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现代都市 >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文章精选阅读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文章精选阅读

于自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现已上架,主角是陆松霍庭琛,作者“于自乐”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定睛一看:嗷,她竟然抓着霍庭琛的裤腰!赶紧缩回手!“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楚辞忧小声道歉,苍白的脸蛋涨得通红。“我听到她的声音了!”陆松大喜,一面就要往里闯。可算让他找着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楚辞忧弄上手术台!手术一做,明天就可以领结婚证。然后,楚辞忧现在拥有的一切,就都是他和嫣......

主角:陆松霍庭琛   更新:2024-05-16 00: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松霍庭琛的现代都市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文章精选阅读》,由网络作家“于自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现已上架,主角是陆松霍庭琛,作者“于自乐”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定睛一看:嗷,她竟然抓着霍庭琛的裤腰!赶紧缩回手!“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楚辞忧小声道歉,苍白的脸蛋涨得通红。“我听到她的声音了!”陆松大喜,一面就要往里闯。可算让他找着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楚辞忧弄上手术台!手术一做,明天就可以领结婚证。然后,楚辞忧现在拥有的一切,就都是他和嫣......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文章精选阅读》精彩片段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于自乐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这本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并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05章 挑拨,写了616636字!

书友评价

作者写个结婚的番外吧这结局太草率了都领了个证好难受[哭][委屈]

很久没有这么喜欢一篇小说了,啥时候完结

剧情特别突然,感觉从霍被反派抓开始到现在把青田帮人都给扬了,这里边各个事件的展开很突然,读着感觉节奏断层式变化,让人不是很容易融入新剧情。 已经追到完结了,总体感觉读着挺舒服的,但是个人觉得到后期写的比较仓促,剧情走的太快了的感觉,包括结尾也结束的特别草率,但总体上还是值得一读的(「・ω・)「嘿

笑死我了,不会把吃下虫蛊吧管家当成老公了吧[笑哭][笑哭][笑哭][笑哭][笑哭]

作者大大什么时间更新[抓狂]好想看后面的

越后期越不好看了。[尬笑][尬笑][尬笑]后面越来越烂,女主作精本质出来了离了也好,男主独自美丽。反正要是我就离了。真是越写越烂。

热门章节

第144章 孟辉被迫回京

第145章 我老公天下第一棒!

第146章 霍庭琛到底是什么人物?

第147章 危机升级

第148章 比比谁更狠(加更)

作品试读


楚辞忧跌跌撞撞地往前跑,她没有钱也没手机,无法电话报警。

唯一的办法,就是想跑去医院附近的警局求助。

但,虚弱的身体根本不足以支持她跑太远。

“楚小姐在前面!”

“辞忧,你停下……”

陆松和保镖的声音传来,楚辞忧回+头一看,魂都要吓飞了。

这么快就追来了!他们绝对查了医院的监控。

怎么办?

如果她被抓回去,麻醉一打便是砧板上的鱼肉,前世的悲剧将重演。

楚辞忧慌得全身冒汗,几欲晕厥。

她拼尽全力的加快脚步,却更加踉跄。

她现在的身体况太差了,根本跑不动。再这样下去,她还是会被抓走。

怎么办?谁来帮帮她啊!

不知道拐了几个弯后,楚辞忧看到一间特殊的病房。

如果她没有记错,此时里面躺着的是景城第一豪门霍家的长孙——霍庭琛。

此人做事雷厉风行,手段狠辣。接手霍氏不到两年便让霍氏成为景城最牛掰的存在。

可惜,他在三个月前出车祸变成植物人。

此时门虚掩着,无人值守。

楚辞忧一咬牙闯进去关上门。

“人呢?跑哪儿了?”

“找!一定要把人找出来!”

陆松的声音和脚步声越来越近。这间病房虽然很豪华,但没什么可以躲的地方。

楚辞忧灵机一动,掀被子钻进去。

“滚——”

突如其来的声音,差点儿吓得楚辞忧从床上滚下去。

植物人是不会说话的,她幻听了?

肯定是。

楚辞忧再次挨过去紧贴着霍庭琛,这样从外面看起来就像一个人。

只要不掀开被子,不会发现她的存在。

陆松再有胆,也不敢随便掀霍庭琛的被子。

男人体温很高,挨着他身体都变暖了,楚辞忧突然想哭。

她最尊重的母亲,付出真心的未婚夫,疼爱的妹妹……都是一群魔鬼!

她做错了什么,要被他们那样对待?

“陆先生,楚小姐闯到霍少的病房去了。”

陆松和保镖们聚在霍庭琛的病房外,虽没立刻闯入,但已经在商议对策。

楚辞忧的心悬了起来。

霍庭琛虽然尊贵,现在毕竟植物人,不能说也不能动。

霍家的保镖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要是真让陆松带人闯进来,她就完了……

“唉,霍庭琛,你说我该怎么办?”楚辞忧揪着霍庭琛的衣服,愁得想哭。

“与我无关!赶紧滚下去!”

楚辞忧震惊得忘了哭。

霍庭琛真的说话了!他醒了?

那太好了,她可以寻求他的庇护。

毕竟他们也算旧识。

“霍庭琛,求你帮帮我。陆松那个混蛋伪造假病历,要切除我的左胸。”楚辞忧从被子下钻出来,和霍庭琛面对面。

霍庭琛闭着眼,睡得很安详。

装睡?

楚辞忧可不能放过这唯一的获救机会。

她用力摇晃他:“霍庭琛,我知道你醒了。你睁开眼看看,我是楚辞忧啊!”

“楚辞忧?”

霍庭琛的声音再次响起,但他依旧闭着眼,嘴巴根本没动过。

可他明明在和她说话啊,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传说的腹语?

楚辞忧把手放到霍庭琛肚子上。

只是随着呼吸轻微的起伏,并没有过多的动作。

他到底是怎么和她说话的?

楚辞忧好奇极了,道:“你能和我说话,是吗?”

等啊等,都没有再听到霍庭琛说话。

楚辞忧都开始怀疑自己了:到底是霍庭琛在和她说话?还是急于求助的她产生了幻觉?

就在这时,门外也传来争执。

“陆先生,这是我家霍少的病房。”

“江特助,很抱歉。是我未婚妻擅入了,我就把她带走。”

楚辞忧心弦一紧。

不管是不是幻觉,现在她别无选择。

楚辞忧迅速钻回被窝,紧贴着霍庭琛躺平,在心里祈祷着江北能搞定陆松。

“陆先生定是眼花了,我一直守在门口,可没见谁闯进去。”

“江特助,不如打开门让我们看一看?”陆松陪着笑脸。

霍庭琛是他招惹不起的,哪怕现在的霍庭琛已经在车祸中变成植物人。

但他今天一定要找到楚辞忧,送她上手术台。

否则,筹谋数月的计划就泡汤了!

“不行!霍少的房间不是谁都可以看的。”

“江特助……”

“请陆先生不要影响我的工作!”

江北态度坚决,陆松不敢轻易得罪。

气氛陷入僵持,他扶扶眼镜问身边人:“阿四,你可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楚小姐确实进去了。我敢以人头担保,楚小姐就在里面!”阿四说。

“江特助,你听到了吧?”陆松的语气渐渐不耐,“我未婚妻的手术不能耽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她从小被娇惯被坏了,怕疼。所以才临阵逃脱。就请你通融通融吧!”

楚辞忧又怒又怕,瘦弱的身体在被子里轻颤,小手紧紧地揪着霍庭琛的衣襟,腿也不自觉的缠到霍庭琛身上。

“女人,松开!”霍庭琛怒喝。

又幻听了?

楚辞忧也觉得现在的姿势尴尬,把腿收了回来。

但身体依旧紧挨着他,在心中祈祷陆松赶紧走,然后她就可以找江北借手机报警。

“江特助,您也担心霍少的安危吧?我未婚妻身上有病毒,若是传染给霍少也不好。”陆松说。

楚辞忧气得想打人。

她没病!

江北不会真的要开门吧?

咔嗒——

门锁转动。

楚辞忧害怕到发抖,小手无意识地揪着霍庭琛的衣服。

“女人,你在摸哪里?”

霍庭琛恼怒地声音突然响起,让楚辞忧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嗷,她竟然抓着霍庭琛的裤腰!

赶紧缩回手!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楚辞忧小声道歉,苍白的脸蛋涨得通红。

“我听到她的声音了!”陆松大喜,一面就要往里闯。

可算让他找着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楚辞忧弄上手术台!

手术一做,明天就可以领结婚证。

然后,楚辞忧现在拥有的一切,就都是他和嫣然的了!

楚辞忧暗暗叫糟,又觉得悲哀。

难道重活一世,还摆脱不掉前世的悲剧吗?

“陆先生。”

江北闪身拦住陆松,“您听错了,哪有什么女人的声音?”

“就刚刚!”

“我就没听到。而且这病房一目了然,除了我家霍少没有别人。”

“她肯定是躲起来了,我找一找……”

“陆先生还想搜查我家霍少的房间?”

四五名身材魁梧的保镖悄无声息地出现,一字排开挡在门口。

陆松衡量片刻,讪讪地往后退:“打扰了。”

关上门,江北便朝病床走去。

被子一掀,楚辞忧暴露了。

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于自乐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这本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佚名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并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22章 被迫同床,写了650846字!

书友评价

作者写个结婚的番外吧这结局太草率了都领了个证好难受[哭][委屈]

作者大大什么时间更新[抓狂]好想看后面的

笑死我了,不会把吃下虫蛊吧管家当成老公了吧[笑哭][笑哭][笑哭][笑哭][笑哭]

很久没有这么喜欢一篇小说了,啥时候完结

剧情特别突然,感觉从霍被反派抓开始到现在把青田帮人都给扬了,这里边各个事件的展开很突然,读着感觉节奏断层式变化,让人不是很容易融入新剧情。 已经追到完结了,总体感觉读着挺舒服的,但是个人觉得到后期写的比较仓促,剧情走的太快了的感觉,包括结尾也结束的特别草率,但总体上还是值得一读的(「・ω・)「嘿

越后期越不好看了。[尬笑][尬笑][尬笑]后面越来越烂,女主作精本质出来了离了也好,男主独自美丽。反正要是我就离了。真是越写越烂。

热门章节

第154章 一手交药,一手交人

第155章 真真假假,难逃法眼

第156章 孟雅挨训

第157章 桂秀离家出走

第158章 捡到一个桂秀

作品试读


“这……”

楚辞忧没法接话。

这段没有爱情的婚姻只是交易,生出来的孩子也不会幸福。

她已经不幸,还要让自己的孩子沦为筹码吗?

霍庭琛冷冷地等着楚辞忧的答复,心中大概率已经有了结论——她就是为名为利而来!

按老妈的性子,结婚就给十亿聘礼,生孩子至少二十亿起步。

轻轻松松三十亿到手,如果东郊的地真的飙升十倍,她就是坐拥一百多亿的富婆。直接走上人生巅峰!

真没想到,她

“妈,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这事以后再说好吗?”

楚辞忧咬咬牙,狠心拒绝了。

霍庭琛大吃一惊:不生?不想要更多钱财了?

“小忧……”秦如芳很失望。

难道他们睡在同一个被窝里是纯睡觉吗?

不行,她得再做点儿什么。

“行,妈不逼你。”秦如芳假意妥协,“这两天和庭琛相处得还顺利吗?”

“嗯。”

楚辞忧心虚地低下头,又想起自己害霍庭琛睡不好的事,耳尖泛红。

这般娇羞不是小夫妻之间才会有的吗?

秦如芳若有所思。

也许楚辞忧也在努力,只是还无法突破。

没关系,她会帮她的!

秦如芳走后,楚辞忧就赶紧向霍庭琛解释:“我没想过占你便宜,真的……”

“我会醒的。”霍庭琛冷哼,“我的孩子,我做主!”

“好的好的!”

楚辞忧点头如捣蒜。

霍大佬是她惹不起的角色,反正她想要的庇护已经得到了。

“我妈恐怕扛不住奶奶的压力,你告诉江北,一定要在三天内把证据交到董事局。”霍庭琛道。

“那样就能对抗大伯?”楚辞忧问。

霍庭琛深吸一口气,语调狠厉:“如果我没猜错,弄我车的人是霍中杰。”

“你堂哥?”

楚辞忧惊得叫起来。

竟然是大伯家的阴谋,那霍氏他们是志在必得了。

如果霍庭琛一直醒不过来……

就在这时,楚辞忧的手机响了:“小忧,你爸晕倒了,你快回来!”

林美华焦虑地声音传来,楚辞忧的心弦条件反射地紧了紧。

但很快,她又冷静下来:“晕了就送医院,找我没用,我不是医生。”

“小忧,你爸是想你了才晕倒的。你还是回来一趟吧!”

“不来!”

楚辞忧毫不犹豫的拒绝。

楚学坤上个月才做了体检,身体倍儿棒。他们肯定是想骗她回家!

好不容易才跳出火坑,绝对不能又跳回去!

“小忧,难道你要眼看着你爸死吗?不管怎样,你爸对你有生养之恩。生养之恩大过天呐!”

“生养之恩?”楚辞忧冷笑,“早在你们伙同陆松把我送上手术台的时候,就已经恩断义绝了!”

“小忧那件事是误会……”

“是不是误会,法院会判的。”

林美华被惊到:“你,你起诉了?”

“对。”

说完楚辞忧就挂电话。

宋医生不是跑了吗?她就踩踩草,把蛇惊出来!

霍庭琛的眉毛动了两下,似乎在嘉奖她反击给力。

可惜楚辞忧骂完就蔫了,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唉,霍庭琛你说,是不是但凡有点儿钱的家庭都没有真情在?”

霍庭琛沉默了。

利益面前见人心。

尤其像霍氏这样的望族。别说直系,就连旁系也想分一杯羹。

这次大伯家是想进董事局,下次呢?

偏偏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楚家这样,霍家也这样……”楚辞忧兀自感叹着,同情地看着霍庭琛,“你赶紧醒过来主持大局吧!”

“当然!”霍庭琛用力咬牙,结果真的咬到了。

真真实实的咬牙感,把他自己都惊住。

他愣了几秒,试着再次咬牙。

咬到了!

他的身体机能又恢复了一点点,假以时日,他肯定能重新睁眼走路,做回以前的霍庭琛。

霍庭琛激动得心潮澎湃,正想和楚辞忧分享他的喜悦,却听到楚学坤在骂她。

“孽障,你连自己亲爸的死活都不管了吗?老子警告你,马上滚回来!”

“哟,醒了?还能骂人了?”楚辞忧嘲弄地冷笑,“中气这么足,应该没有大碍。”

“马上滚回来!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姚安的墓在哪里!”

楚辞忧心弦一紧,抓 着摇椅的手开始发抖。

十八年认贼为母,她愧对亲娘。

她想知道墓在哪儿,想去坟前赔罪。

楚学坤不愧是老狐狸,很会拿捏她啊……

“如果我是你,就拉黑。”霍庭琛说。

楚辞忧怔了怔:“可那样我就永远不知道我妈埋在哪儿……”

“你才二十一岁,耗不过楚学坤吗?”霍庭琛嗤笑,“如果我是你,就不表露出半分好奇。等他熬不住,自然会主动告知。”

“有道理。”

楚辞忧豁然开朗,切电话并把陆松和楚家的人全部拉黑。

反正他们除了骂她PUA她也没别的事。

亲情?早就不存在了。

似是想到什么,楚辞忧眨眨眼睛问霍庭琛:“你们霍家手眼通天,能否帮我查一份二十一年前的出生证明?”

“谁的?”

“楚嫣然。”

————

楚家,林美华温柔的为楚学坤按揉着太阳穴,柔声劝慰:“老公,你就别气了。人家现在攀上霍家的高枝翅膀硬了,你就是气死了她也不会回来。”

“她是铁了心不给我们姚安留下的东西,要看楚家破产!”楚学坤不仅气,还上火。

楚家现在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如果再得不到资金补给,他一手创办的企业就完了。

“陆松也是没用,连个女人都哄不好。”楚学坤骂。

楚嫣然替自己的心上人叫屈:“爸,这可不是陆松的错。是楚辞忧太冷血,想让我们楚家破产呢!”

“你也是冒失,你就不能等他们结了婚再怀孕吗?”

楚学坤逮谁骂谁,把楚嫣然气坏了。

她委屈得直跺脚:“爸,我这是意外怀孕,又不是故意的……”

“少睡几次,能有这事?”楚学坤闭上眼睛,为钱焦虑到头疼。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他有了主意,挥开林美华的手坐直身子。

“别按了,你去准备些好礼,随我去趟霍家。”

“老公?”

“既然小忧已经嫁人,我们就祝福她吧!”楚学坤捏着下巴,老谋深算地眯起眼睛。

他真是气糊涂了,光想着姚安留下的古董,竟然没想过去巴结霍家!

霍家手指缝里漏点儿出来,不比那支古董玉钗强?

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没有啊!”陆松莫名其妙,“我又不是真傻,都这样了还惦记他。”

“那你为何阻止他娶楚嫣然?”霍庭琛冷笑,心里泛起异样的酸味。

哼,她分明就是对前男友恋恋不忘!愚蠢的女人!

“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好过。”陆松耸耸肩,“我,不想有成人之美。”

霍庭琛不信。

不过这是她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霍庭琛工作累了,开始睡觉。

“你不信我?”陆松急了,用力摇晃他,“我对陆松只有恨,没有爱。真的!”

霍庭琛被她摇得没法睡,只得开口:“你是爱是恨,都与我无关。”

“有关!”

陆松被气着了,双手叉着小腰,胸脯子剧烈地起伏着。

她已经傻过一辈子,这辈子绝不会再当傻子。

霍庭琛怎就是不信她?

“霍庭琛你起来,不许睡!咱们说清楚!”

“霍庭琛!霍庭琛!”

霍庭琛持续装死……不对,是装睡。

“我知道你没睡!你听得到!”陆松上前掐着霍庭琛的脸,慢慢用力。

他会痛,她就不信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如果不能,那就是力气没使够!

陆松两手用力,把霍庭琛的俊脸都掐变形了。

“陆松你在干什么?”

白璟突然冲进来,大声喝斥。

“没,没干什么……”

陆松松了手,还在气。

“陆松,你这是虐待病人!”白璟气坏了,冷白脸都红了,“早上你伤了他的腰,现在你又想干什么?”

“我,我在帮他按摩。”陆松心虚地说。

白璟呵呵哒:“我都看到了,你在欺负他!”

秦如芳听到动静也上来了,陆松哪敢当着婆婆的面承认欺负霍庭琛?

她想了想,说:“这是脸部按摩。”

“呵呵!”白璟举起手机,“你自己看!”

竟然被白璟抓拍到了!

陆松满头黑线,那照片横看竖看都是欺负人。

秦如芳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小忧,你这……”

“是他让我这么做的……”陆松把责任推到霍庭琛身上。

秦如芳恍然大悟:小夫妻之间的情趣啊?挺好。就是有点儿丢人,她儿子竟然有受虐倾向!

“阿姨,您可别信她。她早上才扭了庭琛的腰,现在又掐他的脸。”白璟气愤地指着陆松。

总觉得,她在拱了庭琛哥这棵优秀的大白菜。

“小璟,是你误会了。”秦如芳道,“夫妻之间就是这么相处的。”

还没结婚的白璟惊得不行:“阿姨,您也被她迷惑了吗?”

“咳,等你有了女朋友就懂了。”秦如芳老脸一红。

白璟突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阿姨也这么这么虐待过姨夫?

“白医生看好了,你说的虐待还没完。”陆松重新捏住霍庭琛的脸颊,对着他的唇吻下去。

蜻蜓点水,短短两秒。

霍庭琛的大脑空白了一下:“陆松,你疯了吗?”

“有本事你再亲一次?!”

陆松红着小脸起身,理直气壮的问白璟:“白医生,看清楚了吗?”

白璟像被雷劈似的,僵在原地失去反应能力。

陆松深呼吸,控制着住心跳节奏。

两世为人,第一次亲男人,这种感觉……有点儿曼妙。

“小璟啊,你别再大惊小怪了。有时间找个女朋友。”秦如芳掩嘴轻笑。

白璟讪讪:“我有女朋友……就是还没追上。”

“那你赶紧追上就可以玩亲亲了。”陆松轻轻一哂。

年轻有为、英俊过人的白医生竟然还是个单纯的小处男。

有朋友如此,想必霍庭琛也是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

“你!”

白璟气死了,嘟囔道,“那你怎么把他的腰也扭了?”

秦如芳连忙把去捂白璟的嘴:“还问?还问!”

小说《新婚夜,夫人她读心植物人总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风平浪静地过了两天,楚家和陆松竟然没有再来打扰。

楚辞忧启动新任务:周一去霍氏上任。

江北听闻是霍庭琛的意思,十分震惊:“少夫人,霍总真的这样说?”

“嗯。”

楚辞忧颔首。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她还照霍庭琛的叮嘱举了个例子:“江边的工程款是不是一直拖着没结清?”

“少夫人知道这事?”江北愕然。

江边有项目工程是霍庭琛出事前亲自跟进的,结果对方不讲武德,霍庭琛一出事就各种赖账。

两个亿的尾款不算多,但这已经不是钱的事,而是把霍氏的脸面按在地上摩擦!

江北和一众高层为这事头都想秃了,也没法子。

如果楚辞忧能解决……

“少夫人,你有何妙计?”江北问。

“霍庭琛说老王有个弱点,可攻之。”楚辞忧眨眨眼,“老王刚上幼儿园的孙女,其实是他的女儿。”

“天!”

江北惊得捂嘴。

彻底相信楚辞忧进公司是霍庭琛的意思了。

只有霍庭琛才能挖到这样的大瓜!

“少夫人,你是霍氏的福气!”江北马上去找秦如芳。

楚辞忧有些紧张。

她不确定秦如芳会不会答应,毕竟秦如芳找她来的主要目的是生孩子。

“别担心,江北会说服我妈的。”霍庭琛舒服的晒着太阳,懒懒地说。

楚辞忧先一愣,而后震惊得捂着胸口步步后退:“你你你也能听到我的心声了?”

“猜的。”

霍庭琛轻笑,“你已经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五遍,每遍十七步。证明你不安。”

楚辞忧:………

攻人先攻心啊!睡着都这么厉害,醒了更不得了。

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已是人生巅峰。

要是她有他一半厉害,何愁养不活自己?

“我还有事交代你,拿手机备注。”霍庭琛道。

“好的。”

楚辞忧赶紧打开记事本,把霍庭琛说的话一字一句记下来。

等霍庭琛交代完,江北也回来了,满面喜色。

“少夫人,太太已经同意你进公司。”

“那就走吧!”

楚辞忧瞄了瞄霍庭琛。

其实很想带他一起去公司,这样有问题就能当场问他……

她这么想着,也这么问了:“江北,我能不能带他一起去?”

“这可不行!”江北有被吓到,“少夫人,你不知道霍总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绝对不能擅离家门。”

“哦,那好吧!”

楚辞忧只得放弃。

“去吧,我看好你!”霍庭琛疲惫地说。

真奇怪,被她用美色磋磨的时候怎么都不累,一谈工作就累得不行。

……

前世楚辞忧大学还没毕业,便被渣爹继母亲安排与陆松相亲。

毕业后,他们说先成家后立业,让她结婚后再进楚氏。

而她沉沦在陆松的柔情蜜意里,丝毫不知阴谋。

而现在,站在霍氏集团大楼前,楚辞忧事业心爆棚!

“少夫人,您准备好了吗?”江北问。

“好了。”

楚辞忧昂首挺胸摆出总裁夫人的架势,走进霍氏。

前台小姐正要上前阻拦,江北大声宣布:“各位,总裁夫人到了。”

“啊?”

众人皆惊。

霍总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大家好。”楚辞忧矜傲的微微颔首。

不给大家打量她的机会,便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直奔总裁办。

而霍庭琛已婚、总裁夫人大驾光临的消息,迅速在霍氏传开。

总裁办,原本属于霍庭琛的老板椅上正坐着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

接到电话他大吃一惊:“荒唐!庭琛根本就没老婆!”

“大伯父,您好。”楚辞忧在江北地带领下,走进办公室。

霍建树直起身子,看着闯进办公室的年轻女孩:“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楚辞忧自小接受名门闺秀的教育,上哪儿都不曾怯场。

如今面对霍建树也一样。

她时刻谨记“总裁夫人”的身份,走到沙发上坐下。

江北道:“霍先生,这是我们总裁夫人……”

“胡说八道!庭琛不仅没老婆,女朋友都没有!”霍建树厉声打断江北,“小子,随便找个女人,就想糊弄你大爷?呸,做梦!”

江北被喷了一脸口水,嫌弃的用纸巾擦脸。

楚辞忧拧起眉头。

堂堂霍氏的大伯,素质如此低下!

“你,马上滚出去!”霍建树指着楚辞忧吼。

楚辞忧不卑不亢地说:“大伯,我的身份还轮不到您来质疑。”

“霍先生,这位确实是总裁夫人,您不信可以问问我家太太。”江北说着,便拨通秦如芳的手机。

霍建树不信的接过来,粗鲁的大声问:“弟妹,那个女人是你弄来的?”

这话说的太不尊重人了,江北好怕娇生惯养的楚辞忧受不了,擦着汗低声宽慰:“少夫人,霍先生他就是这个样子……”

“无妨。”

楚辞忧不在意地笑笑。

前世她听过更多更难听的话。

楚学坤骂过她:小贱人,和你的短命娘一样没福!有娘生没娘养,一条贱命死有余辜。

陆松说:你的刀口丑得像一条蛆,让人看了就恶心!

重生归来,她已经免疫了。

那边秦如芳不知道和霍建树说了什么,他放下手机的时候脸黑如锅底。

“还真是庭琛的媳妇!明知他成植物人了还嫁,你是图钱吧?说,想要多少。”

“大伯多虑了,我图人不图钱。”楚辞忧站起来,矜贵的拍拍西裤上的皱褶,“既然说清楚了,就请大伯让让,我要处理公务了。”

霍建树瞪着楚辞忧的目光恨不得杀了她。

楚辞忧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

半晌,霍建树改下阵来。

他忿忿地起身,阴阳怪气地说:“侄儿媳妇年纪不大,心比天高,注意别摔着!”

“多谢大伯关心。”

楚辞忧走到办公室桌后,用酒精湿巾擦了擦椅子。

嫌弃得如此明显,霍建树气得脸色涨红:“侄儿媳妇,你那是什么意思?”

“庭琛说他的椅子只有我和他能坐,大伯下次注意些别做错了。酒精消毒次数多了伤皮料。”

楚辞忧堂而皇之的坐下,瘦削的身躯在偌大的办公桌后显得娇小。

但她的气势很强,一点儿也不像刚毕业的大学生。

江北暗暗惊喜:是个好苗子!霍氏有救了!

霍建树气疯了,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就掷过去:“臭婊子你敢嫌弃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