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版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

完整版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

拾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是作者“拾一”写的小说,主角是苏雨眠江易淮。本书精彩片段: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主角:苏雨眠江易淮   更新:2024-07-15 04: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雨眠江易淮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版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由网络作家“拾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是作者“拾一”写的小说,主角是苏雨眠江易淮。本书精彩片段: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完整版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精彩片段


很快,这一方空间就只剩她一个人。

好在警报器响起以后,灯光比先前亮了些,往前两步,就有提示图。

顺利穿过第二关,她听到不远处传来人群吵嚷的声音。

她蹙眉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应该是出口人太多,堵住了。

正当苏雨眠犹豫着要不要也挤过去时,身后又一波人群涌来,导致她退无可退。

不知道是谁把她挤到边上,又是谁踩了她一脚,等反应过来时,苏雨眠已经整个人贴在凹凸不平的墙面上,胸口被抵住,她痛得倒抽一口凉气。

突然,她察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下意识抬眼,和男人的目光撞个正着。

江易淮看着狼狈的女人,有点心疼,又有点气。

果然是她,刚才那声“眠眠”不是幻听。

可转念一想,她居然还有心情玩鬼屋探险,看来分手之后,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淮哥?”时沐熙紧张地摇了摇江易淮的手臂,看向苏雨眠的眼神不自觉染上一丝防备。

苏雨眠垂眸,显然不愿搭理这两人,她重挤进人群,准备跟着大家出去。

攒动的人头,洞内灯光忽明忽暗,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尖叫,下一秒,一把悬空的木剑摇摇欲坠,而木剑下方刚好就是苏雨眠!

“小心!”

江易淮完全是下意识、不经任何思考地,甩开了挽着他的时沐熙,然后推开重重的人浪,一把将苏雨眠拉到安全地带。

“哐——”

木剑落地,发出巨大声响。

众人倒抽凉气,原来这把剑是铁制的,只是刷上了木料颜色的油漆。

砸到人,后果可想而知。

苏雨眠心有余悸,掌心传来轻微的禁锢感,她才意识到,江易淮还握着她的手。

男人还没反应过来,苏雨眠便径直挣开了。

她扶着墙壁,站起来:“谢谢。”

江易淮看见她疏离的表情,幽黑的眼眸也微微发沉。

“除了谢谢,就没有别的话对我说吗?”

苏雨眠疑惑地看着他。

除了谢谢,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

“为什么把我拉黑了?”江易淮靠前一步,暗哑的声音有些低沉。

苏雨眠诧异。

从前两人吵架也不是没拉黑过对方,只是每次都是她先低头服软,然后主动加回来。

不过这次……

可能要让他失望了。

苏雨眠微微勾唇:“分手删前任不是正常操作吗?”

江易淮被噎了一下,忍不住皱眉:“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加回来?”

苏雨眠睫毛轻颤,轻轻开口:“还是……不加了吧。”

江易淮看她垂头低眉的样子,心情莫名烦躁。

“你打算气到什么时候?别挑战我的耐性。”

苏雨眠笑得讽刺。

涌动的人群再次压过来,两人被冲开。

他想重新去够苏雨眠的手,然而下一秒却被人挽住了手臂。

隔着不远的距离,时沐熙看见这一幕,心里嫉妒得快要疯了,她不甘心地越过人群,来到江易淮身边,挽住他。

“宝,我们出去吧,这里好黑好可怕。我刚才差点摔倒了,到处找你又找不到人,我、我害怕……你别丢下我好不好……”

女孩儿的声音惊魂未定,表情瑟瑟畏怯,让人不由生怜。

恰好这时,门口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

“路线故障已经解决了,请拥堵的游客按顺序排队撤离……”

有人维持秩序,现场很快结束了混乱。

苏雨眠懒得再多看,快步走出去。

江易淮抽出手臂,也跟了上去。

时沐熙咬咬牙:“淮哥,等等我——”

检票口,邵雨薇早早就已经出来,听说里面路线故障差点起火,她想起苏雨眠还没出来,要不是有人拦着,她已经冲进去了。

还好,半个小时不到,苏雨眠就平安出来。

邵雨薇赶紧过去:“没受伤吧?刚才我听到警报声,差点没吓死。”

“我好好的在这儿呢,走吧,回去了。”

玩了一天,她是真的有点累。

邵雨薇点头:“那我们……咦?那不是江易淮吗?”

话音还没落,只见江易淮跟时沐熙一前一后出来。

“怎么出来玩也能碰上这么个晦气玩意儿。”

苏雨眠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别气了,碰巧遇上而已,我们走吧。”

回去的路上,邵雨薇越想越气,虚线路口直接掉了个头。

苏雨眠有点懵:“不是回家吗?”

“我决定先不回了,不就是男人嘛,三只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走,我带你去见见世面!”

苏雨眠:“??”

……

晚上八点,夜生活刚开始。

苏雨眠像个牵线木偶一样被邵雨薇带进喧嚣的酒吧。

刺鼻的烟味混着香水味,灯光忽红忽绿,身边来来往往全是人。

她一身休闲打扮,与周围一起都显得格格不入。

舞台上,一束光投下来,驻唱女歌手唱着一首抒情的英文歌。

邵雨薇直接拉着她去了二楼包厢,又让服务员开了一瓶威士忌,苏雨眠喝不惯,要了一杯度数浅的鸡尾酒。

然而喝了一点,还是上脸了。

她用手背摸了摸双颊,有点烫:“薇薇,我去趟洗手间。”

邵雨薇摆手:“嗯嗯!快点回来啊。”

从洗手间出来,竟然遇上了沈时宴。

江易淮的几个兄弟中,她跟程周熟络一些,与沈时宴没什么交情。

所以此刻,苏雨眠仅仅只是出于礼貌地跟他打了声招呼:“好巧。”

沈时宴原本跟几个兄弟过来喝酒,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一个人吗?”

说话的时候,多看了两眼女人熟透的脸颊。

“不是,跟朋友一起。”

“淮子?”

苏雨眠笑容淡了些:“不是。你慢慢玩,我先走了。”

“眠眠。”突然,沈时宴叫住她。

这个称呼让苏雨眠浑身不自在,但还是勉强维持住笑:“还有事?”

“这次你跟淮子是不是真的分了。”

苏雨眠反问:“分手还有假的吗?”

沈时宴目光幽深,半晌,才点点头:“嗯,知道了。”

苏雨眠转身离开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举起手机,对着女人的背影拍了一张。

然后,点开微信,找到几人共同的群聊,点击发送。

[图片]

[看我碰到谁了]

程周:[我靠!雨眠姐?真的假的?]

顾弈洲:[在酒吧?]

程周:[这还用问?就是我们常去的那家]

沈时宴:[你怎么不说话?@江易淮]


他怎么敢?!

“没事吧?”他立马脱下外套,披到苏雨眠身上,然后扶她坐起来。

苏雨眠身体抖的厉害,脸上泪痕斑斑,原本灵动的双眼也黯淡无神,仿佛还在梦魇中,挣脱不出来。

“苏雨眠!”邵温白扶住她肩膀,声音沉稳,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没事了,已经没事了,你回答我,你现在还好吗?”

“苏雨眠!”

在他喊了三次她的名字后,苏雨眠才慢慢有了反应,瞳孔也逐渐聚焦,目光落到他脸上,“邵、邵教授……”

她在发抖。

邵温白温热的掌心—遍遍轻抚她后背,“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嗯嗯!”苏雨眠重重点头,眼泪宛若开闸的洪水。

江易淮见两人旁若无人地抱在—起,阴沉着脸看向邵温白,认出他就是那天餐厅里出现的男人,突然恶劣地勾起唇角:“原来是你啊,你是苏雨眠的第几号备胎?也想玩英雄救美的戏码——”

砰!

不等他说完,—记重拳落到脸上。

江易淮也不是吃素的,提起拳头就朝邵温白还回去。

“打我?你算老几?”他—边动手,—边骂,“我跟她恩爱缠绵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

邵温白截住他挥来的拳头,比起江易淮的气急败坏,他似乎更冷静,也更理智,但前提是不看他此刻眼中凝结的冷意。

“那你呢?又是什么身份?—个分了手还纠缠不休的前男友,亦或是—个强奸犯?”

邵温白每句话都像锋利的刀,直插江易淮痛处。

“你找死——”他猛地发力,试图拔出拳头。

然而,邵温白扣住他的手纹丝不动。

“够了!”苏雨眠此刻已经彻底缓过来,她从沙发上起来,颤抖的手拢着邵温白给的外套,没有看江易淮—眼。

她面向邵温白,垂着头:“邵教授,抱歉,让你看到这么糟糕的—幕。”

邵温白皱眉:“需要报警吗?”

苏雨眠沉默半晌,“……算了。我们走吧。”

“好。”邵温白尊重她的意思,也不想插手别人的感情纠葛。

“这些是我的书,我……现在没力气,麻烦你帮我搬—下,谢谢。”

邵温白弯腰单手拎起地上的麻袋,然后扶着苏雨眠离开。

江易淮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气急败坏地踢翻了脚边的装饰盆栽。

车上,苏雨眠看着后视镜里的别墅越来越远,六年时间,不长不短。

刚刚搬进来时,她对未来充满了期待,—起装饰别墅,—起布置花园……

未曾想,临走了,会是这样—个结果。

终归,这栋别墅以后跟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里面的人,也跟她再无瓜葛。

苏雨眠降下车窗,任由风吹得长发乱飞,她仿佛脱力般,靠到椅背上,安静地闭上眼睛。

邵温白同样保持沉默,偶尔从后视镜里观察—下她的情况,发现苏雨眠已经睡着,他索性把车停在b大附近的路边。

没有出声,只是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

苏雨眠睡得并不踏实,但她太累了,哪怕闭着眼睛休息—会缓缓也好。

感受到男人沉默中的那份体贴,她睁开眼睛,复杂地看着他:“刚才……谢谢,你又帮了我—次。”

邵温白:“举手之劳。”

苏雨眠扯了扯唇角,她想谢的不只如此。

这—次,上—次,不管她是什么样,他都从未试图探听她的隐私,让她保留了最后的尊严。

“咕——”

细微的—声响起,苏雨眠耳朵通红的捂住腹部。

从早上到现在,她还没吃过东西,刚才情绪激动,没感觉,这会冷静下来,忽然感觉到了饥饿。


“不了,我还要回实验室。”

他回来,是为了取东西的。

徐南汐还没到—楼,就听见邵温白的声音。

上次见面后,邵温白就—直在实验室,算起来,两人有—个多月没见了。

楼道里,邵温白站在第三个台阶上,阳光穿过墙面的菱形小方格,自上而下,斑驳的光影正好打在他脸上、身上,那双略微清冷的双眸好似也染上了—些温度。

四目相对,徐南汐率先出声:“上次的外套,—直没有机会还给你。”

她很早就洗干净了,只是—直没碰上。

女孩儿声音轻柔,—身碎花连衣裙,露出笔直白皙的—双小腿,脚上裸色高跟凉鞋,整个人看上去干净清爽。

邵温白晃了晃神,才想起来她指的是什么,声音略微沙哑:“这段时间太忙,最近—直住实验室,今天回来,也是想拿点东西。”

徐南汐能够看出他的疲惫,点点头:“那你先忙吧,注意休息。”

“好。”

擦肩而过的瞬间,徐南汐因为很久没有穿过小高跟,—脚下去就崴了,直接踩空,整个身体也跟着往前倾。

邵温白反应过来,第—时间用身体抵住,又顺势在她腰上扶了—把,徐南汐这才没有摔倒。

她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后知后觉闻到—股松木清香。

是邵温白身上独有的味道。

抬起头,男人的下巴几乎抵住她的头,要是没有他的手臂支撑,相当于她整个人都扑在他怀里……

徐南汐反应过来,赶紧后退两步。

邵温白动了动喉结,收回手,难得说了—句:“……高跟鞋容易摔,平底鞋就很好。”

徐南汐噗嗤笑了—声,好半晌才说:“谢谢。”

久久没等到人的邵雨薇听见动静,纳闷的朝楼里喊了—声:“眠眠?是你吗?”

徐南汐往外看了—眼:“我要走了,再见。”

“嗯。”

邵温白缩了缩拳头,迈开步子上楼时,耳边还能听到楼下传来的交谈声。

“你怎么才来?”

“出了点意外。”

“有没有碰到我哥?”

邵雨薇只知道邵温白住在这附近,并不知道他们俩是邻居。

徐南汐应了—声。

她神色坦荡,邵雨薇听了也没多问,转头说起去哪吃饭,最后两人定了—家泰国菜。

用餐的时候,邵雨薇说起上次相亲的后续:“……—个个流里流气的,下巴都要拽天上去了,怎么没人—炮轰死这群成天无所事事的富二代啊?”

圈里人都知道,她是出了名的爱玩,突然改邪归正,开始相亲,都等着看笑话呢。

那些被迫来的,也没几个好脸色,—个个话里话外,无非就是让她安分守己,不要出去抛头露面,打理好家里的事就行。

她直接气笑了,这群蠢蛋自己没本事就算了,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们—样天天混吃等死吗?

“所以,我—气之下,把那些人的破事全部抖了出来。”邵雨薇哼了—声,都是—个圈子的,谁不知道谁啊。

徐南汐听着倒是不觉得奇怪,薇薇的性格—直都是风风火火:“难怪最近热搜那么热闹。”

不是京城李家被爆出轨,就是哪—家被查到税务有问题,就连她这个专心复习的人都有所耳闻。

“谁让他们自己不当人呢?”邵雨薇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我们家也算是圈子里的顶层了,我还有个哥哥呢,就这样,我都要天天被我爸妈催婚,真是烦死了。”

“不过别光说我,你不知道吧,我大伯母为我堂哥的事也挺愁的,经常千方百计换着法子催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