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阎王娇妻太调皮

阎王娇妻太调皮

夹心饼干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小小原本只是一个孤魂野鬼,结果没想到她竟然意外的被阎王苏泊瑄给看上了,之后这个地府的老大给了她优厚的待遇,只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非常疏远!沈小小有些不明白苏泊瑄这个人到底是真的心悦她,还是因为两个人在三生石上绑定了缘分,他不得不接受她这个拖累!

主角:沈小小,苏泊瑄   更新:2022-07-15 23: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小小,苏泊瑄 的女频言情小说《阎王娇妻太调皮》,由网络作家“夹心饼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小小原本只是一个孤魂野鬼,结果没想到她竟然意外的被阎王苏泊瑄给看上了,之后这个地府的老大给了她优厚的待遇,只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非常疏远!沈小小有些不明白苏泊瑄这个人到底是真的心悦她,还是因为两个人在三生石上绑定了缘分,他不得不接受她这个拖累!

《阎王娇妻太调皮》精彩片段

楔子

诚然,投胎是门技术活。

但身为阎王府的女主人,我不需要掌握这门技术。

“我想入轮回。”

伏案的男人听闻此言,稍一皱眉,却不置一词。

我站在大殿之上,因着摸不准他的想法,手心浸出薄汗。此时骑虎难下,我只能顺着早就准备好的说辞继续说下去。

“反正你也不爱我,”我自嘲一声,右手微缩,攥住素衣的裙摆,“不如让我这孤魂野鬼入了轮回,免得在阎王跟前惹人心烦。”

他这时才搁笔抬眼看我,双眸微眯,黑瞳深幽暗邃,如同蒙上一层沉沉暮霭。阎王苏泊瑄生得一副好皮囊,饶是盯着这副脸看了一百多年的我,此时也微微失神。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而我也瞧着他,挺直胸脯,面容沉静。气势上不能输,这男人身处高位数百年,稍一抬眼便惹得手下小兵战战兢兢。若是我这次失败,那这事便没了转圜之地。

半晌,“这不合规矩。”他伸手揉了揉眉心,一向冷淡寡欲的脸上浮现疲倦的神情。

我的声音低低的,表情却分外倔强,“阎王一向不遵规矩。”

要不然也不会公然违抗玉帝的旨意,拒绝迎娶凤族公主,还托辞道:“我已心有所属,非卿不娶。”转头便找上了流连在三生石前、无记无忆的我。

我从一介孤魂野鬼摇身一变,成了阎王夫人。

真真是人人艳羡,风光无限。

就是无趣。

苏泊瑄这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我们的婚后生活寡淡如水,我这个挂名夫人十天半月都见不着他一回。就算见着了,也是你一言我一语,一板一眼地问答,尴尬至极。

总而言之,我俩是最陌生的熟悉人。

他似乎是轻轻叹了口气,但那声叹息消散于我俩之间,“决定了?”

我轻轻点头,目光期冀。他问这话,是松口了?

苏泊瑄又沉默半晌,我实在不明白这人在犹豫什么。

我的消失对于他来说并不会改变什么,顶多在其他人问起那如同隐形人的阎王夫人时,他需要答上一句,“在凡间游玩。”

我瘪了瘪嘴,动作细微。

他看我一眼,神情似乎有所变化,“可想好了去处?”

他这是答应了?我顿时喜上眉梢,道:“我想要家财万贯,一生幸福美满,”我掰着手指头,“最好还能子孙满堂,对了,要长命百岁。”

说完,我抬起头,苏泊瑄依旧望着我,眸色深沉,叫人瞧不出里头的情绪。就在我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他低声道:“好。”

随后便有冥府小官引着我往忘川走去。

奈何桥上,孟婆正拿着大铁勺搅拌一大罐无色的汤水,她瞧见我,笑眯眯地问道:“夫人要去凡间玩一趟?”

她一开口,桥上那些排着队的鬼魂们都望向我。

我生怕她要拉着我聊天,众所周知,新来的孟婆是个大话痨,能从你可有嫁娶到问候你祖上三代。于是我尴尬一笑,忙不迭答“是”,便小跑着钻入了轮回道,将其他人的呼喊声抛于脑后。


第九十八次暗杀失败。

我恨恨地盯着眼前的臭道士,不死心地开始了第九十九次暗杀——将爪子放在他的鼻孔上。

目的是为了让他窒息而亡。

睡梦中的道士打了个喷嚏,把我的毛发弄得湿漉漉的,然后揉了揉我的脑袋,将我塞进被子里。

我怀疑他是在装睡。

我好惨,我堂堂一介阎王夫人,竟然沦落到如此境地。

我和那阎王做了百年夫妻,有名无实,婚后生活极其寡淡。好不容易得到阎王同意,可过六道入轮回,结果一不小心,进了畜生道,成了一只猫。

普通妖兽要修炼几十年才能生出灵智,但我是关系户,躲过了喝汤这一遭,自出生来便与其他同胞兄弟姐妹有所不同。生我出来的母猫认为我多智近妖,于是我刚断奶没多久就被逐出家门,成了人人可欺的流浪猫,实在是……身世凄惨。

“又盯着我做什么?”

道士睡醒了,将我举起来,不得不说,他这人委实长得好,一身道袍,仙风道骨,任谁瞧见都要赞叹几句。

可我偏不,我张牙舞爪,想要划花他的脸。

道士轻笑,黑眸亮若星辰,我一时失神。他将我抱在怀里,挠了挠我的肚皮,我没忍得住哼唧了一声,嘴里发出绵长的喵呜声。

可恶!我真不是在卖萌!

都怪这个臭道士!

“真乖。”道士递给我一块鱼干。

嗯,真香。

他用完早饭,便又拎着我上了路。

“少年人,莫要往前走了!那村子里的人都是病的,是个瘟疫村!”有个背着柴火、手拿镰刀的村民看见我们,开口劝道。

道士停了步子,问他,“那村子还有多远?”

我诧异地睁大双眼,不是吧,这臭道士想去那个瘟疫村?

“少年人,你真要去?”

村民继续规劝,道士抿了抿唇,目光坚毅,似是信心十足,“职责所在。”

村民定定地盯着他,半晌后,幽幽叹口气,道:“往前再走三里路就是。”

道士微微颔首,“多谢。”

村民也有些发愣,怕是未曾想到这个少年人竟有如此勇气吧。

我扭动着身体,想要逃离道士的桎梏。他低头,轻声道:“病村前头万木春。”

我信你个鬼!我才不想跟着你一起去送死!

我被道士搂在怀里,生无可恋。罢了,罢了,死了以后再去见阎王,让苏泊瑄派个靠谱点的小官送我上道,我可不想再做流浪猫了。

道士脚程极快,不多时,就到了病村。

村子荒凉落败,不见人影。爬山虎蜿蜒而上,将房屋盖得严实。一股可怕的静谧笼罩了整个村落。

此时正值孟夏,艳阳高照,可我竟生生感受到一股冷意,弥漫到四肢百骸,令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此处死气森森,恍然间竟让我觉得回到了冥府。

我全身的毛发支棱起来,道士将我搂得紧了些,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木质香,好闻得很。

他缓缓地摸着我的背脊,如同闲庭漫步似地朝村子迈近,“嗯,这些日子下来养了些肉,毛发油光发亮,倒是可以做个毯子。”

可恶!这道士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我朝着他呲牙咧嘴,奈何修为不够,任我如何嘶吼也只能发出喵呜声。

道士一脚踏入村子,一瞬间,周围的场景都变化了。


我们进入了一处集市,十里长街、车水马龙,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绿瓦红墙、雕梁画栋,薄暮之下,四面八方传来商贩的吆喝声、模糊的异域歌声、酒肆乐坊里的调笑声,行人摩肩接踵,热闹繁华得不像山脚下的一处村落。

空气里飘来异香,像是鱼干的腥咸味儿。我咽了咽口水。

道士不动声色地摸上剑柄,目光灼灼,像是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东西。

我瘫在他怀里,寻找着香味儿的源头,却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影。

是苏泊瑄。

他怎么会来这里?他是来找我的?

他的身影很快隐入人群,我来不及细想,跳出道士的怀抱,追着苏泊瑄而去。

身后仿佛传来一声模糊的“小小”,我无法确认,因为在我落地的瞬间,我进入了一个布满符箓的铜鼎里。

铜鼎内温度极高,我全身的毛发蜷缩起来,糊味充斥在整个鼻腔内。

好疼!

我打着滚,不知何时,我的身体变成了人形。

每一处的温度都高得吓人。铜鼎并未密封起来,鼎口处布满纵横交错的红线,再往上一点,是干净得毫无杂质、偶有飞鸟经过的蓝天。

我看到了一线生机,奋力向上冲去。

“啊——”

灵魂深处传来一阵颤栗,我在铜鼎里横冲直撞,全身发黑发紫,布满密密麻麻、引人恶心的燎泡。

我却再也不敢触碰那些看似平凡的红线。

在绝望之时,我瞥见了铜鼎旁的人。

是苏泊瑄,却又不是苏泊瑄。

他头戴高帽,一头白发披在身后。

他眼里的情绪令我心惊,淡漠,悲悯,却唯独没有半点不忍。

他让我觉得陌生。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盖上鼎盖,一点一点地,杀死了我仅存的生机。

恍惚间,我听到自己唤了一句,“则岸……”

他皱了皱眉头,面上表情终于有所变化。

黑暗将我吞噬了。

我放弃抵抗,缓缓合上眼睑。

“破!”一声厉喝,我的眼前闪过一道白光,所有的景象像是镜子碎裂般,尽数斑驳。

道士手执长剑,目光狠戾,淡蓝色道袍上染了点点血迹。

“可不许乱跑了。”他将我抱在怀里,刚刚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境,我眼角微润,却根本没有化成人形。

道士急速前行,我将脑袋搁在他的肩上,看到了追在他身后的“人”。

或许他们已经不能被称作为人了,双目呆滞,没有丝毫生气,且不知疲倦、不知疼痛。他们张牙舞爪,面目丑陋,和地狱里的恶鬼有得一比。

“别看。”

我从来没觉得道士的声音这么好听,这么令人安心。

我一把鼻涕一把泪,有个恶鬼跑得快,差点抓住了我的耳朵。

我连忙缩进道士怀里,仍觉得心有余悸。

恶鬼越来越多,从四面八方涌来,道士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口中念诀,长剑在空中幻化成数百把短剑,破空而出,削掉了那些恶鬼的脑袋。

如此大招,饶是我,也不由得拿着粉色肉垫给他鼓掌。

“艹!”道士低咒一声,那些恶鬼,竟然又满血复活了!

我有些尴尬地放下了爪子。

道士此时也有些吃不消,将我卡在胸前的衣襟里,便开始了逃亡之旅。

突然,神龛后伸出一只手,将他拽了进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