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最强仙帝

重生之最强仙帝

被放逐的白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黎明在飞升一代仙帝时,被雷劫击得打破虚空隧道,回到了五年后的地球。五年过去,他发现有很多事都变了。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女友竟会在五年后嫁给他的仇人。上一世,黎明死后穿到了修仙世界,一步一步靠自己的努力俯瞰众生。如今他历经千帆,以强大的仙术根基归来,势必要让以前欺负过他的人付出代价。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主角:黎明   更新:2022-07-16 03: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明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最强仙帝》,由网络作家“被放逐的白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明在飞升一代仙帝时,被雷劫击得打破虚空隧道,回到了五年后的地球。五年过去,他发现有很多事都变了。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女友竟会在五年后嫁给他的仇人。上一世,黎明死后穿到了修仙世界,一步一步靠自己的努力俯瞰众生。如今他历经千帆,以强大的仙术根基归来,势必要让以前欺负过他的人付出代价。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重生之最强仙帝》精彩片段

深夜,昆仑山之巅。

一道惊雷从天而降,令得昆仑山方圆十里尽数沐浴在雷光之中!

一时之间,毁天灭地,山峦震动!

“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天降异象,必有大事发生!”

龙国当世巅峰强者骇然欲绝,待雷光散去后,相继前往昆仑山查探,却是一无所获。

……

七天后,绿树小区。

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男人站在小区门口怔怔出神,令过往行人纷纷侧目。

“五年了,我黎明终于回来了。”

黎明无视周围人诧异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场景,身形轻颤。

他的眼中,有思念,也有仇恨。

没有人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

五年前,他得罪赵家公子,被害入狱,本以为这样就完了。

谁曾想,在狱中,赵家人竟然买通黑手废了他的双手双脚,令他终身残废,生活不能自理!

终于,在一个月圆之夜,黎明不堪忍受折磨,跳下了监狱的悬崖!

本以为他的生命已经结束,不曾想,悬崖下竟然有一个通道,直通人妖魔林立的修真世界!

凭借两世为人的强大灵魂,黎明花了七千年时光从一介凡人修炼到了绝世仙帝之境,号称北斗剑神!

七千年里,他脚踩万族天骄,横断万古!

距离最终的真神之位,仅有一步之遥!

却不成想,最后一场成神天劫中,他前世的种种执念,令他心魂失守,最终被天劫轰进了虚空裂缝!

而这条虚空裂缝竟然通往地球,七天前黎明自昆仑山醒来,才得知自己已经消失了五年。

回想起往事,黎明不自觉的攥紧双拳。

他在地球上有父有母,还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女朋友。

当年,就是因为女朋友被赵家公子当众调戏,他才会与赵家公子发生冲突。

那一天,是女朋友周小倩的生日。

他邀请了很多朋友去酒吧庆祝,准备借此机会,向周小倩求婚。

本来,一切都进展的很顺利,酒吧气氛热闹,朋友们有意识的将话题往求婚上引。

就当黎明心情激动,准备向周小倩求婚之时,喝多的赵家公子赵成龙突然出现!

赵成龙是海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恶名响彻全城!

他见周小倩花容月貌,顿时心生歹意,直接对周小倩动手动脚,上下其手!

完全无视黎明和他的朋友!

因为在赵成龙的眼里,这群人,与蝼蚁无异!

眼看女朋友被人侮辱,黎明疯了!

他拿起一个酒瓶狠狠的砸在赵成龙头上!

赵成龙脑袋当场血花四溅!

结果可想而知。

权势滔天的赵家公子被打,岂能善罢甘休?

当即,都不用赵成龙出手,他的朋友们直接报警,把黎明抓了起来。

以故意伤害罪,判了四年有期徒刑!

闭上眼睛,地球上一世的种种过往掠过黎明心头。

“赵家,仗着有权有势,就随意欺压我,这笔账,我会让你们用一生去偿还!”

转而,黎明压下心头的杀意,迈步朝家里走去。

“我消失了五年,也不知道,小倩和爸妈,都怎么样了……”

这般想着,黎明脚步停下,抬头一看,正是101室,自己的家!

只不过,门上已经破旧不堪,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咚咚咚……”

随着敲门声响起,一位满头白发的妇人打开门,那一张令黎明朝思暮想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妈!”

看见自己的母亲,这个含辛茹苦把自己和妹妹一手带大的女人,纵使以黎明七千年的心境,也忍不住心魂一颤!

而妇人看见黎明那张满是灰尘,沾满树叶的脸颊后,陡然瞪大了眼睛:“小明,你……你是小明?”

她不可置信,五年前,儿子被关进监狱没多久,监狱就传来消息,儿子畏罪自杀了!

听见这个消息,她差点因心脏病突发死了过去!

“是我啊妈……”

黎明走上前,抱住了女人,一颗强大的心灵此刻也是颤动不已。

他看着女人那满是褶皱的脸颊,和苍白如雪的发丝,颤声道:“妈,您……您怎么变成了这样?”

黎明不明白,自己走时母亲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短短五年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你先回答我,监狱说你畏罪自杀了,可你怎么……”叶倩玲泪眼朦胧。

“妈我……妈你别哭,此事说来话长,咱们日后再说。”

黎明拉着母亲走进房间,暂时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修仙界的事情。

然而,走进房间,看到简陋到几乎空无一物的房子后,黎明愣住了。

虽然他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但解决温饱,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可如今……家里竟变成了这副模样。

“妈,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黎明看着自己的母亲问道。

“哎!”

叶倩玲重重叹了一口气,把门关上,然后走过来神色无比复杂的说:“事情是这样的……”

叶倩玲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原来,黎明坐牢之后,赵家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还要求赔偿三百万。

最后没有办法,黎明父母把车子和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然后又借了不少钱。

东拼西凑还了两百万后,还有一百万,黎家是怎么也还不上了!

因此,赵家天天找人催债,还以欠钱不还为由,逼的黎明父亲在公司里名声毁尽,丢了工作,最后只能拖着五十多岁的年老体迈,去工地上搬砖!

叶倩玲整日以泪洗面,儿子死了,丈夫又遭受如此对待,要不是还有个在读书的女儿,只怕她都撑不到现在!

听完事情的原委,黎明攥紧双拳,眼眸深处泛起磅礴的杀意!

他没想到赵家竟然如此畜生,废了他不说,竟然还折磨他的父母!

此仇不报,天理难容!

刹那间,一股强大的杀机不经意间释放而出,周围的空气都随之降低了好几度!

“小明你……你怎么了?”叶倩玲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妈……”

黎明调整呼吸,压下心中的仇恨,对叶倩玲问道:“妈,那我女朋友周小倩呢?你们变成了这样,她没管你们吗?”

叶倩玲神色黯然。

“别提了,周家不仅没有帮我们,我和你爸还不上钱,想把彩礼钱拿回来救救急,都被她爸妈拒绝了。”

“周家人还说,从此以后,别说我们家和他们周家有过往来,不然我们家那坐牢的儿子,会毁了他家女儿的名声。”

“你爸气不过,去找他们说理,结果却被打进了医院。”

说道最后,叶倩玲已然是声泪俱下,伤心到了极点。

“周家人竟如此待你们?”

黎明眉头紧皱,他不相信周家人会这样。

当年他被抓起来的时候,周家人还说他们会从中出力,把他捞出来。

而周小倩更是哭喊着说一定会等他回来,让他好好的。

可是现在,事情竟然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黎明决定找周小倩问个清楚。

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一阵争吵声。

叶倩玲愣了愣,然后脸上闪过一抹深深的担忧之色,转身朝屋外走去:“你爸回来了!”

“我爸?”

黎明急忙跟上。

等到两人走到屋外时,看见一个满脸褶皱,头戴安全帽的中年男人被一群人围在中间。

领头的是一个光头,带着金项链的男人。

被围在中间的男人正是黎明他爸,黎天明。

光头男人抽着香烟,凶相毕露的看着黎天明:“老废物,你躲了哥几个好几天了,这下终于我被我逮着了吧?今天你要是再拿不出钱来,别怪我段坤翻脸不认人!”

听见段坤两个字,周围一些路过,想要拉架的人都是脸色一变,急忙退向一旁,生怕殃及池鱼。

“工地老板压着三个月工资没给,能不能再宽限我一些时间?”黎天明几乎是祈求道。

以段坤为首的这群人,就是赵家派来要债的一群社会人士。

“没钱?那行,留三根手指当利息吧!”

段坤猛地将香烟甩在黎天明脸上,从身后接过一把剪刀,面色狰狞的吩咐着手下人:“把这老东西的手给我按着,老子今天就让他长个记性!”


“我看谁敢!”

黎明看见眼前的一幕,声音寒冷彻骨。

众人下意识一愣,不由得转头看向他。

当看清来人只是一个年轻人时,段坤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哪来的小逼崽子,连老子的事情也敢管?再不滚开连你一起打!”

“就凭你?”

黎明无比淡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来到黎天明身边,一把推开黎天明身边的小混混。

他身为北斗剑神,一身修为举世无敌,虽然体内的灵力已经枯竭,但肉身依旧是仙帝级别的。

这一推,就直接把小混混推的接连倒退七八步,摔了个狗吃屎。

黎明看都没看小混混一眼,而是转头看向黎天明,对他道:“爸,儿子……回来了。”

黎天明愣了愣,难以置信的看着黎明道:“你……你是小明?你不是死了吗?怎么现在……”

“此事说来话长,爸,咱们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好吗?”

“好,好啊小明,回来就好……”

黎天明双眼浮现出一丝丝雾气,眼眶通红。

这时,一旁的段坤皱眉望向黎明:“你就是这个老废物的儿子?那个打了赵公子的乐色?你不是死……”

“啪!”

他话没说完,黎明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你骂谁是老废物?立刻给我爸道歉,我饶你不死!”

这一巴掌打得异常响亮。

周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惊呆了。

就连黎天明都是一愣。

“你他妈敢打我?”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段坤被这一巴掌给打懵逼了,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捂着脸看向黎明。

回应他的,是更加响亮的一巴掌。

“啪!”

黎明神情无比淡漠的看着他,“嘴里再敢吐出任何一个脏字,死!”

一语落下,一股庞大的杀机锁定了段坤。

这让段坤有着一瞬的恍惚,仿佛眼前的这小子,是从血海里杀出来的!

黎天明大惊失色,连忙冲过去拉住黎明,“小明,你忘记你是怎么进去的了吗?千万不要再惹事了。”

然而,受到黎明威胁的段坤早已怒不可遏。

作为海城霸主张瑞龙身边的红人,从来都是他威胁别人,何时被别人威胁过!

当下,一道夹杂着愤怒和羞辱的咆哮声响起。

“都给我上,弄死这小子,我要他死!”

顿时,七八个大汉手里拿着凶器,一拥而上,齐齐朝着黎明扑了过去。

远处的叶倩玲差点被吓晕了过去:“小明,快跑!”

“坤哥,求求你,让你的人住手,钱我给,我卖血都把钱给你!”

黎天明急忙拦在黎明面前,声音颤抖,就差给段坤跪了下去。

“去你麻痹的,你算什么玩意?你的臭血分文不值,给我连这老废物一起打!”

段坤冷冷的一挥手。

瞬间,七八根甩棍同时砸向黎天明。

“敢打我爸?找死!”

黎明眼神冰冷,整个人闪现般出现在黎天明面前。

抬手一格挡,登时,七八根甩棍齐齐断裂!

几位大汉都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看向手中断成两截的甩棍,又看了看黎明,不由得惊骇无比。

这他妈还是人吗?

段坤脸色一变,旋即咆哮道:“都他妈愣着做什么?给老子继续打!老子不信他是超人!”

几人一想也是,心头一横,抡起拳头无比凶狠的朝黎明胸口锤去,似乎想将黎明一拳轰死。

“插标卖首之徒!”

黎明眼中寒芒一闪。

虽然他暂时没有了修为,但是仙帝之尊护体,就连虚空裂缝也没能将他的肉体毁灭,常人岂能伤他分毫!

“轰!”

几乎是瞬间,黎明动了。

刹那间,一道道惨叫声接连响起,七八个壮汉像是被车撞了一样齐齐倒飞出去,口喷血水!

现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黎明。

段坤脸色也是凝重了起来。

这畜生实力好像有点强啊!

就在段坤楞神之际,一股山岳般的巨力从他肩膀处直直压下。

抬头一看,竟是黎明单手按着他!

“噗通!”

还没来得及说话,段坤就被按的双膝跪地,砸的地面都是一颤!

可想而知,这一下力量有多大!

“给我爸道歉。”

黎明面色平静如水,眼底却杀机凛然。

要不是怕父母担心,他哪里会这么多废话,早就一掌杀了这段坤!

“对……对不起。”

对着黎明那死神般的眼神,段坤强忍心里的怒意,无奈的对着黎天明道歉。

“滚吧!”

黎明一脚踹飞段坤,“以后,再敢骚扰我爸妈,我会让你后悔来这个世上!”

段坤被踹飞了几米远,从地上爬起来后,十分恶毒的看了黎明一眼。

“我是龙哥的人,你敢如此羞辱我,你等着!”

说完段坤转身就跑,不敢逗留。

黎明盯着他远去的背影看了几眼,双眼微眯。

管你龙哥还是虎哥,现在有父母在旁,我不好直接杀你。

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就等着我上门一锅端了吧!

一群大汉眼看段坤都跑了,立马也跟着跑路。

待混混们都离开了之后,叶倩玲满脸担心的对着黎明道。

“你看你,为什么还是打架?当年就是这样进去的,怎么还不长记性呢?更何况,坤哥还是张瑞龙的人,打了他,你会完蛋的呀!”

黎明能听得出来,母亲是在担心自己,并无责怪之意。

当下只得苦笑道:“没事妈,你们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

“有什么分寸,你……”

叶倩玲还想继续说,黎天明却拉了她一下,说:“好了好了,打了不就打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快去买点好酒好菜来,咱们为小明接风洗尘。”

……

傍晚。

与父母吃完饭后,黎明找了个借口出门。

站在绿树小区门口,黎明眼里闪烁着凶光。

“赵家,就这样杀了你们,未免太便宜你们了,来日方长,咱们慢慢玩。”

“周家,你们最好和这件事无关,否则,别怪我无情!”

话落,黎明望着十点钟的方向。

“现在,得先去把拦路狗解决了。”

黎明注视着的方向,七八公里外,有一栋闪烁着彩光的大楼。

这正是黎明从父母口中套话得到的龙哥,张瑞龙的地址。

……

深夜时分。

海城高级私人会所,皇家一号。

黎明刚到会所门口,就被外面的两个保安拦下。

领头的保安一脸不善:“站住,你是什么人?”

黎明面无表情:“我找张瑞龙。”

“找张总?有没有预约?”保安问道。

“没有。”

“既然没有,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这是私人会所,闲杂人与狗不得入内!”

保安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无比鄙夷。

黎明不为所动,低语道:“看门狗终究是看门狗,永远改不了狗眼看人低的毛病。”

“轰!”

随着话音落下,一声巨响传出,两个保安的身体顿时倒飞了进去,将会所大厅里摆着的水晶桌子砸了个稀巴烂,引得客人们纷纷侧目,目瞪口呆。

黎明不疾不徐的走了进去,目光冰冷的扫视着整个大厅,声音如同大吕洪钟,响彻每一个角落。

“张瑞龙,滚出来受死!”


大厅之内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极为震惊的看着黎明。

狂妄!

这个词,同时在众人心头浮现。

皇家一号是什么地方?

这可是整个海城少有的几家高级会所之一,不对外开放。

采取的是会员卡制度,但凡能够进来的,无一不是各界名流。

无它,只因为这家会所幕后的老板是张瑞龙!

张瑞龙!

提到这个名字,或许很多人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可在联系到‘龙哥’这两个字之后,无人不感觉头皮发麻,脊背发凉!

那可是一位真正手里有过十几条人命的狠角色!

黑白两道通吃!

而面前这位年轻人,却是单刀直入,没有会员卡不说,还打了皇家一号的保安。

打了保安也不说,他还敢叫张瑞龙出来受死。

这不禁让众人心想,这年轻人到底是年轻气盛,还是一心求死?

他们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因为挑衅张瑞龙的人很多,但无一例外,他们最后全都消失了!

被众人注视着,黎明面不改色的走进会所,踩着两个的保安的后背,点燃一支烟,眸子看向远方。

他在等。

在等张瑞龙出来受死。

他打听过了,这张瑞龙,就是赵家的合作伙伴之一,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的畜生。

更何况,张瑞龙的小弟今日还想砍了他父亲的手指,这样的人,在黎明的字典里,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而众人看见黎明不仅上门砸场子了,还踩在两个保安身上点烟,都是眼皮猛烈跳动,感觉自己仿佛在看神话故事。

“此人如此举动,不是一般的猖狂啊!大伙们有人认识他吗?”

“不认识,但他敢如此猖狂,不是自身背景通天,就是煞笔,咱们等等看好戏吧。”

“……”

就在这时,一阵阵脚步声从会所楼上传来。

没多久,清一色黑色西装的十几名保镖出现在黎明的视线中。

领头的,是一个戴着耳钉的黄毛青年。

黄毛青年虽然看着放荡不羁,但此刻表情却是很严肃。

他来到黎明身边,声音冷漠的指着黎明脚底的两个人道:“他们是你打的?”

黎明看了他一眼:“你眼睛是摆设吗?”

黄毛青年脸色一冷,接着挥手道:“扔进海里去喂鱼。”

言语简单,没有废话。

真正混这一行的人,就是如此干净利落。

“是!”

黄毛身旁十几个西装暴徒齐步上前,也没有多余的废话,掏出甩棍就对着黎明当头砸下。

黎明没有丝毫反抗的举动,手上还在淡淡的掸着烟灰。

这落在一旁的客人眼里,却是让他们嘴角微微扯动,心中暗道,这年轻人真是狂的无法无天啊!

下一秒,就当十几个保镖距离黎明仅有三步之距时,黎明动了。

刹那间,黎明弹出手中的烟头。

那一刻,他手中的烟头仿佛化作这世间最为锋利的暗器。

“噗!”

“噗!”

“……”

顷刻间,烟头在黎明的驱动下,竟直接划破几位冲在最前面的保镖的手掌,血珠四溅而出!

几位保镖下意识低头望着滴血的手掌,眼珠瞪的老大:“这怎么可能?”

然而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道黑影就出现在他们眼前。

“一群鼠辈也敢拦我?”

却是黎明鬼魅般的欺身而上,闪电般的几拳轰出。

当下,一旁的客人只看见黎明冲进了人群,然后,他身边的人就都惨叫着倒下!

整个过程,不足十秒!

至于黎明出手的手段,更是没一人能够看清!

十几个保镖被打的爆肝,所有人都是蜷曲在地上惨叫不止,声音凄厉无比。

黄毛青年傻眼了。

下一秒,他抬头看向黎明,刚想说话,就见黎明一拳朝他打来。

“砰!”

他被一拳打倒在地,黎明43码的大脚紧接着踩在他的脸上。

“给你三分钟时间,叫张瑞龙出来,否则,死!”

这一刻,大厅内一阵死寂,静得可怕。

每个人惊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心中的震撼难以附加!

这个年轻人不仅狂,而且……强!

与此同时。

皇家一号三楼的一间海景包厢内。

两个男人站在落地窗向下观望,将下面的动静看得一清二楚。

这两人,一位面色阴沉,周身散发着狠辣的气息。

另一位身穿唐装,年纪约莫五六十岁,不过双眼却是炯炯有神。

面色阴沉的男人目光注视着下方的黎明:“此人我张某人自问并没有得罪过他,他却来我地盘上撒野,真当我张某人是善类?”

“很好,很久没有人敢挑衅我了,拿他警告一下那些人,也挺好。”

一抹浓烈的杀机从张瑞龙身上闪过。

随后,他拿出对讲机,打算叫人。

“且慢。”

这时,一旁的唐装老者忽然抬手按下对讲机,目光闪动着道:“张总,如我所料不错,此子也是古武者,你的人上再多也是无用。”

张瑞龙脸色一变:“宋大师,那该如何是好?”

他张瑞龙虽然称霸一方,不怕高官,不怕富豪,可也知道在这世上,有很多凌驾于他头上的存在,那就是古武者。

比如眼前的这位老者宋长春!

宋长春淡然一笑:“勿慌,我观此人年纪轻轻,气息并未显露出来,想必修为高不到哪里去。你且留在此地替我沏茶一杯,老夫去去就来!”

“多谢宋大师了,事后张某必有厚报!”张瑞龙露出笑容,抱了抱拳。

“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宋长春不以为意,淡然而去,单手负后,竟是直接从三楼缓缓的飘了下去。

“宋大师不愧是高手啊!”

他这番操作,端是让张瑞龙大开眼界,不由得赞叹一句。

而后,张瑞龙抬眼看着下方的黎明,眼神狠辣道:“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敢在我张瑞龙的地盘上动土,那就别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