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陆爷夫人A爆了

陆爷夫人A爆了

浮生三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卿惨遭继母暗算,被迫嫁给毁容断腿的陆家大少陆容渊。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幸福毁于一旦,于是,她逃婚了。逃婚后,她跟网约车司机谈起了恋爱,虽然对方没钱没车没存款,但非常宠她,她的日子过得非常幸福。直到某天,苏卿发现了男友的秘密,他跟陆家那位毁容断腿的大少爷陆容渊好像是同一个人。说好的腿瘸呢!说好的毁容呢!

主角:苏卿,陆容渊   更新:2022-07-15 23: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卿,陆容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陆爷夫人A爆了》,由网络作家“浮生三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卿惨遭继母暗算,被迫嫁给毁容断腿的陆家大少陆容渊。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幸福毁于一旦,于是,她逃婚了。逃婚后,她跟网约车司机谈起了恋爱,虽然对方没钱没车没存款,但非常宠她,她的日子过得非常幸福。直到某天,苏卿发现了男友的秘密,他跟陆家那位毁容断腿的大少爷陆容渊好像是同一个人。说好的腿瘸呢!说好的毁容呢!

《陆爷夫人A爆了》精彩片段

夜幕降临。

苏家今天双喜临门,一天同嫁两女。

苏卿身穿中式嫁衣坐在镜子前,妆容精致,眉眼里都是幸福。

今天是她跟楚天逸结婚的日子。

相恋一年,终于修成正果。

“姐姐,你可真是幸运,马上就要嫁入帝京一流世家楚家,成为楚太太。”

苏雪也穿着同样的中式嫁衣,阴阳怪气地走进来。

苏雪看着苏卿那张美丽的脸,眼底划过一抹嫉妒,恨不得划破那张漂亮的脸蛋。

苏卿神情冷了几分:“我也要恭喜妹妹,马上就要成为陆容渊的第四任妻子,对了,我听说这个陆大少不久前车祸毁容,腿也瘸了,没几年能活,你嫁过去怕是要守活寡了。”

“苏卿,你!”

苏雪气得脸色一白,一想到苏卿要嫁入楚家,而她却要嫁给一个快要死的短命鬼,脸上阴毒之色更甚。

“苏卿,话别说的太满了,你这楚太太的位置能不能坐稳还不一定。”

“小雪,小卿,你们姐妹都在呢!”秦素琴端着两份莲子羹笑吟吟地走进来:“楚、陆两家的迎亲队伍快到了,你们俩快先喝点莲子羹,寓意多子多福。”

继母脸上伪善的笑让苏卿蹙眉,相处了十几年,她怎么不知道秦素琴的为人?

出嫁前吃莲子羹确实是帝京嫁女的习俗。

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家,再也不用看秦素琴这对母女的嘴脸,她还是迟疑着接过。

“谢谢秦姨。”苏卿只喝了一小口。

“多吃点,你这孩子,客气什么。”秦素琴看着苏卿吃下了,松了一口气,眼底划过一抹得逞的笑:“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可阿姨也待你如亲生女儿,你这要出嫁了,阿姨还怪舍不得的。”

秦素琴说着眼圈就开始泛红。

苏卿心里冷笑,不愧是拿过影后奖的,演技就是一流。

八岁那年,母亲去世不到一个月,父亲就带着秦素琴还有比她小一个月的苏雪进门。

那时她才知道,父亲早背叛了母亲。

“太太,楚家的接亲队伍来了。”佣人在门口提醒。

“好,知道了。”秦素琴笑着拿过绣着龙凤呈祥图案的红盖头:“小卿,快盖上,别耽误了吉时。”

着中式嫁衣,盖红巾,十里红妆,夜里举行婚礼,这都是秦素琴安排的。

秦素琴给佣人使了个眼色,吩咐道:“梁婶,你领着大小姐上楚家的婚车。”

苏卿的视线被红巾挡住了,只能由佣人牵着走。

苏家门口停着迎亲车子,佣人梁婶径直将苏卿带上婚车。

秦素琴在阳台上看着车子启动远去,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妈,没问题吧?万一苏卿半路上发现不对怎么办?”苏雪有些担心。

“你放心,妈都安排好了,她只有乖乖替你嫁去陆家。”

苏卿刚才上的是陆家的迎接亲车子,并非楚家。

苏雪忐忑:“可天逸那,我晚上要怎么蒙混过去?”

秦素琴将一瓶药塞给苏雪,小声道:“晚上给楚天逸喝了,只要过了今晚,他们楚家想赖也不可能了,记住,别让他看见你的脸。”

“恩,记住了。”苏雪将药瓶藏好,脸上满是嫉恨之色:“妈,我要苏卿生不如死,尝尝跟我抢男人的下场。”

秦素琴冷笑一声:“苏卿能不能活过今晚还不一定,知道陆家前几位老婆怎么死的?听说都是被凌虐死的。”

……

苏卿忽感体内一阵燥热,脸颊也烫得厉害。

她想起秦素琴送来的那份莲子羹,暗道不好。

她还是中了秦素琴的计。

那莲子羹有问题。

苏卿扯掉头上的红巾,看清不是去楚家的路,顿时慌了。

“停车,快停车!”苏卿急喊道:“你是谁,要带我去哪?”

司机一头雾水:“苏小姐,我是陆家派来接亲的啊,这是去陆家的路。”

“陆家?”

苏卿恍然大悟。

她怎么都没想到,秦素琴玩了一招偷龙转凤的计策。

“快停车,我是要嫁去楚家的,弄错了。”

“怎么会弄错呢,苏小姐,你头上戴着的红巾,龙凤呈祥,就是陆老爷子亲自挑选的。”

苏卿看着手里的红巾,才彻底明白。

秦素琴,你可真够狠的!

她才不要嫁去陆家,不会让秦素琴母女得逞。

秦素琴这不仅要把她推入火坑,还要让她出丑,彻底毁了她。

“停车。”苏卿极力控制着,低吼了一声。

“苏小姐,马上就要到了……苏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司机大惊,苏卿直接开了车门跳车。

苏卿在地上滚了几圈,剧烈的疼痛让她有所清醒。

“苏小姐,你快上车,苏小姐……”

见车子停了,司机追上来,苏卿咬着牙,忍着疼一瘸一拐的往外跑。

疼痛是能让她清醒的最好办法。

苏卿很慌,她知道被抓回去的后果。

“苏小姐,你别跑啊,跟我回去,吉时快到了。”

苏卿跑得更快了,她急得快哭了。

四周漆黑,身后的人眼看着就要追上来了,而体内的冲动连疼痛感都压不住了。

苏卿绝望的不知道往哪跑,她突然看见几百米外有亮光。

心下一喜,苏卿拼命地跑过去。

马路边上,停着一辆黑色轿车,一个穿着休闲套装的男人正站在车门口接听电话。

就在男人要上车准备走时,苏卿奋力跑了过去,带着哭腔,喘息着哀求:“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男人愣了一下,幽深的眸子扫了眼苏卿。

而此时,男人电话那头的人还在焦急的说:“新娘子马上就要到了,你这新郎官怎么还没到,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聒噪!”男人面无表情的挂断电话。

而此时陆家接亲的司机都追来了,苏卿一见,也陆不得男人同不同意,连忙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双手合十,带着微微哭腔,哀求:“帮帮我!”

她话音刚落,司机已经追了上来:“苏小姐,快跟我们回去吧,快来不及了,陆……”

司机在看见男人时,惊住了。

话没说完,男人一个冷冽的眼神射过去:“滚!”


苏卿感觉自己血管要爆裂了。

秦素琴太心狠了,她只吃了一小口,竟然就如此忍受不住,这要是都吃了,恐怕早就血管爆裂而亡了。

苏卿整个脑袋都是懵的,身体像是漂浮在云上,又像是行走在沙漠,她很渴,感觉自己快要渴死了。

苏卿已经忍受不了了,恨不得泡在冰窟里。

“我送你去医院。”

男人一眼就看出苏卿被算计了。

“帮我!”苏卿抓住男人的手,她等不到去医院了,她不想死的话,只能找眼前的男人帮忙。

男人冰凉的体温让苏卿想要的更多,肌肤触碰那一瞬间,最后一根弦也崩断了。

“女人,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想活。”

苏卿很简单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其实在那一刻,她也没有过多去思考别的。

她只有一个念头,活着。

苏卿慌急的拉住男人的手,握着不松,急得带着一丝哭腔:“我不想死,帮帮我!”

男人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乖,别急。”

苏卿勾住男人的脖子,吻了上去。

此时的她就像是搁浅的鱼,而眼前的男人就是一池清泉,让她本能地奋不顾身。

男人身子一僵,眸色加深,嗓音暗哑:“女人,招惹了我,你可要负责哦,记住,我是你的男人,陆容渊。”

苏卿意识早就不清楚了,根本无暇去思考对方的话。

夜,缠绵悱恻。

她最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感觉全身仿佛被碾压过,昨夜的记忆涌入脑海,再看清身处的环境,鼻尖一酸,她有想哭的冲动。

命保住了,可她跟楚天逸没有可能了。

看着车内的衣服,可知两人昨夜有多疯狂。

苏卿悄悄瞄了一眼还没有醒的男人,那是一个极好看的男人,连她一个女人都忍不住惊叹的容貌。

五官深邃,棱角分明,剑眉高鼻梁。

目光下移,落在男人的上身,肌肉线条分明,薄薄的肌肉,一看就很有力量感,而她昨晚也见识了男人在力量这方面的强悍程度。

想到这,苏卿的脸迅速红了。

她都在想些什么啊!

简直是疯了。

见男人还没有醒,苏卿麻溜的整理好衣服,不等她溜走,男人突然醒了。

“吃干抹净,过河拆桥的女人,你也太无情了。”

陆容渊慵懒地伸了一个腰,似笑非笑地凝视着苏卿。

他早就醒了。

再不“醒来”,人就跑了。

“昨晚我们可已经是夫妻了,你想不认账?”

“我、我…”苏卿一时哑然,她昨晚招惹对方,而她确实想溜走,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可看着男人那双控诉的眸子,竟觉得愧疚:“抱歉,昨晚事出有因…”

“那可是我的第一次。”陆容渊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苏卿,完全堵了她后面的借口。

苏卿:“……”

“你想要什么补偿?”苏卿说出这话后,忽然有一种不负责任的感觉,看着男人的脸色沉了下去,她又解释道:“昨晚我被算计了,我继母想把我嫁给一个腿瘸毁容快要死的人,我就是死也不会嫁过去的。”

陆容渊嘴角一抽。

死也不嫁?

看着苏卿那副紧张的表情,陆容渊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昨晚本是我结婚的日子,被你这么一搅合,新娘子恐怕也娶不成了,你得赔我个新娘子。”

“啊?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昨晚你也结婚。”苏卿很是抱歉,可让她赔个新娘子,这不是为难人?

“我、我真的很抱歉…”

“算了,你长得这么漂亮,看这身上的嫁衣,价值不菲,你怎么会看得起我一个网约车司机。”陆容渊眸光黯然,语气很是失落。

苏卿都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怎么会嫌弃?

可一见对方自卑的样子,心尖突然被刺了一下,脱口而出:“我会负责的。”

陆容渊一笑,抓住苏卿的手:“那你现在跟我回去,见我父母。”

“现在不行。”苏卿尴尬的将手抽回来:“我还有事,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回头我们再联系。”

秦素琴玩一招调包计,她现在必须得回一趟苏家。

“那我等你回来。”陆容渊也不再逗她。

苏卿留了一串假号码就走了。

陆容渊坐在车里目送着苏卿的背影,眼里划过一抹浓烈的兴趣。

车座椅上那抹鲜红很是刺眼,陆容渊睨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手机铃响,陆容渊接通。

“新娘子半路跑了,你这个新郎官也一晚上没消息,老大,你昨晚干什么去了,还有什么事比娶老婆重要。”

“洞房!”陆容渊眼里涌现难得一见的温柔。

他也没想到自己的新娘子逃婚却落到了自己的手里。

陆容渊轻描淡写的两个字惊得电话那端的万扬半天没回过神。

“老大,你开什么玩笑,这新娘子都跑了,对了,苏家挺大胆的,你要娶的是苏家二小姐苏雪,苏家嫁过来的却是不受宠的苏家大小姐苏卿,苏雪嫁去楚家了。”

只要是聪明人,稍稍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

苏家玩了调包计。

万扬又在电话里说:“老大,老爷子说等你回来处理。”

“让人去苏家退婚。”

顿了顿,陆容渊又补充了一句:“不必为难。”

“老大,苏家玩心眼都玩到你头上了,你老婆都被楚家那小子娶了,这口气就这么咽了?”

万扬很是意外,这不像是老大的作风啊。

这世上最深的两大仇恨,夺妻之恨,杀父之仇。

“少废话,赶紧让人去退婚。”

万扬在电话里提醒道:“老大,你只有丧偶,可没有退婚或者离异,你已经‘死’了三位妻子,这位要是退回去,被陆家那几位发现端倪,前功尽弃。”

陆容渊沉吟了几秒:“这位不用‘死’了。”

“老大,你又有新计划了?”万扬云里雾里,十分震惊。

陆容渊岔开话题:“给我准备一辆便宜点的车。”

“老大,你要做什么?”

“网约车拉客。”

……

苏卿刚到苏家门口,就见到苏德安与秦素琴在门口恭敬地送一位中年男人。

此人正是陆家派来退婚的。

陆家当初突然要娶苏家女,现在又突然来退婚,新娘子调包又逃婚,陆家竟然没有一丝为难,苏德安都被整懵了。

那人上车走后,苏德安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冲苏卿厉声喝道:“苏卿,看你干的好事,你还有脸回来,这次要不是陆家高抬贵手,苏家就等着破产吧。”

苏卿神情寡淡地盯着苏德安,冷冷质问:“爸,昨晚调包新娘的事,你知道吗?”


其实从苏德安的话语里,苏卿已经知道了答案,可还是想问。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要把她推入火坑。

苏卿的质问让苏德安脸上一时挂不住,目光闪躲,心虚的不敢对上苏卿的眼睛。

他这个大女儿,这些年让他愈发忌惮。

特别是那双眼睛,看着那双眼睛,他仿佛看见了苏卿的母亲,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想要躲避。

“你这什么语气,我是你的亲生父亲,是犯人吗?你用这种审问的语气跟我说话。”

苏卿讥笑:“爸,你还知道你是我的亲生父亲,那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入火坑?纵容秦素琴算计我,把我嫁去陆家。”

没有苏德安的默许,秦素琴也做不了那些事。

反正事已成定局,秦素琴也不装了:“陆家只说娶苏家女,又没指名娶谁,再说了,在帝京,陆氏家族跺跺脚,就能让整个帝京抖一抖,给你选了这么一门好婚事,你应该感激我们。”

“陆家这么好,怎么不让苏雪嫁过去。”苏卿神情与语气都冷了几分,她来之前去过楚家。

楚家人告诉她,楚天逸跟苏雪出去度蜜月了。

那一刻,苏卿有一种天塌的感觉。

楚天逸抛弃了她。

楚天逸发现新娘不对,为什么不来找她?

“够了。”苏德安厉声道:“小雪身体不好,她要是嫁进陆家,哪受得了那个罪,你是姐姐,替小雪嫁过去又怎么了。”

闻言,苏卿痛心的盯着苏德安,这些年,她不是不知道苏德安的偏心,可没想到,竟然偏心到如此地步。

“爸,我妈去世这么多年,你怕是早忘了还有我这个女儿,你连我怎么在苏家生存下来,怎么完成学业的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秦素琴她是怎么对我…”

苏德安怒道:“这是你妈,你一口一个秦素琴,像什么话?”

“我妈早死了。”

苏卿目光郁痛,秦素琴母女进苏家后,她从未上过饭桌吃饭,每天饥一顿饱一顿,吃的都是剩饭剩菜。

高中之后,所有的学费都是她自己做兼职赚来的。

她是苏家大小姐,却活得连狗都不如。

苏雪享受着千金小姐的光环,一身名牌,出入高档会所,她却穿着地摊货,挤着地铁公交去工作。

整个帝京,也无人知道苏家还有个大小姐叫苏卿,所有人都只知道苏家有个女儿叫苏雪。

她以为能嫁给心爱的人,从此脱离苏家,可没想到,被秦素琴母女算计。

秦素琴笑着打圆场,实则火上浇油:“德安,你别跟小卿计较,反正我也不是她亲妈,她也不是第一天直呼其名,我受点委屈没什么的,别让你们父女关系不和。”

“看看,你秦姨到现在还为你说话。”苏德安对苏卿更是失望了:“陆家来退婚了,你也不用嫁过去,这事就这么解决了,你赶紧回去把衣服换了,别丢人现眼,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苏德安丢下这话,直接就走了,根本就没多看苏卿一眼。

苏卿脸上的神情更加冷漠,十几年了,苏德安早就不在意她这个女儿,她还说那些做什么?

苏德安一走,秦素琴露出尖酸刻薄的嘴脸:“你这死丫头,没想到你还敢逃婚,看你这一身的痕迹,那男人是谁?阿姨送给你这份大礼,怎么样?还满意吗?”

苏卿眼神冰冷如刀:“秦素琴,你真卑鄙,也不怕遭报应吗?”

秦素琴得意笑道:“我女儿已经坐稳了楚太太的位置,而你?不过是双破鞋,苏卿,你几年前就已经跟人鬼混,连孩子都生了,这件事楚天逸怕是还不知道吧,你以为做一个修复,就能瞒过楚家?”

被戳中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苏卿脸色很难看。

“当年是你们母女算计我。”

没错,苏卿五年前确实生过一个孩子,只是那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死了,而她至今也不知道当年那个男人是谁。

这件事,她没有勇气告诉楚天逸,那是她的一个噩梦,她想摆脱的噩梦。

秦素琴冷冷一笑:“是又怎么样?就算你说出去,你爸也不会信,苏卿,这苏家一切都是我女儿的,你爸早就放弃你了。”

“对了,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当年生的那个孩子,他没死,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

“什么?我的孩子在哪里?”苏卿心里震惊,想起那个十月怀胎的孩子,心狠狠一揪。

“你想知道?”秦素琴冷笑:“跪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

“秦素琴。”苏卿几乎咬牙切齿的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总有一天,我会新账旧账跟你一起算。”

先不说那个孩子是不是真活着,就算活着,哪怕她磕头磕死了,秦素琴都不会告诉她。

……

水月酒吧。

苏卿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她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整个脑袋已经昏昏沉沉,醉成了一滩烂泥。

她一想到自己的幸福都被秦素琴母女给毁了,想到楚天逸抛弃了她,胸口发胀,很是难受。

“苏卿,别喝了。”安若抢过苏卿手里的酒,看着苏卿难受的样子,她心里也很难受,愤愤不平地说:“调包新娘,她们也做得出,太不是人了,幸亏你逃婚没嫁进陆家,不然这不是一辈子都毁了。”

安若话锋一转:“其实要是这陆大少不是个短命鬼,这陆少夫人的头衔那不是吊打楚家吗,在陆家面前,楚少夫人算个什么。”

陆家大少神龙见首不见尾,见识过真明目的人极少,坊间各种传闻都有。

“若若,我心里难受,在我爸眼里,我根本什么都不算,他默认秦素琴母女的行为,把我推入火坑。”

被至亲抛弃算计,苏卿又如何不难受?

更难受的是到现在,她也没联系上楚天逸。

“天逸他也不要我了,若若,我什么都没有了。”苏卿伤心的哭了。

“你还有我啊,苏卿,别哭了。”安若又心疼又气愤:“不就一个楚天逸,我给你找一个更好的,我听说这酒吧里有帅哥,要不我给你叫几个?”

苏卿脑海里突然浮现昨晚那个男人的脸,想起昨夜的疯狂,脸再一次发烫。

她怎么会想那个男人。

“我现在就去给你找,有什么大不了的。”说着安若就去了。

喝多了的苏卿趴在桌子上傻笑,伸手去拿酒,目光却突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顿时酒醒三分,跌跌撞撞地追过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