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替嫁给病秧子老公夫人她开卦了

替嫁给病秧子老公夫人她开卦了

扶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众人眼中池家的继承人池宴年,就是一个天煞孤星,传闻男人暴虐成瘾,有大师断言男人活不过二十五岁,因此池家人为了给男人冲喜,与童家小女定下了婚约。结婚当天,被扔在乡下的童颜无奈替妹妹出嫁。婚前二人约法三章:我改你命格,你放我自由。可谁知离婚前夕,男人竟死皮赖脸的变卦了!

主角:童颜,池宴年   更新:2022-07-15 22: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童颜,池宴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嫁给病秧子老公夫人她开卦了》,由网络作家“扶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众人眼中池家的继承人池宴年,就是一个天煞孤星,传闻男人暴虐成瘾,有大师断言男人活不过二十五岁,因此池家人为了给男人冲喜,与童家小女定下了婚约。结婚当天,被扔在乡下的童颜无奈替妹妹出嫁。婚前二人约法三章:我改你命格,你放我自由。可谁知离婚前夕,男人竟死皮赖脸的变卦了!

《替嫁给病秧子老公夫人她开卦了》精彩片段

S国,川市。

一家最顶级的酒店大厅内。

池家继承人池宴年,与童家大小姐童欣的大婚,于10月1日(今天)中午12点举行。

谁人不知池宴年如同在世阎罗王,偌大川市,黑白两道皆归他掌控,强大可怕到令人发指!

性格阴晴不定,暴虐成瘾,虽不会随意取人性命,却有这样的本事。

天才与奇迹几乎与生俱来。

奈何重病缠身,都说他活不过25岁。

池家找了大师卜卦,指出与童家小女结婚,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虽童家也有些资质,可跟池家比起来,简直云泥之差。

但为冲喜,池家拿出高价聘礼,将童欣“买”了回来。

殊不知……童欣早已有心上人。

跑,再不跑,她这辈子都见不到她最爱的那个男人!

童欣着一身白色婚纱,提着长长的裙摆,穿的赫然是双白色运动鞋,一路狂奔。

“噗通——”

许是有些着急,童欣不甚从楼梯摔落,跪在地上,摔的膝盖生疼。

身后时不时传来有人搜寻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近,她急不可耐的挣扎起身。

孱弱的自言自语着:“怎么办?我……我不想嫁人,我不喜欢池少爷……”

猛然间,一只白皙娇嫩的小手,出现在她的头顶,伴随着极为冷艳又御姐的嗓音,悠悠道:“不想嫁,便不嫁了。”

这话听起来强势又令人安心。

那一刻,童欣眼底充满了恐惧,还以为是被人追了上来。

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只是少女长相充满野气与攻击性,但依旧美的不可方物,一举一动都勾人无比,气势更是过分逼人。

与童欣虽漂亮却过于小白花的软弱截然不同,真难以想象,她们是双胞胎。

童欣思绪万千,从儿时模糊的记忆中,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她颤抖着身子,弱弱的问:“你是……童颜姐姐?”

因姐妹多年被分离,一个自小养在童家,一个自小养在乡下,几乎18年未见。

“嗯,是我。”

童颜垂眸,浓密好看的睫毛在眼底打出一片弧扇般的阴影。

阳光透过巨大的彩釉玻璃窗扫在少女的身上,仿佛为她渡上了一层银芒。

许是看到了一丝希望,童欣伸手紧紧抓住了童颜纤细的手腕,眼框泛红,神色惊慌:“姐姐我……我怕……”

“如果我真的逃婚,爸爸妈妈都会死的,池少爷好可怕!”

童颜抬眸,携裹着几分清绝疏冷的目光朝拐角方向看了一眼,安抚般的拍了拍对方的脑袋,冷静自若的说。

“一切有我,换上我的衣服,门外有司机等候,我替你嫁。”

“姐姐?”童欣愣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又怕又期待,那可是一个无法跳跃的火坑,姐姐不怕吗?

可对上童颜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眸,竟然让童欣不自觉的便完全听从。

几分钟后,童欣穿着童颜的衣服离开,童颜则换上了婚纱。

池家保镖也找了过来,将她团团包围。

见了她,那些人不怕死的冷冷威胁:“童小姐,若不想你的父母出事就别动歪心思。”

“时间不早了,不如还是与我们回二楼大厅,进行典礼吧?”

童颜美眸危险的眯了眯,里面透着丝丝不悦,莹白的手指随意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美而不妖,恍惚像个坠落人间的小妖精。

她淡淡扫了这些人一眼:“带路。”

此时,不只是错觉还是如何,他们竟然从这位童欣小姐身上,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就如同他们家池少所展现的状态一般,只是没有那么的强烈!

包括气质与长相,看着一样,又好像不一样。

错觉吧?

可童欣之前性格不是十分软弱的吗?

顾不得多想,众人为了交差,还是带着童颜去了婚礼现场。

推门而入,并没有预想的新郎迎接。

反而是迎面飞来一只公鸡,尽管被人赶紧制服,却还是令童颜瞳孔一缩。

池宴年好本事,与她妹妹结婚,拿公鸡代替新郎?可真下头。

看来……她跟那池宴年之间的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主持人在台上乌拉的说了一堆,大致是:“池少身体不适,不得不提前离场,但婚礼还要继续,古有云,就先由公鸡顶替——”

“现在,请大家热烈欢迎我们美丽的新娘,童欣小姐!”

参差不齐的掌声响起,多半都不真心,反而觉得是场笑话。

台下,池家与童家人以及一些来宾也都在场,众目睽睽的看着准备上台的新娘。

眉似青黛,肤色瓷白。眼型若桃花,眸光中好似笼着一层朦朦胧胧的水波春色,叫人看不出几分真切的神色。

只能从脸上的神态瞧见颇有些随心所欲的散漫,和夹杂在精致眉宇间不加掩饰的野性。

少女的皮相绝美,唇瓣嫣红,似浓墨般乌黑的长发被高高挽起,露出纤细的脖颈。

骨量很小,所以在一身月白色,纯手工定制的上紧下宽的婚纱衬托下,显得腰身极是窈窕。

在场所有人都流露出惊艳目光。

直到看着童颜与大公鸡一步步走上台。

这些人的目光方又变幻了几轮,有讥讽,有好笑,有觉得荒唐,但更多还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开始在底下交头接耳,窃窃私笑。

童颜坦然自若,只默默朝台下扫了一眼,将那些说着嘲讽话语的人长相记在心中的小黑本里。

无意间与她的亲爸与后妈目光对视,分明看出二人眼底的意外。

最终,这场“戏剧化”的婚礼毫无意外的走完了整个流程。

晚上。

池宴年的私人别墅。

童颜被人开车送到这,换下了沉重的婚纱,穿着童家提前为童欣准备好的裙子。

“童小姐,请——”司机态度还算客气的喊着。

童颜眉头邪气的挑了挑,上下打量他一眼:“叫什么名字?”

司机一愣,碍于身份却还是说了:“我叫季青。”

童颜似有似无的点点头,冷冷的丢下一句:“明天没事别出门,否则必有血光之灾。”

季青再次愣住,脸色也不由一黑,他哪里得罪了童欣?竟然这么咒他?

现在都21世纪了,他才不信这些!

“童小姐,以后你还是不要说这种话了。”季青暗戳戳来了一句。

童颜也不再言语,有些嫌弃的瞥了眼身上的裙子,径直朝着大门内走去。

步伐很快,完全没有童欣的淑女作风,一股子又野又飒的气场扑面而来。

进了大门,童颜看得出来,这里面除了藏在暗处的一些保镖,就只有池宴年一个人在。

走进别墅,隔着大老远便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药味。

池宴年有病,还病的不轻,身中慢性毒药23年,最多活不过25。

几乎在未见本人的情况下,童颜便得出了准确的结论。

她继续走了两步,因思绪回旋,倒是没注意沙发上坐着个人。

在客厅灯光的照耀下,男人像是天神良心制作的精美佳品一样。

帅的无懈可击,五官立体分明,实力深不可测,气息极为危险!,

一双冷眸中藏有万般星辰,只是带着浓重的凌厉,生生逼人想朝他臣服。

若非他太过不好招惹,又是个短命之相,估计……

追他的人早就排到了国外,哪里还用牺牲她妹妹?

然而。

童颜还未开口,沙发上的男人反而开了口:“童欣?”

 


童颜眉尾轻挑,丝毫不受男人强大逼人的气场影响,黑白分明的眼眸就这么打量着着对方极是好看的一张脸,嘴角轻扯:“池宴年。”

下一秒——

池宴年如浓隽般的眼眸看着她,脸上噙着淡淡的讥诮:“这次见我,不哭了?”

童颜:“……”

哭他快死了么?

她大大方方的坐在男人对面沙发上,还未来得及卸妆的小脸明艳动人,淡定从容地回答男人的话语:“我不喜欢哭一个无关紧要的将死之人。”

话落,池宴年也未动怒,深不可测的潭眸仿佛能看透一切,视线似刀锋般紧擭着少女桀骜不驯的姿态,口吻笃定:“你不是董欣。”

不愧是他,洞察力果然惊人,头脑应该也不差。

童颜极为慵懒的将双腿交叠在一起,在沙发扶手上支起手肘托着精致小巧的下巴,撩人心弦的眼眸回视池宴年,慢斯条理的回道:“看来你还不笨。”

“敢冒充童欣替嫁,不怕死?”

低沉好听的嗓音入耳,池宴年语气幽然,却给人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压迫感。

仔细观察能发现,童颜眼角比童欣多了一颗若隐若现的泪痣。

她们果然不是同一人,但一定有血缘关系。

童颜莞尔一笑,但笑容却不达眼底:“能娶我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说是吧,天煞孤星。”

随着她的话一字一顿落下,池宴年的脸上似乎也发生了细微的转变,看向童颜的幽深目光冷到了极点,轮廓分明的脸庞似覆上了一层寒霜。

他的命格便是天煞孤星,从小就不可与其他人太过接近,否则别人必出意外。

又因命格太硬,他获取了很多,却也即将失去生命。

池宴年本不想找人冲喜,对女人不感兴趣,只想安度最后余生。

但看在母亲与爷爷苦苦哀求的份儿上,他允了。

结果……童家好大的胆子,敢送来一个冒牌货?

还能说出他的命格?

童颜察觉出男人眼底的杀意,嘴角再次勾了勾,婉转动听的音色再度响起,带着两分轻佻。

“别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否则我会以为你爱上我。”

男人冷呵一声,收回目光,眼中毫无爱意。

“池宴年,开门见山吧,怎么样才能离婚?你命太短,别耽误童欣。”童颜毫不掩饰的说着。

池宴年修长手指把玩着自己手腕上的表带,打开,再扣上,周而复始。

他斜了童颜一眼:“就凭你们童家言而无信送的冒牌货,我便能让你们全家消失。”

不用怀疑,池宴年确实有这个实力。

但童颜并不怕。

“如果我能破了你的命格,并解了你身体里的毒性呢?”童颜又邪又野的说,无疑是拿捏了对方的命脉。

“啪”,价值百万的手表毫无预兆的落在地上,就那么点划痕,起码损失了十几万。

不等对方开口,童颜便再次提出要求:“你们池家是生意人,不谈感情,不如做个交易。”

“由我代替童欣做你这段时间的夫人,应付任何需要我存在的场合。”

“在此期间,我会破了你的命格和身体的毒性,让你起码长命百岁。”

“作为交换,你要自愿与童欣离婚。”

池宴年眯了眯眼,似乎是在斟酌着,这番话到底有几分可信。

良久,他才再次无情又冰冷的掀动薄唇:“可以,若敢骗我,我敢保证,整个童家将不复存在。”

童颜愉悦的打了个响指,就连心思也轻快不少:“成交。”

池宴年补充:“明天,我会让人将结婚证上的所有信息换成你,别耍花样。”

“那我妹不就成了离异?”童颜眉头一皱。

池宴年似乎余光又隐晦不明的打量了她一眼:“放心,以我池家底蕴,保她状态栏上还是未婚。”

如此,童颜默认了,她主动的朝着男人伸出手:“合作愉快。”

池宴年不语,看着眼前的葱白小手,轻轻触碰一下便收回手。

童颜也不介意,打量了一圈别墅里的布局,像在自己家一样随意:“我的房间在哪?”

既是契约婚姻,自然没必要住在一起。

池宴年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指着他那间房:“除了这里和书房,其他你随意。”

“ok,今天时间不早了,跟公鸡结婚也挺折腾的,治病的事等明天吧。”

这话怎么听怎么嘲讽,就连男人的嘴角也跟着抽了抽。

看着童颜在一楼随便找了一个还算宽敞的房间,进去便再也没出来。

池宴年拿出手机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查查童欣的双胞胎姐妹,我要她所有的资料。”

他的眸色一片深沉,视线停留在方才童颜离开的方向,心中生出一丝奇异的感觉。

隐约间,这个浑身透着一股子让人难以驯服的女人给他一种印刻在遥远记忆中的熟悉感。

错觉么?

房间内。

童颜躺在大床上,拿出手机啪啪敲击了很多下。

其中一个聊天框,有人问她:“大师,有时间吗?最近我可能碰上事儿了……”

在童颜看来,此人极为有钱,而她最近又十分缺钱,便回道:“明天见面详谈。”

她整个人呈大字形,目光看向窗外,思绪也在不断的回荡。

18年前,四岁的她与童欣还有着幸福的家庭。

可在某天夜里,母亲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并选择了跳楼结束生命。

第二天,父亲继承了妈妈身上的公司股份,并带了个年轻的阿姨和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回来。

父亲出轨了,在母亲尸骨未寒时就迫不及待将小三与私生子接进门。

童颜很难不去怀疑,母亲的死,当真是意外吗?

后来,也许是童颜从小性格便不好掌控,为避免夜长梦多,她被连夜送回乡下亲戚家,自生自灭。

好在她够皮实,命也够硬死不了,还习得傲人医术与天生玄学,救人无数。

本想继续调查真相,再推迟一段时间回来。

若非临时知晓童欣要被迫嫁给池宴年这种狠人,她也不会兵行险招。

童欣,就是她的软肋。

但也还好,她这次回来,必要让渣爹与小三,血债血偿!

思绪回旋,童颜手机再次“嗡嗡”响了响,是一个新好友提醒。


看到上面的备注,童颜同意了,是童欣。

童欣几乎迫不及待的发了一段话:“姐姐,你还好吗?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童欣应该是听说了童颜与公鸡结婚的事,在21世纪,多丢人呢?

童颜嘴角噙着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我没事,司机将你安顿好了?”

童欣回复:“嗯!我在姐姐这里,姐姐真的没事吗?要不我们换回来吧?”

她不想牺牲姐姐的幸福……哪怕她怕的要死……

童颜心中一暖,拒绝了童欣的意思,并表示这些事她会处理,剩下的等明天再说。

后来,童欣见说不过她,也就只能放弃,说自己会疯姐姐回来。

这一夜,童颜睡的不错。

可池宴年和童欣却都失眠了。

次日。

童颜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的。

睁开那双因被别人吵醒而带有起床气的眼眸,当看清对方是童欣后,才慢慢有所缓和。

“怎么了?”她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柔和的问。

此时——

童欣的声音带着些哭腔:“姐姐,我……”

不等她把话说完,手机就被人一把抢过去。

是父亲童建国,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对着童颜呵斥着:“死丫头,谁准你做这么大的事?”

“限你一小时内出现在童家,否则,老子就把你妹妹童欣送到池家磕头认罪!”

也许别的事童颜都不在意,但童欣就是她的软肋。

她危险的眯起眼,声音也徒然变得冰冷无比:“我会过去。”

“但你若敢动童欣,试试看。”她的音线分明很轻,但不知为何,却充满了震慑力。

挂断电话后,童颜便果断穿好衣服出门。

刚出门,便看到正在餐桌前慢斯条理吃饭的池宴年。

许是感受到某些动静,池宴年抬眸,忽明忽暗又淡漠的眸子在她身上扫过。

褪去一身婚纱裙的童颜,今天穿了件白色T恤,搭配一条牛仔紧身长裤,衬的双腿修长笔直。

身上没有多余的配饰,看着十分干净利落,透着一股子的飒爽。

精致的眉眼间依旧带着几分混不吝的野性,显得本就生的好看的五官更加明艳。

他还未来得及说话,童颜径直来到他面前开口问道:“有没有车?借我一辆。”

池宴年似乎愣了一下,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句开场白。

他很快做出反应,嗓音清润低沉:“去哪?”

童颜并未隐瞒:“童家。”

接着,她看到男人拾起桌前的餐巾,优雅地擦拭了一下修长好看的手指,带着轻描淡写的语调开口:“我送你。”

童颜一愣,却下意识的回应:“没这个必要,你给我一辆车,我自己过去。”

可池宴年已经不容分说的起身将车钥匙拿起:“今天也算回门日,与你一起回娘家算是昨天公鸡典礼的补偿。”

童颜见状,时间紧迫,也懒得再说什么,并催促着:“那行,你快点。”

池宴年挑选了一辆非常低调的跑车,牌子很小众,但价格却十分昂贵,起码500万起步。

没有让池家的专属司机接送,池宴年选择亲自开车。

童颜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

很快,车子便平稳的行驶开来,目标地点正是童家。

关于童家,池宴年之前去过一次,他的记忆力很好,甚至不用导航便走着最正确的路线。

差不多一个小时,二人到达了童家。

这是一个富人小区,但并不是别墅。

为了行动方便,童建国特地买了一楼,位置也很好找。

下车前,童颜想了想道:“你在车里等我吧,我有些话想要单独跟他们说。”

池宴年本来就对童家人无感,只从鼻间淡淡的嗯了一声。

坐在车内,清晨的阳光打在他侧脸上,勾勒出男人英挺的轮廓,有些懒洋洋的倚靠在座驾上,一派清贵公子的模样。

和传闻中那个让人敬畏惧怕的阎罗王似乎完全沾不上半点关系。

倒也没那么差。童颜心想,随后收回视线。

不多时,她迈着修长的双腿来到童家门口,有些不耐烦的按响了门铃。

很快,童家的保姆就来开门了。

冷不丁看到一张与大小姐一模一样的脸,只是似乎美的更妖艳,更有冲击性。

保姆吓了一跳,但还是很懂事的没多嘴,放童颜进门。

童颜一进门,便看到童欣左脸颊赫然多了一道浅浅的巴掌印,就算粉底遮都遮不住。

她的眼底冷意骤现,径直走到童欣身前,伸手轻轻摸了摸童欣的脸颊。

而后开口:“她们打你?”

不是询问,反而更像是笃定的陈述。

口吻渗着几分危险的情绪。

童欣的脸色变了变,见她姐姐好似想要杀人一样的神情,不想给她招惹麻烦,便违心的摇头:“不是的……姐姐你不要误会……”

可是,童颜才不会信。

只见她眸子一一从在场的三人身上扫过。

单人沙发上坐着的童建国,对方的杨彩兰,以及……小她们两个月的继子,童子阳。

在昨天婚礼现场,其实童建国便发现了不对劲。

只是当时人多,不好多说什么,以免出现危机。

而现在等了一夜,童建国再也忍不住了,便通过手机定位找到童欣,又联系了童颜。

他的眼中丝毫没有多年未见的父女之情,有的只有愤怒与利用。

“没有我的允许,谁准许你代替童欣结婚?”他兴师问罪的道。

童颜站在沙发后头,却丝毫不显得自己弱势。

强大逼人的气息一点点的朝着童建国靠拢而去。

她冷笑:“拿一个亿卖女儿,童建国,你还算是个父亲么?”

而后她又话锋一转:“哦不,应该问你……你还算是个男人么?”

谁不知道池宴年性格阴晴不定,危险万分,稍有不慎让自己女儿丢了性命也是常事。

可就是如此,童建国依旧要钱不要命,可他怎么不选择舍弃自己的命呢?

童建国闻言,脸色微微有些挂不住,眉头也是紧紧地皱在一起,出言即找死的说——

“这事儿我自有打算,童颜,我告诉你,趁着池家还未发现,你赶紧跟童欣换回来。”

“你若也想嫁人,刚好我这里还有一个人选,给你就是,但池家不是一般人,不容你们如此造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