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娇妻野翻了

离婚后娇妻野翻了

不笑倾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让奶奶安心,苏颜沫被迫嫁给了司家三少联姻。对方同样不同意这门婚事,于是二人签下两年的婚姻合约。如今奶奶去世,两年之期已到,她没有任何犹豫,马上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恢复自由之后,苏颜沫感觉自己的生活多姿多彩起来,如果前夫不在眼前晃悠,简直完美!

主角:苏颜沫,司南阙   更新:2022-07-16 00: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颜沫,司南阙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娇妻野翻了》,由网络作家“不笑倾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让奶奶安心,苏颜沫被迫嫁给了司家三少联姻。对方同样不同意这门婚事,于是二人签下两年的婚姻合约。如今奶奶去世,两年之期已到,她没有任何犹豫,马上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恢复自由之后,苏颜沫感觉自己的生活多姿多彩起来,如果前夫不在眼前晃悠,简直完美!

《离婚后娇妻野翻了》精彩片段

生化篇

我是你的,余生皆是——他这样说。

……………………

摩天大厦内,科技感十足的办公间,纯白色的书桌,坐在电脑椅上的苏颜沫拿着新鲜热辣出炉的离婚协议书迫不及待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因为有些激动,最后一笔捺甚至还有点龙飞凤舞之感。

站在一边的孟简看着她,忍不住说了一句,“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苏颜沫抬起头,露出她姣好的五官,杏眼俏鼻,粉嫩红唇,一身冷白皮肤色,黑长直发柔顺地披散在肩,看着如同刚毕业的清纯大学生。

而留着寸头的孟简,一身黑色正装,脸容刚毅,身为公司的总裁,此时却是以小弟的姿态站在她的身边。

“为什么要考虑?”她眉眼微挑,杏眼里带上了灵动的笑意,“你知道我等这天多久了吗?两年了!”

婚约协议两年,今天可终于到期了!她忍两年了啊!

孟简:“……”

“派你最得力最信任的人去一趟,我要今天就看到‘离婚证’本。”苏颜沫把签好名的离婚协议书递给眼前的孟简,“律师都准备好了吗?我不希望出现拖延。”

孟简接过,默然了一下说道,“我总觉得你很开心。”

“当然开心啊。”苏颜沫站了起来,摩拳擦掌,“未来我这种‘离异’‘难过’的单身身份,不会再有人逼婚我了。”

“这世上还有谁能逼你,能让你妥协的人……”孟简住了口。

能让苏颜沫妥协的人是她的奶奶,苏老太太,而苏老太太,已经在半年前就病逝了。

为了让奶奶安心,苏颜沫才嫁给了司家三少司南阙的。

苏颜沫睨了一眼孟简,“去办吧,我约了发型师,先走一步。”

“那赡养费一事……”孟简想到她刚才提的这事,胃就一阵抽痛,他几乎能想象得到司南阙听到这事时的表情了。

“给我备好一千万现金。”苏颜沫撩了一下黑长直的头发,“我先去换个发型先。”

“你确定要现金吗?”孟简一脸的无奈,“一千万现金挺重的。”

“确定啊,我可是个慷慨的人,司南阙占我配偶栏两年,为我挡了多少麻烦?一千万不算多了。”苏颜沫一本正经,“这个钱,我要亲自交给他的。”

………………

Z市CBD中心,88层的摩天大楼顶层,会议室静如深谷,气氛凝滞。

一道敲门声突兀地响起,紧接着,助理白敬书没有获得答应就打开门走了进来。

“司先生。”白敬书手中拿着一份文件,步履有些匆忙。

会议桌正中间,司南阙一身黑色西装,深蓝色的衬衫,扣至最上一个扣子,包裹着他的脖颈,喉结微微上下浮动,头发后梳,一张俊逸清隽的脸,眼神不带温度地斜瞥过去,“出去!”

“可是……”助理白敬书一脸严肃,“我觉得您大概要先处理这件事。”

“天大的事压着……”

“少夫人派人送来的离婚协议书。”

整个会议室一阵死寂,大家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是错的,可是八卦因子却又摁捺不住地在往外冒。

少夫人!

离婚!

协议书!

司先生结过婚了?什么时候的事?

不对,现在是……被离婚吗?

正位上的司南阙面无表情,一双浓如漆墨的眉毛此时渐渐地蹙了起来。

眼神深邃的双眸看着助理白敬书递在半空中的文件。

白敬书不敢吭声,但是又必须得吭声,“少夫人的人说……您签个字就行了。”

“去查!”司南阙从嘴里憋出两个字,气息冷得如同寒冬里的冰刃。

会议室的人站起鱼贯而出。

转瞬,整个偌大的会议室就只剩司南阙和助理白敬书。

司南阙抬手,修长匀称的双手轻轻地夹过离婚协议书。

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简单的离婚协议书了。

没有任何资产纠葛,没有任何责任纠缠,就是一个身份证信息,外加签名。

而女方那一块已经签上大名——苏颜沫。

司南阙脑海里试图浮现苏颜沫的容颜,然而……他发现自己竟然对这个长达两年占着妻子角色的苏颜沫并没有太深的印象。

有的人是一闭眼就能浮现她的容颜,而她,在他脑海里很模糊。

“笔。”他淡淡地开口。

他和苏颜沫的婚姻是隐婚,双方都不过是为了各自原因而缔结婚约,他是为了继承权——因为只有已婚身份当时才可以签那份授权。

而她……

司南阙想了想,忽地看向助理,“当初她是为了什么跟我结婚?”

白敬书:“……”

身为司南阙的助理,白敬书是除司南阙几个好友外,唯一他已婚身份的人,当时的结婚协议还是他负责打印的呢。

“少夫人……不,苏小姐是因为她奶奶而结的婚。”白敬书差点没崩住自己的神情,知道总裁大人繁忙,结婚两年没有一天回过婚房,但是,这两年也是与少夫人有见面的啊!怎么这么不上心呢!

司南阙拿过笔微微地犹豫了一下,然而最后还是果断的落笔签名,并且说道,“赡养费……”他想着给多少好呢,总归曾是自己配偶栏上的人。

然而……

“关于赡养费,苏小姐说会付给你的。”白敬书一本正经地说道。

白晰斯文的脸色死死崩住,抬手扶了扶金色边框的眼镜,将这最后一句话终于传达完毕了。

司南阙微微抬眼,“你说什么?”他是不是有听错?给他付赡养费?

白敬书再说了一次,“少夫人说赡养费她付您的,不过要当面给您。她打算预约您今晚的晚餐时间,但是今晚您与财政局的龙先生已经有约了,您看,是否需要更改行程?”

“不需要。”今晚的饭局于他很重要。

“司先生,您说的不需要是指……”白敬书怕自己误解,还是问清楚比较好,“饭局还是赡养费呢?”

司南阙的俊脸上又黑了几分,“都!不!需!要!”

………………

苏颜沫看着红色证本——离婚证,粉唇忍不住轻轻地弯起,然后满意地合起,看向身边的助理,“我前夫那份他拿到了吗?”

助理:“以车程来算,如无意外,司先生应该拿到了。”


苏颜沫微笑,“可以了。”

助理:“但是……司先生那边说今晚有重要饭局,您约的时间司先生拒绝了。”

苏颜沫拿起了一边的TF16号色涂抹起来,艳红的唇色立马就将粉嫩的唇色盖过,凭添了几分妩媚,配上刚弄好的大波浪,微挑的眼线,整个人气场一下子由清纯学生变成御姐。

她从镜中斜睨了一眼助理,“他拒绝是他的事,我要赴约是我的事,查下他今晚与人约的饭局在哪个位置。”

助理:“是,苏小姐。”

“带上现金。”苏颜沫撩了一下长卷发,满意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我要跟司先生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是。”

苏颜沫合上手中的口红管,然后旋过身来,“还有事吗?”

助理:“司先生的摩高集团好像提前发现了竞标公司有背后人士,现在在查。”

苏颜沫嗯哼一声,“那就让他们查吧。”反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助理继续道,“苏家那边让您回去吃晚餐,可能是已经得知您与司先生离婚了。”

苏颜沫拎起了包,换上了十厘米的细长鞋跟高跟鞋,往外面走去,“回复:我正伤心呢,不回。”

………………

聚兰园

座落于市中心,闹中取静的中式餐厅,建筑秉承庭台楼阁,假山流水,氤氲氛围的传统模式,就连服务员都是身着妩媚修身的旗袍。

此时,身材高挑的旗袍服务员领着一位波浪长发,穿着V领的短裙漂亮女生往餐厅的‘合贤’包间走去。

女生身后跟着一位穿着西装保镖模样的男人,男人双手各提着一个密码箱。

苏颜沫拿在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微微地放慢了步伐,边走边打开了手机。

好友阎糖糖一连发来几个表情包,“谈好了吗?他炸裂没?”

苏颜沫嘴角轻轻地抽了一下,“在路上,酒吧订好位置没有?”

“就等你啦~”阎糖糖发来了一个OK的表情包,“我们都好想知道司南阙会是什么反应,清纯小娇妻化身妩媚大御姐,会是什么反应呢?”

“需要给你直播吗?”苏颜沫低着头打着字,没怎么注意跟前,一个不小心撞迎面走来的人。

手机没抓稳,直接地脱手……

与此同时,她自己本能的快速反应,伸手欲去接住脱手掉落的手机,然而有一双手比她更快。

懂的人都知道,这么快速的反应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

“抱歉。”

“抱歉。”

异口同声的道歉也默契地响起,苏颜沫抬眼看去。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米黄带暗格纹的唐装长袍,一头短碎发,脸上架着一副金色边框的眼镜,却依旧挡不住他的出色五官,更像是在掩饰他独属的犀利,这么诈一眼看去,仿佛是民国时期的贵公子跨越时空一般,但是与聚兰园的中式风格却又溶为一体。

长廊下的灯光有些昏黄,男人手拿着苏颜沫的手机递在半空,“你的手机。”声音醇醇得如同清流。

苏颜沫伸手接过,“谢谢。”

男人迈步与她擦身而过,苏颜沫鼻翼闻到了淡淡的香水味,眼里露出微微惊讶的神情。

是‘暗魅’的香水味道。

“等一下。”苏颜沫叫住走了几步的男人。

男人回转过头来。

“你的香水……”话到嘴边,她把问题压了下去,只说赞美的话语,“很适合你。”

男人微微颔首,“谢谢。”

苏颜沫转身迈步离去,没有将这一瞬的偶遇放在心上。

“合贤”包间,司南阙与龙先生的恰谈时间刚刚结束,他起身,与龙先生做最后的话别。

门打开,却见门外站着一个穿着V领,短裙,大波浪,精致带点艳丽的妆容的漂亮女生。

慢半秒,他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人怎么有些熟悉?

苏颜沫先浅笑地开了口,“忙完了吗?”

“少……苏小姐。”一旁的助理白敬书出声喊了一声。

该死的,是苏颜沫?!

他的妻子!

她这是什么打扮?

司南阙内心一阵震憾,并且还有一股他自己都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无名之火,但是他还是将思绪全压了下去。

“送送龙先生。”他让助理白敬书去送人。

司南阙看着苏颜沫,俊逸清隽的脸上露出了不喜,浓眉轻蹙,“你这是什么打扮?”

他认识她,包括这两年的夫妻关系保持中,她都是清纯,温柔打扮,尤其那一头黑长直发,更是从来没有改过一丁半点。

现在……

衣服曝露,露出了她的纤细、白、直的长腿!

苏颜沫撩了一下自己喜欢的大波浪长发,微挑了一眼眉,“里面谈吧?”

拜托,她现在跟他没有关系了好么。

司南阙睨了一眼她身后的保镖,这不是他给她的那些保镖。

然而苏颜沫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并且,她都不等他先进包房,她自己就走了进去,然后落座,自然而然的大佬姿态,仿佛这只是她的日常。

她打了一个手势,保镖把随身带来的保险箱打开,一沓沓红色钞票印入眼中。

司南阙眉头皱得更深了,坐到了她的对面,“苏颜沫……”

虽然是夫妻两年,但见面次数并没多久,二人也向来是直呼其名的。

苏颜沫看着他,“赡养费,或者说……占了你已婚名义两年的租借费。”

司南阙:“……你哪里来的这些钱?”

虽结婚两年,他也给她黑卡,但是她从来没有动用过,她的衣饰首饰,他也一应俱全提供,由专人送到‘家里’,他也就认为她大概不需要花钱?

但是婚后两年,她也没有工作,这钱对他来说不多,对她却应该算是不少才对。

“不要误会,不止是这些钱。”苏颜沫一本正经,“现金很重,这个只是我让人提进来给你过目而已,剩下的我让人放到你车上去了。”

司南阙:“……”一个这样的箱子大概一百万,她在说什么?不止是这些钱?

“总数是一千万。”苏颜沫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司南阙,这两年,感谢配合,咱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赡养费,请笑纳。”


司南阙一张俊脸黑沉如滴墨。

“你这些钱,哪里来的?”对于这个妻子,他的了解仅限于她是苏家不受宠,且是在外面养了十几年才领回家的三房次女。

她的上面不说什么堂兄弟,她自己的亲生兄弟姐妹都有两个。

出生豪门家庭,但不受宠,人清纯,温柔听话……这是司南阙当初答应闪婚的原因,而这两年,她的确乖得很,乖到从来不会烦他,不主动打电话,微信,甚至不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对这样的她很满意,偶尔想起这么一号妻子,他问人,得到的答案也是:少夫人呆在家里呢。

少有的陪同他出席家庭聚餐,比如春节和中秋两餐,她也是乖巧地从不多话。

这么一号妻子,两年期限到了,他也还没有去想,要不要结束婚约。

但是今天正是合同期到的第一天,她却让人送了离婚协议书过来,还给他赡养费?

苏颜沫站起,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放心,是我的钱。”

说罢,她还伸出了手,像是打算要做最后的友善告别。

而司南阙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后梳的头发,一丝不苟,俊逸清隽的脸庞尽显眼前,眼神深邃地凝望着她,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似的。

“怎么了?”不要握手言别吗?

他不吭声,就是这样深凝着她。

苏颜沫收回了手,“那你忙,我先走了。”

“苏颜沫,你为什么跟我结婚?”司南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语,两人各取所需不是吗?但是就是这一瞬,他觉得他好像被她给利用了。

“因为奶奶啊。”苏颜沫依旧是一样的答案,眼睛带着灵动,不解地看他,“怎么了?”

怎么了……他也不知道怎么了。

他只能自己跟自己说,是他的男人自尊心在作祟,他微垂了眼眸,淡淡地说道:“赡养费我给你。”

“不用了。”

“两千万。”他要给她双倍的。

苏颜沫:“?”

“这两年送你的首饰,也都是你的。”他的右手轻轻地摸着精致的袖扣。

这些才是真的大头,他这两年派人送到她面前的首饰动辙都是千万级别的。

“司南阙。”苏颜沫觉得他可能是误会什么了,唉。

嘴巴有点渴,她端起水杯轻抿了一口,红色的口红印印在杯沿上,看着些诱惑。

司南阙抬头,二人对视。

“谢谢你的慷慨,不过……”她眼睛微挑,“我不需要。”

“女人需要钱财傍身,苏家那边你应该获得不了什么。”他轻轻地的拨弄了一下袖口不存在的褶皱,“做为我司南阙的妻子我不会让你委屈。”

“前妻。”苏颜沫提醒他。

司南阙眉头蹙着,“离婚协议书不代表离婚,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

“离婚证本应该已经在你的办公桌上了。”苏颜沫见他露出不相信的神情,她打开了自己的包包,拎了出来离婚证本,打开,“看,办好了。”

司南阙的话语戛然而止:“!”他没有让律师去着手办这事!

苏颜沫把离婚证本收好,放回包里,再次说道:“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司南阙坐在位置上,半天蹦不出一个字来。

而眼前的包房,苏颜沫已经离开,只留下两箱钱,一箱打开,一箱合着。

助理白敬书送完人回来,就看到包房里没有了苏颜沫的身影,而司南阙就盯着那个一沓沓的现金,好像跟它有仇似的。

不过话说,这真是苏小姐给司先生的……赡养费吗?

崩住!!白敬书严肃地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提醒自己这会可不能有什么神情。

“白助理。”司南阙微微崩紧的脸没半点松懈,他冷冷地抬眼扫向了白敬书。

白敬书只觉得脊椎一紧,司先生只有在很生气的时候,才会这么正式地喊他。

“是,司先生,您有什么吩咐?”白敬书把自己的姿态崩得死紧。

“她,哪里来这么多的钱?”一个天天呆在家里的人,又不花他给的卡,她哪里来的钱?!

白敬书:“……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对啊,他刚才出去时,司机还很无助地找他,说苏小姐让人搬了几箱钱上车,估算是八百万啊。

加上这两箱,就是一千万现金了!

“呵呵。”司南阙抬手解开了衬衫的首扣,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些呼吸不畅,“当初是谁跟我说,她很干净无害的?”

白敬书:“……”他没有说过这话。他只是说苏小姐清清白白,而且是被苏家放养在外面的,不会有什么心机,调查得也很符合司先生的要求嘛。

“明天,我要看到她的人生履历!”司南阙站了起来,“真!正!的!”

还有人敢离他司南阙的婚!

还给他赡养费!

还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她这个小妻子的离别方式够特别!

…………………

芭提酒吧

苏颜沫开着黄色的兰博基尼,一阵酷炫地将车子泊入停车位,然后换上细尖高跟鞋下车。

喧嚣的酒吧外围,服务经理迎了上前,“苏小姐。”

震耳欲聋的音乐隐约从里面传出,苏颜沫看向服务经理,“你认识我?”

“是阎小姐交待的。”服务经理微笑地说道。

“带路吧。”苏颜沫微微地仰了一下下巴,安静了两年的燥动因子,这会听到音乐都活跃起来了。

经过长廊,苏颜沫由服务经理直接带着上了二楼的C位隔间,而那里已经坐着她的好友阎糖糖。

阎糖糖一头帅气短发,左耳戴着耳钉,穿着小西装,一副帅气打扮。

苏颜沫看到这样的她,微微一愣,“头发剪了?”

“假发啦。”阎糖糖拉过她,“快,说说司南阙是什么反应。”

音乐震耳欲聋,说话全靠吼,苏颜沫笑着摇了摇头,“晚点说,先玩,其他人呢?”

阎糖糖用手大力地戳了戳手表,“你看看几点了,她们被抓回去睡觉觉了。”

苏颜沫看了一下腕表上的时间,午夜十一点而已,很早嘛。

苏颜沫撩了撩波浪长发,“有对象的人是这样子的了,我就不一样了,姐姐我……自由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