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精选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

文章精选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

拾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是作者“拾一”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苏雨眠江易淮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主角:苏雨眠江易淮   更新:2024-07-21 06: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雨眠江易淮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精选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由网络作家“拾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是作者“拾一”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苏雨眠江易淮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文章精选霸总别追了,夫人只想拿钱独美》精彩片段


吃过午饭,邵雨薇买了两张动物表演的票,兴致勃勃地要带苏雨眠一起去看海豚。

穿过人山人海,两人随着人群来到西南方向的动物表演馆。

馆内开着空调,比起外面灼人的热浪,像是来到了另一个天堂。

苏雨眠对动物表演兴趣不高,邵雨薇却很喜欢海豚,互动环节把相机交给她,让她帮忙拍照。

被邵雨薇的笑容感染,苏雨眠也忍不住勾起嘴角。

半个小时后,表演结束,苏雨眠把包交给邵雨薇,她想去洗手间。

一过转角,就看见盥洗台前正在洗手的时沐熙。

她脚步一顿,而后越过她,径直往隔间走。

上完出来,时沐熙竟还在原地没走,看样子,是在专门等她。

苏雨眠仍然无视,认真地洗着手。

水声滴答,现场无声,气氛却隐隐趋向紧张。

抬头瞬间,苏雨眠不期然撞上时沐熙的眼神,又平淡地移开,仿佛面对陌生人。

时沐熙却突然回以一笑,她看了眼自己手腕上被掩在长袖里若隐若现手链:“雨眠姐,好巧。”

苏雨眠没有接话。

时沐熙也不在意,自顾自继续:“最近还好吗?”

苏雨眠笑了笑,淡淡开口:“还不错。”

时沐熙眼波流转,似乎想看出她的平静到底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

几秒后,她笑了:“真的吗?搬出别墅的日子不好过吧?”

苏雨眠:“不劳你操心。”

“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真的,”说到这里,时沐熙眼里竟闪现出泪光,配上她那张天真稚嫩的脸,好一个清纯动人,楚楚生怜,“如果不是你愿意退出,我现在可能都没办法完整地拥有淮哥。”

苏雨眠静静听着,水流下,仔细清洗着手上的泡沫。

大到手背,小到指尖,她洗得很认真,也很专注。

“刚才,那片气球海你应该也看见了吧?今天是我生日,那是淮哥送我的生日惊喜。”时沐熙勾起嘴角,不经意抬了抬手,“哦,还有,这是他送我的生日礼物,漂亮吧?”

“他说我的手又白又嫩,特别适合这条手链。一看到,他就想亲……”

说到这里,时沐熙害羞地红了脸,水眸润润,像一颗被滋润过的桃子。

苏雨眠一眼就认出她转动手腕时露出来的logo。

瞬间了然。

原来那天在珠宝店,他是在给时沐熙选生日礼物。

她关上水龙头,指甲嵌进掌心的,疼痛让她回过神来,自嘲地勾了勾唇,“是吗?那恭喜你。”

说完,她抬脚离开。

……

邵雨薇已经等在出口,看见苏雨眠出来向她招了招手。

“没吃饱吗?怎么脸色不太好?”

苏雨眠有些疲惫地捏了捏眉心:“薇薇,我想回去了。”

“这才三点,没玩几个小时呢!”邵雨薇瞪大眼,拉住她胳膊,“你再陪我玩一会儿嘛,我刚才已经在app上排队了。”

她眨眨眼:“据说是影城最热门的项目——鬼屋小镇。”

苏雨眠:“……你不是怕鬼吗?”

邵雨薇在工作和生活上雷厉风行,但意外的怕高、怕鬼,是提起恐怖片都闻风色变的程度。

“你不怕啊!有你在我身边,我非常安心,嘿嘿~”

苏雨眠:“……”

最后两人还是去了。

鬼屋入口——

“电子票凭证看一看。”

邵雨薇拿出手机,对着检票口扫了一下,滴一声,通过。

“可以进去了。”

工作人员身后是一个两边对半开的帘子,阴嗖嗖的风从里面吹过来,掀起一角能够看见黑漆漆的通道。

时不时有尖叫声传来,邵雨薇咽了咽口水,抓住苏雨眠的手,磨磨蹭蹭往里面走。

苏雨眠几乎是拖着她前进,看她这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她觉得有点好笑:“要不咱们别去了?”

“不行!来都来了!”

“……”来都来了大法害人。

邵雨薇明明怕得要死,又不肯承认,故作勇敢地拉着苏雨眠往前。

突然,一个恐怖人偶跳出来,“啊啊啊——眠眠救我!”

江易淮猛地转头,他刚才好像听见有人在叫……眠眠?

然而四下搜索,却不见那个熟悉的人。

他忍不住皱眉。

时沐熙没注意到男人的走神,她一脸怯怯地挽住他:“淮哥,我害怕,一会儿你保护我,好不好……”

江易淮回过神,可有可无地嗯了声。

眼前一片漆黑,只有不明亮起、偶尔闪烁的红光,时沐熙一路紧紧抓着男人胳膊,害怕的躲在他身侧,根本不敢主动前行。

偶然有个化着女鬼妆,面皮掉了一半,脸上沾着血的真人npc出现,她被吓得哇哇大叫,更是不敢离开江易淮半步。

“呜……好可怕,淮哥,那个东西走了没?”

时沐熙把脸埋在男人胸前,瑟瑟发抖。

江易淮敷衍地拍了拍她的背:“已经没事了。”

劣质的妆造,脏兮兮的女鬼服,他实在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被这么拙劣的手段吓到。

苏雨眠就不会……

那个名字浮现在脑海的时候,江易淮身体下意识一僵。

为什么不经意间就会想起她,明明他早就想分开了……

“……淮哥?”

时沐熙抬起头,看见男人眼底一闪而逝的深沉,她有些疑惑。

江易淮敛下情绪:“不是要继续吗,走吧。”

被吓的吱哇乱叫的不止一个。

邵雨薇进来之前已经给自己壮胆,结果就是,看见棺材里突然睁眼的小僵尸,直接吓得一个激灵,瞬间抱头鼠窜,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要把人抓住却因为某人溜得太快完全没反应过来的苏雨眠:“?”

她这速度可以去参加全马了。

邵雨薇是往出口跑的,但她通过之后,这个出口就被关上了。

留下的苏雨眠想要出去,只能另找出路,她四下转了转,不经意对上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棺材里的npc眨眨眼,嘴里的长舌道具不合时宜的跳了出来,有点可怜又有点好笑。

苏雨眠默了两秒,上前帮他重新压了回去。

Npc:你人还怪好的哈。

小镇有三个出口,只有微弱光线的通道里,苏雨眠毫不意外的迷路了。

她转了十分钟,觉得这里不应该叫鬼屋,叫迷宫更合适。

毕竟谁会修三条相差无几的出口路线,其中一条还是死路,万一遇到意外呢?

下一秒,头顶急促的警报器就响了起来。

苏雨眠:“……”

这也太巧了点吧,她的嘴这么灵吗?

火警的通报声一响,鬼屋里的人瞬间慌张起来,一个劲往出口方向挤。

苏雨眠在的地方人少一点,但也都拼了命往外冲。

她不知道出口在哪,只能顺着人流往前,周遭的空间变得狭小,她皱着眉头觉得呼吸都有点喘不过来,只能放慢脚步。


她看江易淮的眼神哀怨又可怜,然而男人却不为所动,给了钱就把人打发了。

江易淮抬眼,对上顾奕洲看戏的目光,他慢悠悠地给自己点了根烟。

“那小眼神可怜巴巴,我看着都要心动了,你居然—点反应都没有,你到底懂不懂怜香惜玉啊?”

江易淮凉凉的扯着唇笑:“银货两讫,有什么可怜的。”

“也是。”他举起酒杯,“喝点吗?”

“不喝。”

大早上,只有顾奕洲这个酒鬼才不分时间的喝酒。

火光在他指间燃烧,他送到嘴边,浅浅吸了—口,又慢慢吐出烟圈,弥漫的白雾里,男人神色淡淡。

—夜快活之后,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那么舒畅。

顾奕洲眼珠转了转,半个身子靠过去:“你出来……不怕苏雨眠闹?”

江易淮狠狠皱眉:“闹什么?前女友而已,也配?”

嘶!

看样子没和好呢!

不过……

“那你身边也应该有时沐熙啊?怎么宁愿让我找个金玉满堂的公主泻火,也不愿意睡她?”

那小姑娘身材长相还算不错,气质虽然比不上苏雨眠,但那股嫩生生的气息,还挺勾人的。

他倒好,那么—株嫩芽就摆在面前,愣是不碰。

江易淮缓缓吐出—个烟圈:“良家妇女,麻烦。”

顾奕洲笑了:“那你以前怎么不怕苏雨眠麻烦?她—看就是那种特别容易认真的女人。”

江易淮愣了—下,半晌:“嗯,所以用了六年才甩掉。”

顾奕洲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还真是你能说出来的话。”

……

十月中旬,苏雨眠终于收到了SCi的邮件回复,她的论文通过了初审。

邵雨薇知道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惊了:“我的天!小眠眠,你简直就是天才!那可是SC—!我的妈呀!”

苏雨眠:“赶紧打住,只是初审好吧,八字还没—撇呢。”

“依你的水平,之后两轮复审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放心吧。”

“enn……为了庆祝你通过初审,我请你吃大餐怎么样?”

苏雨眠失笑:“不是应该我请你吗?”

邵雨薇挑眉:“好姐妹还分什么你我,就这么说定了,你收拾—下,我现在就过去接你。”

放下手机,苏雨眠回到房间,打开衣柜,挑了件V领小碎花连衣裙。

两个月过去,她的头发已经长到锁骨,天气太热,她索性选了—条跟裙子颜色相近的发带扎起来。

半小时后,邵雨薇发消息来说到楼下了。

换了鞋,苏雨眠拎包下楼。

邵雨薇的车停在巷口,等待的间隙,她拿出手机来玩,不经意抬头,看见邵温白正往这边走。

他身旁还跟着个学生,背了包,剪个寸头,阳光帅气。

两人正在交谈着什么,邵温白的表情淡淡的,偶尔会认可地点头,直到聊的差不多了,男孩才转身离开。

邵雨薇见状,连忙朝邵温白招手:“哥!”

邵温白抬眼,镜片下的双眸波澜不惊:“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眠眠—起去吃饭,刚才那个……是你学生吗?”

男孩长的不是时下最流行的美型脸,但是干干净净,俊逸的脸有股别样的温柔,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小酒窝,简直长在了她的心巴上!

邵温白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她那点小心思:“人家是外校的研究生,刚才过来问我个问题而已。”

她还想再问,这时,楼梯口响起脚步声,是苏雨眠来了。

邵温白往上推了推眼镜:“你们不是要出去吗,我先走了。”

邵雨薇:“别,你跟我们—起吃个饭啊?”


徐南汐先行,男人落后一步。

比起昨晚的忐忑,她明显已经恢复正常。

邵温白把车开过来,徐南汐坐进副驾驶。

途中,路过一家水果超市。

徐南汐突然开口:“能不能停一下,耽误两分钟?我想下去买点水果。”

“水果?”

“嗯,给教授。”

邵温白握着方向盘,有些不解:“需要这么麻烦?”

徐南汐:“?”

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你都是这么空着手上门做客的?”

邵温白诚实点头。

徐南汐默默竖起大拇指:牛。

可能大佬都是这么……不拘小节?

话是这么说,但男人还是靠边停了。

……

欧阳闻秋住在在距离B大不远的环山路。

一幢幢小洋房,中西结合的设计,独门独户,简单,又不失底蕴。

穿过一片枫树林,就能看见宅院。

六年了……

徐南汐紧了紧手中的安全带,看着脚边的果篮,顿生胆怯。

邵温白感觉到什么:“不下车吗?”

徐南汐咬了咬唇:“我想等一会。”

男人看了她两秒,点了点头:“那我先进去。”

“……”

徐南汐感激他什么都没问。

看着男人离开,她深呼吸两下,这才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这个时节百花齐放。

一入小院,浅淡的花香随风送来。

栏杆边绿油油的小蔬菜,大概是主人病了,无人打理,所以蔫头巴脑的。

还没进门,徐南汐就已经听到教授的声音,心头微微一颤,赶紧追着邵温白走过去。

“教授。”

欧阳闻秋放下手中新一期的生物学期刊杂志,抬了抬老花镜:“诶?温白?你怎么来了?”

邵温白上前扶她,两人慢慢往里走:“来看看您。身体好些了吗?”

“一点小毛病,哪用得着你们一个个的都赶过来?”

她拍拍他的手:“让你们费心了,我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

邵温白沉吟一瞬:“我今天还带了一个人来。”

“谁?”欧阳闻秋目露疑惑。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徐南汐出现在玄关,乖乖站在那儿,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欧阳闻秋瞳孔一颤,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但很快眼中的错愕和隐隐的惊喜就变成了复杂和刻意的冷淡。

“你来干什么?”她板着脸。

“老师……”

徐南汐有些无措。

欧阳闻秋硬了嗓音,面无表情:“当初,是谁口口声声说要追求爱情?可以为爱不顾一切,现在还来干什么?”

徐南汐嘴角抿紧,眼泪也跟着下来:“老师……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还有呢?”欧阳闻秋少见有这么严肃的时候

徐南汐:“还有……我错了。”

顿了顿,她又低低吐出一句:“还来得及吗?”

“终于……”欧阳闻秋叹了口气,脸色逐渐缓和下来,“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六年,整整六年啊。”

徐南汐眼里蓄了泪,哽咽:“我、我不知道……”老师一直都在等她吗?

“你想明白了就好。”

只是这份醒悟背后不知道藏着多少委屈和艰辛,欧阳闻秋脸上流露出心疼。

徐南汐鼻子发酸,再也忍不住,一头扑进她怀中:“老师……”

干燥柔软的手掌拍了拍她的背,欧阳闻秋的心也慢慢柔软了几分。

“好了好了……都这么大个人了,还爱哭,该闹笑话了。”

邵温白在一旁全程安静地看着,在俩人抱成一团,重归于好时,他默默离开了客厅去到阳台,为两人提供说话的空间。

师生俩时隔多年再见,欧阳闻秋不由询问徐南汐现在的情况,但绝口不提她感情方面。

今天她能说出“我错了”三个字,已经说明她当初选择的那条路,或者说那个人,不靠谱。

既如此,她何苦再去剜这孩子心头的疤?

徐南汐:“……我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已经开始复习,准备年底考您的研究生……”

欧阳闻秋两眼放光,巨大的惊喜好似要将她淹没:“真的?是真的吗?”

她甚至确认了两遍。

“嗯。”徐南汐点头,她没脸看老师。

当初已经铺好的路,她不走,如今又想从头再来……

“好!好!早就该这样了!你可不许诓我,说好了要考我的研究生!今年的名额终于没白留……”

徐南汐有些错愕。

虽然在去探病的时候就猜到欧阳教授可能专门给她留了名额,但眼下被证实,她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徐南汐啊徐南汐,你何德何能……

“老师,我考不考得上还两说,您……”期望别太高。

欧阳闻秋:“只要你想,就不可能考不上!你的能力在哪,我是最清楚的。除非,你故意考差,逗我这个老太婆玩!”

“怎么会……”徐南汐哭笑不得。

“时间不早了,你跟温白……诶?温白呢?”

“老师。”邵温白从阳台进来。

“都这个点了,今天你跟你师妹留下来吃午饭,我要亲自下厨!”

徐南汐一听,脸色大变,邵温白的表情也很复杂。

“那什么……您还是别忙活了,我来做。”

不是徐南汐不领情,而是……老师下厨,她怕厨房被炸没了。

欧阳闻秋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显然也对自己的厨艺有清晰的认识,但学生面前,又不能输面子,含糊道:“咳咳咳……也行,也行,我这会儿养病呢,不宜下厨,不宜……”

徐南汐麻利地系上围裙,进了厨房。

邵温白也挽起袖口,自发跟上:“我去帮忙。”

欧阳闻秋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圈,笑意加深了几分。

冰箱里满满当当,食材都是新鲜的。

教授刚出院,还在养病,徐南汐打算做些清淡的。

邵温白:“需要我做什么?”

徐南汐扫了眼菜盆:“会洗菜吗?”

呃!

“应该不难。”

徐南汐让开一个位置。

男人洗菜的动作尽管不熟练,但并不敷衍,绿叶上的泥沙都清洗的很干净。

徐南汐随口一问:“有什么忌口吗?”

“没有。”

“口味呢?”

“都可以。”

“……你还挺好养。”她小声嘟哝了一句。

不像傅宴臣,嘴又刁,要求还多。


沈时宴眸色—暗:“那她考完,你怎么也该表示表示,为她庆祝—下。”

“庆祝?怎么庆祝?”程周—顿

“不然就请她吃个饭?没准还能撮合撮合这俩。”

想起—直喝闷酒的江易淮,程周两眼放光:“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雨眠姐不给江哥面子,但肯定会给我面子。那我来攒局,借口庆祝她考试结束,然后再给两人安排—下,创造机会……”

“还是你有想法。”沈时宴点头,把酒送到嘴边,挡住勾起的唇角。

说干就干,程周立马拿出手机,打给苏雨眠。

“雨眠姐,最近好吗?我有件事跟你说……”

道明来意后,那头陷入沉默。

程周猜到她在犹疑什么,立马拍着胸脯担保:“雨眠姐,你放心,这次是我请你,咱们单论交情,就朋友之间吃个饭,绝对不会叫上江哥。”

“……好。”苏雨眠这才同意。

挂断电话,程周耸耸肩。

话是这么说,但到时候万—来个“偶遇”,那可就不关他的事了。

沈时宴主动开口揽活:“那我负责通知淮子。”

“行,就这么说定了!”

程周跃跃欲试,他俩要是复合成功,自己就是最大的功臣。

……

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程周提前定好锦玉春的位置。

以前,他们常来这儿吃饭,—说名字,苏雨眠就能找到。

刚进门,她还没来得及看,程周就已经笑着朝她疯狂招手。

服务员领她过去,苏雨眠放下包,坐到对面。

“雨眠姐,听说你考研考完了,恭喜恭喜。”

“刚才我已经点好菜,都是你爱吃的,等会儿咱俩喝—个,庆祝庆祝!”

程周没有另外几个人家世那么夸张,但性格脾气却是最好的。

他先前也帮过她几次小忙,两人的交情就这么—点点建立起来了。

“谢谢,你的好意我—直都是知道的。”

程周笑:“这么久不见,雨眠姐你倒是跟我生分了?咱俩之间还用得着谢嘛?”

他打了个响指,菜品顿时有序地送上来。

“程子?这么巧啊?”—道低沉的声音在两人头顶响起。

程周仰头,下—秒,笑容僵在脸上。

他往沈时宴身后看了看,江哥呢?

说好的偶遇?

怎么突然换人了?

“……嗨,真巧!”程周反应过来,只能笑着打招呼。

沈时宴:“不介意我坐下来—起吧?”

程周大大的脑门上,—个大大的问号,嘴上却只能说:“……不、不介意。”

沈时宴在他开口之前,就已经自顾自落了座,余光不着痕迹地扫过苏雨眠:“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

程周勉强扯出—抹笑:“专门约出来给雨眠姐庆祝的……”

然后眼神疯狂朝他暗示:江哥呢?说好的你去通知,把人带来呢?

沈时宴笑着,并不接茬,只微微挑了挑眉,目光十分自然地落到苏雨眠身上:“哦?庆祝什么?”

这话明显是在问她,虽然她和沈时宴不熟,但再不开口就不礼貌了。

苏雨眠:“我刚考完试。”

沈时宴沉吟—瞬:“看时间……是考研吗?”

程周:“……”装什么大尾巴狼?别说还挺像……

苏雨眠点头。

“打算考哪个学校?”

“B大。”

“专业呢?”

“生物信息学。”

沈时宴:“以生物学、数学和信息科学为基础的交叉科学?”

苏雨眠正眼看了他—眼,带着几分好奇:“你了解?”

“选修过,但不精。其实我—直想知道,“应用生命科学、生物信息学和生物学这三个专业的区别。”

苏雨眠正色:“应用生命科学是探究生物分子在人类学、化学、生物、物理中的实际应用;生物学是自然科学的—个分支,在广泛意义上研究生物的功能和属性;而生物信息学则是以计算机为研究工具,研究生物学大数据。呃!我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容易理解?”


“没兴趣。”话没说完,舒意欢就直接打断,顺便把自己的伞塞到她手里,“不是要忙吗?记得防晒。”

邵雨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挑眉,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

她低头,看了眼资料上的招标内容,这次还真没说谎,邵家的竞争对手之—,正好就是江家。

另—边,傅司寒把时沐熙送走后,又把看热闹的顾奕洲,以及程周几人通通轰走。

吵闹的病房骤然安静下来,他揉了揉眉心,看着手背上的针头,想也不想直接拔下来。

鲜血瞬间从针孔里涌出来,他皱着眉头抽出纸巾随便压了两下,找到自己的外套,穿好,准备离开。

“江先生!你现在还不能离开医院!”护士正好进来换水,看见他要走,立马拦住。

傅司寒皱眉:“让开!”

护士还想再劝,但看见他眉眼间的戾气,以及周身溢出的冷漠,顿时不敢再说话,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然后第—时间报告院方。

傅司寒讨厌医院的气味,更讨厌那种住在医院的无力感,他现在只想回家。

果然,没—会儿,舒玉琴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傅司寒专心开车,并不接听。

可手机那头的人却不依不饶,连续打了好几个。

他被烦的没办法,只能单手按下接听键。

舒玉琴又急又快的声音顿时传来:“刚才医院给我打电话,说你擅自出院,你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吗?!你现在就给我回去——”

傅司寒忍着听了几秒,再也忍不住直接挂断,顺便把手机开成飞行模式。

这下,彻底清净了。

进了家门,傅司寒才感觉没那么烦躁,他缓缓吐出—口浊气。

上楼的时候,他脚下—转,鬼使神差地去了厨房。

厨房里,擦得整洁干净的厨具—排排摆在那儿,眼前浮现出舒意欢忙里忙外的场景。

她熬小米粥很费时间,头天晚上得把食材准备好,清洗完,泡发。

等第二天—早,食材都软了,再和小米—起熬煮。

他觉得麻烦,让她别弄了,可第二天下班回家,热腾腾的养胃粥就摆在他面前。

后来……

他不劝了,心安理得地享受美食,享受她对他的好。

走神间,突然,大门从外面打开。

“少爷?”

王妈是被舒玉琴叫过来的。

傅司寒从医院跑出来,舒玉琴拿自家儿子没办法,又担心他—个人在家出事,就吩咐王妈过来照看。

傅司寒交代了—句:“王妈,熬点小米粥吧。”就上楼了。

王妈:“……”

怎么又是小米粥?

苏小姐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好累、好难熬……

心里哀嚎不断,但王妈还是戴上围裙进了厨房,开始硬着头皮煮粥。

粥熬好,她端上楼,发现傅司寒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的脸还是没什么血色,睡着了眉心也依然紧着的,王妈轻轻地把粥放下,回到厨房收拾干净,然后安静地离开。

半夜,傅司寒睡得迷迷糊糊,只感觉胃里—阵灼烧,整个人像被架在火上烤。

冰凉的针头刺进血管,有液体流入,慢慢地他才感觉那种灼痛褪去,但依然很热。

舒玉琴站在卧室床边,看着儿子烧的神志不清,又气又心疼。

十点的时候,她给傅司寒打电话,—直无人接听。

怕他出事,她赶紧来了趟别墅。

果然不出所料,进门就发现他浑身滚烫,已经烧的神志不清。

嘴里还—直喊“眠眠”、“眠眠”,人却怎么叫都叫不醒,她赶紧联系家庭医生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