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回到1991当枭雄

重生回到1991当枭雄

一曲东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混混出身的陈凡,摸爬滚打十几年,终于从一无所有,混到身价几千万的枭雄。人生最为得意时,他突然被确诊为癌症晚期,不想被病痛折磨的陈凡,宿醉一场,再睁眼,他发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1991年。由一代枭雄,重生成一个打老婆,骂孩子,气死父母的二流子,他不允许自己的人生这样颓废下去。前世没能成为大佬,这一世,他发誓要成为大佬中的大佬!

主角:陈凡,李小荷   更新:2022-07-15 23: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凡,李小荷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回到1991当枭雄》,由网络作家“一曲东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混混出身的陈凡,摸爬滚打十几年,终于从一无所有,混到身价几千万的枭雄。人生最为得意时,他突然被确诊为癌症晚期,不想被病痛折磨的陈凡,宿醉一场,再睁眼,他发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1991年。由一代枭雄,重生成一个打老婆,骂孩子,气死父母的二流子,他不允许自己的人生这样颓废下去。前世没能成为大佬,这一世,他发誓要成为大佬中的大佬!

《重生回到1991当枭雄》精彩片段

陈凡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白蓝格床单和牡丹花被罩,狭小的空间摆放着一套老旧的组合柜,屋外的小厅里还有一个特有年代感的泥褐色大水缸。

陈凡摸到大水缸边沿,拿着泛黑的铁皮水舀子喝了一口水,偶然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肥大的老旧西装,土味十足的束脚休闲裤,穿到发灰的白球鞋,胡子邋遢的脸,可关键是,这张脸不属于陈凡!

“我不是喝酒喝死了吗?”陈凡目光呆滞的笑了起来,“这是重生了?”

陈凡来自2021年,混混出身,摸爬滚打十几年,混到身价几千万枭雄,却突然被确诊癌症晚期,不想被病痛折磨,干脆敞开了喝一顿大酒,再睁眼就是现在的场景了。

无意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彩色日历,1991年9月,一股混乱的记忆犹如开闸洪水般随之涌入了他的脑中。

陈凡,二十三岁,三年前通过相亲与如今的老婆李小荷结婚,但他嗜酒嗜赌,李小荷不敢让他碰,越不让碰,他就越是往死里打,越是往死里打,李小荷就越倔,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一年前陈凡气死了爹妈,拿到这套职工房,妹妹陈莉被迫辍学,务工赚钱,赚来的钱都是陈凡的,但陈凡却整天想着如何把亲妹妹卖个好价钱,去赌桌上翻本,所以陈凡不打陈莉,打坏了,也就卖不上好价钱了。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把最后能借的一笔钱输光了的陈凡,又打了李小荷一顿,若不是陈莉拉着,估计真能把李小荷打死。

半晌,陈凡整理好了脑中零零碎碎的记忆,忍不住暗骂,这陈凡绝对是人渣中的战斗渣。

“既然上辈子没当成大佬,这辈子重生在遍地黄金的九十年代,那我就要成为大佬中的大佬!”陈凡暗下决心。

忽的,门开了,一位二十出头的高挑少女走了进来,不施粉黛的俏脸和身上透出的那股清纯,堪比后世走清纯玉女风的大明星,若是打扮一下就是碾压,她就是李小荷。

“嫂子......”李小荷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大姑娘,模样一般,看向陈凡的灵动双目中,写满了绝望,她是陈莉。

“陈凡!”李小荷满眼惊恐的看着陈凡,但下意识的把陈莉护在身后,“服装厂给我涨工资了,我能挣钱,你别想把她卖给别人当媳妇!”

李小荷全身都在颤抖,紫青色的嘴角更是没来由的抽了抽,显得很惊恐。

陈凡很想解释,那个人渣中的战斗渣不是他,但谁会信呢?

陈凡无奈的笑了一声,坐到了水缸旁边的床上,应该是陈莉的床,“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卖她干什么?更何况,恋爱自由,谁也没权利干涉她的婚姻!”

“有吃的吗?我饿了!”陈凡竟然没动手打李小荷,而且说话还这么温柔,这让李小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别说李小荷,就连陈莉都瞪大了美目,怔怔的看着陈凡。

对于二女来说,陈凡不吼不骂不动手,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更别说现在这种平易近人的态度了!

“我这就做饭!”李小荷立刻钻进了厨房,手忙脚乱的忙碌了起来。

她很怕陈凡,但却没想过离婚。

这是个开放与传统碰撞的年代,开放的人简直堪比三十年后,而传统的人对贞洁看的比命重要,李小荷属于后者,除非被陈凡打死,否则她绝对不会离婚。

李小荷在忙,陈莉则是躲在角落偷偷盯着陈凡。

“我脸上有花吗?”陈凡笑吟吟的看着局促不安的陈莉。

上一世,陈凡是个孤儿,没亲人也没老婆,总会有那么一瞬间,他渴望有个家,渴望有二三至亲。

而这辈子突然多了妹妹和老婆,他倒是有些不适应,也没有太强烈的归属感,唯一满意的就是,李小荷是真漂亮,绝对是他上辈子游戏花丛多年都没见过的那种女人。

“没......”陈莉慌忙的摇头,收回目光,不敢再看陈凡,可她的直觉却告诉她,陈凡变了。

很快,高粱米饭加咸菜被摆上了小方桌。

李小荷又惊又惧的小声说道:“家里就这些了,先将就着,等我发了工资,在买些油盐回来。”

“很久没吃粗粮了,味道还不错。”陈凡大口吃了起来,这种饭菜,他有二十多年没吃过了,虽然味道的确不怎么样,但在陈凡口中,却别有一番滋味。

已经躲到了卧室里的陈莉和李小荷,怔怔的看着陈凡大快朵颐,二女相互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撼。

“嫂子,他好像变了一个人!”陈莉小声嘀咕。

“他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李小荷很警惕。

陈莉心中一惊,声音都有些发颤,“他是不是想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把我卖了?”

李小荷:“这几天我们小心一点。”

“你们也出来一起吃吧!”屋外的陈凡朝着二女喊道:“一会饭要凉了。”

“他竟然还会关心我们?”陈莉惊呼一声。

“先出去吃饭,情况不对你就跑,我拦着他!”李小荷虽然这么说,但眼中却情不自禁的闪动出了期盼的光芒。

她不期盼陈凡变得有多好,只要不打她,不卖陈莉,李小荷就心甘情愿的赚钱养着他。

陈凡吃完饭把筷子一丢,直接回到屋里思考人生去了,二女这才坐到桌上,心不在焉的吃着饭。

就在这时候,楼道里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和骂骂咧咧的声音。

“陈凡呢?”

“一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家?”

“今天要是不搬走,我就把你家拆了!”

叫嚷声在陈凡家门口停了下来,随后便是一阵疯狂的砸门声。

每一道砸门声,落在李小荷和陈莉耳中,都像是阎王爷的催命符,陈莉被吓的缩到了墙角瑟瑟发抖,李小荷壮着胆子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名西服大分头的丑男,胳肢窝里还夹着一只皮包,看起来很有派头,只是,那双写满了垂涎的绿豆眼,毫不掩饰的在李小荷身上游走着。

“李小荷,这套房子早在一年前厂里就应该收回了,看在你和陈莉都在厂里做工的份上,才一直让你们住,可是你们也不能不要脸吧?赖着就不走了?”绿豆眼丑男那双眼,好像舍不得从李小荷身上移开一样。

“李主任,我们家的情况你知道,通融一下,让我们再多住一些时间吧!”李小荷忍下了绿豆眼丑男的眼神,开口哀求道。

“白住啊?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绿豆眼的李主任冷哼了一声。

“李主任,楼里不少人都是从厂里租的房子,实在不行,我们也租......”

李小荷话还没说完,就被李主任给打断了,“租?你们家拿什么租?这里虽然是筒子楼,但一个月40块钱的租金,你们付得起吗?要说租,那也行!老陈头已经死一年了吧?那你们就先把这一年的租金480块钱补齐了!”

“这......”李小荷语塞。

“我知道,你们家没钱,所以......”李主任肆无忌惮的紧盯着李小荷,“你要是和陈凡离婚跟我,租金我给你出了,你可以继续住这里,否则,就从这里滚出去!”

“我就是死,也不会和陈凡离婚的!”李小荷心中无比的委屈,如果她想离婚,早就离了,可职工房被收回,一家人就真的无家可归了,可如果继续住,又没有钱付租金......

此时,陈凡面色阴沉的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刚才的对话他都听到了,情况也都了解了。

李小荷刚才的那句话,让陈凡感动的一塌糊涂。

宁可死都不和一个打老婆卖妹妹,赌鬼加酒鬼的人渣离婚,这种女人,对上一世游戏花丛的陈凡来说,吸引力是致命的!

“哟呵!陈凡,你小子在家啊?”李主任趾高气昂的蔑笑了起来,“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听见了!”陈凡冷冷的点了点头,胸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那般。

短暂的接触,李小荷和陈莉就让陈凡体会到了家的感觉。

如今,这个李主任竟然当着陈凡的面让李小荷和陈凡离婚,还让李小荷跟他,简直是岂有此理!

“既然听见了,就赶紧滚!”李主任仿佛吃定陈凡一样,“或者跟李小荷离婚,再不然,把你妹妹卖了吧,否则你可就要流落街头了!”

听了李主任的话,陈莉立刻颤抖了起来,好像受到惊吓那般,缩在墙角惊恐的望着陈凡,嘴唇都被要出血了,嘴里还不断的嘟囔着,“不要卖我......不要卖我......哥......”

陈凡低下头,看着状若癫狂的陈莉,心中没来由的一疼,尤其是那一声“哥”,更是让陈凡感受到了强烈的归属感!

李小荷和陈莉都是苦命的人,二女相依为命,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见陈莉如此模样,李小荷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在这种危急关头,李主任提什么不好,非要提卖陈莉这档子事?

这不是把陈莉往火坑里推,让陈凡铁了心卖她吗?

“你走!马上给我走!”李小荷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歇斯底里的大吼了起来,疯狂的把李主任朝着门外推。

李主任被李小荷突如其来的推搡了一下,脚下没站稳,险些摔倒,回过神来之后,李主任直接甩了李小荷一巴掌,“踏马的!臭娘们!给你脸了是不是?”

清脆的巴掌声,唤醒了发愣的陈凡。

当陈凡看到了捂着脸靠在墙上的李小荷之时,心中的火山终于爆发了!

如果说陈莉的状况让陈凡感觉到了心疼,那李小荷这一巴掌,就让陈凡体会到了这个好不容易拥有的家,即将支离破碎的痛楚!

陈凡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鞋底子直接印在了李主任的脸上......

老陈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楼上楼下已经有不少人探出了头,对于这个信息和科技都极度匮乏的年代,看热闹成为了每家每户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之一,这群邻居又怎么可能放过这种大热闹呢?

“这个陈凡,气死爹妈,靠老婆养,还要卖妹妹,平时打老婆那么凶,现在怎么连个屁都不敢放?”

“陈凡除了老婆,谁也不敢打。”

“你懂啥?李小荷就是个贱人,我听说她是出去卖的,不然哪来这么多钱养陈凡?”

“陈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早早辍了学,听说跟镇上那群痞子眉来眼去的。”

关于老陈家的热议,当真是络绎不绝,在这群邻居的嘴里,老陈家这三个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至于帮忙?

各扫门前雪是传统美德,嚼嚼舌根子,看个热闹就行了。

可就在这时候,李主任瘦弱的身体直接从屋子里倒飞了出来,狠狠砸在了冰冷又坚硬的水泥地上。

四周邻居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李主任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啊!疼死我了!好你个陈凡!敢打我?”

喊的挺凶,可声音却小的可怜,没办法,就李主任这身板,两个他都不够陈凡打的!

打他?

相比于灌水泥和点天灯,这种事情对于陈凡来说,根本就是小场面!

陈凡就像没事人一样,左手拎着椅子,右手抓起菜刀,把椅子往门口一摆,大大咧咧的坐到椅子上,顺便用菜刀磨一磨手上的死皮,“我打你了,你想怎么样?”

“我们还是说说房子的问题......”李主任见到陈凡手中的菜刀,瞬间就蔫了,可是一想到房子,他又来了精神,“去年和今年一共两年的房租,960块钱,拿出来吧,否则就滚蛋!”

“刚才不是还说补上去年的房租就行了吗?坐地起价啊?”陈凡眯起双眼,冷冷的看着李主任。

“办不到,那就收拾东西滚蛋!”李主任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他怕陈凡再动手。

“既然你把未来一年的房租都算上了,那是不是得让我缓几天呢?”陈凡不屑一笑。

李主任眼珠子一转,便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拿不出960块钱就滚蛋!”

960块钱在1991年绝对不是小钱,尤其是平均月薪只有100块钱的清合镇!


陈凡完全不在意,盯着李主任一字一顿道:“三天后,来取钱。”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赌鬼加酒鬼,怎么在三天内给我变出960块钱来!三天后我带着工人来,拿不出钱,就把你们扔出去!”李主任大吼了一声,便飞快逃走,那速度,比来时候不知快了多少倍。

左邻右舍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陈凡,不过陈凡却并不在意,掂了掂手中的菜刀,环顾四周,冷冷的说道:“把你们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老子没听清楚。”

“呃......”

“没事!”

“那口子,该吃饭了!”

“对对!吃饭!”

左邻右舍纷纷回家,紧闭房门,“呯呯呯”的关门声络绎不绝,他们也被陈凡给吓住了。

陈凡冷笑一声,随手关上房门,想要探出手去搀扶李小荷。

李小荷以为陈凡要打她,下意识的避开了陈凡伸出来的手,战战兢兢的想要起身,可接连受到惊吓,她的腿有些发软,不仅没站起来,反倒直接瘫坐到了地上。

见到李小荷如此模样,陈凡忍不住笑了一声,“这么怕我?”

“你别打我!我真的没有钱了!”李小荷狼狈的跑到了陈莉身前,将陈莉搂在怀里,警惕又绝望的盯着陈凡,“你怎么敢答应他?三天内我们根本不可能凑到960块钱!你别想打陈莉的主意,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你把她卖了!”

李小荷已经认定,陈凡为了不流落街头,肯定打算卖了陈莉换钱,毕竟,没人相信陈凡能在三天内凑齐960块钱,这可相当于李小荷不吃不喝一年的工资了!

陈凡看着满眼绝望的李小荷,还有泪痕未干,全身都在颤抖的陈莉,无奈的暗叹一口气。

看来,想要让二女接受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要怪就怪之前的陈凡实在是太渣了。

“我不卖陈莉,那960块钱我来想办法。”陈凡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家徒四壁?

呵呵!

现在是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

泪痕未干的陈莉和战战兢兢的李小荷,呆愣愣的看着陈凡,二人就好像是第一天认识陈凡一样。

陈凡朝着陈莉和李小荷笑了笑,“都过来吃饭吧,没菜了,将就一顿。”

陈莉和李小荷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陈凡,战战兢兢的坐到了饭桌的另一端,好像不敢接近陈凡似的。

半晌,陈莉鼓起勇气,怯生生的问道:“你真的,不卖我了?”

“你能值几个钱啊?”陈凡痞里痞气的回了一句,吓的陈莉立刻缩起了脖子。

“我还以为他变好了......”陈莉用极低的声音嘀咕了一句。

李小荷听见了,连忙在桌子底下悄悄踢了陈莉一脚,细若蚊声的说道:“一会我带你去做工,多赚点钱回来,他就不卖你了。”

陈莉没说话,但豆大的泪珠却在眼睛里打转。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人把爹妈都气死了,她现在也应该和别的孩子一样在读初中吧?

陈凡没在意二女的举动,他正在疯狂回忆前世的记忆,他必须要在三天内赚到第一桶金,不仅要还债,还要改变这一家的生活。

“你们先吃吧,我去研究赚钱的路子。”陈凡站起身,走出了家门。

没钱没关系还没人脉的创业,还真是个挑战。

陈凡走后,李小荷和陈莉相互对视了一眼,二人均从对方眼中读出了震撼。

“嫂子,他是不是变了?”

“好像是吧?这次没要到钱,他都没打我!”

“不行!我们不能被他骗了,他肯定是装的!”

“先吃饭吧,吃完饭去做工,那960块钱要是还不上,我们也别想过日子了!”

李小荷和陈莉的对话,陈凡并不知道,此时,他已经离开了家,去寻找赚取第一桶金的机遇。

微凉的秋风很轻易就洞穿了陈凡的衣裳,陈凡不自觉的紧了紧破旧的西装,在镇上闲逛了起来。

不知不觉,陈凡走到了一家录像厅门前,录像厅在这个年代可是最火爆生意之一。

看门的中年人贼眉鼠眼,叼着烟卷,鄙夷的看了陈凡一眼,嘟嘟囔囔的说道:“呦!这不是陈凡吗?看录像啊?一块钱一张票,看到关门!”

“放的什么片子啊?”这人陈凡认识,录像厅的老板,大家都叫他老张。

“最新的港片,赌神和一眉道人,我刚弄来的带子!”老张神秘兮兮的补充一句,“镇东边的录像厅可没有,看了绝对不亏!”

陈凡双眼一转,心生一计,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老张啊,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这都是前年的老港片了,没什么意思啊!”

“哟呵?你还挺有见识啊?”老张愣了,因为陈凡一语点破了他的老底,这些片子的确是老片,但是对于信息技术落后的大陆来说,已经是非常罕见了。

“我能搞到最新的带子,今年新拍的黄飞鸿,那才叫牛哔!”陈凡靠近了老张,压低声音说道:“我还能搞到其他带子!”

陈凡当年混社会的时候,这些片子可没少接触,简直是如数家珍。

“什么?”老张立刻瞪起了双眼,嘴角情不自禁的勾勒起一抹向往的微笑,随即,老张也从女明星带给他的诱.惑中清醒了过来,“你一个酒鬼加赌鬼,能搞到这种东西?我是那么容易骗的?”

老张肯定是不信啊,连他这个专业人士都搞不到,陈凡凭什么能搞到?

“前几天城里有个身家几百万的大老板要买我妹妹,我过去转了一圈,人家大老板关系硬啊,家里就有那些带子,过几天我去卖我妹妹的时候,直接顺过来不就完了?”陈凡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陈凡要卖妹妹的事,镇上的人都知道,为什么卖到现在还没成功,无非就是陈凡想要高价钱,如今城里的大老板要买,合情合理。

大老板家里有带子,那也很正常,万元户在镇上都是一号人物,人家几百万身家,还弄不到几盒带子?

最关键的是,陈凡说的那些名字和片子,老张都知道,的确都是今年新上的片子,陈凡若不是真的见到过,肯定不会说的这么详细。

下意识的,老张真就信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