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天下怎敌你眉间朱砂

天下怎敌你眉间朱砂

怨红尘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禄雅这一辈子做过最错的事情就是救了秦雪,导致自己最后被背叛,被心爱之人折磨。她发誓:“若有来生,定当男儿!若有来生,生生世世都不在与帝王家的薄情种再有半分关系......

主角:禄雅顾长天   更新:2022-10-22 14: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禄雅顾长天的女频言情小说《天下怎敌你眉间朱砂》,由网络作家“怨红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禄雅这一辈子做过最错的事情就是救了秦雪,导致自己最后被背叛,被心爱之人折磨。她发誓:“若有来生,定当男儿!若有来生,生生世世都不在与帝王家的薄情种再有半分关系......

《天下怎敌你眉间朱砂》精彩片段

爱?

禄雅自嘲一笑。

“顾九天,那你爱我吗?”

那是怎样的一句话?

带着小心翼翼,带着仅有的侥幸,也带着自嘲,带着心如死灰,还有无尽的嘲弄。

他们二人之间,哪还有半分情意?

顾九天永远都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愿当诱饵。

若是她真的被送上了这断头台,她还有什么理由欺骗自己,顾九天是爱她的?

“爱?”顾九天呢喃,怔在了原地。

他想起了城墙下的那一刀。

九天战神,是不会失手的。

沙场上,他更是创下了一刀穿刺连杀十人的骇人传说!

但是那一刀,为何没有直击心窝?

为何没有穿过禄雅的身子?

为何没有直接斩死顾无尘!

顾九天脚下突然踉跄了几分,仓促的离开了这宫殿。

他不敢想下去了。

他还爱禄雅吗?

没有人知道。

禄雅看着顾九天甚至一句回答都没有,便骤然离去的背影,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轰然熄灭!

顾九天,你真的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砰!”

宫门被重重关上,侍卫们并没有离去,而是守在了门边。

几个禄雅从未见过的婢女蜂拥而至,一言不发的架起禄雅给她梳洗打扮。

“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本宫!”禄雅挣扎着,但身上的衣服却被婢女们都撕扯了下来!

“娘娘,皇上说了。只要你能好好配合,他会留你一命的。”婢女不咸不淡的说着,给禄雅套上来一套全新的凤袍,带上凤冠。

一如那日他攻破皇城见到她的模样。

顾无尘喜欢的,也是她这个样子吧?

“告诉他无需留我一命,让我死在这断头台上才好!”禄雅猛地扯下凤冠狠狠扔在地上!

凤冠上的珠宝顿时散落了一地。

“娘娘,明日奴婢会为您再送来一顶,若是再碎了....禄家也没了。”婢女淡漠的收拾着地上的珠宝,转身离去了。

禄雅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终于崩溃了起来。

她对顾九天来说,到底是什么?

“哈哈哈....禄雅,你也有今天!”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刺耳的笑声,禄雅猛地抬头,看见秦雪正放肆大笑着走了进来。

“昨儿死了爹,今儿自个也要死了,哈哈...对本宫来说,还真是双喜临门的好事!”秦雪看着禄雅身上的凤袍,眼中闪过一抹深切的嫉妒!

她曾因为出身卑微,受尽耻辱!

如今只要禄雅一死,自己就能坐上皇后这尊贵的位置,无人再看不起她!

禄雅眼中闪过一丝嘲弄,收拾好了情绪,站了起来。

“你觉得本宫会死,是吗?”

死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奢求了。

她比秦雪更希望自己死在断头台上!

但可惜...

她死不了。

“顾九天已经宣告天下了,前朝皇后禄雅明日当午菜市口斩首!你还能不死么?”秦雪全当禄雅在装神弄鬼,恶狠狠的说道:“你这凤袍,好好再穿最后一次吧!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本宫若是死了,你真的睡得着觉吗?”禄雅步步逼近秦雪,双目布满了红血丝,“禄家救了你一命,养了你十来年,禄山的心肝,你真的觉得好吃吗?”

“秦雪,我禄雅就是变成了厉鬼,也要拖着你一起下地狱!”禄雅的声音沙哑,而且写满了怨恨!

秦雪突然觉得一阵胆颤心惊,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做了亏心事,始终是怕鬼敲门的!

“秦雪,你最好祈祷本宫明日会死!”禄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若是本宫不死,必定叫你血债血偿!”

“疯了...你这女人疯了!”秦雪面色苍白的爬起来,强装镇定的骂道:“你明日必定会死在那断头台上!少在这与本宫装神弄鬼的!”

说罢,秦雪逃一样的离开了这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禄雅一点都不担忧自己明日会死?那可是断头台啊!

从未听说过谁上了断头台,还能活下来的!

“不行,这其中一定另有蹊跷!”秦雪犹豫了一下,突然对婢女招了招手....

很快,婢女就已经回来了。

“那刽子手怎么说?”秦雪连忙询问。

“娘娘,他说皇上吩咐了不能真的砍下,只能做假动作,但至于为何,他也不知道。”婢女雪莲轻声汇报着。

“混账!”秦雪猛地摔碎手中茶杯,怒从心来!

顾九天为何要告知天下对禄雅进行斩首,但却又不让刽子手下死守?

秦雪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但...

无论他到底要做什么,明日显然是借刀杀人处死禄雅最好的时机!

“这刽子手可有什么家人之类的?”秦雪看向雪莲,雪莲呵呵一笑,说道:“娘娘放心,婢女早就查清楚了,有个才满岁的孙儿,家就住在城西....”

“很好!”秦雪对雪莲的机灵十分满意,说道:“给点银子,让那刽子手明日断头台上往死里斩!他若是不答应,那孙儿...”

秦雪没有再说下去了,但是雪莲却已经欠身离开,全都知晓。

“禄雅,明日,就是你的死期!”秦雪恶毒的咒骂响彻了朝阳宫!

...

“娘娘,该起来了。”

浑浑噩噩中,禄雅感觉一阵用力的推搡,硬是将她从床上扯了起来。

禄雅勉强的睁开双眸,这两天她几乎滴水未进,虚弱的厉害。

“娘娘,该上囚车了。”婢女见她醒了,从锦盒中拿出凤冠,戴到了禄雅的头上。

禄雅终于清醒过来,明白了这一切,感受着头上沉甸甸的凤冠,自嘲的勾起了嘴角。

她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若是自己坏了顾九天的计划,禄家上下, 全完了!

她被婢女一左一右的搀扶着,走出了宫殿。

门外,是木制的囚车。

和禄山的那辆一模一样。

看着这囚车,禄雅心中狠狠一疼,那日发生的一切,都再次浮现在她脑海之中...

“哐当。”

囚车的门被打开了,婢女面无表情的说道:“娘娘,上囚车吧。”

说罢,猛地将禄雅推进了这如同兽笼一样的囚车!

如同即将送往屠杀场的牲畜。


“顾九天,你说的对,在下护不住禄家所有人。”

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禄子安的声音。

“但你也要记住,当年邻国有国师逆天改命,若你再敢对禄雅和禄家动手,在下也只能效仿前辈,以身殉道,拼着一死也要毁了你苍国的国运!”

禄子安高束的发髻无风自动,身上白衣猎猎作响,话音落下的瞬间,天上乌云密布,响起震耳雷鸣!

天相国师,呼风唤雨,岂是虚名!

顾九天停住脚步,看了一眼天上的乌云,眼中闪过一丝骇然。

一人之力,强改天象,这种事情竟真的存在!

禄子安这人,到底是有几分本事的。

可是他越有本事,顾九天心里便越是不安。

在他的卦象里,真龙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

“起驾回宫!”

常公公的声音尖细悠长,回荡在这断头台。

顾九天将禄雅一同拉进了轿子里,那金灿灿的龙轿摇晃着离开了。

禄子安却一直站在原地,手指飞速的颤抖!

良久,他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满脸的悲凉。

“雅儿,你这条路要是走了,当真回不了头了啊.....”

禄子安的天道,向来有问必答。

但这一次,他答不上来了。

无论是苍国的国运、龙椅上的人,还是禄雅的命运,他统统都看不清楚了。

未知的,永远都是最可怕的。

“或许,是时候将雅儿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了...”禄子安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此玉通体晶莹,但颜色却千变万化,时而淡紫,时而深蓝。

若是有识货的在场,定是能认出来,这是夏至国的镇国宝玉,传闻是当年那逆天改命的国师留下的,其中蕴含着无上天道,无尽机缘!

只有夏至国的皇室子嗣,才能拥有!

“雅儿,你不该爱他的。不该啊....”

禄子安轻叹一声,白雪飞扬,下一个瞬间,他的身影如同鬼魅般消失在了原地....

龙轿上。

“坐过来些。”

顾九天看着端坐在角落里的禄雅,不悦的皱起了眉。

禄雅紧咬银牙,但还是依言坐了过去,靠在了顾九天身边。

曾经,她做梦都想与顾九天如此相依偎。

但此时此刻,她心中只有无尽的悲凉和恶心!

“明天,便是朕的登基大典了。”

顾九天有意无意的提着。

禄雅按捺住心中的情绪,“臣妾在此祝贺皇上顺利登基。”

登基大典上,都是要封后的。

顾九天的皇后,肯定是秦雪吧?

想到这里,禄雅便是一阵心如刀割,但是却未透露出半分。

“不想知道朕会立谁为后?”

顾九天看着禄雅面无表情的模样,心中不禁一阵恼怒。

他都要立后了,这女人当真一点都不关心?

“皇上是一国之君,想立谁为后,便立谁。”禄雅眼中闪过自嘲。

怎的?

顾九天连这也要羞辱她一番么?

“若朕要立你为后呢?”禄雅的不温不火似乎惹怒了顾九天,他一把将禄雅揽入自己怀中,强迫她直视着自己!

“当朕的皇后,而不是顾无尘的!”

禄雅愣住了。

立她,为后?

是自己听错了吗?

还是说,这又是顾九天的什么计谋?

“顾九天,用这种事戏弄我,让你觉得很快活是吗?”禄雅终于忍不住,怒视着他!

听她重新唤出了自己的名字,顾九天不但没有怒意,反而心中有些...欢喜。

“你这般折磨我,甚至用我去交换秦雪!你根本不爱我,为什么会立我为后?”禄雅从他怀中挣脱开来,嘴上是这么说着,心底却有一丝无法抑制的侥幸!

为什么?

自己到底在侥幸什么!

不是都决定好了不死不休,不共戴天了吗?

为何听见他说立后,心中竟...

“立后,就是爱你了?”顾九天淡漠的说道:“立你为后,不过是借此刺激顾无尘罢了。今天断头台上他已经出现了。若是你成为皇后,他必定还会再来皇宫!朕说的很清楚了,你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竟痴心妄想认为朕会爱你?”

禄雅刚刚恢复了一些温度的心,也随着他的话语,一点一点的冰凉下来。

原来,她还是诱饵。

只不过是带着凤冠的诱饵罢了。

她本就不该对顾九天抱有任何希望!

龙轿在凤栖宫门口停了下来,顾九天淡漠的命令着,“好好梳妆打扮,明日的登基大典上,朕不想看到任何意外发生。”

禄雅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凤栖宫,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从未想过自己还能继续住进来,还能继续当皇后。

但...这一次,也一样是傀儡皇后。

她下了轿子,即将走进凤栖宫的时候,突然忍不住问道:“顾九天,你立我为后,真的只是为了顾无尘而已吗?”

有没有一点其他原因?

哪怕一点点,都好....

“能够斩杀顾无尘,永无后顾之忧,这个理由,还不够吗?”顾九天的声音写满了理所当然。

他甚至看都没看禄雅一眼,常公公一挥拂尘,龙轿缓缓离去了。

风有些大。眼睛像是进了沙。

但最终禄雅还是没有哭出来。

失望多了,也学会习以为常了吧?

而且,顾九天对她越狠,她越乐意看到。

这些狠和痛,总有一日会成为她亲手斩杀顾九天的动力!

禄雅深吸一口气,走进了凤栖宫。

踏入的那一瞬,看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禄子安居然早就在这凤栖宫中等候了!

“哥?你怎么来了?”禄雅连忙关上门窗,生怕禄子安被他人看到。

“哥知道你会来,也知道顾九天会封你为后。”禄子安神色复杂的看着禄雅,问道:“雅儿,若是...若是哥告诉你,哥能带你和娘离开,我们三个去一个无人能找到的地方生活,你愿意走吗?”

话音落下,房间里安静无声。

禄雅并不怀疑,禄子安是真的能做到。

但....她真的要走么?

苦等了三年,等来的却是顾九天对她的万般折磨,她早就放下!

但是很多事情,真的能说放就放吗?

“我...”禄雅浑身不住的颤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