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回1991年

重回1991年

二八大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陈江海一门心思做生意,结婚后也不上班,继续做他的老板梦。做生意失败之后,妻子林婉秋对他不离不弃,最终因为长期操劳,患上重病,悄然离世。一朝重生回到1991年,陈江海见到自己的妻子林婉秋,他发誓,这辈子他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从此,一个重生者缔造商业帝国的精彩故事,缓缓拉开了帷幕!

主角:陈江海,林婉秋   更新:2022-07-16 00: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江海,林婉秋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回1991年》,由网络作家“二八大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陈江海一门心思做生意,结婚后也不上班,继续做他的老板梦。做生意失败之后,妻子林婉秋对他不离不弃,最终因为长期操劳,患上重病,悄然离世。一朝重生回到1991年,陈江海见到自己的妻子林婉秋,他发誓,这辈子他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从此,一个重生者缔造商业帝国的精彩故事,缓缓拉开了帷幕!

《重回1991年》精彩片段

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陈江海感觉自己的头要炸了。

 “这......这里是?”  

看着眼前这个斑驳破旧的砖瓦房,他揉了揉头,觉得有点眼熟。

 昨天自己不是在店里面喝醉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难道在做梦?

就在陈江海发呆的时候,房间木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身材高挑,扎着两个马尾辫,有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爱的鼻梁,白皙的面容,红润饱满的双唇,仿若昔日的玉女掌门人周慧敏一般。

  “婉......婉秋!”

陈江海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女人,呆呆地喊出了她的名字。

“你醒了?早饭已经做好了,我去上班了。”

说完,女人拿了个灰色外套就要出门。

“婉秋,你别走!”

陈江海下意识地大声喊道。

女人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

“我......我身上就只剩下几毛钱,都给你!”

说罢,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毛票丢在桌上,眼里闪过一抹凄色,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到对方走出去了,陈江海才反应过来,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

等他跌跌撞撞追出去时,那个女人已经走远了。

  “婉秋......她真的是婉秋?”

“我是在做梦吗?”

陈江海满脸激动,喃喃嘀咕道。

 林婉秋,是陈江海的媳妇,算是十里八乡出名的美人。

当初因为林婉秋家里父亲重病,急需大笔手术费。

托媒人介绍,陈江海家给了林家一笔丰厚的彩礼钱,将林婉秋娶了回来。

因为想挣大钱当老板,结婚后陈江海不想上班,一门心思要做生意,怎么劝说都没用。

林婉秋也只能是将这份酸楚默默吞下,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总希望有一天陈江海能踏实一点,别再折腾了。

后来陈江海生意失败,欠下了一屁股的外债,林婉秋依然不离不弃,陪着他一起度过了那段睡草棚,啃窝头的艰难日子。

当陈江海认清了自己,老老实实去工厂上班挣钱,小两口日子刚刚有所好转时,林婉秋却因为长期操劳,患了上重病,悄然离世。

这个结局也让陈江海悔恨不已,但悲剧已经发生,无法挽回了。

猛然醒悟的他离开了老家这片伤心地,不再做老板梦,去大城市打工,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借酒消愁,为昔日的所作所为痛哭流涕。

 “婉秋,你果然还是怨恨我,梦里都只让我看一眼。”

陈江海凄惨一笑,一拳头狠狠砸在了破旧的木桌上。

“啊!”

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陈江海忍不住连连甩手。

甩了几下,陈江海忽然忘记了痛苦,他呆呆的看着已经有些红肿的右手。

疼,很疼,可是做梦会感觉到疼吗?

难道,这不是梦!

 想到这里,陈江海立即推开门走了出去,一阵刺目的眼光照过来,让他忍不住用手遮了遮。

 适应了一会后,陈江海这才放下手,扭头打量着身后几乎空荡荡的房子。

目光最后落在门后的日历上。

1991年7月24号,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也正是自己刚和林婉秋结婚的第二年。

回来了,自己真的回到了从前。

陈江海激动得无以复加,可一想起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还有林婉秋在医院的绝望眼神,他忍不住狠狠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陈江海,你真特娘不是人啊!”

咬了咬牙,陈江海看着窗外,格外坚定地说道。

“婉秋,你放心,我这辈子只活三个字:林婉秋!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一点委屈,再遭一点罪了!” 

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去工厂找林婉秋的冲动,陈江海回到房间里,先卷起袖子,将乱糟糟的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番。

虽然房子破旧,但打扫完后,看起来舒服多了。

喝完桌上那碗浅褐色的大麦粥后,陈江海走出房间,来到隔壁用石棉瓦搭的小厨房。

掀开米缸,里面只剩下浅浅一层米,煤球也只剩下几个。

这种情况,陈江海自然是心知肚明,因为自己的不务正业,家里一直过的很艰难。

要去赚钱,让婉秋过上好日子,陈江海心里这个念头变得越发坚定。

披了个外套,陈江海大步走出小院,来到街上。

如今的陵海还只是个小县城,街上还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清一色都是矮矮的平房,地面是坑凹不平的水泥地,天空也还是一片蔚蓝。

一路走来,街上的店铺并不多,也没有那么多的琳琅满目的商品,充分显示这是一个万事待兴的年代。

陈江海还看到了后世几乎消失的一门生意:补鞋摊。

远处,飘来了小虎队的歌曲,“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

“咦,怎么就没声了?”

旁边传来的一个声音,吸引了陈江海的注意力。

他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白发苍苍地老大爷,正坐在自家门口,皱着眉头不停捣鼓着手中那个收音机。

看到这一幕,陈江海眼中顿时一亮。

重生之前的陈江海就一直从事干家电维修的活,千禧年之后,还拥有了一家家电维修店,手艺堪称一绝,人人都要称呼一句陈师傅。

修个收音机对他来说,可谓是毫无难度。

虽然后世干这个没什么钱,可眼下可是个赚钱的好行当,绝对的技术活儿。

什么能反应时代变迁呢?

毋庸置疑,婚礼“四大件”。

五六十年代的四大件:自行车、手表、收音机,缝纫机。俗称三转一响。

到了改革开放之后,老百姓兜里多少都有钱了,因此,四大件就变成了:彩电、冰箱、洗衣机、录音机。

清一色都是家用电器。

尤其是收音机这种曾经价值不菲的稀罕物,现在几乎成为了家家户户必备的信息获取产品。

使用率高了,坏损率自然也会增加。

眼下这个年代,老百姓可舍不得去仍,只能维修,修好了再用。

而维修家用电器,在这个年代里可是一个精巧活儿。

必须要熟练的掌握电器构造原理和维修手法。

陈江海觉得,自己的一技之长总算是找到了发挥的途径!

“大爷,收音机坏了?”

陈江海上前两步,笑着说道。

老大爷瞥了陈江海一眼,点头说道:“是啊,昨儿个晚上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陈江海笑道:“大爷,要不我帮你看看?”

“你会修?”大爷眼中带着怀疑之色。

陈江海坦然说道:“嗯,会修,不过要是能修好,得收点修理费,成不?”

“行啊,只要你修的好,我就给你......五毛!”

大爷稍稍犹豫了下,伸出一个巴掌说道。

陈江海摇了摇头:“大爷,五毛有点少吧?”

“啥?五毛还嫌少,你怎么不去抢?”

老大爷扬起眉头说道。

陈江海不紧不慢地说道:“大爷,一个全新的收音机起码得四五十块,你舍得再买个新的吗?”

大爷刚想说话,却被陈江海抢先了。

“如果送去维修的话,起码得收你两三块维修费,这样,我先看看,要是能修好,只要你给一块钱怎么样?”

1991年,此时的人均月收入不过才区区两三百元。

这还得是大城市的工人阶层。

换做是小城市或者农村的话,收入还要更少。

因此,重新买一个收音机,对于一户家庭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开支。

陈江海的这句话,彻底让大爷放弃了讨价的心思。

“好!一块就一块,不过你要是没修好,这钱我可不给!”

大爷点头说道。


“行。”

陈江海笑着接过收音机,顺便跟老人家要了个螺丝刀。

他首先打开了电池盒,里面电池还挺新的,应该还有电。

跟着打开内部检查了下,陈江海就发现了问题。

原来是内部天线松掉了,这个修起来倒是十分简单,都不需要买什么配件。

“大爷,家里有铝片吗?”陈江海问道。

“铝片?这个还真没有。”大爷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

“那健力宝瓶子有吗?”

“有。”

“电烙铁有吗?”

“隔壁有,我去借。”

陈江海拿过健力宝的瓶子,看着上面的标签,十分的怀念,这东西以后就喝不到了。

后来虽然回光返照,又生产了一阵,但也不是那个味儿了。

借来剪刀,陈江海从瓶子上剪了两个很小的铝片。

拆开收音机,替换掉原来连接天线的两个小铝片,陈江海重新装好了收音机。

吱吱吱......

很快,收音机就传出了滋滋的声音。

陈江海摇了一下天线,随后开始调频道。

“8月19号,BEYOND将在红馆举行演唱会,这......”

声音不是很清楚,一直夹杂着沙沙的声音,不过大爷听的很开心。

“大爷,怎么样?修好了吧?”陈江海笑着问道。

大爷高兴的接过收音机,爽快的掏出一块钱:“行啊,小伙子,那,这钱给你。”

陈江海接过钱,紧紧的拽在手里。

这怎么也算是他重生后赚的第一笔钱,颇有纪念意义。

“对了,小伙子,我家电视也有点问题,你能修吗?”

大爷突然问道,目光之中带着一抹期待。

“我先看看。”

这老大爷家条件不错啊,陈江海微微挑了挑眉头,慎重地回应了一句。

大爷带着陈江海进了屋,衣柜上摆着一台黑白电视,一块厚厚的花纹布盖在上面。

陈江海好心提醒道:“大爷,电视剧上面可不要放布哦!”

“这不是怕落灰嘛,放个布挡着。”大爷不由得解释了一句。

陈江海咧嘴一笑:“嗨,大爷,这电视散热全靠后面的小孔,你把它全部盖住了,会影响它散热,加速老化的。”

“行,我听你的,现在就拿走。”大爷显然已经认定了陈江海是行家,从善如流,伸手把布拿走。

随即插上电源,将电视剧打开,只见屏幕右边有一条垂直的亮线。

“这线虽然不影响看,但看着有点心烦。”大爷指了指,有些无奈地说道。

经验丰富的陈江海心里顿时闪过了出现故障的三个可能。

不过具体是哪个,还得打开电视,检查一下才能确定。

熟练的拆开电视后壳,陈江海很快就找到了原因,有一个焊点脱落了。

正好电烙铁还没还回去,修起来就更简单了。

“大爷,这修电视机和收音机的价格,可不一样哦。”心里有数的陈江海抬头说道。

大爷是个精明人,一直在留心观察。

直到确定陈江海手上的确有活儿,而且看样子一准儿能修好,也爽快地说道:“小伙子,你开个价吧!”

“五块。”陈江海伸出了一个巴掌,干脆利落。

对于这个价格,大爷没有讨价还价,当场就答应了。

几分钟后,陈江海把疑似有问题的地方全部重新焊接了一遍,随后打开了电视。

此时,屏幕上面的亮线已经消失,一切恢复正常。

电视里,正在播放赵雅芝版的《京华烟云》,陈江海看了一眼就没有兴趣了。

看过后世的液晶背投,此时再看黑白电视,可谓是索然无味。

“小伙子,果真有两下子!”大爷竖起大拇指,由衷地赞叹道。

陈江海嘿嘿一笑:“大爷,以后要是亲戚朋友有电器出问题了,都可以找我。我叫陈江海,收费绝对公道。”

“好好!”看着修好的电视,大爷绽开笑容,连连应道。

就在陈江海想走的时候,大爷冷不丁又开了口。

“对了,小陈,我这还有个旧收音机,你能修吗?”

“拿来看看。”陈江海大概能够读懂大爷的心思,笑着说道。

随后,大爷从屋里拿出一个破旧的收音机,上面不少地方都生锈了。

“坏了好几年了,你看能不能修?”大爷笑着说道。

陈江海接过来看了几眼,摇了摇头:“修的话需要很多零件,基本上可以买个新的了。”

大爷听了这话,显然有点失望。

就在这时,陈江海突然来了一句:“大爷,这个我可以收,你卖不?”

“多少钱?”大爷下意识地问道。

“嗯......两块钱。”

陈江海伸出两个手指头,报出价格。

“太少了吧!”大爷一脸的不情愿。

陈江海立即说道:“这个牌子的收音机我没怎么见过,想买来拆开看看里面的构造,不行就算了。”

原本还犹豫的大爷连忙说道:“别,别,两块钱你拿走!”

一个坏损到不能用的收音机,要是当破烂卖的话,顶多五毛钱。

现在能卖到2块钱,傻子才不干呢!

陈江海大大方方的拿出钱,带着旧收音机就离开了。

“大爷,以后有朋友想修电器,或者是出售废旧电器的话,可以找我。我就在这附近转悠,价格绝对便宜,修不好不要钱。”

看着手上的收音机,陈江海脸上挂着畅快的笑容。

能不开心吗?

给老头修好收音机,挣了1块钱,又修好了他家的电视,又挣5块,然后花了2块钱,买了他的老旧收音机。

总而言之,用老头的钱买了老头的设备。

自己里里外外纯挣不亏。

论技术的价值!

技术改变命运!

陈江海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想要在这个时代赚钱的话,靠技术才是最好的办法。

维修固然能赚钱,可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眼下已经是改革开放,允许个体经商的大好年代,很多人家里都有坏的旧的电器,完全可以收过来,拆了重新组装再卖出去。

其他地方不知道,最起码陵海没人做这个生意,等于是陈江海一个人垄断。

垄断的生意究竟有多赚钱,后世的人都知道。

夹着收音机,陈江海兴冲冲地去了杨桥口的菜市场,准备买点菜,回去做顿好的。

上辈子老婆林婉秋直到绝望地离开这个世界,也没吃上一口他做的饭。

这一世,所有的改变就从这顿饭开始吧!

“老板,给我切两斤五花肉。”

肉摊前,陈江海朗声说道。

进入90年代,凭票购物,限量供应的日子是渐渐一去不复返,只要有钱,就能买到肉买到粮。

摊主愣了愣,来这里买肉的人,大部分是买瘦肉或者肥肉,买五花肉的人,还真不多。

“两斤出头,你给三块得了。”

老板一刀切好,称好之后,麻利地用绳子将肉绑好。

听到这个价格,陈江海不由得暗暗咋舌。

没有经历过的人恐怕很难想象,这猪肉竟然只卖一块五一斤!

二十多年后,这东西至少要二三十一斤!

足足涨了近二十倍。

悲催的是,工资涨幅低的可怜,完全跟不上物价上涨的节奏。

前世的陈江海,没有好好珍惜身边的人,脚踏实地去努力,最终变得一无所有,孤家寡人。

这一辈子,陈江海决定换种活法,开启截然不同的人生。


想要暴富,必须趁早!

九十年代的风口,绝对算是一个猪都能飞起来的时代,书写着无数富豪的传奇故事。

九十年代也是个很神奇的年代,只要胆子大点,敢想敢做,很容易就能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成为人们口中的万元户。

陈江海的野心可不止万元户。

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也不是什么不可实现的目标。

看着手上拎着的鱼肉,陈江海有点恍惚。

四块钱就能买到近三天的伙食,而且分量十足,现在这个年代,真实在啊!

一手夹着收音机,一手拎着菜,来到家门口,陈江海看着眼前的房子,心里突然冒出了个想法。

想要收购破旧电器,再重新组装的话,前提是需要一笔启动资金。

陈江海现在可以说是一穷二白,想从自己身上想办法,根本没啥可能。

因为不会有人愿意再借钱给他了,那等同于将钱扔进水里。

眼下唯一值钱的,也就是这栋房子了。

不过,这件事,最好先跟林婉秋说一声。

将东西放好,陈江海又去街尾的粮油店买了十斤大米,算好林婉秋下班的时间,开始准备起了晚餐。

点起煤炭炉,将菜籽油倒进锅里,一股浓烟立马冒了出来。

这要是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认为是着火了。

陈江海也是暗暗摇头。

现在用的基本都是农村自己榨出来的菜籽油。

因为炼制方法落后,导致菜籽油里面有很多杂质,一旦温度上来后,菜籽油就会冒烟。

要吃好点的,还是得去油厂买啊!

等林婉秋回来的时候,最后一个菜刚好上桌。

推门进屋,看到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丰盛菜肴,林婉秋微微一愣。

梅菜扣肉、蒜蓉炒空心菜、红烧鱼、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一碗青瓜海带汤。

这对于其他人来说,不过是一顿很平常的晚饭。

可对林婉秋来说,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做梦都不敢想。

“婉秋,回来了!快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陈江海一边用打了好几个补丁的围裙擦着手,一边笑着说道。

林婉秋迟疑了下,蹙着眉头问道:“家里要来客人吗?”

“没有啊!就我们两个。”

说着,陈江海拿起碗开始盛饭。

以前陈江海有钱的时候,也会带所谓的生意朋友来家里吃饭,全是好酒好菜,比平时吃得都要好。

不过林婉秋都没上过桌,只能吃点剩下的残羹冷炙。

此刻看着桌上的饭菜,林婉秋皱着眉头问道:“你哪来的钱?”

“今天帮人修了下收音机和电视机,赚的修理费,买了点菜,还有米和鸡蛋。”陈江海没有隐瞒,坦然说道。

“你会修收音机?电视机?”林婉秋脸上全是怀疑。

陈江海到底几斤几两,没有人比作为妻子的林婉秋更清楚了。

要说他出去喝酒吹牛,林婉秋没有任何怀疑。

可要说他在外面靠手艺赚钱,打死她都不相信。

“嗯,家电都会!明天我再出去逛逛,看看能不能再找点活儿。”

陈江海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将盛好米饭的饭碗摆在桌上,推了过去。

“来,快吃吧!”

林婉秋瞪大双眼,看着陈江海,感觉眼前的人似乎有点陌生。

难道是老天看我过得太苦太累,所以让眼前的这个男人转性了吗?

不会,肯定不是这样!

自己哪有那么好的命?

林婉秋觉得自己不能轻易相信陈江海,他肯定有所企图。

“陈江海,你到底想干嘛?”林婉秋皱着眉头看向陈江海,有些警惕地问道。

见此情形,陈江海也是有点无语。

难道自己说得还不清楚吗?

“我真的没有钱了,你消停点好吗?”林婉秋看见陈江海没有回答,忍不住又跟着说道。

话一出口,林婉秋就后悔了。

以往她这样顶撞陈江海的话,换来的肯定是对方的怒斥,于是赶紧解释了一句。

“我知道你想赚钱,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慢慢来吧!”

看到林婉秋的样子,陈江海心里的歉意更甚。

这么温柔贤惠的老婆,捧在手心疼都来不及,居然还跟她发火?

真是作孽啊!

“不说了,先吃饭吧!”

陈江海没有解释,因为他心里清楚,不管他接下来说什么,想必林婉秋都听不进去的。

当然,这点不能怪林婉秋。

全是因为昔日自己一次次失败,一次次让她失望,早已经没有任何信任可言。

自己亏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来,尝尝我的手艺!”

陈江海拿起筷子往林婉秋碗里面夹菜。

林婉秋下意识地端起碗就要躲,可陈江海动作很快,已经把一块肥瘦相间,油晃晃的五花肉放在了她的碗里。

“快吃吧,多吃点。”

又给林婉秋夹了一块鱼肉后,陈江海这才端起自己的碗,也开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忙活了一天,他是真的有点饿了。

而且这个时代的鱼肉,有着别样的香味,因此他吃到格外香甜。

林婉秋看了一会,发现陈江海没有看着自己,这才动起了筷子。

将那块梅菜扣肉送到嘴里的时候,林婉秋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真好吃啊!

吃着吃着,她的目光再次落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时候,多了几分复杂之色。

吃完饭,林婉秋很自然地站起来,收拾起碗筷。

陈江海伸手拦着她说:“婉秋,你去歇着,让我来吧!”

在林婉秋格外诧异的眼神中,陈江海干起了结婚后从来没做过的事:洗碗!

陈江海一边洗碗,一边想着启动资金的事。

原本他还想跟林婉秋说拿房子去抵押,可是现在看来,对方绝对不会答应。

只能另想办法了。

就在陈江海洗碗的时候,林婉秋坐到床边,拿出没有打完的毛衣打了起来。

每天也就是睡觉前,才有时间打一下。

看着静静打毛衣的林婉秋,陈江海站在厨房里面,没有急着去打扰。

在他的眼里,此时场景就好像一幅画,画中的林婉秋格外的温柔美丽。

......

晚上,两个人分别睡在两张木板床上,房间里一片寂静。

气氛有些压抑。

陈江海侧了侧身子,向着林婉秋的方向,眼神中全是柔情。

“江海。”

黑暗中,传来了林婉秋轻柔的声音。

“嗯,怎么了?”

“你......你明天还是去找个工作吧!”林婉秋有些迟疑地说道。

“你放心吧,这事儿我心里有数。”

看来林婉秋还是不信自己的话啊,陈江海也只能这样回到。

林婉秋跟着说道:“我们厂子眼下招人,一个月工资能有五十块,这样也能存点钱,给家里添置点东西。”

听了这话,陈江海心里很自责。

当初林婉秋的愿望就这么简单,能安安稳稳,踏踏实实过日子,为什么他就不能满足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