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我成了大佬团宠

离婚后我成了大佬团宠

极光小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时薇和丈夫席书砚经历了七年的恋爱期,最终她嫁给爱情。两人婚后甜蜜,丈夫对她更是既周到又温柔。可某一天,闺蜜的一个电话,打破了他们婚姻的平静。闺蜜说,她丈夫可能出轨了。从此,陆时薇十分注意丈夫的上班路线和业余时间的安排。果然,这个男人不经查,他婚后出轨成瘾,骗得她团团转。从此,她陪他演戏,封心锁爱后再虐渣男、斗小三。报复心消退,她才果断离婚,远离渣男!

主角:陆时薇   更新:2022-07-16 00: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时薇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我成了大佬团宠》,由网络作家“极光小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时薇和丈夫席书砚经历了七年的恋爱期,最终她嫁给爱情。两人婚后甜蜜,丈夫对她更是既周到又温柔。可某一天,闺蜜的一个电话,打破了他们婚姻的平静。闺蜜说,她丈夫可能出轨了。从此,陆时薇十分注意丈夫的上班路线和业余时间的安排。果然,这个男人不经查,他婚后出轨成瘾,骗得她团团转。从此,她陪他演戏,封心锁爱后再虐渣男、斗小三。报复心消退,她才果断离婚,远离渣男!

《离婚后我成了大佬团宠》精彩片段

【您尾号7729的储蓄卡在云洲酒店有一笔五千的消费支出,活期余额元】

陆时薇手术在即,正要关机,却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

她微微蹙眉,盯住“云洲酒店”和“五千”这两个关键信息。

席书砚作为律所的一把手,经常出差,她习以为常。

而且她是外科医生,忙起来胜过席书砚。

今天他去云城见客户,也是提前告知她的。

但不寻常的是,其一,席书砚出差,都是助理帮忙预定,走公司报销,不会刷他们共同为婚后基金存款的账户。

其二,云洲酒店位于云城情侣首选的旅游胜地,五千这个价位也远超他平时出差住宿水平。

她条件反射地往不好的方向猜测:他可能借出差之名跟谁约会,一时疏忽刷了他们的共同账户。

婚期在即,席书砚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她的心思。

是不是她太敏感了?

席书砚现在意气风发,保不齐还会需要应付难缠的客户,需要砸钱维护关系。

她犹豫着再看了一眼短信上的内容,确认无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在心间肆意弥漫……

“陆医生,手术马上要开始了。”

陆时薇面色恍然,耳畔的提醒让她回过神:她即将要做一场不容出错的手术。

“好,我洗个手就到。”

用消毒液消毒时,陆时薇对上镜中的自己,表情冷淡,似乎没有被拿条短信影响,唯独过快的心跳频率泄露着真实情绪。

席书砚真的是个好男人,不然她也不会愿意嫁给他。

这条五千的开房记录,可以有多种理由,她为什么偏偏选择怀疑他?

她继续揉搓双手,收起乱泄的情绪,镜中女人的双眸也从茫然到坚定。

做完准备工作,陆时薇戴上口罩,步履坚定地走入手术室。

……

手术进行的颇为顺利,比预期时间少了半个小时。

患者是个男孩,取出了脑中致痛的淤血块,近四个小时的昏睡后,此刻麻醉过了逐渐苏醒,正安静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清澈的墨瞳正一瞬不瞬的盯着陆时薇看,陆时薇心生动容,扬了一抹笑。

例行检查无碍后,陆时薇疲倦地回到办公室。

脑海不受控制地回想起术前那条消费记录。

她劝诫自己要对未婚夫有更多的信任,却还是忍不住开机,通话记录,短信、微|信、乃至Q|Q,都搜了一遍“席书砚”,消息停留在昨晚,席书砚说,他要去云城两天。

席书砚刷了这笔钱后,丝毫没有跟她解释的念头。

难道是问心无愧?

鬼使神差,陆时薇打通了席书砚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不由得握紧手机,下意识的坐直身体,蠕动了一下唇,准备好的问题到了嘴边还是没能说出口。

“薇薇?”那头席书砚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疲惫,“手术提前完成了?”

未婚夫精准记住她的手术时间,可谓上心。

想到她对他的怀疑,心底萌生一丝愧疚。

“喜糖,”她慌乱中想起母亲喋喋不休提起的婚礼细节,“我们婚宴上的喜糖,我想问问你,选哪一个套餐。”

“薇薇,我现在在忙,周先生不太配合……”席书砚音色低沉,“喜糖的事情今晚必须定的话,我听你的。要是不急,等我明天回来,一起看。等我凯旋归来,请你吃大餐。”

陆时薇温和地说:“好,那你先忙。我等你回来。”

席书砚言语间,没有任何异常。

他应该是忙于案子,根本无暇顾及订房这类小事。

她盯住和席书砚的通话记录,直到屏幕暗去,忽而回想起和席书砚相恋的种种过往。

他们不算传统意义上的青梅竹马,高三之前,他们要么是陌生的同校校友,要么是不熟的同班同学。

高三那年,他约她到图书馆外,给她一摞高高的参考书,“陆时薇,我在京城等你。”

那时候她只是研究资料,冲击高考。

直到两人都高考京城的大学,席书砚变得主动起来,两人恋爱、约会,感情水到渠成、细水长流。

她性格偏冷,学医又非常忙,经常顾不上席书砚。

但这些年席书砚从来没有抱怨过她,有分歧时也冷静处理,处处包容她的小任性,不动声色地宠着她。

陆时薇从美好记忆中抽离,捏了捏眉心,准备下班。

换衣服时,突然瞥见名片盒子上最上面的一张。

嘉禾侦探事务所,许家文。

陆时薇目露困惑,几秒后想起前不久的校友会上,一个校友转行做侦探,坚持不懈地现场分名片,她出于礼貌收下的。

这张名片像是潘多拉的魔盒,无声无息地诱|惑着她。

理智告诉她,一切都是误会,席书砚在忙,席书砚很爱她。

可她还是压制不住好奇心。

在婚前,她要亲手扼杀最后一丝猜疑的可能。

于是,她输入名片上的手机号。

电话很快被人接听,对方声音爽朗。

“您好,这里是嘉禾侦探事务所许家文,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翌日。

科室病患多,陆时薇忙得团团转,没时间胡思乱想。

临近下班,席书砚总算触动联系她,共享了一家西餐厅的位置。

他的品味一向不低,这家店极有格调,位置难定。

陆时薇回了个“好”,处理完最后一份病例,换上了素色连衣裙,抹了个口红匆忙出门。

陆时薇准时抵达,远远看到席书砚颀长的身影。

他估计来不及回家换衣服,身上是简单的衬衫、西裤,匆匆出差归来,衣服也整齐熨帖,人高腿长,硬是穿出了超模气质。

“阿砚,你等很久了吧?”想到昨晚跟许家文的通话,陆时薇歉意更深,“怎么不进去等。”

“我想第一时间看见你。”他笑意温顺,自然而然地替她拢起散在耳畔的一缕发丝,“走吧。”

两人携手走到预定的位置,临窗,视野正好,可以看到城市夜晚的璀璨灯火。

正是灯光正好,席书砚看清她眼底的青灰色,眉头紧锁,“陆时薇,又没好好休息?”

严肃得像一个教导主任。

陆时薇心跳微乱,努力平静地解释:“下班之后,除了我们婚礼的筹备细节,我什么都没操心。”

生怕席书砚说教,她拿出喜糖手册,推到他面前,催促道:“你快看看,选哪个。”

她求人时语气娇软。

席书砚一般都是依着她。

果然,他低头翻册子。

清眸紧盯他专注挑选喜糖的模样,她再次愧疚:他这么好,她根本不该怀疑他。

“怎么了?”席子书抬眸,手指落在第三页的第一款,“我觉得这个更符合我们婚礼。你觉得呢?”

陆时薇回神,看过去,他选了她最中意的一款。

“好,就这个。”

服务员上餐,两人不多话,伴随着角落里悠扬的钢琴声,安静地用餐。

中途,席书砚手机振动,抱歉地说:“薇薇,我接个电话。”

陆时薇点头,“你忙。”

席书砚似乎有话说,但他起身走到餐厅外,几分钟后折回。

“是李子锋。”席书砚似乎有些哭笑不得,“特意感谢我。”

陆时薇对席书砚的朋友圈不是很了解,但李子锋是和他相对熟悉的同事,她记得名字。

因此,她问:“他怎么突然这么热情?”

“他要跟女朋友求婚给她惊喜,不想提前被女朋友知道就让我帮忙订了一间情侣套房,准备在那套房里精心布置。”席书砚温和浅笑,“对比起来,我跟你求婚,就显得仓促了。”

陆时薇心中一动,紧绷的情绪顷刻烟消云散。

她想说些什么,但席书砚狭长的眼角轻佻,蕴满笑意,让她又说不出任何话。

积压在心头的沉重顺时消散,满心的轻松愉悦。

她就说,一切都是误会。

愧疚涌上心头,陆时薇觉得自己小人之心了。

她不该去猜忌对自己这么好的男朋友,更何况,他们马上就要结婚。

短促的来电铃声打断了这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氛,陆时薇扫了眼屏幕,心间紧张的快要停止跳动。

差点忘记了这件事。

“我去接个电话。”

洗手间内。

陆时薇紧张的心情一得纾解,嘴角噙着轻笑,同时也后悔怀疑席书砚。

许家文的调查结果出来了,与席书砚自己告诉她的一般二致。

追根揭底这就是一场乌龙。

一切都是她自己疑心过重,差点伤她和席书砚的感情。

还好,她并未挑明怀疑,先找人调查。

愣神间,手机铃声再度响起,陆时薇低头看去,是自己的母亲。

“妈。”

短暂的通话结束后,陆时薇回到位置落了坐。

席书砚看着陆时薇回来后便满脸温和,笑意是止不住的,有些好奇是谁的电话。

“谁的电话让你这么开心?”

“我妈,让我们有空回去一趟,讨论婚礼的细节。”

陆时薇回神看向对面挑不出错处的完美男人,笑意渐渐明显。

那顿午饭过后他们正式忙碌起来。

婚礼的事情事无巨细都需要两人过目规划,可席书砚这些日子实在是忙得脱不开身,主事权都交给了陆时薇,美其名曰提前让出家庭诸事大权的第一步,陆时薇险些被他逗笑。

她逼不得已时会请假,尽量抽出时间和长辈筹备婚礼。

这天晚上,陆时薇要跟席书砚敲定一些婚礼细节,便主动去他公司安排的宿舍,等他下班时,她不自觉帮他收拾。

卧室整洁如新,客厅有些许的凌乱,她弯腰将丢在沙发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整理,却在看到衣服的品牌标识时一愣。

席书砚有强迫症,对衣服的品牌有着严格的要求一般从不更换,但这件大衣并不是他常穿的那几个品牌里的其中一个。

陆时薇皱眉,食指轻轻拨了一下口袋,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她俯身去捡,是一张购物小票。

施华洛世奇的项链。

【蔷薇之恋——与爱人一生一世】

陆时薇方才热切的心情仿佛被迎头浇了一盆凉水,一瞬间冷静下来,洋溢着笑意的脸顿时顿住,指腹微紧。

项链是好久之前买的。

但收项链的人却不是她。

这究竟……


陆时薇堪堪回神,心绪仍旧有些混乱。

她心头仿佛突然有团迷雾笼罩,一层一层剥离下来却逐步发现真相离自己想要的答案越来越远。

她应该因为这张小票怀疑席书砚么,会不会像上次一样依旧是个错误,为什么明明马上要结婚的人了,中间的间隙却犹如天堑一般发展下去,步步惊心。

思绪的混乱中,再度回神时,陆时薇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百度信息,犹豫片刻指尖轻点。

【男人出轨后的表现有哪些】

态度的转变,很晚才回家,不让她碰手机……

她一条条的浏览着,与脑中的男人相互比较确认,似乎并没有完全的符合上面的那些。

心间越发的混乱,让她无所适从。

门锁轻微转动,陆时薇不动声色地将那张小票藏进裤兜,关闭手机上的页面,不自在地挽了挽耳边的长发。

“薇薇?”

席书砚的声音难掩差异,陆时薇听出了他话里的意外,抿了抿唇,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她将手里的大衣放下,看向男人在玄关处换鞋,走了过去替他拿下外衣。

“我来给你收拾收拾,也才刚到。”

席书砚顺势脱下外套,低着头换着鞋子。

陆时薇接过外套,还带着席书砚的温热,指尖翻动,似是不经意间的翻动看向衣服的品牌标识。

眸光轻颤,面上不动声色的将衣服挂起,无意间提到,“你沙发上的那件大衣平时怎么没见你穿过?刚买的么?”

“那件啊,那件是我妈买的,你也知道她买的东西我不要准被说一顿。”

陆时薇沉吟,没有继续接话,只是笑道,“我给你发的信息你看到了么?”

席书砚去了厨房倒了一杯水,大口喝下,闻言皱眉疑惑。

“什么信息?”

“把你手机给我,我看看,我记得我明明给你发了,就是喜糖的样品。”陆时薇满目疑惑不似作假,席书砚从兜里掏出手机就递给了她,还不忘疑惑道:“你如果发了,可能我在路上没注意。”

见他利索的将手机给了自己,接过手机时,陆时薇低着头神色难掩复杂,最终还是熟练的输入密码,打开微信的页面,随意的滑动了两下就将手机递了回去。

“我看了没有,是我这边断网没发过去。”

“小糊涂蛋。”席书砚放下水杯无奈摇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而后走到陆时薇的身侧抱住她的腰身,呼出的气息均匀铺在陆时薇脖颈,她最受不了这种腻腻歪歪的小细节,白皙的皮肤上冒出一点点敏感颗粒,心下愧疚感无以复加。

“饿不饿?我没想到你会来,想吃什么?”

“都可以,你定。”

她小声呻嚅,落在席书砚眼里更像是撒娇。

“真乖。”

席书砚亲昵的揽紧了她,吻细细密密落在她细嫩光滑的后颈。

陆时薇脸色绯红,贝齿含唇,不自觉颤抖着在席书砚耳廓落下一吻。

席书砚,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

……

第二日陆时薇休假结束,照常上班,手伸进兜里不经意摸到昨天不了了之的那张小票,笑了一声将它丢进垃圾桶里。

她想起昨日的百度文章分析,后面自己的参照试探,无论时反应还是说话亦或者两人相处的态度上,席书砚一切都不符合。

温柔,体贴,优秀,是个美好的另一半,值得被爱人温柔以待。

这样的完美吸引着她去爱,却又如同一座坚固的玻璃罩,毫无瑕疵又令她忍不住望而却步。

她或许也得试着活络一下心思,时间比任何所谓证据都要有效,她愿意尝试着在席书砚身上赌一把,赌赢了人生圆满,赌输了就……再来就是了。

结婚的消息不胫而走。

办公室被平日里的小护工们围了个水泄不通,陆时薇一进门便被惊住了,随后定定看向泄密的罪魁祸首袁小圆。

后者正做鬼心虚的极力遮掩自己存在感。

“陆医生要结婚了啊啊啊。”

“时薇姐不要啊!”

“呜呜呜我们又一次输在起跑线上了……”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着,陆时薇忍俊不禁,身旁站了一个人都没有发觉。

“结婚真的会改变一个人啊,陆医生的气质都不一样了,我在这先提前祝陆医生新婚快乐了。”

来的是陆时薇同事汪晚宁,两人即是同事又曾经是校友,彼此也算是熟络,此刻忽略了人家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歉意一笑。

“谢谢汪医生,汪医生也要加油。”

她难得一笑,围堵的人群顿时又炸开了锅,唉声叹气果然唯有美女才能让美女展颜。

汪晚宁一哂,抬手拂了拂落发,漏出一截皓颈,与银白色的项链互相映衬,典雅的不可方物,众人又是唏嘘。

唯有陆时薇无意瞥了一眼,神色一滞。

施华洛世奇情人节期间特地推出的限定款蔷薇之恋,寓意与她昨天刚刚知道的大概一致:

【爱若蔷薇永开不败,你是我的爱人独一无二】

这一切,难道又是巧合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