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小撩精成了护夫狂魔

重生后小撩精成了护夫狂魔

华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江念凉有眼无珠,她盲目相信养父一家,害了她的亲生父母,还连累了真正爱她的人,一家人都不得善终。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她报仇虐渣,撩夫无度。所有人都说江家大小姐坐过牢,废柴无用,等着看笑话。谁成想,江念凉居然一路逆袭,扶摇直上,拿回了属于她的东西,还一跃成为帝国大佬林津悬的心尖宠!

主角:江念凉,林津悬   更新:2022-07-15 23: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念凉,林津悬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小撩精成了护夫狂魔》,由网络作家“华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江念凉有眼无珠,她盲目相信养父一家,害了她的亲生父母,还连累了真正爱她的人,一家人都不得善终。一朝重生回到过去,她报仇虐渣,撩夫无度。所有人都说江家大小姐坐过牢,废柴无用,等着看笑话。谁成想,江念凉居然一路逆袭,扶摇直上,拿回了属于她的东西,还一跃成为帝国大佬林津悬的心尖宠!

《重生后小撩精成了护夫狂魔》精彩片段

“江念凉,出来!你可以出狱了。回去好好做人,别再做那些丧良心的事了。”

“嗯。”

“砰——”

铁门闭合时发出一声剧烈的声响,将她轻得几乎听不清的声音盖住了。

江念凉手里拿着她入狱前的衣物和手机,望着她曾呆了两年的牢笼,那双原本如钻石般闪耀的精灵眼,此时像是一滩浓稠的死水,藏着深深的恨意。

两年前,她被养父母亲手送进这里。

不。

准确的说,应该是七年前!

她重生了!

上一世,父母死后,她便被父亲的至交收养,并在七年前替养妹江婉儿顶罪入狱,好不容易出狱后却被哄骗着摘掉了一颗肾脏,再嫁给年长她三十余岁的猥琐男,受了整整五年的侮辱和折磨。

她一瘸一拐的逃回江家,最终被江婉儿当条狗拴在地下室里,折磨至死。

死前得知她一直感激不已的养父母,竟然为了谋财跻身上流社会,害死了她的亲生父母!

而江婉儿更是自小就厌恶嫉妒她,所以这一切都是江婉儿的安排。

她原本是继生母周温然之后,在玉石行业的又一枚耀眼的新星,却被这一家狼子野心的人害的成为了人人唾骂的诈骗犯!

活成了整个霍城的笑话。

上天怜悯。

让她重活一世!

这一次,她要这家人血债血偿!

不远处除了寥寥几个来凑热闹的媒体,再无他人。

江念凉冷笑。

那双原本璀璨如星辰坠落的美眸里,此刻带着凛然的冷意。

瞧啊。

看热闹的狗都知道她什么时候出狱,江家人却不知道。

而可笑的是,上一世的她竟真的信了江家编造出的所谓“忙”的鬼话,选择了体谅。

秋风有些凉了。

吹得她散落下的发丝随风微动。

这些狗可不能白来。

她步伐从容,不急不缓的走到其中一个记者的车前,纤细嫩白的手指微弯曲,敲了敲车窗。

“介不介意送我回家?”她唇角微勾,潋滟的眸光像是会说话。

尽管因为过于压抑和营养不良,她的身子瘦弱单薄,小脸更是看起来有些病态。

可还是好美。

让人心惊的美。

“作为报酬,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小秘密。”

那记者一时间呆住了,再回过神来江念凉已经坐在了后座上。

举手投足间透出的矜贵气哪像是刚从大牢里出来的诈骗犯!

而在这样强大的气场下,记者居然正襟危坐的恭敬问道:“江小姐,是去华府御城吗?”

“去岐山公寓。”

江家才在寸土寸金的岐山公寓的山脚处置办了新宅。

整座山上都是高档的独栋别墅,别墅的位置越高,便也代表地位和价格越高。

上一世她傻傻的回到华府御城,在门口等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才等到办完乔迁大典的江家人回来。

这辈子,她可得凑凑这个热闹。

给这场大典添一份“喜气”!

江家挤破了头都想钻进上流社会里,在他们看来,在岐山公寓买了房就等于有了上层社会的入场券。

所以这次说是乔大典,实际上是为了混脸熟。

为了场面,花钱请了不少大媒体记者。

甚至一掷千金买下了一张名家画作,因为画师神秘且一画难求,所以真来了不少霍城的名人。

能去监狱门口蹲江念凉的,必然是小娱记,不敢把车停靠得太近。

江念凉摇下车窗,清冷的美眸瞧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养母宋璇站在门口迎宾,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江小姐,到了。”那记者小心翼翼的提醒,通过后视镜打量她。

也不知她在监狱里经历了什么,才会从入狱前温婉柔和的白兔变成现在这样。

她的眼神冷得像冬日寒窟里的冷刃,气场更是犹如地狱修罗般。

压得他一路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多谢。”她打开车门信步走下去。

对着驾驶座伸手:“把你的录音笔给我,我去给你拿报酬。”

好戏。

就要开场了!


大典在晚上八点正式开始,养父江正源带着妻女一起拜神上香之后,请出了所有人都期待的那副画作。

整个晚宴的气氛被推到了最高处!

江正源一把掀开遮盖在画作上的白布,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聚集在了那副神秘又极具美感的作品上。

颜色大胆鲜亮,笔触自由,极具画师K的个人特色。

众人无不发出赞叹的声音。

江正源牵着妻子宋璇的手,深情款款的告白:“感谢老婆这些年来对这个家的付出和一直对我的支持,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这幅画,我便送给让我能走到今天,对我这辈子扶持最大的人,老婆,我爱你!”

这幅画贵不在其价格,在于它有价无市,有钱也买不到!

拿来送老婆,无不让人艳羡。

气氛和音乐的烘托下,宋璇感动得眼含热泪:“老公,谢谢你一直以来这么努力拼搏,给我和咱们的女儿这么好的生活,我也永远爱你。”

“呵。”

人群当中,突然溢出一声冷笑。

“对江先生扶持最多最大的,难道不该是我的生父,已故的江莫先生吗?”

谁在说话?

江正源立刻在人群中寻找。

只见江念凉身上穿着两年前入狱前的那条老式连衣裙,缓缓走到了他们面前。

她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宋璇的脸色也一下垮了,面色不悦的小声斥问:“你闹什么?”

“不论是今日还是曾今,你们脚下踩的,身上穿的一切都是从我江家得来的,江先生,你不过是因为与我父亲同姓,在我父亲生前与我父亲交好,就以为自己能让全霍城的人忘了,曾今辉煌的江家家主不是你江正源吧?”

这一番话说得毫不留情面,且字字清晰,让江正源脸色顿时铁青。

他嘴唇抽了抽,“小念,怎么今天火气这么大。爸爸今天来了这么多好朋友,不要胡闹。”

好朋友?

江念凉冷笑。

“既然要谢让你今日由此成就的人,我父亲已经身故,那这画便献给我吧。”

一直在楼上等着闪亮登场的江婉儿沉不住气了,噌的从楼上冲下来指着江念凉的鼻子骂:“你是坐牢坐傻了不成?这画多珍贵你个土包子不懂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这幅画爸爸都舍不得让我碰,怎么可能给你?”

“怎么,难道江正源先生想要出尔反尔?”江念凉懒洋洋的笑了:“纵然不是为了我父亲要,我也配拿这幅画。”

“你凭什么配,你一个诈骗坐牢的养女,算个什么东西?”江婉儿满脸嫌恶。

尽管前世见到了江婉儿更恶毒的面,可现在还是忍不住会心凉。

这就是她无条件忍让和宠爱的“妹妹”。

曾经的她真的天真的以为,她可以融入到这个新的家庭里面去。

如今的她醒了。

谈感情,可太伤钱了!

“如果猜的没错,你们的新居和这幅画都是用我的钱买的吧?”江念凉语气冷冷的提醒:“用我父亲,留给我的遗产买的。”

曾经她傻,不计较。

眼下,她要一一拿回来!

江正源连忙拉住了江婉儿,“小念,爸爸知道你在监狱里受委屈了,江莫大哥也一直都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我一直都很尊敬他爱戴他。但是今天是爸爸的好日子,有什么事情,等晚上咱们回家再说好不好?”

“是啊,小念,咱们都是一家人,你要真喜欢这幅画,你爸爸这么宠你,一定会给你的,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的。”宋璇也连忙打圆场,语气温柔的像个慈爱的母亲。

“爸爸这么宠我,怎么会不知道他敬爱的好大哥的女儿今天出狱,非但没有一个人来接我,还在这里花着我的钱置办新宅,办乔迁大典?”

这一句一个“我的钱”说得江婉儿的火气蹭蹭的就往上冒。

要不是今天到场的名流贵公子多,她真想过去给这个抽风的江念凉几耳光,让江念凉好好清醒清醒!

“这......这确实是爸爸的疏忽,明天爸爸给你办个接风洗尘宴,给你好好补偿补偿,好不好?”江正源一听这话,一颗心立刻放了下来。

他以为江念凉只是因为没有去接她闹小姑娘情绪。

于是一脸慈善的道:“只要你能不生爸爸的气了,这幅画送你便送你。”

依江念凉那个傻子的性子,肯定会体谅他人,根本不可能真的收下这副价值连城的画。

江正源装模作样的做足了面子。

“K先生的画作的确很美,这幅画是替我生父要的。既然您说要送我一副,我等着您兑现承诺。”江念凉说着,走到了画的面前,取下了画框上的玻璃。

江正源没想到她真敢要。

非但要。

还要两幅!

老脸上很难看。

没想到下一瞬,江念凉竟然拿出打火机,一把火将画给烧了!


宋璇立刻尖叫起来:“江念凉,你疯了吗?你知道这幅画多少钱吗?!”

说着,就要扑过去救火。

可江念凉一个转身,便躲开了宋璇。

而那副画也迅速燃烧成了一团灰烬。

“老天啊!”宋璇的心都在滴血,“江念凉,你到底在干什么?”

江婉儿更是气得都快跳起来了。

这幅画爸爸砰都不让她碰一下,居然就被江念凉给烧了!

这死女人从监狱里出来到底抽的什么疯!

台下更是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不解,惋惜,心疼。

江念凉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她那双璀璨若星河般的美眸里透着坚定。

爸爸,您能收到这幅画吗?

女儿长大了。

这是女儿送您的第一份礼物。

她敛下眸子,纤长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情绪,将只剩下灰烬的画框放下,对着宋璇道:“江夫人刚才说,要感谢能让你们全家有如今地位的人,我想这个人也只能是我父亲了。想问问江夫人,您打算怎么谢我父亲?”

江正源还没从刚才的震惊里缓过来,也是气的不轻,语气不善道:“江念凉,你到底想干什么?”

宋璇捂着胸口,强压着怒火小声对江正源说:“媒体都在,晚上再教训她,先把她给弄走。”

说完,她脸上恢复了之前的笑意,只是那双眸子淬了毒,恨不能将江念凉生生撕碎!

“小念,你说得对,是我们夫妻之前说话不严谨了。你看,着非节日非忌日的,不如我给你父亲鞠两个躬,好不好?”

说完,宋璇便装模作样的拉着江婉儿道:“来,婉儿,咱们一起谢谢你江莫伯伯。”

江婉儿虽然不情不愿,但是碍于媒体记者和宾客都在,也不得不装装样子。

只是没想到,她身体才刚鞠下去,江念凉便一脚踢在了她的膝盖内侧!

力道快准狠!

让江婉儿瞬间“咚”得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

声音清脆得让人听着都疼!

下一秒!

江念凉一脚踢在了宋璇的膝盖后面,让这母女二人一齐跪着。

“不跪,怎显诚心?”江念凉语气冷得像从地狱里捞出来得幽魂!

竟让江家这三人都后背发了一层冷汗!

“江念凉,你别得寸进尺!”江婉儿自然不服,立刻就想站起来。

可江念凉像是一早就料到般,瞬间一脚踢在她的后背上,让她整个上半身都重重向下一叩,结结实实的磕了一个响头!

江正源真是心疼坏了。

但刚准备开口发作,就听见江念凉问:“怎么,江先生和江太太是觉得我父亲受不得?原来之前的话都是假意做戏?”

宋璇真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她脸上堆着不自然的笑:“应该的,应该的。”

却在无人听见时,咬牙切齿的对着江念凉道:“今天晚上回家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江念凉蔑然抬眸,望向了还站着的江正源。

江正源顿了顿,也跪在了这母女的旁边,冠冕堂皇道:“我能有今天,多亏大哥的帮衬和扶持,这一跪,值得!”

江念凉看着这一家人虚伪的样子,真是觉得恶心至极。

“感谢江先生这些年的养育之恩,但我如今已经成年了,父亲留给我的家业,还请尽快与我办理手续交接。”

“什么?”宋璇立刻站了起来。

这傻妮子居然想把家产自己要回去?

吃进肚子里的钱怎么可能吐回去。

而且江正源本来就不是什么做生意的料子,这些年来一直靠着江莫之前留下来的人脉混着。

家业一旦拿回去,他们可就一无所有了!

“不可能!”宋璇斩钉截铁的拒绝,“就算你成年了,也是有犯罪前科的,把家业交给你,绝无可能!”

江正源也道:“小念,你刚从监狱里出来就要家产,真的很难不让我们怀疑你另有打算,大哥的家业我得帮他守好了,绝不能断送在你的手里。”

“对,对!”江婉儿连胜附和:“你看看你从监狱里出来之后变成了什么样子,对我爸妈这么不敬,还把K先生的画都烧了,你这个败家速度,家产给你不是等于送羊入虎口?”

这家人一唱一和的。

一番话下来,倒成了江念凉图谋不轨了。

江念凉也不着急。

她不过是给这三人提个醒罢了。

“我若有罪,法律自会制裁我。我既然被无罪释放了,你们又在这里瞎臆想什么呢?是真的想替我父亲守住家业,还是舍不得把这些钱财吐出来啊?”

这话轻飘飘得,却像一根根刺。

直勾勾的扎进了在场三人的心脏深处。

“你......反正说什么都不能给你,除非你证明自己不会再误入歧途!”江婉儿义正言辞道。

江念凉笑了:“我不想自证以后会不会误入歧途,倒想证明证明我两年前有没有误入歧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