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攻略过的大佬们来掀我马甲

攻略过的大佬们来掀我马甲

宋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青璃是一名快穿者,成功攻略九个世界的大佬之后,她重生回到自己原来生活的世界了。突然之间,她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她悉心照顾的邻家残废哥哥,越来越像她曾经攻略过的制片人!难道,小哥哥被纸片人魂穿了,还穿了一个又一个?就很离谱。更家离谱的是,苏青璃那些曾经不待见她的家人们,突然开始宠她了,她这是要被掀翻马甲的节奏!

主角:苏青璃,陆北遇   更新:2022-07-15 23: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青璃,陆北遇 的女频言情小说《攻略过的大佬们来掀我马甲》,由网络作家“宋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青璃是一名快穿者,成功攻略九个世界的大佬之后,她重生回到自己原来生活的世界了。突然之间,她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她悉心照顾的邻家残废哥哥,越来越像她曾经攻略过的制片人!难道,小哥哥被纸片人魂穿了,还穿了一个又一个?就很离谱。更家离谱的是,苏青璃那些曾经不待见她的家人们,突然开始宠她了,她这是要被掀翻马甲的节奏!

《攻略过的大佬们来掀我马甲》精彩片段

苏青璃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熏得有些发黑的天花板,一时间分不清自己是在哪里。

“系统?”

她在脑海中叫了一声。

可是,脑子里寂寂无声,仿佛那个带着她穿越诸多世界的系统,根本不曾存在。

这次又把她送到了什么世界?

没有系统传输资料,苏青璃只能靠自己。

她起身,穿上床边破旧的鞋子,走出门,然后,被眼前依稀有些熟悉的景象惊到了。

这是......

苏青璃猛然转身,往旁边的房间跑去,边跑边喊。

“奶奶!”

“奶奶!”

“砰”的一下,苏青璃急切地推开隔壁房间的门,然后,脚步怔在了原地,泛红的眼眶死死地盯着床上安安静静躺在那里的人。

她有些不敢上前。

“咳咳咳,小璃,叫得这么急,什么事啊?咳咳咳......”

苏青璃赶紧冲上前,扶着奶奶坐起身,给她顺气,眼眶不知不觉红了。

上辈子,奶奶要把所有的钱存下来给她交学费,身体不舒服就这么硬生生地挺着,小病熬成了大病,最后生生咳死了。

而在奶奶下葬当天,她的亲生爹妈就找来了,说她是他们丢了十七年的亲生女儿。

她,苏青璃,竟然是苏氏集团董事长的亲生女儿,父母身家过十亿。

可从衰草丛中把她捡回家,付出了所有把她养大的奶奶,却因为没钱看病,饱受病痛折磨而死。

上辈子她无数次的想,如果奶奶可以再挺几天......

好在,她这辈子有挽回的机会!

她走上前,温柔地看着病弱的老人,“奶奶,我带你去医院!”

苏奶奶却说什么都不肯,“小璃,奶奶没事,不用去医院,晚点去诊所拿点药就行了!那医院啊,就是烧钱的地儿,咱们不去!”

苏青璃抿着唇,眼眶发红,“奶奶,你不去医院,我也不去读书了!”

“就为了让我念书,你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现在生病了都不愿意去看医生。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算是考上清北又有什么用?”

“索性不去念书,好好在家照顾你,我已经十七岁了,做什么都能养活得了咱们两个!”

一听苏青璃不去读书,奶奶只能妥协。

苏青璃收拾好东西,雇了村邻的三轮到了镇上,直接包了一辆拉客的私家车往青市去,刚过中午,就带着奶奶住进了青市人民医院的呼吸科。

苏奶奶直咂嘴:“小璃啊,住院太贵了,咱开点药就回去吧。”

苏青璃安抚地握住奶奶的手,眼神淡然而凝定,“奶奶,放心吧,我已经长大了,学习还这么好,我可以赚到钱的。童老师前两天给我介绍了一份翻译文件的工作,等我这两天做完了,可以拿到五千块钱呢。”

“啥?五千?”苏奶奶瞪大了眼睛。

苏青璃眉眼弯弯,眸色柔和,“所以,奶奶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可以养活咱们两个的。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配合医生治病。奶奶,我要你一辈子都陪着我。”

说着,苏青璃的眼眶终究还是染上了一抹红。

奶奶是她心底最深处的伤。

苏奶奶眼眶也红了,连连点头,不再张罗出院,乖乖地吃完苏青璃买来的清淡的粥和小菜,安然睡了过去。

苏青璃看着奶奶虽然苍老却鲜活的脸,重生回来的真实感,终于拉着她飘荡的心落了下来。

而被她强压在心底不知道多少年的,属于上辈子的记忆不住地翻涌而上,隔了攻略过的那么多世界的时光,重新染红了她的眼眶。

跟着系统穿越了那么多世界,亏欠了那么多人,她苏青璃,终于回来了!

上辈子欺她辱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而上辈子她亏欠的人,她也会用偷来的这一生护持。

等到奶奶睡熟,苏青璃拜托护士帮忙照顾之后,便转身出了医院,就近找了一一家网咖。

“开个包间!”

苏青璃点开桌面上的《荣耀》游戏图标,登录陆北遇的账号——啊,谁让她现在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农家丫头,电脑都没有碰过几次,哪里会有荣耀账号呢!

苏青璃唇角勾着一抹坏笑,熟门熟路地进到一个服务区,找到“可爱小猫咪”,发送消息。

【来olo,一局五百,一局一付!】

可爱小猫咪立刻发来一串惊叹号,随后豪气地丢来一个字。

【来!】

加好友,进地图,开打。

用了十分钟时间,苏青璃实力教可爱的小猫咪做人。

“叮咚!”

手机响了一声,是微信提示音。

苏青璃打开对话框,愉快地确认转账,五百到手。

微信对话框里,可爱的小猫咪刷屏,【再来一局再来一局再来一局再来一局再来一局再来一局再来一局再来一局!】

一去两三局。

刷刷三四局。

给钱六七局。

八九十来局。

短短四个多小时的时间,苏青璃的账号里已经多了一万两千块。

可爱的小猫咪已经炸毛了,这次不再刷屏,干脆利落地两个字。

【继续!】

苏青璃唇边勾着一抹笑,眸子里神采飞扬。

上辈子,她是回到苏家之后才接触的游戏,是陆北遇手把手教的。

那会儿,她眼瞎地把住在隔壁的陆北遇当成一个坐轮椅的瘸腿小可怜,热血上头地帮助他,对他好,不容拒绝地闯进了他的世界。

然后,就被陆北遇当成了自己人。

陆北遇是THE1俱乐部的投资人,经常带着她去玩,也让她认识了THE1的首发选手懒猫。

啊,也就是被撸爆的可爱小猫咪。

苏青璃完全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THE1俱乐部,陆北遇正坐在轮椅上,被推进训练室。

“靠!”

懒猫又输了,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烦躁地抓乱了一头奶奶灰的毛。

陆北遇微微抬手,轮椅便停住了,他单手撑着轮椅扶手,姿态慵懒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懒猫看到他,跟受了委屈见到家长的孩子似的,滑跪到陆北遇的轮椅边,抱住他的大腿,“北遇哥哥,快帮我虐虐对面那个变态。四个多小时了,我一把都、没、赢、过!”

陆北遇诧异地挑了下眉。

懒猫可是THE1的首发选手,打法狂野,一般人遭不住。

把懒猫虐成这样的......

男人被眼镜遮挡的琉璃色眸子里闪过一抹兴味,淡化了眸子里的淡漠无情,他勾着唇,透着淡粉色的唇瓣中,似笑非笑地吐出两个字。

“让开!”

懒猫的眼睛顿时亮了,殷勤地挤开陆北遇的助理,自己推着轮椅到电脑前。

他指着电脑屏幕里一身飒爽红衣的角色,恨恨地告状:“北遇哥哥,就是他,血虐了我四个多小时了,也就是我,换个人心态早崩了!”

陆北遇眨眨眼,向来死水一般的情绪泛起了一层涟漪。

九愚?

他的小号?

那么问题来了,对面是谁在登录?


【再来一局】

微信界面跳出这句没有标点的话,苏青璃愣了一瞬。

这个语气,不太像是炸毛的懒猫啊。

不过,管他呢......

游戏再次开始。

刚过五分钟,苏青璃就已经察觉到不对。

对面的人犀利得让她头皮发麻,绝对不是懒猫。而且,这打法这风格,隐约让苏青璃有种熟悉的感觉,熟悉到她的脖颈上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

可是,怎么可能?

方煜只是她攻略过的那个电竞世界中的人物,就算是主角,也只是一个纸片人而已!

哪怕方煜鲜活得,让她一度以为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也......

也不可能出现在她现实生活的世界啊!

苏青璃手一抖,人头直接被对面收割。

她眉心为蹙了下,舔舔嘴唇,僵着手指敲出几个字。

【你是谁?】

对面没有回答,隔了一会儿,耳麦中突然响起一道漫不经心的声音,“开着我的号,问我是谁,嗯?”

头皮发炸中,苏青璃直接按了电脑的重启键,强制断开了所有连接。

然后,她抓起手机,干脆地拉黑懒猫的账号——动作干脆利落,操作熟练到不能再熟练,渣女得不能再渣了。

渣完微信号,苏青璃又快速编写了一个小软件,植入手机和电脑,把痕迹彻底清除。

走出网咖,苏青璃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喃喃自语:“我记得陆北遇的打法不是这样的,怎么跟方煜那么像?”

“是我上辈子太菜,对陆北遇的认知有误,还是我渣了方煜,心里内疚导致看谁都像他?”

微微用力拍了下额头,苏青璃警告自己:“少胡思乱想,方煜就是个纸片人,活在书里的世界,现在你们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

安抚完自己,苏青璃继续纠结,“陆北遇会不会把我当成一个小偷?”

毕竟,在陆北遇的认知中,他们可是素不相识的人。

纠结了三秒钟,苏青璃果断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径自回了医院。

奶奶还在沉睡,苏青璃轻轻地给她掖了掖被角,问护士借了一床毯子,靠在奶奶的床边,也沉沉地睡去。

梦里,是光怪陆离的一个又一个世界,还有一张又一张模样不同却同样绝望看着她的脸。

他们异口同声地叫着她......

“青青!”

苏青璃猛然坐起身,满头冷汗地剧烈喘息着。

“小璃,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奶奶担忧的声音传入耳中,苏青璃的心神被拉回,忙露出安抚的笑容摇摇头,“没有,我就是出汗了,被捂得不舒服!”

苏奶奶心疼地看着她,“都是奶奶这不争气的身子拖累你,眼瞅着你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不能好好复习不说,还要跟着奶奶操这些操不完心......”

苏奶奶说着,眼眶都红了。

苏青璃抱住奶奶的手,把脸靠上去,一脸认真地看着她,“奶奶,我不怕苦累,不怕操心,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不怕。奶奶,你答应我,你要一直一直陪着我!”

苏奶奶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刷的流下来。

她满是皱纹老茧的大手紧紧地抓住苏青璃,不住地点头,再点头。

答应你,一辈子都陪你......

......

THE1俱乐部,最安静的房间里。

“青青!”

陆北遇惊呼一声,满头冷汗地从梦中惊醒。

两天前,他跟那个盗用账号的人对决,循着信息查过去却一无所获开始,他便频繁地做梦。

哪怕是中午小憩的一会儿,都会梦到乱七八糟的内容。

更诡异的是,这些梦是连续的,他像是被迫看了一部连续剧,把一个叫方煜的电竞少年短暂的二十年人生都看完了。

每每到梦的最后,都是方煜喜欢的那个叫青青的女孩离他而去。

然后,他便感同身受般从绝望中醒来。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叩叩叩!”

门被敲响,在陆北遇说了一声进之后,娃娃脸的助理林桉推门进来,他语速极快地汇报:“老板,信息部已经追踪到,九愚的账号是在青市登录的,我们从网吧的一个废置监控里截取了一张不是很清楚的照片,是个女孩。”

说着,林桉把手里打印出来的照片递给陆北遇。

陆北遇接过,眼睛蓦然眯起:这个女孩,为什么跟他梦里的青青如此相像?青青不是他大脑虚构出来的人物么?

“林桉,定最快的机票,去青市,让信息部的人继续追查,我要知道这个女孩的下落。”

“是,老板!”林桉响亮地应了一声,退出门去。

“青青......”陆北遇唇齿间慢慢碾磨着这两个字,语气沁凉,悠长。

......

青市人民医院。

苏青璃拎着保温壶往奶奶的病房走去。

这几天,她在医院旁边租了个灶台,每天都会做饭煲汤,按时按点地给奶奶补充营养,闲暇时间再去门口的网咖编写点小程序。

得到治疗,营养又跟上了,奶奶的气色肉眼可见地好起来。

也让苏青璃悄然松了一口气。

手机铃声响起,是班主任童老师,她按下按键接通,语气是难得的柔软,“童老师,您好。”

童老师温柔关切地问道:“青璃,你奶奶的身体怎么样了?还得住院多长时间才行?现在已经正式开学了,虽然没有教新的内容,却是集中复习的阶段,老师们都会重点讲解往年的例题,是提分的关键阶段......”

苏青璃明白童老师的关心,不过奶奶生病,她不可能让病中的奶奶迁就自己的时间。

而且,她穿过了那么多世界,高中知识不说点到满点,也差不多了。

不过面对关心自己的人,苏青璃向来是温柔的。

“童老师,奶奶的身体现在离不了医院,也离不了人,我得过段时间才能回学校。不过您放心,我会抓紧时间复习,争取不被大家落下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转弯。

转角处,是视线盲区,她猝不及防地跟突然冲出来的人撞在了一起。

唔,不是撞了人,是撞了轮椅。

腿磕在轮椅上,苏青璃身形不稳地向前摔倒,哪怕她反应快速地撑住了轮椅的扶手,却依然跟陆北遇近距离地四目相对了。

视线交缠。

鼻息......都似乎交融到了一起。


苏青璃闪神了一下,随后就凭借轮回了那么多世界修炼出的心性稳定住自己。

她赶紧撑着轮椅直起身,一叠连声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留意到你过来,有没有撞伤你?”

实际上,重新回来的这几日,她设想过许多次重逢的场景。

她甚至在脑海中模拟过很多的场景,只是没有想过......

会有这么猝不及防的相遇。

而轮椅上,陆北遇亦是讶异地挑高了眉。

照片很模糊,可是眼前的女孩却清清楚楚,这个盗用他账号的苏青璃,真的长了一张跟青青一模一样的脸。

真是太有趣了,不枉他调动整个信息部的人,把这个小女孩挖了出来。

不过......看着这张脸,他胸口仿佛又涌起梦中的那股绝望。

头也隐隐抽痛起来。

他一根修长的指揉着太阳悬,向来凉薄的唇角微微勾起,看着眼神清亮明媚的女孩,近乎戏谑地回了一个字。

“有!”

苏青璃的神情虽然没有异样,但是她的脑子里却没有一刻得闲,各种纷繁的记忆不住地窜动着,导致她听到这个“有”字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她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呆滞。

陆北遇眸底闪过一抹暗光,大发慈悲地补充道:“我说,你有把我撞伤。”

苏青璃:......???

这是碰瓷儿吧?

这真的是碰、瓷、儿、吧!!!

她刚刚腿磕在轮椅上,手撑在轮椅扶手上,可以说连陆北遇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怎么就把他撞伤了?

苏青璃磨牙,皮笑肉不笑,“先生,是我的身形带动了空气,对你进行了太强烈的压迫,导致你受、伤、了、么!”

陆北遇非常从善如流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他一脸无辜地眨了眨镜片后淡若琉璃的眸子,做作地咳嗽了声:“好像是!”

苏青璃:......

神特么的好像是!!!

女孩脸上的神情都要扭曲了,却只能强自压抑着,露出一抹假笑,“先生,既然我撞伤了你,那肯定是要负责的,不如我带您去检查一下吧!”

陆北遇完全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非常痛快地点头,语气轻柔,“那就麻烦你了。”

苏青璃绕到他身后,推着轮椅往前走。

一边走,一边在心里不住地嘀咕:陆北遇什么时候这么接地气了?

按照她对陆北遇的理解,这种情况下,他绝对是挂着那一脸温和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笑容,说一句没事。

然后在别人沉浸在他如沐春风般的斯文有礼中,二话不说,后撤,远离。

怎么这会儿不但没有离开,还接了她的话?

还碰瓷儿!

难道他也跟她一样......

苏青璃的心跳顿时激烈起来,她还清楚地记得,上辈子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剧烈的爆炸中,所有人都在逃离,只有陆北遇,逆着人群向着她扑来。

然后,被烈焰一起吞噬。

如果陆北遇跟她一样重生,如果他还记得她......会不会,讨厌她?

苏青璃的唇色有点发白,闷头往前推轮椅。

推了几步之后,她蓦然停下,绕到轮椅前方,坚韧又脆弱的目光看向陆北遇,哑声问道:“你、你还记得我么?”

陆北遇扬眉,镜片后琉璃色的眸子漾起微光。

只一瞬,他便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嘲弄地说道:“小姑娘,你这个搭讪方法太老套了。看你还没成年吧,收收乱七八糟的心思,有空可以多读书。”

苏青璃:......!!!

鉴定完毕,陆北遇没有重生,只是脑子出问题了!

“我推你去看医生!”苏青璃磨着牙重回轮椅背后,这一次再也没有半点迟疑,推着轮椅就往诊室的方向走去。

而陆北遇,他垂着眸,浅色的瞳孔里荡起一层层的波澜。

苏青璃刚刚问他记不记得她,难道他梦里那些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可是,怎么可能呢?

他微合双眸,回忆了一下从小到大的人生,脑海中满满的细节,这样的情况,不存在被催眠、替换人生的可能。

那他的梦,还有苏青璃的话......总不成是他们的前世今生吧!

陆北遇蓦然睁开眼睛,打算直接问另一个当事人。

结果......

“苏青璃?”

“苏、青、璃!”

陆北遇十年如一日斯文清俊的笑脸崩了,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三个字。

他环视一遭周围叽叽喳喳窃窃私语的女人们,目光从硕大的“妇科”两个字上收回,铁青着脸去推轮椅。

轮椅没动。

陆北遇:......???

他垂头向后看了一眼,虎着脸拿出手机,拨通了林桉的电话。

五分钟后,被他抛弃在大堂的林桉急匆匆地狂奔而来,一脸震惊地问道:“老板,您怎么被绑在这里了?你不会被那个小姑娘劫财劫色了吧!”

“闭嘴!”陆北遇从齿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林桉赶紧乖觉地闭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解开了把轮椅结结实实地绑在座椅上的鞋带。

刚准备扔进垃圾桶......

“拿来!”陆北遇眸色阴沉,对着林桉伸出手。

林桉看看垂在垃圾桶上面的鞋带,乖觉地拿了回来,放进陆北遇的掌心。

推着陆北遇往外走的时候,林桉终究还是没忍住,嘴欠地说道:“老板,这个鞋带都有点脏了,要不然我把它扔了吧。”

陆北遇垂眸,慢悠悠地把鞋带缠在指头上,语气诡谲而危险,“不必,我留着有用。”

林桉瞪大了眼,“老板,你不会是留着鞋带当定情信物吧?这也太寒酸了!”

“闭嘴!”陆北遇额角痛,磨着牙哼出一个字,“走!”

林桉赶紧在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不过心里却认定了自己的猜测是准确的。

毕竟,老板可是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千里迢迢跑来青市人民医院,就为了跟那个小姑娘来一场命运般的邂逅!

......

702病房,住在苏奶奶隔壁床的患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喜气洋洋地收拾东西离开了。

苏青璃正疑惑,门被推开了。

一个轮椅被推了进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