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女频言情 > 太子又离家出走了

太子又离家出走了

酸甜柚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人陆希希吃面包被噎死之后穿越到了古代,虽然她只想过平静的生活,但是因为母亲软弱,一直被刁难,看不过去的她决定帮助母亲报仇!只是没想到就因为这样她被太子君北宸给盯上了,这个人与原主虽然有婚约,但是没什么感情,结果现在这个人却对她步步紧逼,让她有些无奈!

主角:陆希希,君北宸   更新:2022-07-15 2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希希,君北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太子又离家出走了》,由网络作家“酸甜柚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人陆希希吃面包被噎死之后穿越到了古代,虽然她只想过平静的生活,但是因为母亲软弱,一直被刁难,看不过去的她决定帮助母亲报仇!只是没想到就因为这样她被太子君北宸给盯上了,这个人与原主虽然有婚约,但是没什么感情,结果现在这个人却对她步步紧逼,让她有些无奈!

《太子又离家出走了》精彩片段

大胤,天和二十六年,冬。

算算日子已是临近春天,可下了两场大雪又将稍稍转暖的天气又扯回了最冷的时候。

陆希希是被一阵唢呐声给吵醒的。

“四小姐明明还没咽气!陆大人就这么着急让下葬。”

“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三小姐三日后要启程去临王府,谁知道今儿迎亲队伍就来了。这不才匆匆忙忙把快咽气的四小姐下葬。”

“咱们做下人的,不要乱议论主子,小心惹来杀身之祸。”

听着外面嘈杂的议论声,陆希希头痛欲裂。

她不是被参加试吃活动的时候,被人推了一把给噎死了吗?

怎么又活过来了?还是说现在死亡还给赠送目送自己火化业务?

不对!

她是个孤儿,自幼在孤儿院长大,怎么就成什么府里的四小姐了?

还未等陆希希理清楚缘由,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拥入脑海中。

她是陆希希,却已经成了另一个人。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大胤国汉州一县令陆彻的幺女,与当今皇五子临王君寒意有婚约,按照约定,原主十六岁应当嫁入临王府,为正妃。

可十五年前,原主的外祖父被牵扯进一桩谋逆大案,姜家被满门抄斩,却也因为这婚约,保全了她和母亲。

罪臣之后,能活着已经是万幸,而这桩婚事便也就无人再提起。

可三个月前,临王突然跟陆家下了聘礼,定了婚期。

原主的三姐陆静娴认为这是飞黄腾达的好机会,她毒死原主,欲代妹出嫁。

原主母亲将计就计,将陆静娴的毒药换成假死药,等出殡那天,再让贴身婢女蓝莓暗护送女儿离开陆府,但至于原主怎么就这样死了,陆希希再想继续看下去时,记忆的画面戛然而止。

画面最终定格在原主母亲在一间破旧的草屋里,奄奄一息。

看来陆静娴要的远远不够,她还要没有人能够揭穿她的身份,原主和母亲都逃不过她的毒手。

大量信息拥入,她脑袋还是昏昏沉沉,好似是什么固执得盘桓在这具身体里,不肯离去。

她顺从心意,闭上眼睛,看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模样与她有些相似,愁眉紧锁,倒是不似她那般洒脱。

这人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居然敢草菅人命?

既然她借少女的身份重新活过来,为了报恩,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陆希希握住少女的手,同仇敌忾说道:“你且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那些伤害过你和你母亲的人逍遥法外。你的仇,我来替你报,你的母亲,我来替你照顾。”

“谢谢。我不会让你白白地帮我。”

陆希希惊讶地看着少女,还未等她问清楚这句话的其中的深意,少女就消失不见。

方才还混沌的脑袋,瞬间清明。

陆希希猛然张开双眼,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她说:“重生需要一个好的开头,那就从抢回老公开始。”

陆希希深呼吸,蓄足力气:“呵!”

她一拳打飞了自己的棺材板儿,潇洒地从棺材里面站出来。

音乐声、议论声戛然而止,送葬的人纷纷目光呆滞地看着陆希希。

陆希希的目光对上送葬人惊恐的目光,重生欢喜的笑容僵在脸上。

她心中暗道自己鲁莽,诈尸这种事儿应该一点儿一点儿来,太猛烈没人能受。

陆希希呵呵一笑,说:“你家小姐本来就没死透,刚巧在棺材中遇见神仙指点。这不又……”

“四小姐诈尸了!救命啊!”

陆希希话没说完,装冥币的盆子就扣她脸上。那些人扔了手里的东西,尖叫着四处逃窜。

忽然,一个身着青色衣衫的少女跑过来,一把扣住陆希希的手腕,道:“小姐,既然你醒了,那就跟蓝莓启程去京都。”


陆希希一把甩开蓝莓的手,道:“我不。”

陆府的人都以为她死了,正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这是个替原主报仇、救出她母亲的大好时机,绝对不能错过。

方才蓝莓带的方向必然是与陆府相反的方向,陆希希转头朝陆家大宅的方向跑去。

蓝莓没料到陆希希突然的动作,好在陆希希不会功夫,而她轻功甚好。

不过眨眼的功夫就追上去,她就扣住陆希希的肩膀,面无表情地说道:“大小姐,陆府危险,请随属下去京都……”

话还未说完,对上陆希希那双目光坚定的眸子,一怔。

打不过你,我还不能先发制人吗?

陆希希道:“我怎么能用娘亲的命来换我的命呢?还有陆府欠我的,我都要讨回来。而且娘亲将我交给你了,那你就要听我的。走,回陆府,讨债第一步从夺回老公开始。”

总觉着眼前的大小姐,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

这话也好像总感觉有哪里不对,还没等蓝莓想清楚其中缘由,陆希希已经一脚踹开了陆静娴房间的大门。

蓝莓看着很是兴奋的陆希希,不仅揉了揉眉心,她怎么感觉她家小姐,今儿是来砸场子的。

原主以前就是没有父亲的庇护,性格又太过包子。

缺了温暖,才叫这陆静娴给的施舍被原主当做宝贝那般。

豆蔻年华,却惨死在最信任的三姐手里,原主得是有多么的恨。

看着陆静娴身穿华服,陆希希冷笑着走到她面前,道:“姐姐,我的这身嫁衣,你穿着还舒服吗?”

头发凌乱,衣裳破旧,目光犀利,面色苍白骇人,唇无血色,怎么看怎么像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尸体。

莫不是她给的毒药不够分量,没让陆希希死透,又跑回来找她报仇?

眼中的慌乱一闪而过,陆静娴提着裙子起身,握住陆希希的手,还是温热,是活人。

悬着的一颗心算是放下了,她看着陆希希,哽咽道:“四妹,真的是你吗?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姐姐终于可以去还愿了,姐姐愿意一生吃素,只要往后你都健康平安。”

这眼泪说来就来,若放在原来的世界,活脱脱一奥斯卡影后啊!

陆希希漫不经心地撩起陆静娴腰上的玉佩,道:“姐姐既然如此看重妹妹,你瞧,妹妹也回来了,姐姐这身喜服是不是也该还给妹妹了?”

闻言,陆静娴面上表情一僵硬。

她断然不会将即将到手的王妃之位拱手相让。

既然陆希希不退让分毫,那就莫要怪她这个做姐姐的也翻脸无情。

陆静娴收起方才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握住陆希希的手,用了几分力道,叫陆希希黛眉皱起,警告地看着陆希希,道:“妹妹这可是要抢走王爷?”

陆希希秀眉一挑,满眸竟是嘲讽,道:“姐姐怎么能用抢……这个字呢?与王爷定下婚约的原本就是我啊!妹妹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

陆静娴笑得分外温柔,抚上自己的小腹,道:“那姐姐就要冲妹妹讨个原谅了。”

瞧着这模样,讨原谅?炫耀还差不多。

陆希希仍是耐着性子,等着陆静娴表演完,道:“嗯?怎么说?”

陆静娴想起了临王,双颊泛红,含羞带怯,道:“当时我们都以为四妹你不行了,父亲没了法子才决定要我代你出嫁,殿下亦是知晓。那日与殿下初见,便定下白首之约。之后,我与殿下情难自禁,就……”

陆希希故作夸张模样,道:“婚前失贞,姐姐,你不怕被浸猪笼吗?”

叫陆希希这高声一叫,陆静娴登时脸都绿了。

同一时间,从门口传来一道严厉的声音。

“逆子,你竟然敢在大庭广众坏你姐姐的名节。”


陆希希方一回头就看见一头发花白的老者,神情严肃,穿着素色长袍疾步走进来,不知怎的,看着他,陆希希忽然想到了前世西游记里阎王。

陆静娴一声“爹爹”叫陆希希如梦初醒。

这个就是原主的那个渣爹啊!

瞥见渣爹身后的兰若,陆希希恍然大悟,原来有人去通风报信,难怪这个渣爹来的这般及时。

哼!等会儿连你一起收拾。

陆希希按照礼数,福了福身子,道:“爹爹。”

陆彻瞪着一双眼睛,像是盯着十恶不赦的罪犯那般。

如果三女的名声毁了,那他攀附上临王府,飞黄腾达的美梦也就碎了,他现在甚至顾不上追究这死了的女儿怎么又活了,满脑子都想着要还三女一个清白。

走到陆希希面前,陆彻扬手就是一巴掌,道:“你娘教你的三从四德,你是一样没学会。污蔑你姐姐名节,你倒是无师自通。”

渣爹就是渣爹,打人都不分青红皂白。

陆希希倔强地看着陆彻,道:“爹爹,与临王府定下婚约的人明明是我。”

陆彻高声道:“胡闹!与临王殿下定下婚约的是你姐姐,病了一场,都神志不清了?快跟你三姐姐道歉,莫要耽误了吉时。”

陆希希定定地看着陆彻,道:“爹爹可有证据?证明三姐是十五年前皇上为临王定下的王妃?”

陆彻一噎。

他的确是没有。

与皇族君家定下的婚约皆有婚书为证,婚书上写着新郎新娘的名字,只是这婚书当年皇帝交给陆希希的母亲后,他根本没见过啊!

见陆彻这模样,陆希希便知道自己赌对了,更有底气。

她继续胡诌,道:“爹爹没有证据,我有。爹爹说,若是我将能证明我身份东西交给临王殿下……”

话故意说一半留一半,才更叫陆彻心慌。

决定三女代妹出嫁,全是因为这三女自作主张去见了临王,又与临王欢好,反正四女死了,临王以前也没见过真的陆希希,陆彻也只得将错就错,可偏偏这死人又活了。

若是这逆子拿着婚书跑到临王面前去告状,整个陆府的人都要跟着她陪葬,看着陆希希,便又起杀心。

他的话还未说出口,就叫陆静娴抢了先,道:“四妹,姐姐知道你想要去做王妃,做个人上人。你莫要再说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来气爹爹。姐姐这就把婚服脱于你。”

声音柔弱,话语中满是委屈。

她冲着一旁的兰若使了个眼色,兰若瞪了陆希希一眼,带着陆静娴去换下婚服,拿来气冲冲地塞给陆希希。

陆静娴攥紧了一支玉钗,双眼红着祈求道:“四妹,这是王爷给姐姐的定情信物,求求你,就算……就算看在姐姐把王爷让给你的份儿上,给姐姐留个念想。好不好?只要你肯将这念想留给姐姐,姐姐定会好生照顾你母亲。”

听见“你母亲”这三个字,陆彻这才陡然想起关在后院柴房里那个气息奄奄的女人。

婚书没见过就没见过,她娘的命都在他手上,还怕这个贱丫头不妥协交出婚书?

只要能安安稳稳让三女嫁入临王府,他在慢慢跟这母女两算账。

陆彻镇定下来,低声威胁道:“今日你要敢阻拦你姐姐出嫁,我就敢要了你娘的命。”

陆希希道:“啧!我的父亲大人,你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是你有把柄在我手上,你若敢动我娘一根汗毛,我不介意与你同归于尽。”

“只要你肯交出婚书,我保证你母亲以后安然无恙,若你不把婚书交出来。你母亲虽然年纪大了,却还是有几分姿色,卖到蛮荒地区还能卖个好价钱。”

陆希希不可思议地看着陆彻,没想到陆彻会这般无耻。

陆彻甚是慈爱地看着陆希希,道:“希儿啊,今天若是你能让你姐姐成功嫁入王府,你就是咱们陆家的大功臣。可如果你若不愿意,爹爹自然有千百种方式叫你从这个世上消失,再慢慢地折磨你的母亲。”

这陆彻的无耻程度简直超过了陆希希的想想。

她攥紧拳头,那双眸子充满恨意地看着陆彻,可她不敢再轻举妄动,这是陆府,陆彻的地盘儿,她现在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四小姐。

陆彻很满意陆希希的反应,道:“希希啊!吉时就快要到了,你……”

陆彻话还未完,门口就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今日临王府要娶亲,我怎么不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