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的老婆是亿万总裁

我的老婆是亿万总裁

修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晨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父亲去世之后,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在不懈的努力之下,终于娶妻生子。原本以为一家人会走向一个更加幸福的未来,哪知道妻子不光出轨,就连孩子都不是他亲生!这番打击,让江晨看不见一丝光亮。就在他无比绝望之时,被母亲告知一个惊人的真相,原来他不是穷小子,而是一个超级富二代!

主角:江晨,年若诗   更新:2022-07-15 23: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晨,年若诗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的老婆是亿万总裁》,由网络作家“修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晨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父亲去世之后,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在不懈的努力之下,终于娶妻生子。原本以为一家人会走向一个更加幸福的未来,哪知道妻子不光出轨,就连孩子都不是他亲生!这番打击,让江晨看不见一丝光亮。就在他无比绝望之时,被母亲告知一个惊人的真相,原来他不是穷小子,而是一个超级富二代!

《我的老婆是亿万总裁》精彩片段

明月小区售楼处内。

江晨推门而入。

一位女销售员见到他,立马挂着职业般的笑容走了过来。

“先生您好,我叫黄蕊,是这的销售员,请问您要买房吗?”

江晨神情冷漠,没有理她。

而是目光四处寻找。

终于在不远处的沙盘前找到了妻子王岚。

江晨径直地走了过去。

女销售员还以为他要去沙盘处看模型,立马跟了上去。

“王岚。”

江晨喊了一嗓子,王岚顿时回过头。

看到江晨来了,顿时高兴道:“你怎么才来啊,你看看这小别墅,才三百万,等过明年年会过去你发了奖金,就可以付首付了。”

啪!

江晨将手中攥皱巴了的亲子鉴定单甩在了她的脸上。

“给我个解释。”

“你有病吧?”

王岚揉了揉脸,看到上面的内容时。

脸色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你什么意思?”

见王岚反问自己,江晨有些恼怒道:“那野男人到底是谁?”

王岚不假思索道:“我哪里知道,当时跟我睡过的男人有好几个,你当做不知道就好了。”

“你……”江晨被气得嘴唇都发抖。

俩人在一个公司上班,前几天同事给他发来一个网址。

里面的内容竟然是王岚跟别的男人滚床单的自拍视频。

并且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

江晨带着儿子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

就在刚才,他看到坚定结果后,整个人都崩溃了。

孩子并非是他亲生的。

啪!

江晨怒不可及,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愤怒道:“不要脸的贱货,出轨都不知羞耻,你说的是人话?”

王岚身子本就娇小,被江晨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直接趴在了沙盘上。

沙盘上的模型顿时被王岚压得四分五裂。

王岚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断了。

漂亮的脸蛋顿时疼得五官有些扭曲,颤抖道:“王八蛋,我出轨怎么了?孩子不是你的又怎么了?”

“我生孩子那么痛苦,你竟然还在乎是不是你的,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就是这么爱我?”

王岚指着江晨的鼻子咆哮,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而在场的那些人都神色各异。

对王岚是既羡慕又同情。

……

听到他们的话,江晨气得大口喘着粗气,嘴唇都止不住的发抖。

“离婚,我要跟你这不知羞耻的女人离婚。”

江晨用近乎咆哮的声音吼了出来。

“离就离,下午四点去民政局办手续。”王岚也不甘示弱。

这时,女销售员走上前说道:“两位有矛盾可以回家吵,这里不是吵架的地方,沙盘被你们弄坏了,请问你们是赔偿还是走法律程序?”

经理用眼神瞥了一眼沙盘上的狼藉。

王岚跟江晨这才发现沙盘已经因为他们俩人坏了。

“我们赔。”

江晨深吸了一口气,冲王岚道:“给人家钱,我的钱都在你身上。”

结婚后为了给王岚安全感,所有的收入都上交了。

每天只有三十块的伙食费跟二十块钱的路费。

可王岚揉了揉有些发肿的脸蛋儿,满是阴霾的冲江晨道:“我呸。”

随后王岚掏出手机给江晨的母亲打了个电话:“老太婆,你儿子疯了似的在明月售楼处行凶伤人,给人家售楼处的沙盘都弄坏了,你过来赔吧。”

说完,王岚便挂了电话,一溜烟的离开了这。

一个沙盘要好几万块。

别说她跟江晨都准备离婚,就算是没离婚,她也不可能替江晨赔钱。

“王岚,你他妈……”

看着王岚逃离的背影,江晨被气得怒不可解。

他抬起脚刚要追上去,一名膀大腰圆的保安顿时一脚给他踹翻在地。

随后抓住江晨的头发,把他从门口拖到了女销售员的脚下。

“放开我,啊啊啊……”

保安冷笑道:“再敢跑,腿给你打折了。”

女销售员看了一眼江晨道:“这位先生,我们的沙盘是八千一平,总共十平,也就是八万块,还有对我们造成的经营损失,就算你总共三十万,你是赔偿还是走法律程序?”

“三,三十万?”

江晨揉了揉脑袋,听到三十万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家里就是普通家庭,父亲早逝,母亲就是个普通工人。

八万都不一定拿的出来。

三十万的巨款,就算把他卖了他也赔不起啊。

本来情绪激动的江晨,被这三十万的巨额赔偿吓得脸色铁青。

心里害怕的同时,更多的还有委屈跟不甘。

钱钱钱,说到底他有今天的种种不堪的遭遇,就是因为他没钱。

这经理一开始对自己恭敬热情,现在对自己进行殴打,是因为他没钱。

王岚出轨出的理直气壮,还是因为他没钱。

若是他有钱,这女销售员跟保安得把他当亲爹似的供着。

若是他有钱,王岚哪里敢对自己有半点的不忠,他下班回家后,王岚就得对自己捏肩捶腿,打好洗脚水。

女销售员看着江晨略显颓废的样子,在一旁冷嘲热讽道:“我看就你这窝囊样,老婆都得靠出去跟别人睡赚钱,估计你也拿不出来三十万。”

“你们看好他,等他家老太太过来付款。”女销售员冲保安们交代一声,就去忙活了。

半个小时后,江晨颓废的坐在地上,一张脸煞白,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气得。

这时,一名中年妇人挎着包,戴着黑墨镜,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虽然她已经四十多岁,可岁月仿佛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黑墨镜下的脸就如同三十岁刚出头一般年轻美丽。

江母此时面色平静,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江晨低着头走了过去:“妈,儿子不孝,给您添麻烦了。”

“我当初就不同意你们结婚,现在看到了吧?”

江晨本以为母亲会劈头盖脸的对他一顿臭骂。

可母亲的话,却让他一愣,随后惭愧的低下头:“让您失望了。”

“砸吧!”

江母突如起来的问话,让江晨不敢说话。

“今天一切损失有妈承担,心里有气就别憋着,全都发泄出去。”

话落,江母拍拍手。

随后十几个壮硕的男人从门口小跑了进来。

而且每个男人手里都紧握着一根棒球棍。

得到江母的手势后,这些男人一拥而上,对着售楼处的每一处装饰,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砸。

江晨都惊呆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就在他傻眼的时候,江母递给他一根棒球棍。

紧接着用力地对一个玻璃砸了下去。

哗啦一声。

玻璃化作无数碎片散落一地。

经理都惊呆了。

小的撒泼。

老的来了还撒泼。

真以为这是菜市场吗?

“住手,全都给我住手,谁给你们的胆子在这撒野的?”

女销售员呵斥咆哮的声音,让江晨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江晨扔掉手中的棒球棍,急忙跑上前拉住了自己的母亲,哽咽道:“妈,妈你别这样,我知道是我不好,您别这样。”

“你们继续。”

江母虽然停手,但手下那帮人却更加卖力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本来富丽堂皇的售楼处,顿时就变成了刚刚拆迁完的现场。


 

“疯了,全都疯了,你们这群保安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拦着?”

女销售员心中慌乱无比,冲站在原地发呆的保安大喊大叫。

可屋里有十几个拿着棒球棍的黑西装男人,一个个杀气腾腾,凶神恶煞的。

他们这些保安哪里敢上?

而江晨是彻底的呆住了。

这些黑西装的男人里还有几个他之前都见过。

是母亲在单位里的徒弟。

还给过他烟抽。

平时看着和蔼可亲,瘦瘦弱弱的小伙子。

今天竟然这么暴躁,出手狠辣。

“妈,我求您了,别砸了,钱哥,赵哥,你们快住手。”

听到儿子的话,江母拍拍手道:“都住手。”

打砸停止了。

江晨总算是松了口气。

可看着眼前一片狼藉,江晨感觉自己的肩膀上压了两座大山。

这要赔多少钱啊......

一名黑西装的男人扯过来两把椅子,放在了江母跟江晨的身后。

江母坐下后从包里掏出一根吸烟,点燃后轻轻地吸了一口,宛若一位女王般,迭起双腿对经理发号施令道:“让你们负责人出来见我。”

女销售员抓着头发咆哮道:“刁民,疯子,你们也配见我们老板?你们死定了。”

就在这时,楼梯口传来了紧急的脚步声。

一位大腹便便的男人从二楼跑了下来。

他是这的负责人吴明。

本来在午休正睡得香,听到外界传来叮叮咣咣的声音,还以为是哪家业主在装修。

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听到楼下有人咆哮。

吓得他紧忙跑下来一探究竟。

可当他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女人时,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脚下一个不稳,就像个肉、球似的从楼梯上连滚带爬的摔了下来。

见到摔在地上的男人,女销售员面色一喜,连忙跑过去搀扶。

“老板,就是这群刁民跑来撒野的,我现在就去报警。”

你们不是在这放刁耍赖装逼吗?

行,现在我们老板来了。

以他的身份,随便说句话就能让你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看你们以后还狂不狂了。

吴明直起身子后,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给我滚一边去。”

在女销售员震惊的目光下,平时高高在上,威风八面的老板。

此刻跑到坐在椅子上的那个女人身前时。

竟然毫无尊严的跪了下去。

只见吴明一边磕头,一边结巴的说道:“主,主母......不知主母大驾光临,还请......还请主母恕罪,恕罪啊......”

吴明的冷汗迅速布满了全身,豆大的汗珠顺着鼻尖滑落在了地面上。

可江母却如同面对蝼蚁一般,都没有正眼去看,而是充满威严的说道:“你们自己挑个死法。”

江晨的大脑一片空白。

看着母亲的眼神儿冲充满了难以置信。

主母?

江晨虽然是普通人,但是也知道只有豪门的夫人才有资格被称为主母。

自己老妈到底是什么人?

愣住的不止是江晨,当主母两个字从吴明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就连女销售员跟保安也都脸色巨变。

他们上岗前培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了解江家的掌控人。

江家的主母,江梁子月。

传说中令人仰望的传奇女性。

她本名梁子月,嫁入江家后,更名江梁子月。

虽然婚后三年丈夫便去世,但是她们孤儿寡母并没有因此倒下。

江梁子月以主母的身份,独自一人支撑着数十万亿资产的江家。

二十多年来,江家在重重打压下非但没有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而落魄,反而逆流而上。

成为了龙国巅峰人物中,唯一的女性。

可他们谁也没想到,主母此刻竟然就在他们的眼前。

如果她是主母,那他的儿子岂不就是......

他们再一次看向江晨,双腿好像被抽干了力气,齐齐的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江母看向女销售员:“我们砸自己家的东西用赔偿?”

女销售员被吓得一个字都不敢说。

自己家的东西别说砸了,就是找个推土机推了也是随人家高兴啊。

江母又看向保安:“刚才是你抓着我儿子的头发把他从门口拖到屋里的?”

保安闻听此言,身子一软直接晕了过去。

吴明再次颤抖的说道:“你们这群蠢货,还不向主母道歉?”

“儿子,你说呢?”

江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让他震撼,太不真切了。

见江晨不说话,吴明急忙爬到了江晨的身前,磕头道:“小少爷,是属下管理不严,是属下无能让您在这受委屈了,还请您大发慈悲,高抬贵手,我们不想去蛇潭啊,求求您开恩吧......”

“你,你别这样,快起来吧。”

江晨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一时还难以适应。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江晨急不可耐的想知道真相。

难道他真的是富二代?

江母淡定的说道:“也没什么,这也是咱们家的产业,按照江家的规矩,孩子都要等结婚的时候才能告诉身世,可妈不喜欢那个王岚,你也不听劝,只能等你经历过这次劫难,成长了再告诉你。”

“也是?”

江晨抓住了关键词。

江母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了刚才的威严。

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母性的光辉,笑着对他说道:“儿子,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了,等你办完离婚手续,妈就把朝辉集团送给你练练手,等你成长起来,就可以接管江家所有的产业,妈也可以提前退休了。”

“朝,朝辉集团?”

江晨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

那可是他跟王岚正在上班的公司。

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

更是西湖市的一流企业。

没想到竟然也是江家的。

今天的一件件事给江晨的感觉跟坐过山车似的刺激。

就在一个小时前,王岚因为嫌弃他穷而出轨。

那女销售员跟保安还对他冷嘲热讽。

现在他摇身一变竟然成为了一个富二代。

还要成为朝辉集团的老板。

这一切实在是太刺激了。

“先回家吧,到家了妈有事要交代你。”

江母说完,又看向了吴明:“来之前我已经看了监控,这里发生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我儿子心地善良,你自己处理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

“是是是,请主母放心,属下一定给您跟少爷一个满意的结果。”

吴明如蒙大赦。

连忙磕头下保证。

江晨紧跟着江母的身后,上了一台劳斯莱斯幻影的车,离开了这里。

售楼处内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吴明直起身子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冲女销售员恶狠狠的说道:“从今天起你给老子去夜总会当酒水推销员一年,少一分钟老子扒了你的皮。”

女销售员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谁能想到之前还被戴绿帽子,连八万块都出不起的雕丝,会是主母的儿子。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而在朝辉集团的策划部里。

王岚趴在工位上嚎啕大哭。

一名男子从外面经过,透过玻璃看到了这一幕,立马推门走了进来。

“这不是王大美人儿吗?谁欺负你了?”

王岚听到有人叫他,抬起头擦了擦脸说道:“蒋总,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蒋阳浑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儿,到底怎么了,跟我说说。”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搭在了王岚的肩膀上。

王岚的脑子里顿时闪过一道光芒,冲蒋阳说道:“蒋总,听说你很喜欢我?”

蒋阳笑而不语,只是搭在王岚肩膀上的手,微微朝下移动了几分。

王岚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满是怨气的说道:“蒋总,您是管人事的,只要您能开除江晨,让他在西湖市找不到工作,事后我会给您您想要的。”

“你们不是夫妻吗?”蒋阳一愣。

“下午就离婚了。”王岚语气冷漠道。

“好好好,不如就在年会上,哥哥我不但开除他,还让他一分钱都拿不走,如何?”

“好,那就多谢蒋总了。”


钱塘豪华别墅内。

江晨坐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有些紧张。

江母笑了笑,突然严肃认真道:“从今天开始,妈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妈您说。”

江晨也认真了起来。

随后江母递给了他一张卡,认真道:“密码是你生日,从今天起,你每个月要花掉十个亿。”

“什么?”

江晨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赚十个亿?”

江母认真道:“花掉十个亿,一分钱都不准少,要想学会赚钱,就要先学会花钱,但是不允许赌博,不允许从事违法行为。”

江晨双手结果卡,声音发颤道:“妈,这卡里有多少钱?”

“够你花一辈子了。”

江母说完,便打了个响指。

随后一名踩着高跟鞋,二十出头模样的长发美女走了过来。

冲江晨跟江母恭敬低头道:“见过主母,小少爷。”

江母点点头,对江晨道:“她叫苏凝,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私人秘书,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以后西湖市商界的事情,由她辅助你去学习去做。”

“苏凝,你好。”

江晨有些看呆了。

王岚虽然漂亮,但皮肤没有苏凝的白。

身材没有苏凝的好。

眼睛没有苏凝的大。

就连声音都没有苏凝的好听。

相比之下,王岚瞬间被秒成渣。

能跟苏凝相比的,也只有运营部的年若诗年大美女了。

苏凝双手递给江晨一张名片,声音甜甜的说道:“小少爷,以后有事还请吩咐。”

“好的。”

江晨接过名片,收回了目光。

随后情绪略显低落的低下了头。

“怎么了?”江母问道。

江晨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愧疚的说道:“妈,您对儿子用心良苦,可儿子却让您失望了。”

“还在为王岚的事情伤感?”江母问道。

“当初您说我们俩不合适,可我还是太冲动了,现在儿子明白了,人心易变,当初的王岚善良,可爱,可现在......总之以后遇到事情一定不能感情用事,要多一份理智,弄清情况才对。”

江母看他低下头抿着嘴唇,一副小孩子犯错心虚的模样。

顿时微微一笑,说出一句让江晨震惊的话:“如果妈告诉你,当初你要娶的小女孩儿不是王岚呢?”

江晨猛地抬起头,急促的问道:“妈,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吧。”江母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扔给了江晨。

江晨毫不犹豫的将其打开。

将里面的内容一览无遗。

年若诗,年家长子年易丰的私生女,小名甜甜,25岁。

曾住余临区XXXXXX。

于七岁时被年易丰接回年家。

毕业于西湖大学经管系,与王岚住在同一个宿舍。

王岚借年若诗吊坠而独占不归。

毕业后于朝辉集团运营部工作。

并且于前日被迫与蒋家二少爷蒋阳定下婚约。

突如其来的事件反转,让江晨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再一次掀起了惊涛骇浪。

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年若诗的名字。

当初他“家徒四壁”,买不起好吃的好玩儿的。

小朋友们都离得他很远很远。

从小他就被孤独所笼罩。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邻居家的小妹妹,甜甜。

她不嫌弃自己什么都没有。

还把自己的好吃的,玩具分享给他玩儿。

给他冰冷的内心点燃了一丝烛火。

江晨备受感动,心底里很喜欢这个小女孩儿,于是就将自己从小戴到大的吊坠亲手戴在了甜甜的脖子上。

并且发誓以后一定要娶她为妻。

或许是甜甜不知道妻子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很喜欢吊坠,于是就笑嘻嘻的点头答应。

可有一天甜甜突然搬走了,江晨为此还哭了好久。

直到大学时,他无意间从王岚的脖子上看到了这个熟悉的吊坠。

再一次唤起他童年时的诺言。

只是他没想到,真正的甜甜不是王岚,而是年若诗。

怪不得从王岚的嘴里感受不到当初的温暖。

怪不得王岚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儿。

原来是特么假货。

蠢,自己真特么蠢啊!

想到年若诗被迫与别人订婚,江晨蹭得一下站了起来。

“你要去找她?”江母皱眉。

“对。”江晨没有隐瞒。

“不准。”江母出言阻拦。

“为什么?”江晨有些急不可耐。

等了二十几年的邻家小妹,其实就跟她在一家公司上班。

他哪里还坐得住?

江母瞪了他一眼,严肃道:“只要你一分钟没离婚,就要坚守住婚姻的底线,不能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要想去找她,那就等离婚证办完在去。”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离婚。”

江晨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等江晨走后,苏凝忧心忡忡的说道:“主母,如果少爷娶了年若诗,那颜家的女儿怎么办?她跟少爷是指腹为婚。”

“凉拌呗。”江母笑了笑,没放在心上。

“如果颜家翻脸,那江家就失去了一个盟友,到时家主的仇......”

苏凝话落,江母一个眼神瞪了过去,吓得她立马闭上了嘴。

江母警告道:“小苏,阿姨知道你父亲跟家主一起遭遇不幸,你想报仇,但是时机未到,你不可对小晨透漏一星半点。”

“我知道了。”苏凝低下头默不作声。

下午四点,民政局门口。

江晨跟王岚从民政局里走了出来。

两个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红本。

离婚证办完,江晨感觉自己的肩膀上如释负重。

“你......”

王岚本想在挖苦江晨几句,可后者直接伸出手,将王岚脖子上的吊坠强行拽了下来。

王岚的脖子突然一阵吃痛。

看着吊坠被江晨抢走,顿时急了:“姓江的,你干什么?”

“物归原主!”

江晨闷哼一声,打车就离开了这里。

这是他给甜甜的的信物,决不能被这种贱人玷污。

王岚还在揉着脖子,看着江晨离开。

两只眼睛内充满了怨毒之色,恨道:“江晨,你给我等着。”

朝辉集团内所有的员工都不淡定了。

就在刚刚,他们接到了一个无比震撼的信息。

年会当天,现任董事长周华将辞职。

新任董事长将会在年会过后空降。

公告信息里没有表露新任董事长的信息。

只知道是个年轻的男子。

一时间,公司不少自以为很漂亮的女生,全都给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

能空降到朝辉集团做董事长的年轻男子,绝对背景通天。

哪怕不能嫁给他,给他当情人也是极好的。

江晨没看手机,还不知道。

走进公司后只感觉同事们一反常态。

不是在窃窃私语,就是在对着镜子化妆,网购漂亮衣服。

“老四,你可回来了,公司要来新的董事长了,我可怎么办啊?”

“你看看,他人还没到就已经出现在企业软件里了,不过你说这人他也奇怪,没有照片,没有名字只有江董事长四个字。”

江晨刚来到业务部门口,就被一组的同事华丰给抓了过来。

一组一共有四个人,华丰是组长,年龄也是最大的,今年三十。

平时江晨他们都叫他老大,江晨最小,所以就被叫成老四。

此刻的江晨哪有心思管这些:“换就换呗,也不影响你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运营部。

可却没有发现年若诗的影子。

“怎么不影响啊,我给周董的外甥没少送礼,俗话说人走茶凉,周董一走,我那些礼不是白送了?”华丰都快哭了。

“行了行了,你不就是想升职加薪么?年会过后业务部主任就是你了。”

说到这,江晨话锋一转:“老大,年若诗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