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秦太太一心想跑路

秦太太一心想跑路

骄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四年前,沈晚熹用自己的青春和满腔爱意,没能换来秦夜隐的真心,心灰意冷之后,她决定离婚,然后带球跑路。秦总离婚后一直沾沾自喜,自以为摆脱了前妻,谁成想,四年后,沈晚熹带着一对萌宝,重新回归大众视野时,他懵逼了,这孩子跟他长得也太像了吧!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位前妻居然是著名调香师,是芯片科研公司的幕后老板……

主角:沈晚熹,秦夜隐   更新:2022-07-16 01: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晚熹,秦夜隐 的女频言情小说《秦太太一心想跑路》,由网络作家“骄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前,沈晚熹用自己的青春和满腔爱意,没能换来秦夜隐的真心,心灰意冷之后,她决定离婚,然后带球跑路。秦总离婚后一直沾沾自喜,自以为摆脱了前妻,谁成想,四年后,沈晚熹带着一对萌宝,重新回归大众视野时,他懵逼了,这孩子跟他长得也太像了吧!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位前妻居然是著名调香师,是芯片科研公司的幕后老板……

《秦太太一心想跑路》精彩片段

“恭喜,你要当妈妈了。”

她怀孕了......

医生的话回荡在耳边,沈晚熹看着手里的孕检报告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她和秦夜隐结婚一年,总共见了五面。

没有婚礼,没有承诺,没有祝福,甚至没几个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她深知他不爱她,并不是因为他爱着别人,而是因为他恨她。

恨不得杀了她给他去世的哥哥陪葬......

所以这个孩子注定得不到父亲的宠爱,甚至秦夜隐压根不会允许她生下他的孩子,可是她想留下这个孩子......

坐落在城市中心的云隐科技大楼。

总裁办公室里,身着深灰色西装的男人站在落地窗边,俯视着这座城市。

身姿挺拔,气场冷冽。

“秦总,夫人找您。”

听见下属的声音,秦夜隐微敛下黑眸,薄唇微启,冷冷道出两个字:“不见。”

下属略微迟疑了一下,说:“夫人说......她想和您离婚。”

秦夜隐背影一僵,转身看着下属,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要离婚?”

“......夫人是这么说的。”

秦夜隐略微思索,问:“她人呢?”

“应该还在楼下大厅。”

不择手段地嫁给他,才一年就熬不住了?还是说这又是她的什么伎俩?

秦夜隐走出电梯,远远地便看见了坐在角落桌椅旁的沈晚熹。

回想上次见面,他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只是依稀觉得有些时日了。

她穿着一条颜色素雅的连衣裙,梳着麻花辫,低头翻看着桌上摆放的杂志,垂眸低首间透露着一丝丝恬静。

有着足以撩动男人心弦的魅力,但秦夜隐清楚,美丽的外表只是掩盖她内心邪恶肮脏的皮囊而已。

眼前的静美只是假象。

秦夜隐径直走到沈晚熹对面坐下,不紧不慢地从衣服口袋里摸出烟盒,叼了一支烟到嘴边,拿出火机点燃,吞吐了一口烟雾,才低哑着声音开口说:“为了见我连离婚的借口都搬出来了?”

言行举止间带着一丝痞气,却又不失优雅。

沈晚熹合上手里的杂志,淡淡的香烟味让她微微蹙眉,杏眸漆黑发亮,自然樱红的嘴唇带着浅浅的笑意微微上扬着说:“隐爷若是不信,现在跟我去民政局也行,我的证件都带齐了。”

秦夜隐厉眸擒着她,思量了一秒问:“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沈晚熹抬起左手的腕表看了看时间,含笑说:“民政局还有两个小时关门,隐爷若是有所顾虑,不如劳烦您现在跟我走一趟?免得夜长梦多。”

秦夜隐依旧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显然不信她会如此干脆地主动提出离婚,虽然这就是他想要的目的,可她却很反常。

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能绣出什么花来。

秦夜隐拿出手机,淡淡对着手机那头说了两个字:“备车。”

黑色林肯加长车内,沈晚熹沉默地望着窗外。

秦夜隐侧头瞄了她一眼,觉得这般平静不是她沈晚熹的作风。

可整个离婚流程她都极其配合,秦夜隐望着手中写着“离婚证”字样的小本本,一度陷入疑惑,他们真的离婚了?


从民政局里走出来,沈晚熹将离婚证放进包包里,笑着对秦夜隐说:“今晚我就会搬走,隐爷以后也就不必再有家不敢回了。”

看着沈晚熹潇洒离去的背影,秦夜隐心中突然有些暗暗不爽,皱起眉头问身边的助理:“这是真的民政局?”

助理怔了怔,汗颜回复说:“是的秦总......您和夫人的结婚证就是在这里办理的。”

秦夜隐又低头打量起手里的小本本,问:“那真的民政局会办假证吗?”

助理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回答说:“......应该不会。”

也就是说......沈晚熹真的和他离婚了?

当初费尽心思和手段嫁给了他,不过才一年时间而已这个女人就认输了?

这场婚战似乎是他赢了,可为什么这会却高兴不起来?

沈晚熹坐在出租车上,望着手里的孕检报告和离婚证,深吸了一口气,思绪杂乱。

她希望她做的决定是对的,这段岌岌可危的婚姻迟早会画上句号,她只是提前结束了这一切而已。

手落在小腹上,目光也不由变得温和了起来。

宝宝,你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出生,妈妈会连同爸爸的那一份爱一起给你......

四年后。

伏城。

坐落在山顶的古老而气派的庄园里,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名人聚会。

夏季的夜晚,星辰依稀。

白色的奔驰车驶过通往庄园大门前笔直的林荫道,稳稳地落停在门外的泊车区域。

驾驶室的车门推开,率先迈出车门的是一条纤细白皙的大长腿,脚踩着一字高跟凉鞋。

高挑匀称凹凸有致的身材,穿着一条黑色的丝绒吊带高开衩长裙,款式简约又不失精致,看上去复古而典雅,犹如暗夜中的精灵,充满神秘而迷人的色彩。

沈晚熹走下车打开后排的车门,对着车里的两个小不点叮嘱说:“你们两个闹着要跟来,就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不可以乱跑,不可以捣乱,不可以乱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不然妈妈以后就不带你们出来玩了。”

女孩乖巧得点头,奶声奶气地应道:“知道啦妈妈,我们一定会乖乖的。”

第二次产检的时候,沈晚熹才知道自己怀的是一对双胞胎。

哥哥只比妹妹大两分钟,哥哥叫沈随遇,妹妹叫沈而安。

时隔四年再回到这座城市,沈晚熹的思绪还是会被留在这座城市的记忆所影响。

不过她这次回国,并不是带孩子来旅游怀旧的。

三天前,她收到了这场宴会的邀请函。

与邀请函一起寄来的信封里,还有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沈家的那场大火不是意外,我知道内情,做为信息交换,我要两百万美金,三天后聚会上见。

十年前的那场大火夺走了她双亲的性命,是她无法抹去的梦魇。

信上笃定的内容不像是胡诌的,所以沈晚熹前来赴约,想知道那个寄信人是谁,而那场大火有什么内情?

就在沈晚熹朝着人群之中四处打量,想找寻那个寄信人的时候,突然听见安安说:“妈妈,你看那个叔叔长得和哥哥好像哦。”


听见女儿的话,沈晚熹心里“咯噔”了一声,还以为那个男人也来这了。

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才发现是大厅中央的一块显示屏,上面滚动播放着今天受邀的一些名人简介。

而此时,屏幕上正是秦夜隐的照片。

沈晚熹看见只是照片,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秦夜隐向来不喜欢参加这样的活动,应该只是受邀,然后随便找个代表出场,本人多半不会来现场。

但为了以防万一,沈晚熹还是低头轻声对安安和阿遇说:“那个叔叔是坏蛋,会变身成怪兽,专门吃小孩,你们两个要是见到他就躲得远远的,听见没有?”

平时就爱看各种奥特曼的安安立马来劲地追问:“那我要是被怪兽抓走了,爸爸肯定会变身成奥特曼来救我对不对?”

沈晚熹摸了摸安安的头,微笑说:“爸爸要忙着救别的小朋友,所以安安不可以给爸爸添乱,要乖乖听妈妈的话,就不会被怪兽抓走了。”

沈随遇不想理身边的这个笨蛋妹妹,只有她那个傻瓜才会相信他们的老爸是穿着奇装异服的奥特曼。

他抬头望着屏幕上那个男人的照片,眼中露出一丝狡黠......

“妈妈,那边有好多好吃的,我带妹妹过去吃东西,你们大人去聊大人的事情吧。”

一听有东西吃,安安就撒开了沈晚熹的手,跟着哥哥屁颠屁颠的往餐厅跑去。

沈晚熹不放心地叮嘱:“就在那边待着不可以乱跑,妈妈一会就过去找你们。”

沈随遇回头应道:“知道了,你放心吧。”

沈晚熹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沉了口气,这小子不仅长得像他爸,连性子也随了那个男人,总是一副小狐狸在算计什么的模样,有时候聪明得不像个三岁小孩。

四处看了看,到处都是三三两两扎堆聊天的人,那个寄信人此刻或许就隐藏其中......

就在沈晚熹若有所思等待的同时,大厅正门处莫名骚动了起来,像是迎来了什么大人物。

沈晚熹跟随着蜂拥而至的人群走了两步,还不等她凑过去,就听见了旁边几个女孩用中文议论说:“是秦二少吧?刚才我看屏幕介绍上就有他诶!”

“是真的诶!真的是他!你快看!好帅啊!”

“天呐,没想到他真的会来,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帅啊!”

沈晚熹也稀从人群的缝隙之中看到了被几个保镖簇拥着走进来的秦夜隐。

四年没见,他似乎一点没变,那张俊脸上还是一点笑容都没有,身边带着的女伴,也还是那个传了几年绯闻也没有下文的女明星。

“他身边那个女孩是谁啊?好漂亮啊!”

“这你都不知道啊?苏若竹啊!秦二少身边的女人除了苏大明星还能有谁啊?谁都知道他们两个是一对,只是一直没对外公开承认过罢了。”

“好般配哦。”

沈晚熹愣愣地站在人群之中失了神,直到秦夜隐的视线扫到了她这边,然后定格到了她身上。

两人同时一怔,秦夜隐脚步微顿,明显也很诧异会在这里遇到沈晚熹。

沈晚熹心虚地率先别开了视线,提着裙摆急忙朝着餐厅走去,却发现餐厅里早已没了两个孩子的身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