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带崽逃荒我用空间去赚钱

带崽逃荒我用空间去赚钱

小小弯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医学界大佬,白溪一直是受人追捧的存在,没想到流年不利,竟然非常悲催的穿越了!穿越可以理解,可穿成个“傻女”是闹哪样?不光受尽欺凌,还要给人做后妈!更加令人郁闷的是,恰巧赶上大旱,连温饱都是问题!为了活下去,白溪不得不带着两个小包子逃荒。上天怜悯,空间从天而降,就连两个宝贝也身负金手指,且看母子三人如何叱咤江湖!

主角:白溪,傅子珩   更新:2022-07-15 23: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溪,傅子珩 的女频言情小说《带崽逃荒我用空间去赚钱》,由网络作家“小小弯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医学界大佬,白溪一直是受人追捧的存在,没想到流年不利,竟然非常悲催的穿越了!穿越可以理解,可穿成个“傻女”是闹哪样?不光受尽欺凌,还要给人做后妈!更加令人郁闷的是,恰巧赶上大旱,连温饱都是问题!为了活下去,白溪不得不带着两个小包子逃荒。上天怜悯,空间从天而降,就连两个宝贝也身负金手指,且看母子三人如何叱咤江湖!

《带崽逃荒我用空间去赚钱》精彩片段

“不许抢娘亲的食物。”

“坏人,快把食物还给我们。”

白溪一睁眼,就看见一对年仅五岁的兄妹死死抱住了一个小乞丐的大腿。

那小乞丐也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饿得面黄肌瘦力气并不怎么大,一时被这对兄妹缠的脱不开身。

小乞丐见白溪额角上流着鲜血,面目可怖的从地上爬起来,像是见鬼了似的一把推开两孩子,抱着抢来的东西撒腿就跑。

白溪条件反射般的拔腿就追了出去,“别跑,把东西给我留下。”

因为小乞丐抢走的就是她的东西。

不!准确的说,是她现在这具身体主人的东西。

原主是个傻子,总是疯疯癫癫,所以记忆十分的紊乱,且五年前的记忆几乎是一片空白。

但是大抵可以知道的是,原主是个大户人家的丫鬟,因为未婚先孕的丑事被发配到了农庄里做粗活。可时运不济,青州大旱三年,粮食颗粒无收,百姓们为了生存,只得不远万里,逃荒前往锦州。

而由于原主痴傻,又带着两个孩子,一路上来抢夺食物的可不少,如今就连一个小乞丐也敢打上她们娘三的主意了。

白溪没工夫怨天尤人的吐槽自己穿越怎么穿成个这么惨的接锅侠,她只知道刚刚小乞丐抢走的食物跟水,是原主身上最后的口粮了。

如果不抢回来,不出两日她跟孩子们都得死在这里。

她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眼看就要追上,可谁料这时身后却突然传来孩子们的呼救声,“娘亲救我!”

回头一看,一个身材魁梧的人牙子正将两个孩子倒着夹在咯吱窝下,驾轻就熟的拔腿就跑,脸上还露出得意的笑容来。

“一个傻子娘亲,你还指望着她能救你?”

“不许你骂我娘亲。”妹妹白小满超级护犊子,一听人牙子骂她娘亲,气得毫不犹豫的狠狠咬住了对方的屁股。

人牙子吃痛,瞬间就变得面目狰狞,“小兔崽子,你活腻了吧!”

眼看人牙子就要对白小满下狠手,白溪心底顿时涌上一股强烈的悲愤。

吃的没了可以再想办法,可孩子是她的一切,是她的命!

她绝对不能容许两个孩子出事。

这个念头升起来的时候,白溪暗自吓了一跳。

随即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原主的执念在作祟。

即便原主已经死了,可是原主对孩子的爱却并没有消散,反而是通过身体深深的影响着她。

人牙子反手就要将白小满狠狠摔在地上,哥哥白重阳大吼一句:“不许伤害我妹妹。”

他从破烂的袖口里掏出一把小匕首,抬手就扎向了人牙子的屁股。

人牙子惨叫一声,大力将左手边掳着的白重阳率先丢了出去。

好在白溪眼疾手快,一个前滚翻扑上去,稳稳接住了白重阳,否则他只怕是要脑袋开花。

但白重阳没有顾及自身安危,语态焦急道:“娘亲,妹妹还在坏人手里。”

“你待在这里,娘亲这就把妹妹救回来。”

白重阳心底存疑,娘亲是个傻子,她能打得过那身材魁梧的人牙子吗?

正想喊住白溪,眼前那道身影像是闪电似的,迅速窜到了前方。

“娘......亲??”

只见白溪三下五除二的追上人牙子,挡在了他面前,清冷的瞳孔里闪烁着几分令人感觉到危险的光芒。

一个傻子怎么会有如此锐利的目光?

人牙子竟然叫他从心底里升起股寒意。

白溪气势凌人,一字一句开口道:“把孩子还我。”

人牙子眼神透露出几分狠辣,似乎没想到自己被个傻子给吓到了,恼羞成怒的冲了上去。

“臭女人,别在这里给我挡道。”

他拳头一挥,就要打在白溪身上,白小满惊呼道:“娘亲小心!”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仿佛已经看到白溪被打趴在地的场景。

出乎意料的是人牙子那一拳竟然落空了。

白溪的身形如同鬼魅般,不知怎么绕在了人牙子身后,反手一个过肩摔。

别看她身形娇小,可是力气却不含糊。

等到白重阳赶过来之际,看到的是人牙子七仰八叉倒在地上求饶,还有白小满不可置信愣在原地的场景,睫毛上都还挂着半颗泪珠。

“姑奶奶我再也不敢了。”

白溪疾言厉色,一点都看不出傻子的模样,“还不快滚!”

有了白溪的开口,那人牙子就像是得了圣旨,头也不回的跑了。

白溪走到白小满身前,一把将她拥入怀里,“小满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白小满这才回过神,结结巴巴的开口道:“娘亲,你不傻了?”

对此白溪早就想好借口,她摸了摸额头上的伤口,很是淡定道:“许是刚才撞到了头,便清醒了许多。”

兄妹俩顿时喜极而泣。

“太好了。”

“哥哥,娘亲终于不傻了,呜呜呜,我们终于有个正常的娘亲了。”白小满哭得稀里哗啦。

白溪一脸慈爱的给她擦干眼泪,“好了好了不哭了,以后娘亲会努力保护你们,不让你们再受欺负了。”

“嗯嗯嗯!小满喜欢这样的娘亲。”

看着白溪可算是恢复了神智,白重阳像是如释重负一般的长吁了一口气。

都说长兄如父,他以后可终于不用再当爹又当妈,还要天天操心傻子娘亲是不是又闯祸了。

心里千斤重担一卸下,白重阳只觉得肚子饿得咕咕叫,随即两眼一黑,终于支撑不住晕过去。

好在白溪反应快,在他倒地之前将他抱进了怀里。

纤细的手指搭上了他的脉搏。

白小满见哥哥晕倒,吓得不轻,这一路上好多人都是这样倒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哥哥,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娘亲才病好了,你可不能死啊!”

“以后小满再也不贪吃了,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哥哥吃。”

听到白小满的哭喊,白溪轻叹一声。

难怪白重阳的脉搏这么微弱,原来这一路上,白重阳总是偷偷的将自己的食物分给妹妹吃,自己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身体严重匮乏,已经有了脱水的症状。

如果再不进食,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他们娘三身上最后的食物,刚刚已经被那个小乞丐给抢走了。

这可怎么办?

要是她上一世的医疗空间还在就好了!

里面虽然没有食物,但是营养液和可食用的葡萄糖浆还有不少,起码还能够支撑一段时间。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白溪就觉得手心有些发热,她下意识低头,只见在掌心处,小小的银色图纹浮现出来,充满了说不出的神秘。

看那形状,竟然像是个缩小许多倍的医疗箱!


好家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原来现代医疗空间居然也跟着她穿越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随即她意念探入空间,从中取出一盒可以直接食用的葡萄糖浆。

白小满的专注力全在白重阳身上,并没有注意到白溪这边的动静,还以为她是从怀里拿出来的。

白溪给白重阳喝下三支葡萄糖,没多会功夫,他的脸色就已经不像刚才那般惨白了。

“哥哥你没事吧?”

见白重阳缓缓睁开了眼睛,白小满关切的询问。

“没事。”白重阳摇了摇头,声音虽然有气无力,但状态已经比先前好许多。

白小满的目光这才落在已经空了的玻璃瓶上,忍不住询问道:“娘亲你刚刚给哥哥喝的是什么啊。”

白重阳回想起刚才嘴里甜丝丝的味道,也充满了好奇和疑惑。

白溪却塞了一支葡萄糖给白小满,“你也喝。”

她惊喜的拿着这小玻璃瓶仔仔细细打量,“娘亲,这是琉璃吗?我还从来没见过琉璃呢,真好看。”

一旁的白重阳却露出几分震惊。

以前在农庄里,他就听别人说起过,琉璃通体晶莹,是世间上难得的宝物。

只不过那是专门给皇室进贡的贡品,寻常人谁也没见过。

没想到娘亲清醒后居然拿出这么宝贵的东西,难道娘亲跟皇室有关系?

但眼下他们处境艰难,能不能活着走出青州还不好说,白重阳暂且按捺下好奇的心思,想着等以后寻个时机再朝娘亲问清楚。

白小满宝贝似的捧着那只葡萄糖浆递还给白溪,“娘亲,这么好的东西,小满不能随喝,眼下我们已经没有食物跟水了,这能救命的东西还是让娘亲先收着。”

这一番话,让白溪顿时泪湿了眼眶,将白小满跟白重阳抱在怀里。

原主的这两个孩子虽然才五岁,却是个顶个的懂事。

大抵是应了那句话“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两个孩子没有父亲,只有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傻子娘亲。痴傻的原主还总是在农庄里惹祸,两个孩子从小就开始自立自强,不仅要保全自己,还总是要照顾傻子娘亲。

看着原主这两个懂事又贴心的孩子,仿佛让她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前世她无父无母,就是个孤儿,一个人闯荡了二十多年,虽然功成名就,可其中经历的辛酸与艰难又有谁知道。

白溪,我一定会替你好好守护住这两个孩子。

她在心底暗自发誓。

白溪虽然有医疗空间在手,但此时里面的物资却算不上充盈,除了生理盐水可以管够之外,葡萄糖浆只有这一盒。

一盒十二支,刚刚给白重阳喂了三支,此时已经只剩下九支了。

如果找不到新的食物,估计还没等她们娘三走到锦州,就得饿死在路上。

突然白小满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望着东南方向,“娘亲,前方好吵啊,似乎有很多人在争抢什么东西,我听到有人说什么红果子?”

紧接着白重阳也目不转睛的看向前方,仿佛那里真的有什么东西。

“有很多灾民……”随后他露出惊喜的神色,无比激动道:“好多红果子啊,那些灾民都在抢这些果子吃。”

听到兄妹俩的描述,白溪有些懵。

环顾四周,荒山野岭的,别说人了,就连个鬼影都没有,静悄悄的环境里透着死寂。

可是看白重阳还有白小满说的煞有其事,完全不像骗人的样子。

白溪问道:“东南方?哪个地方,离这里有多远?”

“翻过前面那座山,大概再走五里路,那边有个山谷,山谷里全是漂亮诱人的红果子。”

白重阳边说,嘴角已经馋得有些流口水。

兄妹俩的肚子也跟着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像是在印证他说的话。

白溪顺着那方向看去,她除了能看到那座高耸的山峰之外,其它的什么都看不到。

别说是那座山五里之外的树上长着那弹珠大小的红果子,就连这座山脚下有没有人她都看不清楚啊!

白溪震惊的看向这两孩子,一个听力逆天,一个眼神逆天。

难不成白重阳是千里眼,白小满是顺风耳?

我滴个乖乖。

以前原主痴傻并不太清楚这些事情,现在白溪感觉自己做梦怕是笑都要笑醒,原来不仅她自己有金手指,就连孩子们也都有啊!

那这逃荒路上,岂不是有如神助?

想到这里,白溪心中更多了几分信心。

“走,我们也过去看看。”

有兄妹俩指路,很快白溪便赶到了他们口中所说的红果林。

只不过地上狼藉一片,全是吃完吐掉的果核,原本果实饱满的树上,已经只剩下了空荡荡的枝条,竟是连一颗果子都不剩。

白小满有些沮丧,“我们来的太晚,都被那些人抢完了。”

大大的眼睛看着树枝上,仿佛能够想象出来红果子的模样,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俩孩子满眼失望,像是被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

赶了两个时辰的路,大家早就已经又饿又渴。

没捞到红果子吃,白溪只得又将葡萄糖浆拿了出来,一人分了一支,又拿了些可食用的生理盐水出来,补充机能。

白小满从没和喝过这么好吃的糖水,顿时眼睛都明亮了起来,扑闪扑闪的像天空上漂亮的星星,“小满以后要是能天天喝到这么好喝的糖水就好了。”

白溪爱抚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一脸温柔,“会的,等我们走出青州,安顿下来,娘亲以后每天都给你做糖水喝。”

一支葡萄糖浆才二十毫升,喝下去顶多是补充了点能量,压根不管饱。

白溪开始打量起四周来,觉得这片红果林不简单。

方圆百里因为旱灾都已经寸草不生,这林子竟然还能够结出果实来,而且叶子苍翠欲滴。

这让白溪不禁猜测,这地底下或许有暗流。

“小满,你朝地下听一听,看能不能听到水声。”

白小满照做,聚精会神的听着,没多久她就惊喜告诉白溪,“娘亲你好厉害,这地下真的有水流耶!难不成你跟小满一样,听力也特别好吗?”

白溪摇了摇头,开始给孩子们普及知识,两个孩子一脸求知若渴的听着她讲解,心里对白溪佩服的那叫一个五体投地。

“娘亲好厉害!”

不过在普及知识的时候,白溪可也没闲着,带着两个孩子在林子里转悠,寻找有没有别的可食用的东西,或者地下的洞穴里还有没有什么活物。

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补充一点营养。


忽然一株绿植闯入她的视野里。

“你们快过来。”

白溪招呼着兄妹俩,指了指地上的植物,“把这个挖出来。”

这个植物名为天麻薯,本身带有一定的毒性,若是误食,轻则晕眩口吐白沫,重则有性命之忧。

但若是能够用特殊的手法祛除它的毒性,便可以使用其根部的果实,模样跟土豆差别不大。

兄妹俩看着白溪满上忙下,不一会便架起了火柴,忍不住询问道:“娘亲这东西能吃吗?”

“放心吧,这东西可好吃了。”

经过处理的天麻薯味甜不说,而且极为饱腹,还含有丰富的营养。

不一会便飘出了香味,兄妹俩精神一振,目不转睛的盯着火堆,仿佛肚子里的馋虫都要被勾出来。

这味道飘了老远,两团绿幽幽的光芒渐渐逼近。

还是白小满率先察觉到了不对劲,耳朵微动,“不好,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白重阳的目光准确无误的落在东南方向,那里一片半人多高的灌木丛,神色有些惊慌道:

“是狼!”

随着兄妹俩话音落地,灌木丛传来细细索索的动静,一头半人多高的狼跳了出来。

绿幽幽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兄妹俩,口水都分泌出来,看起来极为狰狞残暴。

白溪万万没有想到,烤食物的香气竟然引来了饿狼!

而且看这模样似乎还饿了好几天。

这种狼更加凶猛难以对付,为了吃的什么都能够做出来。

它本是被香味吸引过来,可见到两个孩子的时候却双眼放光,显然它发现了比天麻薯更加诱人的食物。

白溪立刻挡在兄妹俩前面,对着白重阳吩咐道:“你先带着妹妹快跑,我来拖住它!”

话音落地,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白溪知道一场恶战在所难免,这狼已经几天没吃东西,绝对不会放弃到嘴的肉,与其被动,倒不如主动出击。

果不其然饿狼一时不察,被她击中。

然而白溪刚才经历过恶斗,力气消耗的差不多,又还没有全部恢复,再加上这狼来势汹汹。

都说饿狼比虎豹更凶猛,这句话果然没说错,眼看白溪渐渐处于下风,兄妹俩顿时担心不已,怎么能够扔下娘亲不管。

白重阳连忙搬起旁边的石头,砸在了饿狼身上。

“臭狼快点滚开!不准伤害我的娘亲!”

“嗷呜!”

饿狼吃痛,一声咆哮,眼里更是凶光大盛,白重阳的举动更加激怒了它的凶性,龇牙咧嘴,竟然放下白溪,扭头就朝着白重阳扑过来。

“哥哥小心!”

此时此刻白溪也顾不了那么多,反手一抓,顺势跳到了饿狼的背上,正准备一刀抹脖。

饿狼似乎察觉到了危险,身子跳动的更加厉害,前肢提高向后倒去,随即猛地一甩。

白溪一时不察,重重摔在地上,饿狼也猛地扑了上来,锋利无比的獠牙快要逼近脖子,还能够闻到腥臭的气息。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白溪头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白溪用力一挥,银色的手术刀在空气中宛如流星,准确无误在饿狼的肚子上划出道血线。

“咻!”

与此同时,空气中传来利器破空的声音。

一只利箭也贯穿饿狼身体。

温热的鲜血顿时喷了白溪满脸,顾不上擦拭脸上的血迹,连忙抬头看过去。

只见东南方向的半坡上,隐约能够看到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形。

白重阳显然也注意到那边动静,顺势看过去,“娘亲那个队伍有几十人呢。”

看了眼地上的饿狼尸体,就这么点肉可不够几十个人分,而且也不知道这队人是好是坏,白溪毫不犹豫提起饿狼带着两个孩子开溜。

等到宁渊他们赶到之际,看到的只有满地狼藉,还有一滩血迹,以及几块早已凉透的天麻薯。

宋江看到这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主子,这女人也太过分了,好心救她,结果她却带着我们好不容易追到的食物跑路了。”

宁渊看着白溪等人离去的方向眼眸一片幽深,“算了,说来也是我们不小心连累了她们。”

这头饿狼本是他们看上的猎物,只是因为宁渊的追逐这才不小心跑到这里,顺便盯上白溪三人。

“可是……”

眼看宋江还想说些什么,宁渊的目光却被地上的几块天麻薯吸引过去,即使已经凉透,也能够闻到微弱的香气。

而在另外一边,白溪生怕后面那队人马追上来,铆足了力气,不敢有任何停留。

“娘亲他们没有追过来。”

听到白重阳的话,白溪这才松了口气,停下脚步,重新找了处比较隐秘的空地开始生火。

“这下可以足够咱们好好饱餐一顿了。”

白重阳还有白小满看着饿狼的尸体,不由得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而在另外一边,看到宁渊伸手去拿地上天麻薯,宋江不由得开口道。

“主子这东西有毒的,那女人居然还想烤着吃,也不怕被毒死么。”

宁渊却是仔细拨开天麻薯的外皮,忽然眉头一皱道:“不对。”

说完他竟然把天麻薯往嘴里送去。

宋江看到了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主子你不要命了么!”

面对宋江一脸紧张,宁渊摇了摇头,“放心吧,这个天麻薯经过特殊手段处理,已经没毒了,而且味道还不错。”

宋江不由得松了口气,然而听到宁渊的言论,忍不住吐槽道:

“主子你好歹也是赈灾先锋部队,结果却用自己的钱兑换粮食先送到赈灾区,自己什么吃的没有,好不容易想着猎杀这头害人的饿狼打牙祭,最后就只得到这些天麻薯。”

他们这个队伍是来赈灾的,副官负责安顿难民,宁渊则是带领小队人马前来勘测地形,准备挖渠引流彻底解决旱灾。

因为轻装简行,这才什么粮食都没有带。

宁渊倒是不在乎那么多,打断了宋江的话,“好了,有的吃不错,想想那些难民们,有些人甚至连泥巴木皮都能吃,咱们这顿还算不错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