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沉睡万年我成了旷世魔尊

沉睡万年我成了旷世魔尊

笔灰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天玄大陆第一天骄叶尘,沉睡万年之后,成为别人口中的旷世魔尊,真正无敌于诸天万界。林嘉月,一个背负家族九百三十二条性命的少女,为报家仇,踏上天玄大陆极北部,天寒地冻之地,寻找一个关于千万年前的传说,叶尘便是那个传说。魔道不一定就是黑暗的,他决定帮助林嘉月报仇,彻底打破这世间的伪善!

主角:叶尘,林嘉月   更新:2022-07-15 23: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尘,林嘉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沉睡万年我成了旷世魔尊》,由网络作家“笔灰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天玄大陆第一天骄叶尘,沉睡万年之后,成为别人口中的旷世魔尊,真正无敌于诸天万界。林嘉月,一个背负家族九百三十二条性命的少女,为报家仇,踏上天玄大陆极北部,天寒地冻之地,寻找一个关于千万年前的传说,叶尘便是那个传说。魔道不一定就是黑暗的,他决定帮助林嘉月报仇,彻底打破这世间的伪善!

《沉睡万年我成了旷世魔尊》精彩片段

天玄大陆极北部,天寒地冻,寸草不生。

此地据说万年以前还是整座大陆上最为丰饶的地段。

但自从那场已经被历史所抹去的惨烈战斗之后,这儿就慢慢变成了生命禁区,万物的禁地。

此时。

这片寻常人根本就不会踏足的极寒之地上,突然多出了一个步履蹒跚的身影。

那是一位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她浑身带血,曼妙的身形上满是伤痕。

她艰难前行,每每走过之地皆是殷红的血迹。

这在一片皑皑白雪之上,犹如炫目的花儿。

风雪愈发的大。

逆风而行的少女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面如刀割,身如烂泥。

“咳咳咳咳!”

口吐鲜血,双手撑着地面,少女缓缓而起,她不愿放弃。

“我……背负着林家九百三十二条性命,大仇未报,绝不能死在这里……”

她脸上全是坚毅的神色,开始借助一切可用的手段,往前行进。

就在她抓住一块形状奇异的突起石块之时。

突然,地面一阵颤动。

玄妙的纹路在地面上亮起,似乎有某种强大的阵法被她引动。

就在这一瞬间,乌云密布,本是少许的杨光,瞬间便被吞噬,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昏暗。

一个巨大的洞口莫名出现在地面之上。

浑身颤抖,少女微张着嘴,一个关于千万年前的传说再次涌入了她的脑海之中,她终于……找到了这里。

……

洞窟之内的玄妙符文光芒大作,呼啸的灵力波动四处肆虐。

端坐在石台之上的叶尘,悠悠转醒。

他就像是在沉睡之中,却被打搅了美梦的人,脑中一片混沌与迷茫。

不过瞬息之间,叶尘就警惕起来,他开始尝试着运转体内的灵力。

然而。

以往体内那充盈如同星海的无穷灵力,此时却是半点都不剩了!

叶尘眯起眼睛。

他再尝试运转了一下心法,去汲取灵力。

“什么……?!”

下一秒。

叶尘就发现,自己不只是灵力枯竭,就连境界,也全部消散!

天玄大陆,修士共有九大境界。

练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还虚、合道、大乘、真仙!

这九大境界,出了真仙外,其他境界又细分做前、中、后三个境界。

他堂堂天玄大陆第一天骄,大乘境大圆满,半步成仙的人间真无敌,怎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想到此处,叶尘浑身一颤,脑海更是为之嗡鸣。

“对,飞升成仙……飞升成仙!”

想到了仙道两字,叶尘脑中便多出了大量信息。

“最后一段记忆,正是飞升之时的情景,为什么会飞升失败?!”

绝不接受这样的事实,叶尘强行运转灵力。

下一秒,他就觉得心口一阵悸痛,宛若坠入无间地狱一般。

噗。

一口血雾被喷出。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体内居然少了一根神骨……最关键的那一根!

叶尘知道自己不能强行去思索,赶紧打断思绪,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片刻之后。

面色已经完全恢复平静,他看了一眼四周的情景。

此时,他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处建构玄妙的空间之中。

这处空间,每一寸土石之上,都被密密麻麻的纹路所覆盖,即便是无穷岁月过后,依旧保持着当年的可怕威能!

即便是曾登顶人间修道巅峰的叶尘,看到之后,都会感到几分忌惮与心惊。

眼见如此,叶尘不由得喃喃自语。

“这究竟是谁布下的阵法,竟然如此厉害?”

“除非是大乘巅峰的强者,甚至是真正的仙人,不然绝无可能布下这么可怕的阵法!”

说完,叶尘不由自主地蹲下身子。

他开始用手去触碰那让人头晕目眩的纹路。

嗡。

无数道阵法纹路同时亮起,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涌上叶尘的心头。

“这阵法怎会如此怪异,并非想要囚禁我,甚至……还让我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觉?”

又是一阵痛楚传来。

叶尘强忍着锥心的疼痛,从地上缓缓站起身。

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离开这儿去寻找自己的神骨,以及调查当年的真相,毕竟他都如此,可见当年的那群友人更是凶多吉少。

没有那一根最重要的至尊神骨,不需要昔年仇敌出手。

只是叶尘体内那积攒了万年之久的道韵,迟早也会让自己化作飞灰!

啪嗒,啪嗒。

他缓缓走向洞窟外。

渐渐,洞口出现在他眼中,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正在竭尽全力自己爬来的曼妙少女。

洞窟之内的阵法实在是太过强大,以至于在时间长河的湍流之下,依旧能够保持着当年的几分可怕威能。

少女即便使出了自己最后的那点力量,也很难爬到洞口内。

此时。

叶尘心中有了猜测。

自己能够醒来,全然是拜这位少女所赐。

似乎是听到了叶尘的脚步。

“魔…魔尊…魔尊大人!”

抬头看去,少女一双美眸之中皆是难以置信,身子更是犹如筛糠一般的颤抖。

不过很快,少女便反应了过来。

她来此并不是为了寻找恐惧,而是要祈求魔尊,为她报仇!

“我,林嘉月,愿为魔尊鞍前马后,肝脑涂地,为奴为婢,任君差遣!”

轻咬嘴唇,泛起殷殷血迹,少女的声音再度响起。

“只求魔尊大人出世,为我林家人报仇雪恨!”

一切来的太莫名其妙,叶尘不由得打量起了少女。

只是一眼,他就看出这是一位结丹境的修士。

年纪轻轻就能拥有结丹境修为,无论在什么时候,这种资质都算得上是万中无一。

不过。

叶尘虽然对这位天才少女的经历感兴趣,但更关心当今外界的情况。

毕竟,他可是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似乎是睡了很久……

‘这个少女本就身负重伤,此时还要承受那阵法的威压,根本没办法调用灵力。’

‘也好,趁着这个机会套点话吧。’

一步一步地走到少女身前。

叶尘俯视着跪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林嘉月。

“魔尊?有意思……尔为何称本座为魔尊?”

那声音就在耳边。

林嘉月缓缓抬起头,叶尘的身影映入眼帘。

那仿佛谪仙降世般的出尘气质,让她感到心弦一阵悸动。

但……似乎太过年轻了一些?而且听叶尘的话,好像他并非魔尊?

然而,林嘉月心中刚生起几分疑虑。

她便看到了叶尘那双不带任何感情的淡漠眼眸。

那是一双睥睨天下的眼眸,带着一股视天下万物为刍狗的气势。

林嘉月引以为傲的结丹境心神,即便是天地崩陷于眼前,也不会动摇半分。

然而,就在此刻,她的心神竟然一阵摇曳,瞬间失守!

只不过是一眼,就拥有这样可怕的威能!

她咽了一口唾沫。

心中的疑虑全部如云烟一般消散。

声音也变得更加恭敬,但就是这番声音,却让叶尘瞬间失神。

“家中曾有古籍记载,万年以前,天玄西部丰饶之地曾爆发过一场灭魔之战,战斗持续了三月之久,无数强者陨落,天地崩碎,即便是万载逝去,天玄西部依旧残留着当年诸位强者的威能,至今寸草不生!”

“而当年横压一世的无极魔尊,也在这场战役之中被困入阵法,沉睡于被称为禁地的玄天极北之地……”

听闻如此,叶尘的身份,依然不言而喻……

他。

就是魔尊!


灭魔之战?

对于这场战争,叶尘还有几分印象。

那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战争,就发生在他大道登顶,即将破界飞升之时。

然而…魔尊又是什么?

他当年可是代表天玄大陆所有正道宗门,以真仙之下第一人的身份镇压万魔!

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为了无恶不作的所谓魔尊?!

而且,眼前这位少女说这场战斗已经过去了万载岁月…除非登上了仙道,否则,即便是人间真无敌,也不可能万古长存!

假若少女说得乃是事实,那么,这天下一定早已沧海桑田,再也不是他所知的天玄大陆了。

他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女。

目光之中,仿佛有无数神光流转。

在这么一个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天玄大陆之上,仅凭他这一副没有灵力的残躯,绝无可能离开这堪称生命禁区的极北苦寒之地!

想要成功离开这儿,找回神骨并发现当年的真相,就必须借助这个少女的力量。

毕竟,眼前的少女怎么说都是一个结丹境的修士,在万年以前也算是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运用得当的话,能够给他带来极大的帮助。

想到这儿,叶尘嘴角微微翘起。

既然不知为何成为了魔尊,那便当一回玩弄人心的魔道至尊好了。

他看似随意地轻声说道。

“本尊沉睡万年,冥冥之中感到世间有大变故发生,于是从长眠之中醒来。”

“方一醒来,就遇见了你,恰巧本尊今日没有兴致滥杀无辜,运气真是不错。”

“也罢,本尊看你如此诚恳的份上,便再送你一场大造化!”

说完,叶尘将手放在少女额头之上。

“你可愿与本尊结下本命血契?”

“结下血契之后,只要你心中生出哪怕一丝反抗我的心思,便会受到…一点点反噬。”

叶尘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

“相信本尊,你绝对不会想体验那种感觉。”

他看似毫不在意,实际上,心中已经做下了决断。

只要这个少女露出半分不对劲的表情…

叶尘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走开,让少女永生永世被这诡异的阵法所镇压,直到化作一抔黄土。

在这个关键时刻,任何阻挡他找回神骨的事物,都将被毁灭!

但是,少女脸上却没有闪过哪怕丁点的犹豫。

她满脸的坚毅之色,用肃穆的神色看着叶尘。

“奴婢…见过魔尊!”

“只要魔尊愿意,奴婢可以为魔尊献出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

叶尘扯起嘴角。

“前提得是本尊帮你报仇?”?

咚。

少女的额头贴在地上,不敢做出任何回复。

脸上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叶尘不再多说什么,他的手指上,一滴殷红的鲜血落下。

啪嗒。

鲜血滴落在少女的眉心之上。

“本尊看到了你的诚意,很好。”

“这滴先天神血,乃是本尊的几滴鲜血所化,寻常时候能够助你修炼事半功倍,战斗之时更能让你裨益无穷!”

“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话已至此,你明白就行。”

叶尘看似一本正经,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却在不断发出苦笑。

自己如今不过是一介残躯,境界全无,经脉之中也没有半分灵力,哪来的什么先天神血?

更不存在所谓的促进修炼,滋补神魂之类的效果。

然而,就在这滴鲜血落在少女额头的一瞬间。

她就感受到了体内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四肢百骸都被那滴血液之中的万年道蕴所充盈。

以往她觉得晦涩难懂的功法要点,如今在那股道蕴的帮助一下,瞬间茅塞顿开。

那些深入到经脉之中的伤势,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宛如重获新生,仔细感受一下,似乎比至少还要强大了一些!

少女瞪大了那双美眸,瞳孔几乎就要缩成了针状!

已经没有修为的叶尘感受不到她身体的变化,但她自己可是清楚的很。

只是一滴鲜血,就能够产生这么可怕的威能,比那些顶级丹药大师所炼出来的洗筋伐髓丹还要强上一筹!

少女头埋得更低了,眼中已经被惊骇所充斥。

“感谢魔尊赏赐!”

叶尘轻轻点头。

“嗯。”

他将手按在洞窟之内的玄妙纹路上。

嗡嗡嗡。

无数光芒冲天而起,将洞窟照地如同白昼。

少女顿时感到身上一轻。

之前让她痛不欲生的阵法威能,此时居然全部消散。

她可是一名结丹修士,只是余威就能够让她普通死狗一般动弹不得。

这个阵法有多么厉害,已经不言而喻。

但如此厉害的阵法,在叶尘面前也依旧跟初生婴儿一般,想怎么使唤怎么使唤。

魔尊,可怕如斯!

叶尘收回手,他的目光不再放在少女身上。

而是大步走向洞窟之外。

“本尊沉睡万年,也是时候出去看看当今的天下了。”

少女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对着叶尘的背影做了个万福,随后,她玉足轻摇,跟着叶尘向外走去。

片刻之后。

两道身形出现在洞窟之外。

此时,皑皑白雪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座宏伟的雕像。

即便是万年过去,雕像之上的图案有一些已经模糊了。

但叶尘依旧只是一眼就能看出,雕像最中心的人就是他。

而围绕在他身旁一同抗敌的,则是当年他的那群至交好友!

但此时,这些雕像之上的人物,一个个都面目狰狞,眼中透露着凶煞的气息。

普通择人而噬的恶鬼一般!

叶尘那颗蕴养万年的无垢道心,这个时候竟然为之动摇了一瞬!

他与他的友人们,当年为了镇压魔道,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代价。

然而,竟然被后世之人当作成了外道邪魔,受世人唾弃万年!

叶尘眯起眼睛,那人间真无敌的恐怖杀意突然爆发出来,四周阵法上的无穷威能再次降临。

别让本尊知道是谁干的,不然…

突然。

雕像之上出现了大量的裂纹。

一道道精纯的灵力从其中飞出,进去了叶尘的体内。

等到所有灵力都进去了叶尘体内之后。

整座雕像,直接化作了齑粉!


那股蕴藏在雕像之内的精纯灵力,开始缓慢地滋养起叶尘体内那早已枯竭的灵脉与丹田。

灵力形成的涓涓细流,在他的四肢百骸之内缓缓流动。

堵塞在经脉之内的道韵沉淀,被它们冲开。

灵力锻体、灵力淬骨……

不一会儿,叶尘的境界就突破了淬骨境大圆满,达到了化血境初期的程度。

但他沉睡地实在是太久了,还缺少了一根最为关键的神骨。

这些灵力即便精纯到了极致,也只能将他的境界稳定在化血初期,想要一步打通经脉达到开脉境,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

叶尘没有因为实力的初步恢复而感到多少愉悦。

反而,他看着眼前雕像所化作的粉尘,陷入了沉默。

一抔尘灰被他抓起,随后,它们缓缓地从他指缝之间向地面流去。

那双眼眸盯着灰尘的同时,叶尘轻声问道。

“你可知这座雕像……是怎么回事?”

少女思索了一瞬,脸上露出了几分惶恐的神色。

叶尘瞥了一眼少女。

顿时,她心神动荡,如遭雷击!

少女不再犹豫,立马恭敬地回复道。

“回禀魔尊大人,这……乃是后人为庆祝灭魔之战的胜利而建造起来的雕像。”

“目的是为了让后世之人永远铭记这些外道邪魔对世界造成的伤害,以及那些正道人士的英勇。”

叶尘默默地俯下身子,用手按在那抔灰尘上。

“还有呢?”

低垂着头颅,少女不敢看向叶尘。

“据说……制成这个雕像的材料……是太乙魔主的完整分魂。”

“它已经屹立在这苦寒之地上很久很久了,不知为何,今日魔尊大人一出关,就化作了粉末。”

太乙?

叶尘眼中闪过悲痛之色。

当年天玄大陆之上,太乙可是他的至交好友,为了灭杀那些魔族几乎付出了一切。

没想到……居然也被污名化,成了所谓的太乙魔主!

而太乙,即便是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也要给他留下灵力作为后路!

深吸一口气,体内的道韵以及灵力鼓动起来,叶尘逐渐将自己的心绪平缓下来。

轻轻地摸了摸这些灰尘,叶尘将它们洒向空中。

随后。

他转头看向少女,眉眼中似乎带着雷霆。

“你这些消息,从哪得来的?”

“万年之中,天玄大陆究竟又发生了什么变化?”

少女颔首低眉。

“这些消息,是嘉月从家族中的古籍中得知的,族中的先祖曾经是玄黄道宗的内门弟子,对于这些上古隐秘,尚有几分了解。”

“万载岁月,除了魔尊大人这样天资卓绝的绝世高人,其余事物都要化作飞灰,而玄黄道宗,是天玄大陆之上少有的几个未曾断绝过传承的顶流大宗,宗门的藏经阁内,几乎记载了万年以来的一切。”

“天玄大陆当今流传的上古隐秘,几乎都是从玄黄道宗之内流传出来的。”

“对了,魔尊大人……当年不就是玄黄道宗的弟子吗?”

在提到玄黄道宗的时候,少女的神情明显地出现了一点变化。

那是憎恶以及仇恨的神情。

玄黄道宗?

叶尘心中闪过了一丝疑惑。

随后,他就想到了当年的一些事情。

嗤笑一声,叶尘的脸上露出了几丝微不可察的不屑神情。

万年之前,这个宗门可不敢自称为什么玄黄道宗,甚至,都不配被称为宗字头的仙门,弟子出行在外,至多只敢自称玄黄派弟子。

在当时的天玄大陆上,这种门派多如牛毛,根本就不值一提!

如果不是叶尘横压天玄大陆亿万修道天才,世人根本就不会知道天玄大陆之上,原来还有一个名为玄黄派的修道门派!

当年,玄黄派为了蹭他的名头,将他尊称为玄黄圣主。

而如今,当年默默无闻的玄黄派摇身一变,成为了天玄大陆上的顶流宗门玄黄道宗。

而他与那些为人间正道付出一切的好友们,居然成了人人喊打的魔尊魔主!

叶尘几乎可以肯定,这两件事情的背后,一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他将双手背在身后。

在少女感知不到的地方,双拳紧握着,上面的青筋不断突起。

“嘉月,本尊如今还不知道你究竟要报什么仇。”

“莫非这背后有那玄黄道宗的手笔?”

少女眼中的仇恨之色又一次显现出来。

“魔尊大人真是……神机妙算!”

“我所背负的仇恨,正与玄黄道宗有关系!”

“当年祖上看不惯玄黄道宗之内的风气,自愿散去一切修为,封印与玄黄道宗之内功法的一切记忆,这才算从中脱离出来。”

“这件事情,即便是在玄黄道宗之内的典籍中都有记载。”

“而当我突破到结丹境后,被玄黄道宗的外门长老张成发现,他以为我们族中有什么秘法,就逼迫我和其他族人交出来!”

“我们没有所谓的秘法,当然也交不出来,可那张成根本就不相信,直接恼羞成怒……”

“以林家先祖私传玄黄道宗秘法为由,屠尽我林家上下九百三十二人……除了我侥幸逃脱之外,林家之内,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嗷嗷待哺的婴孩,全部屠尽,一个不留!”

她秀眉紧锁,那双美眸之中,遍布着血丝,脸颊上也多了几分不正常的殷红之色,对于玄黄道宗从仇恨,已经是无以言表!

而后,她的神色又黯淡了几分。

“这种事情,明显是不符合规矩的,按照以往的惯例,玄黄道宗将受到万人声讨!”

“可……谁又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林家,去得罪玄黄道宗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呢?”

“这世间,终究还是靠拳头说话。”

说完,她又一次跪下。

“因此,嘉月前来极北之地寻找魔尊……这茫茫世间最强之人!”

“恳请魔尊大人,为我林家……报仇雪恨!”

叶尘终究不是冷漠无情的魔尊,听到了少女的陈词,难免生起了几分恻隐之心。

“有这样的事情?!玄黄道宗居然堕落到了这种地步!”

“本尊眼里向来揉不得沙子,既然你林家九百三十二口人身后的公道无人敢管,那就由本尊来帮你讨回!”

话音刚落,他又无奈地叹息一声。

以他如今化血境初期的境界,就算是在万年前,也没法将那时的玄黄派怎么样。

更不可能是现在这个玄黄道宗的对手!

因此,叶尘话锋一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