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神秘疑案

神秘疑案

Anubis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默在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到了刑侦支队实习,可是遇见的那些案件让他见识到了真正的罪恶,以至于没有了当警察的心思。后来他遇见了队长赵峰,在队长的帮助下,逐渐解开心结,再次踏上了一条寻找真相之路。最近一桩可怖的杀人案件传得沸沸扬扬,居民楼里一具无头女尸腐烂不堪,尸体身边摆着五根手指……

主角:沈默,赵峰   更新:2022-07-16 01: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默,赵峰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秘疑案》,由网络作家“Anubis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默在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到了刑侦支队实习,可是遇见的那些案件让他见识到了真正的罪恶,以至于没有了当警察的心思。后来他遇见了队长赵峰,在队长的帮助下,逐渐解开心结,再次踏上了一条寻找真相之路。最近一桩可怖的杀人案件传得沸沸扬扬,居民楼里一具无头女尸腐烂不堪,尸体身边摆着五根手指……

《神秘疑案》精彩片段

当黑暗来临的时候,这个时候最黑暗的人心才刚刚来临。

你可听到过,一个母亲因为自己的童年阴影和外人的诋毁,让自己手持尖刀破开自己的肚子只为了验证自己怀的不是鬼胎。

又可曾听到过,一个看见鬼魂的阴阳眼的妄想症儿童,亲眼看到了五指女人的鬼魂并且逼死了自己的主治医师。

我叫沈默,大学毕业五年,因为实习期间的案件让我再次对人心的罪恶有了抵触,便心中再也没有当警察的心思,开始毕业之后不再接触刑侦,直到遇到了一个刑侦队长赵峰让我再次开启了破解人心的罪恶和我内心二十多年的谜题,而这个案子就是我再次回归警局的第一件十分惊悚的汉尼拔抽象案件。

凌晨三点的夜晚,整座城市似乎都已经陷入了沉寂,除了有些许的车辆路过的声音之外,一阵警笛的声音打破了沉静。

虎头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凌晨三点十分,朝阳乡小区的403房间,因为散发出一股腐臭的尸体味道,而引得小区住户的所有人开始投诉,直到物业来到,长久没有人开门,而物业进去之后发现了一个无头尸体,而五根手指放在一边,尸体已经腐烂不堪的尸体。场面尤为吓人。

虎头市的刑侦队长张锋在路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马上赶往现场,一边点燃一支烟说道:“好久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大案子了。”

赶到现场的刑侦队长张锋马上看着五根手指,听到旁边小区的住户的介绍,自己早就闻到这一股尸体的酸臭味道,但是因为对旁边住户的不了解而导致自己只好反映给物业,但是物业开始并没有做任何理会,直到整个小区开始投诉,物业才开始注重。

赵峰带回警局之后,局长马上找到了赵峰说道:“这件事情已经在市区内传开,所有的群众都说我们虎头市有了一个所谓的无头五指女尸,我让你一个星期之内必须破案,不让上级怪罪下来你就坐等受处分吧。”

可是这个时候赵峰和警队之中,除了一具无头的女尸和五根已经腐烂的手指骨,并没有任何线索可以指明。

赵峰听到这番话开始心中想到:“这个案子本就是个悬案,你让我破,我连线索都没有,现在连所谓的身份都不知道。”

赵峰每天在办公室中盯着案件的现场照片发呆,赵峰看着自己墙上的照片和荣誉,平常的案件都会有一些眉目,但是这个图案和手指都没有具体的线索。

直到赵峰在分神看着照片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曾经警校与校长的合照,赵峰想起来校长曾经是虎头市出了名的神探,赵峰只好拿着照片去找校长。

赵峰来到校长办公室,校长看着昔日的学生,这应该也是他最得意的一个学生,在刑侦支队当队长。

校长刚刚递给了一杯茶给赵峰,赵峰拿出档案袋说道:“陈校长,我现在手上有一个悬案,就是媒体最近报道的那个五指案,我实在没有什么眉目,所以我希望您可以帮忙看看。”

校长开始认真盯着照片,但是赵峰发现校长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医院的诊疗单子:阿兹海默症。

校长摇摇头说道:“我老了不中用了,但是如果你需要帮忙我倒是有个人选,但是这个人可不好请动。”

赵峰马上回答道:“您一定说的就是沈队长的儿子,沈默吧。”

校长点点头说道:“这个小子跟他爸一样有着不一样的破案能力,但是在五年前他去乡下实习的那个警局,让他无法忘怀,所以他毕业之后是没有参加警察这个职业。”

赵峰说道:“这小子真有当年沈队长那样的能力吗?还有是什么案件让他无法再次去当警察。”

校长坐在了沙发上长叹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要从五年前沈默去虎头市下面的派出所实习说起,当年派出所接到了一起灭门惨案,因为全家五口人在一夜之间全部被杀害,在赶去的时候,五口人身上爬满了蛆虫,死状尤为凄惨,当沈默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沈默毕竟没有那么好的心理素质,当时就对于案件有了抵触,而在调查的过程之中,沈默推出凶手居然是那家人的姨父的时候,便再也无法冷静,亲人之间的杀害。让沈默无法接受甚至于无法理解,而在沈默的父亲沈队,在他小时候在他面前死亡以后,有了阴影但是还是选择了警校,直到派出所那次案件的经过,再也无法让沈默承受。”

赵峰说道:“我倒是对这个孩子有了许多兴趣,。我去找他看看。”

我在临江公园和现在的朋友骑车吹着江风。

而一个警察停在我面前,而这个警察改变了我后面所有的事情。

赵峰先开口说道:“你就叫沈默吧,我是市局刑侦队长赵峰,我这次来找你是因为虎头市警察学院的校长让我找你帮忙调查一件案子。”

我听完这番话讥笑说道:“警察叔叔,我可没有犯什么罪哦,你把我拦着我可以投诉你哦。”

说完便推开赵峰,向前走出去。

赵峰再次一个箭步跑到我的面前说道:“你的经历我知道,但是你作为警察那一刻开始就应该知道你要面对什么,你父亲做了一辈子警察,你遇到这么点困难就放弃了?”

我根本没有在意赵峰说的话,再次骑上车准备向前走去。

赵峰拿出一张照片说道:“你不去可以,我相信你也没有校长说的那么厉害,但是校长说你应该知道这个,作为群众你也要配合我们吧。”

我瞟了一眼赵峰的照片,我看着无头女尸和一个已经腐烂到看见骨头的五根手指还有旁边的手指上的六芒星。”

看着这个图案,我不由得想到了父亲死亡那天晚上,父亲身上就有着这个所谓的六芒星图案。”

赵峰看着我的眼神不一样,故意说道:“算了,我也就知道校长说的都是假的,我走了,你们好好玩。”

我一把夺过相片说道:“你们这个案子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赵峰露出了笑容做出请的手势。

赵峰带着我回到了警局。


赵峰丢给我了一个档案袋全部记录着五头女人的经过,我盯着看了很久。

赵峰看着我一句也不说,说道:“沈默,如果你真的没有什么线索或者不愿意,就算了。”

赵峰看着我仍然不说话,赵峰一边倒水一边自言自语道:“我做了十几年警察都没有什么线索,怎么可能一个小毛孩就可以有线索。”

过了十分钟后,我说道:“我知道了,快带我去案发现场。”

赵峰满脸疑惑,只能听我的,开着车再次来到了现场。

旁边的警察都疑惑问道:“峰哥这个人是谁啊,怎么让一个小孩子来侦破。”

赵峰端起一杯咖啡喝了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我的校长老师推荐给我的人才,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也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看来校长也老了,以为是沈队的儿子就有着特殊能力。”

我看着手指的照片,说道:“你们过来一下,这个手指有着些许浮肿的状态,所以我猜想尸体应该是在之前被浸泡过,而在垃圾桶旁边最近的位置就是虎泉,所以那个女人的头部应该就在虎泉之下。”

赵峰听到这个重要的消息说道:“你们看我干嘛,按他说的做。我倒想看看如果这个泉水中没有尸体你怎么解释。”

打捞队马上开始打捞,不久打捞出来了一个女头,头部已经是腐烂不堪加上海水的浸泡已经是面目全非。

就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赵峰接到了一个电话,街道口的一个私人心理诊所的主治医师昨晚跳楼。

赵峰大吼道:“你们是不知道老子正在办无头女人案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说有这个案子有什么作用。”

只听见电话那头说到:“通过我们走访调查发现,这个所谓的心理医生有一个妻子已经失踪很长时间了,而局长说你这边有一个所谓的无头女尸,所以我想着是不是这个人的妻子。”

赵峰得到这个消息马上说道:“倒是可以联想一起,你先告诉我,是怎么死的。”

赵峰点燃一支烟马上连着嗯了几声说道:“看来确实有可能是一家人。”

我听见赵峰的声音说道:“电话里面说了什么?”

赵峰一脸看不起人的样子说道:“我市区街道口的一个私人医院的心理医生昨晚跳楼了,但是他的老婆也失踪很久,而且他老婆就在我们调查无头女尸的小区。”

现在我去那边看看现场。

赵峰而巨城市警方到达现场之后,法医通过验尸说道:“昨天这个医生吃了或者喝了某致幻类的药物所以应该是被人下药后死亡。”

而这场预谋杀人案,警方也马上得到了消息。

赵峰抓耳挠腮的说道:“这个线索又断了,他的丈夫也死了,这是个什么案件,难不成真的有什么鬼杀人嘛?”

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说道:“赵队,有了新的发现,昨天这个医生接诊了一个心理疾病的儿童,然后听他的邻居们说道好像昨天他们父子走后这个诊所就一直传来一阵乞求哭泣的道歉声音。”

赵峰听到这个消息马上穿上外套说道:“通知兄弟们,跟我去看看这个儿童。”

局长得到这个消息说道:“马上给沈默打电话,让她去看看这个所谓的儿童,赵峰这个办事风格我怕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倒是把孩子吓一跳。”

警方的敲门声。

让男人马上开门说道:“各位警官,我早就知道你们要来,请进。”

赵峰问道:“请问你们昨天去了诊所嘛?”

男人点点头说道:“因为这孩子在学校和家里都说可以看见一些东西,我们都说他是妄想症或者精神病,我通过朋友介绍去到了这家诊所,谁知道病没有治好,这个医生疯了,早上看到新闻看着这个医生死了,我就知道会来。”

我慢慢走入房门说道:“请问刘晓康在哪?”

男人说道:“他还没有回来,您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吧。”

赵峰正准备开口时,我问道:“请问您孩子是怎么回事。”

男人沉默了一会便开始讲诉这个问题儿童是怎么回事。


黑板上的字母是G、L、K、M,刘晓康看花了眼。

只有四个字母,是……起码在他看来,黑板上就这么几个字母。

这堂是英文课,在私立小学,英文被十分重视,学校特地请的是出国留学的老师,这个女老师很漂亮,年轻、丰满,充满朝气,而且和蔼,校园里的孩子们都喜欢她。只是,她刚才说了一句什么话,刘晓康没听清。

“刘晓康。”

“刘晓康?”

孩子们笑了,因为他在发呆。

同桌的女生顾芬碰了碰他的胳膊肘,厌恶又机灵的训斥着:“老师喊你!”

声音不大,但很凶,还带着淘气,刘晓康清醒了。

英文老师手里的木棍对着黑板上的M字母:“刘晓康,这个怎么读?”

“母。”

同学们再次发笑,如此简单的一个单词,实在是很容易。虽然是三年级的学生,可这在二年级就已经交过了。

老师没太生气,教他:“唉母。”

“阿母。”

旁边顾芬又气又笑,肚子都闹腾了:“笨的跟猪一样。”

在班级里,刘晓康的英文成绩最大,这不表示他就是单纯的英文成绩差,实话说,他是门门都很差,全班垫底。这样的学生,成了班级里取笑的对象。

“跟着我读,唉母。”

“阿母。”

这种蠢笨,就好像在军训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先迈开左脚,唯独你是右脚。过半个月,就是期中考试,他一个人拉低了全班的分数线,满分的卷子,刘晓康从未超过二十分,仅要靠几道选择题来碰运气。

老师有些泄气:“下课后,你到老师的办公室里来,晚上放学也留下,我单独给你辅导。”

这个月,第六回了,每个老师都很细心,可他就是学不会。

这是笨么?不是,至少老师认为不是,在语文上,作文方面,他的语言组织能力算正常,就是经常会写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在抄写诗词的底部,画上两个圆圈,中间还涂了大大的黑球,圆圈边上有睫毛,算是人的两个眼睛。

如此看来,他很聪明,只是没有把聪明放在学习上。

课后,刘晓康被叫到了办公室,英语徐老师把其他事情都搁在一边,堆出笑脸,摸着男孩儿的头:“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学会读字母呢?单词你就更不会,你每天上课,脑子没有用心吧?”

旁边喝茶的是数学老师赵斌。

赵斌喳嘴巴摇头,扭好茶杯盖:“你不要指望他了,最简单的方程题,我星期六留他在这边两个小时,随便怎么教都教不会。唉……差学生跟好学生的确不能比。唉?徐老师,你晚上有工夫啊?”

“什么事?”

“请你吃饭。”

这不言而喻,看赵斌的眼神就知道他的话外之意了,他三十二岁,还是单身,徐老师刚毕业没两年,也是单身。一男一女吃饭,还能为什么,谈恋爱呗。

徐老师知道拒绝别人很尴尬:“改天吧,今天我要帮刘晓康补课,三班还有两个人也要补。”

“那周末,周末有空啊?你不要告诉我周末还要补课。”

“那行吧。”

他们说话的时候,刘晓康的眼睛一直盯着老师桌面上的一张照片,上面的人,好像在动。玻璃底下的,他们在眨眼睛,过去,嗯——可以说是经常,刘晓康会看见照片上的人动,就像电影哈利波特里演的那样。

然而,这些照片上的人,在眼睛会动之后,还会冲他生气。

徐老师把椅子拉着靠近男孩儿,书也抓了过来,指着上面的一排英文字母:“你告诉老师,这些字母,你会读哪一个?”

刘晓康没看书,他避开书本,用余光去瞄那张照片。

徐老师不傻,看的明白:“老师在教你,你要用心学,你看班上其他同学学的多认真,马上就要考试了,你要给爸爸妈妈争气。”

照片……人影颤动,他们在眨眼,眼睛很凶。

刘晓康的眼睛渐渐眯成了一条缝隙。

他还在看。

徐老师毕业虽说才两年,可在她的人生当中,还没遇到过这么不听话的学生,她手指冲书本一点,硬生生的摁在上面:“不看照片!看字母!读!”

照片上的人,眼珠狰狞,一个个暴凸出来。

刘晓康的眼珠也有些凸出:“动……动!动!动!”

“你说什么?!”徐老师脸色气胀通红,自前往后撩了长发,再次狠狠点着书本:“读什么读啊?你还学我啊?是我让你读,快读!”

“动!动!”

他眼睛里很浑浊,身体被徐老师抓着,有点摇摇晃晃。

男孩儿的嘴唇一翻一翻的:“动!动!动!”

刚才还在生气,这冷不丁的,徐薇吓住了,男孩儿就跟疯了一样,只会说这一个字。

难道把孩子给逼疯了?

那家长过来,怎么饶了的她,学校也不能让她待下去。

“刘晓康,刘晓康?你怎么了?”

“动!动!”

刘晓康恶狠狠地、从牙缝间挤出这个字来,就像要杀人似的。

徐老师站起身,搂了他一下,拍拍头,赶紧走到门口,正好看见要上楼的主任王为民。

“王主任!王主任!”

王为民放低眼镜:“唉?徐老师,什么事?”

“你快来一下,我……哎哟,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快过来。”

刘晓康的父母是半个小时候赶到的,急急忙忙,儿子出现问题了,这还了得。

他们到办公室,儿子还在说那个‘动’字。

男孩儿的父亲最理解他,因为半年前,他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后来去医院住了十多天。

徐老师都要哭了:“我不清楚,对不起哦,我真不清楚他不舒服,我帮他补课的,他突然就这样了。”

王主任没解释过多:“你们先带孩子去医院,检查检查。”

父母带走了刘晓康。

徐老师捂着嘴巴,眼泪下来了。

王主任还是得训她一顿:“你怎么回事啊?啊?教学就教学,你逼人家孩子干什么?万一真被你逼出问题来,是你负责还是学校负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