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步步惊情第一少夫人

豪门步步惊情第一少夫人

时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说来可笑,沈若安在被丈夫抛弃之后,火速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并非因为她有多么抢手,而是因为新婚丈夫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这门婚事无关爱情,只关乎两家的利益而已。结婚之后,沈若安与丈夫井水不犯河水,恨不得躲他远远地,可事实很残酷,那个男人竟然主动招惹!

主角:沈若安,夜天洛   更新:2022-07-16 00: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若安,夜天洛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步步惊情第一少夫人》,由网络作家“时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说来可笑,沈若安在被丈夫抛弃之后,火速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并非因为她有多么抢手,而是因为新婚丈夫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这门婚事无关爱情,只关乎两家的利益而已。结婚之后,沈若安与丈夫井水不犯河水,恨不得躲他远远地,可事实很残酷,那个男人竟然主动招惹!

《豪门步步惊情第一少夫人》精彩片段

滂沱大雨,电闪雷鸣。

沈若安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在雨中。

“安安,林江不是因为中了五百万彩票才跟你离婚的,是你没有尽好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

“沈若安,你烦不烦,离婚是很早以前就想提的。你不想离,你还想分家产吗?”

沈若安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视线一片模糊。

过道有辆银色的宾利以飞快的速度朝这边飞来,伤心过度的沈若安没有发现。

直到那辆车子快到身前的时候,她反应过来,但大脑却是死机状态,整个人站在原地发懵地看着那辆车直直地朝自己开来。

吱——

银色宾利急速转弯,可以看出车主的车技,因为速度过快撞上了护栏。

沈若安站在原地,一颗心疯狂地跳动着。

银色宾利拦上护栏以后便没动静了。

深夜,此处僻静,过往没有车辆。

沈若安在原地站了数几秒才反应过来,猛地抬手将脸上的泪水用力抹去,然后丢下了行李箱朝银色宾利奔过去。

车内一片黑暗,沈若安趴在车窗上面,隐约看到里面有个男人的身影趴在方向盘上。

沈若安用力地拍着车窗,“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为了躲避自己才撞上了护栏,如果他有什么好歹,她得负责的呀!

听到一声咔嚓,沈若安赶紧拉开车门将上半身探了进去:“你还好吗?啊……”她的声音还带着哭腔。

话未说完,趴在方向盘上的男人突然探手抓住了沈若安的胳膊,将她抓了进去。

砰!

车门关上,锁死。

沈若安跌在男人的腿上,男人的手如锁在她的腰间,令她动弹不得。

“放,放开我……”沈若安感觉到了危险,结巴地朝男人说了一句。

“找死吗?”

按着她的人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浑厚,如甘冽的清酒一般滑过喉间。

沈若安愣了几秒便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自己走在大马路中间的事情,她赶紧摇头:“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但你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

沈若安头部发麻,手抵在男人的胸前,结结巴巴:“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男人俯身,冰冷的薄唇径自擒住了沈若安因害怕而微微发颤的唇瓣。

“唔……”沈若安身子一软,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暴雨下了一夜,似乎在洗刷着这个城市的罪恶。

一夜后……

车内的人指尖动了动,男人锐利幽深的眼眸倏地睁开,夜天洛坐了起来。

空气中有女人留下来的甜腻气息,但现场只有他一个人。

跑了?

夜天洛眼眸深了几分,目光落在座位那一抹红上,眸光带了几分复杂。

真是麻烦!

夜天洛给助理萧肃打了电话,冷声吩咐:“马上定位我的位置,查清楚昨天晚上那个女人是谁。”

说完,不等他的助理明白过来,就挂了电话。

*

沈若安是半夜逃走的,趁着雨势大,她狼狈不堪地回了娘家。

结婚那么多年,她连自己的丈夫都没睡,今天却睡了一个陌生男人,所以沈若安慌得不行。

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就选择了跑路。

“安安。”

沈母推开门进来,给她送了一碗姜汤。

“谢谢妈。”

“你跟林江是彻底完了?”

提起林江,沈若安垂下眼帘,捧着姜汤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明显不想多提。

“离婚了也好,反正你爸爸给你安排了另一个婚事。”

听言,沈若安心里一阵咕咚,猛地抬起头来:“妈?”

“虽然对方有腿疾,但你毕竟是二婚了,就不要嫌弃了。”

沈若安:“妈,你在说什么?”

沈母刷地站起来,一脸怒意地看着她:“婚事就定在一个月以后,你不想嫁也得嫁。”

“我跟林江今天晚上才离的婚,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沈若安只觉得心头渐渐发冷。

“不瞒你说,这件事婚事本来是落到你妹妹头上的,但你既然离婚了,就你替你妹妹上吧。”

说到这里,沈母深吸一口气,目光幽深地望着她:“对方有腿疾,安安,沈家不能两个女儿都毁了。”

心中一阵钝痛,沈若安捧着姜汤的手渐渐发抖,她嘴唇哆嗦:“妈妈,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

“月月可是你的亲妹妹,你忍心看她受苦?”

“那我呢?”

“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一个月以后你必须嫁到夜家去!如果沈家两个女儿都毁了,我跟你爸都活不下去了。”

出嫁的那天,沈若安的妹妹沈月来找她。

“姐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妈妈她……”

沈若安盯着她,目光一动不动:“对不起?那你愿意穿上婚纱,自己嫁吗?”

“姐姐,我……”沈月握紧手中的拳头,咬了咬牙,最后将手松开,泄气:“我有男朋友的姐姐,可你已经离婚了……”

沈若安收回目光,垂下眼眸:“是啊,我已经离婚了……照顾好爸妈吧,为了这件事,他们可谓是尽心尽力,费尽心思让我答应。”

嫁给一个有腿疾的人,说明她这辈子就要一直照顾他了,如果这本来就是她的命,她可以接受。

可这明明就是沈月的,而她沈若安,在经历了丈夫背叛之后,回到娘家,本想可以得到一些安慰。

可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让她替妹妹嫁到夜家的消息。

就因为对方有腿疾,父母不想让沈月毁了。

那她呢?

可偏偏那是生她养她的父母,她只得接受。

夜家准备的排场很大,一场繁琐的婚礼,沈若安是代替沈月嫁过来的,来前就被沈氏夫妇洗过脑了。

虽然大家都不认识她,但沈若安心虚,整个过程都是低头的,尽量不让别人注意她。

新郎坐在轮椅上,气息冷冰冰的,把婚礼现场都快冻成冰柱了,所以大家的注意力多数都在他的身上。

婚礼虽然排场大,但还算简单,因为夜天洛不敬酒,众人畏于他身上的气场也不敢闹他。

婚礼完成后,沈若安就被送到了新房里。

上了年纪的老佣人在她的面前立威道:“二少奶奶,虽说我们二少是有腿疾的,但好歹也是夜家的二少爷,二少奶奶嫁过来以后,可要尽心尽力照顾我们二少爷才是。”

自从那天晚上淋了雨被母亲告知要代替沈月嫁到夜家去之后,她第二天就发高烧了,然后好几天才退下来。

之后病情反反复复,一直没有好全,直到今天穿上婚纱前她还是吃了感冒药的。

这会儿眼皮重得不行,听了佣人的话之后,只得连连点头,然后道:“我知道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

她真的快支撑不住了。

老佣人看她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嫌弃,一边说着她的闲话一边出去了。

她一走,沈若安也不管身上穿的是不是婚纱,直接倒头睡了。

睡梦中,好像有锐利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怪怪的。


沈若安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撞进了一双深邃又冰冷的眼眸里。

男人的眉眼间藏着锐利,幽深如狼一般的眼瞳下是高耸入云的鼻子,如刀削一般的薄唇紧抿着。虽然他是坐在轮椅上的,但还是自带一股低气压,自成一界,不容人靠近。

“沈月?”

沈若安只愣了两秒就迅速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所措地看着那个男人。

沈若安紧张地点了点头。

她本来就是代替沈月嫁到夜家来的,自然不敢暴露身份。

“呵。”夜天洛眼角多了几分冷意,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在沈若安面前,沈若安小心翼翼地接起来打开看了一眼,才发现里面是她妹妹沈月的照片和资料。

看来,他已经把他要结婚的人资料都查清楚了。

只不过,他在婚礼上的时候怎么不吭声?

沈若安捏着信封的手紧了几分,她咬住下唇,如黑玻璃般的眼眸看了夜天洛一眼,不动声色。

“沈家以为,我夜天洛有腿疾,就能随便找一个人来搪塞我?”

沈若安站起来,身上的长纱拽地,垂着眼帘低声道:“我也是沈家的女儿。”

“刚离婚的女儿?沈家这是把夜家当成回收站了?”

直白的话让沈若安几乎抬不起来,她用力地咬住下唇,二婚的女人的确是会被很多人嫌弃,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被父母要求嫁到夜家来。

没等沈若安再次开口,男人冰冷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砸了下来。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自己出去解释清楚,滚出夜家。”

什么?

沈若安倏地抬眸,撞进他的眼睛里。

“不行!”

她不能走!如果她出去承认了,就说明沈家以后会得罪夜家,到时候沈家在北城要如何立足?

沈若安定了定神,拎着婚纱的裙摆走到夜天洛面前,轻声解释道:“我妹有男朋友,她不会愿意嫁到夜家来的。”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代替你妹妹嫁过来了?”夜天洛的唇角含着嘲笑的笑,刺眼得厉害。

沈若安鼓起勇气,抬眸对上他那双冰冷的眼眸。

“我知道这是父母安排的联姻,对于你来说,娶谁都一样,要不然你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了。”

沈若安也不知道这番话能不能说动他。

“与其你再娶,不如让我留下来,我保证我们各不相干。”说到这里,沈若安举起双手保证,那双如黑玻璃珠般的眼睛里写满了坚定与勇气,白皙的小脸却是小心翼翼的表情,害怕他不接受一样。

这副样子……

夜天洛眯起眼,打量着她。

未了,夜天洛薄唇冷哼一声:“我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要一个你这样的女人?”

沈若安的脸顿时如刷了白泥一样惨白,她的嘴唇哆嗦着,没等她再次开口,夜天洛已经转身推动轮椅出去了。

沈若安怔了几秒想追上去,却被他的手下拦住。

“沈小姐,请您自重!”

望着夜天洛冷漠无情的背影,沈若安急得不行,冲着夜天洛的背影大喊:“如果你不让我留下来,那我就告诉所有人你有病!”

手榴弹已经扔出去了,沈若安也算是豁出去了。

她的话,让夜天洛连带着轮椅都顿了一下,他身子没动,倒是脑袋微转了过来,眼角的余光透着冷寒,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你说谁有病?”

夜天洛危险的眼眸如蛰服在黑夜中的野兽,似乎只要沈若安再说一句,他就会马上扑上来,把你咬死。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一个有腿疾的人,可身上的气息为什么会这么强势?

沈若安,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她咬了咬牙,握紧拳头,倔强地跟夜天洛对视。

“除非你让我留下来。”

一旁的萧肃目瞪口呆,这个少奶奶没想到看起来人挺娇小的,胆子倒挺大的,连他们的夜二少都敢惹。

夜天洛已经把轮椅的方向调整回来,朝她这边缓缓靠近,他目光如漆,眸子黑渗渗的。

沈若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坐着轮椅的夜天洛很快到了她面前,夜天洛的动作很快,抬手便扣住了她细白的手腕。

沈若安跌坐到他的腿上。

“你刚刚,说谁有病?”夜天洛冷然启唇,锐利的目光攫紧她。

“你,你放开我……”

陡然的靠近,让沈若安整个人慌乱起来,他身上的气息将她重重包围。

生猛,霸道,危险。

这种感觉……

让沈若安想起了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

当时那个车里的男人,身上的气息也是如同眼前的人一般霸道。

沈若安脸色白了几分。

那个晚上对于沈若安来说,就如同耻辱一般。

“就这么不择手段地想当夜太太?”

愣神之际,耳畔响起的男声把沈若安的神智拉了回来,沈若安瞪大眼睛,发现夜天洛竟起了反应,她一个月前刚经历过,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沈若安呼吸粗重了几分,白额头渗出薄汗:“你不也顺从了这场婚礼吗?你早知道我不是沈月,可你在婚礼上的时候没有拆穿我。”

“所以呢?”

“你先放开我。”沈若安推着他。

“呵。”夜天洛冷笑:“一个二婚女也这么紧张?你是没干过这种事?”

沈若安倔强地同他对视。

“你不要欺人太甚!”

“想留下来可以,取悦我。”

对于这种取代自己妹妹而嫁进夜家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夜天洛不是第一次见。

沈若安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

“做不到?”夜天洛目光沉郁,单手捏住她的下巴,薄唇缓缓吐出字来:“看来不是我有病,而是你倒胃口得让人提不起欲望。”

话落,夜天洛将她推开。

沈若安身子踉跄往后跌去,靠在门板上,狼狈地看着夜天洛。

夜天洛吩咐自己的助理推他离开,沈若安望着二人的背影,轻咬住自己的下唇。

她是成功了吗?

她可以留下来了吗?

沈若安伸手摸着自己被捏疼的下巴,回到了新房里。

等了十分钟。

没有动静。

沈若安松了口气,看来她是成功了。


沈若安独守了一晚上的空房,她起得早,把自己的衣服都搬进了衣柜里,霸占了整个房间、

昨晚跟夜天洛说的那么清楚,他应该是不会来这里住的,所以这个房间都是她的。

挂名夫妻,互不相干。

对于她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沈若安换好了衣服然后下楼,一群佣人忙活着,沈若安有些饿了,便想问一下厨房在哪里,谁知道女佣直接伸手掀开她。

“哪来的女人?别挡道!”

沈若安一不留神,摔倒在地。

女佣趾高气昂地看了她一眼,目光突然变得敬畏起来。

一双温暖的大手将沈若安扶了起来,沈若安回过头,撞进了一双温润如玉的眸子里。

来人穿着白衬衣,打理得没有一丝褶皱,笑容温和得如同三月的春风拂面。

沈若安呆了一瞬就反应过来,迅速退后两步跟他保持距离。

“谢谢。”

“不客气,弟妹。”

“弟妹?”

“我是天洛的大哥,我叫凛寒。”

夜凛寒朝沈若安伸出手。

沈若安愣了一下,原来是大哥啊,她呆呆地伸出手跟夜凛寒握在一起:“你好,大哥。”

声音有些紧张。

“刚才是佣人的不对,我代她们向你道歉,希望你别往心里去,夜家的人都是很好相处的,我往后会跟她们说明情况。”

沈若安点了点头:“谢谢大哥。”

夜凛寒微笑,还想再说什么,一个冰冷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这个声音……沈若安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萧肃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夜天洛走过来,夜天洛坐在轮椅上,双腿上面盖了一条薄薄的毛毯。

尽管坐在轮椅上,可他却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

他的目光冰冷,像刀片一样落在沈若安的脸上。

沈若安心虚地低下头。

等等,她有什么好心虚的?只不过跟他家人打了个招呼而已。

“天洛,难得能在家里看到你。”夜凛寒对自己这个弟弟,依旧扬着笑脸,可是夜天洛对他就不一样了,脸上连个表情都没有,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大哥。”

“嗯,那大哥就不打扰你跟弟妹了。”

夜凛寒说完看向沈若安,温和道:“弟妹,大哥还要去公司,先离开了。”

沈若安呆呆地点头,然后看着夜凛寒离开了,正当她准备收回眼神的时候,就听到身侧的夜天洛嘲讽地开口:“离过婚的女人就这么饥渴?迫不及待地开始勾引男人了?”

听言,沈若安猛地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夜天洛眼眸深黑,眼底一片暗影,沈若安感觉到他戾气很重。

沈若安咬住下唇:“我才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是么?”夜天洛唇角含着的笑容极具嘲讽,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一个刚离了婚就迫不及待找第二春的女人,真的不龌龊?”

沈若安握紧拳头,有些生气。

是她自己要找第二春的吗?她也是被逼的。

不过,这些沈若安不会告诉他,反正无论如何她只要留下来就好了。

想到这里,沈若安握紧的拳头又松开。

“你最好遵守你的承诺,与夜家的人各不相干,如果让我发现你仗着夜家的名号在外面做什么,或者对夜家的人有什么目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萧肃。”

萧肃推着夜天洛离开了。

夜天洛和萧肃走后,一个女佣走过来对她道。

“二少奶奶,我们老爷子要见你。”

老爷子?是夜家的老爷爷吗?

沈若安登时紧张起来,妈妈之前说夜家的人都没有见过沈月,所以他们才敢这么放肆地让她沈月嫁过来。

现在听到老爷子要见她,沈若安一下子紧张起来。

“二少奶奶,跟我走吧。”

女佣是上了年纪的,见她站原地纠结,便直接开口道。

沈若安回过神来,点头跟上她的脚步。

夜家的房子特别大,尽管有女佣带路,沈若安还是走得迷迷糊糊的。

很快就到了书房,女佣的态度很谦卑。

“二少奶奶,请进。”

沈若安向她说了声谢谢便进了书房。

书房与她想象中的差不多,一派庄重肃穆,而且摆件和书架都是古典式的,架子上摆了各式各样的笔墨书画。

只是打量了一眼,沈若安便立即收回了目光,朝房中的人看去。

“老爷子,您——您好。”

沈若安对上夜家老爷子的目光,便被他那双精明的目光给攫住了。

夜老爷子正打量着她。

沈若安想到自己的身份,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不知所措地垂下眼帘,生怕夜老爷子看到自己眼底的心虚。

夜天洛那边她是暂时搞定了,可万一夜老爷子发现她不是真的沈月,到时候怎么办?

“沈月!”

“啊?”

沈若安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对上老爷子的目光后又迅速低下头。

夜老爷子的目光极为严厉。

“天洛从小身体就不好,你既然嫁给他了,以后就好好照顾他,作为一个妻子,应该做些什么,不用我教你吧?”

“我知道。”

“从明天开始,你就跟在天洛身边工作,当他的助理。”

听言,沈若安诧异地抬眸:“可是老爷子,我有工作……”

“夜家的女人可不能抛头露面工作,就算要工作,也要跟在自己丈夫的身边。”

什么?夜家这么封建的么?当然这些话,沈若安不敢在夜家老爷子面前说,夜老爷子也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就让她离开了。

离开书房以后,沈若安回了自己房间,心情还是郁闷的。

不过夜老爷子的话说得很重,沈若安知道如果不去辞掉工作的话,老爷子肯定会追究。

最后沈若安只好去辞了工作。

她的工作挺普通的,嫁给林江之后,为了能在他下班前做好饭,所以她是在附近的一家小公司当总经理助手。

沈若安递了辞职信,很快就有人取代了她的位置。

沈若安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许久。

才明白过来,不管是工作,还是婚姻,总是会有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就取代她的位置。

沈若安苦笑。

辞职后的第二天,夜老爷子直接出面让夜天洛带着她一起去公司。

“你不找助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如今沈月已经是你的妻子,就让她跟在你身边照顾你吧。”

夜老爷子对夜天洛说话时候的语气仍旧跟对着她时是一样的,沈若安觉得有些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她还以为这爷孙俩感情会很好。

正思索着,沈若安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脸上,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夜天洛嘲讽地盯着她,“好啊。”

沈若安有些诧异,她还以为……他会拒绝。

没想到,他居然没有反抗。

“嗯,去吧。”夜老爷子的脸色有所缓和。

夜天洛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萧肃朝老爷子点点头,“夜老爷子,那我们先去公司了。”

“带上沈月。”

沈若安只好跟在夜天洛的身后。

出了大厅,到了花园处时,夜天洛嘲讽地道:“这么快就和老头子打好关系了?想监视我?”

沈若安的步子一顿,秀眉拧了起来。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呵~”夜天洛冷笑出声:“你最好是永远都不明白,要不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