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报告王爷夫人带萌兽炸京城了

报告王爷夫人带萌兽炸京城了

百里如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张楚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棺材里!直到理清脑海中陌生的记忆才明白,竟然穿越了!原主是张家六小姐,虽然贵为千金,却备受欺凌,那些所谓的姐妹,没有任何人将她放在眼里。如今家人为了一己私利,甚至将原主嫁给一个命不久矣的病娇王爷!张楚表示不服,她定要讨回个公道!

主角:张楚,萧云璟   更新:2022-07-16 00: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楚,萧云璟 的女频言情小说《报告王爷夫人带萌兽炸京城了》,由网络作家“百里如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楚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棺材里!直到理清脑海中陌生的记忆才明白,竟然穿越了!原主是张家六小姐,虽然贵为千金,却备受欺凌,那些所谓的姐妹,没有任何人将她放在眼里。如今家人为了一己私利,甚至将原主嫁给一个命不久矣的病娇王爷!张楚表示不服,她定要讨回个公道!

《报告王爷夫人带萌兽炸京城了》精彩片段

东离国云王府。

白天红灯笼高挂,喜气洋洋,夜晚却挂上了白灯笼。

同一天,红白喜事。

临时搭建起来的灵堂,大红棺材摆放在正中央,特别显眼。

大红棺材里面的云王妃除了脸色惨白,却美若天仙。

棺材左边躺着两具男性尸体,而棺材前面,死伤无数,还被黑衣杀手们所包围住。

“云王,你已经毒发,何必再苦苦挣扎,这有现成的好棺木,跟你新婚傻妃一起,黄泉路上好作伴。”

黑衣杀手领头人阴阳怪气,修为却不低,六品高手。

云王紧抿薄唇,不动如山,可细细观察,会发现他身形略微不稳。

黑衣杀手们蠢蠢欲动,正要飞上去直接杀了毒发不能动弹的云王,忽然之间,棺材里面传出来异样的声响。

像是有人翻身摩擦衣衫的声音,在黑夜中显得特别的明显。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全部看向了棺材。

棺材两边先伸出来一只纤纤玉手,紧接着另外一边又伸出来一只纤纤玉手。

黑衣杀手头领咽了咽口水:“谁?在哪里装神弄鬼。”

云王距离棺材最近,他奇毒发作,没办法移动,但稍微侧脸看了过去。

一双蓝眸眸光冷冽却隐隐约约染上了一丝不可置信。

此时此刻,棺材里面的云王妃——张楚已然坐了起来,像是不太习惯似的转动着身子,特别是脖颈。

这个活动脖颈的动作,仿佛是僵尸般缓慢,在这个诡异的气氛环境中更加诡异。

“大大大哥……是人是鬼?”黑衣杀手中其中一个年龄看起来不太的确实是受到了惊吓。

黑衣杀手头领也拿不定主意,但镇定的多:“管她是人是鬼,这个云王妃生前是个傻子废物,死了能厉害到哪里去?杀死一个傻子如同掐死一只蚂蚁。”

“也好,就让我们一起送云王新婚夫妻上路……”

“真吵!”张楚微微皱眉,随着她话音刚落,直接从棺材里面身形鬼魅一般消失。

等她再出现的时候,那一群黑衣杀手们,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那个黑衣杀手头领脑袋跟身子分了家,死不瞑目。

一出手转瞬间解决掉了吵吵嚷嚷的黑衣杀手们,张楚想离开这里,却忽然身体冒上来一股又一股的热气。

该死的!这具身体还被下了媚药,来不及找解药了……张楚瞬间盯上了身着婚服却始终动弹不得的云王。

云王对视上张楚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云王咬牙切齿:“放肆……”

张楚一个闪身,手脚并用,冷笑中嗓音染上了娇嗔:“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现成的美男就是她张楚的解药。

云王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中被推倒,只来得及冷冰冰的从牙缝中蹦出三个字:“你敢……唔……”

一个时辰后,整个灵堂恢复了安静。但血腥气依旧浓郁,棺材里面躺着的张楚悠悠醒转。

“嘶!”第一感觉就是全身酸疼,不过就是解了个媚药毒,居然没出息的晕了过去,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张楚很是嫌弃。

当她扫视了一圈四周,云王已经不知所踪。也好,省得他哭着喊着要自己负责。她就是喜欢这种活好不黏人的。

只是当张楚看见棺材左边那两具男尸体的时候,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伴随着眉眼中的寒意迸射而出。

张雪莹,居然连死去的原主都不放过,找了两个最低贱的乞丐男来想要糟蹋原主尸身……嘶!

这个女人的名字一出现,张楚脑袋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紧接着传来张雪莹对原主的那些所做作为来。

张楚消化完原主被张雪莹凌虐的画面后从棺材中优雅无比的走出来,但恰好云王府一个守夜的丫鬟看见。

丫鬟手中的香烟纸钱脱手而落,伴随着她一声尖叫:“啊!王妃诈尸了,来人,救命啊!”

丫鬟的尖叫惊动了整个云王府。远处几条道路,都有人往灵堂这边奔来。

云王妃趁着这点时间,微微皱眉,脑袋一阵剧烈的刺疼,带来了一股不属于她本人的陌生记忆。

可笑的是,这段记忆少得可怜,明明,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却记忆有限。

张尚书府家的痴傻庶出六小姐张楚,一个废灵根,居然跟自己同名同姓。

原主痴傻人人可欺,记忆很快就消化完了,嫁给云王,虽说是赐婚,可痴傻原主是真爱云王的,在满是等待云王回新房给她揭盖头的时候,却迎来了自家五姐。

五姐张雪莹,笑意盈盈的给她倒了一杯热茶,等原主喝完了之后,接下来的记忆,除了毒发身亡再无其他。

张楚下意识的摸了摸脖颈,摸到了她的骨哨,张楚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本是神界渡劫大后期的修士,只差一步就能成为真神,与天地同寿。

谁知道渡劫的时候遭遇了意外……看来她张楚命不该绝。

“六妹妹?六妹妹你没……你没事了?太好了,六妹妹,可担心死五姐姐了,六妹妹,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张雪莹率先跑过来,抢在了一群人前面,其他人都还在犹豫,唯有张雪莹十分担心的先跑来。

她想要伸出手跟往常一样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姐姐一般,演绎着她这个姐姐丝毫不嫌弃痴傻妹妹的举动。

“行礼!叫王妃!”张楚冷冰冰。

没错,她其实就是故意的。

果然,张楚的话一出,张雪莹差点就破功。

为了掩饰,张雪莹假装愣住了,愣住了好久没反应过来似的。

“废材六,你你你,你不傻了?”


张雪莹能忍能装,还能表演,可她身边的丫鬟梨花却没有这个功力。

一句废材六,可是毫无保留的把平时怎么对待痴傻原主的德行暴露无遗。

区区一个丫鬟,称呼主子的妹妹废材,是谁给她的狗胆敢这样对待主子,自然是张雪莹授权。

梨花那一句废材六一出口,张雪莹马上就脸色有些不对,她暗道一声坏了,然后根本来不及做什么暗示。

更是什么补救都做不了,张雪莹心思千转百思,仍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而此时此刻的梨花却还在蒙圈当中。

闻言的张楚露出浅浅一笑,本就美若天仙的她,霎时之间惊艳不已。

张雪莹一看见张楚那张魅惑众生的容颜,笑起来更是百花失色。

她眼眸飞快的闪过羡慕嫉妒恨,暗暗握紧了拳头,心里暗骂:“贱人,狐狸精,迟早把你这张只会勾搭人的脸给你毁了。”

心里这样骂着,眼神根本就是掩饰不住的闪烁着一丝阴狠,张雪莹自以为掩饰的很好。

根本不知道,张楚把她的那些细微的变化一一尽收眼底。

只是张楚并没有此时此刻就直接对上张雪莹,收拾人嘛,总得一个一个来。所以,张楚微微侧脸,淡淡的瞥了一眼张雪莹身后的丫鬟梨花。

说时迟那时快,张楚好看的脸上泛着浅笑,扬起手。

啪!

这一巴掌,又快又狠,直打得梨花眼冒金星,身形踉踉跄跄。

梨花捂住脸颊,还处于蒙圈当中,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再加上又是平时被欺辱了丝毫不敢反抗的痴傻张楚动手打的。

顿时梨花恼羞成怒,张楚,这个傻子,废物,她怎么敢。

向来都是她们欺负这个废物傻子的,什么时候轮得到这个傻子来欺负自己?

愤怒的梨花越想越气,一时之间如何接受的了自己居然被一个痴傻的废物给打了的事实。

梨花下意识的就做出了反应,站稳身形的那一刻,抬起脚狠狠的往张楚肚子上踹。

张楚眉眼带笑,轻轻松松的微微闪身一让,紧接着出手快如闪电,一把抓住了梨花的大腿,然后反手用力一扭。

咔擦!梨花那一条大腿,竟然硬生生的被扭断。

“啊!”

梨花惨叫一声,满脸惨白。

“……六妹妹,手下留情。”张雪莹总算是缓过神来。

眼前的张楚没死不说,还不痴傻了,身手居然也变得这么敏捷。甚至让自己不太敢跟她对视。

对视一眼都觉得像是被冰山包裹住,很自然的就会出现窒息的错觉来,让自己无法呼吸。

太奇怪了,眼前的张楚,真的还是那个痴傻废物被自己欺负了十几年的张楚吗?

张雪莹心里暗暗怀疑着,却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细细想,耳边又响起了张楚的声音来。

张楚倒是没有继续动手,反而是随着张雪莹的话停顿了一下。

张雪莹稍微松了一口气,原来张楚也就是这点手段而已。果然,即便是不傻了,身手突然变得诡异的敏捷有力量了又如何?

依旧还是那个只会听从自己命令的傻子罢了。张雪莹如是这样想着,嘴角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一抹得意。

但张楚却勾唇,露出了一丝冷笑,望着张雪莹,一字一顿:“以下犯上,死。”

咔擦!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梨花就这么被张楚徒手拧断了脖颈。

这一次,梨花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已经断了气。

张雪莹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袖口中的指甲狠狠掐了掐,才让自己稳住。

“六妹妹这是……。”

啪!

又是一巴掌。

巴掌声在黑夜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可张雪莹捂住了脸颊,瞪大了眼珠子:“你这个废……你怎么打五姐姐?”

难道这个废物傻子知道了是自己毒害的她?可自己分明是亲眼看着她喝下了毒药,还亲眼确认了她死了的。

即便是现在离奇的“死而复生”,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但张雪莹有十足的把握,张楚是不会知道,喝的东西里面被下了毒药的。

因为毒药会在身体内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消化于无形,大夫们也很难发现,更别说张楚这个傻子。

云王府大夫们也确认过这个傻子废物的断了气,现如今这又是什么情况?

“跪下!行礼!”张楚甚是讨厌,讨厌张雪莹扮演柔柔弱弱的模样,她活动了活动手腕,语气有些不耐烦起来。

张雪莹咬咬牙,她岂会不知道张楚所说的跪下行礼是什么意思。不就是,现在她张楚不是她张雪莹的妹妹,而是云王府的正妃,云王妃。

按照规矩,正经行礼的话,确实是需要跪下的。可是凭什么?一个傻子废物而已,还真的当自己是什么正经云王妃了吗?

张雪莹既不甘心又气愤,既羡慕又妒忌。而且,她也是多少猜出来了,为什么张楚要打她。

大概是因为,她叫得是六妹妹,而不是云王妃。

可张雪莹就是不想叫她云王妃。行礼?跪下?更是做梦。

“六妹妹要不找大夫看看?你要是没事的话,五姐姐陪你去吃点……。”张雪莹依旧装傻,继续扮演着好姐姐的角色。

甚至私心里觉得,姐姐妹妹的,她才想要当云王妃。

啪啪啪……。不绝于耳的巴掌声,在黑夜中显得尤为清脆响亮。

张楚双手交换着来给张雪莹扇巴掌,连续不停歇的掌刮,没一会儿功夫,张雪莹成了猪头。

“来人,把这个猪头扔出去。”张楚冷眼望了一眼不远处看戏的云王府侍卫们。

侍卫们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动。

张楚微微皱眉,但不等她有所行动,耳边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紧接着,从对面走廊拐角处走出来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

“王妃醒了。”

四个字,光是声音,就让张楚有种此人比她还冷的感觉。

竟是云王萧云璟来了,而且,萧云璟别有深意的多看了几眼张楚。

幸亏是黑夜,不然的话,众人都会看得见,向来高冷的云王殿下,此时此刻,仅仅是跟张楚单方面的说了一句话,哦不对,四个字,就已经耳尖全红了。

张楚冷眼瞥了一眼萧云璟,她可没有丝毫害羞的模样。

之前棺材里面那些旖旎的画面,那些两个人之间的激烈戏份,通通被她归结为——只是为了解毒而已。

无关情爱!

张楚心想着,王妃醒了,可不是醒了,你家原主王妃可是彻底没了。至于她张楚,是穿越重生来的,你就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

萧云璟,就问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张楚不予理睬,不予回答,面对着萧云璟冷冰冰的注视,她泰然自处。

你冷任你冷,你爱注视,随你注视。我依然我行我素,我就不理你。

萧云璟一袭白衣不染尘埃,像极了话本中描述的谪仙。

此时此刻,他深邃似海的蓝眸,眸光熠熠生辉,似乎透着别有深意,似乎又夹带着一丝失落。

不得不说,萧云璟这一张盛世美颜,还是有些好处的,最起码,张楚多少还是惊艳了一下,只是,她很快的就收回了视线。

一身白,咋了?披麻戴孝啊?我是不是还得叫你一声好儿子,可真孝顺?

张楚明面上冷冰冰,心里不停的吐槽。

在众人眼里,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冷。

只是落在张雪莹眼里,却是有另外一重意思。萧云璟怎么可以对着这个傻子看这么久?

不可以!

张雪莹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不甘,一点羡慕,最后化为浓浓的嫉妒,手指甲再一次深深的抠进了手掌肉里后,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王爷,王爷,呜呜呜,你要为臣女做主啊。六妹妹她一醒来就打人杀人。”张雪莹特意把她的伤势给萧云璟看。

可这样做的结果,却换不来萧云璟一个眼神。

萧云璟浑身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仿佛眼前哭哭啼啼的女人不存在似的。

张楚望着这样冷漠疏远的萧云璟,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是先吐槽萧云璟不懂怜香惜玉,还是该先同情同情张雪莹?

但是看着这样的画面,她心里有些高兴,张楚归结为,张雪莹伤心难过,她才开心的。

张雪莹继续哭诉着:“王爷,王爷,六妹妹她,呜呜呜,她先是无缘无故的打了臣女的丫鬟梨花。又一言不合直接杀了梨花。可怜的梨花啊,虽然只是一个小丫鬟,可好歹也是一条人命。”

张楚,你杀人也不知道找个好地方,果然是个痴傻的白痴。云王殿下最讨厌无缘无故杀人的,你就等着被云王殿下厌恶,抛弃吧。

成了云王妃没死又怎么样?哼,我张雪莹,等着你张楚被云王殿下厌恶抛弃。

张楚始终淡笑,像是在看戏一般,抱胸好整以暇。要不是附近连一张凳子都没有的话,她指不定还得搬张凳子坐着,瓜子啤酒啥的再来点就更好。

瞧瞧,张雪莹还真的戏演得比二十一世纪那些小鲜肉演的好多了,瞧瞧,那眼泪跟不要钱似的。

啧啧啧,感情这个张雪莹生错了年代了地方啊,要是生在地球上,又是二十一世纪的话,奥斯卡都得欠她好多个小金人。

戏精,爱哭鬼,白莲花,绿茶婊……张楚心里疯狂的吐槽,什么名字都一一给张雪莹安上。

反观张雪莹这边,她仿佛找到了亲人似的。一举一动都表现出了一个天大的受害者模样,正在控诉着张楚。

张雪莹那模样像是刚刚经历了什么天大的委屈,这会儿对着萧云璟倒是“噗通”一声跪的干脆,跪的响亮。

哭得可是梨花带雨,哭得可是可怜兮兮,好一个美人落泪,痛哭心酸委屈。

张雪莹心里暗暗想着,张楚,你这个傻子就等着被云王殿下亲手打死吧。

谁不知道云王殿下最讨厌是非不分的打杀手底人的,张雪莹一边跪着哭泣一边哭诉不说,居然还不停的往萧云璟身边靠近。

“王爷,王爷,六妹妹不知道是怎么了,刚刚还打了臣女。还要让人把臣女扔出去,六妹妹这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不不不,臣女的意思是说,六妹妹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脏东西出口,必然会引起众人的猜忌,尤其是云王殿下。果然,四周倒吸一口凉气,除了萧云璟始终没什么表情之外,其他人都怪异的眼神看着张楚。

张楚“死而复生”,又突然不痴傻,更是身手敏捷,这会儿又是杀人又是打人的。

种种迹象都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张雪莹的话,岂不正是给了大家一个肯定的答案吗?

当然,云王府侍卫们个个都训练有素,尽管人人都怀疑,但没人出现出格的动作,只是眼神各异罢了。

张楚冷笑,心里却对萧云璟高看了一点,最起码,他手底下的那些侍卫们,素质还是有的。

只是,萧云璟信了几分,张楚看了一眼萧云璟。

萧云璟深邃似海的目光,也在此时跟张楚对视上,张楚目光带着疑惑不解,愣是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第一次,被一个女子的眼神盯得有些不知所措,萧云璟率先移开了目光,若是细看之下,会发现,他耳尖有些粉红。

张楚,萧云璟两个人的对视,一个冷静疑惑,一个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更让张雪莹恨恨的想着,不行,为什么,为什么,云王殿下又在看张楚这个傻子?

不可以,不可以。云王殿下肯定是被张楚勾引的,对,果然是。张雪莹又看到了张楚在看萧云璟。

对,就是张楚这个贱人先勾引的云王殿下,不要脸。

重新调整状态情绪,缓了几秒钟,张雪莹才想起她要做的事情来,所以,她又开始了哭戏表演。

张雪莹仿佛一下子找到了靠山似的,哭哭啼啼的就往萧云璟身上扑。

萧云璟不着痕迹的闪身避让开,张雪莹差点没跌倒在地上。

看着眼前这一幕,张楚表面上依旧高冷的一比,心里又开始吐槽:“啧啧啧,这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还是欲情故纵?”

互相演戏吗?张楚表示,吃瓜吃的真香。

张楚不生气不吃醋,为什么她还能笑?张雪莹不懂,咬牙的想着,张楚也太能装了。

萧云璟望了望张楚,她似乎心情不错,不发脾气不闹腾,居然有点开心,很少见她这样的女子。

面对着自己姐姐的控诉,既不解释,也没有任何表情,反而是,心情不错。

倒是有点像是局外人似的。萧云璟有些烦躁,张楚不在乎她姐姐,更不在乎他这个新婚夫君。

不管萧云璟跟张雪莹两个人怎么想的,张楚开始想到了张雪莹下毒害死原主的事情来,难道,这就是原因。

姐姐爱慕妹夫,才给原主下毒的吗?张楚隐隐约约猜测着。

“闭嘴!”

不等张楚有什么反应,萧云璟居然比她本人反应还激烈,一张俊美的脸庞都露出了厌恶跟嫌弃。

只是下一秒,萧云璟又笑了,笑得如沐春风:“听王妃的。”

听王妃的?听王妃的什么?张楚表示,她怎么跟不上萧云璟的脑回路。

他在说什么,但是,好像张楚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这个萧云璟,似乎有点喜怒无常啊。

而且,他在说什么,正在吃瓜脑补的欢实的张楚,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

而刚刚纹丝不动的那些侍卫们,其中一个没有丝毫犹豫,应答一声:“是,王爷!”

话音刚落,那个回答的侍卫直接飞了出来,飞到了张雪莹的前面,下手极其的快速,一把拎着还蒙圈的张雪莹。

张楚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侍卫一言不发的拎着张雪莹飞到了半空中。

哇,好酷啊,就喜欢这种一言不合直接行动的。

但是什么叫做听王妃的?这个萧云璟,还真是会给别人拉仇恨。

明明就是他自己也不耐烦张雪莹,却借着她这个便宜云王妃的名义来给手底下的侍卫发号施令。

这下,张雪莹会把自己被赶出云王府的这笔账,记在自己头上来。虽然张楚不介意跟张雪莹多一些或者少一些仇恨值。

但也不喜欢被萧云璟当枪使,张楚眼神微微一冷,但是想起了现在自己这具身体的弱鸡程度,暗暗的把这一把账算记在本本上。

半空中张雪莹哭哭啼啼:“王爷,王爷,臣女……。”

侍卫拎着张雪莹后衣领,把她强行拎走,张雪莹的话都没有说完整。

张楚微微点点头,嗯,烦人的猪头张雪莹走了,她也要回去好好睡一觉,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些。

“王妃留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