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现代都市 > 首辅大人的宠妾文章精选阅读

首辅大人的宠妾文章精选阅读

八月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首辅大人的宠妾》,讲述主角顾怀玉顾容珩的爱恨纠葛,作者“八月雪”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顾府奴婢四月生得乌发雪肤,动人好似莲中仙,唯一心愿就是攒够银子出府却不知早被觊觎良久的顾府长子顾容珩视为囊中之物。当朝首辅顾容珩一步步设下陷阱,不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低微的丫头从来逃不过贵人的手心,在顾恒订亲之际,她被迫成为了他的妾室。人人都道四月走了运,等孩子生下来就能母凭子贵,升为贵妾了。四月却在背后偷偷红了眼睛。再后来,那位倨傲提醒她不要妄想太多的年轻权臣,竟红着眼求她:做我的妻...

主角:顾怀玉顾容珩   更新:2024-06-11 11: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怀玉顾容珩的现代都市小说《首辅大人的宠妾文章精选阅读》,由网络作家“八月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首辅大人的宠妾》,讲述主角顾怀玉顾容珩的爱恨纠葛,作者“八月雪”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顾府奴婢四月生得乌发雪肤,动人好似莲中仙,唯一心愿就是攒够银子出府却不知早被觊觎良久的顾府长子顾容珩视为囊中之物。当朝首辅顾容珩一步步设下陷阱,不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低微的丫头从来逃不过贵人的手心,在顾恒订亲之际,她被迫成为了他的妾室。人人都道四月走了运,等孩子生下来就能母凭子贵,升为贵妾了。四月却在背后偷偷红了眼睛。再后来,那位倨傲提醒她不要妄想太多的年轻权臣,竟红着眼求她:做我的妻...

《首辅大人的宠妾文章精选阅读》精彩片段


徐将军笑起来,拍拍顾容珩的肩膀,眼里眯起笑意:“后生可畏啊。”

顾容珩脸上疏贵,端起酒杯给徐将军敬酒:“吃饭不谈那些,寻常家宴,还敬将军一杯。”

徐将军对于这个未来女婿相当满意,乐呵呵的就一饮而尽。

徐若芷就坐在顾容珩的对面,时不时抬头看顾容珩一眼,又害羞的低下了头。

顾怀玉站在顾如意身后默默的给顾如意布菜,席上的肉菜不少,可她也不知怎么的,往常闻了这些便馋嘴的不行,今日却觉得有些恶心。

顾如意喜欢吃樱桃肉,顾怀玉为她夹了几块,闻着那油腻的味道,忽觉的心中不适,胃里一阵翻滚。

她不动声色的拉过一边的阿叶,轻轻在她耳边小声道:“阿叶姐姐,我有些不舒服,先去喝口水,你先替姑娘布菜吧。”

当下这场景,阿叶也不能同顾怀玉细问,只是点点头道:“那你快去快回。”

顾怀玉点头,捂着胸口静悄悄地退了下去。

席上的人都相互说着话,唯一注意顾怀玉走了的人,也只有顾容珩。

顾容珩被身边的徐将军一杯一杯灌着酒,得了空闲才看向边上的顾如意,状似无意的问道:“顾怀玉又到你院子伺候了?”

因着顾怀玉,顾容珩认识顾怀玉倒并不奇怪,顾如意还未说话,旁边的大夫人就笑着开口道:“是我让顾怀玉过去的,这丫头心里也念着旧主,我就让她过去了。”

“回晋王府的时候多个人,也多份照应。”

顾容珩的长眉微微一挑,却没说话,旁边的徐将军却有了几分醉意,大着嗓门儿道:“念旧主好啊,这丫头不错。”

桌上的人都被徐将军有些醉意的话惹得笑了出来,除了有些不敢相信的顾怀玉。

待众人笑过,顾怀玉正想说些什么,却感觉手被身旁的顾容珩按住。

他本是想问大姐真的要带顾怀玉去晋王府么,再看看一边顾容珩压在自己手臂上的手,脸上有些狐疑,难道大哥知道他要问什么?

顾容珩看向顾怀玉,收回了手淡淡道:“你这次能得皇帝赏识,还多靠了徐将军提携,还不快去敬徐将军一杯。”

顾怀玉反应过来,连忙站了起来,双手捧着酒杯对着徐将军敬酒。

顾容珩为徐将军倒了杯酒,露出些微笑:“怀玉往后还要仰仗将军多指点指点。”

徐将军接过顾怀玉的酒杯,大声笑道:“怀玉这小子悟性不错,我再调教调教,下次战场上就能独当一面了。”

这边顾怀玉捂着唇匆匆往竹林深处走,还未到梳洗房,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她夜里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吐出来的也只有一些酸水,待到再也呕不出东西了,顾怀玉才匆匆往梳洗房里去净口。

顾怀玉脸色苍白,身子也提不起力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想起前面的宴席,顾怀玉匆匆洗了脸,又往顾如意那边去。

轻轻回到顾如意身后,席间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阿叶看着脸色有些不怎么好的顾怀玉,轻声道:“妹妹你怎么了?”

顾怀玉摇摇头,白着脸道:“可能是下午时吃错了东西,心里有些不舒服。”

阿叶想了想:“下午用饭时你就没怎么吃东西,能吃错什么东西?”

顾怀玉忍着又有些想吐的胸口,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昨晚没睡好吧。”

这边徐将军已经喝醉,他却拉着顾容珩道:“你我都喝了一样的酒,怎么我瞧你半点都没醉呢。”

季寒霜这次吐的厉害,肚子里面好似有什么在翻滚着,让她心慌得厉害。
吐了好半天,季寒霜越发觉得委屈,匆匆去沐浴,想起晋王爷刚才看她的眼神,心中就一阵厌恶,又想要吐了出来。
她不明白王妃娘娘对着这样一个好色薄情的男人,为何还能那样笑意盈盈的讨好。
那个男人当着她的面调戏别的女子,她也丝毫没有感觉到不适吗。
洗完澡的季寒霜躺在床上时,早已哭红了眼。
她又想起今日王妃娘娘特意叫她换上的粉色衣裳,特意让他去找晋王爷,还有王妃娘娘吃饭时模糊不清的回答,都让季寒霜觉得一阵心寒。
她不明白这是巧合还是什么,若不是巧合,那她到时候又该怎么自处?
哭得越发伤心的季寒霜埋头在被子里,也不知哭了多久,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这边吴昊东坐在璟瑄居书房内的椅子上,身子微微斜靠着,敞开的缎黑外衣随意的垂下,看过去既慵懒又冷清。
只见他修长的手指上拿着一封快马从常州送过来的信,看到信的内容后,眼眸不禁微微变冷了起来。
晋王爷眷念酒色,吴昊东一直是知道的,所以一直也不怎么同意这门婚事。
只是当初顾如意还是嫁给了晋王爷,一是因为贵妃求了皇帝赐婚,二也是顾如意贪念晋王皮囊。
只是这次晋王爷着实做的过火了些,竟然宠幸一个贱婢至此。
而顾如意拿季寒霜去作为自己固宠的工具,更是让他脸色一寒。
当初他答应季寒霜跟着顾如意去晋王府,虽说早就猜到了顾如意突然带季寒霜过去是因为什么,但也是为了让季寒霜吃些苦头,让她明白外头的男人比起他,不知差了多少。
可如今吴昊东一想起季寒霜那张不安带着泪光的脸,心就是一痛。
若说吴昊东以前只是眷念于季寒霜的美貌的话,如今的他,却对她有一两分在意了。
他有些想她了。
手指不由自主地敲打在上好的梨花木上,烛光将吴昊东的背影拉长,面前处理不完的文书堆叠,他却头一次没什么心思去看,历来沉寂的心里,竟然有些许心慌。
这几天晋王爷连续几天都夜宿在寝殿,虽然季寒霜小心谨慎的躲着,可也抵挡不住晋王爷的动作越来越大胆,有时候晚间喝酒的时候,还会当着顾如意的面将脸贴过来。
季寒霜闻着那股酒气味感觉一阵恶心,对面的顾如意却好似什么也没看见,依旧让季寒霜给晋王爷不断斟酒。
每回季寒霜夜里在房里哭,顾如意也只是派了阿叶和翠浓过来安慰两句,第二天又再不提这件事了。
这天一早,季寒霜脸色苍白,阿叶看她脸色不对,就道:“要不我替你去给王妃娘娘说一声,让你去木先生那去看看。”
季寒霜也觉得自己的身子最近越来越不对,就点点头:“我自己去说吧。”
进到寝殿里时,正碰到晋王爷从里面出来,他看见季寒霜,勾着笑,还不忘手在她腰间一抹,才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季寒霜克制的咬着唇,直到晋王爷走远了,才忍住了战栗的身体。
屋内,翠浓正在给顾如意梳头,只见顾如意满脸春色,眼梢处都带着春意,显然心情极好。
她看见季寒霜,连忙走过来,颇有些关切道:“季寒霜,听阿叶说你这几日有些不适,身子好些了没有?”
季寒霜就顺着话道:“还是有些不舒服,听阿叶说王府里有先生在,我能过去让先生看看么?”
顾如意听到这里,有些遗憾道:“管家昨天就来说了,说木先生回去探亲了,我估摸着明后日就该回了。”
说着顾如意担心的看向季寒霜:“身子不舒服的可厉害,要厉害了,我就让个丫头陪着你坐王府的马车出去瞧瞧。”
季寒霜本来不想这么麻烦,可一想到自己最近总是想吐,还是点点头,看向一边的阿叶:“可以让阿叶陪我我去吗?”
顾如意笑着点头:“自然可以了,反正我院子里的丫头多,你们也不用急着回来,先把身子看了才是要紧的。”
季寒霜点头,这才退下。
两人一出门,阿叶就开心的拽着季寒霜的手笑:“刚才我怕你拒绝呢,我好久都没出去了,正想出去走走。”
季寒霜苦笑,忽然想起在顾府的二房太太怀了身孕后也常吐,一想到这里,她的脸色一白,险些跌倒下去。
阿叶看向季寒霜,连忙道:“季寒霜,你怎么了?”
季寒霜呆呆的摇头,心慌的厉害,轻声道:“没事,我们快走吧。”
两人就去收拾了东西往外走。
坐上一辆寻常的马车,季寒霜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行人,要是她现在就能跑出去……
她忽然对着身边的阿叶问道:“阿叶,你知道淮西吗?”
“淮西?”
阿叶疑惑的摇摇头:“没有听说过。”
她又问:“淮西是什么地方?”
明明知道阿叶不可能知道,季寒霜还是有些失望,低声道:“我在淮西长大的,不过后来我走丢了。”
阿叶还是第一次听季寒霜讲她的身世,听罢也有些唏嘘,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很快马车到了一处医馆,季寒霜坐在医馆内,里面走出来了一位老先生。
季寒霜看向过来的老先生,就对着身边的阿叶道:“姐姐可不可以在外面等我?”
阿叶愣了一下,但是看季寒霜看过来的眼神时,还是什么都没有问,点点头道:“那我在外面等你。”
等阿叶掀开帘子出去了,季寒霜坐在凳子上,看向老先生,脸上显出些担忧:“我这些日子吐的厉害,还烦请老先生给看看。”
那位老先生听罢就一皱眉,打量了季寒霜一番,问道:“可问问姑娘年纪?”
季寒霜脸色苍白,说了自己的年纪。
那老先生才点点头,说道:“年纪也不小了。”
说着他让季寒霜伸出手来,自己则搭了条帕子在上面,开始给季寒霜诊脉。
季寒霜默不作声的看着地面出神,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听见老先生略带喜色的声音:
“恭喜姑娘呀,姑娘这是有了身孕了。”
“日子估摸着快一月了。”
老先生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季寒霜只觉得脑袋眩晕,用手撑着桌面,险些就要倒了下去,额头上的细汗密出来,天旋地转间,又听到一声苍老的声音:“姑娘?你怎么了?”
季寒霜这才回过神来,她看着对面的老先生,耳边开始有嘈杂的人声,她微微清醒了些,渐渐松了紧握在桌沿上的手指。
“请问老先生,可否有打掉孩子的方子?”
“这孩子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季寒霜听到自己的声音飘渺,不自觉说出的话,热的她眼角都开始委屈的发红。
她不敢想,要是她让王府的先生诊出有了身孕,那她该是什么下场。
或许连王妃娘娘都不会饶过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