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星光与战火

星光与战火

走地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方晴潋为了能够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哪怕她不喜欢娱乐圈这个大染缸,可是她依旧每天浸泡在其中,因为她知道,这是她到达梦想彼岸的最快捷径。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她会遇到独属于她的那抹星光!

主角:方晴潋,顾随轻   更新:2022-07-15 22:4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晴潋,顾随轻 的女频言情小说《星光与战火》,由网络作家“走地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方晴潋为了能够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哪怕她不喜欢娱乐圈这个大染缸,可是她依旧每天浸泡在其中,因为她知道,这是她到达梦想彼岸的最快捷径。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她会遇到独属于她的那抹星光!

《星光与战火》精彩片段

方晴潋接到老张电话时正蹲在墙角大口喘气。

就在刚刚,千钧一发之际,她狠狠地拽住了一个姑娘的胳膊。

“蹲……蹲着呢,没喘气……放心,拍到了,回来说……嗯,挂了……”

挂了电话,方晴潋一阵心悸,回想刚刚的情况,她还感到后怕,眼前发黑。

虽然她知道,她正为了去见死人而努力,但至少现在,她还是无法忍受有活生生的人在她面前死去。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第一次碰见生死关,居然不是在她成为记者后,而是在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狗仔的时候。

想到这里,她用眼刀狠狠剜她身边的小姑娘:“哭什么哭,这么高的楼都敢翻墙,你是嫌命大啊还是想死啊?为了个破明星连命都不要了吗!”

小姑娘抽抽噎噎的:“才……才不是破明星呢,我家哥哥值得,为了他,我可以把命给他!”

方晴潋感到无力,这小姑娘陷在了对偶像的虚幻的崇拜中,这种人在她当狗仔的这半年里见多了,她也知道,无论她说什么,小姑娘都不会听劝的。

幸好,她可以及时挽救悲剧的发现,只是她能懂却难以理解,明明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人挣扎着翻滚着想要活下去,为什么却还能有人将生死说得如此轻飘飘的?

方晴潋看着胳膊蹭着窗台磨出的红痕,透出血色。

小腿肌肉也疼,她刚刚是蹬着窗台下的墙发力的。

方晴潋个头不高,虽然靠着扛各种摄像设备练出了大力气,但要硬生生把这么个高她一个多头的小姑娘从完全悬空的状态拉上来,还是有些吃力的。更何况惊慌之下手心冒汗,力气也就虚了。

小姑娘还在嘟嘟囔囔:“不许你这么说哥哥……不许……哥哥最好了!”

方晴潋差点没忍住,想问问她,就在墙边,小姑娘扒着窗边大声呼救,那小明星可能听不见吗?哪怕他在卫生间里洗着鸳鸯浴,就这两面窗都开着的情况,也该听见了。

更何况,她看见了,那陈景予明明在床上,躺在别人的身下。

她从对面看见了小姑娘挂在了窗边,也看见了两人在床上一起朝窗外看。在她从对面赶过来的时间里,她一直在祈祷,这么远的距离,这么长的奔波,若是她赶不及,至少那两人中的一个,能有人救救她。

可她撞开门,看见的只是一只松开的颤抖的手。

清醒过来,她在后悔,她忍不住想,就差一秒,若是她赶不上这一秒,会怎么样?或者,若是她不那么慌,第一反应不是直接冲过来,哪怕边跑边呼救,又能不能好一些?

生死的瞬间,她慌了,慌得不能做出最优的选择,大脑宕机,全靠身体支配去冲。而这个小姑娘也慌了吧,慌得不能意识到刚刚惊险时刻究竟发生了什么。没能真正意识到生死,也就不能意识到她侥幸又活了一次。

她没能得到感谢,而她爱着的哥哥,一墙之隔,连她刚刚为了他经历生死都不在乎,说不定还在暗暗鄙视私生饭的无耻。

她也不知道的是,她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哥哥,正在隔着仅仅一道墙的房间里,躺在别人的身下。

方晴潋回去后,把照片交给了老张,老张认出了和小明星幽会的投资人,叹了一口气:“干,又白干了,这条新闻又报不出去。”

方晴潋淡定喝水。她只负责拍照,至于老张他们要怎么用这些照片,就不关她的事了。

老张眼珠子一转,又美滋滋地把照片收下了,应该是想到了卖消息的法子。随后,老张搓搓手,坐在了方晴潋的身边:“小方啊,你应该知道宇宙男孩中的顾随轻吧,我想要你去扒一扒他的料。”

方晴潋垂着眼轻轻摇头:“我不干这种事的,照片你收下了,我就先走了。”

老张没有强行挽留她。这些狗子头子和她之间的关系,也就是,来活了,他们肯叫一声,她肯干,就干一票。其实相互之间,牵扯也不深。

回家,锻炼身体,记录工作,看新闻,写总结,又到了半夜。

睡前,方晴潋琢磨着,她什么时候能等到类似于去年歌手王咚进入法制频道的社会新闻。

或许只要这么一个新闻,她就能在改变她现在的职业身份,向其他人证明她的能力。

不急,在娱乐圈这个染缸里,她总能等到的。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睡着的时间里,有人特意拿到了她踹门的监控。


第二天,按照之前确定的行程,方晴潋扛着摄像机参加了星光大典。

虽然方晴潋在这行混了才半年,但已经小有名气。有些团队不愿意在这种没多少料但人挤人的场合蹲守,就会直接从方晴潋这里买照片,既快又好,偶尔还能靠独特的视角炒炒话题,比自家拍来得划算。

偏偏方晴潋比起蹲绯色新闻,更喜欢这种扛着设备在人群中穿梭的活计,接得大多也是这种现场活,早就刻意练就了举着摄像机在人流中穿不穿去,既不沾着人又能出片的技能。

争奇斗艳的明星们一个接一个地走上红毯,步子慢又轻盈,长长的一个道,在每个明星出场时,是独属于他们的舞台。

而这边,尖叫和推囊从不止息,人声鼎沸中裹挟着谩骂和冲撞。方晴潋敏捷地避开来自四面八方的肢体接触,左蹦蹦右跳跳地挤到靠前的位子后就止了,高举着摄像机,用手指去触碰眼睛感触到的画面。

顾随轻看着人群中一个穿梭得十分欢快的黑乎乎的摄像头,突然笑了,刚刚还有些严肃的面容就像寒冰乍还暖,春风轻拂过,燕子的翅尖点了融冰的水面,清爽干净,但引人移不开目光。

人群中爆出一阵尖叫。

顾随轻十几岁时就出道,早习惯了这种尖叫,并不十分在意,只看着那个摄像头时上时下地飘,闪光灯也哧哧地光,可半点也看不见摄像头后面的人,就像魔法,把这摄像头悬浮着飞。

他有些好奇,这摄像头一直闪着,后面却没个脑袋没个眼睛的,能对焦到人么,能拍到他么?

顾随轻在曾经的五人男团中总站在最左边的位子上,不爱插话,也很少搭话,以前在台上发呆时,就会盯着看台下的摄像机,有时还会猜这台机子又对焦到了哪位队友身上。

现在,虽然宇宙男孩并未正式解散,但五个男孩都有了自己的安排,如今他独自站在焦点中,已经很少去猜台下的摄像机们在对着谁闪光了。

可偏偏现在,他看不懂这个摄像头。

若直接下判断说这个拍照的人太不专业,拍照全凭运气,可看这摄像头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又灵动又轻松的劲儿,实在叫人不敢相信这是个只找运气的菜鸟。

顾随轻一面和主持人搭话,一面却忍不住用眼珠追随着那个摄像头,许是发现了他的注目,摄像头不再上下飘忽,对准他一通输出,高高举着摄像机的人也不知怎得蹿了出来。

怪不得呢,原来是个小矮子!

顾随轻忍不住笑。怪不得只能看见摄像机看不见举着摄像机的人呢,原来是那人实在太矮,为了能拍到照片,干脆直接将摄像机高高举起,脑袋却被藏在了人群里,灵活又敏捷地找缝隙瞄角度。

主持人叫他走流程了,他的眼珠子却比身体转得慢了些,仍在那台摄像机上停顿。

还挺好奇的,这样拍照,能拍出什么来。

能拍见他一直盯着它看吗?

“真巧!”

顾随轻和方晴潋脑子里同时冒出这个词。

顾随轻没想到,刚刚在大典现场才注意到的那个女孩,被他现在一个没注意,撞到了手,还甩飞了那个灵巧飞舞的摄像机。

方晴潋没想到,前一日才从老张嘴里听到的名字,现在那主人已经活生生地出现在了她面前,还撞飞了她的摄像机。

凭着她的谨慎和敏捷,她都多少年没有撞过和被撞过人和物了。可能是因为被撞到的不是她自己,她反应有些迟钝,将将在摄像机差点被撞上的前一秒才反应过来,虽然马上缩手了,但还是来不及,摄像机咣地掉在了地方,正在发消息的顾随轻这才发现发生了什么。

顾随轻的反应也很快,腿长手长的,一弯腰就捞起了摄像机。

拿起摄像机后,他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照片,愣了愣。

照片里的他,目光直直地透了过来,眼里似乎全是自己,神情专注,笑容清爽又和暖。

顾随轻前后翻看着照片,这么多他,眼神认真又专注的他,笑得温柔的他。他知道自己很帅,但看着这些照片,他觉得这个人实在太好看了。

顾随轻又看了看站在身前的女子,嗯,个子很矮,是那个高高举着摄像机的人了。

“没想到,拍得还挺好的。”这样想着,也这样说出来了。

方晴潋安静地站着,等顾随轻把摄像机还给她。拍得很好,她当然知道,技术是她苦练下来的,角度和构图,虽然她看不见具体怎样,但能感觉到。偏偏模特还这样帅气。

更何况,她知道,顾随轻当时正盯着她的镜头看。

无论是顾随轻还是她,都应当对镜头是敏感的。

顾随轻接着检查了摄像机。镜头坏了,拍照也有毛病,修好这种专业的摄像机对普通人来说是很贵的。

“对不起,是我没注意,我把钱赔给你吧。”

方晴潋一边摇头一边伸手:“没关系,我也有责任,不值几个钱,就不用了。”

顾随轻抿了抿嘴,左右看了看,小助理还没过来。

他打开微信:“不管几个钱,该是我的责任,我也该负责的,而是你是圈里的工作人员,又不是我的粉丝。这样吧,你加我,我觉得你拍我挺好看的,回头可以把照片发给我吗?”

方晴潋总算点点头:“你的照片我本来也是要卖给其他人的,你要喜欢,你可以直接卖给你们公司。”

“好啊!”看着方晴潋发送了好友申请,顾随轻微眯着眼睛,还想说什么,就被一个语音电话打断了,“我助理找我了,那我先走了,回头聊!”

方晴潋看着少年转身,白衬衫的下摆微微扬起。少年人回过身又挥了挥手,脸上挂笑,眼睛里发着光,那光在泛着黄晕的灯光中明亮又耀眼。

敏锐地,方晴潋在静谧的空间里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空旷的环境,昏暗的灯光,两个人,明明正大光明,方晴潋却觉得这氛围有些暧昧,暧昧得让少年这不掺杂念的笑都能让她心跳微微加速。

可恶,果然是青春正盛的少年偶像,有着一副好颜色,靠着这乍暖的春光,就能让她这清心惯了的老心脏突然心动。


手机屏幕亮了,她低头去看,是一条新消息。

“姐姐你好,我叫顾随轻,请多多指教。”

呵,真是青春又可爱的少年人啊。

方晴潋抚着下巴,微微眯着眼,忍不住想,主动给联系方式,随便打招呼还叫人姐姐,这算老张想让她找的黑料么?

顾随轻:“这是我助理吴小憨的微信,照片的事可以找他聊哦。”

顾随轻:“我很喜欢这些照片,但团队不一定会用上,如果他们不买的话,我可以自己买的。”

顾随轻:“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姐姐。你是记者还是狗仔啊?”

打开微信,方晴潋看着顾随轻一连三条消息忍不住轻笑。

方晴潋:“好的,我已经加他了,会和他聊卖照片的事。”

方晴潋:“我也很喜欢这些照片,你对着镜头笑得很好看。如果他们不买的话,我就把这些照片送给你。”

方晴潋:“我叫方晴潋,水光潋滟晴方好的方晴潋。”

方晴潋:“我既不是记者,也不算狗仔。我大概是个,自由媒体人吧。”

回忆着今天顾随轻说的话,方晴潋突然想逗一逗他:“当然,我也不是你的粉丝,我靠直接卖照片赚钱的。”

也是事实嘛。

顾随轻的助理吴谷很快就通过了好友申请,并谈妥了买照片的事。

发照片前,方晴潋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问了问吴谷:“顾随轻的照片,需要我先修好吗?”

吴谷反倒一愣:“我以为你们这种都是不管修图的。”

本来确实是不管的。

有些明星很介意自己的生图被泄露出去,她把照片卖给某些狗仔,那些狗仔会将这些照片拿给这些明星团队看,团队就会为防止照片被发布出去而花钱买断照片。方晴潋鲜少管她的买家怎么使用她的照片,哪怕直接卖给明星团队,她也懒得去区分客户们是否有修图的需求了。

她的目的,也从来不在于靠照片赚钱,或者在这个圈子里立住。

方晴潋笑了笑,觉得自己多此一问,正想着怎么回复的时候,吴谷的消息又发了过来:“你的照片拍得很有故事感,小顾脸上些微的瑕疵也很自然,我们打算将这些照片直接交给熟悉的娱乐号,作为生图发过去。”

确实,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正是朝气蓬勃的阶段,虽然少年平时爱在各种活动中肃着脸,但年轻让他的脸上依然嫩得出水。而镜头里的他,笑意从眼里、嘴角和看不见的毛孔中冒出,更是清爽和暖得让人只能看见他的帅气。

睡前,方晴潋找出了顾随轻的单曲,一首一首地播。

自从宇宙男孩分开发展后,顾随轻的名字在好长一段时间里被他的队友们掩盖。曾经的国内顶流少年男团的光辉,或许给他带来了关注,但随着他的队友们继续在舞台上发光,更多人担心他走不出从男孩变成男人的阵痛。

直到大家因为从前对他的关注,听了他新发行的单曲。

男声深沉,低低唱着青春和未来,也算对得起大家对他的期待。就算宇宙男孩不再合体,至少顾随轻给出的答案是他不会离开。至此,剥离出宇宙男孩的顾随轻凭着他的单曲,在老粉丝们的欢迎中独自又重新地站在了闪光灯里。

“星光跃跃,我孤独许愿,长大吧,靠自己去接漫天的梦……”

长大吧,奔跑吧,去迎接漫天的梦。

方晴潋看着手机里弹出的实时新闻,马上订了去邻市的高铁票。

哪怕她才换好了睡衣,而这段时间的连轴转让她从身子骨里透出疲惫。

可是,奔跑吧,我们还有漫天的梦要去迎接。

邻市发生了一起爆炸案,现在火还没有灭,情况不明。

她要去最前沿,在最靠近事故的地点赶最新的报道。

她既不是狗仔,也不算记者,既没有为之工作的组织,也没有为她支付报酬的单位。但她有眼去看,有笔去记,有心去感受,总有一天,她能成为她梦想中的记者的。

她现在二十五岁,距离三十岁只有五年了。如果明星的保质期是他们最青春靓丽的十几年,那她留给自己梦想的有效期也只有五年了。

时间好短,梦想好长。

方晴潋给顾随轻的声音按了暂停,连夜扛着设备走了。

混乱,悲伤,振作。

期望,失望,绝望,希望。

方晴潋跑在人群中,灰烬上,空气中有一股烧焦了的胶着的味道,干燥无风,不知道是什么把各种哭喊和抚慰送进耳里,最终搅成了静默的无奈。

她也心痛,却知心痛无用。一个人的力量何其微小,她无法掌握他人的命运,只能铭记,只能传达,只能做他人和千千万万人之间发现与看见的眼。

做他人的口,做千千万万人的眼,让更多人在她架起的桥上真实并清醒地思考。

这就是她想要的。这就是她在为之努力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