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多余

多余

余余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余这个名字在校园中无人不知,她是出了名的美女,身后追求者无数,可是与美貌齐名的还有她的冷漠。此人平日里深居简出,从来不参加任何活动,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一次意外,豪门阔少方鸿逸与这位冰山美人产生了纠葛。起初他以为对方一定会对他百般纠缠,可万万没有想到,小丑竟然是他自己……

主角:江余,方鸿逸   更新:2022-07-16 00: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余,方鸿逸 的女频言情小说《多余》,由网络作家“余余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余这个名字在校园中无人不知,她是出了名的美女,身后追求者无数,可是与美貌齐名的还有她的冷漠。此人平日里深居简出,从来不参加任何活动,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一次意外,豪门阔少方鸿逸与这位冰山美人产生了纠葛。起初他以为对方一定会对他百般纠缠,可万万没有想到,小丑竟然是他自己……

《多余》精彩片段

“这里?”江余看看头顶那块金字招牌,抿抿唇,送别舞会在五星级酒店举办,还需要雇佣B大学生充数么?直接吼一嗓子,不知道多少人涌进来。

室友扯她手腕,一边往里走一边解释:“听说是时间太急,来不及放消息,就雇学生充数。哎呀,你就别管闲事了,人家爱在哪办在哪办,又不是不给钱,咱们就是来充数的,管那么多干什么。”

一场舞会500块钱,就来充个数,吃吃喝喝,傻子才不干呢。

室友王润是研究生学生会的会长,研究生的学生会没有本科生那么热闹,但胜在消息灵通,江余很多轻松兼职都是王润介绍的。

江余在学校的时候不多,大多数时间都在校外做兼职,她是一家天猫女装店的模特,挣得不少,但是很辛苦,她体质太弱,受不了长期工作,经常要干两天歇三天。

好在她长相有辨识度,身材比例好,衣服穿在她身上别有一种风味,又颓又风情,但凡她拍的图片,衣服就卖得特别好,所以卖家愿意用她。

平时没有拍摄工作,她就回宿舍睡觉,舍友王润知道她缺钱,会经常介绍一些轻松的兼职。

不过,像是这么轻松的兼职还是第一次遇见,只参加一场舞会,什么都不用做,就有500元拿。

江余对学校里的事不清楚,来B大读了一年多的研,她大概只认识导师和王润。关于这场舞会的始末,还是在宴会厅听王润说的。

俩人找了个角落,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

星级酒店的点心就是好吃,连江余这种胃口不好,时常不吃东西的人都吃了两块。但也就只是两块了,不能再多。

王润胃口好,弄了一大盘子吃的:“真佩服他们这帮少爷,时间这般紧,都能弄出这么大的场面,而且面面俱到。”

这舞会说白了也不是啥大事,简单来说,就是女神要出国,追求者为制造表白机会,临时办了一场送别舞会。

女神是刚刚毕业的叶琳琅。

追求者是大二的方鸿逸,人称逸少。

七楼。

容非易非常不耐烦方鸿逸的墨迹劲,不就是表个白么,怎么到了他这里就这么费劲,女人都不知道上过几个,装什么纯情。

“喂喂喂,你这是打算,让琳琅姐自己在楼下独舞吗?”

容非易踹了方鸿逸凳子一脚,提醒他:“你最好快点,琳琅姐后天的飞机,你不早把关系确定,等到了国外,天高任鸟飞,你就等着哭吧。”

“你嘴巴干净点。”方鸿逸皱眉,“琳琅可不是你身边那些不三不四的小女友。”

“呵呵。”容非易冷笑,“我小女友怎么了,我小女友肤白貌美,胸大腰软。你呢,暗恋人家十多年,连手都没碰过,出去别说是我哥们,丢份。”

“滚!”一个靠枕扔过去,正中容非易脸颊。

容非易被打出火来,也不耐烦理他,自顾出门。今天舞会请来的都是B大美女,他要去瞧瞧。

刚走到电梯,就碰见从里面出来的原牧,一见到容非易,原牧顿时呜嗷喊叫起来:“走走走,快走,我这正到处找你呢。”

“找老子干屁,那么多美女还不够你玩。”容非易吊儿郎当。

“你TM就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原牧给他一拳,然后扯着他进电梯:“快点快点,那个谁来了。”

“哪个谁?”

“还能有谁,学英语的那个研究生,江余,冰山大美人。”原牧语气兴奋,“真想不到,居然还能请动她。”

江余在B大很出名,单凭美貌就闻名B大,平日里深居简出,除了上课,任何活动都不参加,很少见到人影。

即便如此,名声依然传遍整个B大,从大一的小毛头,再到博士生,没有不知道她的。

美到江余那种程度,气质、智商、性格什么的已经通通不重要,单凭一张脸,就胜过所有。

同美貌齐名的还有江余那目中无人的性子,据传,她眼里看不见男人,无论长得多帅,多有钱,在她面前晃荡多久,她都看不见你,更记不住。

那些排着队捧着鲜花礼物的追求者,在江余面前通通共有一个姓名——人。

江余在楼下就待了一会,先后有5波人过来搭讪,她实在不耐烦,跟王润招呼一声,就去楼上的休息室待着。

原牧带容非易下来时,刚好扑空,气得他差点摔杯子。

江余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睡了一觉,睡到一半被争吵声吵醒。

先听见一道温柔女声:“阿逸,你冷静点。”

听到这句,江余怔住,清润的眸子有浪潮翻涌,她猛地站起身跑到门口,双手扒着门框,侧趴在上面,小心翼翼往外探头。

先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礼服裙的女生背影,她的对面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高挑身影。走廊灯光暗沉,江余只看得见他眉眼,眉如远山,眸如静渊。

耳边轰鸣作响,江余仿佛被包裹在真空中,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也看不见其他人,眼里心里只剩下那眉眼。

她像是中了魔咒,没有抵抗力,没有理智,傀儡一般,呆呆地跟在男子身后。

他走,她走;他停,她停。

方鸿逸知道身后有人跟着,但他现在心情不好,没心思跟女人寒暄,便快走几步,想甩掉身后之人。然,身后之人就像口香糖,黏在他身上,怎么甩都甩不掉。

心里压抑的那团火气蹭地窜上来,方鸿逸再也克制不住,回身猛地扑过去,将江余压在门口,像狼,红着眼眶,恶狠狠警告:“别跟着我。”

江余似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目光呆呆落在他眉眼上,眼底平静如水,却似压抑浪潮。

方鸿逸心道,这女人真不知羞,目光赤果果,黏在他身上一般,眼中的痴迷毫不掩饰。

他抬起右手覆在她腰上,用力捏了一下,语气恶劣:“想?”


方鸿逸本是想羞辱她,但目光触及到她痴迷的眼神,突然觉得无趣,没劲透了。

刚才,叶琳琅面对他时的心情,是不是跟他对面女子时一样?爱的那个人卑微,被爱的那个嚣张,有恃无恐。

方鸿逸觉得心脏被人狠狠一攥,疼得直嘶气。

他扯着江余进房间,灯都没开开,就恶狠狠朝她咬去,跟泄愤一般。

……

他大概是遇见妖精,被吸了精气!

方鸿逸迷迷糊糊想。

早上睁眼天光已经大亮,卧室并没有拉窗帘,秋日干燥的阳光直透窗户。

已经失眠一年多的江余难得好眠。

她从床上爬起来,裹着被子走到窗边,闭着眼睛,贪恋地享受着早晨温润干燥的暖阳。

方鸿逸起床气很大,尤其是某人将被子全部裹走,连被单都没留一个。

大早晨的,方鸿逸就这样被冻醒,冻得轻轻颤微。

他烦躁地捶了下枕头,声音暴躁:“把被子给我,你想冻死老子。”自小被娇宠的少爷,脾气大得很,一点不顺心就要发火。身边女伴来来去去,没一个不将他当祖宗哄的。

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回遇见这么自私的女人,将被子拿走不说,衣服都不给他盖一件,存心的吧。

窗边的女人仿佛没听见他的话,充耳不闻。

被人如此无视,方鸿逸瞬间气血上涌,胸口有团气开始横冲直撞。他蹭地跳下床,三步两步走到窗边,刚要伸手抢被子。

江余就转过身,对他勾头一笑。

她是标准的美人脸,三庭五眼恰到好处,美得方正疏阔,明明是标准古典美人,身上偏偏带着一种奇特的风情,像是深秋雨后打落的枯叶,夜半空旷寂寥的厅堂,一眼心酸直至痛楚,颓丧得令人移不开眼。

“生气了?”江余勾勾嘴角,话音黏着糖丝:“这么美的身材,为何要盖?我想一回头,就能看见你……”

方鸿逸的初生的小火苗就这样被浇灭,他眯了眯眼。

“我冷。”她说。

“冷还丢被子。”方鸿逸轻哼。

“我想你抱我。”她语气大胆直接。

方鸿逸一把抱住她,得意得尾巴都快翘起来,心里哼哼唧唧,女人啊,就是麻烦,天天琢磨着投怀送抱。

他假作勉为其难:“既然你提了,老子就抱抱你。”

“你不是老子。”

“哼。”

“你是我的心肝儿。”

靠,这女人是蜜蜂成精吧,嘴巴抹了蜜。

方鸿逸受不了,低头叼着她双唇。

江余托住他下巴:“饿么,要不要吃早餐?”

“饿!”方鸿逸箭在弦上,恶狠狠道:“老子想吃你。”

江余转了个身,滑如鱼,瞬间脱离他的怀抱。

方鸿逸怀里一空,愣愣看向她。

然后,她告诉他:“我饿了,想吃东西。”

方鸿逸:……

江余手机里有七八个未接电话,全是王润打来的,她穿完衣服回拨,没等开口,对方就机关枪一样质问:“你跑哪去了,我还以为你丢了呢,你知不知道我担心得一晚上没睡好。”

江余将手机拿远一些,等王润平静下来,才开口:“我给你留言了。”

“就四个字,有事勿念,你多回我几个字能死啊,能死啊!”王润气极。

江余软软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

“行了。”王润深吸一口气,问她:“说说吧,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你不会是被人拐跑了吧。”

江余转头看向方鸿逸,他正支着耳朵偷听,见江余看她,立刻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扭过身,假装没有偷听,并不在意她讲电话。

江余勾了勾唇角,声音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嗯,我被妖精拐跑了。”

说谁是妖精呢?方鸿逸轻哼。然,嘴角却高高翘起。

江余耙了耙头发,简单洗漱过后,跟在方鸿逸身后出门。

酒店的门是向里开的,方鸿逸在前,他握住门把手开门,左手虚虚揽着江余,示意江余先走。

江余迈出一步,还没有迈出第二步,身体被一股力道猛地后推,紧接着,门就砰地一声,在她面前关上。

江余愣了愣,正要上前开门,被门外的方鸿逸一道声音收住脚步。

“琳琅,你、你怎么在这?”

方鸿逸的声音带着些忐忑和心虚,说话的语速又急又快,为了伪装自然,他还轻笑两声。

江余停住脚步,没有上前开门,而是靠在墙壁上和王润发微信:“你认识琳琅吗?”

“叶琳琅?”王润回信息很快,“B大女神,不过已经毕业了,据说要去国外读研,昨晚的送别舞会就是为她。”

“那阿yi呢?”江余问。她不知道是哪个yi,就打了拼音。

“哪个阿逸?你不会是问方鸿逸吧,嗯,应该是他,昨晚的舞会就是他办的,方鸿逸容非易他们是少爷团,家里财大气粗的,在学校很出名。”说完,王润转了转眼珠,语气好奇,“余余,你问他们干啥,你不是从来不关注这些吗?”

“方鸿逸是个什么样的人?”江余没理会王润的好奇,追问道。

“花花公子呗。”王润吐槽,高富帅,家里有钱,自己有颜,又爱玩,跟她们这些正经上学的不是一路人。

“那就好。”江余打下这三个字。

花花公子好,心里有白月光更好,江余安心下来。


听走廊没有声音,江余才出去,她打算先回学校,去食堂吃点东西。

在回学校的路上,她接到两通电话,第一通是江晞打来。

江余出生的那个小县城重男轻女的风气很重,爸爸江大军是警察,妈妈陈秀和江大军是高中同学,两人成绩都很好,甚至陈秀要更好一些,可惜运气不好,高考时因为高烧落榜。

那会小舅舅刚结婚,家里为盖房子借了不少债,已经无力供陈秀复读。

就这样,陈秀没有读大学。

江大军大学毕业后,回县城当警察,将陈秀安排到县小学教书,虽然没有编,但好歹有个工作。

后来两人结婚,第一胎生下江晞,因为陈秀是农村户口,符合一孩半政策,过了五年,又生下江余。奶奶不高兴,想要把江余送人,见天抱怨,将绝户挂到嘴边,那段时间陈秀很不好过。

她本就自卑,因为自身没有考上大学,总觉得自己配不上江大军,还连着两胎生下女儿。精神恍惚之下,差点把江余闷死。

若非外婆来得及时,这世上已经没有江余。

后来,外婆和几个舅舅想办法,将江余的户口落到同村一户姓江的人家,并将江余带回去养。

解决了江余这个负担,陈秀精神大好,慢慢调养身体,两年后生下弟弟江聪。

江余自小在外婆和小舅妈跟前长大,可以说是小舅妈的女儿,跟江大军陈秀不亲。高中时回到父母身边,因为和江聪合不来,总是吵架,又被陈秀送到学校寄宿。

长这么大,她和江大军陈秀相处的时间寥寥可数。

江余和江晞关系一般,江晞是家人捧在手心的长女,虽然是女孩,但因为是第一个孩子,在家非常受宠。她大了江余五岁,江余回江家时,她已经去外地读书。

江晞性格泼辣干脆,敢想敢说,跟机关枪似的。她很少联系江余,一旦联系就是有事。

江余已经到食堂,要了一碗粥,两个煎蛋,一边慢慢喝粥,一边听江晞电话。

电话那端的江晞脾气很大,几乎是在吼:“妈过生日,你怎么没打电话回去?你知不知道妈很伤心。”

江余慢吞吞回:“我发了微信祝福。”

“微信祝福?”江晞冷笑,“你把妈当成什么,街边随便遇见的陌生人?你怎么不说你是群发的?还有,小舅妈过生日,你买礼物回去,甚至还寄了钱,让她自己买蛋糕,怎么到妈这里,就什么都没有!你到底长没长心,你知不知道妈有多惦记你,之前你在外婆那里,妈经常想你想得直哭。要不是小弟跟我说起,我还不知道你这么狼心狗肺。”

江余语气依然慢吞吞的:“我给妈转了500块钱,和小舅妈一样。”

“那礼物呢?”江晞不依不饶。

江余不吱声。

“呵。”江晞冷笑,“没话说了吧,你这是将小舅妈当妈孝顺,真是有心啊。”

“开学前,小舅妈担心我在外地钱不凑手,给我打了5000块钱。”江余喝下最后一口粥,“她把我当女儿疼,我为何不能把她当妈孝顺?”

以前那些事江余不想计较,她只是烦江晞隔三差五一通电话过来,站在道德高地指手画脚,遂决定把话说清楚:“还有,我虽然姓江,但是从法律上讲,我的江跟你的江没有多大关系。”

听到小舅妈给钱时,江晞语气一顿,心里有些愧疚,这会听她说和江家没关系,胸膛的火气蹭地窜上来,劈头盖脸:“江余,你就没长心!你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自艾自怜,你有没有替妈想过一秒,你知道当年她有多难,奶奶要把你送人你知道吗,那会妈还没出月子,天天抱着你哭,现在她腰腿疼,就是当年落下的病根。”

江余慢慢将两个煎蛋吃完,擦了擦嘴才开口:“我初中去镇子上学,镇子离村子远,有20里地,来回跑太辛苦,在镇里个人家寄宿又不安全。小舅妈担心得睡不着觉,最后和小舅商量,由她去镇上陪读。那会,他俩的小儿子才7岁。

而我高中回江家,江家离学校才500米,江聪已经12岁,可我仍然需要寄宿。

江晞女士,我没有忤逆妈,逢年过节会祝福会打钱会尽孝,这样还不够吗?”

江晞不说话,好半天才问了句:“你那里缺钱花吗,不够跟我说。”

“谢谢好意,心领了。”江余挂断电话。

第二通电话是王姐打来的。

王姐原来是舞蹈学院的老师,后来自己出去创业,开了家公司,其中一项业务就是给代理全职兼职模特经纪,虽然是小公司,但王姐人脉广,又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所以生意还不错。

她很喜欢江余,经常感叹,若是江余进娱乐圈,里面那些吹嘘神颜的小花,见到她肯定要脸红。

这话也就是当笑话听听,江余确实漂亮,但绝没漂亮到倾国倾城的地步,只不过王姐欣赏她的长相,偏心而已。

“王姐。”江余叫了一声。

“今天有空吗?”

“下午有课。”

“时间还行。”王姐单刀直入,“我这里有个杂志要拍,摄影师挺有名的,来了几个模特都不中意,先要要靠你救场了。”

江余拒绝:“我不怎么拍杂志的。”

“靠你救场,王姐拜托你啦,这个合作很重要。”

“好吧。”江余答应下来,“不过我下午有课,要早点回来。”

“知道知道。”王姐打趣她,“顶尖学府的研究生,大学霸。”

挂了电话,江余按照王姐说的地点打车过去,幸好位置很近,也不堵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

摄影棚里面人不多,两个在收拾器材,一个在摆弄相机,还有三个漂亮女孩凑在一起聊天,三个女孩里,中间的那个最漂亮,漂亮到会发光,人群中一眼就能注意到。

似乎意识到有人在看自己,女孩抬头,看见江余的刹那,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