粥。

随后也没回卧室,反而坐在椅子上,回忆着原身记忆,她需要好好的整理整理。

原身在的朝代,历史上是没有的,新王朝刚建立十一年,王朝更替,前朝末期,十几年的乱世,随后又打了十年,可以说,原身从出生就没过过安稳日子,哪怕新王朝建立,日子也没好过多少。

新朝建立,十一年的休养生息,并没让满是疮伤的山河恢复繁荣,哪怕免了一些税,底层的农民,能勉强温饱就不错了。

原身十五岁嫁人,正是十年战乱的开端,也因战乱,她才有机会嫁给原身丈夫,十五岁的童生,只可惜原身丈夫生不逢时,前王朝末期,魑魅魍魉接连登场,停了科举,又战乱十年,等新王朝建立,孩子一串,年龄也大了歇了心思,反而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了儿子身上。


竹兰摸着下巴,原身是真能生,战乱十年也没耽误生孩子,足足有六个,再凑一个都能都召唤超级葫芦娃了。

这个家,老大二十一了,脑子有些随原身,不是读书的料子,力气倒是不小,不过棍棒下,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还是会的。

老大,十五岁就早早成了亲,娶了邻村的李氏,成亲六年生了三个,五岁的大孙子,三岁的小孙子,一岁的小孙女。

一家的传承很重要,这也是李氏腰杆硬的原因。

老二二十岁,这是个悲剧娃,前有大一岁的哥哥,后有小一岁的妹妹,中间的关注就少了,性子闷,随了去世的老爷子,不打不吭声的,哪怕比老大聪明,也没得到多少关注,长大性子定了,也早早成亲了,娶了赵氏,用粮食换来的媳妇,还是自己换的,生了三岁的大孙女,目前赵氏肚子里有一个要生的。

竹兰眯着眼睛,老二不吭不响的,主意是家里最大的。

老三十九岁,大女儿,早早的嫁人了,有两个孩子。

竹兰默了,她不仅是奶奶,还是外婆。

老四十四岁,精明的很,据说随了去世的老太太,目前在邻村的学堂读书。

老五十一岁,新王朝建立生的,又是小儿子,加上是读书的料子,真是捧在手心怕摔到,含在嘴里怕化了,性子淡然,好像万事不在心。

老六是小女儿,七岁,挑着原身两口子优点长的,从小惯着有些娇憨,原身两口子的心头宝。

竹兰想的脑仁疼,现代自己过,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她数了数,除去外嫁的大女儿,家里有十三口人,一大家子,本来田地收成就不好,前些年又是灾年,每顿饭不定量真不行。

竹兰站起身,她还没洗漱呢,根据记忆洗漱,看着盆子里模糊的影子,原身算是高的,才将近一米六,不过很瘦,不间断的生子,元气就没补过来,后三个孩子要不是时间拉开了,原身也是早亡的命。

现在她接手了,她要长长久久的活着,把现代的寿命补回来。

洗漱好,竹兰见到了唯唯诺诺的老二媳妇赵氏,原身再不喜欢老二媳妇,真没磋磨过。

反而,老二媳妇见到她大气不敢喘,一副要哭的样子,每次在村里碰到老二媳妇,村子里就传原身是恶婆婆,周而复始,原身越发的厌恶赵氏。

可天地良心,原身除了冷脸,漠视赵氏,真没别的。

竹兰看着赵氏捂着肚子一副要倒的样子,胃疼了,这位是黑莲花吧,高级黑,惹不起,她躲得起吧!

躲了老二媳妇,竹兰观察着院子,院子是推了老房子新建的,十个年头了,当初建的时候考虑到了孩子多,把房子都带了出来。

正房两间,两侧各三间房,再加上正房两侧的库房,远处看着羡慕死人,虽然不是青砖房,也算是村子里地标性建筑了。

竹兰看着院子眯着眼睛,她现在特别想回正房去翻钱匣子,记忆顺了不少,她才发现小看了原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