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替婚嫁给萌宝亲爹

替婚嫁给萌宝亲爹

一片秋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景渊是豪门中尽人皆知的青年才俊,他事业有成,身后追求者无数。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一场车祸,让天之骄子沦落为植物人。慕家老爷子听从大师的建议,给孙子娶回家来一个命格极好的女子冲喜。那女子正是沈楠雪,她是沈家私生女,亦是貌丑无颜的乡下丫头。这门婚事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可没多久事情发生了转折,慕夫人随手丢出的马甲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主角:沈楠雪,慕景渊   更新:2022-07-15 23:5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楠雪,慕景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婚嫁给萌宝亲爹》,由网络作家“一片秋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景渊是豪门中尽人皆知的青年才俊,他事业有成,身后追求者无数。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一场车祸,让天之骄子沦落为植物人。慕家老爷子听从大师的建议,给孙子娶回家来一个命格极好的女子冲喜。那女子正是沈楠雪,她是沈家私生女,亦是貌丑无颜的乡下丫头。这门婚事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可没多久事情发生了转折,慕夫人随手丢出的马甲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替婚嫁给萌宝亲爹》精彩片段

“嗯……”

沈楠雪感觉自己像是被放在火上炙烤,全身滚烫,四肢发软,急需得到救赎。

迷迷糊糊中,有男人冰冷的唇压下来。

她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化被动为主动。

粗重的呼吸弥漫在房间,墙上的影子交叠缠绕,房间的温度节节升高。

沈楠雪只感觉自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起起伏伏……

直到天亮,战斗才结束。

等沈楠雪醒来的时候,床边早就空无一人,她揉了揉沉重的脑袋坐起来,脑海中快速地闪过昨天的画面。

昨天。

沈家破产,父母哥哥齐齐去世,而之前一直对自己很好的小姨一家也变了样,表妹江雨梦更是将她灌醉送到了海城酒店。

可昨晚那男人是谁?

江雨梦说,她这样的女人只配的上被几十岁的大肚子的老秃驴玩弄。

可昨晚的那男人根本不像……

沈楠雪没有多想,穿上衣服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并藏了起来。

*

一个月后。

沈楠雪拿着医院的检查报告从海城医院走了出来。

她没有想到的是,就那晚的邂逅自己居然怀孕了,医生说一胎怀了四个。

四个孩子,她现在自己都活不下去,要怎么养孩子?

就在沈楠雪考虑孩子未来的时候,后脑勺忽然被谁用棍子打了一下,随后失去了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冰冷的手术台上。

江雨梦正一脸恶毒地站在眼前,笑的阴森而又恐怖。

“知道这里吗?这是我妈咪的生物实验室,你应该听说过的,对吧?”

“你……你要干什么?”

沈楠雪下意识的想要护住自己的小腹,那里有她还没有成型的胎儿,可是因为被绑却无能为力。

小姨林晓欣是一位生物学药剂研究者,总爱做各种药剂实验,难道小姨打算拿她做实验?

就在沈楠雪思索之际,小姨林晓欣穿着白大褂面戴着口罩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注射器。

林晓欣冷笑地一步一步逼近,锋利的针尖格外渗人,“我正要研究一种新型毒剂,小雪你就当我的小白鼠吧!”

话落。

沈楠雪只感觉一道冰冷的液体注射进自己的体内,瞳孔瞪大,再次晕厥过去。

接下来的几个月。

她每天都会被注射毒剂,原本清秀好看的脸蛋也因为毒素的积累,形成了一道狰狞的胎记。

*

七个月后。

实验室内,刚注射完毒剂的沈楠雪,高耸的腹部传来一阵剧痛。

“孩子……我的孩子……”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因为疼痛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随后,有医护人员进来给沈楠雪接生。

半个小时后,几道哭声传到沈楠雪的耳中。

她脸色苍白地望过去,就看到有四个孩子被放在桌子上,三男一女。

沈楠雪鼻子一酸,有泪水从脸颊滑落。

“砰——”

房门被推开,江雨梦手上拿着一个试管,里面装着研究成功的新型毒剂。

“表姐,感谢你做几个月的小白鼠,现在妈咪的毒剂研究成功了,至于你……”

江雨梦挥了挥手,吩咐道:“把这个贱人跟那个小女娃,打包扔进大海喂鱼,至于那三个男婴,抱去实验室做研究!”

“是!”

一个保镖抱着四个孩子出去了。

沈楠雪想追上去,可刚刚生产后的她格外虚弱,根本没有力气。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被抱走,却无能为力。

“江雨梦!他们也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你就这么狠心?”

沈楠雪几乎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又挣扎着想要起来。

“血缘关系?嗯……沈楠雪,你妈跟我妈有仇,我跟你还能好了?你那三个儿子也算是给我妈咪的实验做出贡献了。”

江雨梦厉声吩咐:“动手,打包!”

虚弱的沈楠雪在反抗无果的情况下,还是跟女儿一起被装进麻袋,扔到海里。

她只感觉整个人不断下沉,海水不断地渗透进来,钻进她的耳鼻口腔,一股窒息的感觉直直地逼了上来!

孩子的哭喊声也慢慢停止!!!


五年后。

海城慕家。

一位面目丑陋的女子带着一个小女孩站在客厅正中,眸光冷艳,神色深邃。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被丢进大海的沈楠雪,旁边的那小女孩则是那名小女婴。

五年前,就在沈楠雪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被正在出海游玩的苏清浅两兄妹救了一命,这些年也一直都住在苏家。受到苏家很多帮助。

直到前几天,苏家夫妇说要为了苏家产业的发展跟慕家联姻,而联姻的对象便是慕景渊。

慕景渊是海城的商业大鳄,一说话就能让海城抖三抖,可在三个月前因为一场车祸不幸成为植物人。

苏家夫妇不想让女儿嫁给一个植物人,可又害怕跟慕家为敌,这个时候沈楠雪站了出来,代替苏清浅替嫁。

至于沈楠雪替嫁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报答苏清浅的救命之恩,更想要借着慕太太这个身份复仇,夺回沈家的产业,找到自己另外三个孩子。

“你就是老爷子叫大师算来给景渊冲喜的苏清浅?还有这是你女儿?”对面,慕景渊的姑姑慕蓝打量着沈楠雪。

眼前的女人穿着朴素,脸色蜡黄,脸上的大块胎记格外惊悚,就这还冲喜呢?

不过也无妨,那跟死人一样的侄子慕景渊能有女人愿意嫁给他,都是他的福分!还管美丑?

“是,我就是苏清浅,这是我女儿,沈甜甜。”沈楠雪回答,将女儿搂在怀中。

沈甜甜因为早产,又加上刚出生时候的遭遇,比一般同龄孩子的要矮小瘦弱一些,不过在沈楠雪的细心照顾下,小丫头倒是长得粉雕玉琢,十分可爱。

慕蓝淡淡点头,亲自带着沈楠雪去到慕景渊的房间。

装修以浅灰色为主,点缀了一些黑色,充满了禁欲系的色彩。

床上,慕景渊毫无生气地躺在那里。

这是沈楠雪第一次见到慕景渊,他此时静静的躺在床上,睫毛很长,五官如经过刀斧神功完美的找不出一点瑕疵。

因为长期卧床,皮肤有一点苍白,和传说中的杀伐决断,冷酷无情,手腕凌厉完全不同。

“这是景渊日常护理需要注意的事项,都写在这个本子里了,以后,他的所有一切就交给你了!我就只剩下这么一个侄子了!

他是整个慕家的希望,如果有什么闪失,我唯你是问!”慕蓝自始至终在面对沈楠雪的时候都是一脸凌厉。

沈楠雪垂眸做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姑姑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景渊的。”

“嗯,你要摆正自己的身份,别以为自己还是苏家大小姐,如果不是景渊成了植物人,你以为就你这样,在大学时就生活不检点有了私生女,还因为整容变得如此丑陋不堪的女人,我们慕家能看上你?”慕蓝一脸鄙夷。

沈楠雪拉着女儿的手紧了紧,不过却没有说话!

替嫁时,苏家那边确实是这样解释她现在的模样的。

只是,慕家老爷子听信了高僧的话,为了让自己的孙子能够早点醒来,完全不在意这些!

看到她依然乖巧的站在那里,不反抗,不说话,慕蓝似乎很满意,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带着管家离开了。

房间里此时,就只剩下了沈楠雪和女儿。

她拿起了桌子上刚刚慕蓝所说的,慕景渊的日常护理事项。

喂饭,喂药,按摩,洗澡,读报,播放音乐每一个时间该做哪一件事情,小本上都写的非常清楚。

足以说明,慕家确实对慕景渊这个唯一的血脉非常的重视。

现在是上午十点,护理说明写着是按摩时间。

她放开了女儿的手:“甜甜乖,你先在这边沙发上坐一会儿,妈咪给这个叔叔做按摩!”

只是,五岁的女儿,却跟着她来到了床边,眨巴着如黑葡萄的眼睛,一脸好奇的看向慕景渊:“妈咪,这个叔叔怎么了?”

沈楠雪一边掀开被子为慕景渊做按摩,一边解释:“叔叔生病了,很累,睡着了!”

小丫头三两下就爬到了床上,不怕生的伸出小手在慕景渊的脸上摸了一下:“妈咪,这个叔叔长的真好看!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这个,妈咪也说不准,可能很快就会醒过来,也可能要过好几个月吧!,甜甜,你干什么呢!”

只是,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女儿的动作给吓了一跳!

因为,她才五岁的女儿竟然当着她的面前,在慕景渊的脸上“吧唧”亲吻了一下。

“妈咪,这个叔叔好帅,是我喜欢的类型!”小丫头说着竟然又亲了慕景渊一下。

“好了,甜甜,你快点给我下来,要是被人看到妈咪要挨骂的!”

女儿的口水都抹在了慕景渊脸上,这要是让慕家人看到了,她们母子俩铁定是要被骂的。

沈甜甜被亲妈从床上拎下来之后,有些不乐意的撅起来小嘴:“妈咪,你不是说我们以后要住在这里照顾这个帅叔叔吗?我亲他一下怎么了?”


沈楠雪扶额解释:“甜甜,叔叔生病了,抵抗力弱,就算是你喜欢他,也不能随便乱亲他的!”

“哼,不亲就不亲!”

小丫头竟然生气了,撅着嘴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沈楠雪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认真的为慕景渊做按摩。

以后,只有把慕景渊照顾好了,她才能够在慕家待下去。才能利用慕家的力量复仇。

快到中午的时候,管家亲自送了午饭过来。

“少夫人,慕家太大了,你刚来人生地不熟的,没事儿的话就呆在房间里陪景渊少爷,不要随便出去走动,一日三餐我都会派人送过来的。”管家对她的态度还算恭敬。

“好,我知道了!只是,我的女儿今年五岁了,需要去上幼儿园,麻烦管家和爷爷说一声!”

她一个大人困在房间里没关系,可是女儿甜甜才五岁,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整天闷在房间里会憋出问题的。

“家主在国外,少夫人的问题我会转告慕蓝大小姐的!”

管家说完之后,退了出去。

吃过午餐之后,是读报时间,她抱着女儿拿起报纸,正准备给慕景渊诵读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小雪啊,你现在怎么样?慕家那边没有怀疑你吧!”电话接通之后,闺蜜莫清雅的略带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切顺利!你不用担心!”

“你出马,我当然不担心了。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今天下午四点,帝都酒店有一场拍卖会,拍的是你爸当年的手稿!”

“你说什么?我爸的手稿?”沈楠雪因为激动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的爸爸沈朴当年是国内出了名的画家,只是,当年沈家破产之后,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的一切,她的爸爸妈妈连同爸爸所有的手稿全部化为灰烬!

“是的,我已经确定了,就是那一副《希望的日出》”电话里,莫清雅的声音很肯定。

“希望的日出?”沈楠雪想起爸爸,泪水模糊了双眼。

“小雪,如果你不方便的话,要不要我替你去,把它买下来!”听到她的声音哽咽,莫清雅有些担忧了。

“不用,我会亲自去现场!那是我爸爸送给妈妈的礼物,我一定会亲自把它买下来的!”她的语气异常的坚定。

“那好,我等你!”

挂断电话之后,沈楠雪有些发愁了。

现在不比之前,她已经进入了慕家,和慕景渊结婚,成了慕太太,要出门必须要经过姑姑慕蓝的同意。

只是今天,无论如何,她必须要去拍卖会现场。

此时时间已经是下午2:30,沈楠雪想了想,帮躺在床上的慕景渊盖好被子之后,拉着女儿的手走了出去。

只是,刚刚才走出房间,在走廊上迎面就遇到了慕家的管家。

“少夫人这是要去哪儿?”管家的声音虽然很客气,但是沈楠雪还是可以感觉到他似乎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满。

“我要见慕蓝姑姑!”她没有拐弯抹角,很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请随我来!”

管家没有多问,而是带着她很快就找到慕景渊的姑姑慕蓝。

“你说你要出门?”慕蓝听了她的话,眉头微蹙,隐隐有些不悦。

“是,我女儿甜甜已经5岁了,我想去帮她联系一家幼儿园!”沈楠雪依旧垂眸,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这个问题管家已经向我禀告过,慕家会出面联系的,你就好好呆在家里吧!”慕蓝拒绝了她的要求。

“姑姑,甜甜不是慕家的孩子,我不想麻烦你们!”沈楠雪虽然低着头,但是却很坚持。

慕蓝的嘴角微动了一下,盯着她看了几秒钟:“那好,你需要多长时间?”

“哦,6点之前我肯定会回来的!”沈楠雪没有想到慕蓝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她的要求,有些惊讶。

“希望你遵守时间!”慕蓝转身不再看她。

沈楠雪带着女儿很快离开了慕家,在4点之前,赶到了帝都酒店的拍卖会现场。

“不错呀!慕家那边就这样放你们母女出来了?没有怀疑?”等在帝都酒店门口的莫清雅看到她们母女笑了起来。

沈楠雪从包里拿出面纱戴上:“怎么没有怀疑?如果不是为了甩开慕家派来跟踪我们的人,我在3:30的时候就已经过来了!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下午4点。

关于画家沈朴唯一手稿《希望的日出》拍卖会准时在帝都酒店3层的会议室举行。

沈楠雪拉着女儿,穿着一身淡蓝色连衣裙,戴着同样颜色的面纱,静静的坐在拍卖会现场的人群中。

然后,她竟然意外在拍卖会现场看到了表妹江雨梦!

曾经那些悲惨的经历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她的手紧紧的攥了起来。

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

那幅爸爸当年追求妈妈时,特意为妈妈的画的《希望的日常》就这样展示在了众人面前。

一片花开繁盛的向日葵园,一个穿着浅紫色连衣裙的少女站在园中,长发随风,发梢微微翘起。

早晨的阳光透过向日葵折射出了完美的七色光束,虽然画中的少女只有一个背影,但是却足以引起人无数的遐想。

爸爸说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妈妈的情形!

她原本以为那幅画已经随着沈家的大火也被烧毁了,没想到那幅画竟然还在。

四点一刻,主持人上场说了一些开场白之后进入正题:“这是画家沈朴唯一仅存的手稿,也是他送给夫人的定情之作,象征了爱情的希望。起拍价一千万,加价幅度两百万!现在竞拍开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