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快书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推荐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

精选小说推荐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

小色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越重生《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由网络作家“小色”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玖谢五郎,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莫名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本来就事事不熟,万般不变,却还赶上了天灾。她只好带着系统抱紧恩人大腿,逃荒路上安全感爆棚。可她发现,饥荒,疾病,野兽,逃荒路上危险不断,无奈,她只好亮出自己的十八般武艺和系统,带着大家一起对抗天灾。种粮食,开新地,扶持恩公,不小心竟成了皇后?等等,她缓缓,恩公他是……这信息量也太大了!...

主角:顾玖谢五郎   更新:2024-05-16 00: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玖谢五郎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推荐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由网络作家“小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重生《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由网络作家“小色”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玖谢五郎,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莫名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本来就事事不熟,万般不变,却还赶上了天灾。她只好带着系统抱紧恩人大腿,逃荒路上安全感爆棚。可她发现,饥荒,疾病,野兽,逃荒路上危险不断,无奈,她只好亮出自己的十八般武艺和系统,带着大家一起对抗天灾。种粮食,开新地,扶持恩公,不小心竟成了皇后?等等,她缓缓,恩公他是……这信息量也太大了!...

《精选小说推荐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精彩片段


“我也去,我也要洗洗。”谢四余赶忙小跑过去,“我也脏兮兮,也要洗干净。”

谢三有不由分说跟过来,“我也去,我也脏。”

“好,都去,都去。”高氏好脾气的笑道。

于是,谢大吉、谢二庆也跟去了。

两个大少年带着五个孩子,呼啦啦就冲去了溪边。

一条小溪静静的流淌着,溪边长着茂密的水草,偶尔还见到小草鱼在水底的石头间穿来穿去。

“有鱼!”谢四余开心的大叫。

“有大鱼就好了,咱们捉鱼烤了吃。”谢三有也道。

“那咱们找找,说不定能找到。”谢二庆提议。

谢大吉眼一亮,挥挥手,“走,咱们往上游走走,说不定能找到。”

谢五郎忙提醒:“别走远了,找不到就赶紧回来。大吉你看着弟弟们。”

谢大吉应一声,兄弟四个顺着溪水往上。

顾玖十分遗憾,她还是想洗澡。这时是五月份,天气炎热,也不怕水冷,能下水洗洗多好啊!

顾玖伸手掬水洗脸洗手,然后一声接一声叹息。

谢五郎问她怎么了。

顾玖道:“我想洗澡,还想洗头洗衣服。”

谢湛绷着脸:“洗衣洗头可以,洗澡想都不要想,荒郊野外的,谁知道附近有没有藏着眼睛,大胡村的恶狼们虎视眈眈呢。”

顾玖扁扁嘴,“我也知道啊,那么凶干嘛,想想还不行吗?”

其实更想刷牙,可是没有刷牙的用具,没牙刷,也没牙膏。

她知道这时代富人家用手指沾青盐刷牙,或者把杨柳枝或桃枝槐枝弄软了刷牙。老百姓通常没那么多讲究,一辈子都不刷牙是常见的事。

盐在这个时代贼贵,老百姓吃都吃不起,谁家用盐刷牙,恐怕脑浆子都能给你打出来。

顾玖想了想,牙刷倒是可以制作出来,如果运气好,能在老林子里弄头野猪,就用猪毛做个牙刷子。

牙膏么,得好好想想,中医药方子里应该有制作牙膏的方子。

“叮咚,”系统的声音响起来,“以宿主所处的环境,可用的牙膏配方有四种,其一:柳枝、槐枝、桑树枝,煎水熬膏,入姜汁、细辛沫、川穹沫即可。其二……”

顾玖大喜,那她是不是可以做牙膏售卖?想着今后数银子的场景,顾玖就忍不住开心。

“哈哈哈哈哈……”顾玖发出一串畅快的笑声。

谢五郎莫名其妙,“妹妹你咋了,可别发疯呀。你要真想洗澡,不如等天黑了,让嫂子们给你挡着再洗,可千万别发疯啊!”

谢湛蹲在旁边,百无聊赖撩水,哼一声,“指不定想到什么好事呢。”

顾玖的笑声戛然而止,骚年,太聪明了不可爱,你造吗?

谢五郎立刻来了精神,“妹妹,想到什么好事了,说出来咱们都高兴高兴。”

顾玖也不瞒着,“我突然想到以前看过的一个做牙膏的方子,等咱们安定下来,就把它做出来卖,一定能挣大钱。”

谢家太穷了,虽然在槐树村算好的,但仍旧穷得一批,得想办法改善一家人的生活条件,不然生活也太艰难了。

“牙膏?是什么?”谢五郎问。

“刷牙的膏子?”谢湛道。

“是呀,咱们做了牙膏,再做些牙刷配套卖。对了,谢湛,五哥,等进了林子,你们帮我打头野猪吧,咱们先用野猪毛做牙刷,看看好不好使。”

谢五郎瞪大眼,“野猪?那东西可凶了,可不好打。不过,妹妹想要,再危险也要试试。”

谢湛冷哼一声,四哥也不叫一声,还想要野猪?怕是想屁吃,猪尾巴都没有!

顾玖可没在意谢湛的情绪,畅想着将来挣大银子的情景,心里美滋滋。

正做美梦,就没看脚下,一个打滑,惊呼一声就栽水里了。

双手下意识的乱抓,只觉得抓到了个什么东西粘腻腻的,细看之下,不由大叫:“鱼,是大鱼。”

鱼太滑抓不住,顾玖赶紧往岸上扔去。

谢湛和谢五郎还没从她掉水里的惊吓中缓过来,就见黑乎乎活蹦乱跳的一条大鱼砸过来。

顾玖在水里招手:“快来,快来,这里还有,快来帮我堵着!”

她也顾不上爬起来,双手一张,把一丛长草中间躲着的几条大鱼给堵里面了。

谢五郎和谢湛反应也快,连忙下水里,一个伸手捉鱼,一个双手捧起一条,往草地上一撩,没几下就捉了四条大鱼。

顾玖乐的大笑,谢五郎也十分开心,多久没吃肉了,终于可以打打牙祭了。妹妹这是什么运气,摔一跤也能摔几条大鱼。

这边还没开心完,上游的四个小盆友也在欢呼,“这边有鱼,好大的鱼!四叔五叔快来帮忙!”

三人就急忙跑过去,见四个孩子并排站在水里,前面堵着几条鱼。

鱼儿受惊,掉头返回,溯流而上。

谢湛抄起一块石头,就朝一条鱼砸下去,那鱼登时翻起白肚。

顾玖急忙跳下去给捡起来。

剩下的鱼更是到处乱窜,有的窜进草丛,有的钻进石缝。

众人一通的忙活,围追堵截,费了好大劲才又抓了三条。

大家都很开心,连同先前捉的,八九条大鱼,收获颇丰。

回到驻扎地,大家看到他们拎着的大鱼,都十分羡慕。穷苦人家一年到头都吃不了两次肉,能有点荤腥,简直能把大家都馋哭咯。

张余氏说酸话:“人家运气可真好,一样都去溪边打水,怎么人家就能抓到鱼,咱屁也抓不到?”

谢五郎可不管别人酸不酸,兴高采烈道:“是我妹妹有福气,我妹妹不小心摔一跤,那鱼自己就往怀里扑,拦都拦不住。”

还冲小伙伴们显摆:“这是我妹妹九娘,我有妹妹了,我妹妹又好看又有福气。”

谢家家族中的后生谢长生撇撇嘴,“好像谁没有妹妹似的,我也有妹妹,十年前就有了。”

“你妹妹能有我妹妹好看?”谢五郎脑袋仰到天上。

谢长生吭哧两声,就歇菜了。

谢五郎立刻像得胜的小公鸡一样,尾巴翘天上。

顾玖简直不忍直视,可真幼稚。

高氏先前光顾着高兴,才看见顾玖一身湿漉漉,水顺着裤管往下淌。

“哎呦”一声,“你个小皮猴,怎么弄的这是?快快,老二家的,快给九娘找身干衣服换上,仔细着凉了。”

小说《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边谢五郎蠢蠢欲动,高氏不让他上去,“四郎别去,拳头不长眼,万一让他们伤了你可怎么办?五郎上就行了。”

顾玖:谢五郎是路边捡的吧?只有谢五郎是亲生的。

谢五郎听话的没往前,不过也没闲着,拉开弹弓例无虚发,只几下,对面冲过来的几个人就捂着流血的脑袋哭爹喊娘。

顾玖十分有眼色的去给他捡石子,并狗腿的一颗一颗递过去,加快他打人的速度。

谢三有跟她抢活干,“四叔用我的用我的,我捡的石子尖,打人疼。”

顾玖看他一眼,可以啊,小子,有前途。

这边槐树村的人摩拳擦掌,被谢大郎伸手拦住,“再等等,五郎他们料理不了,咱们再上。大同,你去。”

谢大同是谢家本家族人,在徐氏爹的镖局走过镖,有些功夫。他应了一声冲过去,一招一式很有章法,在大胡村汉子的围攻下,半点不落下风。

陆铁匠父子也站了出去,陆铁匠只是站在前面,并不上去跟大胡村的人对打,门神一样杵那里,看到有人过来,就一巴掌给呼回去,他手里的铁棍都没轻易出手。

陆铁匠的儿子陆阿牛把铁棍往谢大郎手里一塞,直接窜进人群,别看魁梧的身材像座小山一样,但速度一点不慢,这边一拳,那边一脚的。

顾玖看了几眼,忍不住“咦”了一声,这个陆阿牛不简单啊,举手投足间轻松流畅,看似随意的一拳一脚,往往是人身上最脆弱的位置,极有章法。

他从人群中穿过去,所过之处,如虎入羊群,倒下一片。

顾玖的时代充满战乱,为了自保,不论是不是战士都要学习格斗术。她学的虽然不算多好,但眼力还是有的。

顾玖看得出他有所保留,以陆阿牛的力气以及击打的速度角度,造成的伤害不仅仅是让人没办法再战。

顾玖能肯定,他如果稍微认真点,对方立刻就是个死人了。

难怪把铁棍给了别人,怕是担心一棍子下去把人打死了吧?

一个乡下铁匠铺子的儿子,体格强健点正常,但功夫这么高明正常吗?

而且,陆家父子在槐树村,不是应该是客人吗?怎么有事冲在最前面?

相比之下,谢五郎的功夫就平常多了,就是平常武师的框架,沾了力气大的光,但也不是普通人能力敌的。

群架结束的很快,别看槐树村只出了三个人,那边十几条汉子,还是半点不经打,片刻就倒了一地,这个捂着肚子,那个揉着膀子抱着腿,哎呦哎呦的嚎叫。

谢五郎得胜的小公鸡一样,晃着膀子过来。

顾玖朝他伸出一根大拇指,“五哥好厉害!”

“那是,想当年你五哥我跟徐叔去走镖,路上遇到劫匪,五哥手起刀落……”

谢五郎说的徐叔,是谢二郎的岳父,徐氏的父亲,在县城开了家镖局,是谢五郎和谢五郎武术启蒙师父。

“行了行了,”高氏嫌弃的打断他,掏出帕子给他擦汗,一边道:“毛都没长齐,想当年什么想当年,想当年你还尿炕呢。也就跟在你徐叔屁股后面,给个重伤的小毛贼补一刀,都吹嘘两年半了。”

谢五郎也没被人揭老底的害臊,回嘴道:“小时候尿炕算什么,我四哥小时候也尿过。”然后冲顾玖笑,“别听娘的,五哥可厉害了,有空了给你讲五哥走镖的事。”

高氏照他身上拍几巴掌,“少在这儿败坏你四哥的名声,你四哥小时候可懂事了!”

顾玖乐不可支,看一眼曾经也尿过炕的神仙谢五郎,简直笑得头掉。

谢五郎伸腿给谢五郎屁股上一脚,再瞪一眼顾玖,扶着高氏,道:“回去吧。”

顾玖忙扶着高氏另一边,忍笑忍得双肩颤抖。

谢五郎横她一眼,扶着高氏放慢脚步。等前面看热闹的村民走了,开始教训顾玖。

“胡家兄弟手里不知道拐卖了多少女子,人到了他们手里就没个好。你一个小姑娘,名字跟他们连在一起,名声还要不要了?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你在胡氏兄弟手里走一遭,别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你还抢着出头,什么都不懂!”

所以谢五郎才一句接一句的,堵着不让胡家兄弟说当天的事情,故意激怒他们打一架。

顾玖斜睨谢五郎,虽然承认他说的有道理,但她总觉得谢五郎在报复她刚才笑话他。

高氏象征性的拍谢五郎一巴掌,嗔怪的道:“九娘还小呢,好好说话。”

顾玖幸灾乐祸的笑,然后跟谢五郎道谢:“我知道了谢五郎,以后会注意,谢谢啊!”

谢五郎乜她一眼,叫声四哥能死啊!

顾玖很疑惑胡氏兄弟做这么多坏事,为什么没人管,问谢五郎:“官府不管吗?”

谢五郎没好气的道:“关注点是这个吗?”

还是和顾玖解释了,“他们拐卖的多是流民乞丐,衙差书吏们也打点好了关系,倒让他们逍遥这么多年。”

谢五郎说着,眼里飞快闪过冷意,迟早他会收拾了胡氏兄弟。

高氏交代顾玖:“这事就过去了,今后谁问你都说没见过他们,不认识。”

“嗯嗯。”顾玖乖巧点头。

回到驻扎地,张氏领着徐氏、孙氏,三人煮了些红薯,把野菜和杂面做了一锅糊糊。

虽然没滋没味的,好歹比前两日窝窝头的强些,杂粮窝窝头放凉后简直硬的能砸死人,吃到嘴里还拉嗓子。对比之下,野菜糊糊就是美食了。

槐树村这边,吃完饭就商量着启程。

路线是提前商量好的。

仙居山脉从清河县起,西南走向,然后自西折向东,横穿大半个泾州。

顺着山脉走几百里是不可能的,山上高低不平,有的地方甚至是断崖,根本没办法穿行,只能翻过山,穿老林子过去,到达上俞县后走官道。

槐树村的人走了半天后,发现大胡村的人不远不近跟在后面。

“这是拿咱们当探路的了。”谢大郎道。

谢五郎回头看一眼,眼神幽幽,轻声道:“让他们跟。”

看在他们队伍中的女人孩子份上,让他们跟着走,等他们把村里的女人孩子送出老林子,他自有办法收拾他们。

山路高高低低的,并不好走,很多时候,根本没办法骑马和驴,谢五郎和谢五郎就把行李放牲口上,两人一边一个,扶着高氏走。

徐氏、孙氏两个不光背着自己的包袱,还牵着各自的孩子。

张氏的儿子谢大吉大了,不用拉着,就回头嫌弃的看了看顾玖,“怎么那么笨呢,路都走不成,过来,大嫂牵着你。”

小说《逃荒路上,我每天都在吃皇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速度之快,顾玖都没来得及反应。

等反应过来,那大鸟叼着蛇胆停到高高的树梢,回过头用挑衅的小眼神看她。

顾玖左右看看,捡起一颗小石头就扔过去了,嘴里嚷嚷着:“死鸟,贼鸟,快给我还回来!你还得瑟,看我不砸死你!”

那鸟张开翅膀,忒愣愣飞走了,临行还挑衅的拉了一泡屎。顾玖气的跳脚:“死鸟,给我回来!吃吃吃,苦不死你!”

那边一老头破口大骂:“哪个操蛋玩意儿乱扔石头,碗都给老子砸破了,给老子出来!”

顾玖吐吐舌头,脖子一缩,灰溜溜的捂着脸跑回去了。

高氏在旁边看得哈哈大笑,也不安慰顾玖。

正忙活的张氏妯娌仨看到了,也是忍俊不禁。

村民们在热火朝天做晚饭,今天的晚饭是十分丰富的一顿。因为天热肉不能久放,何况这林子里野物多,今日吃了明日还能打来,所以谢大郎大手一挥,让把野鸡和兔子、蛇,全部煮了,大家吃个痛快。

村里人这家加一个萝卜,那家贡献点葱姜油盐,这时候都不吝啬,槐树村空前团结。

肉香直飘出两里地,跟在后面的大胡村人默默咽下口水,去啃自己的野菜饼子。

一大锅蛇羹,两大锅野鸡炖萝卜,一大锅兔肉,还有煮好的糙米粥,各家拿出自己腌的小咸菜,一个个吃的肚儿圆。

过年也没这么敞开肚子吃肉的时候,一个个都觉得人生圆满了,逃难似乎也没什么艰难的。

狍子被男人们料理好后,分成一小块一小块,各家都分了点,都拿回去用盐腌了。

饭后天早已彻底黑透,也没什么可消遣的,大家都准备入睡。

顾玖打算去看看大妮的情况,孩子太小,还长期营养不良,身子太弱,顾玖担心她熬不过。

高氏不放心张老七家的人,让张氏陪着她走了一趟。好在大妮虽然十分孱弱,但总算没有性命之忧了。

今日救大妮时,用了周虎爹药里的甘草,顾玖去周虎家那里,给药方里加了一味同样有祛痰功效的药。

回来后,大家都准备休息了,顾玖还有活没干完,就着远处昏暗的光,准备料理草药,打算清理干净上面的土后,第二天晾晒。

刚准备开始,傅蓉娘过来了,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帮你吧,我祖父是大夫,我从小跟在祖父身边,也略微懂点处理药材。”

“好啊。”顾玖道,顺手递给她一棵草药。

傅蓉娘很是娴熟的清理上面的泥土。

“你今天救大妮,用的是什么法子?”傅蓉娘问,担心顾玖误会,忙解释道:“我没什么意思,就是好奇,中毒那么深,还能救回来,简直神乎其神。这样的病人,就算我祖父在世也毫无办法,九娘却能救过来,真是太厉害了。”

顾玖笑道:“没什么神奇的,就是心肺复苏术,通过按压病人心脏,帮助心脏骤停的病人,恢复自主呼吸和自主循环功能。”

傅蓉娘有些听不太懂,试探着问:“心脏骤停就是……死了,没气了?按压病人的心脏,帮他呼吸?”

“大概是这个意思,心脏停跳,人就停止了呼吸,这时候不管病人就死了。心肺复苏,就是帮助病人的心脏跳动,带动其它脏器复苏,开始工作。脏器能工作,人就活了。”

傅蓉娘依旧不怎么能理解,不明觉厉,“九娘小小年纪就这么厉害,长大了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大夫!”


这东西也是太费材料,太费功夫,捣鼓两天,也就做这么一点点。

大功告成,顾玖先在自己身上试了试。这两天脸上手上被蚊子咬了几个包,抹在上面凉凉的,立刻就不痒了,效果还不错。

顾玖还挺有成就感,立刻给在场的大人小孩都抹上,却发现高氏和谢五郎不在,找了半圈,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高氏去了不远处的人群外。

张氏借了清凉油,去给娘家小侄子抹痒疙瘩。小孩子不能忍,痒了就抓,小脸都快让他给挠破了。

不一会儿,村里人都知道顾玖做了能止痒的药。张余氏就过来借用,说是家里孬娃、大妮二妮脸上都被蚊子叮了。

张氏没个好脸儿的看着这老太太,不想借。张老太太十分之皮厚,涎着脸笑,一口一个他大姑,知道跟张氏耍横没用,就一劲陪笑脸,让人实在没脾气。

张氏把清凉油塞回给顾玖,还没来得及说出拒绝的话,张余氏劈手抢过,边走边陪笑:“我就用一下,一会儿就给你还回来了!”

说着,转身就跑。

顾玖伸伸手,再张张口,不等她反应,张余氏一溜烟就跑远了。

张氏气的大骂,奈何张余氏脸皮厚的很,就跟没听见一样。

顾玖摇摇头,对付这种死皮赖脸的,她也不想追上去跟她撕扯。

张余氏送回来的时候,清凉油就下去了一大半。

张氏看着火气噌噌直冒,咬牙切齿的道:“这是药,不是吃的,多大的脸能一下用掉这么多?屁股上都抹也用不了这么多!”

张余氏故作惊讶,“他大姑,你真是神了,怎么就知道抹屁股了?你不知道,孬娃去拉屎的时候,那蚊子嗡嗡嗡的都来了,孬娃满屁股蛋子给咬的呦,小山包似的。别说,你家捡这野丫头做的这什么油,还真好用,抹上就不痒了。”

张氏给气得呦,这要不是她长辈,都能捡起根棍子揍丫的。

顾玖目瞪口呆,这什么奇葩人啊!想到清凉油被她拿着给孬娃满屁股抹就不好了,今后还怎么往脸上抹?

张余氏看到顾玖一脸嫌弃的盯着清凉油,贼眼一动,笑嘻嘻的道:“哎呀瞧我这人,我家孬娃平时也不讲究,拉完屎屁股也不知道擦干净了没有,那屁股蛋子脏兮兮的,这药怕是也没办法往脸上抹了。这么着吧,小丫头要不再做点儿?这个就让我拿回去用得了,也免得你们膈应。”

说着就从顾玖手里把清凉油抢走了。

张氏瞧着张余氏一脸假笑就来气,劈手又给抢过来,“我家大吉、二庆、三有、四余的屁股蛋子也能用,再不济我家的马儿驴儿也不嫌弃,你就别做那美梦了!真是啥便宜都想占,蚊子来了都想刮走二两肉。一大把年纪了,可要点脸吧!”

张余氏见清凉油到了张氏手里,知道今儿是顺不走了,眼一翻,“切”一声就走了,嘴里还嘟囔:“不给就不给,谁稀罕。”

张氏给气的,转身一根手指就点顾玖脑门上,“东西都看不住!辛辛苦苦做的,现在只能给你侄儿们抹屁股蛋子了。”

顾玖哪想到会遇到这种人,她前世的生活环境相对单纯,因她年龄小,技术牛,团队对她的保护很到位,这种无赖人也没遇到过呀。

嘻嘻的抱住张氏的手臂撒娇:“大嫂不气了,等会儿我再做一些就行了,材料也不要钱,就是费点功夫罢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