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知道剧情后师姐人设崩塌了

我知道剧情后师姐人设崩塌了

苟某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醒来之后的林川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得有些懵,这里的一切为何如此熟悉?仔细回忆后,少年大吃一惊,竟然是他在高中时期随手创作的小说中的世界!开局遇见宗门大师姐,这个女人表面冷血无情,实则是个弟控,林川成为了小师弟,预知剧情的他,自此开始了一段精彩的人生……

主角:林川,江映月   更新:2022-07-16 01: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川,江映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知道剧情后师姐人设崩塌了》,由网络作家“苟某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醒来之后的林川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得有些懵,这里的一切为何如此熟悉?仔细回忆后,少年大吃一惊,竟然是他在高中时期随手创作的小说中的世界!开局遇见宗门大师姐,这个女人表面冷血无情,实则是个弟控,林川成为了小师弟,预知剧情的他,自此开始了一段精彩的人生……

《我知道剧情后师姐人设崩塌了》精彩片段

临渊圣地,首席弟子江映月所在的山峰。

一位红裙女子冲天而起,凌空横渡,气势惊人。

女子身材窈窕五官精致,明眸皓齿红唇鲜艳动人,无论放在哪,都可称得上一句祸水。

可圣地众弟子见了,却纷纷避之不及。

“有传言称,江世界闭死关渡劫,莫非是已经成仙了?”

“你脑子里想什么呢,这才半年,饶是江师姐这般天资,也没有可能,听说,好似是那邱月长老送回来一位弟子。”

“邱月长老的弟子?那不是江师姐的师弟了?”

“我要去看看那小子到底是谁,竟然能够成为江师姐的嫡传师弟!”

“你小子新来的吧,敢喜欢江师姐?你是没听说过她以前......”

待到女子的身影在天际消失,众弟子才敢议论纷纷。

可见其对于女子的恐惧,有多刻骨铭心。

......

林川茫然地环顾大殿。

临渊圣地、邱月长老、江映月......

这些个字眼,都好熟悉啊。

难道自己穿越的这个世界,是前世看过的某本网文?

林川更迷茫了,但却心念百转。

尽自己所能回忆这个世界的一切。

“洪武界,临渊圣地,那应该没错了。”

大殿中,他闭目养神,仿佛是在安静等待师姐的迎接,实则暗自盘算起来。

江映月,临渊圣地首席大弟子,有成仙之资,表面冷漠无情不苟言笑,实则外冷内热是个死傲娇,还是个弟控?

脑海中的记忆被翻出来越多,林川越觉得狗血。

这是什么样的脑瘫作者,才想出来这样的狗血人设?

等等,这好像是自己高中时期,闲暇时间写出来的?

作者原来是我自己?

哦,那没事了。

顷刻间,他忽然觉得,人设丰满出色,也精彩起来了。

这得是何等的大才子,才能写出如此出奇的人设啊。

“但这有点不对劲,江映月的师弟,不应该是我啊。”

种种回忆涌现,林川眉头轻蹙,暗道不妙。

自己写的好像是。

江映月外出游历,代师收徒,这才有了一位师弟。

而后对其倾尽所有,最后她师弟为了成仙机缘,反手给她刀了来着。

故事线对不上的话,世界观还能对上嘛?

对不上的话,自己还怎么做一个全知全能的先知啊。

现在看来。

不管是收获师弟的方式,还是人选,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这会不会意味着,自己原本可以随便避开的危机,不会出现,然后出现未知的危险?

对此,他不得而知。

“弟子见过诸位长老。”

就在此时,大殿门口,绝色倾城的红衣女子悠然落地,莲步轻移朝着殿内前进。

林川下意识回头看去。

顿时就呆住了。

原作中,江映月是女主来着,而原型正是他当时喜欢的同学,那好家伙,自然是各种绞尽脑汁描写她的外貌。

掏空生平学到的所有词汇,让其飘然若仙,出尘美艳。

两人四目相对。

江映月的神色冷漠至极,美眸幽冷如冰,看起来何止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啊,简直压根就没把他当人看。

活脱脱一座冰山。

但林川知道,此刻,江映月的内心活动绝对是:“怎么办?怎么办?他就是我的师弟了吗?

我能当好这个师姐吗?

该说不说,师弟长得好生英俊。”

当然,因为故事线的改动,他无法确定对方性格是否变化。

简单来说。

现在的他,还不能确定,一切是否如他所想的一样。

白发长老开口,殿内响起浑厚的声音:“映月,邱师妹外出遭遇不测,托人带回此子,从今往后他便是你的师弟,你要好生待他,

引他踏入修仙大道。”

江映月却是神情不变,眼神冰冷道:“只希望他不要拖累我便好。”

白发长老翻了个白眼,一脸怜悯的表情看着林川。

看来自己得多多照顾这孩子了。

江映月如此反应他丝毫不觉得意外,平日里本就如此,早就习惯了不说。

现在从小抚养她长大的师父还没了。

能笑脸相迎,那才有鬼。

林川身体微微一愣。

三十七度的身体,怎么说得出这么冰冷的话啊。

明明私底下那么热心肠的一个人,干嘛非要装成这个样子呢?

但他的眼神之中,却有玩味之色一闪而过。

要是一般人,经历此情此景。

肯定不敢言语,只能任由别人安排。

可林川不是,真要算起来,他可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

哪怕不能举手投足间撕裂空间,破碎大地。

但熟知别人的真正性格,想要操作,还不是手到擒来?

林川学着江映月此前的动作,朝着白发长老拱手行礼,一本正经道:“仙人,在下觉得不妥。”

突如其来的声音,令在场所有人为之疑惑,皆不明所以。

林川也不卖关子。

继续说道:“小子之前虽身在俗世,不曾踏入修仙之路,可也曾听说临渊圣地威名,

圣地之中强者无数,

今日为何要让一位,与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教我?”

他后背虽然冷汗直流,但脸上无比平静。

“我申请,换一个引路人!”

圣地,洪武界最强势力,才配得上这个词。

即便是最弱的圣地,也掌管众多州域皇朝、不计其数的生灵。

而江映月,虽然年轻,但却已经是修士之中的佼佼者。

要说没有压力,显然不太可能。

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彻底改变命途。

但他想要搏一搏。

只见他不顾众长老惊骇的目光,委屈巴巴地诉说道:“邱仙人保证说,圣地团结一心,弟子之间如同手足,没想到刚来就被嫌弃了,早知如此,我便是死在那铁骑之下,也万万不会前来。”

白发长老慌了,他生怕江映月突然暴起,搞的不好收场。

但他不知道的是,江映月比他更慌。


“我......不是这样的。”

江映月心乱如麻,想要解释,可却完全说不出话来。

师父临终前送回来的弟子,说是遗志毫不为过。

仅仅因为一句话,就被自己搞砸了?

她觉得有些接受不了。

只能目光看向殿内众位长老,希望有人站出来说说好话。

先让林川的情绪平复下来。

只是,她觉得很奇怪。

自己平日里明明都是这样说话的啊,一直没人有什么意见。

怎么这小子脾气这么大?

林川盯着压力,身姿挺拔,重重地说道:“我需要一个交代!”

傲娇是很可怕的,所以他需要慢慢改变江映月的心境。

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道歉,都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至于会不会惹得江映月恼怒,挥手把自己抹除。

他完全不担心,江映月心性善良。

修仙多年,手上还没有沾染任何鲜血。

不然他的胆子,怎么可能这么大?

“哼,师尊往生,谁知道你是不是个骗子?”

江映月神色冰冷地说道:“交代?你想要什么交代?”

说完,她就后悔了。

自己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呢?

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道歉肯定是没可能的。

这是,白发长老站出来打圆场:“好了此事作罢,林川你也别太在意,多理解理解你师姐,她现在的情绪,可能不太稳定。”

“若是以后真的相处不来,我会安排其他长老负责指导你修炼。”

他将解决办法都给出来了。

林川自然也不好继续闹下去。

不然真的被抱歉请出圣地,自己得努力多少年,才能够达到现在的高度?

两人擦肩而过。

江映月冷冷地哼了一声,径直走出大殿。

而林川,则是故作悲痛,一脸阴郁。

傲娇嘛。

但凡心里还有点良知,这样都是最好的对付办法。

只不过,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如此对待一个心善的傲娇,良心上多少会有些过意不去。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

江映月已经在思考着,去了无人的地方,怎么好好补偿。

最起码也要恢复一些印象分。

她出了殿门,便御剑而起,扶摇直上凌空而渡消失于天际。

而林川走出大殿,则是略显尴尬。

临渊圣地占地面积极广,处于一片世外之地,门内十万大山连绵。

横跨起码几百里范围。

在俗世中,他虽然也踏入了修炼道路。

可修为才仅仅达到气海境初期。

在这个世界,修士的修为从下至上依次为:炼体、气海、通玄、育灵、洞天、命门、神阙、入道、悟道。

想要御剑,起码需要通玄境初期。

而想要御剑长时间飞行,则需要育灵境修为。

而他现在差的太远。

问题,他也压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

按理来说,应该跟着江映月走,可她去了哪里,林川不知道啊。

“师弟啊,这就是你羡慕的结果。”

“我早就说了,按照江师姐的性子,绝对不会理他,不过只是有个名头罢咯。”

“师兄竟对大师姐如此熟悉,莫非师兄与她有过......”

“你小子打住,不想我死的话,就别说了。”

“江师姐美艳动人,却对天下男子冷若冰霜,难道以前被男人伤过?”

“这谁知道呢。”

“这位小师弟倒是英俊,江师姐不要他的话,小女子这就回去请示师尊,让他拜入云瑶峰内。”

而这时,宗门大殿外,众多因为此事吸引过来的圣地弟子,小声议论起来。

圣地内,各峰之间,也存在着竞争。

这一点自然众所周知。

还有一点就是,因为圣地太大,各峰弟子平日里几乎没有相处的空间。

同峰弟子之间,说是整日腻歪在一起,也毫不为过。

见林川孤苦伶仃,不少女修,开始打起了主意。

不得不说,林川的外貌真没得说。

身材魁梧修长,剑眉星目脸上的线条轮廓硬朗。

着实算的上是金面玉相,器宇非凡。

此刻从宗门大殿内走出,长身而立,令人只觉眼前一亮。

但就在这时,江映月的气息折返。

一柄小剑来到林川脚下,而后急速扩张,变作一柄三尺长的飞剑。

飞剑腾空而起,朝着天边急速前进。

林川嘴角微微扬起,浮现一抹轻笑。

他就知道,以江映月的性格,绝对不会真的不管自己。

只不过,不想在人前对自己太过热情。

林川眼前的景物快速变幻,顷刻间,便来到一处灵气充裕,景色宜人的山巅之上。

山顶是一快较大的平地。

一座宏伟的山庄拔地而起,这便是江映月所居之地,断云峰。

“既然瞧不上我,干嘛要把我带来这里?”

林川从飞剑上跳下来,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江映月,冷漠地质问道。

江映月微微一愣,自己说的话,杀伤力真的这么大嘛?

怎么还这么记仇?

但她毫不相让,冷哼道:“师尊仙去,她的遗志,我自当遵守,如若不然,你都进不了圣地!”

很显然,傲娇属性,又一次冲散了她想要道歉的念头。

林川同样神色不善的还击着:“若非邱仙人乃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绝对不会来此,但她仙逝,为了抚慰仙人在天之灵,我且叫你一声师姐,但你可别想着,我心里就真认可你了。”

“师姐......”

江映月心中一喜,心想着倒是没让林川太过伤心。

但是嘴上却仍旧不饶人:“谁想当你师姐了。”

林川干脆选择沉默,打算把对方晾一晾。

说多了,容易暴露自己。

这样显然不好。

他转身朝着山庄走去,山庄很大,足够住很多人了。

而目前来说,里面只有江映月,他要住下去的话,肯定轻轻松松。

且谁都不会影响谁。

“站住。”

江映月突然开口:“这是师尊寄存在我这里的一些资源,以及功法、神通,让我转交给其他弟子,现在这是你的了!”

她拿出一枚纳戒,催动灵力送到林川手上。

而后身形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

像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一样。

林川嘴角微扬,露出轻笑。

这是师父留下来的?显然不是。

之所以这么说,必然是因为没有其他借口。

傲娇,真的好可爱。


林川在原地站了片刻,亦大步迈入山庄。

山庄很大,而在里面只有江映月居住。

就算林川不认识路,但随便找一间空房间住下即可,这显然不是问题。

“虽然说圣地内,还有不少机缘,但我刚进来,就去挖掘那些东西,恐怕会引人怀疑。”

林川进入山庄其中一间厢房,喃喃自语道:“反正现在这个阶段,也没人发现那些东西,再过一段时间也是无妨。”

他的脸上,浮现异样的笑容。

按照正常的时间线,临渊圣地内,隐藏着的各种机缘,都是为江映月安排的。

但是现在自己这个当事人都来了,肯定要优先保证自己。

反正师姐现在修为已经很强了,得到那些机缘,也不过只是更强一些。

还不足以突破桎梏,渡劫成仙。

但他完全不着急,更何况,一些宝物,即便是知道地点,也需要一定的实力。

以他气海境初期的修为,应对起来,可能无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磨刀不误砍柴工。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快点提升实力。

林川低头,看着手心中师姐所赠的纳戒。

里面能有什么东西,就看师姐的良心了。

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林川虽然是穿越者,但对于这个世界的基础知识,却也有所了解。

他催动体内灵力,朝着手心的纳戒涌去。

正常情况下,只要是原主人不施加禁制,纳戒并不需要炼化就能够使用。

存在禁制,就需要抹除原主人的灵识,这个过程就叫做炼化。

但这毕竟是师姐赠予之物。

如他所想,随着灵力进入纳戒,他便能够感知到纳戒内的空间。

“丹炉?看着品阶好像不低,不过我也不会炼丹啊。”

“芜湖,这一池子灵液,足够我修炼几十年了吧,师姐大手笔啊。”

“这些蕴含生命气息的盒子,里面应该是天材地宝吧。”

“啧啧,这柄剑,一看就不是凡物啊。”

就在林川感叹师姐竟然如此大方之际,却突然满脸呆滞。

在他的感知中。

宽敞的储物空间一角,竟然有着数套女子衣物。

长裙什么的倒也无妨。

洁白如雪没有任何点缀的布料,看起来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

但问题是加上这两根细绳,怎么看怎么像兜肚啊。

师姐这是觉得用自己的贴身衣物,能够补偿我受伤的心灵?

真是奇了怪了。

这该死的女人。

她竟然这么懂我?

还是,有什么特殊心理,想让我穿给她看?

过了啊!

自己修为虽然不高,却也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岂能如此任人肆意玩弄?

而与此同时。

江映月进入房间,满脸的懊恼。

“我不应该这样对他的,可就是忍不住啊。”

她有些抓狂,这种性格不知道持续多少年了,甚至都不知道从何时出现。

她只知道,从小就好像已经是这样了。

罢了,都给他那么多东西了,他还想怎么样?

她也有想过道歉,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最终被自己的傲娇所压制。

她索性不想了。

努力修炼才是要事。

师尊遭遇不测,定然不是普通事件,需要更强的实力,才能够为师尊报仇!

一念至此,她意念微动取出纳戒,准备修炼。

但她看着手中铁青色的纳戒,顿时傻眼了。

这不是准备送给师弟的那个嘛?

现在这个还在自己手上,那自己刚刚送的是什么?

她很快意识到不对,然后果真发现自己的纳戒不见了。

这时她才想起来,刚刚为了不让师弟发现,自己其实也是关心他的。

随手间给错了纳戒。

江映月脸色大变,精致的小脸蛋上遍布红霞。

自己纳戒里有什么东西,她怎么可能不清楚。

现在竟然直接给了一位男子。

这...自己还活不活了啊。

她脑海中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啊。

但是她转念一想,身形一闪瞬间离开了房间。

现在时间过去不久,还有弥补的机会。

对,他刚刚拜入圣地,肯定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消化,定然不会那么快查看纳戒!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她瞬间来到林川所在房间。

却只见林川双目微闭,正在催动灵力查看纳戒。

她脸色大变,杀意升腾。

这该死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努力?

江映月下意识出手,斩断林川和纳戒的联系,将纳戒收回手中。

待林川睁开双眼,她才冷冰冰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林川见状,瞬间意识到情况不对。

他猛然想起,以对方的性格,完全没可能跟自己玩这种小情绪。

那么之所以会发生眼前的事情,只有一种可能。

对方给错了东西!

意识到问题所在,林川心念百转,思索解决问题的办法。

很快,林川平复心情,冰冷地道:“我这才刚打开纳戒,你就反悔了?

不想给就直说,又何必戏弄于我?”

林川寄希望于,能够通过装傻充楞摆平此事。

总不能跟人家说:“看不出来,师姐你浓眉大眼的,原来竟然还有那种爱好。”

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吗?

听到林川的话。

江映月的神色,果然舒缓了一些,身上下意识流露的杀意,也开始消散。

“师尊给予之物,我自然不会有所保留,但这纳戒里,有一些我所需要之物。”

她冰冷着解释,同时丢给林川那枚正确的纳戒。

再然后,她就身形一闪直接消失了。

林川这才松了口气,但却感受着屋内残留的幽香,嘴角微微咧开。

常年待在圣地内修炼的修士。

心思都这么单纯?

我说刚打开啥也没看到,你就信了?

不过转念一想,没准只是对方为了掩饰尴尬,而选择的妥协呢?

两者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这对他来说,显然并不重要。

管她怎么想的呢,自己这一下好歹也算是逃过一劫了。

“娘的,差点遇到仙人跳了。”

林川突然觉得这种手段有些似曾相识,这跟钓鱼执法本质上没区别啊。

好在师姐本质上,并不想坑杀自己。

不然真可以用这个理由弄死自己了。

他看了看手中纳戒,暗道:“修士的世界实在是太危险了,必须快速提升实力才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