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殿下我只是个小陪读

殿下我只是个小陪读

弥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梦华在跳崖自杀之后,灵魂穿越异世,附身到一个知府千金的身上!原主有个深爱的未婚夫,郎才女貌令人羡慕。一次意外中,她遇见未婚夫与庶妹暗通款曲的场面,因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而跳河身亡。既来之则安之,许梦华决定替原主了却生前遗憾,第一步从退婚开始……

主角:许梦华,萧沐宸   更新:2022-07-15 23: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梦华,萧沐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殿下我只是个小陪读》,由网络作家“弥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梦华在跳崖自杀之后,灵魂穿越异世,附身到一个知府千金的身上!原主有个深爱的未婚夫,郎才女貌令人羡慕。一次意外中,她遇见未婚夫与庶妹暗通款曲的场面,因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而跳河身亡。既来之则安之,许梦华决定替原主了却生前遗憾,第一步从退婚开始……

《殿下我只是个小陪读》精彩片段

“不好,是圈套!”

许梦华在山林间疾奔,后腰处被匕首划破的伤已经鲜血淋漓。

前面是万丈悬崖,身后是数不清的追杀者,昔日风光无限的顶级杀手迎着山风,绝望地闭上了眼。

死前的最后一刻,强烈的不甘攫紧心脏,许梦华只觉浑身一振,灵魂似乎腾空而起。

下一刻,她竟然在一片眩晕中猛然睁开了眼。

“不——”

强烈的心悸让她血脉逆流,几乎在一瞬间,她倏忽坐起,起了一身的冷汗。

低头看着全须全尾的身体,许梦华吃惊地睁大了眼。

这么高的悬崖……她难道没死?

然而很快,这个念头就被一张骤然逼近的老脸扑散。

“哎哟!华儿你可算是醒了,为父都快被你吓坏了!”

说话这人穿着一身湖蓝色的绣金长衫,还戴着高高的发冠,一副古代人的打扮。

等等……古代人?

还没等她想明白,中年男人已经急匆匆地把外间候着的大夫迎了进来。

“来,大夫,快看看我女儿怎么样了!”

等到大夫松开眉头点下头,男人才松了口气,再次感慨地看向许梦华。

“华儿,不过是退婚罢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沈奕辰这厮不受这门婚事是他眼拙,爹爹日后一定给你找个更好的夫家!”

许梦华听到这话只觉得不知所云,楞楞地点了两下头。

中年男人显然对她很不放心,临走前还不忘嘱咐屋里两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小娟,小美,看好小姐,千万不要让她再做什么傻事。”

做什么傻事?

许梦华顶着满头问好,僵硬地看向四周,看着周围的雕梁画栋,古玩屏风,她掐痛自己的手心,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悬崖这么险峻,她不可能没死,不过此情此景,她这应该是……重生了!

而且非但是重生,还顺便让她穿了个越——

“不是吧……”

许梦华有些无语凝噎。

边上那个叫做小娟的丫鬟第一个凑上前来,圆圆的小脸上满是关切:“小姐,你怎么样,还是不舒服吗?”

许梦华勉强一笑,提起精神探话道:“我可能有些伤着脑袋,头还疼得厉害,小娟,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昏迷之前都发生了些什么?”

小娟的性子果然和她长相一样温良无害,听到这话立马乖乖答道:“小姐,你这回出事,全要怪沈家公子!他不就是仗着头上顶了个上京第一美男的虚名,竟然敢退了当初和小姐您定下的婚事!”

“原来是因为退婚……”许梦华不动声色地记下了信息点。

“可不是么!”小娟越说越义愤填膺,“还偏得是在乞巧节那日,皇家宴席上那么多公子小姐看着,他把小姐你的颜面至于何处!这么冰凉的河水,小姐你跳下去该多冷呐!”

原来原主是投河自尽,而跳崖自杀的她正好在死亡节点上穿越到了此处。


这一头许梦华想得出神,面前的小娟却越说越伤心。

“等奴婢们救您上来的时候,您连气都不喘了,好歹救回一条命,小姐,您以后可千万不要再做傻事了!”

许梦华前世身为一个杀手,刀光血雨了一辈子,少有人担忧过她的生死,重活一世被人这么记挂着,心里不禁一暖。

连带着看眼前这张小圆脸都越发讨喜,于是赶在小丫头哭鼻子之前,许梦华轻轻捏了下小娟的鼻子,宽慰一笑。

“放心啦,你家小姐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啦。”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既来之则安之,她得替原主好好地活一场!

“小姐能这样想就最好了!睡了这么久该饿了吧,奴婢去给您找些吃食来。”

小娟说完便脚步轻快地走了出去,在她身后那个唤作小美的丫鬟却始终低着一张小脸,甫一出门,便拐进了小道里。

而一早没入被子里的许梦华却没注意到这一切,她的灵魂异世而来,仍然十分疲惫,因此刚沾上枕头,便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然而梦里,却出现了一双女子的泪眼。

“我该告诉你一些关于我的事情……”

伴着一声低语,许梦华的脑海中突然撞入许多陌生且纷杂的画面。

她这才知道,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竟与她同名同姓。

许家的嫡长女,本身份尊贵,却因母亲早逝,新主母曹盈趁她爹许志平外迁当官时,连同自己的女儿许梦香一起,硬生生将许梦华欺压成了一副唯唯诺诺的性子。

身如浮萍,许梦华同上京所有贵女一样恋上了第一美男沈奕辰,好不容易求来了一纸婚约,却被她的好庶妹横叉一脚,与沈奕辰私相授受,这才有了乞巧宴上那场退婚之辱。

“姑娘,请你替我好好活……”

飘渺哀伤的话语缓慢地从脑海中消散,许梦华从梦境挣脱时,耳畔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对话声。

唉,真是个可怜的傻姑娘……

她心中感慨,在榻上缓了一阵,才起身披上披风,走去外间查探。

刚跨出门槛,便看到两道打扮贵气的人影等在堂中。

这两人面孔熟悉,许梦华拼凑完脑海里混乱记忆后,很快就认出来人正是原主刻薄的后母以及心机的庶妹。

一看到许梦华出来,许梦香立马弱柳扶风般一歪身子,病歪歪地跪了下来,眼泪说来就来。

“姐姐,都是香儿不好,要不是香儿,姐姐也不会受这样的委屈……姐姐,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好一个先发制人。

许梦华顿时冷下了脸,原主性子恬淡,遇到这样的场景或许真会心软接受,但眼下这具壳子里装的可是一个杀手的灵魂,她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立马就知道了许梦香下跪的原因。

分明是这人水性杨花勾引姐夫在先,现在倒是她许梦华成恶人了?

没有这样的道理!

于是,迎着许梦香越发可怜的哭声,许梦华走上前去,态度颇为和煦地问候道:“没事吧,妹妹快起。”

然而就在许梦香收住眼泪得意欲起的一瞬间,她却突然发作,一巴掌狠狠地把人扇到了地上。


“你这是做什么!?”

眼见宝贝女儿挨打,曹盈疯狗般扑了上来,恶狠狠地看向许梦华。

“做什么?看不出来吗,我在教训她啊。”许梦华歪头一笑,轻轻吹了吹手上的灰,“我这个好妹妹都懂得怎么勾引未来姐夫,还知道怎么借姐姐步步上位,这么好的手段,不赏个巴掌岂不可惜?”

“你!”

曹盈没想到她会突然发难,满脸愕然。

许梦香捂着脸瞪视,同样也是不可置信。

按照许梦华那个笨脑子,怎么可能把退婚的事想到她们头上,而且张嘴就是一顿犀利的骂,先机都被占尽了,无论之后她娘俩再说些什么,都无异于坐实了罪名。

但这罪她怎甘心轻易认下!

许梦香咬牙切齿地从地上爬将起来,矢口否认:“姐姐您在说些什么呢,香儿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

“哦?”许梦华很快反驳道,“既然不是,那你到底是哪里对不住我了呢?”

“这——”许梦香没想到对方竟这般伶牙俐齿,顿时语塞。

曹盈看出了她的弱势,连忙端起架子,扯着嗓子大声哭叫起来:“没天理了!后母难当哇,这个家我是当不下去了,梦华,你怎么能这么诬赖我们娘俩呢!”

她的嗓门越来越大,丝毫不顾周围神色异样的下人们,终于,嘈杂声引来了原本在书房阅卷的许志平。

“怎么了,是华儿出了什么事了么?”

曹盈见状立马把眼泪一挤,委屈地凑了上去。

“老爷,还好您来了,妾身和香儿好心来看望梦华,谁知她竟怀疑我们母女不坏好心,暗中算计于她——”

闻言,许志平脚步一顿,朝关心的大女儿递去询问的目光。

“怎么不问问许梦香都做了什么败坏风俗的勾当。”

许梦华当即冷哼一声,面色冷淡。

谁知许志平听到这话却连忙制止道:“华儿,这话可不能瞎说,传出去影响可不好。”

他原本想说怕这事传出去会影响婚事,然而许梦华却已将“偏心”二字明晃晃地写进了眼睛里。

许梦华本来并不打算立马去找曹盈母女算账的,但是人都送上门来了,她总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一家人已经把话绕进了死胡同,许梦华懒得纠缠,提步就走,路过许梦香的时候,脚步一顿。

随后,漫不经心的警告声响起。

“别耍手段,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说完这句,她便回到屋里继续休养生息去了。

一直睡到翌日一大早,才觉得身子稍稍爽利了些。

梳洗之后,复盘着原主留下来的记忆,许梦华突然回忆起了一个重要信息点。

如果没有记错,今天是许梦香和沈奕辰幽会的日子!

这对野鸳鸯自从私通后经常在清真寺相会,原主正是因为先前撞破过一次,许梦香才想着害她性命,也才有了沈奕辰在乞巧宴上的羞辱退婚。

想到这,许梦华眸光一亮。

“小娟,备车,咱们出去一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