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现代都市 > 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全文版

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全文版

吾西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陆景深姜晚柠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吾西墨”,喜欢霸道总裁文的网友闭眼入:第一次看见他时,她就像只惊慌的小鹿跑走了。两人又一次无意的接触,她也只觉得他风流又危险,她只想逃,可她逃不了!她说她有病,接受不了男人,害怕男人!要他放她离开。可羊入狼窝,她早已无路可退,他誓要打开她的心结,娶她为妻.........

主角:陆景深姜晚柠   更新:2024-07-10 22: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景深姜晚柠的现代都市小说《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全文版》,由网络作家“吾西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陆景深姜晚柠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吾西墨”,喜欢霸道总裁文的网友闭眼入:第一次看见他时,她就像只惊慌的小鹿跑走了。两人又一次无意的接触,她也只觉得他风流又危险,她只想逃,可她逃不了!她说她有病,接受不了男人,害怕男人!要他放她离开。可羊入狼窝,她早已无路可退,他誓要打开她的心结,娶她为妻.........

《离婚高嫁:美丽娇妻哪里逃全文版》精彩片段


后座的两人听见这电话,姜晚柠脸上有些微微红,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苏曼青悄悄地掐了下姜晚柠的胳膊, 小声说道:“电话那头是那位副市长?”

姜晚柠脸上带着—丝无措紧张点点头。

“行,会所见,”江聿风悠悠说道,说完挂了电话。

随即边换路线边开口说道:“姜小姐, 姜晚柠让我带你去会所,”

说完看向苏曼青,对上她的眼眸, 说道:“苏小姐—起?”

苏曼青小声问道:“晚柠,你自己可以吗?”

她有些担心晚柠,但她也确实是不想再去那会所。

姜晚柠微微点下头, 小声回道:“我自己能去,如果你不想去, 那我让江先生先送你回家, ”

刚才她能看出曼青和江先生好像有些不对路, 那就让曼青先回家吧。

紧张开口道:“江先生, 麻烦您先送曼青回家吧,”

江聿风看向后视镜,打量着后座的苏曼青,饶有兴趣说道:“苏小姐,有五万块钱在会所呢, 不知苏小姐还要吗?”

苏曼青瞪了—眼开车的江聿风, 随即换上疏离—笑,“听你这么—说, 我才记起来, 确实有五万块钱在会所,既然这样,那就—起去会所吧,”

谁不要谁是傻子, 那钱就不该赔, 既然能拿回来,她当然要了, 五万块钱是她两个月的工资呢。

江聿风懒散地倚靠车座,薄唇轻勾,带着几分轻佻。

姜晚柠微皱起眉小声问道:“曼青,你啥时候有五万块钱在会所?”

苏曼青不打算让晚柠知道,随口说道:“没事,公司的钱。”说完抬眸就对上了江聿风过来的眼神。

江聿风挑了下眉, 看来是没跟那小丫头说,倒还真是姐妹情深~

姜晚柠虽然带着疑惑, 但也没有细问,反正钱没丢就行了。

苏曼青掐了下晚柠的小脸,看着晚柠, 不禁心道:真想让那位副市长喜欢上晚柠, 这么心思简单的就该有人护着。

市政府

散了会,姜晚柠送顾市长走,

到了楼下,顾市长拍了拍姜晚柠肩膀,脸上带着欣赏嘱咐道:“记住了, 别给老爷子惹事,上面有—个位置,正在私下参考呢, 老爷子让我给你提个醒, 这时候就别惹事了,”

姜晚柠英俊的脸上挂着笑意,“顾叔,惹事也不能在您地盘上惹事, 放心,”

顾市长笑骂道:“你呀,行了,别送了,记住我说的话,”说完带着两个秘书走了。

姜晚柠低笑—声,拿出手机拨通,

“到会所了?”

姜晚柠和曼青坐在会所里包厢里,看见来电人,脸上带着紧张无措,看见曼青正在看手机,小声地接通了电话,听见那头的声音,轻声回道:“嗯, 已经到了,”

姜晚柠嗓音低沉磁性,“我—会儿到,”

说完挂了电话,转身看见董秘书眼底带着笑意, 正抓个正着,

董秘书连忙收敛笑意。

姜晚柠微眯着眼,语气里带—丝警告:“你很闲?”

董秘书连忙解释道:“不, 挺忙的,知道您晚上有事, 我这特意送给您送车钥匙来了,”说着连忙掏出钥匙递了过去。

姜晚柠冷眼瞥了眼他,拿着车钥匙头也不回地走了。

董秘书这才又笑了出来,看来他这段时间会比较轻松,不用加班了。

姜晚柠挂了电话, 苏曼青凑过来,满脸兴趣笑着说道:“让我也借咱们晚柠的光, 见见万安市的市长, 到底是长什么样,”

姜晚柠到底还是有些不自在,小声回道:“—会儿你就能看见了,”


陆景琛拿出手机,严肃吩咐道:“去查一下淮安路口的监控,有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车牌号c2475,有试图骚扰嫌疑,”说完挂了电话。

姜晚柠低着头胆怯地在旁边听着,没想到他竟然记下了车牌号,她还以为就这么放他走了呢,

一想到如果他没出现,自己今天晚上肯定会出事。

陆景深看了眼从上了车之后就一直垂着脑袋的姜晚柠, 声音低沉道:“这样你都不打算离开他?”

姜晚柠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或许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他,导致现在想离婚都难,

但一想到陆景深,在医院里说的话,手不由自主颤抖了下,现在她觉得有这个婚姻更能保护着自己,摇摇头细声道:“没··没有,”

陆景深眼神微冷,嗤笑一声,“你们还真是情深意重,”

一想到那天晚上她在他身下,青涩的反应,两条纤细的手臂紧紧地抱着他,咬着唇,娇喘着,令他获得从未有过的满足,直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眼底闪过一丝冷意,既然你们不分开,那就别怪我了···。

姜晚柠眼底黯然忧愁,她现在的生活仿佛一摊死水,无助地看向车外。

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段承明的威胁,她的软弱,她的病,都让她喘不过气来。

陆景琛落在姜晚柠的身上,察觉出她的黯然。

呵!就这样,还舍不得她那所谓的丈夫?真不知道她脑子在想什么东西!

到了楼下,姜晚柠紧绷的身体总算松下了,

车一停,慌张地打开车门,下了车,站在车外看了看后座的她的包,胆怯地开口道:“谢··谢谢陆市,那个···我的包,”

陆景琛倚靠在车座看着忐忑不安站在车外的姜晚柠,语气冷然道:“姜晚柠,我不管你丈夫是什么原因, 但从今天开始,别让他碰你, 哪怕手都不行, 听见了吗?”

姜晚柠脸上瞬间煞白,声音颤抖不稳道,“陆市,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在医院时,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为什么··现在又····,

陆景深看着姜晚柠,随即解开安全带从后座拿了包,从包里找出手机,低沉道:“密码,”

姜晚柠咬着唇,不回答。

陆景深看着小丫头,嘴角轻挑,轻笑道:“不说是吧?那我可就跟着你上楼了?”

姜晚柠大惊失色,颤声地说:“密码是··是4690,”说完一动不动站在车外,看着他解开自己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她已经放弃反抗。

陆景深打开手机输入了自己联系方式,又放进了包,从车窗扔了出来,姜晚柠惊慌地接住了包,

“记住我说的话,别让他碰你,”说完开车走了。

留姜晚柠一人在冷夜中惊慌,木然地一动不动,脑子不停地浮现刚才他说的话,失神地眼睛,慢慢湿润起来,红了眼眶。

这时,苏曼青加班到家,轻轻打开了次卧, 自从发生了那事之后, 她就担心着晚柠,一看床上没人,着急的打电话没人接,匆忙地穿上鞋出去了,

结果刚出楼道门,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姜晚柠,急忙走过去,“晚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出什么事了?”

姜晚柠抬起头看见一脸担心的苏曼青,瞬间哭了起来,抱住,“曼青,我惹到了人,”

苏曼青一听,脸色凝重起来,安慰道:“没事,有姐在呢, 怎么回事?”

姜晚柠闷闷地不说话,

苏曼青安抚地拍拍背,轻声哄道:“柠柠,我们先回家,”

到了家,姜晚柠坐在沙发上,微垂着头,眼眶泛红着,她不想让曼青再替自己担心,“你别担心, 是工作上的事,被领导说了,”

苏曼青看着姜晚柠的神情, 显然不是工作上的事, “那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是··一时心情不好, 就在小区里坐了下, 没想到这么晚,我没事,”姜晚柠含糊其辞说着,

苏曼青放柔声音,“晚柠, 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两人想办法总比一个人办法多,是不是?”

姜晚柠温顺地点点头,“嗯嗯,我知道了,”

苏曼青继而问道:“那你惹到了什么人?”

姜晚柠一愣,眼神有些躲避,“没有啊,”

惹到的人, 谁都惹不起!

苏曼青很了解姜晚柠,今天晚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然不可能这么晚才回来,还一脸惊慌委屈地哭着,

“是吗?”

姜晚柠深呼吸口气,开口道:“曼青, 让我自己解决好吗?我不想出什么事, 都让你操心, 你也有自己的事要忙,我自己可以的,”

苏曼青搂过来姜晚柠,温和道:“好,如果解决不了的, 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

她知道晚柠不想让自己担心, 但晚柠的性子她真怕她吃亏!

姜晚柠紧紧抱着苏曼青,点点头,“知道了。

此时,市中心顶奢住宅内,陆景深矜贵散漫地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打着电话,”江聿风,帮我查一下姜晚柠的所有资料,”

电话那头的江聿风,语气不太正经,“怎么?真看上了?哥们奉劝你啊,那小丫头,老实人,可不是那种女孩,你别忘了你的身份,”

陆景深勾了下唇,想起那小丫头,守着那有名无实的婚姻,总有些不安,既然一时是他的女人了,又是这样的婚姻,那就没必要存在了。

“嗯,挂了。”

第二天姜晚柠双眼微微红肿地去上班,坐在座位上,神情有些飘忽着地工作,

宋玉晴自从那次陆市长过来那天,嫉妒着姜晚柠,所以不怎么搭理姜晚柠,

但她这几天观察姜晚柠情绪明显不对, 今天又顶着红肿的眼来上班,别扭地拖着椅子过来, 干巴巴道:“喂,姜晚柠, 你怎么了?”

姜晚柠扯出一丝微笑,“没事,”说完又继续对着资料,

宋玉晴撇撇嘴,回到了座位。

姜晚柠拿出手机看着昨天晚上加上的微信号,眼底闪过一丝恐惧,害怕他突然联系。

市政府

陆景深刚开完会回了办公室,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指轻敲了下扶手,随即点着了一根烟,微眯着眼抽了一口,办公桌前秘书小董等着听吩咐,

“昨天晚上,那人找到了?”

小董没想到问的是这个,立马回复道:“已经转交给市公安局了,是有前科,已经处理完了。”

昨天半夜在睡梦中接到了这位副市的电话,让他调查监控查骚扰嫌犯,没办法谁让他是领导呢,马上爬起来联系市公安局。

这时,陆景深的私人电话响了, 小董很有眼力见地,“副市,那我就先出了,”

陆景深看了眼手机,点了下头,等小董出去, 这才接了起来,

“喂,陆景深,那女孩已经结婚了!”江聿风手里着刚调查出来的资料, 看婚姻那一栏,竟然写的是已婚。

陆景深听见电话里的高声音,微扯远了下手机,也摁灭了烟,轻描淡写道:“这我知道了,”

另一边,江聿风蹙眉,严肃说着,“你知道了? 那你还···,陆景深,你要时刻注意你的身份,别忘了,”

陆景深倚靠在椅子上, 笑了下,“行了,我有分寸,其他情况说一下,”

江聿风拿着资料往下看,轻笑道:“没想到这个姜晚柠结婚的对象竟然不喜欢女人,”又从桌子上拿起几张姜晚柠丈夫和男人搭肩勾背地照片。

陆景深昨天晚上猜到了, 很淡定问道,“他们什么原因结的婚?”

江聿风又拿起一张病历单,皱眉道:“姜晚柠她接受不了男人的靠近, 上面写着小时候发生·····,”

陆景深坐直身子,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原来她看见他总是发抖、害怕,是这个原因。

“还有她那丈夫公司,亏欠了很多钱,又贷了款,像这种有名无实的夫妻,就是搭火过日子,长不了,别到时候散伙时,那小丫头吃亏,”

陆景深眼神微冷,显然那小丫头不知情。


这么高级的餐厅怕是要花不少钱, 既然是帮她离婚,那今天这顿饭她请吧,不由地有些担心今天的钱包。

陆景深一进去,就吸引了餐厅座位上的几位女士的关注,身材高大,五官英俊,气质卓然,无形中透着矜贵,让女人的目光情不自禁地投过来。

“小丫头,点餐吧,”陆景深笑着把菜单递了过去,

姜晚柠听见他喊她小丫头,轰···脸瞬间通红,眼神惊恐地对上陆景深的目光,

她知道眼前的陆景深帮她离婚无非是想让她跟他一年时间,但她的观念是不允许的,如果真跟了他, 不单单她的工作,她爸妈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此时,陆景深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目中带着一丝幽深地看着对面的低着头点餐的小丫头,看来小丫头倒不是那么的傻, 知道他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姜晚柠慌张地忙低头看菜单,忽略她此时的心理紧张害怕。

点完之后,服务员拿走了菜单,姜晚柠紧张地抠着手,头顶那压迫感很强的目光让她不敢抬起头来。

陆景深一直看着她,低沉道:“说说吧, 你和你那丈夫怎么结的婚?”

姜晚柠鼓足勇气,绞着手, 小声道:“是···相亲,他不喜欢女人, 我小时候发生过一些事情,他当时提出形婚,我一听就接受了,然后两人就生活互不打扰,就一直到现在,”

陆景深此时一听,跟调查的差不多,眼眸笑意地看着小丫头,“ 那怎么现在想离婚了, 别说是为了我?”

存心逗逗她。

姜晚柠慌张地摇摇头,急忙解释道:“不··不是的,”

陆景深看着她慌张解释,淡笑着,

姜晚柠轻声说:“是··他妈妈让要孩子,他说让我试管生个他的孩子,我不同意,所以我才要离婚的,”

陆景深眸光微冷道:“他到想的美,”

这男的无非就是看小丫头单纯,想一辈子套住,这样他既有了妻子, 也有了孩子, 正好遮盖他的事。

姜晚柠鼓足勇气问道:“那这样的婚姻需要怎么离?”

她想尽快离婚, 段承明已经在电话里威胁她了,她不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来。

陆景深笑而不答,语气暧昧道:“帮你离了婚, 你打算怎么谢我?”

姜晚柠目光一黯,犹豫道:“你··想我怎么谢?”

陆景深意味深长道:“你知道我要什么,”

“别··别的可以吗?”胆怯问道,

“别的什么?”陆景深嗓音低沉问道。

姜晚柠低头不语,她好像什么都没有!

陆景深目光闪了闪, 要时不时地透出他的目的,不然这小丫头还真当他是为人民服务呢,堂堂的副市,有哪闲心帮别人离婚!

他可没那么高尚,现在小丫头引起了他的兴趣,既然目前放不下,那就顺便帮她解决了, 这样以后也省麻烦!

结账时,姜晚柠小声道:“陆市,那个··· 您帮我离婚, 这顿饭我请吧,”说着就要付款,

陆景深唇角微扬,笑道:“我可不是你一顿饭就能解决的,”说完跟服务员道:“记江聿风账上,”

江聿风此时要是知道了,一脸鄙视,你泡妞, 还记我账上!

姜晚宁对上陆景深似笑非笑地眼神,连忙假装低下头,躲开。

从这时,她越发肯定,她怕是躲不了。

到了小区,车一停, 姜晚柠快速地解开安全带,含糊道:“谢谢陆市,我··先回去了,”说着就要推门下车,

陆景深锁上车锁,淡笑道:“这就走了?”

姜晚柠推了下车门, 没推动, 背对着陆景深, 脸色慌乱着,“陆··陆市,您把车锁打开,我到家了,”


老太太也美滋滋地带了上去。

除了姜晚柠家外, 几个女儿、女婿都夸赞着。

姜妈妈给买了一身衣服,喜不喜欢的,礼到了!

老太太笑着看了一眼,放在了旁边。

姜妈妈看着那身衣服随意放在一边,微微低下了头。

年轻的时候, 姜妈妈上班之后每月的工资都上交,到了姜妈妈结婚的时候老太太是一分钱都没有给她, 意思是你工作有几年了, 多少有些存钱,我这也不富裕,就不给搭钱了,

姜妈妈很委屈, 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那时候哪有钱啊, 每月的工资都上交,再到后来又有一些事情,彻底让她寒了心。

韩瑶看了看姜晚柠, “晚柠,你给姥姥送什么礼物?”旁边的周一欣也笑着看着姜晚柠,

姜晚柠忽略那两人,站起身, 拿着一个礼盒,笑着说道:“姥姥,生日快乐,给您买了一条珍珠项链,”说着递了过去。

韩瑶笑着说:“姥姥, 我帮您打开看看那,”说着就拿过去打开,拿出来看看,撇撇嘴道:“这么小的珠子, 还不是很圆,不过也不错了,”说着笑了笑。

姜晚柠笑了下坐下来,不做回答。

姜妈妈脸色有些难看,刚要开口说话, 就被姜爸爸给按住了,微微摇了下头。

姜晚柠四姨看见了,笑着骂道,“瑶瑶, 别瞎说,我看选的挺好的, 晚柠才工作几年啊,不错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她们家买这种货色的差不多了。

姜晚柠三姨接过话来,“是呀,我看也挺好的,”

姜晚柠家早就习惯了, 无所谓,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

过了会儿,姜晚柠的四姨夫走了进来, 笑着赔不是,“妈, 不好意思, 单位有点事,”

老太太连忙说道:“你忙你的,没事,别耽误你工作,”他这四女婿是职位最高的, 她小儿子的工作还是这四女婿找了机会送进单位的。

三女儿、三女婿也是借着这位四妹夫在事业单位得力了,还有老三的女儿周一欣,虽说是考进去的,但也是想找个油水多的职位,就连大女儿和大女婿现在的退休金都比单位同级别的人高出许多来,这不也得了这四妹夫的势吗。

所谓一人得道,那家里人也就都得势了。

要说也就只有姜晚柠家里从来没有拜托过,不依靠其他人。

饭桌上,姜晚柠四姨父是这里面级别最高的,市里的重要事情也是知道最多的。

一桌子都听着姜晚柠四姨父说话,毕竟这一桌上的人基本上都在事业单位,上面有什么重要的事,多知道些也有好处。

姜晚柠觉得她这个小底层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

她也不需要知道的那么多,而姜妈妈早就退休了,姜爸爸这也马上就退休了, 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但自己闺女还在,也就仔细听着,到时候提点些闺女。

姜晚柠四姨父笑着说道:“今年咱们市新调过来一个副市长陆景深,那真是高干子弟呢,背景深着呢,”

姜晚柠三姨激动问道:“听我们领导说,家里人基本上都在上面,四妹父是不是啊?”

姜晚柠四姨父笑着点着头,“我这也跟着去市里开了几次大会见到的,长的那真是帅,高大英俊,气质矜贵,主要是才35岁就已经是这个位置了,

以后可想而之知,主要是还没有结婚,单身呢, 估计现在有些领导谁家有女儿的,怕是已经开始惦记上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