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王爷对我狂撒娇

王爷对我狂撒娇

临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传言有误!萧芊桐是一名穿越者,曾经是现代世界叱咤医学界的大佬,一不留神来到异世,成为了那位残暴王爷的替身新娘!世人都说端阳王残酷暴戾,甚至被称作“活阎王”!起初萧芊桐也那么认为,可是在后来的接触中,她发现传言有误,自家夫君明明是个宠妻狂魔……

主角:萧芊桐,蓝城念   更新:2022-07-15 23: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芊桐,蓝城念的女频言情小说《王爷对我狂撒娇》,由网络作家“临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传言有误!萧芊桐是一名穿越者,曾经是现代世界叱咤医学界的大佬,一不留神来到异世,成为了那位残暴王爷的替身新娘!世人都说端阳王残酷暴戾,甚至被称作“活阎王”!起初萧芊桐也那么认为,可是在后来的接触中,她发现传言有误,自家夫君明明是个宠妻狂魔……

《王爷对我狂撒娇》精彩片段

六月初六,大红绸幔自端阳王府前厅延到后院,大红花轿一路吹吹打打迎进端阳府后,便突然间大门紧闭,再不迎客。

众宾客讪讪离去,丝毫不敢嚼端阳王舌根。

还未拜天地的新娘子则在混乱中被婆子拉到贴满喜字的新房内,让静等,可偌大的亲王府连大婚之日都驱赶宾客,令人胆战心惊,她哪里静得下心来?

加上出门时便觉胸闷,她突然胸口一滞,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新娘子震惊的盯着地上和手心中的鲜血出神,回过神后,她猛然想起早上便宜妹妹略带笑意的将喜服外袍递到自己手中......喜服!

她当即脱下霞帔外袍,果然在外袍领口位置发现些许淡黄色粉末!那是光接触皮肤就会在两个时辰内致人死亡的鹅黄丝!

是了,最恨不得自己死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成为端阳王妃凌驾于她之上?

“啊!杀!”

被一声怒吼惊到,她心里咯噔一下,拖着沉重的身子挪到门口,推开门通过门缝往外看去。

只见院子中一袭红色喜服的高大身影手里挥舞着长剑,在院中见人就砍!嘶吼着!咆哮着!紧张、恐惧的氛围非比寻常!

传闻中,端阳王残暴非常,暴虐无道,待亲眼目睹,才知其可怕程度!

身体再也支撑不住,顺着房门瘫软下来,不由得浑身冰凉。想她孤身一人在萧府已艰难度日,如今脱离萧府来到端阳王府,不光有个残虐的夫君,还身中剧毒,她不甘心呐!

迫害她多年的便宜妹妹还在猖狂的逍遥,她如何就要死了!上天不公!不公呐!

晶莹的泪珠在眼眶内打转,她咬牙站起身,眼前晃过一道黑影,未反应过来时身后突然出现根红绸,直接勒住脖颈!

她惊慌之余狠命挣扎,奈何与对方力量悬殊,只能透过阳光看到身后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阴影,便生生被拽起吊在房梁上,眼前越发模糊直至凤冠掉落......

半晌后,一阵白光闪过房梁,将绸幔切断的同时,新娘子也随之摔下。

“哎哟!”

萧芊桐吃痛的揉着自己摔疼的地方,抬眸便被面前的一幕怔住了,古香古色的房间内满是红色绸幔和大红喜字,还有半截悬于房梁的红色绸幔。

不过片刻,脑中强行钻入很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原来她从爆炸的实验室中被一道白光带到了这个新娘子身上,原主和她同名同姓,只可惜懦弱无胆量,大婚当日不仅被下了毒,还被婚房内突然出现的黑影勒死了。

她带着疑问站起身,走到铜镜前,镜中人脸蛋白皙光滑,纤细的黛眉下,杏眸满含柔情,鼻子小巧可爱,两片水润的粉唇十分诱人,几乎和她十几岁时长得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原主眼角有一枚小小的泪痣,更显楚楚动人。

萧芊桐仰脖,揉着脖子上被勒出的红痕,不由得眸中闪过一阵厉色。

毒是原主便宜妹妹下的,可下手勒死她的人是谁?是便宜妹妹?不,她不敢把手伸到亲王府里来,原主又没仇家,那有没有可能是新郎子的仇家?

原主内心的不甘徘徊在胸口,她胸闷不已,不过她既接替原主的身体,那就应该同时接替原主的仇恨!有此念头,胸口的憋闷竟然缓解不少。

好在,她不是懦弱的原主。

萧芊桐是谁?二十一世纪拥有实验室的精神科顶梁柱!孤儿一枚,然医术天赋无敌,就脖子这红痕,如果有她实验室内特制的肤嫩膏粉,不过片刻便......咦?她惊怔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膏粉!

敢情不光她穿来了,就连实验室也一起随她而来!简直是太棒了!

立刻打开膏粉,指腹蘸取轻轻在红痕推开,红痕很快便恢复白皙,再无被勒死的痕迹。

这时,门外嘶吼声再次响起,差点忘记了门外的隐患。

萧芊桐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先制服残虐无道的原主夫君!之后再谋出路。

想到此,她立刻闭上眸子,脑海中出现自己现代的实验室,排列整齐的药瓶和器械,她置身其中,拿起桌上最为熟悉的针灸银针,再拿起桌子上的致幻粉,抬眸时,真实的银针和致幻粉从手中出现。

当即站起身,来到门口通过门缝观察,发现身穿喜服的男子和一青衣侍卫在院子周旋,穿喜服的定是今日的新郎官端阳王,然端阳王蓝城念力量太强,是青衣男子无法对抗的。

她从医多年,断定新郎绝对有精神科的疾病,她与这类病人打过很多次交道,见他手中长剑被扔,她见机推开门,直视嘶吼声和院中混乱的一切。

这时,蓝城念注意到她,转身奔向她站的门口,他的动作如此之快!方才还在远处,不过片刻已至跟前!

萧芊桐未躲,及时一扬手臂,将致幻粉撒到他面前,鼻子嗅到粉后,动作立刻慢了下来。

抓住机会,萧芊桐仔细观察蓝城念的眼睛,发现他的眸子内黑黢黢一片,似被人用药迷住心智一般,可即便是这样,他高大身材和与生俱来的那种贵气带来的压迫感也极其摄人!惹得人浑身紧绷不敢乱动!

几秒钟后,形容俊朗的黑袍男子嘶吼着,满脸不安的情绪,恢复刚才的粗暴,生生的抓住她的肩膀!

致幻粉时间很短,可最少可以坚持一分钟,如今不过几秒钟便失了效!

这人这么强!

萧芊桐一时失神,加上本身并非他的对手,艰难着正要施针,可就在这个时候,男子彻底爆发,猛地将她推开,她被磕到门扇上,站立不稳跌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说时迟那时快,疯狂的男子朝着萧芊桐咆哮着扑上来,她躲避不及被扑倒在地!撕扯中露出白皙柔嫩的肩膀,他似被激起,下嘴生生咬住!

“啊!”她痛呼出声!

顿时鲜血顺着肩膀娇嫩弧线直淌!染到衣衫之上!

萧芊桐被他这样一扑一咬,银针掉落在地,侧眸急寻银针位置,与此同时她狠狠的抬腿往上踢!没想到的是,这疯子竟然灵活的躲开了!

好在他放过了她的肩膀,本以为能松口气,可压在她身上的男子松开牙齿后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过分!

“妈的!”被个疯子占尽了便宜,她爆粗出口,不远处青衣男子欲上前帮忙,奈何黑袍男武功高强,内力过人,不过一掌,便将青衣挥倒于地!

见青衣男子根本近不了身,她心横下来,不再进行攻击,而是任由男子占尽自己的便宜!

就连不远处的青衣男子都傻了!

萧芊桐保持清醒,在他嘴巴贴近她嘴巴的同时,启唇———狠狠咬住他的唇瓣!


男子顿时睁圆黑黢黢的眼,低吼一声,动作瞬间的停顿间,萧芊桐看准时机,翻身捏起银针,动作快速将银针顺势插在他的脖子位置!

瞬间,方才的嘶吼不安烟消云散,转而被呆愣替代,双臂撑在她身两侧,黑黢黢的眸子盯紧她。他俊俏的模样对着她的脸,她看呆了,不由得赞叹道这疯子长得真好看。

剑眉斜插入鬓,黝黑的眸子此刻像是失了光泽的宇宙,即使黑黢黢的失去灵性,却更让人心生怜悯,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紧抿,惹人心驰神往。

她仔细看过去,水眸对上他黑黢黢的眸子,不禁摇了摇头。

很显然,他还没有恢复理智,只是醒了。

看着此刻的画面,青衣侍卫嘴巴微张,不禁眨了两下眼睛。

阳光下,高大身影的阴影落在地上身材娇小的人身上,两袭喜服相互交叠,画面喜感又诡异。

尤其是被压在地上今日第一次见面的王妃娘娘,她白皙脸颊上的笑容自信又骄傲,在红喜服金色流苏映照下熠熠生辉。

“娘娘,奴婢是秋梧,安排在您身边贴身伺候的,刚才是胆子小不敢靠近,您......您没事吧?”躲在角落不敢乱动的侍女秋梧钻了出来,弯腰凑到萧芊桐跟前问道。

画面多出一个人来,项青忍不住蹙眉。

萧芊桐回过神来,她竟然因为这疯子的脸愣了神,立刻扬手一推,将端阳王推至一边,谁知端阳王的手已经抓上她的衣袖,被推的同时,再次带动她的衣袖,两个人位置互换,这次换她压在了他的身上!

“......”她一脸黑线,朝旁边看热闹的青衣男子和秋梧呵呵一笑,只好动作轻柔的站起身来。

端阳王同时也拽着她的衣袖站在了她的身边。

项青沉眸,重重咳嗽一阵后,单膝跪地诚恳道:“在下是殿下贴身侍卫项青,不瞒娘娘,殿下每次这样暴躁的时候会维持两个时辰,方才娘娘竟然能够让殿下停下,在下甚是惊讶,不知娘娘可有治疗殿下的方法?”

没想到多年来想研究多种精神分裂病人的机会以这样的形式摆在她的面前!

萧芊桐无视被拽着的衣袖,拔下蓝城念脖子上的银针后当即挽唇,眸子内精光频显,抬眸对上端阳王蓝城念黑黢黢的眸子说道:“项侍卫不必担心,那是我治病用的银针。我在萧府时,拜了师父,学了医,方才我便是用我的医治方法暂时压制他的疾病。”

“您会医?真的会医!”项青惊呼道。

萧府将庶女送到传说残暴的端阳王府,无疑是放弃了她,没想到王妃竟然会医?

“我是偷偷拜的师父,萧府并不知情,放心,我对你们王爷的病很有把握。”萧芊桐点点头,走进婚房内。

项青看到了希望。

殿下是烟月国战功赫赫的端阳王,一年多前突然得了病,不是发疯就是压迫别人,成为其他人口中残暴冷血的嗜血王,所有大夫都束手无策,娘娘竟然用一根银针便轻易压制住了发疯时候的王爷!还说有把握!

绝无仅有!

秋梧跟进去,轻手轻脚帮王妃处理伤口,顿时怔住道:“娘娘,您的伤口......不见了!”

“嗯?”她侧眸一瞅,怔住。

右肩和衣衫上方才流下的血渍还在,但是伤口真的不见了!她感受一下自己的胸口,竟然也不再疼痛,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她不光能够凭意志拿到自己研制的药品,身体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行愈合伤口!

简直是太棒了!

拽着她的蓝城念一直跟在她身边,萧芊桐直接带他来到房间,指了指床榻道:“躺上去。”

蓝城念黑黢黢的眸子一点光也没有,未动。

“哎。”她叹了口气,坐在床榻上,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过来。”

他高大的身形乖乖的躺下。

她拿出三支银针来,将银针施在他头上三个穴位。半盏茶时间后,萧芊桐取下银针,而后倒出木箱内白色药瓶中的药粉,洒于刚取下的银针之上,白色粉末未落地之时,银针已经见了黑。

“他之前被人下了慢性毒药,病灶很深,他的毒如今已经延到了神经末端,想必他近期相较之前发作频繁了。”

原主刚进王府便被人勒死,端阳王中的慢性毒最少需要半年的时间,能在府中勒死王妃又给这神经病下毒的人,应该就是府内的人!

她睨了眼身边的项青和秋梧,现在不可轻举妄动,府内的每个人都有嫌疑,她必须自己来查!

秋梧在听到萧芊桐的话后,点头如点钞:“是,是,娘娘您真神!”

“殿下确实近期发作越发频繁,也不至于......”项青边说边凝视着萧芊桐。

若不是因为殿下近期发作频繁,陛下和德妃娘娘对此病无望,才会给殿下寻了亲事,希望早些续下香火,以免......

不然以端阳王战神的身份,怎么会只许了三品中书侍郎家的女儿?哪怕送来的是庶女,端阳王府都未出言反对。

萧芊桐看出项青的欲言又止,视线瞥过蓝城念薄唇上被她咬出的印痕,想到他对自己做的禽兽行径,她呵呵一笑,目前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治好他的病,不冷不热道:“王爷即便是疯病反复,也不妨碍生育嘛,备车,我这就去买药。”

“是!”项青即刻动身去准备马车。

马车到了府前,萧芊桐换了绯色衣衫,刚要上车,衣袖一顿。

她回头看去,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拽着自己的衣袂,她抬眸对上那双黑黢黢的眸子。没想到他在平静之后,全程都跟着,那双好看但是黯淡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她。

见她出房门,他就跟了出来,现在见她要上马车,索性直接伸出手来拉住她的衣袂,意图很明显,她去哪,他就跟去哪。

项青和秋梧却愣得半天没缓过神来,王爷即便是犯病,可从来都是暴躁的、压抑的,而不是这样黏糊人的!

萧芊桐却不以为然。

她觉得神经病真得治,不然天天拖油瓶谁受得了?


罢了,不能跟个神经病计较,不然别人还以为她是神经病呢!便唤项青给他换了衣衫后拉他一起坐上马车来到京都最大的药坊。

药坊外,小厮见靛蓝色豪华马车停在门口,立刻上前去迎,在看清马车上面标着的“念”字后当即僵在原地!

“端......端阳王!”

“什么!快走快走!”

在听到端阳王的名号后,药坊内的众人害怕的纷纷准备逃离,却在车帘拉开,露出娇媚白皙的小脸时,又都被吸引的停下了步子。

“这位是今日大婚的端阳王妃?”

“不是说端阳王妃只是一名庶女吗?容貌上乘不说,举手投足间分外贵气呢!”

随后蓝城念俊美无双的脸冒出来,讨论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端阳王的名声当真不是虚衔!

只是他下马车时仍未松开萧芊桐的衣袂,这让萧芊桐感觉不雅,叹了口气,决定自己吃点哑巴亏,反过手背抓住了他的手,免得他看起来就是个傻子。

项青和秋梧的眼睛都直了......

王爷虽犯病时惹人恐惧,可无论是正常的时候还是犯病的时候,他根本不会让其他人触碰自己任何地方,哪怕是衣裳都不行!王妃绝对是独一无二的那个!

注视着这一切的老百姓们也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药坊内,所有人对端阳王的到来感到害怕和压迫,然,她牵着他的手,视线立刻投射到她身上时,所有人的脸上都写着“你真是个不怕死的女英雄”既视感。

她深呼吸一口气,赶紧买完赶紧走!

好在驱毒药材并不罕见,几味药都买到了,相信加上她之前研制的解毒粉,不用太长时间就会使得蓝城念恢复正常。

抬脚出了药坊,却迎面扑来熟悉的梨花香,她抬头,药坊门前一位着浅粉薄衣披透白纱衣的女子带着身边的侍女,整个人好似清透的白莲般,面带疑惑却又震惊不已的盯着自己。

真是冤家路窄啊。

“我的好姐姐,你好吗?”

原主的便宜妹妹萧指柔在人前,对着萧芊桐娇柔浅笑,视线在瞥向身边蓝城念时,顿时惊怔。

相传端阳王残暴冷血,经常发疯,还虐待身边的人,可从没人跟她说,端阳王竟是俊美如斯!

萧芊桐这贱人怎么没被毒死?难不成毒药不够劲?竟然还和残虐无道的端阳王牵上了手!气煞她也!

这时,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由萧芊桐牵着手的玄衣男子蓝城念,眸子中的黑色渐渐褪去,缓出清亮。

对面前这个抢了原主未婚夫,还在原主大婚前给原主下毒的小蹄子,萧芊桐粉唇微挑:“不仅没死还好得很,让你失望了。”

“姐姐说的哪里话?旁的人听了还以为妹妹见不得姐姐好呢。”萧指柔挽唇,抬手时手帕挡在鼻子位置,妩媚的视线不断在蓝城念身上转悠,感觉他怪怪的。

她想着便已经凑前,恰好药坊内窜出一个急切买药之人,萧指柔虽躲闪及时,却还是扯到白色的纱衣,她侍女即刻上前挡住,但还是露出了锁骨位置上温存的痕迹。

萧芊桐鄙夷的挑了下唇角。

原主被她欺负至此,不扳回几局太亏了。

“姐夫和传闻中不太一样。”

见萧指柔视线一直都在蓝城念身上,萧芊桐玩笑的凑到萧指柔耳边,开口小声道:“不光长得好呢!”

“......!”萧指柔脸色突变,可周围人太多,她不好发作,立刻又提起唇角,呵呵一笑掩饰过去:“妹妹恭喜姐姐了。”

萧芊桐甩了甩手帕,蹙眉反问着秋梧:“我听着有些别扭。秋梧,我第一次做王妃,不知娘家妹妹是不是应该尊称我一句娘娘?”

秋梧点头:“是的,娘娘。”

“......”萧指柔不爽的攥紧帕子,目光掩饰不住的轻蔑。

从来都是萧芊桐跪在她脚边给她舔鞋的!

让她尊称萧芊桐贱人为娘娘?做梦!

“托妹妹的福,端阳王妃位置坐起来相当顺手。”萧芊桐嘟唇,学着萧指柔矫揉造作的模样抚了下发髻,笑颜道:“王爷更是对本王妃疼爱有加,第一天便亲自带本王妃来拿药呢!妹妹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是不是也需要?”

“......”萧指柔心虚的抬手抚向自己锁骨位置。

“之前忙活和王爷大婚的事情,倒是忘记问妹妹,不知我那前未婚夫陈培峰与妹妹什么时候好的?关系又到哪一步了?我瞧着关系像是匪浅,妹妹脖子的位置有些许红色的斑......”

“你!”萧指柔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被向来不懂反抗的萧芊桐摆了一道!急忙往周围看去,果不其然,周围看热闹的人们纷纷向她投来八卦、不耻的视线。

“我是听说萧府嫡女觊觎庶女的未婚夫,两人勾搭到一起才不得已退了和端阳王府的婚事!”

“如此说来,是这个嫡女抢了现在端阳王妃的未婚夫咯!”

“都说端阳王残暴,可如今亲眼看见,端阳王夫妻二人站在一起,甚是般配!”

“是呢是呢!郎才女貌!”

“......”

萧指柔被气坏了。

众目睽睽之下,萧芊桐这个贱人竟然利用和陈培峰之前的未婚夫妻关系,将自己和陈培峰的勾搭情谊摆到了明面上!让这些贱民都对她指指点点,还抬高了那个贱人的身价!

当即,她立刻表现出柔弱的模样,片刻间,双眸中便盈满泪花,白皙手指抬起,用帕子拭了拭眼角,娇柔道:“姐夫在这里,妹妹本不该说的,可......事关妹妹声誉,那时候不是陈郎抓住你跟旁人......”

栽赃陷害这一招,萧芊桐也是想到了,挑唇往前走了两步,趁她装模作样擦泪之时,一把拽下她盖住锁骨的衣衫。

顿时,萧指柔锁骨位置的那片斑驳的红影一时间暴露于人前!

“啊!”她哪里还顾得上挤眼泪,急忙抓住衣衫往上盖!

她的侍女也立刻上前,却无济于事,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大片的红色斑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