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团宠病娇六岁半

团宠病娇六岁半

高冷的豆豆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荣锦绣识人不清,被心上人无情辜负。同时,还被恶毒的庶妹和继母联手陷害,不仅害她死于非命,还害了她全族。她前世所受的丧子之痛,杀弟杀母之痛,还有外祖一家的性命,她这辈子都要一一讨要回来,她要让恶人们血债血偿。重生后的她一路开挂,狂虐踩渣,人人惧怕!

主角:荣锦绣,谢玄安   更新:2022-07-16 00: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荣锦绣,谢玄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团宠病娇六岁半》,由网络作家“高冷的豆豆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荣锦绣识人不清,被心上人无情辜负。同时,还被恶毒的庶妹和继母联手陷害,不仅害她死于非命,还害了她全族。她前世所受的丧子之痛,杀弟杀母之痛,还有外祖一家的性命,她这辈子都要一一讨要回来,她要让恶人们血债血偿。重生后的她一路开挂,狂虐踩渣,人人惧怕!

《团宠病娇六岁半》精彩片段

“姐姐没想到吧?你最信任的霜露和程奶娘,其实是我的人。”

“你嫁给王爷六年,头一年生下双生死胎,两年前怀孕又小产。其实都是我娘的功劳!她在你的食物中下了慢性毒药,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生下孩子!”

“你现在一定指望着你外祖来救你吧?可惜,何家……已经被满门抄斩!不会再有人来救你了,哈哈哈……”

“姐姐,你去死吧!”

不!不!

不要就这样窝囊的死去!

不甘心!我不甘心!

“轰隆!”

巨大的一声惊雷,打在宣平侯府上空。

雨势更大了……

红砖绿瓦的飞檐,漆黑的石板路上,溅起一层白蒙蒙的雨雾,激起朵朵水花。

一声惊叫,几乎要将宣平侯府的屋顶掀翻!

躺在名贵云罗锦被上的小女孩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惊魂未定,满头大汗,借着昏暗的蜡烛,荣锦绣终于看清了屋内的光景。

檀香木的架子床,淡紫色的纱账。

端砚、狼毫笔……

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熟悉得令她的心口都窒息般地疼,眼底更迅速腾起了雄浑杀意!

她重生了!

重生在自己六岁那年!

三天前……程奶娘得了薛灵香那毒妇的支使,故意装鬼吓她。

如此日夜不间断三日,六岁的荣锦绣就这样被活活吓死了。

上辈子惨死的她因此魂穿了回来!

荣锦绣眼前又浮现出了一片血海,那是她前世至亲之人惨遭杀害的一幕幕!

连带着荣锦月和薛灵香那对母女阴狠毒辣的丑恶嘴脸!

铺天盖地的恨意直冲天灵盖,荣锦绣蜷紧指骨,整个人都战栗了起来!

荣锦月、薛灵香、谢玄安!

还有侯府这满院的牛鬼蛇神,她荣锦绣从地府爬回来了。

从今以后,她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复仇!

前世她所受的丧子之痛,杀弟杀母之痛,还有外祖一家!

她要让他们会千倍万倍偿还!

等着吧!

她的归来,会成为他们的地狱!

“小姐!”睡在外间的丫鬟听到动静,忙走进来,将烛火挑亮:“小姐可是又做噩梦了?”

进来的小丫鬟名为芙蕖,也不过八九岁的年纪,见自家小姐神情可怖,吓得不轻。

荣锦绣看了芙蕖一眼,又飞快的垂下眼去,生怕眼泪掉下来。

上辈子,这个傻丫头为了保护她,被荣锦月和薛灵香推入了枯井中,化为森森白骨后好几年,才被人发现。

可惜那时候她沉浸在失去弟弟的悔恨之中,都没能为这丫头报仇。

“怎么是你在守夜?奶娘和霜露呢?”

从滔天恨意里抽身,荣锦绣软软糯糯的声音里染带着点薄怒:“你去唤奶娘和霜露来!”

芙蕖委屈的低下头:“是。”

小姐果然还是讨厌她,连守夜都不愿让她守。

低落的芙蕖甚至都没有发现,荣锦绣在“霜露”二字后面,并没有像从前那般,加上姐姐的尊称。

前世的她愚蠢至极,根本看不懂霜露与程奶娘的狼子野心,无底线的信任,才有了后来,她被这两个下人,联合荣锦月陷害致死。

呵!

如今她重生了,这二人还想阳奉阴违,做着她芳华院的奴才,却侍奉旁的主子。

想都别想!

大概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芙蕖去而复返,脸色有些为难:“小姐……奶娘和霜露姐姐都不在房里,奴婢……奴婢也不知她们去了何处。”

大半夜两人双双失踪,此事说大可大,说小也可小。

全看荣锦绣怎么处置了。

“轰隆——”

又是一声惊雷起,芳华院里一阵幼童啼哭声后,突然乱了起来。

雍和堂——

宣平侯夫人何氏,也就是荣锦绣的生母,听到动静,迅速从床上起身。

屋外已经有丫鬟和婆子点了灯。

“瞧着像是大小姐那头又魇着了,快去告诉夫人。”

侯府身份最尊贵的嫡出大小姐,院子紧挨着主院雍和堂。但凡有什么动静,自然也是雍和堂最先知道的。

何氏不等丫鬟们进来,已经披上了衣服,趿着鞋子往外跑:“掌灯,去芳华院。”

外面风雨交加,何氏心急如焚,连鞋子跑掉了一只都没发现。

眼见着院子外人声鼎沸,灯笼一簇簇亮了起来,离自己的闺房越来越近。荣锦绣又扯开嗓子大哭起来:“我要奶娘,我要霜露姐姐,我要奶娘呜呜呜……我要霜露姐姐……”

六岁半的小女娃撒泼打滚起来,谁也拿她没辙。

“绵绵!”

一个浑身被暴雨瓢湿的美妇人冲了进来,双手胡乱的在身上擦了擦,扶着荣锦绣的小肩膀,眼睛里流露出心疼:“娘的小绵绵,别怕别怕……娘亲在这呢!娘亲在这儿保护你呢!”

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娘亲了。

前世的她多蠢啊!

被程奶娘和霜露轻而易举的挑拨了关系,觉得娘亲因为她是女儿便不喜欢她,故此把娘亲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爹爹与娘亲被薛灵香挑拨,感情失和,弟弟又惨死之际,她还因娘亲不许她嫁给晋王而恨娘亲,说出希望她滚出侯府的话。

娘亲最后心灰意冷的与爹爹和离,离开侯府,被薛灵香与荣锦月母女活活溺死在荷塘里。

“娘亲……”

小小的一团扑进何氏的怀里,甚至都不顾她身上的雨水,在她肩膀上蹭了蹭:“娘亲……绵绵怕……”

这一声娘亲,把何氏的心都喊化了。


何氏都忘了有多久,女儿已经不和她亲近,不肯叫她娘亲了。

她总是冷着脸,与别家府上的庶子庶女一样,冷冰冰的唤主母为“母亲。”

女儿越是这般柔弱,何氏越是生气,发怒道:“奶娘和霜露呢?她们去哪了?”

屋子里的丫鬟跪了一地,却没有一个敢胡乱开口。

谁不知道那两人是大小姐的心头好?

若是得罪了她们,少不得要被赶出侯府去。

“回夫人,奶娘和霜露的房里没有人,婢子们也不知她们去了何处?”

还是芙蕖,中规中矩的回答了何氏。

“这是怎么了?”

稍微晚一些些,宣平侯也听到动静,从妾室的院子里赶来,看见向来端庄持重的妻子满身狼狈的抱着女儿,神色很是诧异。

“爹爹!”

荣锦绣放开何氏,抽抽搭搭的扑进宣平侯怀中:“爹爹,绵绵梦到爹爹不要娘亲和绵绵了,绵绵害怕。”

她那双水晶一般的大眼睛哭得红彤彤的,白嫩的脸蛋上满是泪痕,显然是怕得狠了。

“胡说!”宣平侯抱着她,心疼地拍着小姑娘的后背,安慰:“你可是爹爹的心肝宝贝,爹爹怎会不要你?爹爹疼你还来不及呢!”

这是侯府的嫡长女,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对小锦绣的慈父之情,自然是最不同的。

“侯爷……”跟在他身旁,妖妖娆娆的妾室杜姨娘小声道:“大小姐睡着了。”

宣平侯将小锦绣仰面抱在怀里,发现小姑娘虽然抽泣着,但呼吸已经渐渐沉稳。

看着全身心信任自己的女儿,宣平侯心里更是软和得不行。

荣锦绣眯着眼睛偷偷去打量杜氏,几十年前的杜姨娘如此娇媚动人,难怪后来能得了爹爹偏宠,给了她生出妄想的野心。

今生,有她在,杜姨娘别想再出头了。

“爹爹……绵绵要跟爹爹睡,爹爹保护绵绵。”

像是梦魇中的喃喃自语,却偏偏刚好传进宣平侯耳朵里。

于是……

宣平侯二话不说,抱着女儿就回了雍和堂。

“哎?侯爷!”

杜姨娘见状,急忙追了出去,却没追上宣平侯的身影,只得甩了甩帕子,悻悻离去。

程奶娘和霜露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两人见芳华院里灯火通明,还以为又是大小姐在闹了,并没有当回事。

可当她们走到大堂门口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了惊恐。

“噗通!”

二人还没说出一句话来,就被夫人带来的几个婆子堵了嘴,按跪在地上。

向来绵软的何氏,想到女儿哭成泪人的模样,狠下心肠道:“带去柴房关起来,明日再发落。”

……

连日来的阴雨,在第二日清晨总算是停了。

荣锦绣平静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睡在爹娘的中间。

她悄悄起身,迈着小短腿从娘亲的脚边走过,躺到了最外侧。

其实爹娘的关系,一开始也并不是那么差的。娘亲性子贞静,柔弱守礼,只有在碰到自己的孩子被伤害时,才会显出几分强硬来。

若不是她听信谗言,仇视娘亲,敌视爹爹,害得娘亲离府时被溺死,爹爹从此对她冷漠,又怎会落到前世被晋王囚禁,却无一人相救的下场?

好在,她有了再世为人的机会。

从今天开始,她一定要好好对娘亲,亲近爹爹,再不会因外人而伤害他们一家人之间的感情。

……

宣平侯荣盛醒来时,怀里抱着的是自己香软软的夫人。

何氏也醒了,看着他那张放大的俊脸还吓了一跳。

女儿出生后,她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女儿身上,已经很久不和夫君如此亲密了。

她突然羞红了脸,仿若二八少女,娇媚动人,让看着她的宣平侯很是意动。

“唉……爹娘是真爱,绵绵只是意外。”

正想发生点风花雪月的故事,何氏身后突然冒出一张可爱的小脸,皱着眉头摇头晃脑的叹气。

宣平侯吓得忙放开自家夫人,何氏被他惊慌的模样逗笑,仿佛又看到了刚成亲时,洞房那晚局促的夫君。

“你个小鬼头……”

房里有了动静,屋外伺候的人就敲了三声门,门内无人响应,何氏的奶娘王嬷嬷就命人端着早就打好的热水鱼贯而入。

荣锦绣昨日的衣裳沾了雨水,必是不会再穿的。

芙蕖早就取了新的衣裙过来,轻柔的给小主子换上。

“娘亲要给爹爹穿衣裳。”

荣锦绣奶声奶气的指着给宣平侯穿衣服的丫鬟:“她不是爹爹的娘子,不能给爹爹穿衣裳。”

可怜那陪嫁丫鬟吓得手一抖,直接跪在了地上。

她也是何氏的一等丫鬟之一,名为喜鹊,将来宣平侯府后院里的鹊姨娘,也是一把翻云覆雨的好手。

唉……

她这个爹什么都好,就是耳根子软,是个美貌的姑娘在他面前装可怜一番,他就以为自己是救人于水火的大英雄。

此时喜鹊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被大小姐这样一指,好像自己的心思都无所遁形,吓得魂飞魄散。

“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何氏娇嗔地一边接过喜鹊手里的腰带给宣平侯系上,一边又很恼怒在女儿面前胡说八道的人。

绵绵才六岁半,不该知道这些。

“奶娘和霜露姐姐告诉我的呀!”

荣锦绣语不惊人死不休:“她们说,等绵绵长大以后遇到喜欢的男子,就要像戏文里唱的那样。碧玉破瓜时,郎为情颠倒,感郎不羞郎,回身就郎抱。”

何氏双手一僵,脸色发白:“绵绵,你说什么?”

这可是……这可是下九流的艳诗。


绵绵贵为宣平侯府嫡女,怎能教她这种淫诗艳词?

真是……真是有伤风化,恶毒至极。

“爹爹,娘亲,什么是破瓜啊?破瓜好吃吗?”

“绵绵!”何氏急得大吼了一声:“名门贵女怎能如此污言秽语?还不给我住嘴?”

荣锦绣的大眼睛里,迅速堆积了两汪晶莹的泪水,要掉不掉的,惹人心疼。

宣平侯见她被吓哭,心有不忍,连忙将这心肝宝贝地抱进怀里。

一边哄一边朝何氏看了过去:“夫人,绵绵还小,她什么都不懂,该死的是程氏和霜露那两个狗奴才。”

说着脸色已经阴沉下来,作势便要亲自开罪那两个惹哭他宝贝女儿的狗奴才!

却在这时,下人匆匆来报:“启禀侯爷,大老爷来了,在正德堂候着呢!”

宣平侯荣盛乃老侯爷与正妻蒋氏所生的嫡出三房,他上头还有两个庶出的兄长。

大老爷荣超乃从四品的国子监司业,职务繁忙,一般不轻易来三房这边。

既然来了,必是有要事相商。

何氏体贴的接过荣锦绣:“侯爷去见大哥吧!后院的事就不用侯爷操心了,妾身一定不会放过程氏与霜露的。”

宣平侯拍了拍她的肩膀,又心疼地捏了捏荣锦绣的小脸:“爹爹晚上来陪你和娘亲吃饭,你要乖乖听娘亲的话哦!”

荣锦绣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认真的点点头:“那我让芙蕖去厨房说,晚上要做熘鸡脯、荷包里脊、红梅珠香、三鲜木樨汤,爹爹要早点来,别让绵绵饿肚肚。”

她报了四个菜名,居然都是宣平侯爱吃的。除了震惊,宣平侯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女儿才六岁,居然可以记住他爱吃什么,这要不是爱,那什么是爱?

“爹爹一定会早些回来的。”

一记摸头杀后,俊朗非凡的宣平侯才往正德堂去会客。

身后,荣锦绣装作年少天真,又将程奶娘和霜露这些日子以来,故意吓她离间她跟何氏母女感情的事也一股脑全对何氏说了。

何氏越听,脸色越沉。

在柴房惶惶不安的度过了一整夜的程奶娘和霜露,还不知道自己做的丑事已经败露了。

何氏到柴房后,她们还在不停的为自己找借口。

“夫人,奴婢只是见小姐夜夜啼哭,所以才趁着小姐睡着了,去街上买她最爱吃的宵夜去了,奴婢真的没有擅离职守!”

“是啊大小姐!奴婢和奶娘下着暴雨,在外头找了好久也没找到那个卖馄饨的,这才回来晚了,大小姐您救救奴婢们吧!”

荣锦绣站在何氏身边,一双肿得跟金鱼似的泪眼怯怯地看着地上的二人,又偷偷摸摸去瞥身边的何氏。

那为难不忍的小模样,似乎是要为这两个狗奴才求情了。

何氏一贯耳根子软,对府中下人一向也是宽宏大量。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看得越发怒火中烧。

当初将这心思歹毒的二人派到她的绵绵儿身边就是个错误。

她们不但将她好端端的绵绵儿差点吓死,还教她的绵绵儿一些淫词艳曲,还妄想离间她们母女之间的感情!

为母则刚,一想到之前绵绵儿对自己那些没由来的冷淡,一贯软弱的何氏,此刻也生了狠意!

“嘭!”

何氏一巴掌拍在桌上:“王嬷嬷,给本夫人掌嘴。”

话音落下,王嬷嬷迅速挽袖上前!“啪!啪!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随之而来的是程奶娘和霜露二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俩人嘴里迅速和了血,牙齿都掉了好几颗!

“啊啊!夫人饶命……啊!大小姐,救救奴婢!救救奴婢啊大小姐!”

程奶娘一边哭,一边往荣锦绣跟前爬。

然而,就在她即将揪住荣锦绣衣角的瞬间,荣锦绣看着她满嘴的鲜血,抽抽搭搭作势惊惧就要往何氏身后躲。

何氏怕自己女儿心软,干脆将她拉到自己身后紧紧护住,脸色越发冷了下来。

王嬷嬷迅速会意,又招来几个腰圆膀粗的下人,硬生生将程奶娘拖回来又一次摁回了地上!

这次落下去的不是巴掌,而是板子!

一声接一声,等到何氏喊停的时候,程奶娘和霜露二人鲜血淋漓趴在地上,早已经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荣锦绣缩在母亲怀里,假装不忍,实则眼底一片冰冷。

照她的想法,就应该将这二人活活打死,下人胆敢以下犯上教坏小主子,主人家通常都是一通板子或者一瓶毒药,人死了找个漆黑安静的夜,拖去乱葬岗胡乱埋了也就完事。

可荣锦绣知道何氏到底心慈,这次虽说气得狠了,大概也不会学别家当家主母那样真要了程奶娘和霜露二人的命。

果然,何氏看着躺在地上的二人,深吸了口气后,对着王嬷嬷吩咐道:“去把人牙子找来,这等刁奴,我宣平侯府用不起。”

也行。

荣锦绣躲在她怀里,偷偷挑了眉梢。

像这种犯了事被主人家嫌弃,卖出去的奴婢,将来是分不到什么好去处的。

特别是……如果主人家再特意吩咐一声,她们往后的日子将生不如死。

荣锦绣暗暗在心里拿了主意,看向地上程奶娘和霜露的目光,已经像看两具尸体。

“唔唔唔……”

牙行的人很快就到了,看了地上疯狂磕头却说不出话的两人一眼,就什么都明白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