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医学天才被迫做绅士

医学天才被迫做绅士

西域清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涛是一个一心搞医学研究的天才神医,他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研究医学,是个医学狂热分子。终于有一天,他的师父看不过去,一脚将他踢下山,逼迫他去相亲。林涛对漂亮妹子不感兴趣,只想走个过场糊弄一下师父。谁成想,漂亮相亲妹子一个接着一个向他走来,都对他青睐有加,都想跟他生猴子,这让他非常苦恼!

主角:林涛,张佳宁   更新:2022-07-16 01: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涛,张佳宁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学天才被迫做绅士》,由网络作家“西域清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涛是一个一心搞医学研究的天才神医,他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研究医学,是个医学狂热分子。终于有一天,他的师父看不过去,一脚将他踢下山,逼迫他去相亲。林涛对漂亮妹子不感兴趣,只想走个过场糊弄一下师父。谁成想,漂亮相亲妹子一个接着一个向他走来,都对他青睐有加,都想跟他生猴子,这让他非常苦恼!

《医学天才被迫做绅士》精彩片段

云砀山伏牛观。

后院的一间丹房里,左侧书架上摆放着数千本医书古籍,中间是丹炉,右侧则堆满了只有西医才用得上的各种实验器材和医疗器械。

如此不和谐的环境中,一名神穿道袍的青年,正皱眉在一只小白鼠身上注射着某种绯红色液体。

看着小白鼠的状态平和,没有出现暴躁的反应,他时而陷入沉思,时而眉头紧锁。

身后的房门被一个头发胡须皆白的老道士推开,他也毫无反应。

“徒弟啊,我给你物色了几个比仙女还漂亮的姑娘,你什么时候有空去见见?”老道士脸上显露出些许期待,以及几分无奈。

“不去,女人只会影响我做实验!”林涛头也没回的说道。

老道士大发雷霆,没好气的教训道:“臭小子,这回你不去也得去!老子大限将至,你又死活不肯为咱们伏牛观一脉开枝散叶,我死后怎么去面对你师祖!”

见林涛不为所动,老道士继续数落道:“是!我承认你小子天赋异禀,十五岁就把中医学的炉火纯青,西医你也差不多研究透彻了,但你不能一直不娶老婆啊!整天在这里做这些毫无意义的实验,有什么用!”

“师父,你不懂。”林涛嘴角翘起,脸上带着狂热之色说道:“我的研究项目一旦成功,人类寿命就能普遍达到一百岁以上,甚至活到一百五十岁的理论极值也不是没有可能!”

老道士忽然眼珠子一转,怪笑道:“那你更得去见见为师帮你物色的九个姑娘了!”

“为什么?”林涛问。

“你小子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能活到一百三十三岁吗?事到如今为师也不瞒你了,咱们伏牛观有一个祖传丹方,叫万寿金丹!”

“服用此丹者,犹如枯木生根,老树发芽,能大幅激活人体内的生机和潜能,只要在六十岁前服下一颗,就能增寿三十年!”

“丹方呢?快给我看看!”林涛激动的问道。

从小被老道士收养的他,跟随师父下山游历治病多年,见多了太多的生老病死,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解开长寿密码,让自己,让世人都能多活几十年。

生了病可以治,可即便吃再多药,也无法阻止一个人寿终正寝。

然而生死并无绝对,师父这个吃肉喝酒的老道士,居然活了一百三十三岁,一直让林涛倍感好奇。

没想到他果然藏了一手!

老道士笑着说道:“丹方不在我身上,我把它分成了九份,分别交给那九个姑娘保管,你只要答应去跟她们相亲,不管成不成,她们都会把手里的那份丹方给你!”

“靠!!万一她们弄丢了怎么办!”林涛又气又急,马上开始收拾行李。

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交给了外人,师父真是老糊涂啊!

老道士见他猴急的样子,得意的嘿嘿笑道:“这才对嘛,你个臭小子,把为师多年积蓄都买了这些西医的洋玩意儿,去相亲的路上记得顺便多挣点钱啊,不然就别回来了!”

说完他拿出写有九个姑娘详细信息的档案表,往桌子上一拍,便哼着戏曲离开了。

哼的是京剧《盗御马》选段,御马到手精神爽!

......

洛宁市瀚恩社区医院。

林涛对照了一下档案表上的地址,便匆匆走了进去。

他之所以选择洛宁市为第一站,绝不是因为这个叫张佳宁的妹子个头高,长得漂亮,纯粹是因为洛宁市比较近。

正好赶上周末,医院附近的小区又多,此时这家医院里简直人满为患。

排队等待挂号的,交费的,以及拿着检查单据找各个部门的病患到处都是,就连医生护士也是脚步匆忙。

林涛接连问了几次路,总算找到了张佳宁。

档案表上显示,这位二十六岁的女孩是一名内科主治医师,同时也是这家医院院长的独生女。

她身高一米七二,肤白貌美大长腿,自带“白衣天使”制服特效,是大多数男人心目中的理想型女神。

可这些跟林涛有什么关系?

他只想尽快拿到那九分之一的万寿金丹丹方而已。

此时的张佳宁正在病房里,给一名女患者检查身体,神情专注,动作优雅,一身白大褂仿佛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对老色鬼的吸引力极大。

旁边几个床位上的男子,时不时投去痴迷的目光,偷偷看她的身材和背影。

林涛敲了敲门,走进去问道:“请问你是张佳宁张医生吗?”

张佳宁回过头,错愕的问道:“你有什么事?”

“我是来取丹方的,我师父说他把九分之一的丹方交给了你,让我来跟你要回丹方。”

关于相亲的事情,林涛只字未提,因为他不想节外生枝,以免浪费时间。

张佳宁打量着他,忽然笑了起来:“你就是林涛吧?那个老道士是你师父?他确实给了我一张纸,上面写着几种药材,但是他没说让我把东西还给你呀。”

“嗯??”林涛愣住了,师父那老家伙搞什么鬼?

不是说不管相亲成不成功,她们都会把手里的丹方残片交给自己吗?

“那你要怎样才肯给我?”他疑惑的问。

张佳宁一边打量着他,一边笑盈盈的说道:“你师父让你来跟我相亲是吧?可是看你的样子,好像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哦。”

“那真是巧了,刚好我对你同样没什么兴趣,不如你把丹方给我,我马上就走?”林涛笑了笑,同样言简意赅的拒绝道。

“你!”张佳宁被打击到了,就算这家伙不喜欢自己,也不用说的这么直白吧!

老道士救过她奶奶的命,她们一家人都很感激,所以才答应跟林涛相亲。

可是作为一个名校毕业的医学生,张佳宁也有她的骄傲,她对老道士的话持怀疑态度,哪有人这么年轻就同时精通中医西医的。

再说这家伙一见面就问自己要那张纸,对自己却表现出一副不屑一顾的傲慢态度,也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所以,她想故意刁难一下林涛。

“想要那张纸是吧?那我考验你一下,这位大姐得了什么病?只要你回答的出来,我就给你!”张佳宁目光投向病床上的女患者,然后面带微笑的转头问道。

林涛看了看女患者隆起的肚子,又帮她把了把脉,也笑了,只是笑容有点冷漠:“大姐原本没有病,却硬生生被你们治出了病,你们医院真够黑的!”

此话一出,张佳宁瞬间变色。

女患者也震惊的问道:“小兄弟,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真的没病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凭什么抹黑我们医院!”

张佳宁怒视着林涛,脸色阴沉的可怕。

她不怕这小子不懂医术,就怕他不懂还乱说!

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无疑会对他们医院的名誉造成重大损失!

同病房的几他几个患者和陪护家属,也都支棱起了耳朵。

只见林涛侃侃而谈道:“这位大姐一开始只是营养不良造成了轻微腹积水,没错,她的肾脏也有点炎症,但这不是你们给她开刀的理由!”

这位女患者的脉象沉细,脸色蜡黄,还有严重的腹积水,这些都不是因为疾病造成的,而是因为院方的错误诊断,以及后续手术不当引起的。

“你胡说!我们给她做过检查,她是慢性肾炎引发了严重的腹积水!”张佳宁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自信的,当即怒斥道:“你果然是个骗子!学艺不精就回去找你师父再学几年,不要出来招摇撞骗!”

“要不咱们打个赌?”林涛并不生气,反而笑眯眯的望着她。

没等张佳宁说话,一个男医生忽然从外面走进来,像看傻子一样望向林涛:“赌什么?怎么赌?”

此人同样身穿白大褂,胸前挂着个听诊器,但身高足有一米八七,身材高挑,相貌英武不凡,看向张佳宁的目光中带着温柔和几分热切。

“王主任,你怎么来了?”张佳宁惊喜的问道。

王哲瀚是他们医院的主任医师,科室主任,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医术也十分高明,有他在,张佳宁的底气更足了。

林涛只是轻轻瞥了一眼王博涵,便收回了目光,再次看向张佳宁:“就赌这位大姐的病因吧,如果我赢了,你给我做三年助手,如果我输了,免费给你们医院打工三年。”

王哲瀚依旧保持着微笑,但话语中却带着浓浓的讽刺说道:“我们医院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收的,再说现在也不缺人手,你还是换个赌注吧!”

“行,那就玩个大的,如果我赢了,你们两个跪下叫爸爸,如果我输了,我一头磕死在这间病房里,敢不敢?”

“你确定?”王哲瀚想尽力在张佳宁面前表现出温文尔雅的一面,不料却被林涛的话气的当场破功,考虑到自己先前在门外听到的交谈,他阴沉着脸说道:“行,我和佳宁接了!”

张佳宁有点心虚,哪怕林涛的医术不怎么样,但他师父毕竟是那个医术出神入化的老前辈,万一真被他说中了怎么办?

到时候不光自家医院名声受损,自己也要跟着遭受众多患者的质疑。

可是王哲瀚是科室主任,而且经验比自己丰富,既然他已经答应了林涛的赌约,说明还是有自信的,就没出言阻止。

林涛笑了笑说道:“麻烦帮我准备大号穿刺针一枚,50厘米橡胶管一根,再加200CC生理盐水,以及一个痰盂来。”

为了让这个臭屁的家伙当众出丑,顺便帮自家医院洗清误诊嫌疑,张佳宁转身扭着纤细的腰肢,气鼓鼓的离开了病房。

都一米七二的身高了,居然还穿着四五厘米的高跟鞋,林涛望着她高挑如模特般的身材,有点被惊艳到了。

尤其是那双笔直的大长腿,再加上紧身牛仔长裤,线条勾勒的相当完美。

过了一会儿,张佳宁去而复返,手里拿着林涛要的几样东西,痰盂往地上一放,把托盘放在他面前说道:“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林涛偷偷看了眼她白大褂下的大长腿,没有回答,而是对那女患者说道:“大姐,一会儿我要帮你做个小手术,保证治好你的病,而且分文不收,请你配合一下好吗?”

听到分文不收四个字,女患者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好的好的。”

在张佳宁和几名患者以及陪护家属的注视下,林涛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巧的针盒,拿出一根银针快速扎在女患者的脖子上,轻捻了几下,这女患者便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王哲瀚不懂中医,但知道这是针灸,王哲瀚急忙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好好看着就行,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麻醉方法,可比西医的打麻醉药方便多了。”林涛拿起长达十几厘米的骨髓穿刺针,链接上橡胶管。

在女患者肚子上找准方位,慢慢将穿刺针扎了进去!

顷刻间,一股浅红色的液体顺着橡胶管流了出来,几秒钟后变成了浅黄色。

这些正是女患者肚子里的积液!

不到五分钟,女患者肚子里的积液就被排空,林涛熟练的用生理盐水帮她清理创口,随后又从张佳宁的查房记录本上撕了张纸,写了个中药调理方子。

在女患者脖颈上的穴位上轻轻按压了一会儿,她缓缓睁眼醒来,看到自己鼓胀的肚子竟然瘪了下去,马上欣喜若狂的说道:“小兄弟,我的病治好了吗?”

“大姐,回家按照这个方子去药店抓五副药,每天喝一副,包你痊愈!”林涛微笑着说完,又嘱咐她注意清淡饮食,忌辛辣寒凉等等。

女患者高兴的坐起来,感觉浑身上下都轻松了很多,就连走路都不费劲了,连忙道谢:“小兄弟,太谢谢你了......”

看到这个女患者前后不到十分钟,就欢天喜地的去办理出院手续,着实把张佳宁震惊到了,中医有什么强大吗?似乎跟自己听说的不太一样啊!

此时林涛才面带微笑的道出实情:

“其实这位大姐的病情并不复杂,她的肾脏因为长期喝水少,有一点结石和炎症,同时还伴有营养不良,造成了轻微的腹积水。

但你们医院却因为经验不足,判定是因为肾结石引发了炎症,采用微创手术帮她取出了结石,反而引发了更严重的腹积水,到了必须住院的程度。”

他目光在王哲瀚和张佳宁身上来回扫视,笑眯眯的问:“不知道这个答案你们满意吗?对了,我还想问一下,给这位大姐诊治的医生是谁?是你,还是你?”

张佳宁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身旁的王哲瀚,王哲瀚脸色铁青,神色慌张的转身离去。

这起医疗事故确实是他引起的,里面有一点误判的因素,但更多的却是为了赚钱。

因为开点药跟动手术的费用是不一样的,没想到居然被人当面揭穿,他哪还有脸继续逗留下去?

林涛望着王哲瀚的背影,远远笑着问他:“这位王......王主任是吧?你作为一个主任,说话还算话吗?我可是等着你跪下来喊爸爸呢!”

王哲瀚没有理会,步伐却越来越快。

张佳宁见王哲瀚离开,大概猜到了事情真相,赶忙拉着林涛的胳膊说道:“林涛,你跟我出来一下!”

“怎么?你要跪下喊爸爸?”林涛笑着问她。

“喊个屁,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张佳宁气鼓鼓的看着他

林涛挠了挠头,笑着反问:“想不下跪喊爸爸也简单,把丹方给我,我马上离开。”

张佳宁咬牙切齿的望着他:“凭什么你要,我就得给你?我偏不!”

说完转身就走!

不回答她的问题,还对她傲慢无礼,这个混蛋居然还想拿回那张纸?她偏不让林涛得逞!

“哎?你怎么这么赖皮啊!”林涛急忙追了上去,一把抓向她背后的衣服,结果抓住了一根类似橡皮筋的东西......

痴迷研究医学的他还纳闷呢,这女人上衣的中段位置怎么还藏了根皮筋?

相应的,张佳宁也瞬间停下了脚步,脸上带着羞愤欲绝的怒火,低声呵斥道:“快撒手!”

这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由于张佳宁背对着自己,林涛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也意识到这样抓着女孩子的衣服好像是不太礼貌,于是松了手。

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那根带子抽打在了张佳宁的后背上。

她疼的猛然向前蹿了一步,双拳紧握,银牙紧咬的缓慢转过身,怒视着林涛吼道:“你个臭流氓!去!死!吧!!”

刚才林涛抓住的并不是什么皮筋,而是她内衣后面的扣带!

被人亵渎的屈辱,外加扣带抽打的疼痛,让她彻底暴走,情绪失控的喊道:“那张纸你别想要了!我就算把它烧掉也不给你!!!”


“不能烧啊!它对我很重要!”林涛紧张的冲上前,一把抓住了张佳宁的手腕。

挣扎了几次没能脱身,张佳宁气呼呼的威胁道:“你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把丹方还我,我就放了你。”林涛怕她真把万寿金丹的丹方给烧了,抓着她的手腕一刻都不敢放松。

不然这女人要是发起疯来把他的丹方烧了,就算找到另外八张残片也拼凑不起来。

以他师父的尿性,多半不会重新写一张丹方,这一点他很确定。

两人近在咫尺,身高相差半个头的样子,林涛甚至能清晰闻到她乌黑长发上好闻的洗发水香味。

这一刻,一种叫做雄性荷尔蒙的东西在他体内快速游走,让他产生了一种以前不曾有的体验,似乎在催促着他快点征服面前这个女人,把她抱到床上去。

可张佳宁就不一样了,被林涛死死抓着的手腕传来疼痛,她又羞又气的挣扎着,踢打着,大声呼喊道:“来人呀!抓流氓啊!!!”

女人独有的尖细嗓门,又是近距离音波轰炸,吵得林涛脑瓜子嗡嗡的,他怕事情闹大,赶忙松了手,眼睁睁看着张佳宁像只受惊的长腿梅花鹿,迅速跑开了。

这下可难办了,张佳宁死活不肯把丹方给他,他郁闷的挠了挠头,快速开动脑筋想办法。

如果现在离开的话,倒是可以先去寻找其他丹方残片,可一来二去耽误的时间就多了,再说就算凑齐了其他八块残片,也绕不开回来继续找张佳宁。

唉,算了,还是再跟她说说吧。

大不了道个歉,服个软,只要能拿到丹方残片,什么都值了。

不多时,两名膀大腰圆的保安跟随张佳宁找了过来,张佳宁凶巴巴的喊道:“就是他,把他给我扔出去!”

嗯?这丫头居然没跑,还找来俩帮手?

林涛并不害怕,继续重申自己的立场:“张佳宁,我对你没有恶意,只要你把丹方给我,我马上离开,不用他们赶。”

“你做梦!”张佳宁气坏了,只想着教训林涛一顿,再次下令:“把他给我扔出去!”

两名身高一米八几的保安马上走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就伸手要抓林涛的胳膊。

“这位先生,麻烦你出去!”

“这里是医院,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两人一左一右,试图把林涛架起扔出去,但林涛速度极快,手指在袖子里一翻,指缝里便多了一根银针,飞快的朝两人身上扎去!

其中一名保安被他扎到了肩膀,瞬间捂着胳膊疼的发出一阵低吼。

另外一人则被他扎到了大腿上的穴位,整条腿都失去了知觉。

不到两秒钟,两个彪形大汉就被林涛全部放倒!

张佳宁见状,吓得有点傻眼,质问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我要报警了!”

两名保安都奈何不了这小子,只剩报警让警察叔叔收拾他了。

林涛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真的只是想拿到丹方而已,你别逼我!”

张佳宁被气笑了,眼神犀利的反问:“我逼你?那张纸是你师父给我的!给不给你全看我的心情,你在我们医院闹事,还对我动粗,我就不给你怎么了?”

林涛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说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他突然身形一晃,就出现在了张佳宁的身旁,用银针在她身上快速连点三下!

张佳宁面露惊恐,想躲避已然来不及,只觉得浑身僵硬就要倒地,却被林涛一把抱住了腰肢,然后慢慢放在了地上。

紧接着,张佳宁突然感觉浑身奇痒无比,仿佛亿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痒到不受控制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你对我做了什么?哈哈哈......”

“给不给!”林涛目光怪异的问道。

只见张佳宁痒的受不了,疯狂撕扯身上的衣服,已经露出了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而且不顾周围聚拢了几十人围观,眼看就要脱上衣了。

可惜他们只敢远远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林涛诡异的手段更是忌惮万分。

张佳宁在光滑的地上疯狂扭动,一边扭一边大笑不止,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可依然止不住身上的奇痒,不到三十秒就开始喊救命。

即便痒成这样,她却依然死不松口,坚决不向林涛求饶。

就在这时,一名梳着大背头,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快步走来,大声制止道:“住手!”

看到躺在地上疯狂扭动的张佳宁,他愤怒的吼道:“你是什么人!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此人正是张佳宁的父亲,同时也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张卫民!

“你是张伯父?”林涛意外的看着大步走来的张卫民,自我介绍起来:“张伯父你好,我叫林涛,是神医林开泰的徒弟。”

“你就是林涛?”张卫民脸上露出一丝惊讶,打量了林涛几秒后,赶紧又问:“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爸!快救我!痒死了!哈哈哈......”

张佳宁泪流满面,却仍然大笑不止,表情看起来又痛苦又扭曲。

林涛语气平淡的说道:“我只是想取回我师父交给她保管的那张丹方残片而已,但她死活不肯给我,所以我......”

不等林涛把话说完,张卫民便焦急的打断道:“你师父是让你来和我女儿相亲的,就算她不给你,你也不能这样对她啊!请你快帮她解了吧!”

神医林开泰的大名,但凡是学医的老辈人,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几十年前,米国刚同大夏建交的时候,一名访华的米国外交官突发怪病,全国各大医院的专家教授都查不出是什么问题。

当时那位外交官的情况十分严重,要是死在大夏的话,后果是相当严重的,极易成为严重的外交事件,被米国刁难问责。

一名中州医科大学的老教授亲自登门拜访,请神医林开泰出马,林开泰知道国家大义当前,没有推辞,马上跟那位老教授一起坐飞机连夜赶到了中州。

一副银针,三副药,药到病除!

从那以后,林开泰的神医名头就算坐实了,名气也是一时无两,不过只是在顶级医学专家圈子里流传,所以外界并不清楚有他这号人。

年轻小辈不知道林开泰,但张卫民却很清楚,因为他母亲的骨癌,也是林开泰治好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