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只想体验贫穷

我只想体验贫穷

纳兰闲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年前,霍杳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穿进这具身体里。那时的原主是陆家千金,过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生活。哪知道好景不长,抱错孩子的戏码发生在现实中,原主自此被抛弃,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女。就在众人等着看笑话之时,霍杳大手一挥,不经意掉出几件马甲,大佬的身份很快藏不住了……

主角:霍杳,陆夏,闵郁   更新:2022-07-15 23: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杳,陆夏,闵郁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只想体验贫穷》,由网络作家“纳兰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年前,霍杳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穿进这具身体里。那时的原主是陆家千金,过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生活。哪知道好景不长,抱错孩子的戏码发生在现实中,原主自此被抛弃,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女。就在众人等着看笑话之时,霍杳大手一挥,不经意掉出几件马甲,大佬的身份很快藏不住了……

《我只想体验贫穷》精彩片段

“杳杳,你比赛回来啦?”

霍杳(yǎo)骑着一辆炫黑色的自行车,刚经过街道口小卖部时,门口站着的老太太喊住了她。

霍杳手轻压下刹车,脚尖在地上一点,熟练的取下了头盔,长马尾瞬间就倾泻下来,她五官本就很精致漂亮,此时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英姿飒爽与帅酷。

老太太看着霍杳,内心总忍不住唏嘘,这长得好看的孩子就是不一样,骑个自行车都能骑出一种不同常人的气质来。

“对了,你家好像来客人了,还开了一辆看着可气派可气派的轿车,我儿子说那车价值好几百万昵,咱们整个县城都找不出一辆能和它相比的……”老太太一边说,还一边夸张的用手比划着。

霍杳若有所思的听着,精致的脸上倒也没出现别的什么表情。

老太太见霍杳不出声,小心翼翼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又靠近霍杳,刻意压低声音问道:“小杳杳,你实话和奶奶说,你们家是怎么认识这么有钱的人的?还是说……得罪什么人了啊?”

她记得去年也有开着轿车来她们家的,最后好像还大吵了一架?

霍杳眼皮抖了抖,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明显想歪的老太太,避免对方误解,她嗓音很轻的回了句,“可能是远房亲戚。”

随着这话一落,老太太脸上立马*疑惑之色,不过还没等她多问,霍杳已经重新戴上了头盔,朝她挥了挥手,“黄奶奶我先回去了。”

老太太看着望着霍杳骑车离去的背影,好半响才喃喃出声:“你们家不是出了名的困难户么?”

哪里来的远房亲戚?

还是超有钱的那种?

***

霍杳骑着车,几乎老远就看到了院门外巷子里停着的那辆‘可气派可气派’的黑色轿车。

凌空翱翔的雄鹰标志,车身大气庄重,线性灵动流畅。

宾利呢,可不得好几百万。

霍杳唇角勾了勾,收回意味不明的眼神,慢悠悠的跳下车,随后又动手熟练的将自行车上的几个卡扣按下。

几乎是在眨眼间,偌大的车子就自动折叠了起来,而且整个折叠后的大小看起来几乎比11寸的笔记本电脑还要小巧。

院门没关,霍杳轻松拎起折叠后的自行车,抬脚就踏了进去,还没走到正屋,就听到一句接着一句的锐利声音传出来。

“妈,您这人怎么如此顽固?这个破地方有什么值得你死守着的?”

“我都说我在城里已经给您买了一套大房子,还请了个保姆专门伺候您,各方面条件绝对比你现在这个要好得多。”

“您自己看看这黑漆漆的地板,这褪了色的墙壁,还有楼上,下雨天还是照样漏水吧?”

“您身体本来就不太好,还一直住在这种发潮发霉的老房子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家很穷,认为我们做子女的在故意虐待老人……”

还在院子里的霍杳听着这些话,忽然就陷入了沉思,不过很快她又抬起了头。


讲真,穿到这具身体,她还真没好好打量过住的这地方。

房子是那种乡村老式带院儿的小二层楼房,红砖黑瓦,墙体没有粉刷也没有贴瓷砖,部分面积还因为年生久远形成了一道又一道黑漆漆的霉迹。

总之,这就是标准的八十年代的修建样式,看起来的确是又老旧又破烂。

霍杳摸了摸鼻尖,心道她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生活了一年多,也挺能随遇而安的呢。

就在这时,屋内尖锐的声音停止。

一身黑色蕾丝长裙的何晓曼从屋里走出来,她脖子上系着一条紫色的丝巾,妆容精致,头发用钻石发夹盘起,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浓浓的贵妇气质,乍然看到站在院子里的霍杳,还愣了愣。

只很快,何晓曼回过神,敛下眼底的某些复杂神色,声音冷漠的质问:“你怎么在这里?”

霍杳平静的看着何晓曼,眸光淡淡,思绪有些飘远。

一年前她因为未知原因穿到这具身体里,那个时候这具身体还不叫霍杳,而是叫陆杳,是S市当地一暴发户豪门家庭的千金小姐。

直到几个月前,忽然被告知这具身体并不是陆家的孩子,而是当年出生时在医院被护士抱错的,实际亲生父母只是一对普通职场夫妻,不仅没钱没势,还有四个据说不求上进的儿子要养,可以说家庭负担非常的重。

养母,也就是眼前的何晓曼在得知自己的亲生女儿生活在这种贫困家庭里,而自己却把穷人家的孩子当成千金在养,可能就是这种强烈对比差激发了她内心那点残存的母爱,加之养在贫困家庭的女儿看起来温婉大方,嘴甜心善,于是她很快就将亲女儿接回了家,又是改名又是上族谱,生怕亲女儿给委屈了一样。

而反观陆杳这个假千金,明面上是出生在豪门,实际她并不得陆家人喜欢,从小就被丢在小县城何晓曼的母亲家养着,一两年都不见得会来看她一次。

真千金接回来,她这个假千金自然就得靠边站,于是霍家亲生父母还没上门来接人,何晓曼就告诉她,她不配姓陆,更不配继续住在这里,当时那副高高在上撵人的模样和此时这冷漠的态度完全如出一辙。

霍杳敛回神思,同时也漫不经心的收回了落在何晓曼身上的目光。

何晓曼见此,眉心皱了皱,火气忽然就蹭的蹿了上来:“你这是什么态度?”

霍杳听着这充满着怒气的质问,眉毛轻佻,玩味笑道,“那么您现在这又是什么身份?”

话落,何晓曼那张保养得十分好的脸瞬间就黑了。

果然别人家的孩子养得再久也是野的,没有半分教养与礼貌。

这一刻,何晓曼不禁又想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陆夏,虽然从小在低贱的普通家庭里长大,但整个人温婉大方,气质蕙兰,不仅学习好,更是多才又多艺,现在还被星探挖去当明星,简直天生就是来给他们陆家长脸的。

反观这个养女,除了这张脸,真是哪哪儿都比不上她的夏夏。

何晓曼深吸了一口气,想到这次回来的目的,眼神微凝,寻思了几秒,她将心中的怒气按耐了下来。


“既然你在,今天有一件事我希望你清楚,也希望你能完成。”何晓曼已经再度恢复那副高贵的姿态说话。

尽管她嘴里说的是希望两个字,但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另外一种。

霍杳唇角轻扯,还没说话,屋里何晓曼的母亲杨秋华,也就是从小将原主养大的外婆,走了出来。

她用手拍了一下何晓曼的手臂,示意她不要太过分,随即将目光落在了霍杳的身上,神色下意识的放柔和,“杳杳回来了,比赛怎么样了?”

霍杳轻嗯了一声,懒洋洋的回道:“还行吧。”

“得奖了?”杨秋华声音中多了分激动。

“嗯,第一名。”霍杳淡淡的回道,眉眼之间并不见任何的骄傲之色,仿若得个第一名于她来说是轻而易举。

杨秋华一听,开心得抹了把眼泪,“好孩子。”

旁边的何晓曼皱了皱眉,不明所以的问老太太:“什么比赛得了第一名?”

杨秋华看向她,唇角扬起,颇有些自豪的说道:“你是不知道,我们杳杳不仅学习成绩非常好,而且还是……”

何晓曼见老太太不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开口就夸霍杳学习成绩好,立马就失了想听答案的兴趣。

她不耐烦的抬起了手,打断道:“行了我已经懂了,您呢,也没那个必要刻意在我面前给她立人设,就她那个成绩,当初连上县重点高中都没资格,要不是我们陆家出钱,说不定她都只能读个职高。”

顿了顿,何晓曼又讥诮的看了霍杳一眼,“这鱼目就是鱼目,永远都当不成珍珠。”

杨秋华一听,下意识的看向霍杳,怕她听了心里不舒服,便忙解释道:“你这些年也没管过她,你根本就不知道杳杳她现在……”

何晓曼轻嗤了声,不以为然的再一次打断,“妈,她不是我何晓曼的亲生女儿,也不是您的亲外孙女,她姓霍,不管她学习好还是不好,都与我无关,我也不想知道。”

杨秋华脸色僵了僵,那些没说完的话卡在她喉咙口涩涩的,半响,她才闷闷的说了句:“杳杳她就是我的外孙女!”

何晓曼捏了捏眉心,真不知道老太太是被霍杳灌了什么迷魂汤,找回来的亲外孙女不喜欢,偏偏喜欢这个没有教养的假货!

“她在我们陆家享了十七年的福,而我亲生女儿却在外面吃了十七年的苦,妈,你清醒点吧,别乱认亲人!”

“你拿她当亲人,人家说不定只是利用你,想从我们家骗点钱去补贴她那亲爹亲妈家里……”

“你住嘴!”杨秋华被气得直打哆嗦,“杳杳是我一手带大的,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不要拿你那一套来恶意揣测她。”

何晓曼脸色铁青,“善恶不分,妈,我看你真是病得不轻,老糊涂了!”

杨秋华已经六十多岁,又有心脏方面的病,被何晓曼的话一刺激,面色苍白,拳头紧紧按住了胸口。

霍杳见此,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上,快步走到了老太太身边,将她扶到旁边的竹椅上坐下,同时右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