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农门小福妻我给亡夫养儿子

农门小福妻我给亡夫养儿子

君十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明月执行任务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再次睁开眼睛,她魂穿古代,穿越到一个好吃懒做,目光短浅的乡野小寡妇的身上。开局带俩娃?家徒四壁?好在跟随秦明月一起穿越过来的,还有一个随身空间。现代物品应有尽有,只要有钱,就能兑换。她带着两个小萌宝,开启发家致富幸福路。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自己捡回家的男人变得越来越黏人……

主角:秦明月,魏图南   更新:2022-07-16 01: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明月,魏图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门小福妻我给亡夫养儿子》,由网络作家“君十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明月执行任务的途中发生意外,不幸身亡。再次睁开眼睛,她魂穿古代,穿越到一个好吃懒做,目光短浅的乡野小寡妇的身上。开局带俩娃?家徒四壁?好在跟随秦明月一起穿越过来的,还有一个随身空间。现代物品应有尽有,只要有钱,就能兑换。她带着两个小萌宝,开启发家致富幸福路。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自己捡回家的男人变得越来越黏人……

《农门小福妻我给亡夫养儿子》精彩片段

大康王朝,玄宗七年,秋!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云层照在帝都庄严肃穆的城楼上,有早起出城的人经过下面,忽的被什么湿哒哒的东西滴了一脸,伸手一摸,黏糊糊的,腥臭难闻,鲜红刺目,抬头一看,一颗血淋淋的脑袋赫然挂在城门之上。

旁边张贴的告示白纸黑字,十分醒目。

不一会儿围观的人便多了起来。

“想不到这沈国公竟然也是太子党的余孽,藏得够深啊!”

“可不是吗?他女儿差点就成了皇上的妃子!”

“你们说这太子党的人怎么无孔不入啊,他们会以什么身份出现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要我说吾皇登基都这么久了,太子党的余孽早该剿清了,否则朝堂不清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天了!”

“说得容易,这些人大隐于市,小隐于林,上哪儿找去!”

“……”

与此同时,距离帝都千万里外的水云村……

“打死她,打死她!”

“这么小的孩子她怎么下得去手!”

“可不就是,人家杨三郎根本就不要她,耐不住寂寞的赔钱货,打死了活该!”

“哎,怎么不动了?”

“肯定是装的!”

“啊!好像……好像没气了!”

“不会真的死了吧!”

秦明月只觉得额头上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袭来,好半天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可眼前一片血雾,影影绰绰的只能看到一群重叠的人影。

她不是与犯人火拼的时候中弹身亡了吗?怎么又活了过来?

下一秒,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冲进她的脑海。

她竟然重生到了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这个人年仅十六,却是水云村的寡妇。

她的丈夫赵今年一年多前上山打猎,葬身虎口,再也没回来过,留下一个年仅三岁的小姑子跟一个七岁的私生子让她照顾。

婆家对她不闻不问,娘家上有兄下有弟,也不管她的死活。

而她又受了她那初恋杨三郎的诱惑,竟然想掐死两个孩子后双双私奔,直到被义愤填膺的村民们发现,失手将她打死。

真是,无语啊……

秦明月活动了一下指关节,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她……她怎么起来了?”

“不会是诈尸了吧?”

“你……是人是鬼?”

众人都有些惶恐,只有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妇女壮着胆子上前拿了根棍子戳了一下她的肩膀。

秦明月被她戳得龇牙咧嘴。

“命还挺大!”妇人见此,十分鄙夷的啐了一口。

秦明月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隔壁村李香莲的母亲,李香莲跟杨三郎定了亲的,李婆子得知自己跟杨三郎有瓜葛后煽动村民前来闹事,额头上这道致命伤便是出自她手!

秦明月抹了一把眼前的血雾,抹得满头满脸都是红色,目光幽冷得瞪了李婆子一眼。

李婆子本来还想上手去掐秦明月,可被秦明月这幽幽的一眼看得莫名有些心虚,伸出去的手竟然鬼使神差的僵在了原地。

“闹够了吗?闹够了就滚开!!”

秦明月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冷声道。

村民们为了救孩子,心思急切她能理解,可这李婆子不一样,李婆子是存了心来报复的,打定主意不让自己活!

“你自己做了错事还敢如此理直气壮,乡亲们你们看呀,就是这黑心肠的小浪蹄子,保不准下一个勾引的就是你们家男人!”

李婆子拍着大腿,大声喊道:“打死她,不能让她继续留在村子里!”

围观的人被煽动了起来,刚才愤怒的情绪在次涌上心头,纷纷表示附和。

秦明月冷冷抬眼,看向众人。

“我跟杨三郎清清白白,凭李婆子随口污蔑,让人打死我,就是草菅人命!凡是动过手的人,一个也别想跑!到时候官府过来,重则判刑,轻则赔钱,别忘了,我还有两个孩子,到时候是你们要帮我养吗?”

村民闻言,慢慢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是啊,只听这李婆子说秦明月勾引杨三郎,但大家谁也没亲眼见到。

“就算你没勾引杨三郎,但要掐死两个孩子总是真的!这都是我们亲眼见到的!”其中一个村民大声嚷道。

“就是就是!”

“呵!”

秦明月眼皮子也没抬。

“我一个好人家的寡妇被李婆子凭空污蔑,羞愤欲死,念及两个孩子年幼,离了我也活不下去,少不得又要被谁打骂侮辱,这才一时心急,欲与他们同赴黄泉。如今我明白过来了,自然是眼珠子一样将他们宝贝着。难道各位嫂嫂婶子们,竟有谁好心,要替我养这两个孩子吗?”

“呸!想得美!谁要替你养孩子!”

这年代,养活自己一家人就够艰难的了,谁还想家里多两张嘴吃饭?

“散了散了,都散了吧!”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村民们纷纷放下石头各回各家去了。

“唉唉唉……”

李婆子不甘心,可已经没人愿意搭理她了。

秦明月不想跟她再做纠缠,循着原主的记忆往家走。

“站住,你就这么走了?没门!”李婆子张牙舞爪的扑过来,想要跟秦明月再拼一拼。

秦明月斜睨了她一眼,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往旁边轻轻一带,李婆子整个人便扑了出去,摔到路边的草丛里啃了一嘴泥。

“哎哟喂,你……”李婆子坐起来就想破口大骂,可秦明月一个眼神过去,吓得她浑身一颤,硬生生的闭了嘴。

秦明月见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眼前这座破破烂烂的茅草屋应该就是她现在的家,秦明月推开篱笆做的院门走进去。

台阶上坐着的两个孩子原本正互相抱着取暖,一听见推门声吓了个激灵,抬头看见秦明月满身满脸的血,活像是地狱走出来的恶鬼。

小一些的“啊呜”一声便哭了起来,大一些的连忙将她护在身后,瘦小的身板瑟缩着,眼里满是警惕:“你……你……你要打就打我好了,别打丫丫!”

秦明月心里揪疼了一下。


秦明月不说话,记忆里,大一些叫赵天宝,七岁了,据说是她丈夫在外面跟一个姓柳的女人生的。

那女人得知赵今年死了,特地把这孩子送过来,说自己养不起了!

小一些的叫赵丫丫,三岁了,是她的小姑子,赵家老两口统共生了两子四女,觉得男丁单薄就想着再生一个。

谁知道生下来又是个赔钱货,大冬天的,一合计就想丢脸盆里溺死。赵今年身为赵家老大,于心不忍,便带着这丫头从赵家分了出来。

见秦明月不说话,天宝心里没底,但还是壮着胆子继续道:“是你想掐死我们,不是我们想找人来打死你的,你……你放过丫丫吧,我任凭你处置!”

天已经凉了,孩子身上却还穿着单薄破烂的衣服,又瘦又小,脸上一点肉都没有,脖子上还都是青紫色的掐痕,看得人十分心酸。

秦明月暗骂这具身体的原主不是人,就因为死了丈夫,自己好吃懒做,又带着两个孩子,觉得苦哈哈的日子没有盼头,便想掐死两个孩子去投奔自己的初恋情人!

真是……畜生不如啊。

看着两个孩子害怕的眼神,秦明月知道,自己这幅鬼样子铁定很吓人,连忙放缓了声音:“你们别怕,我不是来找你们报仇的,有没有水?我想先洗把脸。”

得先把脸上这些血污清洗干净,再慢慢让两个孩子消除心里的恐惧。

毕竟她本来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能重活一世,她真的很珍惜这次机会。

天宝半信半疑地跑进厨房,用葫芦瓢从水缸里舀了半瓢水出来,离了一米多远,小心递到秦明月面前。

秦明月冲他和善的笑了笑,伸手来接,他却吓得瑟缩了一下,干细得如同小鸡爪子一样的手,几不可见的抖了抖。

很显然,这孩子对她已经产生了心理阴影。

见他这样,秦明月心底叹了口气。

慢慢来,他们总有一天会意识到,她跟原来是不一样了的。

秦明月用冷水洗了脸才发现自己额头上有一个拇指粗细的窟窿,想来这就是致命伤。

“别沾水,会发炎的。”

秦明月刚想伸手摸一摸,天宝却突然出声。

她刚才洗了脸,手上有水。

秦明月探究的眼神看过去,小家伙瞬间有些不自在。

按道理自己那样对他,他应该巴不得自己死掉才好,哪里还会在乎她伤口发不发炎。

“你死了,我们成了孤儿,一样会有别人欺负我们。”天宝别别扭扭的开口。

言下之意,你死不死都一样!

不过秦明月还是心情大好的用清水洗去脸上的血污。

“这些人,下手可真狠!”秦明月一边清理一边轻声埋怨道。

谁知听了这话的小天宝浑身又是一抖。

以往秦明月在外面受了气,回来关上院门,第一件事就是把在外面受的气出在两个孩子身上。

天宝第一眼就看到了院门旁那根大人拇指粗细的藤条,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把三岁的丫丫护着,一脸防备的看着秦明月。

秦明月看出了他们对自己的恐惧,忙说:“你们别害怕,我不打你们!”

天宝半信半疑。

丫丫则是瞪着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看看天宝,再看看秦明月。

“伤害我的又不是你们,我是不会无缘无故拿你们出气的!”秦明月尽量放低姿态,好降低两个孩子的戒备心。

秦明月洗了脸,把水倒在院子里,叹了口气沿着台阶走进屋里。

天宝赶紧抱着丫丫闪到门外。

这哪里是屋子啊,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屋子西北角铺了点干草,大概就是三人平时睡的床了。

就这条件,比乞丐好得到哪里去。

额头上的伤痛得钻心,但好在血止住了,不过这么大个伤口,不处理是真会发炎的,要是有云南白药就好!

秦明月这样想着,面前便出现了一张类似科幻电影里面的全息投影屏,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商品:云南白药,功效:止血。祛瘀,消炎售价:30文钱购买返回

这是什么?随身空间么?

秦明月在心里狠狠的惊艳了一把,想不到穿越竟还有这种好事。

于是她赶紧按了一下返回主界面,果然,主界面上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现代才有的商品。

打火机,卫生棉,手机,充电宝,无人机,甚至还有她以前在队里常用的那把新型警用冲锋枪。

秦明月一直拉到最下面,发现零零总总有上万种商品,大到军用设备,小到生活用品,应有尽有,但相应的商品下面都有相应的价格,必须支付后才能购买,有些还不是用钱就能解锁的。

门外,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探头探脑。

秦明月大手一挥,全息屏便暗淡了下去,消失在空气中。

“天宝,过来。”秦明月对着门后面的小天宝招招手。

天宝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迈步跨进了屋子。

“天宝,跟你商量个事儿,借我三十文钱可以吗?”

天宝一听,惊恐地跑到墙角,从一个老鼠洞里掏出一个小陶罐,打开一看,里面的钱还在。这才放心下来。

可这女人怎么知道自己藏了三十文钱的?


怪不得她刚才说出那些话,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

借?借了还会还么?

秦明月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误会了,这孩子,人小鬼大的,于是赶紧解释道:“真的只是借,你看我额头上的伤,不处理会出大事的,你放心,等我伤好了,我一定想办法赚钱还你。”

“这钱是用来给丫丫买米糊的,不能给你!”天宝赶紧把钱藏在身后,警惕的一步一步往后退。

给了她就要不回来了!

“……好吧!”

秦明月见他如此,也不想为难他,免得加深自己在他心里的坏印象。

左右看了看,也没有什么能用的干净布条,就只好把自己身上的衣角撕下来一块,用来包扎头上的伤口。

咦,这就算了?要搁以前她肯定是要明抢的!

这女人,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天宝依旧一脸警惕的看着秦明月,做好了随时撒腿往外跑的准备。

“过来,让我看看。”

秦明月注意到小天宝的手上有伤,于是招招手让他凑近一点。

小天宝不肯,秦明月便两步来到他面前。

小天宝转身就想跑,秦明月一把揪住他的衣后领,如同老鹰捉小鸡一样把他提了回来。

“你不能抢!”小天宝死死地把存钱的罐子护在怀里。

他竟然以为秦明月打算硬抢。

秦明月哭笑不得,她就算再落魄,也不至于去抢一个孩子的三十个铜板吧!

“别动,我看看!”秦明月按着小天宝扭来扭去的小脑袋,然后拉起他的手,将袖子一把撸上去。

“这……”

小天宝细小的胳膊上大大小小小都是伤口,有的是掐的,有的是用藤条打的,还有的是撞出来的。

秦明月想到什么,拉开他的衣领,果然,身上也有……

“这……这些都是我……?”秦明月嘴里有些发干的问道。

“不是……”

天宝连忙拉好衣领,放下衣袖,急急否认道。

“也有别人打的,小虎子,大石头,小秦婶……不全都是你。”

小天宝的话让秦明月胸口一滞,虽说这都是原主犯的错与自己无关,可这么小个孩子就受了这么多罪,委实让她又气又愧疚。

她先前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重生到秦明月身上,毕竟两人无论性格还是经历都毫不相关。

如今想来,一定是老天爷看这两个孩子太过可怜,派自己来保护他们的吧!

既然她来了,以后就绝对不会让两孩子受欺负!

就在此时,丫丫吸着手指,迈着小短腿从门外走了进来。

“哥哥,肚肚饿!”

小丫丫揉着瘪瘪的小肚子,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里泪水汪汪的。

她现在还太小,分不清辈分,以前的秦明月也懒得教。

“不要叫哥哥,叫天宝。”反倒是天宝一直耐心细心地纠正。

天宝将小丫丫抱在怀里,其实他自己也很饿,可家里已经没有粮食了。

秦明月看着天宝脸上无奈又心疼的神色,大概也知道了家里的情况,于是问道:“你们平时都靠什么充饥?”

“有玉米面的时候就吃玉米面,没有的话去后山挖野菜,偶尔也吃树根。”

天宝说着,暗暗观察着秦明月的神色,他总觉得受伤后的秦明月有些不一样了,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

“行,你带着丫丫在家等,我去给你们挖一些野菜回来。”

秦明月说着,本想找一把锄头的,没找到,只在屋子的角落翻到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想来许久没用过了,不过用水洗一洗,磨一磨,还能用。

秦明月磨好镰刀回屋却发现丫丫已经饿得在天宝怀里睡着了,天宝抱着她,小大人似的给她拍着背,嘴里还唱着童谣。

“我先出去了!”秦明月用口型告诉天宝。

天宝没有说话,这是第一次,秦明月做什么居然会征求他的同意,简直破天荒。

秦明月拿着镰刀和框子,循着记忆往后山走。

本就是荒年,又正值深秋,到处衰草连天,秦明月只好往山里面走。

越走越深,到处都是参天大树,好在前些天刚下过雨,树下有新长出来的蘑菇。

秦明月十分欣喜,扒开厚厚的枯叶,一朵朵鲜嫩的蘑菇长得十分喜人。

秦明月将蘑菇欢欢喜喜的摘下来放进框子里,一抬头就看到一小节熟悉的衣角。

衣角躲在大树后面,因为秦明月猝不及防的抬头显得有些慌乱。

是天宝!

这孩子居然跟着她进山了,想来还是不放心她,怕她耍什么花样吧。

不过他这跟踪力也够强,要知道自己前世可是缉毒警,察,反跟踪力极强,虽然还没适应现在这具躯体,可被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跟了一路到现在才发觉也是丢份儿。

“出来吧!”秦明月一边采蘑菇一边喊话,连头都没抬。

“你……你怎么知道的?”小天宝犹犹豫豫的站了出来,糟了,被这女人发现了,她该不会又要揍自己一顿吧?

小天宝两股战战,他决定了,她要是一动手,他立马就跑,跑不掉的话就护着头,只要不被打死就行。

秦明月见他这样,深知他对自己的的恐惧,于是招招手说道:“快来帮我采蘑菇,这么多蘑菇,吃不完的明天带去集市换点钱也好。”

小天宝一听,黑漆漆的眼睛闪闪发亮,立马挽起袖子去帮忙。

秦明月抬头看了他一眼,脸色剧变,大声喊道:“别动!”

小天宝不明所以,不是她让自己帮忙的吗?

“天宝不许动,不许往后看,屏住呼吸。”秦明月说着,自己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小天宝见状,多少明白了什么,眼角余光往后瞟,只看到一个高大粗壮的黑影。

是熊瞎子,他遇到熊瞎子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