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妈咪又去虐渣

妈咪又去虐渣

南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云琉璃断然不敢拿自己的清誉开玩笑。姐姐恶毒,竟然骗她喝下加了料的酒!十个月之后,她拼死拼活生下了三胞胎,可是大宝却被不明人士抱走!一场大火,烧掉了她与另外两个宝贝的所有痕迹。四年后,云琉璃涅槃重生,这一次,只为讨回公道!

主角:云琉璃,厉墨司   更新:2022-07-16 00: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琉璃,厉墨司 的女频言情小说《妈咪又去虐渣》,由网络作家“南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云琉璃断然不敢拿自己的清誉开玩笑。姐姐恶毒,竟然骗她喝下加了料的酒!十个月之后,她拼死拼活生下了三胞胎,可是大宝却被不明人士抱走!一场大火,烧掉了她与另外两个宝贝的所有痕迹。四年后,云琉璃涅槃重生,这一次,只为讨回公道!

《妈咪又去虐渣》精彩片段

深秋,昏暗阴冷的贫民窟。

路灯被损毁,黑漆漆的角落正上演着一出火热好戏。

“嗯......”

男人双手被捆绑在柱子上,唇间溢出闷哼,鹰隼般犀利的眸底遍布杀气,咬牙瞪向对面看不清长相的女人——

“我给你三秒钟,你最好马上给我解开!”

“真的很抱歉,按理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应该这么对你,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云琉璃再三道歉,忍着拔腿就跑的心悸,颤悠悠去解男人名贵衬衫的纽扣。

一颗、两颗、三颗......

她心跳快得仿佛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此刻的她披头散发,满脸血污,呼吸却急促得不像话。

今晚,她被同父异母的渣姐算计,要让她声名尽毁,成为人人喊打的荡妇。

她拼死逃了出来,偶遇这个男人。

在她的恳求下,他帮她击溃了追兵。

可她急需一个男人......

不得已,只能弄晕了他,就近拖到这荒芜破败的贫民窟了。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先生,你就再帮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她抚上他精壮结实的胸膛,跌跌撞撞的动作,让男人脸色瞬间绷紧。

“女人,你敢?!”压抑的怒吼声里,分不清是愤怒还是克制。

云琉璃被威慑,浑身一震,壮着胆子瞪道:“你......你吃了我的软骨散,现在就是一只没牙的老虎,你看我敢不敢?”

男人别开脸,尝试着提气,挣脱这该死的束缚......

可是,没力气!

渐渐地,云琉璃瞳孔失了焦距,只觉像沙漠旅客遇到了绿洲,双手固定他的脑袋,毫无章法的吻了上去。

轰的一瞬,男人彻底僵住,气息也顷刻屏住。

“奇怪,你怎么这副样子?难道是有病?等下,我包里好像有十全大补丸,再喂你吃一颗提气......”

听着她狐疑的低喃,男人尊严被践踏,再也忍不住,怒而暴吼。

“你......找死!”

两人纠缠中,云琉璃腰间装银针的袋子掉了出来......

布袋上用烫金色的线绣着一个漂亮的“云”字,是帝都医药世家云家的特有标志。

......

九个月后。

寂静的深夜,下着瓢泼大雨。

临时搭建的医院内。

“用力点!不是才喂你喝了提气汤么?这已经能看到孩子的头了,难道你想憋死他么?”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不耐烦地催促。

云琉璃听到医生的话,身体微微发抖,下唇近乎被咬出血。

不能让她的孩子......出事。

她双手紧揪着被单,也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气。

“呜......”

终于,临近天明,婴儿一声响亮的啼哭,响彻了妇产科。

“孩子......给我看看孩子......”

云琉璃满眼期待地望着那婴孩,腹部又传来一阵剧烈的阵痛。

女医生看也不看她,抱起男婴,快步交给门口等着的男人,邀功般笑得合不拢嘴:“先生,是个健康的男孩。”

男人不耐烦地催促:“赶紧把孩子给我,大小姐都等急了。”

“那女人肚子里还有两个孩子,怎么办?”

男人塞给女医生一张支票,毫无感情,反而有些阴险:“大小姐说只要一个男孩,剩下的......一把火烧了吧。”

女人看到支票上一连串的零,脸笑成了菊花。

“我知道怎么做了,请大小姐放心。”

两天后。

一则新闻如石块投入湖面,在帝都掀起巨大浪潮——

帝都黄金单身汉厉墨司,突然天降一来历不明的私生子。

生母......

据说是来自某医药世家的千金!


四年后。

“嘟——”

床头柜上的闹钟震动声突然将云琉璃惊醒。

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意识自己又做了噩梦。

四年前,她高烧大病一场,醒来后发现自己生了一对龙凤胎。

可怎么生的、和谁生的,她却统统不记得了。

医生告诉她,她刚好失去了生孩子那一年的记忆!

从那以后,她经常梦到自己被关在一个满是汽油的小黑屋内,熊熊烈火随时要将她吞噬。

可她全身上下哪里有像被火烧过的样子?

见鬼了!就算发高烧留下后遗症,也不至于经常做这种梦吧?而且那种感觉还很真实,到现在她都有种被烟雾呛到窒息的错觉。

她揉揉发胀的脑袋,叫两小只起床。

“宝贝儿,该起床了,今天要去拜祭太姥爷......”

儿童卧室内,穿着卡通睡衣的软软正抱着霄宝的脖子,呼呼大睡。

两条小腿快劈成一字马,一条盘在霄宝的膝上,另一只脚踩在宵宝的脸上。

“唔......”宵宝听到妈咪的呼喊,睁开了漂亮的眼,抬眸就看到一只嫩白的小脚丫。

他眉头拧得可以夹死两只苍蝇,嫌弃地推开小姑娘的脚。

“云小软,你睡觉又不老实!快点起床了!”

“再让我睡五分钟嘛......”软软嘟囔了句,小脑袋在哥哥胸口拱了拱,眼睛都懒得睁。

云琉璃被女儿萌得快受不了了,嘴里却道:“那我和宵宝两个人去墓地,你一个人待在家里吧。”

“我不要!”

就听软软大喊一声,动作麻利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将身上的睡裙一扒,换上了漂亮的白色蓬蓬裙,大眼睁得圆溜溜的,奶声奶气道:“我要跟妈咪哥哥一起去!”

这几年,云琉璃不想让以前那些破事影响双胞胎的童年,所以带着他们定居国外。

直到半月前外公突发重病,她不得不匆匆回国......

在墓园陪了外公一小时,云琉璃心里很不是滋味。

外公是有名的杏林圣手,她一身医术也传承于他,可自己这几年却不能在他膝下尽孝。

离开墓园,云琉璃送俩宝贝回了家,然后去商场置办生活用品。

最近一周实在是太忙了,家里冰箱都空了。

只是云琉璃没想到,她刚进商场某专柜,就迎面撞上一个喷着刺鼻香水的年轻女人。

她刚想要道歉,年轻女人见胸口点缀的碎钻歪了,不客气的大骂道:“你走路不长眼睛么?”

“是啊,连路都不看,你长眼睛是干什么的?”

“......”云梦瑶愣了一下,不悦道:“你撞了人还这么嚣张?保安,把她给我......是你?云琉璃?”

看清眼前女人的脸,云梦瑶脸蛋刷白,发出不可置信的惊呼。

她四年前不就已经葬身火海了么?这是人还是鬼!

云琉璃也认出了云梦瑶。

五年前,就是她一手策划,曝光自己和陌生男人在会所包间“厮混”的视频,害得自己声名狼藉,被撵出云家。

“云琉璃,爸爸早就把你撵走了,云家也没有你的位置了,你还回来做什么?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保你衣食无忧,只要你离开帝都。”

“帝都是我的根基,我的家也在这里,我为什么要离开?倒是姐姐你好像很害怕看到我?”

云梦瑶眼神里的慌乱又多了几分......

但很快又冷静下来了,满身都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我只是在可怜你!五年前,你做出那么大的丑事,要是不走,将来被人拆穿了,连我们云家跟着你一起丢脸,你就听我一句劝吧......”

“既然你心地这么善良,不如让你妈跟媒体承认她是小三,我二话不说马上离开帝都,怎么样?”

有谁会主动承认是小三?云琉璃分明是耍她!

云梦瑶气得柳眉倒竖:“我爸和我妈才是真爱,当年要不是你妈,正儿八经的云太太就是我妈......”

“婚姻不等于谈恋爱,他们无证苟合不叫三?”

“你......”云梦瑶没想到云琉璃会忽然变得这么牙尖嘴利,刚想再回击,眼角余光瞥见云琉璃身后不远处那道逐渐靠近的身影。

她忽然咬着下唇,委委屈屈的去拉云琉璃,不等云琉璃推开,她又佯装往旁边狠狠摔了一跤。

“咔嚓”般骨头错位的声音响起,云梦瑶脚下踉跄,楚楚可怜的望着云琉璃:“琉璃,你还在恨我么?”

她搞什么?

云琉璃转身对上了一双狭长疏离的眸子。


厉墨司一袭笔挺西装,洁白的衬衫与黑色交相辉映,商场耀眼的灯光笼罩下,五官深邃俊美,下颌的轮廓线条却凌厉得让人心惊。

厉墨司淡漠地往地上一扫,矜贵中透着极致的美感:“出什么事了?”

“厉少,刚才这个女人撞了大小姐,不仅不道歉,还推了......”

“小王,你乱说什么!琉璃没有推我,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云梦瑶打断女佣的告状,一只手按压右脚脚踝,白皙的肌肤上能明显看到红肿,水眸带羞。

“墨司,我的脚好痛,可能走不了路了,你能抱我起来么?”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厉墨司不仅没有安慰她,反而让私人保镖林刻去扶她。

仿佛眼前的女人压根不是他的未婚妻,只是个路人甲。

“......”

可恶!他竟然不帮自己出头?

云梦瑶不甘地咬嘴道:“这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琉璃,五年前我们有了摩擦,没想到五年之后,她还是没有释怀。”

云琉璃懒得看这白莲花演戏,撂下一句“戏精”就走了。

厉墨司听出她话里的嘲讽,眉头轻皱......

云梦瑶生怕他被云琉璃吸引,忙揉着脚踝,撒娇道:“墨司,你可以帮我揉一下脚踝么?真的很疼......”

“圣心医馆就在这附近,我让他们安排个女医生。”

“......”云梦瑶暗恼厉墨司的不解风情。

郁闷地别过脸,气恼中她听见一道手机铃声响了。

顺着那铃声的来源去瞧,发现没走太远的云琉璃正拿着手机接听。

“喂?圣心医馆,你好。”她的声音客气礼貌。

“霍老医生不在?”听筒里响起低醇的男音,像提琴G大调。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云琉璃猛然回头,果真就见厉墨司也正拿着手机通电话,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直直的对视了两秒。

半晌,厉墨司率先掐掉了电话。

云琉璃听筒也在同一时刻变成了忙音。

尽管很反感云梦瑶,但外公多年口碑,云琉璃不能不顾。

她走过来,公事公办的口吻:“霍医生是我外公,现在医馆由我接手。”

厉墨司瞥向云梦瑶:“她脚扭伤了,帮她检查下。”

云琉璃嫌弃地瞅了两眼,要多敷衍有多敷衍:“踝关节韧带损伤,冰敷或者药敷,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云梦瑶眼睛瞠大,阴阳怪气道:“你还没替我按压检查,这么快就下定论了?”

“太脏,我懒得检查。”

“......”云梦瑶漂亮的小脸微微扭曲,然后红了眼。

“琉璃,你果然还在恨我!五年前,你和混混在包间吸毒鬼混,还闹得全城皆知,爸爸一怒之下才把你赶出云家,哪怕我再有心帮你,可你做出这样不检点的事,让我怎么跟爸爸求情?”

说着,她又发出吃痛的低吟。

“墨司,实不相瞒,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琉璃,原本是家丑不可外扬,可她看也不看我的伤口就说没事,明明我的脚这么疼,万一伤到了骨头,她就是隐瞒不报,没准是蓄意耽误我们的婚期!”

云琉璃的“黑历史”被抖了个底朝天。

厉墨司狭长冰冷的双眸微眯,她就是云家那个离经叛道的女儿?

“我们之前,见过?”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她有一种熟悉感。

云琉璃皮笑肉不笑:“厉少是想劈腿么?不过不好意思,云梦瑶用过的男人就跟脏了的姨妈巾一样,恕不回收!”

“......”空气安静了好久。

厉墨司眼神一凛:“知道上一个敢跟我这么说话的女人,是什么下场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